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上市一年天聖制藥遭遇人事黑天鵝,踩雷的機構自認倒黴?

上市剛滿一年的天聖制藥(002872.SZ)近期高管層接連爆雷。

自今年4月3日開始的近兩個月左右時間,天聖制藥已有4名高管相繼“出事”。先是董事長劉群和總經理李洪相繼被有關部門留置,再是副總經理李忠和副總經理王永紅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

對於背後的原因,業內大多猜測與重慶醫藥購銷腐敗案有關。對於兩者是否有關聯,以及高管“出事”對上市公司業務帶來的影響,天聖制藥董秘辦人士回應稱,一切以公告為準。

不過,對於在解禁前夕踩雷的機構投資者而言,天聖制藥的“黑天鵝”事件帶來的影響不可小覷。有業內人士認為,影響大小,後續需要看上市公司是否能持續正常運營,其中產品是否具有技術含量較為重要。而天聖制藥的近兩年的研發費用占比不到2%,且7成左右收入來自於醫藥流通板塊。

遭遇人事黑天鵝

6月6日,天聖制藥公告稱,王永紅於今年5月31日因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不能履行公司副總經理職務,該公司董事會已收到王永紅提交的書面辭職報告,辭職後,王永紅不再擔任公司任何職務。

這是近兩個月以來,天聖制藥第4名高管“出事”。今年4月3日午間,天聖制藥爆出第一個雷,稱董事長劉群被相關機構要求協助調查。此後又公告稱,被有關機構口頭告知董事長於3月24日被有關機關留置。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劉群持有天聖制藥6864.12萬股,持股比例為32.38%,為實際控制人。

蹊蹺的是,天聖制藥是在4月1日獲知了劉群被協助調查之事,但4月3日午間才對外公布,而就在4月3日早間,該公司因擬披露重大事項,股票臨時停牌,並在當日午間公布正在籌劃重大資產重組事項。這停牌時間是巧合嗎,還是對股價的有意“保護”?

此後的5月份,天聖制藥集中爆雷。先是5月5日被告知該公司總經理被有關部門留置,再是幾日後的5月10日副總經理李忠因涉嫌犯罪被公安機關刑事拘留,目前李忠也已申請辭去了副總經理職務。

4名核心高管接連“出事”到底源自何因?位列天聖制藥2016年度前五大客戶的重慶市涪陵區中心醫院和重慶市南川區人民醫院院長相繼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成為市場的關註點。

根據招股說明書,重慶市微創外科研究所(下稱“微創外科”)持有天聖制藥子公司重慶天聖藥業有限公司的股東,而微創外科是重慶市涪陵中心醫院附屬的研究機構,所以涪陵中心醫院為上市公司的關聯方。2016年度,天聖制藥對前述兩家醫院的銷售金額分別為1.48億元、1.13億元;另據天聖制藥2017年度報告,上市公司與重慶市涪陵中心醫院產生關聯交易1.59億元。

對此,第一財經記者分別致電上述醫院辦公室,詢問院長違紀是否與天聖制藥有關,但獲得的回應均是“不清楚”。天聖制藥對此則回應稱,以公告為準。

與高管接連“出事”形成對應的是,該公司籌劃了2個月的重大資產重組原預計在6月1日前披露預案並複牌,但由於重組方案仍需進一步協商確定,該公司申請延期複牌。天聖制藥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四川省玉鑫藥業有限公司全部股權,不涉及配套募集資金,最終交易方式以經公司董事會審議並公告的重組方案為準。

根據天聖制藥此前的公告,該公司董事長此前帶隊參與了此次重組。對此,深圳證券交易所提出問詢,董事長和總經理被有關部門留置會否會影響重組。

“本次資產重組事項正在公司代董事長的主持下繼續推進,如有進一步進展或者發生對公司資產重組事項產生重大影響的情形,公司將依法及時履行信息披露義務。”天聖制藥回應稱。

機構股東解禁前夕踩雷

天聖制藥是於去年5月19日上市,在上市之前引入了15家外部股東,其中多為股權投資機構。然而就在解禁期前夕,天聖制藥爆出人事黑天鵝,隨後又停牌。若後續複牌後股價下跌,一眾機構也將面臨收益縮水甚至可能被悶殺的風險。

2010年8月份,天聖制藥(原天聖股份)引入外部股東,北京力鼎財富成長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廣州力鼎凱得創業投資有限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力鼎凱得”,380.8萬股)、上海賓州投資有限公司、天津和光成長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中山市多美之家商貿有限公司(下稱“中山多美”)以6.88元/股的價格參與增資。

2012年6月份,天聖制藥進行第三次增資,蘇州貝塔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重慶德同創業投資中心(有限合夥)(下稱“德同創業”,300萬股)、成都德同銀科創業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上海力鼎明陽創業投資管理中心(有限合夥)、 天津和光遠見股權投資基金合夥企業(有限合夥)(下稱“和光遠見”,35萬股) 5家機構投資者,以及上述的中山多美,以8.5元/股進行了增資。

2014年8月份,在第四次股份變動,天聖制藥新引進宿遷華元興盛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宿遷人合安康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昆明龍興投資中心(有限合夥)、新疆盛世誠金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重慶泰豪渝晟股權投資基金中心(有限合夥) 5 家機構投資者以及雷春風、濮翔2名自然人投資者以外,上述的德同創業(150萬股)也參與增發,認購價格為每股10元。

以此來看,上述機構投資者的持股成本價在6.8元/股~10元/股之間。天聖制藥停牌前的股價為31.05元/股。這意味著目前上述機構投資者的浮盈在3倍~4.5倍區間。以持股最多的德同創業來看,按照300萬股和150萬股分別對應的成本價來算,目前合計浮盈9922.5萬元;以成本最低時持股較多機構投資者力鼎凱得來看,目前也浮盈9203.94萬元;上述機構投資者中持股最少的和光遠見,目前僅浮盈789.25萬元。

今年5月21日起,上述15家外部股東的持股解禁,但因天聖制藥股票停牌而無法流通。若之後天聖制藥因為受到高管事宜的影響而股價受挫,那麽上述股權投資機構的收益預期將會打折扣,受影響嚴重的話,有些機構投資者可能會因此而虧損。面對這樣的情況,機構投資者又該如何處理?

在上述參與增資機構投資者中,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機構高管告訴第一財經記者,目前也在對天聖制藥高管之事進行了解,具體情況不方便透露。至於投資收益可能縮水,他表示,所投公司出事了,有可能收益會受影響,但市場上也有很多投資“打水漂”的情況,在目前上市比較難得情況下,企業上市對於投資機構而言就算成功。

一家專註於醫藥領域投資的股權投資機構董事長則表示,股權投資機構遇到這種黑天鵝現象且股票又被鎖住了,只能自認倒黴,難有解決的辦法,“如果上市公司後續有人能夠頂起來維持正常運營,或者公司的產品具有技術含量,不需要用回扣也能賣的出去,那麽影響會小一些”。

研發費用是衡量一家公司產品是否具有技術含量的一大指標。根據天聖制藥2017年度報告,2016年、2017年,該公司投入研發費用分別為3511.84萬元、3385.79萬元,占營收比例僅為1.68%、1.50%。上述機構董事長認為,這樣的研發投入比例不高。

天聖制藥主要從事醫藥制造與醫藥流通業務,其中近兩年來,醫藥流通業務收入占公司總營收的70%左右,醫藥制造業務貢獻的收入占比不到3成。

上市 一年 天聖 制藥 遭遇 人事 天鵝 踩雷 雷的 機構 自認 倒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552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