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命好「是炒股的核心競爭力 許渺

來源: http://xueqiu.com/1460633374/36056734

你可以不信命,但不要否認你看不上的一些人成功了,困惑還不錯的人怎麽失敗了。在股票投資這件事上,我堅持”命好“是核心競爭力,甚至唯一。(聲明一下:我不是宿命論者,也贊賞人生就要努力,我們在此只討論關於股票投資這件事。如)

  在看官們拍磚之前,先容我說兩件事:
  (一)大衛·休謨關於因果關系的闡述
  18世紀英國哲學家大衛·休謨認為,我們從來沒有親身體驗或者親眼證實過因果連接關系本身,我們看到的永遠是兩個相繼發生的現象,所以一切因果關系都是值得懷疑的。舉個例子,公雞叫了,太陽升起。這兩個事件同樣是相繼發生,但是公雞叫並不是太陽升起的原因。休謨提出,一切因果關系都應該重新審視。
  (二)關於幸存者偏差
  1941年,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統計學沃德教授(Abraham Wald)應軍方要求,利用其在統計方面的專業知識來提供關於《飛機應該如何加強防護,才能降低被炮火擊落的機率》的相關建議。沃德教授針對聯軍的轟炸機遭受攻擊後的數據,進行研究後發現:機翼是最容易被擊中的位置,機尾則是最少被擊中的位置。沃德教授的結論是“我們應該強化機尾的防護”,而軍方指揮官認為“應該加強機翼的防護,因為這是最容易被擊中的位置”。沃德教授堅持認為:(1)統計的樣本,只涵蓋平安返回的轟炸機;(2)被多次擊中機翼的轟炸機,似乎還是能夠安全返航;(3)而在機尾的位置,很少發現彈孔的原因並非真的不會中彈,而是一旦中彈,其安全返航的機率就微乎其微。軍方采用了教授的建議,並且後來證實該決策是正確的,看不見的彈痕卻最致命!這個故事有兩個啟示:一是戰死或被俘的飛行員無法發表意見,所以彈痕數據的來源本身就有嚴重的偏誤;二是作戰經驗豐富的飛行員的專業意見也不一定能提升決策的質量,因為這些飛行員大多是機翼中彈機尾未中彈的幸存者。

  關於上面兩件事我說完了,接下來延伸回股票投資上。分享下對於因果關系和幸存者偏差的認識。
  (一)因果關系
  每個投資者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投資理念,從而通過它們來預測股價未來的高低。我們可否回到最原始的起點:什麽決定價格?(註:恰巧這兩天看到一篇景林投資的專訪討論了這個問題)
  《馬克思政治主義經濟學》里關於價格決定因素的闡述是這樣的:價值決定價格,價值分價值和使用價值,價格永遠圍繞價值上下波動。《西方經濟學》的闡述更加明確,即供求關系決定價格,然後是供需曲線的數學表述。問題來了:誰決定價格?如果價值能決定,中國經濟GDP每年8%,股價保持了6年的熊市;如果供求關系能決定,成為了全球第一M2的國家,並且停止不少年的IPO,不也熊市了那些年嗎?!基本面分析在找尋價值被低估的投資標的,技術分析在謀求通過資金供求關系找到答案,還有行為金融、量化等多種方式在預測未來。甚至一些多因子模型設計了上百個因子,暫不論這些因子是否對沖(就好比長得漂亮、年齡26歲以上,還必須是處女),連這些因子是否能決定價格我們都沒搞清楚。舉個例子,南非世界杯一戰成名的章魚保羅,如果按照保羅的預測結果是完全一致的,難道保羅的預測是西班牙最後奪冠的因子嗎?如休謨所言,我們看到的永遠是兩個相繼發生的現象,所以一切因果關系都是值得懷疑的。
  而對於股票投資來言,如果賺錢你之前的理念都是對的,如果賠錢都是狗屎,你是否想過?你的理念和最後的結果壓根可能沒有關系,或者沒你想的那麽重要。2013年投資高科技的@GT周 名聲鵲起,2014年又換成了堅守銀行的@東博老股民,從結果上看他們都預測正確並按照這個預測進行了投資,於是他們都賺錢了,但是和預測的理念又有多少關系吶,如果他們在那個年份里最後賠錢了又會如何說吶。在這件事情如果我們沒搞懂什麽決定價格的話(這點上人類的智力暫時無法精確表述證明),我們都會是章魚保羅,或成神,或就是一只普通章魚。
  不要和我討論概率的問題,試圖統計舉例證明理念和結果有統計關系。概率學派分為頻率學派和葉貝斯學派,前者堅持概率是長期實踐的客觀體現,後者同時也認同主觀情緒的認定,但可惜概率問題是人類智力更加無法解決的問題。不要過分的相信自己的投資理念,它只有在結果正確的時候你才認為正確,而投資理念和投資結果或許真的沒有因果關系。倘若在股票投資上存在一個強有效的投資理念,可以準確預測價格的變化,就應該每天賺錢,每小時賺錢,每秒鐘賺錢,或者長期永久盈利,就算你是整個存款,也要建立在國富民強、銀行不倒閉等等的基礎上,命好的是你生活的時代。


  (二)幸存者偏差
  常言說“老婆都是別人的好”。一是你看到的別人老婆有很多,但你往往記住那些漂亮優雅賢惠的少數人,自覺不自覺的忽略大部分;二是你記住的別人老婆的樣本信息並不完整,你看到的更多是淡妝華服而不是睡衣素顏、是溫柔體貼而不是嘮叨抱怨,而後者可能只是她老公下班回家後才看到的。比如媒體調查“喝葡萄酒的人長壽”。一般是調查了那些長壽的老人,發現其中很多飲用葡萄酒。但還有更多經常飲用葡萄酒但不長壽的人已經死了,媒體根本不可能調查到他們。
  面向全部用戶的公開性調查,也會存在較大的偏差。比如互聯網上要是有調查“你認為北京出租車起步價從10元提高到13元是否合理?”,看似樣本是隨機的,但認為“不合理”甚至憤怒的人更願意去回答這個問題,而覺得“合理”甚至無所謂的人可能更多會忽略這個調查。現在你明白雪球上為什麽2014年用戶平均收益率60%了嗎?賠了的或者賺的少的根本不會寫什麽年度總結,所以雪球每年的用戶平均收益率都永遠很好。
  當進入中國南方的大小機場,幾乎所有的書店都在播放《董明珠談管理》和《馬雲談創業》的DVD,而他們的成功一樣是幸存者偏差。你要知道會有比董明珠更勤奮,比馬雲更聰明,比他們更加優秀的商業模式,更加卓越的管理團隊,最後game over了。
       回到投資領域,取得成功的投資者談論其投資經驗和方法,但我們往往會忽略了一個事實:采用同樣經驗和方法而投資失敗的人是沒有機會上電視侃侃而談的。巴菲特說:“如果你是池塘里的一只鴨子,由於暴雨的緣故水面上升,你開始在水中上浮,但此時你卻認為上浮的是你自己,而不是池塘里的水。” 如果你我本身就是“幸存者”的一分子,就很麻煩,因為就算成功純屬偶然,你我也可能會不自覺的發現自己與其他成功者的共同點,並將它們詮釋為“成功因素”。巴菲特的成功你無法複制,@小小辛巴 的成功一樣你複制不了。記住這句話:沒有人的成功可以被複制,他們都是幸存者,命好是他們成功的核心競爭力。

  (三)關於命好這件事
  身邊常有經商成功的友人,問其成功的關鍵,答曰命好。常有預測經濟走勢的學者,問起準確的理由,答曰命好。到後來才發現,越是結果成功的人越是把命好歸結為首要要素,命好和成功構成了因果關系。他們為什麽這麽說?因為和他們一樣條件,甚至比他們擁有更多優勢的人們,倒在了通往成功的道路上,而命好是他們比失敗者唯一多出來的東西。
  有沒有辦法改變命?易經八卦用風水改變運勢,但變不了命。佛說積善修德,六道輪回。我黨說知識改變命運。這不是個和宗教有關的話題,我也不甚懂宗教,多數人把命好歸為福報。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不要和我打嘴仗,我信命,也不否認人既然活著就要努力一些,至少我還是很努力的。你不信命,討論半天有什麽意義呢?最後你賺錢了,一切皆對,如果你賠錢了,至少和我沒啥關系。
  
  看到網友評論,於是想加上一句話:想當年,上億的精子沖向子宮,莫非是因為你努力才成為第一名的?當然了,我們討論的股票投資的核心競爭力,很多人在回複努力再努力,問題的關鍵是什麽努力,努什麽力、怎麽努力就能等於成功。我既不唯物,也不唯心,只相信: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方舟88 @O_Livia @信立身財緊隨 @七向街 @不明真相的群眾 @不明覺厲的小夥伴 @耐力投資 @userfield @風雲-華文投資 @二線牛牛 @價值at風險 @DAVID自由之路 @東邪 @滾雪球筆記 @歲寒知松柏 
命好 炒股 核心 競爭力 競爭 許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001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