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陳增濤:當Trévallon碰上羅曼尼康提

1 : GS(14)@2017-12-18 03:34:55

【明報專訊】羅納河(Rhône River)的地中海出口,右岸是卡馬格沼澤(La Camargue),左岸有Les Apilles光禿禿的小山岡山脈,西隅山腳有寫《最後的課》的法國作家都德(Alphonse Daudet)的磨坊,位於山頂的Les Baux de Provence是中世紀普羅旺斯君主的古堡,遺址為當今的名勝古蹟。Trévallon酒莊和它20多公頃的葡萄園就在小山岡的北邊背陽山腰。雖然酒莊距寒舍只有80公里,車程一小時,去拜訪莊主Eloi Dürrbach卻是一年多前的事了。

「是一個酒莊朋友打來的電話,他的紅酒賣的不大好,最近經常來電聊天。」Dürrbach 先生覺得有點不好意思。其實我和這家酒莊莊主也很熟,是家獲得法國紅酒雜誌極佳好評的酒莊。但在法國遍地好酒,肯出高價買雜誌推薦紅酒的人卻是極少數,生意興隆的酒莊大都是出口的。英美和亞洲市場,受英美紅酒雜誌影響很大。除法國外,有誰會看法國的紅酒雜誌呢?「許多年前一個機遇在附近的Oustau de Beaumanière(Oustau 是普羅旺斯語「房子」的意思,Beaumanière 是村名)吃飯碰上了貴人,從此改變了我酒莊的運程……」

說起這家就在Les Baux de Provence殘垣斷壁古堡山腳的三星米芝蓮餐館,據說多年前法國總統招待鄧小平就特別來了一趟。餐館有眾多陳年佳釀,當年Trèvallon酒莊能登上它的酒牌,即然是近水樓臺先得月,也可知道它的紅酒已經獲得這家有名餐館侍酒師的青睞。

「這位貴人就是羅曼尼康提(Romanèe Conti)的莊主Aubert de Villaine,他嘗了我的紅酒覺得很好,我們就有機會聊起來了。得到了他的推薦,後來美國酒評家Robert Parker也來我酒莊品嘗。得到他的好評,從此我也一酒在世界風行。」

在酒窖先品嘗了還沒有混合配造的西拉(Syrah)和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西拉喜較涼快但又陽光充足的天氣,背陽的山坡減低了地中海的日照。赤霞珠是波爾多的葡萄品種,在普羅旺斯比較少見。酒主只出產一款紅酒,莊主特別開了一瓶2001年的陳年老酒。酒質濃郁強勁,層次豐富,和它特有的黑松露口感。

引發中東亂局 美經濟霸權日落江河

古典《尚書》有云:「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這位美國富豪總統特朗普意外勝選,在美國多年來庸庸碌碌的政治氛圍中,換一個不是長期來當權黨派政客可能帶來新氣象。令人驚訝的是特朗普執政毫無章法,在摧毀美國固有的立國之本上不自覺地不遺餘力,以致在內政焦頭爛額外,在國際外交上更是自毁形象。剛宣布承認耶路撒冷為以色列首都,並將大使館從特拉維夫遷往耶路撒冷,很可能引發中東新一輪亂局。美國的財經霸權,在特朗普尚有的執政期間,加速了日落江河。

投資及品酒專家/Délifrance創辦人

[陳增濤 品酒論投資]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0320&issue=20171211
陳增 增濤 Tr vallon 碰上 羅曼 康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53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