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中国风电在沈阳成立合营公司


每经记者  李凌霞

        上周发布年报时才表示今年将斥资大量建立风电场的中国风电集团有限公司  (00182,HK),很快就将计划变成了现实。

        中国风电日前宣布,集团通过全资附属公司协合风电投资有限公司(协合风电)与中国电力投资集团公司(中电投)的附属公司内蒙古锡林郭勒白音华煤电有限责任公司(中电投白音华),在中国沈阳共同成立合营公司,以发展中国风电场项目。

        据 悉,新建的合营公司名称为蒙东协合新能源有限公司。根据协议规定,协合风电及中电投白音华分别持有蒙东协合的49%及51%股权。合营公司的注册资本为 3.5亿元人民币,协合风电及中电投白音华将初步分别向合营公司注入4900万元及5100万元人民币的现金。

        合营公司 将负责管理共85万千瓦(850MW)的中国风电专案,并继续开发新的风电项目。中国风电将提供包括风力发电工程、采购及建设、风机塔筒制造、风力发电设 施设计及维修的服务,以及丰富的风资源储备优势。而中电投则提供大型国有企业的地区优势。中国风电认为,因此合作将实现合营双方的优势互补,加快双方的风 电业务发展。

        据了解,中电投白音华的最终控股股东中电投是中国五大国有发电企业之一,主要从事电源的开发、投资、建设、经营和管理业务,拥有注册资本金120亿元人民币,是获国务院同意进行国家授权投资的机构和国家控股公司的试点。

        中 国风电集团主要从事风力发电业务。集团的经营领域主要为风电厂投资运营风、力发电服务业务及风力发电设备制造等。上周该公司刚刚公布了其截至2009年3 月31日为止的半年度业绩,业绩期内该公司净利润达到1.168亿港元,同比增幅为17%。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刘顺兴表示,今年公司将投资10间 风电场,投资总额为50亿元。



媒体转载、摘编本报所刊作品时,请注明来源于《每日经济新闻》及作者姓名。

中國 風電 在沈 陽成 合營 公司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685

基裡巴斯在沉沒

http://read.bbwc.cn/mztgf4.html

文章概述:基裡巴斯,一個由33個島嶼組成的彈丸之地,最高海拔3米,最好的房子是水泥和鐵皮搭建的,「只要一個浪頭就能把一切都毀掉」。總人口只有10.7萬,有些人從未離開過居住地,有些到過基裡巴斯的外環礁,更多的人沒有出過國。他們祈求上帝保護,相信地球上總有一塊棲身之所,只不過不在故土罷了。

世界末日可能會更早降臨

那位衣著考究的男子臥在飛機座位上睡著了,他蓄著修剪整齊的鬍鬚,邊上還有一位鐵面保鏢守候。一位空乘為他呈上一塊熱毛巾,而後又拿來了一塊。保鏢身穿基裡巴斯國家警察制服,臂章上繪有一隻在初升太陽普照下振翅飛翔的黃色軍艦鳥,他小心地把毛巾摺疊好,放在扶手上。這架斐濟航空公司的班機正在跨越赤道向北飛行,目的地是基裡巴斯首都塔拉瓦。

乘客包括一位從事金槍魚業務的日本高管、一位來自薩摩亞群島的摩門教大師和他古板拘謹的太太,以及一位打扮成伊拉克戰爭承包商模樣的美國人,他有任務在身,要迎回二戰時犧牲的美國海軍陸戰隊隊員的遺骸。我們都在心焦氣躁地等待這位熟睡的男士醒來,因為我們每個人都有事情要與他商議——但是這位貴客、基裡巴斯總統湯安諾(Anote Tong)就是沉沉地睡著。由於控訴工業化國家對基裡巴斯的戕害,湯安諾成為了一位著名人物,至少是基裡巴斯人中自古以來最出名的人。

身為聯合國會員國的基裡巴斯本是彈丸之地,它由33個島嶼組成,地處太平洋中心海域。其中32個島嶼都是低窪下陷的環礁,第33個島嶼是一座地勢較高的珊瑚礁,名叫巴納巴島,很久以前人們就曾對這裡的海鳥糞磷酸鹽進行過露天開採。如果科學家的推算正確,那麼基裡巴斯的多數國土將在本世紀結束前被太平洋所吞沒,時間大大提前也不無可能。溫度上升會使水體膨脹,而且近來巨量的融冰流入了海洋。最近的一項研究發現,如今海洋吸收熱量的速度比過去1萬年裡的任何時候都要快上15倍。但是,在不斷抬升的太平洋淹沒這些環礁之前,海水就會滲入並無法挽回地污染基裡巴斯本已短缺的淡水水源。要是再有類似近期重創菲律賓的那種劇烈風暴來襲,那世界末日可能更早降臨。

考慮到上述這些原因,10.3萬基裡巴斯人或許很快會淪為難民,這可能是人類首次因為躲避全球變暖而非戰爭或饑荒而大批外逃。

這正是湯安諾如此頻繁造訪斐濟的原因。他正在為國人尋找容身之所。基裡巴斯一詞來自當地語言對原英國殖民地吉爾伯特群島的發音,據報導基裡巴斯政府近期斥資960萬美元從斐濟購買了24平方公里島嶼,此舉顯然令斐濟的軍事統治者頗感錯愕。斐濟表示無意接納基裡巴斯人。贊比亞某位前總統曾同意為基裡巴斯人提供土地,但後來他去世了。到目前為止再也沒有人肯主動出手相救。

今日天空萬里無云,太平洋在我們面前暈染開一片蔚藍。那位日本高管打破機艙內的嘈雜,插嘴說道:「好大一片海。」他說自己希望能與總統商議一些緊急的漁業權問題。基裡巴斯陸地面積大約為803平方公里、海洋面積約為337萬平方公里。這個國家堪稱漁業產業中的沙特阿拉伯,只不過基裡巴斯領導人允許外國人,尤其是來自中國台灣、韓國和日本的捕魚加工船搾取其僅有的有利可圖的自然資源。

飛機的飛行高度開始下降,但我們身下除了萬頃碧波再無其他。湯安諾挪動了一下位置。我本想上前自我介紹,但被那位名叫奧·文森特·海拉克的摩門教大師佔了先。

海拉克是薩摩亞一家熱帶飲料分銷商的前首席執行官,也是摩門教第二級七十員長老團的成員,這一身份使得他成為了太平洋地區一位非常重要的摩門教人物。他負責監管教堂在基裡巴斯的學校體系,這些低收費學校為那些經父母同意皈依摩門教的孩子提供教育。眼下摩門教派正在爭奪基裡巴斯人的靈魂。在聆聽海拉克描述教堂種種善舉之際,曾經師從天主教傳教士的湯安諾保持著禮貌的微笑。我只能零碎地聽到他們的談話內容,包括「水罐」、「計算機實驗室」、「耶穌基督」以及出訪鹽湖城等。

飛機繼續降落,環礁島外圍一座座色彩絢麗的藍色潟湖映入眼簾。相比之下,飛機顯得龐大而環礁顯得渺小。海拉克回到了他的座位,我則向總統進行了自我介紹。我問道:「他們打算把飛機降落到哪裡呢?」湯安諾無精打采地笑了笑,說道:「現在跑道還沒有被海水淹沒。」他拿來一塊毛巾擦臉,說道:「我太累了,睡得很少。」眾所周知,這位總統非常喜愛卡瓦飲料,這種慶典儀式專用飲品由卡瓦胡椒的根塊製成,有鎮靜助眠的作用。我解釋說我來塔拉瓦是為了瞭解氣候變化對這個國家的影響。

湯安諾笑了,說道:「颶風桑迪。」

我嘗試著辯解說,基裡巴斯的未來理應贏得全球關注,無論它是否在氣候危機的問題上給世人上了重要一課。曾經就讀於倫敦政治經濟學院的湯安諾對我的說法並不買賬。他說:「你想要看看海潮湧來但再不退去時會是什麼樣子。隨颶風桑迪來襲的海水最終回撤了,但是終有一天海水將不再消退而是常駐那裡。」

只要一個浪頭就能毀掉一切

塔拉瓦躍入了我們的視野。這座環礁的巨大潟湖呈現水藍色,而環礁另一邊的海水顏色更深,近乎於藍紫色。這座月牙形島嶼極為狹窄,一叢叢椰樹高高聳立。在人口稠密的南塔拉瓦地區,陸地最寬的地方只有950米,但生活著5.1萬人。這裡的人口密度高達每平方公里約5000人,差不多是孟加拉國的五倍。

湯安諾說:「基裡巴斯是個非常脆弱的國家。」

隨著飛機輪子觸地,沒穿鞋子或衣服的小孩就從椰林裡面鑽了出來,追著飛機跑。一排鐵皮或茅草棚屋沿跑道而建,它們和機場不分彼此,連柵欄都沒有。

「人們不應該在跑道上生活。」湯安諾以一種消極的口吻說道,彷彿他並不是這個國家的領導人。

落地後我請湯安諾接受我們的採訪。他說:「好吧,過來吧。但是別今天來,我要睡覺。」

在炫目的陽光之下,我們離開了飛機。湯安諾揮了揮手,和保安一起穿過跑道走向了一輛等候在那裡的轎車。我們剩下一干乘客則簇擁著走進一座大棚,這裡便是機場的到達大廳了。我們的行李被倒在跑道上,箱子砸地,灰塵騰起。

邊檢人員詢問了我的入境目的。我解釋了我的任務,但沒有說得太詳細。她說:「幫我們告訴世人,我們不想搬走。」

下了飛機的乘客在人們的推擠中往外走。灰頭土臉的孩子們成群湧動。許多成年人都光著腳,身穿美國教堂捐獻的T恤衫。長著皮癬的流浪狗在人群中竄來跑去,個個瘦得肋條畢現。幾乎所有人都身形肥胖或至少嚴重超重。

前來接機的夫婦在人群中冒了出來。丈夫是大約60歲的新西蘭人約翰·安德森,頭戴闊邊帽,微微笑著。他的妻子琳達·烏安是基裡巴斯本地人,是一位社區活動分子和人類學愛好者,負責接待為數不多的到訪新聞記者。我們乘坐他們的轎車駛離了機場。一路上,太平洋在左、潟湖在右。我問他們這條路叫什麼名字,安德森說:「這是唯一一條公路,就叫『路』。」很快,這座環礁的寬度就收窄到了50米左右。隨後我們穿過了一條連接另一小島的坑窪堤道。安德森說,我們現在來到了他所說的「基裡巴斯之峰」——海拔三米的全島最高點。抬眼望去,單坡頂棚屋就像哨崗一樣散落在海灘上。

安德森說:「只要一個浪頭就能把一切都毀掉。」幾年前到訪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曾經住在塔拉瓦,保鏢在他下榻的酒店放了一件救生衣,以防萬一。

對於大多數人,世界只有500米寬

「早安,主耶穌。」牧師說。教友們也敏然應聲道:「早安,主耶穌。」這位提柏肯尼庫拉村(Te Bikenikoora)的青年牧師高舉《聖經》說道:「讓我們高歌一曲,請求主保護我們免受氣候變化之害,讓我們留守我們的家園。」許多人仰望天空禱告,祈望得到拯救。

在這位青年牧師布道之時,牧師埃裡亞·毛雷爾就坐在這個禮拜堂邊上的一條長凳上,小聲地祈禱著。當地人管這種公共禮拜堂叫作maneaba,它以珊瑚礁為地基,四面通透,高高的尖屋頂覆蓋著一種名叫露兜樹的葉子。這棟房子身兼多職,可以是教堂、學校、社區中心、地方政府辦公點、賓戈遊戲廳,有時還能留人住宿。毛雷爾對我說:「上次爆發『超級大潮』的時候,海水沖上了地板,屋裡都進了魚。」「超級大潮」是指每年會出現兩三次的最高浪潮。村民經常在禮拜堂裡聚集,商討對策。眼下有關離開的建議僅限於理論層面,因為實際上人們根本無處可去。

現在有一些年輕人正在接受海員或護士專業的培訓,希望日後能在亞洲的拖網漁船上或在新西蘭的養老院裡找到工作。湯安諾呼籲國人「有尊嚴地移民」:讓基裡巴斯人在容留他們的國度裡成為有用之人。但是血緣和氏族關係讓多數國人彼此緊密相連,而且他們深深地植根於自己的土地,以至於分離之痛使得許多人覺得移民的念頭簡直觸碰不得。

基裡巴斯人以一種共有共生的獨特方式生活在一起。琳達·烏安說:「對我們的人民來說,相聚在一起就是最強大的驅動力。」基裡巴斯社會的階級界限模糊,儘管在我訪問的一些學校裡,穿著新人字拖鞋的孩子會比光腳的孩子顯得尊貴些。緊密的氏族關係在構建社會結構的同時,也帶來了失調無序的弊端。長期以來,拒絕家人或族人的要求一直是基裡巴斯人的禁忌。雖然這種風俗弱化了一些人積累財富的意願,但人們在任何情況下也都對浮華炫耀持排斥態度。特別是在塔拉瓦,這裡人口如此稠密,只有倡導謙遜與合作的文化才能避免動盪和暴力的滋生。

在毛雷爾的教會裡,有些教友從未離開過塔拉瓦,有些則到過基裡巴斯的外環礁,要說出過國的人就更是少數了。對於許多基裡巴斯人來說,整個世界就只有500米寬。

毛雷爾是這個定居點的領袖,現年約60歲,滿臉皺紋,身型壯實,走路微跛,總是出言謹慎。毛雷爾一邊聆聽著十幾歲女生用三個聲部合唱「上帝啊,您比任何海浪都更高,您比任何大風都更強」,一邊緩緩地翻閱著《聖經》。我向毛雷爾提出了一個問題:教友們在這個週日早間禮拜的禱告中反覆提及海浪大風,是不是因為有我在場的緣故?他回答說:「不是,我們正是在為此事祈禱。」毛雷爾把他手中正好翻到《創世記》章節的《聖經》遞給了我。他說:「這是上帝的聲音。」他要求我唸給自己聽:

「看哪,我要使洪水氾濫在地上,毀滅天下;凡地上有血肉、有氣息的活物,無一不死。我卻要與你立約;你同你的妻,與兒子兒婦,都要進入方舟。」

毛雷爾說道:「有一天我的小孫女說,我們應該造一艘方舟,把它停靠在海灘上,以備洪水襲來。」許多教友都提出了類似的建議。他說:「我們總是在為這件事禱告,人們有意建造一艘巨船。」

青年牧師說道:「上帝對我們有如此深厚的愛。我們讚美你,希望得到你的護佑。上帝是我們的頭號保護神。當風暴襲擊我們的時候,我們會變得強壯,我們將得到你的保護。我們需要堅守自己的信仰。」

我們離開了禮拜堂。我對基裡巴斯氣候的第一印象是錯誤的,正午時分的塔拉瓦熱得榨乾了人的精力和元氣。我們在村裡穿行,男人們則躺在茅草墊子上歇晌。我們穿過了一個臭烘烘的鹹水池塘。毛雷爾說這是新形成的。海水漫過陸地表面,在村裡各處低地聚積起來。水塘的岸邊堆滿了油桶、米袋、摩托車引擎以及紙箱等各種垃圾。一小坨一小坨的排泄物——狗屎、豬糞、人便向空氣中散發著臭氣。我們來到了一個將村落一分為二的淺水溝。他朝著一個已彎曲枯死的小椰樹林走去,說道:「鹽分毒死了這些樹。」

你們為什麼不建造海堤?我問道。毛雷爾解釋說,雖然政府撥出了一些資金,利用珊瑚、石頭和水泥來建造海堤,但是,它們在海潮的壓力下崩塌了。他的村莊最好的房子是用水泥和鐵皮搭建的;大多數是用葉子、樹枝和鋼絲網圍欄湊合拼在一起的。這裡似乎每家都養著一兩頭豬,一卷卷帶刺的鐵絲網充當了豬圈。這些豬是家宴的大菜,而這種家庭慶典大多是在孩子滿週歲時舉行。基裡巴斯人認為,孩子滿了週歲才算是家庭迎來了一個新生命。

我們穿過垃圾覆蓋的沙灘,走進拍岸的浪花裡。毛雷爾指給我看海水侵蝕格外嚴重的地方。他說,這雖然不是一下子形成的,但是惡化的速度正在加快。他手頭沒有數據,只有個人經驗;但科學數據證實了他的觀測。美國政府表示,在過去的20年裡,海平面每年上升3毫米,速度比過去幾千年裡的任何時期都要快。雖然每年3毫米的升幅不像海嘯那樣具有破壞力,但它降低了全球各地濱海社區的安全邊際。

在我們漫步之時,毛雷爾和我談起了因海平面上升而引發的、令人心緒不寧的神學難題。他說:「《聖經》說當洪災結束、大水消退時,上帝向諾亞承諾再也不會毀滅這個地球了。我們信仰上帝所說的話,我們認為這是真的。上帝不會打破他對我們的承諾。」

與基裡巴斯多數基督教領袖一樣,毛雷爾也是慢慢才接受了全球變暖的概念。這裡的新教、天主教以及摩門教教會都曾對危機將至的警告置之不理。但這種情況正在改變。總統要求教會領袖反覆宣講這一主題,而且這些巨變跡象都與他們的生活息息相關。一位名叫馬丁的天主教神父居住在距離塔拉瓦兩小時船程的阿拜昂環礁,他表示自己之所以相信氣候變化的現實,是因為他看到海水漫入了一個村莊、再也沒有退去,重演了毛雷爾所轄村落的遭遇。馬丁神父說:「我們曾在探訪潟湖時登上的小島現在已經淹沒在海面之下。」他說:「我們現在必須不停地修建海堤,保護椰樹。我們曾經飲用地下水,但現在的水變得太鹹,我們只能飲用雨水。他們曾經告訴我們會發生這種情況,後來果真如此。」

人們會時不時地以更為糾結的心態探討政府提出的第二個主張:這些已承受自然環境重壓的環礁無力再負擔更多的人口了。島上神職人員大多對計劃生育和生育控制的觀點持反對意見。馬丁神父說:「我們認為採取安全期避孕法即可。」島上的摩門教領袖艾歐塔·圖恩說,他的教會反對控制生育,因為教義說「未出世的靈魂」正在天堂等待從基裡巴斯迎來他們的肉身。他說道:「如果肉身沒有了,這些靈魂將去到哪裡?我們不能僅僅因為人口過多就控制生育。」

毛雷爾相信,地球上總有基裡巴斯人足夠的容身之處,只不過不在故土罷了。他對要求他打造方舟的小孫女說,上帝不會傷害他們,這就是為什麼上帝給他們留下了充足的準備時間。毛雷爾說:「我對她說,上帝不會像上次那樣用大洪水毀滅整個世界的,只有個別地方會被毀掉。」毛雷爾說他已經準備好送孫輩去海拔較高的國家生活,他說:「總有一天,他們必須離開這裡。」但是他本人卻不會走。他說:「我太老了。我要留在這裡。」那麼,當飲用水都沒有了的時候,怎麼辦呢?「那我就向上帝乞求更多的幫助。」撰文/Jeffrey Goldberg 攝影/Claire Martin 編輯/宋興雙 翻譯/小凡

(《基裡巴斯在沉沒(上)》完,後續內容詳見《基裡巴斯在沉沒(下)》)

基裡 巴斯 在沈 沈沒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4751

美的生死時速:如何在沉沒之前,搭上互聯網思維?

http://news.iheima.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id=143848

美的總部一間大會議室內,公司高層圍坐一圈,方洪波建議他們讀三本書——《大數據時代》、《一網打盡》、《O2O: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商業革命》——「互聯網時代來了,你們要好好看看這三本書,看是不是能理解。我看完了,還沒有完全理解」。這一天是2013年12月,很快,這些書就出現在所有美的高層辦公桌上。

方洪波經常從網上購書。他閱讀興趣廣泛,讀這些書,目的是要「搞懂互聯網」。他覺得這事關美的轉型新階段戰略成敗。

移動互聯網正重塑家電行業,它帶來的影響從黑電領域延伸到空調、冰箱、洗衣機等白色家電領域。進入2014年,排名在前列的白電企業都提出了關於智能化戰略,美的也位列其中。

多數人還沒有來得及消化「總裁推薦讀本」。2014年3月,美的集團發佈了M-Smart智慧家居戰略,計劃未來三年在智能家居研發上投入150億元,圍繞空氣、水、營養健康、能源四個領域打造智能管家系統,建立美的社區,並推出M-B0X美的智能家居盒子。

不久,公司又宣佈與阿里巴巴合作,構建物聯網開放平台,以實現家電產品連接對話與遠程控制。未來美的產品都將接入這一平台,並計劃用三年時間將50%以上空調物聯網化。

發佈「智慧家居戰略」、加速佈局智能化,其實是美的始於2011年轉型的延續,同樣意在調整產品結構、提高高端產品比例,提升利潤。

方洪波稱今後幾年美的將不會再擴大產能,資金主要會投向「看不見的地方」,例如研發、技術、高端人才引進等。

集團總部大樓裡現在每天都有許多日本人和韓國人出入。為提高研發能力,美的延攬了許多海外研發人員。通常吸納一位外國工程師的費用在150萬元到200萬元,最好的工程師,則要500萬元。

毛宏建是戰略調整後最大受益者,作為美的集團生活電器事業部研發中心首席專家,他獲得了更大空間。過去研發費用與事業部其它費用打包在一起,事業部要增加收入,財務就會減少研發投入。如今則在總支出中先預留研發費用,而且也開始聚焦開發明星產品。毛不必受制於產品研發週期,可以把更多精力放在關於未來產品的研究上。

方洪波認為,所謂互聯網思維,最核心就是信息更透明,交易更民主,消費者獲得真正話語權。而過去產品是個黑匣子,維權是痛苦博弈——他幾次提到了小米,「我們一百個產品要開一百套模具,100個只有27個還不錯。但小米只有一套模具,它就成了,它更懂消費者。

關於產品品質標準,過去很多白電企業都打擦邊球,低價,質差,但送去國家相關機構檢測又沒有問題。強調產品意識後,集團從原材料抓起。吳文新說,家用空調事業部現有6個工廠,每個都設有篩選分廠,有300個工人把關,採購供應商原料在上生產線前,要全部在篩選分廠經過檢查。每批原料要百分之百通過篩選,才能進生產工廠,過去則採用抽檢方式。原料不合格三次,對該供應商採購量無條件減少5%。此後再發現一次,就解除採購合作。

品質整改花費超過9億元。鋼板厚度從0.5增加到0.6,兩極管從15根增加到16根;每年模具費從過去的不到兩個億,增加到了6億,單是投在分離機模具上的資金,就從過去的每台16.8萬增加到了300萬。

生產線上的工人對此也有體會。左大勇,廚房電器事業部總裝部門一條生產線的組長,負責完成所有組建裝配,乃至產品最終成型。他發現,原有供應商在800到1000家之間,現在縮減至500家後,配合度反而更好了,損耗也明顯減少。據他提供的數字,2011年4月前,損耗在0.4到0.5,現在只有0.02到0.03.。

左大勇負責的一條高端微波爐生產線,2011年前自動化程度幾乎為零,全部靠手工操作,生產線兩旁擺滿了物料,組裝一台微波爐大概需要20分鐘;轉型後,這條生產線的工人減少到31人,組裝一台微波爐只要526秒。

經銷商也感覺到美的在變化。其北京經銷商張武力透露,美的過去推新產品速度特別快,什麼都搶第一。但這樣容易出現質量問題,還會造成老產品壓倉。現在對新品給予經銷商準備的時間較長,有的提前半年,先提供一些產品細節,這就使得經銷商有時間培訓促銷員,還能有時間提前把一些老產品處理掉。

「對於庫存,過去美的關注更多的是完成提貨和回款任務,現在對代理商庫存也要求定期通報,經銷商出貨要掃碼,以便於美的能更實時掌握庫存情況。而且美的嚴格要求我們每月10號到15號之間,要把下個月貨源需求報出來,具體到每個型號。做得準確無誤會給我們一些獎勵,如果差距很大,造成不良庫存,也會受到懲罰」。張武力說這些要求以前也有,只是執行得並不嚴格。

不過,如果說今天美的轉型已經成功,產品口碑與產品質量能與格力等老對手匹敵,還為時過早,而其在白電行業佈局智能家居,也是一條傳統家電企業都在探索的黑暗隧道。

方洪波做了一個比喻,這就像開一輛車在高速公路上,要維持120公里的速度,不能剎車,這個時候還準備提速到150公里,突然別人告訴你這條高速公路快要到盡頭了,你要趕緊找到另外一條高速公路。

「很難啊」,他自述每天都生活在恐懼之中,「美的發展到今天,風險每天都在,我真的有恐懼感。不是恐懼完不成目標,也不是恐懼這個位置能不能坐得下去。而是因為在這個時代,踏錯一步,一失足成千古恨。」

美的 的互聯網思維

CE:移動互聯網會重組製造業的全部生產要素,面對這種衝擊你感到焦慮嗎?

方洪波:如果你不跟上移動互聯時代,馬上就會死掉的,資本市場也會給你壓力。我也在不斷地問自己,互聯網思維到底是什麼?這種改變你要想清楚,就像我們轉型一樣,不能亂轉。

思考之後,現在的我反而很淡定,一點焦慮都沒有了。關於互聯網思維,人們可以總結10個要點、20個要點,但我覺得只有一點,就是做企業要為消費者提供完美服務,就這麼簡單。小米手機很成功,如果現在有人再搞一個「大米」手機,恐怕很難忽悠用戶了。因為小米對消費者確實很盡心,別人很難模仿。

過去家電的消費者太寬厚了,維權手段效率也很差。現在我們要儘量把產品和服務做完美,這是傳統企業擁抱互聯網思維的根本。消費者可以24小時提意見,我們則能夠隨時給人家搞定,搞不定就退貨換貨。有的管理者問,這樣我們得到了什麼,我的答案是,得到了信任。

CE:你怎樣看待電子商務的衝擊?

方洪波:電商是翅膀,美的也公佈了去年線上銷售的數字,我相信這個數字在白電企業中是最大的,雖然之前,美的從來沒說過這個事情,但是數字擺在這兒。現在,我們在強化後台建設,例如美的的物流基礎比其他公司好,在全中國主要城市都有大型倉庫。未來美的所有產品,無論在哪裡,都有統一的倉儲管理。比如說在北京,過去是空調一個庫,冰箱一個庫,洗衣機一個庫,小家電一個庫,各管各的,現在全部是一個庫。這個庫不一定是地理上的概念,可能分佈在北京幾個地方,但管理上是一個,由第三方統一管理。這樣調配、配送就方便了,最後一公里則可以交給社會資源做。美的要做的是把信息系統、結算系統、物流系統打通。

未來電商到底在中國是怎樣的?我相信沒有人能回答清楚,馬云也判斷不了。現在在美國出現了非常清晰的去中心化趨勢,很多品牌自己的電商發展起來。當然國內目前為止還沒有一個家電企業成功地去中心化,既然我們都搞不清楚,就先干,摸著石頭過河,邊摸邊干。

春節後我們註冊了一個「美的集團電子商務公司」,去年我們自己沒有做電商平台,但在蘇寧易購、1號店、易迅等平台的銷售額超過了80億。按照目前的情況,挑戰一百億有希望。外部的渠道我們現在合作都很好,最近我還去拜訪了京東,雙方也在談合作。

CE:傳統產業觸網,你在實踐中感覺哪些思維需要擺脫?

方洪波:過去傳統家電企業做電商,往往是拿淘汰產品賣,這是短期行為。你不能把電商當成甩庫的方式。

企業要從價值鏈上做一系列調整。以前電飯煲四台一箱,但一個用戶怎麼能買四台?要一台一個包裝。電商對包裝要求更高,泡沫要厚一點,紙板也要再厚一點,而用戶對顏色、產品設計的要求和在商場裡也不一樣。

電商方面我們有很大的文章可做。美的現在有一億多用戶,那些需要安裝的產品,如空調、洗衣機、熱水器都要填客戶資料,這是最寶貴的數據。現在每天都會增加幾十萬個客戶,假設建立會員俱樂部,搞幾百萬會員應該沒問題,這樣有一些延伸的服務性問題就能解決。

美的 生死 時速 如何 在沈 沈沒 之前 搭上 互聯網 互聯 思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5213

朝鮮高麗航空因起火在沈陽迫降

據新華社報道,朝鮮高麗航空一航班因為飛機起火,在沈陽迫降。該客機系從平壤飛往北京。 

據沈陽桃仙機場官方微博稱,今早8時35分,機場接到空管通知,朝鮮高麗航空公司JS151(平壤-北京)因機組通報客艙冒煙,需備降沈陽。機場啟動應急救援。8時50分,該航班平安降落沈陽機場,飛機未發現異常情況。目前,機場運行一切正常。有關部門正對具體原因進行進一步調查。 

新華社英文報道截圖

據韓聯社報道,這架飛機是1993年生產的圖波列夫Tu-204機型,北京時間22日上午8點25分飛越中朝國境後,於8點50分左右降落在沈陽桃仙機場。朝鮮高麗航空定期運營平壤到北京和莫斯科等地的航線,火災原因很可能由於機種老化引起。

涉事航班飛行軌跡

朝鮮高麗航空商社是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的國有航空公司,是朝鮮唯一一家航空公司,1955年成立。總部設在首都平壤,以平壤順安國際機場作為營運基地。朝鮮的國內航線均由高麗航空獨家經營。

據中國民航網消息,英國航空咨詢公司Skytrax每年都會根據效率、安全、設施、服務質量和態度、餐飲等對全球的航空公司進行星級評級,而在2016年評級當中,朝鮮高麗航空成為了全世界獨此一家的一星級評級獲得者,而自從2012年被納入評級系統以來,他們在這個位置上已經蟬聯五年。

朝鮮 高麗 航空 起火 在沈 沈陽 迫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469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