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利益與體制的較量讓寧澤濤只剩下顏值?

北京時間8月12日淩晨,2016年里約奧運會遊泳大項結束了男子50米自由泳預賽爭奪,寧澤濤以22秒38的成績獲得預賽第30名,未能進入半決賽。

“關註寧澤濤的媒體還是有的,只是今天的這一幕都在預料之中,50米自由泳不是他的強項,完美的身材和形象沒能讓他擠進半決賽,他從泳池里擡頭的那一瞬間,還是略帶無奈與落寞的,這個泳池本該是一個巨星產生的地方。”南方某報的一位體育記者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而一周前,他也是費盡心力才搶到寧澤濤比賽媒體門票的。

在歷屆奧運會、亞運會等綜合性賽事中,遊泳、田徑都屬於高需求賽事,記者們都需要憑采訪證和門票二合一才能入場采訪。於是,早在寧澤濤首項比賽前三天,就已經有大批記者找到了國家體育總局發放媒體門票的負責人,希望給預留一張票,但因全球媒體的趨之若鶩,很多記者還是需要自己買票。

“只不過,寧澤濤在自己賴以成名的男子100米自由泳半決賽中竟然排名第12無緣決賽的結果,還是讓我們有些失望。”該記者表示。

而對於寧澤濤此次里約奧運會的表現,5位企業界的品牌營銷總監則有著兩種不同態度。

一是對寧澤濤的失望,“他說他盡力了,對自己很滿意,這樣的態度不應該是一位優秀運動員賽後失利的表現,也不符合企業品牌本身所追求的價值理念,我們所知道的其代言的企業雖然不會放棄他,但對他還是略有不滿。”二是希望寧澤濤振作起來,“里約奧運會對於寧澤濤而言是一道坎,寧澤濤應該自我反省,自己究竟要做什麽樣的人?畢竟才23歲,還有機會成為我們期望中的巨星。”

曾被期待為五年後的巨星

“作為迷妹,我還清晰地記得2015年8月6日的晚上,當寧澤濤那張英俊而自信的臉從泳池里露出時,我和姐妹們的心已經化了,真的太帥了。”在新疆與浙江作服裝生意的陳梅回憶起“見”寧澤濤的第一面時,依舊興奮。

的確,去年的夏天,寧澤濤以47秒84的成績奪得世錦賽男子100米自由泳冠軍,成為中國乃至亞洲第一位短距離自由泳世界冠軍,在歐美為“霸主”遊泳界,他填補了歷史空白,無數“陳梅”為其“舔屏”。事實上,在此之前,這枚 1993年出生的“小鮮肉”就已在短距離遊泳領域獲得諸多殊榮。

2014年9月23日,在第十七屆亞運會男子50米自由泳決賽中,寧澤濤為中國遊泳隊收獲男子項目的首枚金牌;25日,又在男子100米自由泳決賽中以47秒70的成績贏得金牌,不僅刷新了亞運會紀錄 ,而且成為了首位遊進48秒的亞洲人。在此之前,中國另一位世界級短距離自由泳名將蔣丞稷,也只是在1996年奧運會上獲得過男子50米自由泳和100米蝶泳兩個項目的第四名而已。

“毫無疑問,成為一個巨星的基礎寧澤濤全部具備,成績優異、相關運動較為普及、顏值、親和力等等。”斯邁夫體育產業有限公司董事長袁方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

基於此,寧澤濤幾乎是瞬間成為“國民老公”,當然企業也是“驚喜萬分”,在姚明、劉翔、李娜相繼退役後,中國品牌急切地需要一位“繼承者”的出現,寧澤濤毫無疑問成為了最熱門的候選者。

當時,就有行業內人士拿2015年的寧澤濤與2004年雅典奪冠之後的劉翔做了比較,從突破的意義上,田徑與遊泳都是體育比賽的大項也是基礎性項目,黃種人一直在追趕歐美選手,而寧澤濤的突破與劉翔雅典奪冠的象征性有相似之處。於是乎,這種象征意義濃烈的成功使得劉翔在2004年之後的廣告和活動紛至沓來,也讓寧澤濤回國後所受的關註度呈現加速度。但不同的是,當時劉翔的廣告代言以幾十萬元起價,十年之後的寧澤濤的價格則高於此。

這個價格究竟有多高?

有人以姚明作為一個例子,2015年的寧澤濤與2003年已登陸NBA但尚未站穩腳跟的姚明也有相似之處。2003年,姚明與中國聯通CDMA簽約,價碼為3000萬元,同年與亞洲領先的無線應用服務提供商MIC公司簽約,價碼為4000萬元。雖然遊泳在國內的影響力並不如籃球,但明星代言費用已水漲船高,如果寧澤濤單獨代言類似產品,如手機、電視等品牌,保守估計價碼至少應該在4000萬元左右。

另據本報記者所了解,明星的商業代言分幾個等級,隨簽約年限不同價格也不同,寧澤濤一年的簽約價格應該在800萬到1000萬左右,這個價格已堪比單飛之後的李娜。

但企業界對寧澤濤的期待更多是五年之後的他成為巨星,因為當時的他值得這份等待,而且遊泳是群眾基礎很大的運動項目之一,其龐大的產業足以支撐起一個寧澤濤的巨大商業價值。

有非官方數據顯示,2008~2012年,我國遊泳池行業市場規模由63.2億元增長到90.6億元,年平均增長率達9.5%;2014年,我國(不包括溫泉池和水療池)的遊泳池數量已經超過11.2萬個,且以每年21.5%的速度增長。

有業內人士估算,到2017年,整個泳池經濟的規模將接近700億元。由700億托起的“明星”的商業價值多令人期待。更有一種說法是,未來五年,寧澤濤作為下一個“劉翔”至少能帶來共10億元收入。

運動中心與運動員之間的僵局

要實現這樣的願景,前提是寧澤濤的“成績”與“做人”。

劉翔之所以成為巨星並非只因2004年雅典奪冠的一夜成名,而是用之後一次次的成績練就的,再加上其幾乎未有負面新聞出現,劉翔的商業價值才從2003的十幾萬上升到2014年的5.35億元。

與劉翔相較,寧澤濤需要的正是里約奧運會的“好表現”。但遺憾的是,里約當地時間8月9日晚,頭頂世錦賽光環的寧澤濤以總成績第12的方式止步於男子100米自由泳半決賽。

在混合區采訪時,寧澤濤的主管教練、海軍遊泳隊主帥葉瑾平靜地表示,“這就是他目前訓練水平的真實體現。訓練是底子,沒有打好底子就不可能在比賽中展現出來。”

葉瑾還表示,男子100米自由泳在世界大賽上的競爭非常激烈,不允許有一點點閃失。其實寧澤濤在前面50米的表現跟他在喀山世錦賽時的水平差不多,但後程的能力下降,尤其是最後的沖刺不如過去了,而這以前是他最擅長的。

對於背後的根本原因,寧澤濤表示他近期體重降得蠻厲害,從澳洲回來後從80公斤掉了3公斤。100米自由泳需要的力量蠻重要的,體重下去後各方面的能力都會下降。

至於為什麽瘦了這麽多,是因為練得太狠?葉瑾教練不願就此展開,只是用半開玩笑的語氣補充了一句:“要是因為練得太狠就好了。”

其實無需刨根究底,只要稍稍梳理,答案就有了。去年年底,媒體就頻繁對“寧澤濤遞交退役報告”、 “私接廣告、頂撞領導,恐將取消里約資格”等紛爭進行報道,直到7月18日,中國泳軍大名單上有寧澤濤,廣大迷妹們才放心,自己的“老公”終於踏上里約之路。

本報記者了解到,這樣紛繁複雜的局面難免讓寧澤濤分心,從世錦賽奪冠到奧運會,這一年間,寧澤濤專心訓練的時間少了,而對於100米自由泳這樣的項目,一定要建立在良好的耐力基礎上。

這一切糾紛的核心其實就是從田亮時期就紛爭不斷的運動中心的管理與運動員代言之間的僵局。

2006年,國家體育總局已經就國家隊運動員商業活動下發過通知,其中明確規定各運動管理中心“與進入國家隊的運動員簽署相關合同,對國家隊運動員商業活動進行管理”。

2011年,《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經營、社會活動的管理辦法》中規定: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國家所有。因此,在役運動員必須經遊泳運動管理中心批準,方可進行廣告經營活動和社會活動。在役運動員參與商業廣告活動及社會活動,必須征得遊泳運動管理中心的同意,並由中心批準後按照有關規定進行辦理。

在役運動員從事商業廣告的收益,由遊泳運動管理中心接收並進行分配。 贊助費用一般來說是中心分1/3,參加廣告和活動的運動員分1/3,剩下的1/3作為大賽運動員獎勵,以至於一些企業拿著合同,最終因國家、地方、個人之間的利益問題,無法簽下來。

2011年8月,孫楊就因為“代言”問題,跟國家遊泳管理中心鬧得不開心。當時孫楊發微博埋怨遊泳中心,表示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代言”,出席了遊泳隊與某茶飲料的簽約儀式。

“花納稅人的錢培養出來的寧澤濤同樣面臨這樣的問題,這兩天媒體炒作的所謂‘遊泳中心簽約蒙牛,寧澤濤私自接伊利廣告’所引發的矛盾根上就是這樣。”袁方認為。

關於這樣的體制,爭議也不曾停止,一種觀點認為,國家花巨資培養運動員,商業開發當然得有管理;另一種觀點則為運動員叫屈,認為管理體制應該改革,應培養更多的李娜,而非劉翔。

當然,變與不變都不是在口水之中能夠解決的,而運動中心的管理與運動員代言之間並非是無解。

已經在多個綜藝節目亮過相的孫楊目前已正式簽約了經紀公司漢鼎宇佑傳媒集團,該公司給孫楊的定位不是傳統意義上的藝人,而是體育明星。公司尊重他個人的發展意願,而且還是要延續他現在體育生涯的計劃,不會把他往娛樂明星方向打造。

至於寧澤濤,相關企業界的一致看法是,一切的根本源於他想要什麽,追求什麽樣的人生,若此次奧運會後他選擇退役,有顏值和龐大的遊泳產業支撐,他依舊有所作為;若經過訓練,再有佳績,或許還能成為輝煌時期的劉翔、姚明或李娜。

利益 體制 較量 讓寧 寧澤 澤濤 濤只 剩下 顏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114

【見證】小鮮肉寧澤濤里約之後還能賺錢嗎?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18704

7月31日,寧澤濤抵達里約國際機場。(新華社記者 曹燦/圖)

在商業力量深度介入現代奧林匹克運動之後,奧運會已不僅是各國運動員的競技平臺,還成為各大跨國企業廣告代言人的“選秀”平臺。

一旦沒有成績,又沒有曝光度,僅僅憑著高顏值,在小鮮肉更新換代比手機還快的時代,粉絲們也只能保持著幾分鐘熱度,轉眼就又投到其他小鮮肉懷抱。

“知道”(nz_zhidao)跟你談談小鮮肉寧澤濤里約之後還能賺錢嗎?

“國民老公”寧澤濤輸了。

昨日,里約奧運會遊泳賽場,100自由泳半決賽中,寧澤濤遊出了48秒37,獲得小組第6。最終世錦賽冠軍寧澤濤總成績第12位無緣決賽。賽後寧澤濤表示,一路走來不容易,確實是正常水平。

可以說,此次里約奧運會中國派出的代表團,寧澤濤是最受關註、也最受期待的運動員之一。身高一米九,穿衣顯瘦,脫衣有肉,五官精致,顏值爆表,還有更關鍵的,實力超群。2015年8月,他以47秒84的成績獲得了世錦賽100米自由遊冠軍,成為歷史上首位獲得該項目世錦賽冠軍的亞洲人,不少體育評論員認為,他的這個突破堪比當年的飛人劉翔。

而來到里約之後,寧澤濤再次爆紅全球社交媒體,“明明可以靠臉你卻偏偏要靠實力”成為網友最熱議的話題。

有顏、有腹肌,還有實力,如果寧澤濤能夠問鼎奧運冠軍,他的商業價值將迎來一次巨大的飛躍。

眾所周知,體育明星的商業價值不可估量,如果他們是體育賽場上的贏家,那麽他們也將是商業道路上的贏家。日前《福布斯》雜誌公布了2016年名人收入排行榜,榜單的前20名中體育名人占了4名,分別為足球運動員C羅、6680萬英鎊(約合5.88億人民幣);梅西、6180萬英鎊;籃球明星詹姆斯、5840萬英鎊;網球運動員費德勒、5160萬英鎊,其強大的吸金能力完全不遜色於世界最頂級的歌手和演員。那麽,體育明星的商業價值是用什麽來衡量的呢?

我們不妨以劉翔為例具體說明。2003年的劉翔還只是個初出茅廬的田徑新秀,當時他有為數不多的贊助商,他們對劉翔的期待是奧運會進入決賽,這一年劉翔的收入是160萬元,排在福布斯中國名人榜的第92位。

但在12.91秒之後,劉翔成為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最大的熱門,商業價值一飛沖天。他這一年的收入達到了2500萬元,躍居名人榜的第3位;2005年年收入2600萬元,名人榜第5位;2006年年收入翻了一番,5800萬元,名人榜第2位。

2007年,因為北京奧運會在即,這個期間更是各種品牌加大宣傳力度的時期,劉翔在這一年代言了17家企業,都是有頭有臉的國際大牌或大型央企,分別包括可口可樂、凱迪拉克、平安保險、安利紐崔萊、VISA、伊利、耐克、交通銀行、中國郵政、元太、奧康、杉杉、雙錢、升達、白沙、中國移動和聯想。這一年,劉翔年收入1.63億元,名人榜第2位。

2015年8月6日,寧澤濤頒獎後展示金牌。當日,在俄羅斯喀山市舉行的第16屆遊泳世錦賽男子100米自由泳決賽中,中國選手寧澤濤以47秒84的成績奪得冠軍。(新華社記者 張帆/圖)

從160萬元到1.6億,這之間的距離,隔著一塊奧運會金牌。當然,每一屆獲得奧運會冠軍的運動員不少,但劉翔僅一個,這是因為劉翔參與的110米跨欄為田徑項目,屬於大熱款,含金量高、商業化程度高、曝光率高。“奧運會金牌+高曝光率”,這正是劉翔巨大商業價值的由來。

2008年北京奧運會,萬眾矚目之下,劉翔因傷退賽。2009年,他的收入從2008年的1.3億元腰斬到6460萬元。之後劉翔再次複出,並取得驕人成績,廣告訂單紛紛回歸,大家期待他在倫敦奧運會上再次飛翔。但倫敦奧運會劉翔悲情摔倒,這一年,他續約加新簽共5家廣告合作,年收入2160萬元,名人榜第44位。2014年,他沒有簽任何合約,名字不再出現在名人榜的榜單里。

從中國名人榜的第2位,到100名開外,這之間的距離,同樣也只是隔著一枚未能獲得的奧運會金牌。由於中國體育產業的發展仍處於起步階段,幾乎所有運動員的成長都依賴於體制投入和培養,我們既不可能允許運動員全權自主開發其商業價值,也缺乏完善的體育明星商業包裝機制,這就導致運動員的商業價值基本只能通過奧運會成績體現。

你拿奧運會冠軍了,商業價值大漲;不是奧運會冠軍,就可能掉得非常快。即便是高顏值的寧澤濤,也很難走出這個規律。

有人會說,寧澤濤顏值高啊,他就不能跳脫出體制開發自己的商業價值,不那麽倚賴於奧運會金牌,像李娜、姚明那樣嗎?

結論是,不能!他來自於體制培養,與體制切割的代價大,甚至是直接喪失參加奧運會的資格。更重要的是,遊泳不像網球或籃球,它是一項商業化程度較低的項目,如果不是趕上奧運會、世錦賽這樣的年份,寧澤濤無法像姚明在NBA、李娜在大滿貫這樣保持高光且持久的曝光度,在此情形下,走出體制基本等於徹底放棄了遊泳競技。

一旦沒有成績,又沒有曝光度,僅僅憑著高顏值,在小鮮肉更新換代比手機還快的時代,粉絲們也只能保持著幾分鐘熱度,轉眼就又投到其他小鮮肉懷抱。寧澤濤的商業價值肯定還會有,但必然嚴重急劇縮水,並被大多數路人遺忘。

這便是競技體育的真相,有榮耀必有殘酷,有光鮮必有陰影,這是一體兩面。因此,如果寧澤濤能夠在奧運會上再次取得突破,那麽就會誠如有人所預言的那樣,“未來五年寧澤濤職業生涯黃金期,平均每年的商業價值達2億元,有望超越前輩姚明、李娜、劉翔”。屆時,你們老公可不僅是個偶像派+實力派,他還會是個超級大富翁。

那如果沒有呢?哎呀,烏鴉嘴,這次說中了。

(註:福布斯中國名人榜榜單統計的是前一年的數據,例如2016年榜單統計的其實是2015年的收入。)

號外號外!

2015年,“南周知道”app誕生,這是南方周末面對數字化轉型,重磅推出的一款新媒體產品。

深度!絕對原創,後臺解密

有料!嚴肅知識,八卦內幕

定制!為你而生,述你所想!

想要報題嗎?掃二維碼,馬上下載“南周知道”客戶端。

知道ios版本

知道安卓版二維碼-豌豆莢

見證 鮮肉 寧澤 澤濤 之後 還能 賺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233

商業激流令寧澤濤鎩羽?中國體育繞不過這一關

里約奧運會上100米和50米自由泳的尷尬成績,讓備受國人期待的寧澤濤又一次站到了風口浪尖上。

他似乎已經準備好了承受這樣的結果。每次賽後接受采訪的觀點都差不多是“現在的狀態就這樣”,似乎坦然,卻也勉強。

不論是否拿到金牌,寧澤濤註定將被推到里約奧約輿論話題的中心。2015年喀山世錦賽奪金的一夜爆紅,讓這個年僅23歲、外形條件出眾的年輕人備受矚目。粉絲、人氣、廣告、金錢隨之而來,當然,和站在聚光燈之下的名人一樣,風光背後自然還有其它。

10億?

2014年的仁川亞運會,寧澤濤就曾以4塊金牌的成績引以熱議。2015年喀山世錦賽上,他一舉獲得100米自由泳比賽冠軍,成為遊泳世錦賽該項目上的第一位亞洲冠軍。由於外貌俊朗,讓其獲圈粉無數,舉國遍地”寧太太“,泳照刷爆社交媒體。目前,他在新浪微博上的粉絲數已經快突破500萬。

今年的里約奧運會,寧澤濤再次成為焦點,而且火到了國外。美國韓裔明星趙雅頓在社交平臺上傳了兩張寧澤濤在里約的訓練照片。她配的文字是:“誰說亞洲男孩不性感?”BuzzFeed也撰文介紹稱,這位泳壇新星憑借出色的實力和英俊外形成為大眾新寵。同時,美國《時代周刊》評出里約奧運顏值最高的明星,寧澤濤外和林丹、吳敏霞和孫楊一起上榜。

與高人氣一起到來的,還有前所未有的商業前景。。

第一財經記者註意到,仁川亞運會後,寧澤濤鮮少接拍代言廣告。時任遊泳運動管理中心副主任的尚修堂曾解釋道:“我們現在不讓他代言,是因為運動員要訓練,贊助商要拍廣告,中間協調不好,肯定會有問題。出了問題,國家隊要承擔責任。”

2015年,寧澤濤的商業廣告“枷鎖”開始有所松動。5月,旗下擁有哈登、歐文等眾多體壇巨星的耳機品牌Skullcandy對外宣布由寧澤濤擔任公司中國地區的形象代言人。同月,上海浦發銀行信用卡中心也推出了寧澤濤代言的青春信用卡。隨著寧澤濤世錦賽奪冠,其商業價值也開始飆升,成為品牌爭搶的香餑餑。行業觀察人士認為,寧澤濤註定是很多品牌喜歡的代言人,首先是實力,他是中國在短距離遊泳項目上第一個世界冠;其次,在這個看顏值的時代,寧澤濤優越的外貌和身材條件和陽光的個性,確實也為其帶來優勢。

雲傳媒董事長李璐瑒曾預測,未來五年,“最帥體育明星”寧澤濤的商業價值每年僅“女粉絲經濟”部分就能達1億元,五年能帶來共10億元收入,超過前輩姚明、李娜或劉翔。

商業前景無限的寧澤濤迷失了,中國體育亟需建立能規避此類遺憾的制度

碰撞

里約奧運會前,寧澤濤因為一場廣告代言沖突,差一點去不了里約奧運會,甚至曾提出了退役。。

2015年11月,蒙牛旗下的冠益乳成為遊泳中心的贊助商,簽下了國家遊泳隊的集體合同。這個消息很快經官方途徑披露,蒙牛進行了一系列的體育營銷活動。

而作為中國遊泳隊的成員,寧澤濤卻在稍晚的時候通過個人微博轉發蒙牛的競爭對手伊利牛奶的宣傳內容。隨後,他在澳大利亞拍攝的伊利牛奶廣告大片在浙江衛視等平臺上播放。

在遊泳中心看來,寧澤濤的行為屬於私自接拍廣告,要求他停止與伊利的廣告並公開道歉。另一端的寧澤濤,罕見地表示出了強硬的態度,甚至交上了一份退役報告,以身體、家庭為由,準備退出國家隊。

直到7月2日,寧澤濤發表了一篇《包子有話說》的文章,表示將以國家利益為重。不久之後,人們看到了寧澤濤出戰奧運的身影。按照《中國企業家》雜誌的報道,有相關贊助商爆料,如果今年寧澤濤去不了巴西。遊泳中心將面臨很大麻煩,因為贊助商就是沖著寧澤濤簽的,如果他被國家隊除名,按照合同條款,遊泳中心就要賠償贊助商,“那就不是三五百萬能解決得了了。”

實際上,像寧澤濤這樣的體育明星因私人代言與團隊利益發生沖突,案例並不罕見。2011年8月,另一位遊泳明星孫楊就因為“代言”問題與國家遊泳管理中心關系緊張。當時孫楊曾發微博埋怨遊泳中心,表示他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代言”,出席了遊泳隊與某茶飲料的簽約儀式。

“國家體育總局曾對體育運動員參加商業活動的行為發過文。”北京關鍵之道體育咨詢有限公司CEO張慶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但問題並沒有得到實質解決。張慶說的規定的是國家體育總局的前身國家體委在1996年下發的《加強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等經營活動管理的通知》。通知第一條規定,“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國家所有”。十年後,國家體育總局將上述規定修改為“運動員商業活動中價值的核心是無形資產,包括運動員的姓名、肖像、名譽、榮譽等。對多數運動項目而言,運動員的無形資產的形成,是國家、集體大力投入、培養和保障的結果,同時也離不開運動員個人的努力”。2006年的文件還規定了“要保障國家隊訓練競賽任務的順利完成,同時依法保障運動員的權益”,同時明確了原國家體委1996年版文件廢止。

同樣的條文落實到各個運動中心還是有不同的執行細則。記者註意到,中國泳協2011年5月發布的《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從事廣告經營、社會活動的管理辦法》中明確規定:國家遊泳隊在役運動員的無形資產屬國家所有。因此,在役運動員必須經遊泳運動管理中心批準,方可進行廣告經營活動和社會活動。

無法否認的是,在互聯網曝光充分的時代,明星運動員的價值不可估量,尤其是諸如寧澤濤、孫楊這樣站在金字塔頂端的優秀運動員,在團隊的運作下,其商業價值將有機會達到前所未有的高度。

如何平衡其中的商業收益分配,卻如一團亂麻,任憑眾說紛紜卻並無太多實際推進。

體制

“遊泳並不像籃球、足球這樣的項目已經完全市場化、職業化。”張慶將國內的體育運動員商業化程度分成4大類。第一類是姚明以及國內CBA、中超的球員,“大多數球員有經紀人,合同到期可以自由轉會,也可以自己接商業代言等”;第二類則是李娜,單飛後可以參加商業活動,但需要交納一定的收入給相關部門。

第三類就孫楊、寧澤濤這樣的,這些運動員通常來自遊泳、田徑這樣領域,而這些項目的市場化程度還是較低的。“寧澤濤還要特別一些,他有軍人身份的背景。”張慶說。遊泳、田徑屬於國際主流運動項目,以前不是中國人的強項,所以一但出成績就特別受國人關註。此前的代表是劉翔。乒乓球、田徑等管理中心,都允許明星運動員自己談商務合作,只要交一部分管理費用就行。

2001年國家體育總局《關於運動項目管理中心工作規範化有關問題的通知》第五條(三)規定:運動員廣告收益分配要兼顧國家、集體和個人的利益。“原則上應當按照運動員個人50%、教練員和其他有功人員15%、全國性單項體育協會的項目發展基金15%、運動員輸送單位20%的比例進行分配。”張慶向記者透露,以劉翔為例,他的收入一半歸本人,30%給上海體育管理部門,10%上交中國田徑協會,10%給教練。

最後一種是市場化、商業化程度最低的重競技項目,比如舉重,關註度也比較低,有可能比賽結束熱度也就過去了,如果有商業活動,也是由相關的體育中心主導開發。

美國喬治亞大學商學院的體育管理教授喬爾·麥克西(Joel Maxy)曾從經濟學的角度分析了中國運動員收入分配制度的利與弊。“中國體育管理制度好的一面是體育項目的專用資金得到了保證。國家體育系統培養出來的明星運動員收入中的一部分回流,用於資助和推廣體育。對於運動員本人來說,這實際上是一種變相的稅收,我懷疑這種稅收和任何過於高昂的個人所得稅一樣,會削弱納稅者勤奮工作的動力。”他說。

張慶認為,短時間內情況無法改變。“無法否認的是,除了極個別運動項目,絕大多數的運動員都是舉國體制中培養出來的。對於運動體育中心來說,他們的首要任務從來也不是商業利益,而是比賽成績,這才是他們的KPI指標。所以你很難要求相關部門為個別成績突出的運動員服務。”

 

商業 激流 令寧 寧澤 澤濤 鎩羽 中國 體育 不過 一關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37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