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天神娛樂44億加碼影遊產業 合潤德唐、幻想悅遊收入囊中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5023278.html

6月3日,以遊戲研發為核心業務的大連天神娛樂股份有限公司(002354.SZ,下稱“天神娛樂”)發布公告,擬通過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形式購買北京合潤德堂文化傳媒股份有限公司96.36%股份、北京幻想悅遊網絡科技有限公司93.5417%股權,合計作價44.18億元。

作為國內大型遊戲公司,天神娛樂收購幻想悅遊加碼布局遊戲產業容易理解,但是,收購影視營銷為主業的合潤是何目的?聯想到去年以來火爆的一個詞“影遊聯動”,不難發現,天神娛樂是想在加碼遊戲主業的同時,增加對影視內容產業的布局,推動影遊聯動,讓遊戲與影視能夠形成相互促進,共同發展。

作為主板上市公司,天神娛樂是MSCI中國A股指數成分股指數成員。公司以遊戲研發為核心,並在無線應用分發、移動互聯網、廣告、影視、娛樂、金融、教育等趨勢行業進行了長線布局。而合潤依托於影視劇文化產業、綜藝節目、互聯網視聽內容等文化作品,構建了國內最大的“互聯網+品牌內容整合營銷平臺”,提供品牌內容整合營銷、內容創制和正版影視劇衍生商品授權合作、在線票務、在線廣告、體育、遊戲、藝人、在線直播、影院陣地活動等覆蓋線上線下的整合營銷服務。目前,合潤已經成功與500多部影視劇、100多個片方合作,其中17部為好萊塢大片,創造了300多億的票房。

天神娛樂在公告中稱,此次並購完成後,天神娛樂的業務版圖將更加完整,各業務板塊之間將產生充分的協同和支撐作用。據悉,此次並購的兩大標的可以同時對上市公司的網絡遊戲、廣告傳媒板塊與影視內容三大板塊同時進行多重補強,打造“影視+遊戲+廣告”的泛娛樂產業聚合平臺。最終形成遊戲內容與影視內容互為轉化,品牌內容整合營銷與數字營銷渠道多維度推廣,內容生產與改編能力、媒體植入能力、互聯網技術能力同步增強的企業生態,完成內容生產能力、渠道鋪設能力及變現能力兼備的產業鏈閉環,將上市公司打造為具備完整產業生態的平臺型娛樂集團。

此次交易完成後,一方面,天神娛樂借助幻想悅遊在海外遊戲發行的經驗及資源拓展其遊戲發行業務,進一步擴大其海外市場;另一方面,天神娛樂借助合潤傳媒在品牌內容整合營銷方面的經驗和資源,能獲取各類影視劇、文化作品的IP內容並擴寬公司營業範圍,並能實現影遊聯動。

事實上,影視業務是天神娛樂近期布局的重點。

去年10月,天神娛樂稱,公司參與設立的寧波天神娛樂文創股權投資合夥企業(有限合夥)擬以現金購買股權方式向上海儒意欣欣影視工作室(有限合夥)購買北京儒意欣欣影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儒意影業”)49%股權,作價13.23億元。儒意影業專註於影視內容生產,近年出產了一批熱門的影視作品,《致我們終將逝去的青春》、《老男孩之猛龍過江》、六大影帝視帝合演的《北平無戰事》、去年熱映的影視劇《瑯琊榜》等出自該公司之手。

影視產業之所以引起天神娛樂乃至諸多公司的重視,是由於近年來,擁有熱門影視IP的遊戲屢屢能夠獲得大賣,同時,遊戲的熱銷又帶動了影視作品的火爆,因此,遊戲公司涉足影視產業、或者影視公司涉足遊戲可以更好的實現影遊聯動。以去年熱映的《花千骨》為例,《花千骨》讓整個手遊行業見識到影遊聯動的威力,首先在於《花千骨》電視劇的大熱,一開播就幾乎取得了年度最火電視劇的地位,其網絡播放量突破200億。2015年6月電視劇初播之後,手遊則隨後馬上上線,在電視劇熱播期間持續霸占暢銷榜前十接近3個月之久,最高月流水突破2億,遠遠超出發行方天象互動對其三五千萬保底的預期。熱門影視劇《青丘狐傳說》是一款仙俠題材的3D手機大型多人在線角色扮演遊戲,為唐人影視旗下同名強檔劇集的影遊聯動,遊戲上線首日新增用戶超過70萬,流水超過500萬,上線六小時即沖入IOS免費榜第一名。遊戲也可以改編成影視劇,並且遊戲改編的影視劇熱映的也屢見報端。此前《仙劍奇俠傳》就是很好的例子,而近期即將上映的由熱門遊戲改變的電影《魔獸世界》截止今日上映首日預售的票房也已經突破5000萬。

根據伽馬數據《2015年中國遊戲產業報告》數據顯示,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1407.0億元,同比增長22.9%。其中自主研發網絡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達到986.7億元人民幣,國產原創遊戲占據市場絕對優勢。而來自國家電影局的統計顯示,2015年全國電影總票房達到驚人的440.69億元,比2014年增長48.7%,創下最高年度增幅。其中,國產影片票房271.36億元,占總票房的61.58%,以較大優勢保持了國產電影在中國電影市場的主導地位。通過數據可以看到,遊戲與電影高增長、高收益的產值是吸引資本市場的硬基礎,業績一部推動了影視與遊戲產業加速結合,實現影遊聯動,互相促進。

不過,需要警惕的是,並不是每一部熱門的影片都適合改成遊戲,為了能夠實現影遊聯動,一些遊戲公司很早就介入到影視作品的內容創作中,為以後的同名遊戲做準備,或許這也是天神娛樂這樣的遊戲公司需要深入布局影視內容端的目的之一吧。

天神 娛樂 44 加碼 影遊 產業 合潤 潤德 德唐 唐、 幻想 悅遊 收入 囊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9467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711/157309.shtml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娛樂資本論 娛樂資本論

《余罪》幕後大佬朱曄:16億出手儒意影業,領投微影,收購合潤

朱曄認為,影視投資入口高,出口低。

熱播網劇《余罪》的投資方名單中,有一個稍顯陌生的名字——天神娛樂。

鮮為人知的是,《余罪》這個IP早在3年前,就被天神娛樂董事長朱曄買下,而在《余罪》之前,朱曄更加廣為人知的身份是“巴菲特的信徒”,2015年,他曾以234萬美元的“天價”拍下與股神巴菲特的午餐。

最終,朱曄找到新麗傳媒的老板曹華益完成《余罪》的拍攝。誰也沒想到,他的第一個影視項目就成了“爆款”。類似這樣的“傳奇故事”,在天神娛樂短短幾年的發展史中,幾乎是接二連三地出現:

比如,他曾讓光線的王長田賺到幾十億元——早在2012年,光線投資1.25億元,拿下天神12.5%的股權(當時的天神只是一家頁遊公司)。2014年,天神借殼上市成功,不到3年,天神娛樂市值已經接近240億,不僅讓王長田大賺一筆,也成為當下影視圈一個不容忽視的“玩家”:

他曾買下儒意影業49%的股權,不到1年後又賣出,凈賺3億;

他曾領投微影時代C+輪,4億換3.43%股權;

他還幾乎是全資收購了影視植入公司合潤傳媒,很多熱門標的也都有天神娛樂的身影。

近期,天神娛樂還與國內一家頂級電視劇制作團隊頻傳“緋聞”。

那麽,朱曄究竟是誰,他為何能有這樣的好運氣?他的天神娛樂又將去向何處?

“柯利明能持續不斷地跟你說兩三個小時電影,完全不知疲倦”

在不少圈中人看來,朱曄擅長資本運作,以“資本玩家”的身份行走江湖。7月初的一次對話,讓我們對朱曄有了一些新的了解。

在北京天神娛樂的辦公室里,這位34歲的北京人抽著雪茄,對面墻上懸掛著他與巴菲特的合影漫畫。

這位資本家對小說和劇本頗有心得。“我一直是個網文愛好者,也有很多網文圈的朋友。小說《余罪》的版權在兩三年前就已經被我買了,是當時起點一個編輯推薦的。《盜夢空間》和《星際穿越》,這些劇本我都看了,真心覺得非常棒。”

事實上,買下《余罪》之時,朱曄對影視行業還沒有任何經驗。

從遊戲圈跨界到影視圈,天神娛樂采取的辦法是——利用投資公司作為敲門磚,積累行業資源。

2015年11月,天神娛樂旗下的並購基金,以13.26億元,買下儒意影業49%版權,後者曾出品過《偽裝者》《瑯琊榜》《致青春》等熱映作品。

“我們很感謝儒意影業的收購案,是小柯(柯利明)帶我入行。”朱曄如此評價自己投資的第一個影視公司儒意影業:“投資儒意影業之後,我們才認識了行業里越來越多的大佬。”

他評價柯利明——這是一個異常專註的人,並且對電影有足夠的熱愛,甚至想要把這件事做一輩子。

“我跟柯利明在一起,說電影,我永遠說不過他,而且他是那種能持續不斷地跟你說兩三個小時,完全不知疲倦的人。投資,當然就是要投這樣的人。”朱曄說。

緊接著,天神娛樂在今年4月斥資4億元,成為微影時代C+輪融資的領投方,占股3.43%。在此前一輪又一輪的融資中,微影時代的投資方幾乎都是VC或是產業基金,天神娛樂的加入,成為微影時代股東中第一家上市公司。

“我們相當於做了一個定價。”朱曄說,微影時代投後估值116.61億元,這之後,淘票票、貓眼分別完成新一輪資本運作,估值都是以此作為參照。

不僅如此,天神娛樂之後,國內影視類上市公司也越來越熱衷於投資票務平臺,例如,博納影業、華策影視投資淘票票,光線傳媒甚至直接拿下貓眼的控股權。

“在微影,淘寶和糯米這三家對比的情況下,我覺得我偏向微影,源於我對騰訊更了解,也源於我對林寧的認可。而且,微影收購了格瓦拉,獲得了一支特別好的產品團隊,我恰好又是格瓦拉的忠實用戶。”

今年6月,天神娛樂在影視行業再次布局,幾乎是全資收購了影視植入領域排名前列的公司——合潤傳媒。

合潤傳媒總經理王一飛從事植入廣告近十年,他告訴娛樂資本論,“我們很早就接觸了朱總,也會推薦一些業內好公司給天神那邊,上次介紹了一個朋友,沒想到幾天朱總就給投了。”

“我們和天神是去年開始接觸的,那個時候朱總就經常征求我們意見,這個企業並進來對我沒有沒有協同性,怎樣產生協同性等問題。”王一飛說。經過長達半年的接觸,合潤傳媒最終以7.4億的價格出售96.3%的股權。

股權投資“收官”,項目投資“啟幕”?

外界將朱曄視為“巴菲特的追隨者”,但他表示,與巴菲特價值投資的理念不同,他更喜歡的是“趨勢投資”。

“在行業上升曲線底部殺進就行了,如果是在曲線中段也可以盡量砸進去,在高位的時候盡量不碰或者退出。”朱曄說。

他拒絕對近日16.17億轉手出售儒意影業的做法進行過多的解釋。但他“趨勢投資”的理念,或許是這項交易背後的一個註解,至少,持有儒意影業有一年不到的時間之後,天神旗下的並購基金已經凈賺3億元。

朱曄對娛樂資本論坦言,未來不會輕易投資更多的影視公司,原因是,現在整個影視行業的估值已經在高點,上市公司影視並購也相對困難,用他在此前一場論壇上發表的觀點,那就是“資本的入口越來越高,而出口越來越低。”

“我自認為有投資的天賦。”朱曄說:“天神娛樂從不到300萬投入,到如今240億的市值就是最好的案例。而且我從來沒有出手過天神娛樂的股權,平時的日常開銷都是通過其他的一些投資案例來實現。”他隨手舉了幾家遊戲公司的投資個案,單筆收益都在幾百萬到上千萬。

在經歷過儒意影業、微影時代、合潤傳媒等多家影視行業公司的投資案例,朱曄決定親自下場制作內容。

但他說:“我沒打算通過作品掙錢。” 

在朱曄的規劃里,爆款影視作品能夠幫助天神娛樂打開知名度,通過這種知名度再“反哺”諸如金融、教育等能夠長久發展的企業,這些行業的收益可能更大、更具有持續性。

“我們的節奏是一年一部電視劇,兩三年一部大電影,只要出好的作品就好。“朱曄說。

如今,天神娛樂旗下成立了天神影業,將陸續開發《將夜》《黑鍋》《余罪》大電影、網劇《余罪2》、原創IP《傲劍》等。

他在采訪中還表示,自己正在投資一家影視制作公司,希望未來能幫助天神娛樂制作細節考究的優質內容,可以有侯鴻亮一樣的細心和耐心去做事情的人。

從300萬到240億,借殼上市成為關鍵一步 

縱觀天神娛樂近年來的表現,仿佛闖入影視圈的一支神秘力量。朱曄從哪里來?天神娛樂為什麽這麽有錢?

當年,朱曄從300萬資金起步,通過《傲劍》一款爆品遊戲完成資本的原始積累。《傲劍》是天神開發的一款ARPG武俠類網頁遊戲,《傲劍2》的月流水曾一度超過3000萬元。

2012年光線傳媒以及子公司光線影業共斥資1.25億入股天神娛樂,拿下12.5%的股權。這家公司隨後借殼科冕木業登陸資本市場,完成公司發展歷程中的關鍵一躍。

“借殼上市是我們公司發展的重要一步,有了資本更大的平臺。”朱曄在和娛樂資本論的談話中承認了上市對於天神娛樂的重要性,正是有了這一平臺,天神娛樂才能從頁遊《傲劍》起家,發展到今天近240億的市場規模。

“頁遊的生命周期相對較短,一款產品可以成就一家上市公司,也可以迅速衰落,尤其在手遊的沖擊下。”一位熟悉天神娛樂的人士向娛樂資本論的表示,天神娛樂也同樣面臨著這個問題,自從《傲劍》之後,遭受再造第二個爆款以及手遊陣痛期困擾,上市的資本運作“挽救”了它。

天神娛樂從2014年借殼開始後,不斷地對外投資並購,擴大自己的產業鏈條。通過優質的手遊研發、發行公司、互聯網廣告公司資產註入,解決了遊戲產品、運營以及變現等問題,避免走上頁遊公司“短命”的怪圈。

如今,光線傳媒依舊是天神娛樂的股東。朱曄說:“長田總經常和我們交流,也會推薦一些好的公司給我們,比如鄧超的橙子映象。”在他看來,現在還沒有和光線產生協同效應是自己沒有想好怎麽做電影,正在一步步積累資源。

事實上,影視領域的布局,只是天神娛樂整體布局中的一小部分。在線教育、金融等領域已成為朱曄圍獵的新領域。

“現在,一方面我們想做好產品,另一方面也想在資本市場上有動作。”天神娛樂創始人朱曄在辦公室里對娛樂資本論表示,不時會看一眼對面墻上懸掛的與巴菲特的合影漫畫。

“這是吃飯之後別人送我的,”在今年同樣的午餐被拍出了345萬美元價格,隨後朱曄發朋友圈稱:“突然有種凈賺110萬美金的感覺”。

“巴菲特的成功,其實本質就是投資了美國。”朱曄說,天神也希望投資更長期發展的行業,做時間的朋友。

“影視投資入口高,出口低”

娛樂資本論:天神之前都是投公司的,現在開始投項目,是一個什麽樣的考慮?

朱曄:從我們的角度來說,投公司實際上是敲門磚,核心還是自己得有選材、制作、發行的能力,通過投資獲得資源後自己做。

娛樂資本論:可以簡單聊聊對王長田的印象嗎?

朱曄:長田哥非常勤奮、努力,因為我在他那個年齡我不會像他那麽努力,然後他在他們的領域里面非常專註,這都是他非常強的優點。

娛樂資本論:下一步選擇讓你投資影視公司,你會選擇什麽樣的公司?

朱曄:頭部的影視制作公司,事實上我們已經投了一家,但是現在沒有公告,我們認為這是國內一支最好的制作團隊。

未來我們要做出有質量的作品,我們希望有一支穩定而且具有專業素養的團隊,《余罪》雖然做得不錯,但是其實是取巧的,在細節上並不經得起特別強的考究,我們需要一支專業化的團隊能在細節上考究。

娛樂資本論:那你怎麽看這種制作團隊的商業價值?

朱曄:我們所有一切的思考在影視行業不完全在於它的商業價值,核心思考的是我們怎麽能夠體現給我們的用戶和觀眾最好的內容,這是我們第一性的思考,我們在這個領域第一重要的原理。

娛樂資本論:你怎麽看現在很多公司投工作室這樣件事?

朱曄:有機會的話當然可以投資,核心取決於價格。如果能培養做經紀公司培養新的人,我覺得可以這是非常有價值的。

但是已經特別貴的話,沒有必要,風險也高,萬一哪天出事了呢?然後其實你的回報也低,因為你投進的時候已經不便宜了。入口高同時出口又低,又何必呢? 

朱曄 天神娛樂 余罪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余罪 幕後 大佬 朱曄 16 出手 儒意 影業 領投 投微 微影 收購 合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191

合潤傳媒:廣告植入要懂多種“語言”

1 : GS(14)@2010-09-05 20:38:15

http://www.cb.com.cn/1634427/20100904/148043.html
從簡單“嫁接”到融入內容,從傳統影視劇到網路短劇
  合潤傳媒 廣告植入要懂多種“語言”
  33個贊助商,23個品牌,無孔不入的廣告在《杜拉拉升職記》中輪番上演。越來越多的影視劇,正讓人們深處廣告植入的重重包圍中。
   這是一個廣告植入的新時代,然而在北京合潤德堂傳媒廣告公司(以下簡稱“合潤傳媒”)總裁王一飛看來,植入並不是簡單的“嫁接”,只有節目內容的藝術完 整性、觀賞性不被破壞,“植入廣告”才會對品牌起到良好的傳播效果。王一飛把這種能起到良好宣傳效果並和影視劇進行有效融合的商業模式稱做“品牌內容營 銷”。作為“品牌內容行銷”模式的探路者,合潤傳媒也受到了投資方的關注。
  繼2009年9月獲得深圳市同威創業投資有限公司(以下簡稱 “同威創投”)2000萬元的投資後,合潤傳媒近日又獲得同威創投及深圳高特佳、凱晨資本等多個投資機構共計6000萬元的二輪投資。同威創投投資經理賈 珂表示,植入式廣告在中國是一個快速增長的行業,預計三年內合潤傳媒將會在國內上市。從目前來看,合潤傳媒有望成為第一家明確以植入式行銷為主業的上市公 司。
  自建品牌內容行銷平臺
  《鄉村愛情故事》裡開進村子的雪佛蘭轎車,《我的青春誰做主》裡趙青楚和錢小樣在Kappa專賣店裡聊天,這些都是出自合潤傳媒之手,王一飛更喜歡把這種廣告植入設計叫做“品牌內容行銷”。
  從2007年創業開始,合潤傳媒主要做的是電視劇廣告植入。“第一個項目是和趙寶剛導演合作《我的青春誰做主》,有一場戲是安排在Kappa專賣店裡拍的。”王一飛說,這一單並沒有掙到錢,但是卻從這一合作中學會了“如何將廣告植入做得看起來不那麼多餘”。
  “一開始好多合作都不掙錢,即使掙了錢,也可能會出現合作不愉快的狀況。做品牌行銷的和做藝術創作的並不是一類人,經常會發生溝通方面的問題。”談起創業之初的經歷,王一飛稱那段“夾心層”的日子很難熬,他總結出自己的薄弱之處就是沒有成熟的模式。
   在堅持了一段時間後,王一飛逐漸建立了自己的BC(品牌內容)分析師團隊,由於BC分析師多具有影視劇實際拍攝經驗,使他們可以順利地參與到每個劇組的 創作溝通當中,與編劇、導演、燈光及演員共同探討每個鏡頭、每個細節的呈現方式。王一飛開玩笑說:“我們的人需要會說兩個星球的話,既要會用文化界的潘多 拉星球語言,也要會廣告語言,這樣我們才能把品牌和製片人之間的差異協調好。”
  以新片《唐山大地震》為例,由於影片有很多的救災橋段, 因此合潤傳媒的BC分析師們重點查詢了當年地震時全國支援救災中重型設備的使用情況,之後找到相關設備的提供商,以影片真實重播的方式,打開了客戶與製片 方的接洽。“拍攝地震現場需要很多挖掘機、吊車等重型機械,租金非常貴。通過分析發現,我們的客戶‘中聯重科’非常適合參與到這部影片中。”王一飛說,在 汶川大地震中,中聯重科的義務救援隊就奮戰在災區,此次參與拍攝的中聯重科員工不少都親身參與過抗災。經過三年的積累,合潤傳媒在自己的平臺上聚集了160餘家國內外頂級製片公司及百餘家大型品牌,並與其形成了長期穩定的合作關係。而正是平臺化的操作,也為合潤傳媒抵禦了金融危機帶來的風險。王一飛說,合潤傳媒在2009年利潤達到了幾百萬元,是2008年的三倍以上。
  由商業主導向內容主導轉移
   儘管影視劇品牌內容廣告(植入廣告)、品牌內容整合行銷(線下推廣)、品牌內容公關(影視劇宣傳推廣)三部分業務為合潤傳媒帶來了業務量的飛速增長,但 是王一飛並不滿足於此。他說,隨著三網融合時代的到來,傳播管道會變得很模糊,而內容變得更重要了,因為可以點播內容了。以後,合潤傳媒的業務會由商業主 導向內容主導轉移。相比于傳統電視劇,網路劇正逐漸呈現出優勢和強勁的競爭力。在製作和播放方式上,網路劇一般都不是全劇製作完畢後再借助互聯網平臺連續 播放的,而是間斷性地播放,提前預告下一集的播放時間。從經濟效益的角度來看,網路短劇的商業前景更為光明。
  成本低,製作週期短,廣告 植入回報率高,合作管道更加多樣化,基於這些優勢,製作多媒體短劇成為了合潤傳媒進軍網路的第一顆棋子。王一飛透露,這類短劇的成本之所以低於傳統的影視 劇,主要是在網路、手機等新媒體上,適合此類播出平臺的劇本和創意要更容易找到,而且在三網融合的趨勢下,會有越來越多的廣告客戶更傾向于這樣的合作模 式。
  “我們下一步準備做高端網路劇,每部投資在200萬元以上,並嘗試跟品牌客戶共同投資製作,或以我們為主,制作品牌定制劇。隨著網路版權的正版化,收費標準也在提高,這塊的增值空間是很大的。”王一飛對網路短劇的市場前景信心十足。
  當然,看到這一商機的絕不止合潤傳媒一家。對於網路短劇市場,網路視頻的主角優酷、酷6網和土豆網都已開始行動,這個領域的競爭也開始硝煙漸起。8月初,土豆網就宣佈,“橙色盒子”自製劇全媒體業務拓展正式啟動。
  儘管網路短劇中蘊藏著很大的商機,但這都是建立在一部好的能夠在網上有人氣和口碑的短劇基礎上才能達到的效果。顯然,短劇內容的短小精悍以及是否具有足夠的傳播力,是對合潤傳媒等製作方的一大持續性的挑戰。

  儘管王一飛不願透露在影片中的植入費用問題,但是隨著影視劇製作費用的水漲船高,植入費用也是節節攀升。王一飛透露:品牌植入費用在2007年大約為20萬~30萬元,但現在已經漲到100萬元了,而且還會繼續迅速上漲。
   而對於製作成本的提高,合潤傳媒採取了平臺化的操作來降低風險。王一飛說:“我們每個月都會對30~40部影視劇進行評估,推薦期是三個月,有客戶的我 們就操作,沒有客戶就放棄。如果是開機的話,我們還可以考慮做貼片。但是,首先要經過我們的評估,評估標準有很多項,包括編、導、演等陣容,以及投資額等 十三項,最後採用打分制,這些都是基於資料庫的。比如我們有一個導演庫,包含了所有的知名導演,我們會把他們的資訊隨時放進庫裡來,包括新作品的收視率是 多少,正面評價是多少,負面評價是多少等,然後我們再把它量化。”
合潤 傳媒 廣告 植入 要懂 多種 語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7062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