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美日力保TPP不能黃 若失敗將令美國在亞太領導力受質疑

在訪問亞洲期間,美國總統奧巴馬表露了要在離任前為了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協定(TPP)同美國國會再拼一次的決心。

不僅如此,在訪問老撾之際,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期間對TPP議題保持低調平和的美國總統奧巴馬一下子露出了鋒芒,表示如果TPP失敗,這將不僅僅產生經濟後果,而且會令美國的領導力在亞太這一重要區域受到質疑。

“即便國內政治困難,我要在離任之前繼續猛推TPP在美國國會通過,因為我認為這對(亞太)整個區域和美國都重要。”奧巴馬表示。

此前在9月5日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期間日方記者會上,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TPP不能黃,下一步就將努力讓TPP在日本國會獲批通過。

對東南亞最後一次訪問仍“推銷”TPP

這極有可能是奧巴馬任內對東南亞地區的最後一次訪問。在訪問前的吹風中,白宮就暗示奧巴馬將親自上陣推銷TPP。

6日,在老撾訪問的奧巴馬表示,TPP如此重要,不僅僅是因為其在經濟方面的原因,也因為TPP具有重要的戰略利益:TPP是美國重新平衡亞太地區的核心支柱,而貿易和經濟增長將支持美國的安全同盟和區域夥伴關系的發展,這將促進該區域的一體化,並加深整個地區的信任。

此前在杭州的一場小型記者會上,奧巴馬表示,他不需要向其他已經參加談判的亞洲領導人“推銷”TPP,因為他們知道這對於他們自己的國家都有益。

“TPP能夠開放那些此前關閉的領域和市場,如果你好好看看它的結構的話。”奧巴馬表示,”我們的市場比他們的市場大部分都要更開放,因此我們將從(他們)降低關稅等諸多方面受益。”

“但對他們(亞洲國家)來說,他們從結構性改革的激勵中受益,並在長期範圍內將重振他們的經濟。”奧巴馬提出,譬如日本的安倍首相,他正在做開放此前在很多方面都關閉的市場的艱難決定,但是他也在面臨幾十年的停滯和增長乏力問題。他對日本人民說的是,“如果我們要擺脫這一點,那麽我們將不得不改變我們做生意的方式,這為我們提供了要如何在世界上更有競爭力的路線圖”。

安倍則在二十國集團杭州峰會的記者會上表示,日本必須盡早讓TPP批準案在秋季臨時國會(9月26日)上獲得通過。

離任前要再跟國會拼一次

奧巴馬此次出訪,還將出席東盟系列峰會。他表示,就目前有關TPP的問題,“我會告訴他們的是,美國從來沒有順利地批準過貿易協定,但最終都能得到完成”。

“而且我打算把這件事情搞成。”奧巴馬稱,無可爭辯的是,TPP它所創作的貿易協定比目前的現狀都要更好。

奧巴馬還表示,現在沒有人能有能力說服他TPP有缺陷:“即便是那些批評貿易的人,現在也沒有能力能給我描述出TPP不能為美國工人和美國企業顯著改善現狀的圖景來。”

“所以我打算做這樣。”奧巴馬表示,“等大選季節結束,我們就要反駁那些亂糟糟的噪音。”

目前,奧巴馬政府仍希望美國國會能在明年1月20日他離任前批準TPP,並希望充分利用11月8日之後的跛腳鴨時期推動對TPP的批準。

在8月12日,奧巴馬政府悄悄釋放出一項《行政行為聲明》,表明白宮已正式通知國會將把有關TPP的法案送至參眾兩院的議員面前。

可惜的是,由於得不到兩黨任何一方候選人的支持,參眾兩院尚無在11月大選結束後的“跛腳鴨”期間對此進行投票的計劃。

即便是奧巴馬政府官員再打“中國威脅論”牌也無濟於事。中美經濟與安全審查委員會成員邁克爾·韋塞爾(Michael Wessel)一針見血地指出,TPP目前如此步履蹣跚,原因就是奧巴馬政府賦予了TPP過多外交政策的內涵,而在真正的經濟紅利方面考慮不足。

“從非常早期開始,論調就從為美國創造就業轉向了在亞太地區的外交政策。”韋賽爾表示,“美國工人早就厭倦了這種為了外交政策目標而犧牲自己工作機會的暗箱交易了。”

TPP歷經5年多的談判,在2015年10月達成一致,其中包括美國、日本、澳大利亞、加拿大、墨西哥、越南、馬來西亞等12個國家,2016年2月正式簽署協定文本,目前還需獲得各國立法機構批準才能生效。

美日 力保 TPP 不能 失敗 將令 美國 亞太 領導力 領導 質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3956

特朗普醫改法案將令受惠人數減少2400萬

美國國會預算辦公室(CBO)最新預測,共和黨版本最新的修正醫改法案成本更高,受惠的人數卻更少。

根據預測,在新醫改法案下,到2026年得到保障的人數將減少2400萬。同時,這份廢除了奧巴馬醫改主要部分的新醫改法案將在10年內削減聯邦赤字1500億美元,然而原先的版本則將減少3370億美元。

美國眾議院原定於當地時間23日就新版醫改法案進行投票,但當日下午,經過十數小時磋商的共和黨內部仍無法達成協議,遂推遲投票。有美國媒體報道,投票可能推遲到當地時間24日上午,但截至記者發稿時仍無確切消息。

預測稱,根據新法案,到2026年將有5200萬人沒有醫保,相較之下,如果繼續奧巴馬醫改,屆時則有2800萬人沒有醫保。在奧巴馬醫改下,未保險率已經降到了紀錄最低水平,因此新醫改法案可能帶來的未保險人數引發各界擔憂。

不過,預計到2026年新醫改的保費將比奧巴馬醫改低約10%。

特朗普 特朗 醫改 法案 將令 受惠 人數 減少 2400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2768

報告:特朗普稅改將令紐約富人成最大獲益者

紐約市政府30日發布的一份報告稱,根據美國總統特朗普提出的稅改計劃,幾乎所有紐約市的百萬富翁都將得到大量減稅,而超過三分之一的中等收入家庭則將面臨增稅。

美國媒體引述紐約市審計官斯特林格(Scott Stringer)的話稱,特朗普在總統選舉期間提出的總體計劃將為城市居民提供超過50億美元的減稅,但其中有三分之二都流向了年收入超過50萬美元以上的富人。相較而言,這些富人上繳的稅賦占總額的約一半。

“在紐約市和全美國,已經存在驚人的貧富差距。”斯特林格在一個新聞發布會上說,“特朗普稅改如果實施,只會加劇(貧富差距)。”

富人稅收的減少將主要通過降低普通和資本收益邊際稅率以及取消替代性最低稅(AMT)來實現。

然而上周,美國財政部部長姆欽還稱,特朗普的目標是為中產階級減稅,而不是那1%的富人。他表示,他的目標是在國會8月夏季休會前通過全面的稅改議案。

斯特林格的審計辦公室分析了紐約市36.5萬家庭的納稅申報表,發現92%的紐約富人將平均獲得至少11.3萬美元的減稅。在年收入在2.5萬美元~5萬美元之間的單親父母中,則有一半將面臨增稅。

斯特林格還認為,這份10年內令聯邦收入減少逾2萬億美元的減稅計劃將導致預算削減,從而弱化紐約市的社會安全和保障網絡。目前,紐約市有約6萬無家可歸的人。

“我覺得這很不可思議,這個來自紐約,在這里有大量投資的人,看不到他(特朗普)的提案將給自己的家鄉帶來什麽。”斯特林格說,而且你從表面就可以看出,他的部分議程將令哪些人獲益。

根據特朗普公開的2005年聯邦納稅申報單,廢除AMT將令他自己獲益3100萬美元。相比之下,在他的稅改計劃下,一個年收入低於5萬美元,撫養兩個孩子的單親媽媽要繳納的稅收則將增加464美元。

傾向富人的減稅計劃並沒有得到富人的支持。近日,金融大鱷索羅斯和洛克菲勒家族掌門人史蒂文•洛克菲勒等80名富豪致信紐約州議會和州長庫默,要求向高收入者征收新的高收入稅,他們稱最高收入者理應繳納更多賦稅,用來改善教育和基建,幫助窮人和無家可歸的人。

不過,目前多數分析認為特朗普的稅改之路可能比醫改更加艱難,因為此前稅改日程表剛剛有了雛形,特朗普和國會共和黨人之間就出現了分歧。眾議院籌款委員會主席布拉迪(Kevin Brady)稱,白宮應該從眾議院的稅改提案入手,而非另起爐竈。但是,白宮在制定稅改草案上卻一直打算起主導作用。

同時,由於共和黨的內訌現狀,白宮希望拉攏一些民主黨議員確保議案在國會通關,然而民主黨參議員孔斯(Christopher Coons)已暗示,只有稅改不傾向於富人,民主黨才能持開放態度。

報告 特朗普 特朗 稅改 將令 紐約 富人 最大 獲益者 獲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3850

墮胎、控槍和宗教:美新任大法官將令判決趨向保守

經過數周內多次激辯和政治博弈,美國總統特朗普終於迎來了久違的勝利——由自己提名的最高法院大法官戈薩奇(Neil Gorsuch)終於得到確認,空缺一年多的最高法院第九席得以填補。

戈薩奇是誰

戈薩奇的非公開宣誓儀式將於10日在最高法院舉行,由首席大法官羅伯茨主持,從此他將正式成為第113位在最高法院任職的大法官,填補2016年2月安東尼·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大法官去世後空出的席位。

今年49歲的戈薩奇此前是科羅拉多州的一名上訴法院法官。從他成千上萬的判例中不難看出,戈薩奇是一個徹底的保守派,被外界視為斯卡利亞保守派意識形態的繼承者。

在他的一本關於安樂死的書中,戈薩奇表達了自己對於斯卡利亞的崇敬之情,稱斯卡利亞的離世讓他忍不住落淚。作為最高法院此前最重要的保守派,斯卡利亞曾公開對把法學和立法分離開來的做法表示支持,而戈薩奇對此同樣大加贊賞,此外,和斯卡利亞一樣,戈薩奇的寫作風格同樣樸實無華、直截了當。

戈薩奇(Neil Gorsuch)

在外界看來,特朗普“重新任命一名大法官以重建9人團隊”的命令其實就是找到第二個斯卡利亞。

特朗普在競選時就表示,當選後將會任命一名反墮胎並贊成槍支持有的法官。顯然,保守的戈薩奇在這兩方面均滿足要求。

他在上述關於安樂死的書中寫到:“故意結束生命就是在宣稱,生命的價值僅僅只是為了達到其他目的而具有的短暫的工具性作用……而所有人類的生命本身就具有其內在的價值。任何以個人之力剝奪人類生命的企圖都是錯誤的。”

在一個槍支重犯的聽證會上,戈薩奇也發表了關於司法克制這一哲學命題的看法:“國會本有可能寫出與現在的法律完全不同的法規,並且只要它願意,現在也同樣可以做到。但是根據法律秩序,法庭的職責就是要依據現行的法律進行裁決,而不是根據國會過去或者將來可能會改寫的法律。”

已逝的大法官斯卡利亞(Antonin Scalia)

敏感問題待投票

根據白宮發表的聲明,從4月13日開始,戈薩奇就將與最高法院的另外8名大法官一起開始新一輪案件的審閱,決定要聽證的案子,並就不少敏感問題進行決定性投票。

備選的案子都涉及到美國現代生活中最敏感的話題,包括公共場合能否攜帶槍支,商業往來中能否基於宗教原因歧視同性夫妻,以及共和黨的大多數人可否不按比例剝奪窮人和少數人的投票權,從而在全州範圍內實行投票限制等問題。

4月底,戈薩奇將作為大法官開始參加他經手的第一個案子的聽證會。專家認為,這一案件可能會重新劃定教會和政府之間的分界線。除此之外,戈薩奇還將參與裁決新政府一些頗受爭議且在法律上紛繁複雜的問題,例如特朗普計劃禁止敘利亞難民及部分中東國家遊客進入美國的計劃。這些禁令在全美各地的法庭中都面臨多重挑戰,極有可能被提交到最高法庭進行裁決。

觀察人士普遍認為,戈薩奇的加入,將使最高法院的裁決向保守。在斯卡利亞去世之前,美國聯邦最高法院中保守派以5:4占據多數。但自斯卡利亞去世後,對於一些涉及到如選舉權、工會及移民問題的如試金石一樣的案子,最終都以4:4的平分票數把最高法院分成兩派,最終維持下級法院的判定結果。

然而,戈薩奇對於司法相對克制,而大法官在未來案件中的判決也存在不確定性,這些因素使一些分析師認為戈薩奇在某些問題上可能與特朗普發生分歧,比如特朗普此前簽署的旅行禁令。顯然,對特朗普政府來說,頗為重要的是要避免重蹈覆轍,切忌像之前的老布什一樣,任命了一個替民主黨自由派投票的大法官大衛·蘇特(David Souter)。

在聽證會上,戈薩奇也被直接問到這一問題,但他一如既往地拒絕評論:“在案件真正呈交到最高法院之前,我將不會對任何有關於我今後會如何進行裁決的話題做表態。”

(實習生毛愛佳對本文亦有貢獻)

墮胎 、控 控槍 槍和 宗教 新任 大法官 大法 將令 判決 趨向 保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479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