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黑問精選】對話伏牛堂張天一:當項目爆火後,如何面對負面?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030/147328.html

i黑馬註:伏牛堂創始人張天一,90後,因為熱愛家鄉的美食,所以在帝都開了一家常德米粉店。這家店因為口味不錯,加上得到了徐小平的青睞並獲投資,一夜時間,被貼上了“90後、互聯網思維、玩轉路邊攤”等標簽,爆紅於各大媒體。那麽,爆火以後,他的創業發生了哪些變化?
 
 \黑問:因為媒體的關註,生意也隨之明顯火爆了嗎?
 
張天一:關註會帶來人流。但是這樣的人流存在一些問題:

1、非目標顧客,對產品沒有認知,所以很容易造成負面口碑;

2、影響正常的營業秩序 ;

3、這種人流的持續性不強,除非能獲得持續關註;
 
黑問:那這種正面的、負面的口碑會影響到你的經營思路和產品嗎?
 
張天一:自己的想法與輿論的博弈,完全取決於leader內心的強大與否。所謂“三人成虎”,“眾口鑠金”,輿論的力量是積極強大的,羅永浩這樣的戰鬥機都扛不住,很難說我們這樣的90後團隊會不受影響。
 
這個時代的邏輯其實就是後現代主義哲學家們的思路,懷疑一切,打倒一切。吃伏牛堂和泡郭美美很像。我能想象,有些花錢泡了郭美美的人,目的一定不是為了約後給五星好評,而是為了在人前能夠吹這樣的一句牛逼:“嗨,也就那樣。”
 
所以因為關註來消費伏牛堂、黃太吉、雕爺等品牌的客流與其說是消費米粉,毋寧說是為了花20塊錢睡一次“互聯網思維餐飲”這個公共廁所,最後再吹句牛逼:”嗨,也就這樣。”這里面絕大多數都是負面口碑,很難產生正面口碑,這和人的心態有關系。比如,無論我怎麽解釋,就是有很多人不相信十萬塊錢能夠在一個寫字樓里面接手一家轉讓小門面,他可以繼續意淫:伏牛堂會做火鍋啦,不務正業等等等。
 
這其實很像早期我剛開始賣米粉的時候,很多人來問我,上來第一個問題就是你為什麽畢了業要賣米粉。其實他壓根不需要我的答案,在他的心里面壓根也不在乎我說什麽,他心里面已經意淫了一個我為什麽賣米粉的戲劇套路模板。
 
這種先意淫出某一個靶子,後打倒的邏輯挺盛行。古時候叫“劃分隊伍”,皇帝砍外戚,外戚砍太監,太監砍士大夫這種事情在中國歷史上太多了。到了今天,就是伏牛堂=互聯網思維,互聯網思維=炒作+難吃,所以綜上,伏牛堂必死。帶著這樣的事先預設劇情來,再加上路上開了三個小時車,再加上本來對米粉沒有認知,再好吃的東西大概也都可以給差評了。
 
所以這里面我認為很重要的一點就是始終要搞明白自己的根在哪里,自己從根上是個什麽玩意兒。比如我的湖南米粉,我就知道我的根兒是湖南人這個客群,兼覆蓋一些湖北、江西、四川等有吃粉習慣的人群。其它不懂米粉的非目標客戶過來,你炮轟就炮轟吧,我也不當一回事。但是要有湖南人說我的粉難吃,我就會難受了,我知道這個才是我真正在意的。
 
說了這麽多,一句話,對於鍵盤俠這種生物而言,打不絕,殺不死,也沒有必要去搭理。搭理的結果就會像老羅這樣里外里不是人。檢驗一個生意好不好的根本在於他在商業上成立不成立,因為關註帶來人流不能說明我火,關註的人流走掉了也不能因此說我會死,我們需要觀察的是,一年乃至十年後,伏牛堂是否還是好好地活著
 
至於互聯網思維雲雲,在我看來,也不重要,能夠增加流水的思維就是好思維,不能夠增加流水的思維,談它也沒有太大意思。
 
黑問:除了去消化那些刻意的負面評價,爆火對於其實還挺苦逼的創業者意味著什麽呢?
 
張天一:剛才說了,爆火的一個方面是“盛名之下,其實難副”,這是負面的。但對企業發展的正面的東西也就會來了,所謂“鳳棲梧”。資金、團隊、市場合作這些難死早期創業團隊的問題可能對一個紅了以後的創業團隊而言就都不是問題了。比如投資人,伏牛堂的投資人有險峰華興、真格、IDG,有人戲稱我們是歷史上投資人陣容最豪華的米粉店。我們從來沒有刻意找過投資人,都是抱著隨緣的心態,也把錢給融了。 但紅火以後帶來的資源井噴我覺得是挺危險的。因為大量的信息湧入進來,你不知道接多少,怎麽接,你甚至不知道哪個是資源,哪個是坑。搞得不好就搞成了一波流。因為此種爆紅對於我們這樣的創業團隊而言,多少是有點半由人事半由天的成分在里面。我喜歡讀歷史,也喜歡從里面里面琢磨伏牛堂的商業哲學和邏輯。你比如說,歷史上那麽多的草根起義者,李自成、黃巢、太平天國,都是在暴發戶似的暴增之後身死名滅,反而是不聲不響的劉邦、朱重八這樣的草更創業者最後活了下來。大概世界上的事情就是這樣,本來都應該有自己的成長周期和空間,過速催化出來多少都會有一點問題,就好像段譽猛然吸了一大堆內力要不是運氣好,就直接死掉了。 我自己信一點佛,所以我始終覺得對我們這種爆火的團隊而言運氣和腦子清楚非常重要,有多大能力就辦多大盤子的事情,搞大躍進、放衛星都會導致爆紅之後就爆死,我從來不敢說伏牛堂要開多少家店,之前寫了篇文章“伏牛堂,一年開一百家店?”說明這個意思,結果別人一解讀,直接把問號去掉,變成“伏牛堂一年要開三百家店”了,搞得現在這種文章也不太敢寫。伏牛堂到了今天我有了一點底氣,在於我把我的目標客群組織起來了,我們搞了一個在京湖南年輕人的社群——霸蠻社,我們所謂的市場和公關團隊就幹一件事情,帶著我們霸蠻社的小夥伴玩,我知道這是伏牛堂的命根子,關鍵時刻可以續命。
 
黑問:那麽對於期待自己爆紅的其他創業者,你有什麽建議嗎?
 
張天一:簡單點說就是發出自己的聲音唄。
 
我會說伏牛堂不需要媒體,伏牛堂自己就是媒體。所以順著這個思路,在有伏牛堂這個米粉品牌之前,我們先做了“伏牛堂創思維”這個微信公眾平臺,或者說自媒體。
 
只要有聲音,我自己分分鐘就能夠發出來。
 
我們這個公眾平臺上每天會受到一些投稿,很大一部分是受了這一波創業潮的啟發,互聯網人士或者大學生開始賣某一種小吃,然後把文案投到我們這里,希望我們發出去。
 
這些文案我一看,就樂了,標題清一色的“我為什麽XX了去賣XX”的結構。從一個事情上講,沒有那麽多奧妙,有的時候就只是做在前面而已,後做的只能成為跟隨者。所以我會和這些投稿的兄弟姐妹們講,你們千萬別用這個標題,不如改成“坑爹!我後悔為什麽XX了去賣XX”,可能會好一點。
 
這個玩笑背後的意思是,創業是一個特立獨行的事情,這個特立獨行、這個反潮流一定是發自骨子里面的而不是學來的,這里面的邏輯不是“因為我想不一樣,所以我要怎樣……”,而是“我本來就不一樣,所以我怎樣……了”,最後呈現在文案和行為方式上,那就是能夠抓住人的眼球。
 
另外,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很多同學的經歷是編造或者無病呻吟,或者為了寫文案而寫文案搞出來的“類型文案”,這里面為了公關而公關,為了策劃而策劃,我認為就有問題了,沒有真情實感,讀者不是傻逼,寫出來恐怕蒙不了人。
 
當初伏牛堂的第一篇文案,寫出來的時候雖然我知道會產生傳播力,但是這個東西確實是我發米粉發到半夜三點,看著樓上外資企業的加班的人都一個個走完了,心里面很多感慨一氣呵成的,而不是為了寫而寫。所以這個文案也沒有產生於我一開始賣米粉的時候,而是我的米粉賣了幾天後。
 
一句話,兄弟,你屌,能夠一屌到底本色出演,別學羅振宇這樣認慫。那你就會不一樣,不一樣的東西,才會產生娛樂效應和傳播效應。
 
黑問:最後一個問題,想對黑問的其他用戶(均為創業者)說點什麽呢?
 
張天一:自從創業以後,朋友圈基本上換了一圈人一樣,信息類型也換了,整天充斥著投資、科技、XX項目之類的信息。好像整個世界就變成了融資、找錢、找模式這點事。
 
有時會想,我們的社會還有這麽多問題需要思考呢,宇宙還有這麽多問題要思考呢,我的人生還有這麽多問題要思考呢,這些問題好像無法在一個創業者的生活圈里面呈現。所以我覺得創業是一個挺限制視野的事情。
 
所以不妨跳出創業來看創業,我會覺得它就是一個人生經歷而已,沒有那麽神聖,也夠不成人生原動力,上市也構不成人生目標。跳出創業看創業,很多在創業過程中覺得是事兒的事其實都覺得不是個事兒了。


點擊鏈接,上黑問社區和創業者一起討論相關問題~詳情請戳:http://ask.iheima.com/?/yiwenyida/5197

黑問 精選 對話 伏牛 堂張 天一 項目 爆火 火後 如何 面對 負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716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