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吳曉靈:餘額寶們沒太大發展餘地了 云蒙

http://xueqiu.com/3037882447/29934245

  清華大學金融學院院長吳曉靈出席首屆新金融聯盟峰會做主旨演講時稱,餘額寶們本質上是第三方支付賣理財產品。傳統金融機構一旦醒悟過來,憑藉支付能力和賬戶數量優勢,有強大的競爭力。「第三方支付在網上的基金銷售是沒有特別大的發展餘地,餘額寶基本上做到極致了」。

----------------------------------------------------------------------------------------------------------- 
以下是文字實錄:

  吳曉靈:女士們,先生們,大家早上好!非常高興清華五道口金融學院能夠和互聯網界的同仁們一起參加這樣一個新金融極客峰會,我演講的題目是「從互聯網金融看新金融的發展空間」。

  我的第一個問題是互聯網跨界金融是未來新金融發展的重要方向,互聯網金融是利用互聯網技術和移動通信技術為客戶提供服務的新型金融業務模式,既包括傳統金融機構通過利用互聯網開展的金融業務,也包括互聯網企業利用互聯網技術開展的跨界金融業務。

  因為過去大家一直在爭的一個問題,就是互聯網金融和金融互聯網,經過2013年這一年的互聯網金融爆炸式的增長,社會逐漸的統一了一種認識,就是互聯網金融其實包括了兩個方面,一個方面就是我們傳統的金融業務更多的運用了互聯網技術和新型的移動通信技術。而另一個方面,就是我們現在的互聯網企業,他們從事著金融的業務,最近,大家看到報紙上有一個經常出現的題目,一個名詞叫做互聯網跨界金融,這個就是我們現在所講的互聯網金融的另外一個方面,也就是狹隘的我們現在所談到的互聯網金融。

  傳統金融業仍將是互聯網金融的主體市場的競爭將迫使其強化互聯網技術和多種通信技術在金融業務中的運用。應該說,2013年是互聯網金融的一個元年,但是,在這個元年當中,受到極大衝擊和震撼的是我們傳統的金融。大家看到了互聯網企業利用互聯網的技術為很多的過去不能夠享受到金融服務的群體提供了金融的服務,而創造了很多奇蹟,包括阿里金融,他們通過支付寶[微博]來銷售天鴻增利基金,他們起名叫餘額寶,給金融帶來的震撼使傳統金融界在思考自己的服務模式和怎麼樣更好的與互聯網技術和移動通信技術的結合。應該說,在未來可見的時間之內,我們傳統的金融機構會在產品的銷售、風險控制還有業務創新方面更多的來運用互聯網技術和移動通信技術。

  互聯網跨界金融的直接融資是未來的發展方向,面對廣義的互聯網金融,傳統金融會在互聯網企業的衝擊下來奮起直追,改變自己的業務模式和服務的方式,未來在傳統金融自我變革之後,留給互聯網企業的是什麼樣的發展空間呢?我認為互聯網跨界金融中的直接融資是未來發展的主要方向。

  首先,我們看一下第三方支付,第三方支付會回歸專業領域的支付。現在,我們的第三方支付的互聯網企業,剛開始的時候,他們是在專門的領域當中進行的,包括發展比較好的支付寶,他是在為淘寶上的企業,還有商戶進行交易的時候完成他的支付功能。但是現在從銷售基金開始,他已經突破了商品交易服務,而走向了金融產品的買賣,也有很多的第三方支付企業也開始在第三方支付上開展更多的支付業務。

  但是,我們應該看到,支付業務是銀行業務的核心,為了要保證支付的安全,為了要保證在支付業務當中不出現反洗錢等犯罪行為,監管當局會對第三方支付業務進行比較嚴格的管理。

  我們都說銀行是創造信用貨幣的機構,而銀行的存款貸款和結算業務三結合,是它創造信用貨幣的基礎。在這三項業務當中,從去年風生水起的互聯網金融我們可以看到,核心是支付結算,因為支付結算的賬戶本身就是貨幣存在的形態,它的賬戶的移動就是交易媒介職能完成的結果。而且我們所有的經濟活動最終能夠順利的進行,交易能夠順利的進行,都取決於貨幣的支付結算。

  我們也可以看到當今世界上開展金融方面的競爭或者說貨幣戰爭的時候,大家最主要的看的是支付結算,凡是對一個國家進行經濟制裁的時候,他所制裁的其實就是支付結算網絡,因而支付結算是金融業的非常關鍵的一個核心業務,它既是銀行的核心業務,也是所有金融產品、金融交易的一個命脈。對於這樣的一項業務,應該受到嚴格的監管。

  過去央行在發放第三方支付牌照的時候,非常清晰的要求第三方支付僅僅是完成小額支付,而且要求第三方支付的資本金要和他所存款的客戶的沉澱資金有一定的比例,是它的十分之一。和連接的銀行也有一定的限制,是五家銀行,超出五家銀行之外是要增加對資本金和備付金的要求的。這些要求之所以提出來,就是要保證支付結算客戶資金的安全,和不會有人利用支付結算來進行犯罪行動和洗錢的行為。

  我們現在如果要是說第三方支付嚴格地執行央行發牌照最初的初衷的話,我們的第三方支付逐漸的就都會回歸到專業領域當中的支付去,因為它是小額的,因為這個第三方支付要真實的體現客戶的實名制、真實身份、可追溯。如果這些達到要求的話,現在的第三方支付是很難實現這種要求的,因而它最終都會回歸到比較專業的支付領域當中去。

  第三方支付銷售金融產品會在傳統金融業務的網上銷售中失去強勁的勢頭。我們去年看到的互聯網金融的強勁勢頭表現在餘額寶和各種「寶寶」們,他們的本質就是在第三方支付平台上銷售金融產品、理財產品。傳統金融機構掌握著非常健全的支付結算系統和幾億和客戶賬戶,當他們認識到這個問題時,憑藉著他們的支付能力和賬戶數量的眾多,在網上銷售金融產品應該說是有強大的競爭優勢的,因而,第三方支付要在網上的基金銷售方面也應該說是沒有特別大的發展餘地,我認為餘額寶已經基本上做到了極致了。

  第三個,我分析了去年互聯網金融能夠得到極大的關注的基於第三方支付方面的銷售和信貸等等業務之後,我認為只有網絡借貸和眾籌資金會有廣闊的發展前景,它的融資量不會高於傳統金融,但它服務的人群會有極大的擴展空間。

  第二個問題,我想講一下,網絡借貸和眾籌融資的發展。第一個我想分析一下網絡借貸,徵信體系的缺失,使得P2P很難健康發展。很多公司都走向了間接融資的誤區,只有具備徵信能力的公司,最終能走向正確的方向。我們現在P2P在國內風生水起的有很多,據說是有上千家P2P公司,但是,應該說我們國家到目前為止真正做到點對點的P2P業務的公司,如果我說得誇張一點的話,幾乎沒有。

  但是,也有幾個做得比較好的公司,但是他們都遇到了一個瓶頸,就是我們的投資者總希望自己的本金能夠有人來替他擔保。我從市場上看,有兩類對他們的本金承諾擔保的模式。一種是借助第三方的擔保,一種是靠風險準備金的提取來保證對投資人本金的擔保。應該說這兩種模式都有它業務的侷限性,因為如果你要是第三方擔保的話,隨著你P2P業務的增加,擔保機構資本金的存量是會要求很大的,就算是你拿銀行12倍的槓桿率來做擔保的話,那麼你的資本金也頂多是12倍。10個億的資本金只能夠做到120億的業務量,應該說擔保機構的資本籌措量決定了你的P2P平台所發展的業務量。

  應該說,這裡頭其中有一個悖論,擔保公司當它的資金本越來越大的時候,它可以擔保的量是越來越大的。但是你有這麼巨額的資本金時,你怎麼保證你的資本金安全?就是把它放在銀行,吃存款利息,買國債的債券嗎?這個是安全的,但是,收益是很少的,你要想來支撐你這一個擔保公司的發展,應該說是非常困難的,這也就是說很多的擔保公司最後不得不走向的變相自己放貸和自己去投資的這樣一條歧路。

  因而,通過第三方擔保公司讓P2P平台業務更多的發展,這條路是難以為繼的。通過提取風險準備金的方式來保障客戶的本金安全,隨著你的不良貸款的產生,你的風險準備金的提取比例也要上升。什麼才能夠支撐你準確的來提取存款準備金呢?是你對於客戶信用的分析,因而,這種方式它也要受制於信用徵信的發展。

  在中國徵信體系缺失的情況下,我們很難對借款人的資信進行比較好的分析,我們國家也缺少財產的登記制度,我們對出借人的資產情況和他是不能有風險的承受能力也難以做出準確的判斷,因而,這兩條是制約了我們P2P發展的很大的瓶頸。而基於電商平台的網上借貸,又其特有的徵信體系來健康發展,在其他的能夠讓你看得到客戶行為的平台上,你自己能夠建立獨立的徵信體系的話,那麼你的這個P2P平台能夠比較健康地發展。

  眾籌模式大家知道其實是有多種的,最初的眾籌是大家籌錢來辦一些事情,有的是有償的,有的是捐獻的。而現在我們國家更多的人是通過眾籌的方式做債權眾籌和股權眾籌,債權眾籌基本上就是我們剛才說的P2P,現在有更多的人在做股權眾籌。在我國多層次資本市場發展還不夠健全的情況下,應該說股權的眾籌有它廣闊的發展前景。在本次《證券法》的修法當中,大家也借鑑了國際經驗,也希望通過修法給股權眾籌留下空間。

  第三個問題,我想講一下對網絡借貸和眾籌融資的監管建議。第一,純信息平台應該是P2P和眾籌監管的基本底線。我們現在很多P2P公司最大的風險點就在於他有資金池,而且這個資金池的資金這個平台是可以動用的,現在有很多想自己健康發展、穩健發展的P2P公司,他們主動的提出來要把他們的資金在第三方去存款,由第三方平台對他的資金進行監督,我想這個是防止風險非常好的措施。但是它僅僅是防止的捲款逃跑的風險,而不能夠很好的控制出借人的風險,真正要控制出借人的風險,還有賴於徵信社會的建立。

  第二,小額分散是對投資人保護的重要方法。信息真實披露是對融資方的基本要求,我們需要對於借款人的信息要認真的披露,對於股權眾籌來說,信息的披露就更重要了。這是在融資方,就是籌資這一方。限制投資方的金額是降低信息披露成本的重要前提,如果要是說投資方他的投資金額比較低、比較少,那麼這時候即便是他出現了風險,應該說對他的影響也不大。因為他的金額小,對投資者的影響少,這種情況下我們對於信息披露就可以適當的降低一些標準,不是說我們主觀上想降低標準,而是說我們現在的徵信系統使得我們難以真正完全的來讓他把信息充分的披露出來。在我不能夠真實的完全的披露所有信息的時候,對投資人最好的保護就是讓他少投一點。投成了你就獲得收益,投不成,損失了,對你的損害也不會太大。

  在財產登記制度不健全的情況下,用較低額度與財政比例相結合的方式較為現實。大家都知道,國外的P2P和眾籌對投資人都有一個投資的金額不能夠超過他可支配的財產的一定比例,這個意思就是說一旦投資失敗了,你也不會受到更大的損失。但是我們國家的財產登記制度是缺失的,我們很難知道一個人的真實財產總額。因而,從法規上說,從你的平台的規則上說,你可以規定一定的財產比例,但是從現實上來說,規定一個額度比較小的絕對額來說,可能更安全一些。

  財產比例金額可適當擴大,但也應該有封頂的金額。你的財產比例在國外可能佔你整個財產的5%,或者百分之幾,有些人就說這樣的話我的金額太小了,所以希望在指定財產比例的時候能夠高一些,但我認為從有效控制風險的角度出發,還是應該有一個封頂的絕對額度。所以,我們在討論法規時,我們在《證券法》修法過程當中,儘管會對眾籌留下一定的法律空間,但是,可能也會從財產的比例和絕對的金額上面來做一定的控制。這是大家在修法時的建議。

  第三就是鼓勵民間建立徵信公司,有利於促進直接融資的發展。現在大家都在呼籲,希望央行管的信貸登記系統能夠對社會開放,能夠對P2P小貸公司開放。但是也應該知道,這個量開放了以後,因為數量眾多,金額很小,其實成本是非常高的,而且僅僅查詢借貸的金額,也不能完全控制一個人的信用風險,因此發展信貸公司是非常重要的,在國家規定政務信息要以公開為一般、不公開不特例的情況 ,很多違反紀律和法規的行為都會在網上查詢到。在這樣的情況下,鼓勵民間徵信公司的發展,讓他們整理眾多的負面信息,對個人信用情況作出報告,對於發展民眾各種金融活動來說是非常有利的。

  所以,我想一方面我們應該呼籲央行的信貸登記系統向社會開放,但另一方面我們更要著力於建立民間的徵信系統。央行已經開始在準備發放這方面的牌照,網絡公司有眾多的信息、有大數據處理的能力,我們應該利用這些能力和信息,來建立民間的徵信公司,幫助金融業更健康地發展。

  這就是我對互聯網金融新金融發展方向的一點意見,可能我說得比較保守,因為新金融真正的發展餘地,我認為是直接融資的P2P和眾籌,傳統金融應該說是互聯網金融最大的一塊,但是,要想進入到那裡去是不太容易的。而且傳統的金融機構一旦他們意識到了這個問題,改變起來以後,對於其他的新來競爭者都是一個巨大的壓力。

  而剛才我說到的一般銀行所沒有做到的一些小的P2P和眾籌,雖然量小,但是人數眾多,也可以集腋成裘,但是看餘額寶從一塊錢銷售起,所以它成就了8000多億的銷售量。如果我們的民間能夠在13億人口的小額借貸和股權投資方面做一些事情的話,我想空間也還是要比向傳統金融進攻大一些。這是我不成熟的意見,謝謝大家批評指正。
吳曉靈 餘額 寶們 們沒 沒太 大發 餘地 雲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4254

銀行系、支付寶們戰事不斷,支付格局存三大變數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112/160802.shtml

銀行系、支付寶們戰事不斷,支付格局存三大變數
劉曠 劉曠

銀行系、支付寶們戰事不斷,支付格局存三大變數

銀行系以牙還牙,也紛紛推出掃碼支付

互聯網的出現,讓國內眾多的傳統產業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而在中國的傳統金融領域,他們也正在被移動支付、金融科技等新金融形態所沖擊,尤其是在第三方支付領域,新的移動支付正在顛覆傳統的支付方式。整個2016年,第三方支付市場發生了三個非常明顯的現象。

現象一:大平臺和公司紛紛收購第三方支付

2016年的1月份,小米科技通過6億元從捷付睿通股份有限公司手中收購支付牌照,隨後恒大集團5.7億收購集付通獲得支付牌照、萬達集團則以3.15億美元收購了快錢68.7%的股份、美的集團收購深圳神州通付100%股權、唯品會收購浙江貝付、美團點評也完成對錢袋寶的全資收購……

對於如此眾多的互聯網平臺和大公司花高價收購第三方支付牌照,這當然離不開央行在多地暫停對第三方支付牌照的發放,物以稀為貴,第三方支付牌照的價值也就愈發明顯。不過這最根本的原因還是在於未來的移動支付趨勢,大平臺或者公司擁有自己的第三方支付也就相當於掌握了自己的金融命脈,否則只能依托於其他第三方支付平臺。

現象二:微信和支付寶二維碼支付正在全面向線下滲透

過去,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在滴滴快的的支付戰、春季紅包戰中爭奪激烈時,傳統銀行們並不以為然,認為他們並不會給自己的線下刷卡消費帶來太大的威脅。然而到了今年,越來越多的線下超市和商家都在開始接入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支付,用戶通過手機掃一掃二維碼付款正在成為一種新的支付方式。

即便是對於一些沒有刷卡機的小商家來說,他們也推出了個人的微信二維碼和支付寶二維碼作為客戶消費結賬支付方式,這無形之中對於傳統的刷卡造成了巨大的威脅。除了微信支付和支付寶,京東支付、百度錢包、蘇寧易付寶等也在開始向線下滲透,傳統的線下銀行支付正在面臨一個前所未有的挑戰。

現象三:中國銀聯牽手京東金融,傳統金融開始與金融科技公司合作

在春節即將到來之際,中國銀聯又牽手京東金融,二者將在支付創新、銀行卡服務、大數據技術、海外支付、農村金融等領域展開全面深入的合作。中國銀聯作為傳統金融機構領域的巨頭,京東金融作為互聯網金融科技領域的佼佼者,二者是想把科技與金融相結合,打造新的支付方式,傳統巨頭與互聯網巨頭的深度戰略合作對整個第三方支付行業都將產生深遠的影響。

而在整個第三方支付市場,中國銀聯和京東金融僅僅只是掀起了傳統金融與互聯網平臺合作的開始,未來必然還將會有越來越多的平臺開始合作,第三方支付行業格局還將會發生變化。

銀行系以牙還牙,也紛紛推出掃碼支付

對於掃碼支付,其實早在2014年,就曾因為安全隱患被一度叫停。不過經歷了兩年多的發展,技術也相對成熟,如今掃碼支付成為了線下支付的新寵,受到越來越多用戶的追捧。眼瞅著微信和支付寶的掃碼支付正在全面吞食線下的支付市場,銀行們也開始著急了。

上一次面對余額寶理財產品的挑戰,隨後銀行們也紛紛推出了自己的寶寶類理財產品,如今銀行們紛紛搶灘掃碼支付。盡管總是比微信支付、支付寶們慢了半拍,但是銀行們依托過去的用戶和線下資源積累,其反擊實力自然不可小覷。

建行推出了“龍支付”、農業銀行推出了“K碼支付”、交通銀行推出了“立碼付”、工商銀行、郵政銀行、民生銀行、平安銀行等也都推出了二維碼轉賬支付方式。與微信支付、支付寶這類第三方支付相比,銀行系的二維碼個人付款、收款都沒有手續費,而且個人間交易資金實時即可到帳。而如今的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卻要開始對提現加收手續費,支付賬戶內的資金也不能再免費回到個人銀行賬戶。

此外,相比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平臺來說,銀行系在安全上也有著更高的保障,尤其對於中老年人來說,他們會願意使用銀行系的二維碼支付來消費。

中國銀聯合縱聯橫打響反擊戰

面對以微信支付、支付寶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平臺所帶來的沖擊,中國銀聯必然不能坐以待斃。憑借著過去數年的積累,中國銀聯打下了深厚的線下金融基礎,同時也積累了上千萬的線下合作商家。對於第三方支付平臺的沖擊,中國銀聯合縱聯橫,打響了反擊戰。

合縱聯合一:聯合蘋果、三星等手機廠商推出雲閃付

面對二維碼支付,中國銀聯聯合手機廠商們開始推出了雲閃付,於是以Apple Pay、三星pay、華為pay、小米pay等為代表的手機NFC支付方式也在興起。先是科技巨頭蘋果的Apple Pay殺入中國移動支付市場,盡管它在中國市場的表現並不盡如人意,但是卻引發了三星、華為、小米等安卓手機的跟風,隨後三星pay、華為pay、小米pay等雲閃付紛紛興起。

不過比較可惜的是這種雲閃付對於設備有一定的要求,它的支付功能需要有非接觸式支付功能的POS機支持,但是要普及這種POS機卻並沒有那麽輕松。一方面,商家們都需要更換新的POS機,這無形之中增加了成本,很多商家自然也就不願意更換設備,它推廣起來必然有一定的難度。

另一方面,Apple Pay、三星pay、華為pay、小米pay雖然依托於自己的智能手機已經具備了足夠的用戶,但是要想把這些智能手機用戶轉化為自己的手機支付用戶,並沒有那麽輕松。既然沒有用戶作為根基,那麽商家自然也就不願意去購買新的設備來支持雲閃付。

盡管銀聯聯合各手機廠商推出的各種“Pay”進展不太順利,但銀聯並沒有偃旗息鼓,他們又向支付寶、微信支付發起了更猛烈的攻擊。

合縱連橫二:聯合銀行們推出二維碼支付

2016年12月12日,中國銀聯正式推出銀聯二維碼支付標準,重新“殺”回二維碼支付市場,這是繼央行承認二維碼之後,中國唯一的卡組織發布的合規掃碼標準。中國銀聯正在聯合數家發卡行以及第三方支付平臺,反撲被支付寶和微信支付把守的線下掃碼支付市場。

目前支付寶、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機構通過直連銀行,繞開卡組織進行網絡支付,采取的是三方模式。而中國銀聯所推出的二維碼支付是遵循現有銀行卡支付的四方模式,四方模式相比三方模式而言,合作各方利益都能受到保障,尤其是銀行們願意參與。

此外,銀聯二維碼支付仍然基於銀行賬戶,不存在因資金沈澱在虛擬賬戶而帶來金融風險,消費者的資金安全也更有保障。中國銀聯的入局,會對當前的二維碼支付市場格局產生重大影響,也將會削弱支付寶和微信掃碼支付的雙寡頭地位,但是這種卡組織的加入本身會增大支付交易的成本,中國銀聯的掃碼支付任重而道遠。

合縱連橫三:牽手京東金融,進軍新支付

前面我們已經提到了中國銀聯與京東金融的攜手,很明顯中國銀聯此舉劍在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如果說銀行卡是第一代支付產品,支付寶、微信支付等掃碼支付是第二代支付產品,那麽此次中國銀聯與京東金融此次牽手之後,就是要著眼下一代的新支付產品。中國銀聯要借助京東金融在金融科技領域的先進技術,來打造新一代支付方式,真正對支付寶和微信掃碼支付實現顛覆。

2016年9月,京東金融與銀行合作聯名電子帳戶,推出了“白條閃付”,這正是搭載銀聯的雲閃付技術,實現了新支付體驗的嘗試。未來,京東金融將金融產品或服務區連接金融機構,產品的叠代讓新技術能迅速落地,因此,與銀聯在新支付領域的合作充滿想象空間。

新科技的快速發展讓我們很多人都難以想象,而未來新技術對於支付行業的改變也會超乎我們很多人的想象,在新技術的推動下,支付行業的用戶需求也會不斷發生變化,那麽未來支付市場的格局也將會發生變化。

第三方支付,將在三大領域迎來變數

支付寶和微信支付目前在掃碼支付市場的雙寡頭格局正在被銀行和銀聯系們所推出的掃碼支付所打破,彼此之間的市場爭奪將會越來越激烈。而中國銀聯牽手京東金融則已經開始在一些支付領域進行了初步探索:雙方共同定制標準聯名卡產品,服務銀聯發卡成員機構;同時,共同推動農村電商和配套金融服務;積極探索海外支付市場布局;以及在大數據技術和風控領域進行深入合作。從他們之間的合作來看,未來支付市場格局將會在三大領域存在較大變數。

變數一:新科技支付

其實,支付寶和微信的掃碼支付能夠流行,就是科技支付對過去傳統支付方式的一種改變。不過這種掃碼支付還只能算是科技支付的第一代產品,未來還有第二代第三代科技支付產品的出現,新科技支付產品必然會對舊科技支付產品造成沖擊,甚至是顛覆,這也就是中國銀聯此番要聯手京東金融科技的重要原因所在。

也許在未來的某一天,我們甚至連手機都不用帶了,只需要刷臉支付就可以。中國銀聯與京東金融牽手發力下一代支付產品僅僅只是開始,銀行們也已經意識到科技支付的重要性,微信支付和支付寶想必也不會沈迷於掃碼支付,一場由新科技引發的支付大戰才剛剛打響。

變數二:農村支付

從目前支付寶和微信的掃碼支付來看,主要是在一二線城市,尤其是年輕人群體中較為流行,但是這種新的掃碼支付在廣大的農村地區普及率還非常低。對於那些偏遠地區的農民們和農村市場來說,他們仍然使用現金支付較多,其次便是刷卡支付了。

如今掃碼支付還沒有真正打入農村市場,銀行系們已經開始意識到農村支付市場的重要性,這個領域的支付市場格局還沒有確立下來,誰能夠率先打造最適合農民的新支付工具,誰就能夠第一步占領這個支付市場。

變數三:海外支付

對於海外支付市場,過去中國銀聯在這個領域也已經占據了一定的市場份額,不過支付寶正在開始瘋狂搶奪海外支付市場,微信支付也在暗自發力,海外支付市場的爭奪戰在不斷升級。

在國內的支付市場,支付寶通過借助口碑迅速籠絡商家,而微信支付則通過自身龐大的用戶量實現了對眾多商家的自動覆蓋。那麽,在國際市場,支付寶和微信支付要如何搶占線下的商家市場,這個是擺在他們面前的一道難題,相比國內移動支付市場來說,海外支付市場仍然存在較大的變數。

作者:劉曠,以禪道參悟互聯網,微信公眾號:liukuang110

銀行 支付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銀行 系、 支付 寶們 戰事 不斷 格局 三大 變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976

央行宣布一個大消息!支付寶們通通被“收編”!對我們有哪些影響?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6530

這是一條來自周末的大消息,第三方支付行業即將迎來巨變!

央行最新發文,號稱“第三方支付版銀聯”的網聯,將在2018年6月30日監管“收編”所有的第三方支付機構。

也就是說,從今以後,包括支付寶和微信在內的網絡支付都得通過網聯來完成。

據南方都市報的報道,8月4日央行下發文件,明確要求非銀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業務由直連模式遷移至網聯平臺處理,並給出了最終時間,2018年6月30日,屆時所有網絡支付業務全部通過網聯平臺處理。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央行對網聯已經下了死命令,必須完成接入,技術達到要求。幾個巨頭實際上表態也都比較支持,不過這個時間點也比預期要早”,一位不願具名的支付業人士向南都記者透露。

不得不說,在如今的商業和生活中,已離不開第三方支付,特別是支付寶和微信支付,基本上是每個人手機中的必備。

那網聯的出現,會對我們產生什麽影響呢?

什麽是網聯?

首先,大家可能不大清楚,什麽是:網聯?

解釋一下,“網聯”的全稱是“非銀行支付機構網絡支付清算平臺”,指要為支付寶、財付通這類非銀行的第三方支付機構搭建一個共有的轉接清算平臺,受央行監管。

網聯的來頭可不小,它是由央行牽頭設立的, 其第一、第二大股東分別是央行直屬的中國人民銀行清算總中心和國家外匯管理局旗下梧桐樹投資平臺有限責任公司。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至於網聯的主要業務,則是為第三方支付機構提供一個統一的獨立清算平臺,其一端會與第三方支付機構對接,另一端則連接銀行系統。

也就是說,今後,第三方支付機構的線上支付通道不再直接對接銀行,而是通過網聯這個中間通道與各家銀行對接。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央行為什麽要搞網聯?

那麽問題來了,央行為什麽要搞網聯?

我們拿支付寶當例子解釋一下。

2004年,支付寶成立。支付寶不是第一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但用戶可以在支付寶開立賬戶,里面可以存錢。

根據監管要求,這些錢受到高度監管,支付寶要把它存管到銀行。

於是,用戶在支付公司開立虛擬賬戶。用於互聯網小額支付,讓大家快樂地網購,帶來很大便利,起初並無大的問題。大致的結構如下: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後來,支付寶跟很多銀行建立合作關系,在各行開有賬戶。於是,它就具備了跨行清算的功能。

比如,我用支付寶做一次跨行轉賬,從中行向收款人(可以是自己)的農行匯款。那麽,只要從我的中行卡轉到支付寶開在中行的賬戶,然後支付寶再把它存在農行的錢,匯至收款人的農行賬戶上。以此,支付寶用兩筆同行轉賬,“模擬”了一次跨行匯款(下圖虛線部分),用不著央行的清算賬戶。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我們把這種“清算”模式稱為“反接”,即支付公司在無數個銀行開設有賬戶(傘形),就能夠實現跨行清算。準確地講,這根本就不是真正意義的清算,而是繞開了清算。央行主辦和主管的多個清算體系,在這一模式下,都不再被需要。

但是,反接模式下,會有些新的問題。

比如,這本質上是一筆匯款人從中行卡向收款人的農行卡匯款的行為,但是,只要做些技術處理,就可以使銀行、央行完全看不出來這一業務本質。銀行和央行所看到的,只是兩筆同行轉賬業務,類似於從支付寶賬戶提現,或向支付寶賬戶充值,銀行和央行根本無從辨別,這是一筆跨行匯款。

這大大提升了反洗錢等監管的難度,也加大了央行掌握資金流動性的難度。

總之,“反接”模式繞開了央行的清算系統,使銀行、央行無法掌握具體交易信息,無法掌握準確的資金流向,給反洗錢、金融監管、貨幣政策調節、金融數據分析等央行的各項金融工作帶來很大困難。

不僅如此,這一模式也被不法分子利用,成為洗錢、套現獲利、盜取資金的溫床。

雖然此前央行一直在加大對第三方支付公司的監管,但這種反接清算模式一直屢禁不絕。由於支付公司的使用場景主要集中在互聯網支付、手機互聯網支付等小額領域,潛在風險並不可怕。但隨著支付公司開始進軍線下支付(O2O)市場,虛擬賬戶的使用場景大幅擴大,風險問題漸漸地不能回避了。

央媽最終祭出網聯大殺器,杜絕反接模式的時刻,央媽的最終目標,是把清算系統牢牢掌握在自己手中,以便履行她的各項金融職責。

網絡支付是否會漲價?

可以預料到的是,第三方支付市場將因為網聯平臺發生巨變。

比如,支付寶和微信手里掌握的用戶交易數據就不能僅僅歸自己所有了。

再比如,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機構以後只要專心做產品就可以了,再也不用煩惱和大機構搶銀行資源的問題。

還有,以後大家哪怕是發一分錢的網絡紅包,央行也是知道滴。

(21世紀經濟報道/圖)

當然,作為尋常百姓,我們關心的倒不是這些改變,而是我們到底是會多掏腰包還是少掏腰包?

很多人覺得,作為相對獨立商業的公司,網聯也需要賺錢,那它盈利方式不外乎跟銀聯一樣,收手續費。

而這個費用,第三方機構當然不會去承擔,最終只能是分攤到具體的用戶頭上,也就是說,因為網聯收費,支付寶及微信支付,會提高提現的手續費。

實際上,網聯本身並不直接跟老百姓產生現金聯系,而且它的出現會讓支付業務的總體直接成本下降。

因為,第三方支付機構付給網聯平臺的轉接清算成本,可以部分地由其內部成本的下降所抵消,從而原本消費者負擔的部分也會相應減輕。

對此,喬治華盛頓大學博士巢湛是這樣解釋的:

現在市場上總共有259家支付機構,如果按每家機構對接100家銀行計算,對接規模5900對關系。但是,通過網聯中心化連接,對接規模變成259加上100,也就是359對關系,只需要維持相當於原來不到2%的關系。

即能夠更好的規範金融市場,保證大家的資金安全,又能不影響客戶體驗,甚至還能降低用戶的使用費,若真如此,一統支付領域江湖的網聯也是極好的。

各方影響如何?

(1)用戶:網聯的設立,不會改變用戶對第三方支付服務的使用方法。若系統設計得當,性能良好,則也不會影響用戶體驗。

(2)支付公司:後臺清算體系變更,但不影響業務,也不影響沈澱資金(虛擬賬戶余額),而對銀行的議價地位下降。央行能夠更加高效地監測支付公司的業務,及時遏制違規行為,有望使整體行業更加規範有序。借助清理整頓互金的時機,某些業務不規範的害群之馬可能會被加速清理,行業氣象為之一新。

(3)銀行:在原來的交易模式下,遺失了用戶的交易信息,不利於數據的二次應用和開發。現在交易信息可由網聯獲取,但銀行能不能與網聯合作得到數據,尚不得而知。由於網聯由央行主管,這種可能性是存在的。若此,則支付公司帶給銀行的一大心病(交易信息遺失),得到解決。

(4)銀聯:意味著長久以來想把銀行卡網上交易的清算也收歸旗下的努力,宣告失敗……當然,這也意味著,網聯的網上交易與銀聯在銀行卡線下交易的跨行轉接,並無重疊,形成了劃江而治格局。銀聯的心情,可能與最近父母剛生二胎的長子那樣……

(5)央行:則如前所述,力推正接模式,以便履行其各項金融工作。

最後說說,尷尬的銀聯

網聯的出現,相當於央行給銀聯生了一個弟弟。

網聯的功能和銀聯非常相像。

2002年,為解決全國銀行卡聯網通用的問題,央行牽頭成立了中國銀聯,全國銀行卡信息交換總中心和上海、廣州、深圳等18個城市有當地的“金卡”中心全部劃歸中國銀聯運營。

據經濟觀察報報道,接近央行人士坦言,網聯的籌建其實也有著重複投入的顧慮。“然而,且不論支付寶和銀聯的恩怨糾葛,從眼下的競爭態勢而言,支付寶已經在實際意義上承擔了最大的線上支付清算功能。從交易筆數來看支付寶已經超過了銀聯,讓支付寶接入銀聯系統的想法不是沒有動議過,但是支付寶基本不可能接受。”

上述接近央行人士表示,“某種程度上來講,銀聯也希望承接第三方支付和銀行之間的轉接工作。但銀聯一直作為央行的‘親生子’飽受詬病,與支付寶這樣的行業巨頭又存在比較深的糾葛,相關工作很難推進。支付清算協會是中立機構,由它來牽頭再組一個機構,合情合理。”

對比中國銀聯設立之初,銀聯籌建的時候是由央行牽頭設立了銀聯籌委會等部門負責相關工作,最終88家銀行共同發起設立,各家金融機構無論規模大小在最後形成的股權架構中股權比例都十分接近。

網聯的橫空出世,對於曾經清算市場的唯一的參與者銀聯而言,都是值得警惕的對手。

(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央行 宣布 一個 消息 支付 寶們 通通 收編 我們 哪些 影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668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