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世家:安德魯·卡內基 商而優則慈

http://www.xcf.cn/newfortune/texie/201211/t20121121_378240.htm
卡內基沒有單純作為商業巨賈被記住,而作為「商而優則慈」的代表人物傳世。他在65歲時聽從內心的聲音,激流勇退投身慈善,他的座右銘「富有著死去的人死得可恥」影響了諸多巨富。為保證慈善事業永續運營,他設立了紐約卡內基公司,以基金會方式運營,專注於教育與世界和平。由於制度設計合理,基金會躲過了1929年危機,並戰勝了通脹。

    

     王翔 楊颿/文

 

  和卡內基同時代的許多美國巨富如范德比爾特(Cornelius Vanderbilt)、古爾德(Jay Gould)如今都已被淡忘,但安德魯·卡內基(Andrew Carnegie)仍被人廣為稱頌,這並不是因為他的財富,而是他作為現代美國的「慈善之父」的成就。比爾·蓋茨在2008年決定投身慈善事業時,有美國媒體認為,蓋茨將成為「我們這個時代的安德魯·卡內基」。卡內基已經去世快100年了,但他的財富直到現在仍然被後世有志於慈善事業的精英管理著,他們護衛著他的財富和慈善事業。

 

 

  鋼鐵大王套現

 

  安德魯·卡內基,13歲從蘇格蘭移民到美國的窮小子,卻在短時間內成為了舉世聞名的鋼鐵大王,他一生主要的財富也正來源於他創立的卡內基鋼鐵公司。他在65歲時把自己的鋼鐵公司賣給了摩根—雖然當時的他很確定,如果再有5到10年,他就能打敗摩根財團的鋼鐵公司,因為他的公司有著最先進的技術、更大的規模和更低的成本。

 

  當時的摩根心裡也很明白,自己所創造的鋼鐵公司只有兩條路:收購卡內基鋼鐵公司,或者被它打敗。所以,摩根極力想達成這樁收購。但卡內基卻有些猶豫,一方面他已經65歲,想把更多的時間花在家人以及慈善事業上,賣出鋼鐵公司還能一次性地得到一大筆資金;而另一方面,他熱愛一手創立的鋼鐵公司,只要一工作,他就熱血沸騰,廢寢忘食。所以,摩根拉攏了卡內基的親信查爾斯·施瓦布做說客。

 

  施瓦布也想促成交易,他先去找了卡內基的妻子路易絲·惠特菲爾德(Louise Whitfield)。路易絲多年來一直希望卡內基能從事業中脫身,多陪伴家人,所以她建議施瓦布在和卡內基打高爾夫時提出這個建議,這時卡內基比較放鬆,是最佳的遊說時機。施瓦布就在和卡內基打球時建議:一、是時候把你的公司賣給一個能將你的鋼鐵事業一直繼續下去的公司了;二、你一直以來捐出財富的願望,只有在你賣出公司套現後才能更有效地完成。他的建議得到了卡內基的採納,卡內基開了一個價碼給摩根,摩根很快就同意了。

 

  1901年,雙方以4.8億美元的價格達成交易,這4.8億按卡內基的要求被分成3種支付方式,其中的1.6億美元是年利率5%的黃金抵押債券,2.4億美元是新成立公司的股票,8000萬美元是現金。卡內基個人從中得到2.25億美元,全部為債券和現金,因為他不想讓股價的波動影響自己的慈善事業。卡內基一生積累的財富總額在4億美元左右,後人根據通貨膨脹率調整後推算,這些財富相當於現在的2900億美元,在美國歷史上僅次於洛克菲勒的資產。

 

  家族內部的財富分配

 

  卡內基52歲時才結婚,他的妻子路易絲比他小22歲,他們結婚時簽有一份「婚前協議」,在獲得價值30萬美元的債券以及每年2萬美元收入的條件下,路易絲放棄丈夫財產的繼承權。不過後來,卡內基又為路易絲提供了一些資金用於她和女兒未來的生活,路易絲去世後,在遺囑中給他們的女兒留下了200萬美元的資產,並給4個孫子女每人25萬美元。

 

  卡內基在遺囑中並沒有給妻子和女兒留下一分錢,不過他把擁有的房產都留給了妻子。在提到女兒時,他說:「在許多年以前,我就給妻子留下了超過她希望並且足夠養育我們心愛女兒的資金,由於現在並不能確定給女兒多少才能讓她最幸福,所以我把這個職責交給她的媽媽,我相信母愛將是最好的指引。」

 

  卡內基在1901年設立了霍姆信託公司。這家金融機構從未正式對外營業過,其主要職責就是作為受託人保存、投資並分配卡內基的財富。卡內基有一張年金名單,在這張名單上的人每年都能從他這裡得到數額不等的資金,這一部分資金就來源於霍姆信託公司。霍姆信託同時還是卡內基遺囑的第一執行人。負責信託公司事務的是卡內基一生的朋友和財務顧問羅伯特·弗蘭克斯,弗蘭克斯還是卡內基基金會的第一任財務主管。

 

  投資永恆的善事

 

  卡內基因為在慈善事業上的成就廣為人知,而和他同時代的很多巨富都已漸漸被人淡忘。這不是因為卡內基更富有,而是因為他在慈善事業上的貢獻。他孜孜不倦地推銷著自己的價值觀,他之後的很多富豪多多少少都受到了這一價值觀影響,他的座右銘「富有著死去的人死得可恥」影響了很多人,包括同時代的洛克菲勒和比爾·蓋茨等後世巨富。

 

  賣掉一手創立的公司後,卡內基終於有時間也有金錢可以完成他的願望—將自己一生積累的財富捐贈出去。不過在進行了多年的直接捐助後,卡內基發現,在他有生之年要將財富全部有效地捐贈出去是完不成的,所以,他設立了紐約卡內基公司(Carnegie Corporation of New York,即「卡內基基金會」),雖然名字叫公司,它卻是一家實實在在的基金會,他希望這個機構在他身後運用他留下來的財富,將他的慈善事業永續運營下去,「在這個世界上做真正永恆的善事」。

 

  基金會的第一任董事會成員基本由卡內基的私人顧問組成(見表),卡內基本人主持了9年的基金會工作,確保基金會能夠流暢地運行。後來,他的女兒瑪格麗特(Margaret Carnegie)終其一生都是董事會成員,延續著父親的慈善事業。

 

 

  在基金會運行方面,卡內基一生專注於教育以及世界和平。他於1900年出資700萬美元建立了卡內基技術學校,該學校後來和梅隆學院合併成為了現在的卡內基梅隆大學(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但他並沒有將基金會的運行目的限定於此,他認識到,世界一直是在變化的,所以,他為基金會的董事會留下了在未來修改慈善事業方向的權力。不過,卡內基基金會後來的運行基本仍圍繞這兩個方向,著名的兒童教育類節目芝麻街(Sesame Street)就由卡內基基金會出資製作,基金會還建立了2000多家圖書館,這些圖書館至今仍然為美國成千上萬的民眾服務著。

 

  卡內基在設立好基金會以後,陸陸續續將剩餘的所有資金注入到了基金會,這些資金的總額為1.35億美元,絕大部分是債券的形式,這讓卡內基基金會成為了當時世界上資金規模最大的基金會。他還將霍姆信託公司的所有權都留給了基金會,霍姆信託在完成支付年金的使命以後,其剩餘的本金能留給基金會繼續從事慈善事業。這樣的設置能給信託公司的實際控制人一定的激勵,使其能夠有效地運作信託公司的資金,因為在支付完所有的年金以後,本金都歸實際控制人所有。

 

  卡內基基金會存在的目的,是在保證購買力的情況下,能夠永續地為其所資助的項目提供資金支持。美國的法律規定,慈善基金會每年必須支出總資產的5%,這對基金會的管理者來說是一項艱巨的挑戰,因為保證購買力意味著基金會的收益率要長時間地戰勝通貨膨脹和經濟衰退,而這個任務得在每年支出資產的5%之後完成,也就是說,每年的收益率要等於5%加上通貨膨脹率,基金會才能永續存在下去。另一方面,每年的支出使得基金會對資產的流動性也有一定的要求,這又會間接地降低基金會的收益率,給管理者帶來更大的挑戰。基金會的管理者必須要在資產安全、資產增值以及流動性三方面做出平衡的配置。

 

  卡內基時代,其基金會的資產基本都是鋼鐵債券;在他去世以後,基金會逐步進行了分散化投資,一開始只是在不同的債券中進行分散,之後延續到了其他資產品種。1929年卡內基去世10週年時基金會的資產配置顯示,其86%的資產是債券(圖1)。這樣的配置現在看來顯得非常明智,因為這讓基金會躲過了美國歷史上著名的1929年大崩盤,卡內基對債券的偏愛得到了顯著的回報。

 

 

  但躲過金融危機是一回事,戰勝通貨膨脹卻是另外一回事。2000年時,卡內基基金會的資產達到歷史最高值,但也只不過達到了經通貨膨脹調整後基金會資產應有價值的84%,這個數字在1974年一度低至30%。要戰勝通貨膨脹,必須得降低債券的配置,增加權益類資產的比重,而這又會增加風險,所以,為了做好平衡,基金會設定了資產配置的目標比率,然後每年會重新評估並相應地調整目標。從2000年基金會設定的資產配置目標比率以及實際配置的情況來看,其固定收益的比重比起將近一個世紀以前的85%已經被大幅地降低了(圖2),卡內基基金會也因此享受到了20世紀末美國股市的大幅升值,其1989 -1999年的年平均回報率達到14.9%。

 

 

  在投資方面,卡內基基金會擁有明顯優勢:其一,基金會的投資並沒有受到來自外界的監管和壓力,所以它可以根據自己的情況作出獨立的投資和配置;其二,由於基金會的定位是永續存在的機構,所以可以將投資時間段拉長,只要在流動性允許的條件下,就可以進行更多的長期投資和逆向投資。

 

  1999年成為卡內基基金會歷史上第一任首席投資官的艾倫·舒曼,在她的任期內充分利用了這樣的優勢。艾倫·舒曼來自耶魯大學基金會,她由該基金會著名的大衛·斯文森(David F.Swensen)指導並提拔。當時卡內基基金會的主席曾是布朗大學(Brown University)校長,他覺得選一個在大學基金會工作過的人能給家族基金會帶來新的理念和想法,所以選了艾倫·舒曼。

 

  在舒曼的任期內,她將更多的資金配置到了能產生更高收益的資產類別上。2011年的基金會資產配置顯示,這一趨勢一直延續至今(圖3),因為在舒曼看來,家族基金會對流動性的要求其實並沒有大家想的那麼高,因為基金會的固定支出並不高,根據歷史來看,每年用於運行基金會的資金佔總支出的15%,這就意味著,剩餘85%的項目資金支出可以根據基金會資產的多少來調整,所以她認為,配置一些精心挑選的優質基金反而能幫助基金會長期戰勝通脹,而在流動性方面,她保證總資產的5%為現金及現金等價物,這部分資金正好是基金會每年的必需支出。

 

 

  在浮動收益資產配置方面,舒曼將大部分的資金都以母基金(FOFs,Fund of Funds)形式配置在其他的基金上,比如說,她在耶魯大學基金會時就擅長的房地產以及能源類基金,還有波動性較低、和市場相關度較低的絕對回報類基金。這樣基金會就可以減少自己做投資的成本,因為從長期看,資產管理行業的最大成本是龐大的投資團隊的開支,最大的投資風險也來源於投資團隊的主動管理能力不強。母基金模式既能節約成本,又能靈活選擇各大類投資品種的最佳投資團隊,把資金交由最優秀的團隊來管理,並便於在風險出現時把不合適的管理團隊清除到配置之外。

 

  卡內基的典範意義

 

  在慈善事業上,卡內基作為典範被世人傳頌,很大程度上是他身體力行,且其基金存續至今,可見對資本安全的護衛尤其重要。總體來看,卡內基及其基金會的特殊之處在於四點。

 

  1、激流勇退,合適的時候做自己想做的事。

 

  卡內基沒有單純作為商業巨賈被記住,而是作為「商而優則慈」的代表人物傳世,關鍵是他激流勇退,聽從自己內心的聲音。對做企業的人來說,最難的就是離開自己一手創辦的商業王國。同時,卡內基直接領導了旗下基金會最初9年的運作,這才是他人生最重要事業的開始。

 

  2、目的明確,既保證長期穩定運作,又留出足夠的調整空間。

 

  卡內基無論在理念還是制度設計上都力求確保基金長期存續,他確定以基金會方式引導自己的慈善事業,既指明了慈善的方向,又給繼任者在選擇人才與投資方向的調整上留足了空間。基金會和公司一樣,長期的成功往往不是某些決策的成功,而是治理結構的成功。

 

  3、投資的抗風險能力和配置能力非常重要。

 

  卡內基基金會的投資有兩個最大的亮點,一是通過配置債券躲過了1929年股災,這既有創始人偏好又有運氣的原因;二是在20世紀最後的25年裡,使經通貨膨脹調整後的基金會資產價值從其應有價值的30%上升到84%,這是其管理者充分認識到基金會的短期償付壓力很小,有流動性優勢,從而加大配置權益類長期資產所致。大凡在權益類資產上獲得重大成功的機構,往往都有長期資金優勢。

 

  4、選對賢人。

 

  成功的基金會往往有些相似之處:能繼承創始人意志理念的家庭成員,有忠誠度的長期好友,重視名譽又有豐富人脈的外部賢達,最專業人士的輔助,當然,其他還需要的因素就是宗教般的使命感和對信託責任的忠誠。


世家 安德魯 安德 卡內基 卡內 商而 而優 優則 則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0754

古典鋼琴界「女郎朗」四度登上卡內基演奏

1 : GS(14)@2017-01-29 10:31:32

來自北京、旅美學習7年的新生代女鋼琴家田佳鑫,下月在世界殿堂級卡內基大廳(Carnegie Hall)第四次演出。作為古典鋼琴界少有的華人女性,她富有熱情的演奏技巧,被樂評家形容為「女郎朗」,不過,田佳鑫更希望別人記住她的琴音,而非代號,笑言「說不定將來有『男佳鑫』呢!」駐紐約記者:鄭柏齡自2010年從北京隻身遠赴紐約,田佳鑫由當初被稱為「女郎朗」,現已逐漸被西方音樂界所熟悉;去年底,她完成在德國柏林愛樂音樂廳首次獨奏,獲歐洲樂評家一致好評。田佳鑫在紐約接受《蘋果》專訪,憶述柏林首演後,看到全場觀眾站立拍掌,「只想大家都記住我是一個中國女孩就好」。田佳鑫成名之路,的確與郎朗有很多相似地方。同樣出身於音樂世家、赴美深造、年紀輕輕便登上卡內基演出。但作為女性,田佳鑫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在這個領域,我們(女性)是少數,最大挑戰是如何把事業跟生活互相配合」,她透露,去年在短短24日內,一口氣跑到16個中國城市演奏,「很累!必須好好調整心態,把每場演出看成最重要一場」。田佳鑫認為,外界稱她為「女郎朗」,主要原因為郎朗是中國最著名鋼琴家,但她更希望觀眾記住音樂本身,「『女郎朗』只是一個代號」。她解釋,每位藝術家皆有獨特之處,成功不能隨便複製,而自己仍在學習階段,「不管別人怎麼說,只會記住自己的出身」,笑言「將來可能有人叫『男佳鑫』呢!」要保持高演出水準,離不開刻苦訓練,有別於其他「虎爸虎媽」,田佳鑫作曲家父親田地,卻從未要求她學琴,反而勸說「彈琴很艱苦,你要認真考慮」。田佳鑫以堅定口吻表示「很喜歡(鋼琴),從來沒想過放棄」,並認為鋼琴是「人生中最好的夥伴、最懂我的人」,不管發脾氣或心情好壞,「它(鋼琴)都感受得到,給我太多快樂了」。下月3日,田佳鑫將第四次登上卡內基,與另外四名音樂家舉行《中國新年專場音樂會》,春季後則展開個人巡迴演出,料全年演奏近50場。田佳鑫指,多年來到處奔走,其中一個目標為「把中國音樂作品帶到世界各地」,亦希望把海外知識帶返中國,鼓勵更多年輕音樂家。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70129/19912418
古典 鋼琴 女郎 四度 登上 卡內基 卡內 演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458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