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補習社上市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com/2011/07/blog-post_16.html

現代教育上市,坊間有個頗負面的說法:公司先前不惜舉債派息,然後借上市集資來還債。整個行動,其實是「明益」舊股東。

也有說,教改令兩次公開試合而為一,補習市場將急劇萎縮,上市,是趁收爐前撈一筆。

有沒有哪麼悲觀,言之尚早。更準確的估計或許是,教改對補習市場來說,有辣有唔辣,上市就是攤分不明朗因素的最好方法。

少了一次考試,市場不一定縮小。新學制下,添了許多新科目,有一些,從前聽也沒聽過。父母不懂教、沒空教、教了不安心,惶恐了,就回到補習社來,尤其一些主力操卷、貼題目的補習社。

從前,不合格才補習,要應付公開試才補習。今日,有些孩子自出娘胎便補習。有人的地方,便有補習。公開試少了,補習的人卻愈來愈多,年紀也愈來愈輕。

孩子年紀小,補習社的選址就未必處於人流旺的地區,反而依附屋村屋苑而生,租金也相對廉宜。

上述這些,都是機會。但,隱憂是甚麼?

小孩子的補習,「托兒」成分重,功課輔導為主,師生比例不能太大。相較於幾百人一起看投影的操卷特訓,成本效益望塵莫及。再者,由一個大中心轉戰較偏僻的地區,租金下調了,但分店散落,人手支出卻增加了。一來一往,賺蝕也未可知。

更核心的問題是,制度改,牌局變,以往的贏、輸家重新洗牌,混沌期至少延續至明年第一屆文憑試之後。今日的長勝將軍,不一定是將來的贏家,不如先攤分風險才賭下去。

進軍國內,又行麼?可能。但那是個更大的未知之數。

教改的震盪,逐步浮現。補習社上市,看來不過是各界摸底探路的開始。

補習 上市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217

活着每天,都是第一天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14.html

我不是蘋果迷。

沒有iPad,沒有iPhone,手提電話是早己絕跡的舊款。「i」產品變化之快,遲鈍的我連「i」和「p」是大楷抑或小楷都未搞懂,已經更替了好多輪。

然 而,喬布斯逝世,仍然牽動情緒。他在史丹福大學畢業禮的演辭,在youtube累積逾九百萬人次。而我永遠不會忘記,當年躊躇應否捨棄鐵飯碗,友人給我傳 來短片,第一次聽到那激盪人心的演說:「人生有崖,別把時間用來過別人的生活。不要讓別人的聲音,蓋過自已心底的聲音。」

震撼,不但因為他鼓勵年輕人「從心所欲」,而是他真的花上一生去開墾自己相信的。沒有付出的喜歡,不是真的喜歡。而只要義無反顧去付出,再不看好你的人,最終都會反過來欣賞你的堅持。

時光荏苒,近年開始教書,學生問我:「你總叫我追隨理想,但你怎確保我不會餓死?」然後,我又把短片拿來。連喬布斯也沒想過,當日輟學後,閒着學來的書法,多年後竟變成了電腦內秀麗的字体。他說,路,要回望才能看出端倪。預見不了不打緊,相信就是。

或許,喬布斯對世人的思想啟廸,甚至勝過蘋果產品對生活的改造。你我他與喬布斯無任何關係,但他的經歷,卻反覆在人生不同階段,啟發了我們。人大了,開始面對生離死別,喬布斯說,要把每天,當作生命的最後一天。因為,人之將走,便會明白,甚麼對自己最重要。

我 最近不住在想,是不是還有這一步:死過翻生,活着每天就是重生。重生,也就是萬事的開始。抱着初上工的心情去工作、帶着初戀的心情去戀愛、以初生的好奇眼 光去看世界...真正的「置之死地而後生」,是以最後的心情選最愛,以最初的心情去活着。活着每天,都是生命的第一天。這,才是真正的活在當下。

活著 每天 都是 是第 第一 一天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87

學理財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2/08/blog-post_15.html
敝教育中心搞理財班,林本利博士看不過眼我吊兒郎當,捉我來上課。三個月下來,發現學理財如學做人。

Sir問同學,想知甚麼。年輕的說,如何買樓;年長的問,儲多少錢才夠退休。

目標清晰,老師好辦。林Sir說,買樓的關鍵是:不要儲花剩的,只花儲剩的。

大學畢業生,首十年平均工資萬多二萬元,消費前,先儲起三成,連4%投資回報,三十出頭應有60100萬積蓄,可以負擔一個小單位的首期。

上了車,拿來出租。他日結婚,賣了屋,拿升值賺回來的,付新房的首期,公一份婆一份,合住合供。

退休,更簡單。把估計退休後的每月開支乘以300,就是所需資產值。例如每月開支2萬,儲夠600萬,按每年投資回報約4%,一年就有24萬利息,剛好每月2萬。

錢會貶值,所以資產組合要有對沖通脹的元素,例如樓宇、股票、黃金。通脹時,靠它們保值。通縮了,花現金。那麼,不管壽命多長,長花長有。

每上一課,我就愈發明白,林Sir一直跑贏大市,靠的,其實不只理財智慧,而是紀律。學理論不難,堅持實踐,最難。林Sir少年老成,由掙第一塊錢起便鎖定目標,堅毅前行,輸不到哪裡。

態度,決定高度。技巧只是輔助,例如令你擅選投資組合,或者擁有不貪心的穩定回報。

我崇尚自由,賴皮卻樂天,比較同意林Sir的另一翻分享:財富是祝福,不是咒詛。如果理財搞到失眠,就不理算了。萬大事,都不要跳樓,股災最多一、兩年,捱得過又是一條好漢。財富是相對的,一個大浪捲過來,窮人輸很少,有錢人輸得最多,我們跟李嘉誠,又拉近了一點距離。做人,不必太悲觀。

Sir,這方面,我深得你真傳,算不算滿師下山了?


理財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6231

取捨還是許願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2/09/blog-post_29.html
或許這是風涼話,但我有時會想,社會有矛盾,未必是壞事。問題只是,矛盾最終如何化解。

有種東西,在世界各國,一直都扮演很重要的角色,唯獨香港例外。它,是理念(ideology)。

理念,令大部分人的取向,持續而穩定。例如我們鮮見支持工黨的英國公民,心血來潮選保守黨;或者台灣民進黨的粉絲,竟愛上小馬哥。

為什麼?因為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套理想,究竟社會該如何運作,人民才有幸福。不同性格、經歷的人,擁抱不同價值觀,那不是忽然的激情,而是長期的體會。

理念的最大優點,是理性。意即選擇甚麼,便得包容甚麼。極權而高效,抑或民主卻費時;精英主義自求多福,抑或重稅高福利…… 政策可以調整、修正, 但取捨必須合乎邏輯。

每有社會矛盾,其實都是一個醞釀理念的平台。不過,大部分時候,香港人都不是用取捨的角度去思考,而是大包圍地許願的。

聲討政府不派錢,同時希望減稅的,很可能是同一個人。高呼民主,同時懷緬殖民時代的,分分鐘也是同一班人。

可惜,政治理念不能大包圍,反之必須獨立運作至少十年八載,才見成敗。否則,互相併存,互相抵銷,萬事不成。

馬兒要好又要不吃草,順境時人人有得分,尚且過關。逆境中,針無兩頭利,沒有理念的社會,優次不分,注定吵鬧收場。

近年,吵鬧太多,終於開始有人講理念。不過我們不叫它作理念,叫作「核心價值」。究竟甚麼才最重要,搞清楚了,人民自會按遊戲規則生存。

不過,人所共識的核心價值,能否愈辯愈明,視乎公民社會有多活躍。每念及此,就覺眾聲喧譁,儘管煩厭,總比一廂情願的許願,來得真實而可愛。
取捨 還是 許願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035

平到「飛」起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2/11/blog-post_25.html
我認識的大部分香港人,都不是早起的鳥。

早起只有兩個原因,一為兩餐,二為玩。最近,多了第三:為了預備去玩。

國泰推出了一個CX Fanfares,搞到我等愛飛一族神經兮兮。周一晚有覺不睡等預告,機票跳樓價,唔買都睇下,去唔到都恨下。

$490去台灣、$990去日本、$1990去巴黎……每逢周二清早優惠開售,我們像師奶買股票落盤般,輸入遲一秒都怕走雞。

聞說,有些朋友,每周一度,連預告都未出,同事間早己四四六六夾好,誰誰誰何時放假。蓄勢待發,一買即中。有時忘了信用卡密碼,還會互相借用找數。

平機票,不稀奇。但龍頭公司,廉航價錢,就好出奇。就像巨人被打敗不出奇,但哥利亞敗給弱小的達味就好出奇。

國泰這一着,志不在賺錢,而是賺對比、賺話題。反正坐位限量,有數得計,總好過以十份一價錢賣給員工,除笨有精。

旺淡季貨品價錢有別,各行各業都試過,連茶餐廳都有比正餐便宜的下午茶和消夜時段。不過,它們的策略通常是,寧可旺季加價,而非淡季減價。

賺得一元得一元,及不上製造話題本小利大。非繁忙時段,不單要減價,還要是跳樓價,得回廣告效應,值回票價。

記得多年前國泰辦了一個「萬張機票贈全城」,萬萬聲,好巴閉。不過,冷靜算一算,如果全港一半人有興趣,也只有1/300機會抽中,機會率跟考AO差不多。但是,全城的確為了那渺茫的萬一,瘋狂了好一陣子。

品牌酒店、戲院集團、高檔旅遊點……其實都應該效發國泰。大公司,小財不出,大財不入。哪怕雨點小,只求雷聲大。順便益下我等格價算死草,疏導逼爆人潮,功德無量。
平到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103

標準工時的真正敵人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16.html
CY語出驚人,搶了討論中的最高工時的風頭。其實,研究最高工時,遠比最低工資有趣。

最低工資是下限,無打工仔會反對工資下限。但最高工時是上限,爭議就大得多。

有了上限,有人慶幸終於有作息平衡,可以準時放工尋歡拍拖親子去。有人卻苦惱,無兒無女無朋友無興趣,連工作都不許,心理更加不平衡。你有自由爭取休息,為什麼工作狂就沒有自由瘋狂工作?

香港人喜歡選擇,一個「限」字,很嚇人。所以,工會說,不如不設最高工時,只設標準工時。一但超標,加倍補水。

保安員一天工作十二小時,立法後,八小時以上要付1.5倍人工,即是整體人工多了六份一。

但也有可能,僱主把兩更變三更,多請一人,每人八小時。結果每位保安的實際收入,反倒少了三份一。

中高層的處境,更有趣。嚴格來說,無人介意你何時放工。不過上司都喜歡黃昏五時才來敲門:「這個,明早九時做好放我枱面。」然後,很貼心的補一句:「不要幹得太晚喲。」

工時有限,工作無限。真正的問題,不是工時過長,而是工作量太多,但法例又規管不了工作量。標準工時的真正意思是,以往在公司開OT,立法後在家中開。

很沮喪吧。不不不,如果--即管想像這個很大的「如果」--打工仔有膽團結起來,堅持不作無償超時,有法律作後循,僱主也無可奈何。最多,像多請一個保安般,加人手,減人工。

那又除非--另一個很大的「除非」--打工仔減了人工也能生活。生活艱難的人,最負擔不了的,又是甚麼?當然是租金或房貸了。噢,怎麼所有政策討論,兜來兜去,最終都得回到地產霸權的老調上來?
標準 工時 真正 敵人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684

外國才有的東西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2/12/blog-post_363.html
上回談及,你有張良計,我有過牆梯,就算有標準工時,最後的分別,可能只是打工仔由在公司開OT,改為在家中開OT而已。

因為,標準工時的真正意義,其實是重整勞資秩序和關係。有標準,是沒有用的。要大家都出於真心去尊重標準,才水到渠成。

所以,我們常常都聽到類似的論調:標準工時,外國就行得通。作息平衡,外國就有。勞工保障,你以為我們是外國嗎?香港未準備好,立法都是多餘。

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好吧,那就值得想想,標準工時在外國是不是石頭爆出來的。

標準工時始於工業革命年代,工廠的產量直接與工時掛,更無所謂「帶工作回家」這回事。超時工作,很容易就量度得到。

無人喜歡有返工無放工,人之常情就會爭取。「反剝削」的概念,是從當時開始萌芽,繼而植根。潛移默化,即使以後步入知識型經濟,勞資關係都是建立在人道和尊重的基礎上,無人夠膽走回頭路。

反觀香港的工業年代,大家都是難民心態,有份工已經很好,無人想過要爭取權益。然後一晃眼,變了知識型經濟。別人用幾百年走的路,我們都壓縮在幾十年裡。經濟行得快,很多人文關懷卻未發酵。

今日,社會少靠勞力,多靠食腦,何謂超時工作就更難定義。勞資關係和諧還好,走到敵對的田地,一切從頭開始,步步維艱。如此想來,相對於外國搞標準工時,我們不是「未ready」,而是開始得太遲。

所以,縱然標準工時的立法,象徵意義該遠比實際意義大,我還是支持政府先起一個帶頭作用。有了方向,慢慢追,我們這生看不到,可能我們的孫兒看得到。總好過沒有第一步,孫兒的孫兒都不用旨意看到。
外國 有的 東西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1685

麻將運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2/blog-post_11.html
新年流流,少不免打返幾圈。

人生第一回麻將,究竟是何時學回來的?聽說上一輩的小時候,都是在麻將桌旁長大的,打牌的基因都在血液裡,哪用學?

大家庭的熱鬧早成歷史,我輩卻成長於忙碌的小家庭別說齊人開,人齊吃頓飯都好難。麻將都是在友儕聚會中,偷偷學會的。

求學時期搞課外活動,不知何故,最後總是由幾圈麻將作結。記得第一次,幾十人窩在天,開了足足八麻雀來打。生手的我,專當站長。麻將如輪轉,轉眼輸清光。

我像敗鬥小雞般拱手向高人請教大名,對方說,高章明是也。我笨笨的信以為真,後來方知,他叫阿明,但不姓高,「高章」是用來揶揄小女子「水皮」的,可惡!

學生打麻將,光切磋不賭錢。輸了沒後果,當然沒進步。踏足社會後,一年只一次,大年初一在親戚家打牌,人人愛找我「戥」腳,因我是超級魚腩。

而我,總是好生羨慕別人每每入章,次次「叫幾飛」,福至心靈,隨時食出。麻將腳都說,運來的,恨不來。

直至某年雀局後,我看見小舅舅和舅母對牢麻將桌,捨不得收拾。隨手撈起十隻八隻牌,互問 :「有糊?無糊?叫邊隻?」,鬥快砌鬥快度,仿彿這是世上最好玩的遊戲般。

原來如此。運者,工多藝熟也。不是他倆特別聰明,只是把要動的腦筋,一早動好而己。

走筆之際想起某攝影師朋友說,他的眼,就是鏡頭,看見甚麼,條件反射就知該怎麼拍。也有填詞人說過,詞寫得多,人就像水,遇上甚麼形狀的旋律,都能順勢而為將之填滿。

看來,新晶頭的最大反省,大概是為甚麼鄙人由打牌到寫稿,都只能以花的速度去完成。欠缺的,該不是運氣與靈感,而是熟練的手腕。
麻將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3925

無私與否,重要嗎?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3/blog-post.html
很多人都說,反國教之成功,全賴一群無私的學子和家長走出來,發揮帶頭作用,感動了香港人。

「你試下由政黨發起丫嗱,有無咁多人響應?」──是大部分人的論調。繼而推論,「佔領中環」若要成功,也必須有「無私」的帶頭者。

坦白說,我不認同這個想法,卻又不得不同意,這是一個現實。

如果某些行業,注定被標籤,政治這一行,必然是重災區。

某人對醫理有興趣,他學醫、行醫,賺取可觀收入,別人通常誇獎他一表人才。

但是,喜歡政治的人出來從政,抱負未必有人欣賞,卻往往惹來「利用民意上位」、「政客個個有私心」等指控。

究竟甚麼叫私心?如果是指利益回報,試問哪個行業是完全不求回報的呢?

而回報,又該如何介定呢?嚴格來說,推翻國教,免受洗腦,都是「回報」。去到極端,我們一樣可以說,家長為了「自己」的孩子,才走出來,也是「自私」,而非無私。

當然,我不認為反國教的參與者自私,因為猜忖任何人自私與否,於群眾運動來說,根本沒有意義。

有人行醫,為了利益。有人行醫,為了懸壺濟世。重要的,不是背後的動機。而是,他能不能把人醫好。

有人從政,為自己。有人從政,為社會。重點是,他爭取的,是不是你認同的制度,例如普選。

老老實實,對公共事務有興趣的人,已經不多。不問情由把這些人抹黑,對推動社會改變,有幫助嗎?

香港人常常強調對事不對人,其實大部分人都是對人不對事的。只要是政治人物提議的,一律覺得居心叵測。然而,無私與否,重要嗎?

行動,比動機重要。何必揣測背後的「為什麼」,反正咱們永遠不會知道真正答案。(佔領中環.三)
無私 與否 重要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3183

雲端辦公室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12.html
老人痴呆,愈來愈嚴重。交稿,少不免有烏龍事。

文友試過,一時錯手,一稿多投。為幾個地盤,寫了幾篇文,發送那刻,誤click同一篇。

也有人試過,甲專欄的稿交了去乙專欄,還好兩者字數相約,題材不限,神不知鬼不覺。

聽得多,我學精,每個檔案均付註報章名稱欄名和見報日期,自己烏龍,編輯一眼關七。

托賴,交錯稿未試過。試過更弊的,寫好,就以為交了。編輯追到,才想起文章平白躺在電腦內。趕回家發送,死線早過,仍能出街,一額汗。

現在都流行雲端科技,在電腦設個drop box,另一端在手機存取,救急扶危。我反而想起,曾幾何時,為自己發明的山寨版dropbox。

唸大學人人在電腦室趕功課,完事就複製到USB存底。烏龍的我,存了底卻忘記帶回USB,帶了出街又忘了帶回家。做一份功課就丟失一隻手指,好肉赤。

多隻香爐多隻鬼,索性連手指都省掉。開數個電郵信箱,每學科一個,把功課都當成電郵發給自己,到哪裡都用得着。山寨版的雲端科技,重點是,雲端不會忘記帶自己出街。

開始寫稿後,就想過是不是要故技重施。想想又不妥,如果我記得發電郵去備份,不如索性交稿給編輯。Drop box可以,但容量有限,掛一漏萬,每每最需要的,就偏偏不存在。

反而一直幻想,如果有個搖控,可以跨地域跨時區,操控家中電腦,隨時工作隨時存取隨時修改,超迷你不佔空間不佔重量,才是智能產品的終極目標。

聽說,科技是有的,只是未能蛻變成電腦白痴都懂得用的商品。誰想得出,就是下一個Bill Gates或SteveJobs。不大鍾情智能手機的我,倒很期待一個全自動的雲端辦公室。
雲端 辦公室 辦公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535

人格品牌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21.html
教通識的拍檔鄧Sir和我,常有這討論。

大家都是自由人,傾工作接工作,已是生活一部分。我習慣思考好多問題:工作性質、目標理念、合作伙伴、時間地點、自己的能力、報酬的高低……

理念相近,報酬不是問題。報酬高,時間地點盡量遷就。時間許可但信心不大,無妨一試。有信心的,即管反建議修正目標……萬千思考點,萬千可能性,我一相情願以為,審慎衡量、認真決定,是對人對己負責任的表現。

鄧Sir見我苦腦,總是頭擰擰,還我一個「nocomment」的眼神,另加未說出口那句:「唉……你,累不累?!」

他,剛相反。取捨於他,好簡單。做人做事,只重視只考慮一點:跟對手的關係。

不是官商勾結私相授受的關係,也不是有錢駛得鬼推磨那種關係。而是,可以讓自己很安心很信任的關係。信任可能來自出生入死肝膽相照,也可能基於認同對方的處事作風。

有信任,關係就好;關係好,合作就差不到哪裡──他總是如此掛在口邊。這個信念帶着他,走過了好多個自由生涯的年頭,於鑽牛角尖的我看來,倒是要再轉好多個彎才明白的。

例如,他只看關係,不看報酬。自由人,總還是要生活吧。後來,我懂了。他信得過的對手,通常做事君真,錢銀也不會搵他的笨。

不在乎錢,總得在乎工作性質吧,說到底,也是為理想才當自由人啊。放心,你信任的人,價值觀與工作選擇,跟自己通常相去不遠。

「關係」,是條「一站通」的門匙。選對對手,就是做好把關。信任推薦人所推薦的,就像跟着品味相近的人入場看戲,或者購買相熟品牌,質料設計手工都在預期之內。自由工,你選人人選你,首選品格。人格,就是品牌。
人格 品牌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4730

聽不到的說話(上)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4/blog-post_30.html
上周,跟學生閒聊之際,有個很感慨的發現。

如果學習不外乎「聽讀寫講」四大範疇,最重要的是甚麼?孩子們最弱的,又是甚麼?

是「講」吧。填鴨式教育,沒有甚麼發表機會。公開演說,手軟腳震期期艾艾的,多的是。

非也。如果深入認識每位孩子,會發現大部份私底下都是口不停的,要他們安靜遠比說話難。

是「寫」吧。在表情符號取代文字表達的年代,要孩子拿起一枝筆,難比登天。

非也。寫字,其實不是問題。死到臨頭,拉牛上樹,總有幾百字,內容如何另作別論。

最弱的,其實是「聽」。弱成甚麼樣子?一條新聞,三十秒,沒有多少人,能覆述當中的三、四句。

同學用一分鐘講近況,時間到了,聽眾除了主題(例如看了哪套戲),當事人所有演繹,都沒仔細聽。

玩「以訛傳訛」遊戲,幾句說話,經歷了二十個人覆述,沒有一隻字,是一樣的!

很奇怪吧。填鴨教育下,莘莘學子不是一直被批評,是背書機器麼?怎可能幾句說話都記不住?不擅長背書,卻被迫背了這許多年書,可以想像孩子有多痛苦!

更諷刺的是,我們最弱的是聽。但從來九成的上課時間,都是單向的聽講。即是十多年來,幾乎沒有接收過甚麼。漫長的求學生涯,豈不是都浪費掉了?

早前日本有個調查發現,八成中學生,坦言完全不記得老師課堂所講的。一成,接收少於一半。餘下一成,接收一半左右,通常是班中名列前茅的幾位。

香港的情況,恐怕不遑多讓。更大的問題是,這裡指的「聽」,還只限於接收,未包括理解、消化以及批判思考。接收,作為求學的第一步,竟被廢了武功,餘下的路,如何走才好?(待續)
不到 說話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208

聽不到的說話(下)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4.html
上回談及,九成學生九成的上課時間,都在聽講。然而,同學的聆聽能力,卻比我們想像的,都要弱。


或許,不只孩子,成年人也好不了多少。試過無數次,接一個電話,才談了幾分鐘,掛了線,咦,剛才對方劈頭一句,說了甚麼?


我想過很多次,是自己的耳朵有問題,抑或腦袋有問題。最後發現,真正的原因,或許是城市人已許久沒試過,專心去做一件事。


聆聽,其實是個意志力高度集中的練習。一不留神,就甩了頻道。偏偏,耳朵關不掉,我們一廂情願以為,分分秒秒都在聆聽甚麼。


記得一位曾任職電台30年的主持說過,當他放了工,在家收聽節目,同一時間,甚麼都做不了,頂多拖地!一旦分心,隻字聽不進耳。開咪搵食的資深傳媒人尚且如此,何況你我。


反觀今天的人,隨街所見的,耳朵聽歌,腿在走路,手撥電話,口裡還嚼着糖。課堂上,聽書之餘,擔天望地,任何風吹草動都可打斷思路。


曾幾何時,做過一個淘氣實驗,着學生全程閉上眼上課。吸收的效果,竟是平日的幾倍!難怪失明人士,總是比開眼的人,心水更清。


從前在大學參加辯論隊,教練一天到晚強調,學辯論,其實是學聆聽。擅寫講稿,口齒伶俐,都不是最重要。三分鐘之內,留心聽好對手說的每一個字,找出破綻,一矢中的反駁,才是致勝之道。


全神貫注聽別人說話時,甚至會缺氧,因為,氣也不敢抖,生怕走漏耳。所以,聆聽有配額。經驗告訴我,如果學生很集中很用心聽,20分鐘已是極限。老師,長話短說,永不重覆,走寶自理。


女生說,男生專注幹一件事時的神情,最美。在老師眼中,飢渴地專注地等待知識的孩子,最美。
不到 說話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209

鴨仔回憶集體追憶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5/blog-post_9.html
香港人,許久沒有這麼興奮。

鴨仔──不──仔,合該是小的,巨鴨才對。巨鴨一隻,漂入維港。耀眼的鮮黃,為灰濛濛的維港、陰沈沈的香港,打一打氣。男女老幼,就爭相去現場,打一打卡--一隻鴨,在面書的爆光率,撼贏了梁振英湯顯明李嘉誠,終於有幾天,可以暫停收看吾不欲觀之爭議,謝天謝地。

鮮黃巨物,若非鴨仔,比如說,是比卡超,感染力一定差很遠。因為,鴨仔是你我兒時洗澡的共同回憶。不,其實是你的回憶而已,我只有羨慕的份兒,所以對鴨仔總有無限想像。

玩鴨仔,要有浴缸,浴室不會太少。玩鴨仔,要有伴,爸爸媽媽跟你邊玩邊擦背。有伴,就有話題,所以洗澡時間也是故事時間。故事,天天講,會乾塘。大人即席創作,就地取材,鴨仔在周圍浮下浮下,故事就離不開動物與大自然。聞說,有些朋友小時候,爸爸媽媽還會跟他們和鴨仔一起赤裸浸浴,媲美日本人一家大細浸溫泉。

浴室的鴨仔有壽命,某一天突然功成身退,你知道,你終於長大。再看一眼,它不過是一舊膠。這個過程,很奇妙,就像一個你曾經愛得要死的人,某天再看,也就不過人一個而已。然而又過了許久,某天在很突然的情況下重遇,失驚無神漂進維港,你又再度為之瘋狂。你想念的,不是鴨仔,而是那些有鴨仔相伴沐浴的歲月。

荷蘭藝術家說,大鴨宣揚快樂。然後你一再問自己,甚麼才是快樂。浴缸變企缸,洗澡速戰速決,伴着孩子入浴的是工人姐姐,正一雞同鴨講,回頭投訴鴨子的曲線積藏污垢,水洗不清。那一刻你知道,真正的快樂,原來是當天的純情與從容,然而這份情懷,早已變成一舊硬膠。

鴨仔 回憶 集體 追憶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5476

存保包 光明女樂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10/blog-post_12.html
看肥媽瑪利亞拍短片教人整包,以為是宣傳烹飪節目,卻原來,是存款保障委員會宣傳存款保障。

想來,又有道理。甚麼人最需要存款保障?餐搵餐食餐餐清的打工仔,連存款都無,遑論保障。賺大錢的,大部分財產用來投資,錢搵得多,但存款其實不多。剩下中間那批,辛勞一輩子,儲了一點錢,捨不得花,留作不時之需,例如子女讀書,或者老來醫病。

要數存款的信徒,又少不了家庭主婦。上一代男主外女主內,老公每月給的家用,精打細算剩下一點點,儲儲埋埋,積少成多。風險冒不起,唯有做定期。認識很多自稱「師奶仔」的長輩們,興趣之一就是轉銀行,哪一家高息就把錢搬去那家。

民間智慧,少數怕長計,密食當三番。平日煮飯,也是平食當三餐。煮婦看慣肥媽教煮飯,順便跟她學做包,一邊聽她唱:「包包包……港紙都包加紙都包紐紙都包……」存保的概念,不知不覺入了腦。

宣傳存保,其實很難。一般宣傳都是鼓勵行動的,要你消費、要你減廢、要你捐錢、要你捐血……試過一次,就有下次,慢慢養成習慣。但存保卻鼓勵你毋須行動。有甚麼風吹草動,毋須擔心、毋須去銀行、毋須排隊……然而,在緊急關頭,人一恐慌,就甚麼都記不起。今時今日幼稚園報名表都會擠提,何銀行。

聞說,存保會有時巡迴做宣傳,市民走夾唔,還以為是保險公司兜客賣保險。可能,除了肥媽,應該找鬍鬚曾來拍片。有個高官出來,人人都知是政府包底的保障,而不是銀行叫人借錢。

談起包底,師奶Auntie教路,存保只包五十萬。有積蓄,記緊拆開多個五十萬,分散存放不同銀行。血汗錢,一毛都不能少,這才是真正的「全包」。
存保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6999

臺灣體驗 光明女樂

來源: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5/02/blog-post_7.html


Sir和我,相約聚舊,天氣冷,急步找吃。他忽然說:「你可否行慢點?」然後,一切由生活步伐講起。

讀者大概記得,鄧Sir是我教通識的拍檔,數月前心口掛個勇字出走臺灣。我問,臺北跟香港,最大分別是甚麼?他說,是正常生活和非人生活。

臺灣人說,今日OT好辛苦。幾點放工?七點。香港人,九點放工。你同情地說,辛苦了。對方白你一眼:「唔係點呀?唔駛做?駛唔駛食飯?」香港人好捱得。鬼叫你窮咩頂硬上。

租屋,同樣有文化差異。在香港,想業主減價,絕招是掩尖聲悶挑剔這批評那。在臺灣,你說一句,業主把你掃出門口。反之,想還價,要讚賞單位。業主大樂,便宜點給你,千金不換知音。有錢,不是大曬。

臺灣人以自己的家、自己的文化自豪。在臺灣睇樓,指定動作是在示範單位內,飲杯茶,食個飽,互相認識。業主與租客,就算是過客,都要建立一點感情。

結果,鄧Sir在距離捷運站廿分鐘腳程的地方落腳,租金平均呎價港幣$10。出街可以選擇散步或踏單車。早睡早起、買餸煮飯、做運動,成世人未試過如此健康生活。

工作呢?「教育劇場」,在臺灣簡直是無人識的「偏門」。但朋友托朋友,又總算走回自己的專業。義教賺點車馬費,打開人脈。才不過四個月,這「階段性成果」,都算對自己有交待了。最壞打算,間中飛回香港接工作,賺了錢在臺灣生活。相比香港賺錢香港生活,又差不太遠。


路,如何走,走多久,不知道。忐忑、徬徨,不是沒有,但這是一生難得的試煉。人到中年,是時候有點距離地反思自己,隔岸觀照土生土長的城市。錢,賺不完。經歷,卻是無價。
臺灣 體驗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1295

新手機 光明女樂

1 : GS(14)@2012-01-29 22:51:38

http://wongminglok.blogspot.com/2012/01/blog-post_24.html
過新年,從前咱們會買一襲新衣。今天,我認識不少人,會給自己買部新手機。

今年,我也不例外,卻又很例外。因為身處人均三個月換一部手機的城市,我向來三年也不換手機一次。不,嚴格來說,我有史以來擁有過的手機,不超過三部。

說是新手機,其實又不然,準確點,應該是新的舊手機。簇新買回來,很舊的型號。

別人買手機都是愈買愈新,只有我愈換愈舊。事緣我拿着壞了的手機,堅持要一部一模一樣的,售貨員差點沒掃我出門口。最後,只找到更舊款、碩果僅存的,我照買可也。

買舊款,不為省錢,只是,說來肉麻,有些東西,用開有感情。記得某年身上的Nokia被路人撞散了,屍橫遍野。我蹲在街上,像個拾荒婦,一塊一塊零件全數找回來,再花了好幾晚化零為整,它命不該絕,奇蹟地復活了。

這一趟,手機死不去,卻患了思覺失調。來電不會響,明明關了閙鐘又會自動響。短訊無緣無故失踪,突然傳來一個,傳訊者的名字,竟然叫作:黃明樂!害得我以為是閙鬼。

售貨員勸我換部智能手機,我卻只怕多隻香爐多隻鬼。今時今日連阿婆都懂得「捽」iPhone,但我想來想去想不通,每天十小時對牢電腦已經很辛苦,誰想在街上仍然一分鐘上facebook四次?有智能手機,沒有上網的plan,無意思。有了plan,不上網,徒然浪費金錢,更沒意思。左想右度,手機,還是舊的好。

舊手機的好處,是跟你如影隨形。冒失的我,甚麼都丟失過,就是沒失過手機,因為我的手機連賊仔都嫌棄。

舊手機也令人變得專一。上網時上網,上街時上街。四出拜年也不好意思掏出史前怪物來獻世。縱未見怪,也怕見笑。
新手機 新手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7481

上路 光明女樂

1 : GS(14)@2013-06-08 15:55:28

http://wongminglok.blogspot.hk/2013/06/blog-post_8.html
我常出門,友儕見怪不怪。唯獨今次,反應極大。

「你去哪兒不好?竟然去Iowa?」

「你想清楚了?那兒甚麼都沒有,還要待上兩星期?」

「你要探望朋友?噢,你跟這朋友,感情一定好得不得了。」

而事實是,朋友的舊同學,曾經探望她,此後發誓,絕不再去,一次已太多。

就連朋友的媽媽,待過一星期後,也忍不住說:「阿女,阿媽不再來了,你以後多些回香港就是。」

其實,Iowa這地方,並非完全沒聽過的。反之,好幾個朋友都曾在當地定居。逢人問起,你從哪兒來,異口同聲,都是這句開場白:「噢,那地方,你不會認識的了……

從此,每每有人告訴我,來自一個「你不會知道的地方」,我就知道,他來自Iowa

香港人不懂,沒甚麼好出奇。據聞連美國人,都經常把Iowa誤作Ohio。而我們在香港看新聞,又搞不清楚愛荷華州跟俄亥俄州,哪兒是哪兒。

外國人有句說話,叫作「Inthe middle of nowhere」,聽說,最貼切就是用來形容Iowa

我翻過著名旅遊書「LonelyPlanet」,一整本數百頁談美國的,Iowa共佔兩頁,未至於沒了影。它的最大賣點,是「plain」。我心忖,「plain」可以解作平原,也可解作──甚麼都沒有。

千里迢迢走到一個鳥不生蛋的地方,大家祝我玩得開心點,那祝福,說得很悲壯。

而我卻不知怎地,被這些負面宣傳,搞得心癢癢。總覺得無論哪一個地方,不可能「甚麼都沒有」。又或者,親身目睹世上竟有一個甚麼都沒有的地方,正是最值回票價之處。

包拗頸,就如此拿着一隻手提行李篋上路。千山萬水,義無反顧,祝我好運。(愛荷華州行/一)
上路 光明 女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3018

猴女樂基兒 樂觀化太歲

1 : GS(14)@2016-02-02 15:58:05

■肖猴的Gaile來年犯太歲,但她平常心面對,祝願新年大吉大利。


近年以香港、峇里兩地為工作基地的樂基兒(Gaile),今個農曆新年她就會返美國與家人過猴年,日前她在港接受本報專訪時,提早食賀年甜品金箔燕窩椰汁桂花糕等應節。Gaile透露已有接近一年未有返美國見家人,問到她一家新年有甚麼傳統習俗過年,Gaile笑言:「我屋企有個好得意嘅傳統,爹哋媽咪會安排一棵桔樹、掛滿100、50、20、1蚊美金利是畀我哋3姊妹抽,我哋每個人有兩次機會,又可以將抽到第一封掛番上樹再抽過,不過分分鐘抽到1蚊美金,佢哋好sweet,見邊個抽得小,就可以攞埋其餘利是。」



新年添食

肖猴的Gaile來年犯太歲,問到她會有甚麼方法趨吉避凶,她表示:「人生係常常需要有防犯,不過唔應該太迷信,因為每個人經歷好唔同,唔好將唔好嘢發生當做一件壞事,可以從中學習,下一次可以醒目同小心啲。」Gaile自言上個猴年運程也不差,對於新年期望,她表示:「身邊人健康、開心,自己新年會食多啲嘢,又會同朋友滑雪,希望之後可以減5磅。」今年年初,Gaile在Ig公告與男友Ian的關係,會不會期待結婚?她即笑笑口:「絕對唔會,而家言之太早,唔好諗太多,將來嘅嘢未知,亦唔會計劃太多。」採訪:梁錦雯攝影:葉君海服裝:Maje場地:國金軒(中環ifc)



■Gaile花心思,動筆為揮春加添馬騮及炮仗等圖案。

■Gaile在港預祝新年,大嘆金箔燕窩椰汁桂花糕及椰絲香芒糯米糍等甜品應節。

■Gaile新年將返美國同家人過節,趁機會與朋友滑雪。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60202/19475358
猴女 女樂 樂基 基兒 樂觀 太歲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5071

其士太子女樂做建築醫生

1 : GS(14)@2017-01-17 01:53:45

【本報訊】有人說香港是福地,由百年漁港演變成今日的金融中心,但現代社會奉行「舊就拆,壞就扔」節奏,舊建築隨城市更新一一倒下,一味追求發展是否真正符合社會需要?作為老牌地產商其士集團後人、建築公司WDA Group創辦人周蕙禮樂於做「建築醫生」,希望為舊建築把脈,推廣「加建及改建(Alteration and Addition Work,A&A)」。



推廣舊樓加建及改建

本港地產商最叻是拆樓起樓,利益最大化才是正事,談舊樓加建、改建,似乎風馬牛不相及。「其士第二代」對於周蕙禮而言,只是一個介紹自己的引子,她受訪當日首飾都無戴多件,坦言自己私下只是個「出入地盤、掹咗頂帽、頭髮又亂」、執業至今逾30年的建築師。周蕙禮明言,受訪是想推廣A&A。很多人以為「A&A」只是大維修,又認為舊樓拆掉重建更直接簡單。但其實A&A項目似整容手術,有時可把舊建築加玻璃幕牆、甚至延伸整層,需要的資金、時間亦較拆樓重建短。周蕙禮粗略計算,A&A項目不用徹底拆卸現有建築物,較進行重建可節省約50%成本;比起重建項目施工最少需時3年,A&A則視乎複雜性,大多只需30%至50%時間,已可達相近的增值效果。A&A另一好處是,只需安排工程分階段進行,對現有用戶影響較細,甚至可繼續辦工。不過A&A項目對建築師水準有一定要求,資深建築師才夠歷練參與,如五、六十年代舊樓多是咸水樓或潛建,有些檔案、圖紙連政府都沒保存,故建築師常要做臨場檢測,工程複雜,涉及很多變數。


指香港錯過保育的執着

周蕙禮明白市場未必對A&A理解及感興趣,但她指城市的級數,關鍵並不在於「由幾多彩色繽紛的世界級建築建成」,而是之後如何維修:「就好似一個人幾後生都好,但成日唔瞓覺、唔保養,健康好快就走。」現代人奉行「東西壞咗就扔」,認為修補更花金錢時間,周指香港是「錯過了保育的執着」,造成大量浪費,冀推廣A&A,在保留舊事物及經濟效益中取得平衡。記者:方楚茵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116/19898441
其士 太子 女樂 樂做 建築 醫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275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