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劫富濟貧之迷思——論稅制(二)


2012-5-14  TCW




不繳稅會被抓去關,這是現代公民 都有的常識,但為什麼會有這種制度?經濟學家阿爾欽(Armen A. Alchian)的解釋是:這是為了避免有人想「搭便車」,免費使用「公共財(public goods)」。

我們生活周遭的產品,絕大多數都具有排他性。例如一塊麵包,張三吃了,李四就不能吃,但是政府提供的某些公共服務——例如國防,卻不具有排他性,也就是張 三使用,並不排除李四也能使用,這種財貨被稱為公共財。

既然是公共財,就會有人想搭便車。公共財也是要花錢建造的,但誰來出錢?這種財貨沒有排他性,某人只要等別人出錢,就可坐享其成。

為了避免有些人繳錢提供公共服務,卻讓別人坐享其成,於是就有一個機構:它負責向人們收錢,提供公共服務,如果有些人不想繳錢,這個機構就有權力把這些人 排除掉,不讓他們享受這個公共服務。

這個機構就是政府,而人們為了這些公共服務繳的錢,就是「稅」。政府排除那些不繳稅又想搭便車者的方式,就是請這些人去坐牢。

因此,稅其實是我們使用公共服務的代價。如果政府沒有提供一些公共服務(如國防),來保障個人生命財產安全,這個社會將會崩解。因此,政府強制徵稅,提供 公共服務保障人民,社會才能繁榮。

但若政府新課一種稅,不是為了提供公共服務,而是為了劫富濟貧,性質就完全不同,它不是人們使用公共財要付的代價。事實上這種稅不但不會讓社會更繁榮,還 會帶來反效果。因為這種稅,本質上是對創造財富者的一種懲罰。

社會上那些賺到錢的人,他們的財富來源不是強取豪奪,而是他們提供了對人們有利的產品服務,人們才心甘情願掏錢出來,交換他們的東西。因此,一個人賺錢越 多,意味著他對社會創造的財富越多。

但是如果政府為了劫富濟貧,對人們賺的錢課稅,就是在打擊人們為社會創造財富的誘因,這樣誰還願意去發揮聰明才智,為別人提供更好、更新的產品服務呢?以 劫富濟貧為目的所課的稅,結果就是讓社會變窮而已。

我們繳稅是希望政府提供給我們基本的生命財產保障,或是希望它提供給我們市場很難提供的產品服務,而不是要縮短什麼貧富差距。為縮短貧富差距所課的稅,是 典型的社會主義思維,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傅利曼(Milton Friedman)所說,這種稅的本質只是「為了某人而去搶劫另一人而已。」

當前的稅制設計,就是基於這些「劫富濟貧」的錯誤觀念,以致讓繳稅者有巨大的誘因去避稅,最後結果就是課到的稅收不如人意。下一篇將針對什麼是較有效率的 稅制來討論。

 
富濟 貧之 迷思 稅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671

徐磊自述:創業者別拿VC的錢「劫富濟貧」!

http://www.iheima.com/archives/50223.html

【導讀】9月10日,第二屆中國創新創業大賽北京賽區決賽在北京舉行,布丁移動創始人徐磊出席並發表演講。以下為其演講節選。

1992年,我進入清華大學唸書,一念就是10年。2001年,我跟清華幾個師兄一起創業,那時候我博士還沒有畢業。當時有所謂將學校的產品技術商業化的潮流,我們的公司由清華控股和同方股份共同投資,屬於國有控股,當然團隊也有少量的股權。公司是做芯片設計的,總的來說,還算成功,每年的淨利潤都能過億,但沒有成為爆發性的增長。

我在這家公司待了將近9年,一直到2010年年初從CTO的位置離開。我當時覺得半導體是個重資產行業,很難在這個行業裡二次創業。同年,我加入了創新工場,目的就是想在移動互聯網行業找新的事情做,我希望這十年會成為移動互聯網的黃金十年。2010年年底,我成立了自己的公司——布丁移動,創新工場也是我最早的天使投資人。

創業中的變量和常量

三年前,移動互聯網開始啟動,那時候有個最大的變量是怎麼把互聯網變移動互聯網,今天這兩者的隔閡已經很小了,但移動互聯網的變量還非常大。在我看來,移動互聯網是50年不遇的機會,過去手機和電視也是非常大的創業變量,但這些節點非常少。我甚至認為移動互聯網比互聯網當年產生的機遇還會更多。

如果你在移動互聯網領域創業,不管用純互聯網的邏輯,還是用傳統行業的邏輯,其實都包含了三個特有屬性:第一個是位置,比如導航這樣的產品,還有大眾點評這些基於位置搜索的產品,但過去三年利用位置做地最錯的一件事就是簽到。第二個是時間,大家一直在用手機,脫離不開手機,比如點點就利用了用戶的碎片時間。第三個是個性化,即使手機用戶不註冊,你也會知道他的情況,不過iOS7可能會把這條路封住,但無論如何移動互聯網仍然是跟蹤用戶的最佳方式。

雖然由於安卓用戶的爆發性增長,許多App的用戶規模也在增長,但核心覆蓋已經幾乎完成了,假設中國現在有1億移動互聯網用戶,那其中只有5千萬是核心用戶。而這時候,變量可能不是移動互聯網剛剛出現時候的變量了,因為已經有了智能手機、APP以及app store,當初這些概念都很新鮮,但今天這些概念都要轉移。比如做一個工具類產品,在沒有別的變量出現之前這是一個無法完成的任務,因為無論是微信、微博還是地圖很容易就把你包含進去了。但在一些特定行業裡卻是有機會的,比如我們過去以餐飲行業和娛樂行業為主來做電子優惠券和電子憑證,今年我們開始做汽車,這些垂直領域會有大量機會,因為過去你會有大量傳統行業的經驗。

另外的變局就是最近比較熱的穿戴式設備,雖然我並不那麼看好,但一定還會出現短期的機會。我認為,用智能手錶替代智能手機沒有一點意義,比如拿手錶打電話不靠譜,但智能手錶對醫療行業和運動都非常有用,防小孩和老人走丟也很有用。

掠奪性的破壞

我經常會把互聯網定義為掠奪性的破壞。互聯網人創業既沒有資源也沒有人脈,當他看準一個行業,他就會用互聯網基因衝擊這個行業,無論是騰訊、百度還是360。怎麼衝擊?他們最容易打的旗號就是免費,你收費我就免費,你貴我就便宜,總之就是破壞。當然,我們一直在經歷一個不破不立的過程,今天所謂的屌絲文化其實也是在破壞,造反有理在中國人心裡永遠都是有基因的。

創業者有兩條路可以走:一條路是你背後有巨大VC支持,但最根本的還是你如何能建立起新的價值。比如百度學的是谷歌,後者最早打的旗號就是讓信息更容易地流轉起來,所謂建立信息對稱,這件事確實是對的。但百度學完谷歌之後又做了一件什麼事?競價排名,它打著信息對稱的名義建立了一種信息不對稱,讓信息的流轉權控制在自己手裡。互聯網解決的是渠道問題,所謂的渠道就是信息流,最後如何流轉都由百度說了算,它就有了定價權。

說這些的意義是什麼?你今天如果就想草根創業,你一定要思考:自己掌握什麼機制替代別人,破壞產業鏈結構,破壞完了以後要建立什麼樣的經濟價值鏈,只要是可行的你的破壞才有價值。VC雖然也有笨的,但他手裡拿的畢竟也是錢。這些年很多行業都被互聯網改變了,但是很多行業到目前為止都是不賺錢的,錢哪裡來?自然有人給。我曾經開玩笑說,用VC的錢創業某種程度上完成了社會資產的再分配,最後用戶都受益了,創業者至少幹了件「劫富濟貧」的事。但如果你只靠劫富濟貧混也只能混兩三年,所以還是想著賺錢。

徐磊 自述 創業者 創業 別拿 VC 的錢 富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041

劫富濟貧 奧巴馬向富人與華爾街宣戰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294

130211054820-obama-state-of-the-union-2012-monster

奧巴馬政府官員周六向《紐約時報》透露,美國總統奧巴馬將在國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演說中,呼籲國會對最富有的納稅人和規模最大的金融企業加稅和提高收費,並為中產階級提供一系列減稅政策。奧巴馬還會敦促改革稅法,為工薪階層的家庭提供幫助。

奧巴馬計劃在周二的演說中提出這一提案,這或將引發一場針對稅收和經濟的爭論。這場爭論將對奧巴馬的政治遺產和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產生重大影響。

根據奧巴馬的計劃,未來10年將能籌集到3200億美元(約合2萬億元人民幣),同時還將加入新條款,從而在同一時期內減稅1750億美元。由此產生的收益也將用於奧巴馬本月宣布的一項政策,即為一些學生提供為期兩年的免費社區大學教育。白宮表示,未來10年中,該項目將耗資600億美元。

政府官員向《紐約時報》透露,該計劃的核心內容是消除奧巴馬的顧問所說的“信托基金漏洞”。這是一項適用於繼承財產的條款,在該條款的保護下,每年有數千億美元的繼承財產無需繳稅。該計劃還將提高資本利得稅的最高稅率,對於年收入在50萬美元以上的夫婦,稅率將從15%提高到28%。

在目前的稅收制度下,如果某個人將其股票投資組合交給其繼承人,那投資組合的初始價值就變為了繼承時的價格,而不是買價。

舉例來說,如果某個人以100萬美元的價格買入了一個投資組合,而現在,這個組合的價值達到了1000萬美元,那當繼承人出售該投資組合時,他只需要為股市現值和1000萬美元之間的差價支付資本利得稅,而不是為股市現值與100萬美元成本價之間的差距付稅。

通過這種方式轉移資產,美國的富人們避免了上百萬、甚至上千萬美元的稅收。

除了增加稅收,奧巴馬還計劃對資產超過500億美元的金融機構征收0.07%的費用,這將影響大約100家金融機構。這與奧巴馬此前提出的“金融危機責任稅”很相似。

奧巴馬計劃在對富人和大金融企業增稅的同時,向中產階級提供稅收優惠,比如為夫妻雙方都工作的家庭提供500美元的稅收抵扣,提高育兒和教育方面的稅收抵扣,鼓勵民眾儲蓄以備退休。

不過,奧巴馬的提案想要通過由共和黨人掌管的國會並非易事。銀行業和共和黨人已經對奧巴馬這一計劃表示批評。

美國銀行家協會首席遊說官James Ballentine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這個改革提案在銀行業的困難時期被提出。而銀行業正在帶領經濟的前進。要收費、收稅肯定是沒有授權的,我希望國會拒絕這個提案。

按資產計,美國最大的五家銀行分別為摩根大通、美銀美林、花旗、富國銀行和高盛。而這五家銀行自金融危機以來已經在降低風險和杠桿,

稅收制度改革被認為是奧巴馬能與國會達成一致的一個關鍵領域。而現在,共和黨人表示,奧巴馬在國情咨文上的提案沒能為合作開個好頭。

參議院金融委員會主席、共和黨人Orrin Hatch向英國《金融時報》表示,

總統需要不再聽取他自由主義盟友的意見,這些人想不計一切代價加稅。總統應該和國會合作,修正我們破碎的稅法。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富濟 奧巴馬 奧巴 富人 華爾街 華爾 宣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798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