ZKIZ Archives


花億元蓋雞舍 麗園牧場搶賺60億雞糞財 第二人生》從雞蛋到廢棄物 都能把它變黃金

2016-01-04  TWM

退休國文老師許自足捲起袖子當雞農,對環保格外重視的他,意外找到另類「雞糞」商機,連馬來西亞跨國企業都找上他搭建有機發酵廠。他打算朝興櫃邁進,將環保技術帶入國際,成為另類台灣之光。

「別鬧了!吃蛋也能做環保?」沒有錯,這顆來自「麗園牧場」的雞蛋,可是獲得環保署頒發「碳標籤」的環保蛋。(編按:該標籤制度,從原料取得到廢棄物處理過程,都詳細計算二氧化碳排放量)。麗園因將雞糞百分百轉化成有機質肥料,有效減少近六成碳排放量。

只聞雞鳴聲,未聞雞屎臭,是位於高雄阿蓮區的麗園牧場給人的第一印象,這座乾淨的蛋雞牧場,旁邊連結著一座雞糞肥料廠,是牧場主人許自足投注十二年心血的結晶。

十二年前,許自足從台南一中的國文老師退休。退休前,他曾兼任大成不銹鋼投資顧問,同時也思考人生第二春。當時有朋友告訴他「土雞蛋很好賺」,只要「兩千 萬元」就足夠,於是他就賣了七千萬元股票換現金,創業當雞農,沒想到這場投資卻像是巨型吸塵器,十二年已投入近億元!

投資一座蛋雞牧場居然花掉上億元,關鍵除了牧場主人對雞舍環境的堅持,肥料處理廠才是燒錢的所在。麗園一開始就採高標準設計,水簾式密閉雞舍,不但能隔絕 候鳥等帶來的病毒傳染,也能減少臭味等環境汙染。雞籠下方設計的白色傳輸帶,隨時將七萬多隻蛋雞落下的排泄物傳送至牧場另一區,變成「有機質肥料」。這個 另類雞糞財,也是麗園的競爭力所在。

當年許自足與二姊夫侯勝發,從學習日本桶式發酵廠開始,歷經十年才逐漸調整成目前的槽式發酵廠;一般傳統堆置發酵時間約三個月,但麗園的設計只需要十七天。

這套生產設備是整個投資最燒錢的一環,許自足苦笑說:「光是前期研究,就燒了四千萬元。」

整廠輸出越南

雞糞發酵廠 賺進百萬美元因為發酵時間有效率,吸引市值高達四三○億元的馬來西亞跨國企業全利資源(QL)上門。在越南雞場養有數十萬雞隻的全利,正因雞糞問題被當局 開了張十萬美元(約三百萬元新台幣)的罰單,得知麗園處理雞糞竟然只需要十七天,如獲珍寶。從二○一三年起,麗園為全利在越南搭建兩座「雞糞發酵廠」,這 是麗園牧場的第一座整廠輸出,為它帶進約一百萬美元營收。

證券櫃檯買賣中心新創發展部經理林家生與有榮焉表示,「台灣業者早期是幫人家耕種,現在居然能做到整廠輸出,可說是第一次!」一六年取得雞糞代處理營運許 可證照,就可以積極開發這塊業務;據了解,味全投資的福頂食品企業將成為麗園的客戶。此刻,許自足總算苦盡甘來,「看到黎明的曙光了,……快要看到了。」 因為今年麗園將首度損益兩平。

成立「經理人團隊」

環保蛋銷量 四年大增三十倍曾擔任過投資顧問的許自足,也重視數據管理,企業裡「什麼東西都要看統計數據,數字都很精準!」因此,當決定創業,他就打定主意成立「專業 經理人」團隊。麗園的工程部有八人,飼養部也有五人,他請來嘉義大學動物科學系暨研究所教授趙清賢擔任顧問,並聘用兩名台大動物科學技術學系畢業生,每天 負責觀察紀錄雞隻健康,調整飼養溫度、光線。一一年,又找來曾任高雄帕莎蒂娜烘焙坊網路店長的曾麗書,擔任行銷業務部經理做品牌、網購,讓麗園的環保蛋, 從一日不超過十盒的銷量,四年內提升三十倍,每天能賣出近三百盒。

麗園產品毛利頗高,例如有機肥料高達四成毛利、紅殼雞蛋四成五,預估未來增資擴廠,營收在三年後有望翻漲到四倍,達到六億元;但要達到許自足的期望,麗園仍須擴大規模。

有意引進外部投資人的他感嘆,「迄今還得不到創投的青睞」,原因便出在麗園投資發酵廠等設備的折舊費用大,遲遲尚未獲利。隨著一六年將開始獲利,許自足笑 著表示,「我們開始要坐飛機往上。」一四年,麗園登上創櫃板,並朝向興櫃前進;許自足預計麗園的資本額能在上興櫃前達到二.五億元,還打算募資來擴建雞舍 和加蓋集貨中心。

許自足說,「台灣雞糞,一年可產生一百萬噸的有機質肥料成品,這是將近六十億元的商機啊!」他挺直背脊望向遠方,重新戴上墨鏡,指著台南高鐵附近的一塊地說:「這塊地我已經買下了,未來我還要在這邊蓋雞舍。」

撰文 / 黃家慧

花億 億元 元蓋 蓋雞 雞舍 麗園 牧場 搶賺 60 雞糞 第二 人生 雞蛋 廢棄物 廢棄 都能 能把 把它 它變 黃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1289

拆了百億件包裹,留下百億個廢棄物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259

快遞包裹有毒有害物質檢驗,目前尚無標準。(視覺中國/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6月15日《南方周末》,原標題為《拆了百億件包裹,留下百億個廢棄物》 )

2015年我國消耗了99.22億個包裝箱、169.85億米膠帶以及82.68億個塑料袋。2016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首次突破312億件,相當於年人均快遞使用量近23件。

作為一項非政府強制性要求,多家公司發起的“青流計劃”“綠色行動”“漂流箱計劃”正在嘗試推動快遞包裝材料綠色化、減量化。

2017年6月5日,京東物流聯合寶潔、雀巢、惠氏、樂高、農夫山泉、聯合利華、屈臣氏、伊利等品牌共同發起了一項針對綠色供應鏈的統一行動“青流計劃”,預計3年內或少用紙箱100億個,這相當於2015年中國全年快遞紙箱的使用數量。

據《2016年中國快遞發展指數報告》顯示,2016年中國快遞業務量首次突破312億件,相當於年人均快遞使用量近23件。但那些被遺棄的包裝袋或紙箱去向何處,鮮有人問津。

如果將它們看做垃圾的一環,那麽它們只是攝影師王久良拍攝的四百多座垃圾場中的一個微小分子,但借助於電商和物流體系的發展,它們每年正以超過45%的增長率侵蝕原本健康的土地和環境。

據《2016中國快遞領域綠色包裝發展現狀及趨勢報告》數據顯示,2015年我國消耗了99.22億個包裝箱、169.85億米膠帶以及82.68億個塑料袋。

2016年春節,廈門一位網友在微博上自曝因口撕快遞包裝袋,出現皮膚過敏癥狀,甚至出現潰爛,引發輿論對於快遞包裝袋材質的關註。

快遞包裝的綠色化、減量化已經成為業界的公益共識。

在2016年6月的全球智慧物流峰會上,菜鳥網絡和包括“四通一達”、中國郵政、當當、蘇寧等物流企業在內的32家合作夥伴聯合啟動了“綠色行動”,旨在從快遞包裝、配送、回收等環節減少碳排放和快遞汙染。無膠帶紙箱和全生物降解快遞袋作為菜鳥網絡“綠色行動計劃”(以下簡稱“綠色行動”)的一部分,2016年12月在天貓企業購綠色包裹專區上線。

綠色行動不是電商行業和快遞企業的第一次環保行動。2014年8月,當當網曾在福州倉推出生物基可降解塑料袋,但由於材質薄,韌性不足,影響用戶體驗等原因,在投放市場3個月後停止使用。2016年蘇寧、1號店等商家則開展了以積分獎勵快遞包裹回收的環保行動,但未能實現持續有效的模式。

針對包裝箱、膠帶、快遞袋等包裝耗材造成的汙染問題,現在,菜鳥網絡、京東、蘇寧、當當等都在共同發力,試圖破解包裝汙染困局。

一個紙箱的誕生史

作為綠色行動的合作夥伴,北京一撕得物流技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撕得”)CEO邢凱曾有一段做化妝品電商的經驗。也正是這段經歷,讓他發現用戶對化妝品的感知並非全部來源於產品本身,其包裝也特別重要。

“娃哈哈和農夫山泉同樣的一瓶水,它們之間的差異是通過包裝產生的,用戶感覺不到水的差異。包裝是用戶感知到你品牌最重要的手段。”邢凱和合作夥伴們認為找到了一個有巨大需求空間的行業。2012年,在化妝品包裝上嘗試了緞帶、領帶、中式盤扣後,他們找到了紙拉鏈這一最佳的開箱方式。

按傳統方式包裝,一個電腦機箱大小的紙箱至少要使用一米長的膠帶。一撕得紙箱使用自主研發的波浪雙面膠代替不可降解的膠帶,從而實現箱口的黏合。用戶想拆開包裹,直接撕去箱子上的拉鏈形狀的撕條即可。撕條雖小,卻是紙箱不可複制的產品細節。而在撕條背後,有一處長度不足一厘米的塑料細條,它為用戶的撕拉行為提供了足夠的拉力支撐。

一撕得也參與了綠色行動另一個產品——全生物降解快遞袋的研發工作。邢凱說:“這個產品的主要成分是PBAT(石油基降解塑料),占比在百分之八十至九十。另一種是PLA(生物基降解塑料),來自玉米澱粉,是生物基降解塑料。”

綠色行動負責人範佳則透露,該包裹180天內可以降解90%以上,“真正地被土壤吸收”。

北京工商大學材料與機械工程學院楊彪教授說:“PBAT是聚己二酸/對苯二甲酸丁二酯,目前其原料也可以部分來自生物合成。PLA是聚乳酸,其原料(乳酸)一般經生物發酵得到,屬於生物基降解塑料。”

中國塑料加工工業協會降解塑料專業委員會秘書長翁雲宣簡要解釋了降解塑料的原理:“石油基可生物降解塑料的化學結構里有一些含氧的基團,它們作為薄弱點,可以被微生物所攻擊,微生物利用碳鏈上面的有機碳作為它的碳源,從而造成它的生物降解。傳統聚乙烯的碳是直鏈結構,微生物很難進行攻擊,所以它不太容易進行生物降解。”

根據質檢總局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2006年發布的《降解塑料的定義、分類、標誌和降解性能要求》(GB/T 20197-2006),生物分解塑料需要在堆肥等有介質存在的條件下最終降解成二氧化碳或/和甲烷、水等物質。

參與了綠色包裹標準研發工作的翁雲宣介紹:“按照GB20197標準的生物降解材料,在實驗室環境下,180天實驗周期內可以變成二氧化碳和水。到了自然界以後,在滿足一定條件的情況下,4-5個月應該會被分解成二氧化碳和水。”

2017年3月,菜鳥綠色聯盟公益基金成立,未來計劃投入3億元,用於在綠色物流、綠色供應鏈等方面展開研究。4月21日“阿里地球日”這天,美的、海爾、飛利浦等12個商家和菜鳥網絡合作,承諾捐出阿里電商平臺銷售收入的一部分,用於推廣綠色包裹。

範佳告訴南方周末,目前阿里市場部已有員工對接大型商家,“可以想象,未來能有更多的商家來使用這種包裝箱,因為商家也已經意識到,使用綠色包裹後,品牌形象會更好”。

中山大學東校區一處菜鳥驛站網點內,兩名學生正在綠動計劃回收臺旁拆開快遞包裹。(馮佳雯/圖)

垃圾分揀余毒未清

廈門口撕快遞嘴角潰瘍事件後,一個說法在網絡上不脛而走——“灰黑色包裝袋,是回料材質。綠色款是半新材質,一半回料一半全新料。而白色款為全新料制成。”

以快遞耗材等為主營業務的廣東天元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營銷中心負責人白娟告訴南方周末,這種說法不完全正確。快遞包裝袋的顏色可以通過色母的添加進行改變,灰黑色也有可能是全新料,但因為回料大多為灰黑色顆粒,且雜質多,制成白色會有較多的顆粒狀斑點清晰地呈現出來,因此使用回料的包裝袋一般不會制成白色。

目前,我國專門針對快遞包裝系列的標準僅有GB/T 16606.1-2009《快遞封裝用品》系列標準,分為封套、包裝箱和包裝袋三部分,該標準僅對包裝拉伸力等物理性能做出限制。

“現在在快遞包裝有毒有害物質檢驗檢測這塊沒有相關標準可以參照。”北京印刷學院青島研究院院長朱磊介紹,他們曾對快遞材料做過相關研究,“市面上的塑料包裝問題不像人們想象當中特別嚴重,有問題的也是個別的”。

“部分包裝產品雖然也有相應的國標及行業標準,但均為推薦性標準,”白娟說,“由於行業和市場因素,在具體實施中沒有完全按照相應標準(執行)。”

邢凱及其團隊成員曾對快遞包裝做過市場研究,並對研究結果感到震驚:“一些快遞包裝袋使用的回收料基本來源是醫療垃圾、工業化工廢物、農藥桶化工原料桶等沒人要的垃圾,因為沒人要,所以價格低廉,最便宜的可以達到兩三千一噸。”

在白娟看來,使用回料本身並無問題,“但由於中國塑料廢料分類回收體系的缺陷,導致回收化學廢棄物、醫療垃圾、洋垃圾被大量用作再生料快遞袋的原材料,危害性問題非常嚴重。”

“回收再利用的前提是做好垃圾分類,垃圾分類之後回料的純度就更純,更純的話使用效果就更好。”朱磊說。

綠色包裹所使用的全降解快遞袋屬於生物分解塑料,根據質檢總局和國家標準化管理委員會2006年發布的《降解塑料的定義、分類、標誌和降解性能要求》(GB/T 20197-2006),生物分解塑料是在自然界堆肥等環境下,由微生物作用引起降解,並最終完全降解成二氧化碳或/和甲烷、水等物質的塑料。

環保部2016年針對《環境標誌產品技術要求 塑料包裝制品》等三項國家環境保護標準發布征求意見稿,對可降解類塑料的生物分解率要求由12年前《環境標誌產品技術要求 包裝制品》(HJ/T 209-2005)的≥15%提高到≥60%。環保部環境發展中心負責人回應南方周末,該標準仍在向社會征求意見階段,還未落實實施。

誰來承擔成本之殤?

率先使用澱粉基可降解快遞包裝袋的當當網沖在了包裝綠色化的前線,然而,他們面對的是成本上漲20%的困局。在使用這類包裝袋的3個月時間里,當當網承擔了65萬個圖書塑料袋的上漲成本。

帶有“綠色包裹”標識的天貓香外香麥芽糖旗艦店的負責人告訴南方周末,自2016年12月店鋪改用綠色行動的綠色包裹發貨以來,平均每一個包裹的成本比之前上升了七倍。“原來的袋子一兩毛就買到了,這個袋子要一塊錢。”

楊彪稱,全降解快遞袋的高昂成本一方面源自生物降解樹脂材料本身的高成本,另一方面,由於生物降解聚酯的密度大於傳統原料聚乙烯,“同樣規格條件下,生物降解聚酯的用量要大於聚乙烯”。

翁雲宣認為可以通過擴大產業規模來降低生物塑料的成本。“假如說是幾萬噸的規模,擴大到十萬噸以上,它的價格就會下降到現在的一半左右,這樣成本就下降了。”

對於一撕得而言,阿里只是他們的合作夥伴之一,而和阿里合作的全降解快遞袋上市之後的銷量也不樂觀。盡管12家響應綠色行動的商家承諾未來給阿里巴巴公益寶貝基金捐出一部分平臺銷售收入,補貼中小型商家因購買綠色包裹而上漲的成本。但對於香外香麥芽糖這樣早期點亮綠色包裹標識的商家來說,仍需要自己承擔上漲了七倍的包裝成本。

在談及成本問題時,範佳說:“我們希望政府、商家、消費者、快遞公司、綠色包裝生產商共同出力,解決成本上升問題。”

為了降低生物降解材料的高成本,各國政府也采取了相應對策:美國規定聯邦政府優先采購生物降解材料;德國對傳統塑料征收處置費,而有降解認證的產品則可申請免稅或減稅,此外對傳統塑料回收重複使用也給予免稅優惠。

2016年11月國務院印發《“十三五”國家戰略性新興產業發展規劃》,其中提出要“提高生物技術服務對產業的支持水平”,“鼓勵生物技術在水汙染控制、大氣汙染治理、有毒有害物質降解、廢物資源化等領域拓展應用”。並將“落實研發費用加計扣除等稅收優惠政策,引導企業加大研發投入”作為重點工作展開。

參與了國家郵政局《推進快遞業綠色包裝工作實施方案》調研工作的朱磊介紹,目前,國家日漸重視快遞包裝行業的綠色化發展。“這個(綠色包裝)是純粹市場化的行為,要走研發,國家科技部、財政部到地方政府、科技局,都有支持研發的體系。”

國家發改委2016年8月公布的《循環經濟引領計劃》和工信部、商務部兩部委2016年12月聯合下發的《關於加快我國包裝產業轉型發展的指導意見》分別對快遞包裝回收和綠色包裝研發工作給出指導性意見,後者提出要“推廣綠色包裝技術”,“推行簡約化、減量化、複用化及精細化包裝設計技術,扶持包裝企業開展生態(綠色)設計,積極應用生產質量品質高、資源能源消耗低、對人體健康和環境影響小、便於回收利用的綠色包裝材料”。

被忽視的末端

“綠色回收”是綠色行動的另一個主題。綠色回收基於菜鳥校園驛站網點,架設了環保回收點,對學生丟棄的包裹進行二次回收利用。

2017年5月10日,南方周末在中山大學東校區明德園附近的一家菜鳥驛站站點看到,店內一臺面旁掛有綠色行動標誌牌,並放置有兩個回收垃圾桶。半小時內,有四名同學在這里拆件,丟棄快遞垃圾。在該站點投放快遞的一名如風達快遞員告訴南方周末,如果有合適的廢棄紙箱,該站點工作人員會聯系他們做二次回收利用。

綠色回收項目作為綠色行動的另一維度,將在2017年內覆蓋全國1000所高校,這占到了目前菜鳥校園驛站總量的55%。

然而,菜鳥校園驛站只是快遞末端的一個整合分支,除此之外,還有大量快遞的派送點零散分布於大學校區各個角落。在華南師大大學城校區東門外的一處天橋下,快遞散落一地,學生正在其中挑揀自己的快遞。從這些派送點流出的包裹,仍然難逃被遺棄後成為垃圾的結局。

在2016年6月5日世界環保日上,四川蘇寧雲商銷售有限公司和眾享天下蜀包電子商務有限公司合作開展了“眾享蘇寧環保行”廢舊包裝循環再生公益行動,在成都28家門店落地啟動。

不同於以往的紙箱回收利用,這次回收打通了物流和造紙廠之間的“最後一公里”,借助蘇寧物流系統,由快遞員回收後的紙箱直接運輸至專業造紙廠打漿再生,真正暢通了循環利用渠道。

北美紙箱理事會(Carton Council of North America)自2009年在美國開展紙箱回收工作至今,已經覆蓋了60%的美國居民,超過5800萬的居民可以將紙箱丟棄在路邊回收設施,以待後續的循環企業接手紙箱再生工作。

“紙漿再造也存在很多問題,”朱磊說,“主要是咱們國家的垃圾分類沒有做得徹底,垃圾分類做得不徹底的話,紙箱跟其他東西混在一塊再進行回收,會影響紙箱再生利用的質量。”

然而,紙箱再生並不能實現100%的回收利用。據中國再生資源回收利用協會估算,1噸廢紙回爐後能生產0.8噸的再生紙,仍有0.2噸的缺口要靠砍伐樹木來解決。

“即使建立了密閉的回收體系,也會有一部分(汙染物)釋放到環境中,不在密閉體系里的那一部分如果用生物降解材料,也能避免對環境造成汙染。”翁雲宣說。

當當網、蘇寧等電商目前都針對快遞包裝回收做出了自己的新舉措——當當網使用回收紙類填充物以替代塑料制品填充物,蘇寧則在2017年4月推出了新的“漂流箱計劃”,在北上廣深等八個城市投放一萬個可循環使用的塑料箱,以替代原有的普通紙箱,塑料箱內物品完成送貨任務後,再由快遞員帶回,進行下一次的循環利用。

“隨著中國快遞行業的發展,綠色低碳是一個可以預見的重要趨勢,”當當網公關部負責人說,“綠色行動提升了行業和社會對綠色包裝的關註,我們期待更多的社會力量甚至政府參與,找到一個可持續的、更綠色的解決方案。”

拆了 了百 百億 億件 包裹 留下 億個 廢棄物 廢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2379

普華康健:醫療廢棄物裡有“藍海”

1 : GS(14)@2010-09-05 20:37:22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0904/148044.html
 一個以往不被關注的領域悄然改變
  普華康健 醫療廢棄物裡有“藍海”
  “不久前,高盛的千萬美元級別的投資全部到賬了。”普華康健環保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普華康健”)總裁莊雨亭的話語停頓了一下,“目前我們正準備第二輪的融資,金額會更高,估計數月之內就會完成。”
   普華康健所在的醫療廢棄物處置行業正在引起投資機構的關注,現在精明的投資客諸如高盛也“下水”了。普華康健成立至今已有五年時間,不過,在前三年其業 務表現一直平平,一切的改變都發生在後兩年之中。一個更大的背景是,醫改政策的出臺正在改變著這個原先並不被人關注的領域。
  從“服務”向“技術”轉型
   近年來,隨著中國衛生事業的發展,醫療機構產生的廢棄物數量越來越多,這也使得我國醫療廢棄物處置產業亟須快速發展。然而,與美國很早就對醫療垃圾的處 置進行立法相比,我國對醫療廢棄物的處置則相當落後,包括對於醫療廢棄物是否應當單獨處置,國內也談論了很久。因此針對這些廢棄物會有不同的處置,有的是 迴圈使用,有的則直接扔掉。
  看到醫療廢棄物處置行業在美國已經發展成熟,而中國卻未“上道”,大夫醫療廢棄物管理集團認識到機會來了。 2002年,該集團成立了普華康健公司,並取得了加拿大海卓科公司獨家授權開發並在中國進行OEM生產醫療廢棄物高溫蒸汽滅菌處理的技術與設備,專門開拓 在華的醫療廢棄物處置業務,從此由旁觀者變為嘗試者。但是緊隨其後的卻是苦等,因為市場機會還遠未到來。
  “直到2008年,市場開始明 顯活躍起來,當年我們銷售了十幾台設備,而去年我們銷售了20多台。”莊雨亭回憶這兩年來的變化,顯得松了一口氣。莊雨亭說,國家環保局曾撥款150億 元,幫助全國300多個城市設立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按照規定,醫療產生的廢棄物必須完全消毒,不能迴圈使用。在莊雨亭看來,在政策的帶動下,普華康健的 目標客戶有三類,而且數量不菲:一是全國人口超過200萬的城市有500多座,一個城市建立一個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就需要建500多個;二是全國的傳染 病醫院有1000多家,根據國家規定,傳染病醫院必須建立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三是全國人口在200萬以下的城市將近500個,他們對於移動式廢棄物處置 的專門設備也有較大需求。三者相加,普華康健的目標客戶將有2000家以上,市場明顯充滿開發的潛力。
  2009年,普華康健給北京地壇 醫院裝了一台醫療廢棄物處置設備,該設備能夠保證3噸/天的滿載處理量,價格在250萬元到300萬元人民幣之間。莊雨亭算了一下:如果僅以300萬元的 一半150萬元來計價,全國1500多台設備的市場空間也在20多億元。而據記者瞭解,該設備平均毛利率在5%左右。
  不過,莊雨亭的想 法是,從單純的銷售設備向全面提供服務轉型。“如果你有技術優勢,你是願意當手機生產商還是願意做中國移動?服務是永久的市場,把下游鏈條串起來,也是上 市最好聽的故事。”莊雨亭說,按照行業的推算,一個兩百萬左右人口的城市,一年在醫療廢棄物上的服務費大致為700萬元人民幣,而全國500多個中型以上 的城市將給服務企業帶來40億元的市場容量。
  就目前而言,普華康健還只是在青海、四川和安徽等地有一些服務型業務。對此,莊雨亭明確表 示:希望通過收購實現擴張。在獲得高盛的投資後,收購行動也將成為普華康健“開啟”國內醫療廢棄物處置服務市場最好的鑰匙。“最希望的收購物件就是各個城 市零散的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莊雨亭預計在進行若干收購後,2010年底將實現1800萬美元的業績。
  按床位收取服務費模式
  根據環保部最新的公開信息,我國目前已經建成了180多個醫療廢棄物處置廠,但全國超過80%的城市還沒有專門的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或者專門處置設備,一些城市和地區的醫院和醫療機構甚至偷偷地自行處置本院產生的醫療廢棄物。
事實上,不僅是外來投資者,即使是醫藥行業的人士,也不一定清楚這個剛剛發展起來的醫療廢棄物處置“服務”行業是怎樣的一種經營方式。
  “實際上,我們在國內各城市處理醫療廢棄物方面主要實行兩種收費模式。一種是按照醫療廢棄物的重量收費(即需要醫院按重量來付費處理醫療廢棄物),一種是按照醫院擁有的病床來收費。”莊雨亭說。
   然而,僅僅按照重量收費,莊雨亭也漸漸發現一個弊端:即一些縣級醫院為了節省開支,往往會減少賣給醫療廢棄物處置服務公司的重量,有的甚至將醫療廢棄物 部分直接轉賣給個體回收者,以從中牟利。這一收費方式的弊端也日益被當地衛生監管當局意識到,因此為了保證醫療廢棄物被及時處置的效果,目前這種按重量收 費的方式正日漸減少,取而代之的是採取按照病床付費的方法,即每年固定給醫療廢棄物處置服務企業一筆費用。
  莊雨亭介紹,以一個200萬 人口的地級城市為例,一般來說,會擁有8000到10000張病床,每張病床一天收費2元到2.5元不等,一年就是700多萬元的費用。如果城市人口少於 200萬,則病床一般在5000到8000張之間,普華康健每年可獲得的收入就在300萬元到700萬元之間。
  而對於部分醫院方面有將 醫療廢棄物私自賣給二道販子的情況,莊雨亭說,隨著醫改的深入和法規的執行,現在即便中國偏遠的醫院,也較少出現這樣的情況了。“這曾經是一個古老的話 題,但現在醫改帶來的是對醫院進出物料的嚴格審查管理。對於醫院的主管來說,靠賣醫療廢棄物謀取收益比起承擔的風險來說微乎其微。”莊雨亭認為。
  不過,莊雨亭又遇到了新的難題,即新建的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會遭到附近居民的集體抵制。根據國家有關規定,城市建醫療廢棄物處置中心必須在遠離居民區2公里之外選址,這事實上也越來越督促著地級市的衛生部門按照有關法規去運作,這個市場顯然還有一些無法確定的事情。
普華 康健 醫療 廢棄物 廢棄 裡有 藍海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62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