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女巴菲特":塞拉泽豪森

http://www.yicai.com/news/2010/08/399262.html

作为当今美国投资界为数不多的女性基金经理之一,塞拉·泽豪森(Thyra Zerhusen)以她10年来的骄人战绩,在仍是男性“自留地”的美国投资界中确立了一席之地。

有人称泽豪森是美国基金界中的女巴菲特,她并不回避,笑称巴菲特是她极力模仿的对象,成为女巴菲特的确是她的意愿所在。与巴菲特的策略相仿,泽豪森精选35至40家公司的股票并持有,这一数量少于通常的投资组合。

自1999年接手以来,泽豪森掌舵的Aston/Optimum中型股票基金(CHTTX)十年里实现了8.66%的年化收益率,基金规模也从最初 2000万美元的小雪球滚成了17亿美元的大雪球。过去3年4.02%与过去5年7.30%的年化收益率更是让她足以傲视其他96%的同行。

虽然在金融危机冲击下,Aston/Optimum中型股票基金在2008年底缩水了将近一半,但从2009年3月至今,该基金又收获约120%的 翻倍涨幅,泽豪森打了一场漂亮的翻身仗。最近,理柏(Lipper’s)对该基金作出了最高评级,晨星(Morningstar)也给予了四颗星的评价。

 

“掌中宝”是中型科技股

很难说得清,泽豪森乐于在中型股中发掘投资机会是兴趣使然,还是工作需要。

泽豪森并非出身投资名门,从业经历也相对简单,只是先后在Harris信托储蓄银行与Sear投资管理公司积累了16年的股票分析经验。1993年 前后,她跳槽到Burridge Group公司,并获得了管理私人账户资金的机会,此后中型股票就成为了她的主攻方向。1999年,她正式从Talon资产管理公司手中接管了 Aston/Optimum中型股票基金,将其中80%的资金用来投资市值在10亿至120亿美元之间的中型企业。

对于为何选择中型股票,泽豪森的回答是,这些股票“很大程度上是被忽略了”,特别是那些在行业内业已建立强势地位,但所具备的盈利增长潜力没有被充分反映到股价上的公司。

泽豪森对中型企业有自己独到的理解,她认为:“中型企业最大的特点就是它们往往不具备处理多元化业务的深层管理能力,因此只能专注于某个最擅长的领 域。”对于一个中型企业,泽豪森最看重的是这个公司是否心无他念地投入到某项业务并出售必需的产品或者服务,而且该产品或服务是否可以提高使用者的生产率 或者让产品客户更有效率地生活,她认为这才是中型企业获得利润的最佳途径。

在高科技及其产业推动劳动生产率大幅度提高的今天,中型科技股自然成为了泽豪森的“掌中宝”。在她的投资组合中,有超过20%的资金是对中型科技股的专项投资。泽豪森的独特之处在于,她喜欢的那些科技公司迥异于典型的硅谷风格。

泽豪森选择的科技公司看起来平淡无奇,但这些公司所生产的都是暂时不会过时的商品,同时这个公司还具备一定的技术壁垒,且同业竞争较弱。

比如她在2005年相中的迪博尔德公司(Diebold),这是一家自动取款机、投票机、零售系统的生产商。提供信息科技服务的优利系统公司 (Unisys)也曾赢得她的芳心。优利公司的主营业务是为政府部门和企业提供IT解决方案、技术支持等服务与产品,而且还与多国政府部门签订了合作协 议。

当前,泽豪森的第一重仓股是阿卡迈科技公司(Akamai Technologies)。该公司帮助美国在线服务公司(AOL)、纽约邮报(New York Post)还有微软(Microsoft)等公司装备加速内容传送的系统,因向网络观众提供内容发布数据包,该公司在世界杯期间被球迷大力追捧。泽豪森在 23美元的价格买入该股,现在已经上扬至31.27美元。

尽管近年来中型公司的市值有了大幅的增长,但泽豪森认为,相对于大蓝筹来说,中型股仍然是更好的投资选择。她认为:“中型股的高成长和低估值都比大公司更有吸引力,而且它们有庞大的养老金计划。”如果泽豪森的判断是正确的话,她与巴菲特的距离就将更近了一步。

 

投资传媒股自有一套

出版、媒体类股票是泽豪森开始从事证券分析工作时最早涉足的行业。当时她还刚任职于Harris信托储蓄银行,对于这个行业的理解也是从这时建立起来的。

泽豪森认为,要想从传统媒体中赚钱,必须在金融危机期间或者是有大收购行动之前进行。在其股价跌至谷底,人人对它嗤之以鼻之时立刻买入,等到经济转好或是收购案发生之后迅速将其卖掉。

2002年时,她发现路透(Reuters)当时的状况恰好符合她投资传媒企业股的标准,但在24美元的价格买入该股后,质疑之声指出路透在科技股 泡沫破灭后很难有大的起色。但泽豪森坚信自己是对的。泽豪森认为,人们常常认为你最好的主意是疯狂的想法,并在股价进一步下跌至10美元的时候果断加仓。 最终,泽豪森期盼的事情终于到来,2003年路透股价反弹至40美元时她清仓离开。

此后,低买高卖媒体股的策略让泽豪森屡试不爽。纽约时报和道琼斯公司的股票都曾为Aston/Optimum中型股票基金的优秀表现做出过不小的贡献。

2007年,她发现道琼斯公司的资产负债表有所改善而且金融咨询市场的需求被低估了,因此以33美元的价格介入该股。三个月后,默多克的新闻集团入主道琼斯,根据交易双方达成的协议,泽豪森所持有的每股普通股获得了60美元现金。

纽约时报集团是她去年年底的第一大重仓股,她在2009年3月份的时候,以3.5美元/股的低价建仓,理由是股价虽已跌至历史低点,但作为美国报业“圣经”的《纽约时报》仍然拥有忠诚的读者群。至第四季度,经济形势好转,她在股价反弹后以接近15美元的价格将其全部卖出。

 

耐力与理性

2009年开始,泽豪森邀得两名女性基金经理玛丽·罗顿(Marie Lorden)和玛丽·皮尔森(Mary Pierson)加盟,与她一同管理基金,人说三个女人一台戏,这也使得Aston/Optimum中型股票基金成为美国共同基金界中一道亮丽的彩虹。

一般认为,女性较之男性更感性,而情绪化又是资金管理者最为忌讳的,因此基金界中女基金经理并不多见,但女性在心思缜密、耐性强等方面具备较多优势。泽豪森在这两者之间找到了平衡点。

最能体现泽豪森耐力与理性的一个投资事例是对出版商麦格尔-希尔集团(McGraw-Hill)的投资。泽豪森从上个世纪70年代中期就开始关注麦 格尔-希尔集团,但由于其市值超过了她设定的10亿~120亿美元的中型股目标范围,因此觉得还没到最佳的买入时机。直到去年10月份,该集团的市值大幅 缩水,泽豪森最终在28.42美元的低价买入。此后不久,麦格尔-希尔集团就宣布将它旗下的商业周刊(BusinessWeek)卖给彭博新闻社。泽豪森 指出,虽然麦格尔-希尔集团没有从这个交易中赚到什么钱,但它们处理掉了一个亏损的业务。

晨星基金分析师卡瑟曼(David Kathman)说,泽豪森不做显而易见的事情,这正是一个好投资者的标志。

泽豪森经过多年的积累形成了一套选股程序。她首先留意上市公司是否拥有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弹性收益,根据这几项指标先从1800只股票中选出40只 继续追踪。她最愿意看到的情况是销售总量和年收入都出现超额增长,然后再将市销率或市盈率与公司成长进行比较,以此判断公司股票是否值得买。最后,再从中 挑选出20~30只股票留待观察。

除此之外,她比较倾向于公司拥有经验丰富的管理层以及业务涉及地区的多元化。她喜欢那些不单在美国本土,而且在全球都有上佳表现的公司。她所持有的 股票中,一半以上的公司有50%以上的利润是来自于美国以外的其他地区。泽豪森认为,这么做的好处是,一旦美国市场出现了问题,其他市场的利润还可以保护 该公司。


巴菲特 巴菲 塞拉 豪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7642

德國埃博拉防疫專家: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疫情已無法控制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190

0,,17914157_401,00

當利比里亞政府對West Point區進行隔離時,沮喪的人們群起抗議

上周二,利比里亞國防部長表示,致命的埃博拉病毒就像野火一樣蔓延,並希望聯合國給予更多的、援助。而如今,一名奮戰在防疫一線的德國埃博拉專家的話卻讓更多人震驚:利比里亞和塞拉利昂的疫情已經無法控制,他和同事都已徹底失望。

據德國之聲,來自漢堡Bernhard Nocht研究所的熱帶醫學專家Jonas Schmidt-Chanasit表示,他和同事已經徹底失望了:“這些國家(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錯過了最佳的疾病防治時期,如今要控制它難上加難。”

Schmidt-Chanasit稱,如果接下來沒有大規模的援助,該病毒會“成為流行疾病”。換句話說,這里幾乎每個人都會感染,很多人可能喪生。

他強調說,希望國際援助不要停止。但就塞拉利昂和利比里亞來說,已經“無力回天”。

他表示,眼下最重要的事情是防治病毒蔓延到其他國家,去幫助那些“還可能控制住疫情的國家,比如尼日利亞和塞內加爾。”

不過,並不是所有人都像Schmidt-Chanasit那麽悲觀,他的言論在德國民間疾病援助機構Welthungerhilfe引發了很多不滿。

該機構發言人斥責這樣的表態“缺乏建設性”。

德國之聲援引該機構塞拉利昂協調員Jochen Moninger的話稱,Schmidt-Chanasit的聲明“很危險,而且是錯誤的。”

Moninger在塞拉利昂住了四年,曾親身經歷埃博拉爆發的全過程:“防治措施已經開始起到效果,問題是可以解決的,疾病會被控制住。如果我完全失望,我早就收拾包袱帶著家人離開這里了。”他表示,他和家人都會繼續留下來。

目前,塞拉利昂政府已經要求對發病者家屬進行21天的隔離觀察,Moninger指出,這種方法很有必要,也很有效。

他表示,他並不清楚利比里亞的情況。但他確實聽說“情況很糟糕”,他承認Schmidt-Chanasit的觀點“可能有點接近真相”。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報告,利比里亞並沒有采取和塞拉利昂那樣幹那個的隔離措施。埃博拉感染者會在首都搭成出租車去尋求治療。而出租車、摩的正是病毒傳播的最主要方式。

但Moninger表示,“傳播悲觀情緒是危險的”,有許多人的生命正在受到威脅,“這種聲明只會讓情況更糟。”

世界衛生組織新聞發言人Fadéla Chaib表示,這兩個國家“當然仍有希望。我們可能在6到9個月內控制住疫情。”不過,她也承認,利比里亞的疫情“尤為嚴重”。

她說,每新開一座埃博拉治療中心,就有大量病人湧入,遠遠超出中心的接待能力。利比里亞的案例數是最多的,而且死亡率高達60%。

如今,已經有超過80名醫護人員染病身亡,情況越來越惡化。世衛組織此前預計,本月內將新增數千名埃博拉病例。

她說:“我們會竭盡所能,防治埃博拉疫情,我們不會放棄西非。

德國 埃博拉 防疫 專家 利比 亞和 塞拉 利昂 疫情 無法 控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868

【見聞獨家】來自塞拉利昂的真實聲音:埃博拉肆虐 物價飛漲 經濟重創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0371

如果你生活在埃博拉肆虐的塞拉利昂,每天看到的將是怎樣的殘酷現實?

每天生活在恐懼之中,生活設施全面受到限制,道路封鎖措施限制了農民活動,推高了商品價格,城市里的進口商品價格也水漲船高,各行業都遭受重創……對人們來說,埃博拉不僅導致人們瘋狂逃離受災區,也讓鄰里回避那些感染者的家人以及在一線抗擊埃博拉的工作人員。

對生活在塞拉利昂以及幾內亞、利比里亞的人們來說,這已經早已超越了一場公共衛生危機,而是一場經濟、社會、人文的災難。

塞拉利昂人力資源管理辦公室科技官Matthew Marke為華爾街見聞獨家撰稿,講述了埃博拉對他的國家帶來的巨大影響。

 

Matthew Marke

(圖為本文作者,塞拉利昂人力資源管理辦公室科技官Matthew Marke,為華爾街見聞獨家撰稿。)

走出2002年內戰衰敗中的塞拉利昂再一次陷入危機,這一次是因為埃博拉(EVD)疫情的爆發。塞拉利昂與幾內亞和利比里亞交界,這兩個國家同塞拉利昂一樣,在過去幾年遭遇了政治上的動蕩。

正肆虐塞拉利昂的埃博拉病毒,首先在幾內亞被發現。2013年12月旱季開始時,病毒開始在幾內亞傳播,到2014年5月,病毒已經從凱拉洪(Kailahun)邊境地區傳播到塞拉利昂。包括世衛組織在內的衛生工作者,都認為疫病是致命的,並且在根據環境不斷發生基因變異,尚無法治愈。

自埃博拉爆發起,人們便開始對此次疫情感到不安和懷疑,再加上政府沒有及時對疾病的爆發采取行動,人們開始懷疑EVD疫情的真實情況,很多在爆發區的人們將疫情歸因於政府的政治陰謀。由於病毒持續快速的傳播,整個塞拉利昂地區現在都被埃博拉病毒影響,其西部地區(Freetown)首當其沖。

隨著疾病蔓延,塞拉利昂的公共衛生設施現已嚴重緊缺。在國際組織的幹預下,傳染病研究中心和收留中心正在加緊建設以便滿足政府應對埃博拉的需要。但這些仍然不夠。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最新的數字,塞拉利昂近期已被確診的病人和疑似病例共有5338例,其中死亡1510例。

過去幾個月,政府為了控制疫情已經制定了一系列的限制政策,並將省內的高風險區域隔離開。疫情嚴重的遠東地區Kailahun已經開始實行傍晚7點後宵禁,來往國內的摩托車和出租車也只允許在白天的一定時間內運行。除教堂和清真寺以外,人群聚集的場所,如酒吧、電影院和學校,以及高風險地區的市場都已被關閉。

隔離區的出入受到了嚴格限制,但仍然有人設法逃避警察和軍官設置的路障來設法做生意。這一系列行動已經導致商品和服務的市場價格翻倍。

在農村地區,道路封鎖措施限制了農民和勞動者的活動,同時也限制了商品的供應。一方面,人們逃往沒有疾病的安全地區,災區的有些農場已經被拋棄。另一方面,留在災區的農場主或重病,或已經死去或被強制檢疫,災區的農作物還沒有收獲。

在城市,由於埃博拉疫情日益嚴重,進口商品的批發商和零售商擡高了他們的價格。各個行業稅收遭受重創,采礦業、建築業、旅遊業和運輸業等行業已經減少了運營。經濟受到的打擊不可避免地嚴重影響著人們的生活,造成某些商品滯銷、失業以及收入下降。

現在只有兩家航空公司(SM Brussels以及Air Morro)還在飛塞拉利昂,每周兩個航班。其他主要的航空公司如British Airways, Emirates, Kenya Airways ASKY等已經取消了它們的航班。受此影響,旅館和其他娛樂中心只能維持最低運營狀態而不得不裁員。

從人們的行為來看,埃博拉不僅導致人們逃離受災區,也讓鄰里回避那些感染者的家人以及在一線抗擊埃博拉的工作人員。

如果埃博拉疫情繼續惡化,那麽已經遭到嚴重毀壞、經濟岌岌可危、失業率逾80%的塞拉利昂經濟還將進一步惡化。

(實習編輯 戴博 翻譯)

SIERRA_LEONE_EBOLA_5_39850339

英語原文如下:

Ebola's Economic Impacts on Sierra Leone

(Contributed by Matthew Marke, Technical Coordinator of Human Resource Management Office, Sierra Leone, for Wallstreetcn.com use only)

Sierra Leone emerging from the decay civil war since 2002 has again plunged into a severe outbreak of Ebola Virus Disease (EVD). The country which shares it borders with Guinea and Liberia have similarly suffered political instability in the past years.

The current Ebola virus outbreak in Sierra Leone started from Guinea in December 2013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dry season (winter) and by May 2014 it has been ongoing in Sierra Leone from the border district in Kailahun.  The disease is regarded as deadly and up to date according to health practitioners including WHO is without cure.    

Since the early emergency of Ebola, some people were less sure and skeptical about it especially when the government failed to act quickly on the outbreak. Thus, the reality of the EVD was questioned and many people mainly in the outbreak areas attributed it to political conspiracy by the government.  As the virus continues to spread faster the entire districts in Sierra Leone are now affected by Ebola with Western Area (Freetown) in the lead. 

The public health infrastructure in Sierra Leone is being severely strained as the outbreak grows. With the interven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Epicentres and holding centres are being constructed to complement government effort in the fight against Ebola even though they are not enough. According to WHO recent figures a total of 5,338 confirmed, probable and suspected cases of Ebola disease with 1,510 number of deaths.

The government in the past months has issued numerous restrictions and also isolated high risk areas in the provinces to try to tackle the country’s outbreak. District like Kailahun where the outbreak started in the far east of the country have curfew at 7pm, and across the nation motorbikes and taxis are allowed to run on a limited basis during daylight hours. Places of assembly, such as bars, cinemas and schools including markets for highly risk areas, are closed around the country with the exception of churches and mosques.

Also traveling in and out of the isolated communities in the country is severely restricted though some people meandered their routes to run businesses escaping the road blocks manned by police and military officers. This has resulted to market price of goods and services doubling up.

In rural areas, road blocks manned by police and military officers prevent the movement of farmers and labourers as well as the supply of goods. Besides some farms are being abandoned by people running away from the epicentres and going to areas that do not have the disease while crops in others remain unharvest due to the farm owners either being severely sick, dead or in enforced quarantine.  

In the city, importers including wholesalers and retailers have increased their prices as Ebola intensifies. Revenue collection is slow in all the sectors and industries such as mining, construction, tourism and transport sectors have slow down operations and the effects on economic activities is adversely affecting people leading to the decline in sales of certain good, loss of jobs and personal income.  

Currently, there are only two airlines (SM Brussels and Air Morroc) flying twice a week to Sierra Leone. Other major ones such as British Airways, Emirates, Kenya Airways ASKY etc) have cancelled their flights and this have resulted to hotels and other entertainment centres laying off workers due to the fact that the run minimal services. 

On the behavioral aspect, it has not only included people emigrating from infected communities but also neighbours are shunning the family of victims and those involved in the Ebola fight due to the fear of contagion. 

Should the Ebola outbreak continues on the already devastated and weak economy and where unemployment rates are looming over 80%, Sierra Leone economy will worsen further.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見聞 獨家 來自 塞拉 利昂 真實 聲音 埃博拉 肆虐 物價 飛漲 經濟 重創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8249

伊波拉疫區塞拉利昂封國恐反助擴散

1 : GS(14)@2014-09-09 12:08:58

西非洲伊波拉疫情持續,疫區之一的塞拉利昂下周五起「封國」三天以控制疫情,但「無國界醫生」質疑措施會弄巧反拙,反令伊波拉更容易擴散。而另一疫區利比里亞,當地被隔離的民眾不滿情緒升溫,形容生活似被囚禁在「伊波拉開放式監獄」。塞拉利昂政府宣佈,民眾在9月19至21日期間不得離家,民眾可於下周五前囤積糧水,不過措施未實行已遭質疑。無國界醫生認為,醫護人員難以逐家逐戶分辨患者,認為隔離措施只會加劇民眾與醫護人員的不信任,令病人傾向隱瞞病情,反而令疫情進一步擴散。


隔離民眾轟活在監獄

利比里亞有1.7萬人自上月20日已被隔離在機場附近的城鎮,他們無法工作,更要排隊領米飯等配給物資,飽受飢餓折磨。雖然不致像貧民窟「西點」引發騷亂,但不少居民耐性已幾近耗盡,不滿像活在牢獄中,加上鎮內確診人數已減少,期望政府盡快解除限制。至於在利比里亞受感染的美國產科醫生薩克拉(Rick Sacra),返回美國接受治療後情況有好轉迹象,但病情仍然嚴重。法新社/路透社/美聯社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908/18859228
波拉 疫區 塞拉 利昂 封國 恐反 反助 擴散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461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