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專訪PPS總裁徐偉峰 台北夜店服務生變10億身價中國網路電視王

2012-2-6  TWM




他,今年42歲,大學沒畢業,曾 在台北東區知名夜店端盤子,換過至少10個工作;如今卻是中國最大網路電視PPS掌門人,掌握全球一億雙眼睛,身價超過10億元。

他,每天工作超過14個小時,6年未曾休假,他,從來沒有放棄希望,對每一份工作都堅持熱情以對,終於,他看到機會,奮力一搏,成就今日的網路電視王國。

撰文‧劉俞青 研究員.楊卓翰 攝影‧林煒凱「 我的前方沒有道路,路在我的身後形成。」這是日本現代詩之父高村光太郎寫下傳承後世的詩句,卻正是徐偉峰的最佳寫照!

徐偉峰,台北人,老家就住在台北市最具傳統色彩的萬華區,他的另一個身分卻是目前中國收視人口最多的網路電視──PPStream總裁。

提起PPS,絕大多數的年輕人都會長長地「喔!」一聲,PPS是中國用戶規模最大的網路電視媒體,平均全天流量超過三千萬人,每個月全世界有一億雙收視的 眼睛盯著它看,總播放時間長達五億小時。以上每一個數字,都遠勝過台灣所有電視台的加總。

而徐偉峰正是PPS這個「超級媒體」的掌門人,他帶領PPS團隊所做的,正是前方沒有道路,但是路卻在他身後形成的事,他們開創了前所未有的網路電視世 界,而且這個世界仍然逐漸膨脹中。

《今周刊》團隊一月上旬,在不到攝氏五度的寒冬中,敲開PPS位於上海的總部大門,也為台灣數百萬名的長期PPS收視人口,一窺堂奧。

當然,更令人好奇的是徐偉峰這位正港台灣人,如何在高度管制、也高度競爭的中國媒體業,而且是近年竄出就暴紅的新媒體產業中,闖出一片天。

打開大門,今年四十二歲的徐偉峰臉上還不脫一絲稚氣,從公司長廊上迎面走來,地板上反射夜色,映出他邐長的身影。

夜店端盤子當學習

因而對打燈、錄音產生興趣網路電視是全新行業,不只在中國,全世界都一樣,前無古人,後者追兵一大堆,徐偉峰因緣際會一腳跨入,捲起千堆雪。

徐偉峰,曾就讀中興法商(現改名為台北大學)統計系,大學沒有畢業,他在大五那年,因為喜歡音樂,跑到台北市安和路上的EZ five去打工端盤子,那是當時全台北市第一家有現場樂團演奏的餐廳(live house),至今培育出許多知名的唱將,包括黃小琥、彭佳蕙等。

「別小看端盤子,這工作很有樂趣,在一個很新鮮的地方,可以接觸許多不同的人,你要懂得和不同的人溝通,懂得在聲光熱鬧的地方穩定地工作。嗯,當然,還要 懂得如何拿小費。」徐偉峰坐在上海PPS總公司的辦公室,談起十多年前的事,「我工作從來不先想回報,而是想這件事的樂趣是什麼。」徐偉峰和時下許多年輕 人一樣,喜歡新奇、新鮮的玩意兒;除了大學工讀時端盤子,離開學校之後,在目前PPS這個工作之前,他至少換過十個工作。在中國打拚的前期,渺渺茫茫,曾 經想:「乾脆打包回家算了?」故事到此,他的際遇平凡如路上每一個擦肩而過的年輕人,但唯一不同的是,他做所有事情,即使是在餐廳當服務生,時薪只有六十 元,他都充滿熱情。最後,在三十五歲那年,終於找到一個讓他「熱情不滅」的工作,就此,寫下人生傳奇。

當服務生很快就上手,懂得拿捏人際之間的互動,徐偉峰逐漸整理出一套應對的公式,「雖然看起來五光十色,但其實不難。」挑戰沒了,徐偉峰開始對店裡的聲光 產生興趣,他自掏腰包學打燈,還跑到當時全台灣最大的雅弦錄音室去學錄音,從學徒做起,「他喜歡吸收新奇的東西,而且腦筋邏輯清楚,學得很快。」如今和徐 偉峰情同兄弟的EZ five老闆許理平說道。

踏入嚮往的網路業

赴中國打拚遇瓶頸 萌生退意因為長得一張白淨的娃娃臉,綽號「小孩」的徐偉峰,憑著在音控上的專長,後來還曾當過歌手黃安、陳一郎的專輯錄音師。二十九歲那一年,他人生第一 次創業,就在安和路上,開起了一家名為「sir duke」的加州餐廳,還頗獲好評,後來也輾轉當過其他餐廳的總經理。

從服務生到餐廳總經理,徐偉峰說,他的人生換過很多工作,但唯一不變的是,「我從來沒有向任何一位老闆要求過加薪、休假,因為每一份都是我自己喜歡的工 作。」對工作的「熱情」,是徐偉峰一路走來的堅持。

一九九六年,internet(網際網路)誕生不久,徐偉峰深深著迷,常在網路世界裡流連忘返,也注定他後半輩子與網路的不解之緣。

從作業系統Windows 3.1開始,徐偉峰可以清楚細數人類網路發展史上的點點滴滴。剛開始的網路便利性和現在完全不能比,只要會上網的,資訊業都求才若渴,徐偉峰舉例說,當時 蕃薯藤開了一個聊天室,只要點進去,就有人直接問你要不要去電腦公司上班,「那是網路泡沫前的年代」。

徐偉峰一腳跨入心嚮往之的網路世界,他待過甲骨文(Oracle),後來輾轉到音樂下載的軟體公司EZ peer,從行銷部經理做起,做到中國區的總經理,外界看似風光,但中國市場營收遲遲突破不了,徐偉峰此時有些意興闌珊,他告訴友人:「不如回台灣算 了。」這一年,二○○五年,徐偉峰已經三十五歲,很尷尬的年齡,青黃不接,工作有如雞肋,進退維谷,但網路建構的世界對他仍是充滿吸引力,只是一時找不到 出口。

意外遇見創業夥伴

「中國大三角」創辦PPS但生命就在此時出現轉機,他遇見了兩位年輕人,一位叫張洪禹,來自哈爾濱,二十三歲,一位是來自成都的雷量,同樣未滿三十歲。這 兩人其實也只是「網友」關係,在網路上認識,但憑藉著對網路的熱情,這對「網友」初試啼聲的第一個軟體產品,就得到當時雅虎中國的大獎,兩人合作出心得 來,後來又連手設計出如今PPS使用的P2P音樂搜索軟體,讓徐偉峰一上手就驚豔不已,於是,決定辭掉EZ peer的工作,加入他們。

三個年輕人,自嘲為「中國大三角」,徐偉峰是其中年紀最大的,也是最見過世面的,另外二位在當時簡直是鄉下來的小子,但鄉下小子設計出來的軟體一點都不可 小覷。隔年,PPS(中文名稱上海眾源網絡公司)成立,立刻讓人眼睛一亮。

「三個人關起門來常常吵翻天,但只要門一開,徐偉峰說的話,就是我們三個人一致的意見。」三個小夥子之一的雷量曾經對外描述他們的合作關係。

聽起來有些荒誕,如今讓成千上萬的年輕人每天一開電腦,右下角立刻跳出視窗的超級媒體,背後竟然來自天南地北毫不相干的三個年輕人。

「創業不是一二三四五六……一步步算出來的,我現在想想,當初自己真的是,瘋了!」徐偉峰說。

但PPS幾乎是一上線就引來「暴衝式」的流量,成績好到讓人沒有時間猶豫與思考。徐偉峰說,自己幾乎是邊走邊學,如果真要分析PPS成功的因素,「只有熱 情與認真。」徐偉峰想都不想就回答。

才上線流量就暴衝

公司成立六年 沒休過一天假PPS成立六年來,徐偉峰說,每天平均上班十四個小時是常態,遇到重要的運動賽事線上即時轉播,工作時間長達十六小時以上也是稀鬆平常,例如 ○八年奧運,讓PPS打下漂亮一仗,創下同時超過一千萬人線上觀看的網路電視新紀錄。有長達半年時間,他一個禮拜從上海飛北京來回四趟,幾乎把飛機當公車 在坐,過著鐵人般的生活。

忙到連睡覺時間都沒有,更別說休假。六年來,徐偉峰在中國,只在上海、北京、廣州三個PPS分公司地方跑,雖然住在上海,但是就連西湖也沒去過,其他地方 更不用說了,唯一勉強稱為「休息」,大概就是一年兩趟回台灣看媽媽,但回來也要順道拜訪台灣的電視台、買影片,僅存的「休息」也在工作。

這樣的鐵人生活卻換來一張滿江紅的體檢報告單,三酸甘油脂過高、血壓高、脂肪肝……「應有盡有,只能在跑步機上聊以自慰。」徐偉峰笑著搖搖頭說。

但公司幾乎是以「一眠大一寸」的速度迅速壯大,沒有時間等他修身養性,尤其需要更多的資本投入是最重要的事。找錢,就成了徐偉峰重要的工作之一。

截至目前,PPS已引進四輪的創投資金,「一次比一次容易,代表公司體質越來越好。」徐偉峰說,去年第四季,香港富商李嘉誠兒子李澤楷的電訊盈科也參股 PPS,共投入二八六四萬美元,取得二三八.六七萬股份,占PPS持股不到一成。

如果與○五年第一次「聯創策源」創投資金的價格相比,這次電訊盈科的增資價格已經差了二百倍之多,是十分驚人的報酬率!即使是股神巴菲特大概都找不出這樣 的投資機會,而PPS寫下了紀錄。

PPS市值逾百億

正在找個好時點赴紐約掛牌徐偉峰首度表示,目前PPS的市值大約新台幣一百多億元,與去年中赴美國那斯達克掛牌的同業土豆網(TUDO.US)不相上下, 只有優酷網(YOKU.US)的四分之一。

其中,這三個年輕人的持股加總占公司三成,如果平均計算,每人上市前身價均已超過新台幣十億元,相較六年前三人都還在各自的生命中載浮載沉,投報率更是難 以計算。

和最初的投入相比,一開始,三個年輕人只拿出很少的錢,「很少很少,少到不用掛上數字都沒關係。」徐偉峰有些腼腆地說,「但中間精神、身體力行的投入,難 以估算價值。」根據中國投資銀行業表示,PPS也已經積極準備赴紐約證交所掛牌,條件資格都已經具備,只是在全球景氣衰退陰影籠罩下,得找一個好的時點。

而徐偉峰的辦公室桌上也擺著一本《紐約泛歐洲交易所集團研究報告》,顯然正仔細研究上市掛牌事宜。他看到記者瞄了一眼,趕緊笑笑收了起來,表示「時機一到 自會公布好消息」。

從三個素昧平生的年輕人合組的辦公室,到如今已是一家六百多名員工的公司,PPS締造的奇蹟一直在業界流傳,但徐偉峰笑笑說,「凡事一步一腳印,沒存半點 僥倖」。

○六年世界杯一戰成名

轉播京奧 近二千萬人上線看最為外界稱頌的,莫過於○八年北京奧運一役,PPS締造驚人同時收看的紀錄,但徐偉峰搖搖頭說,「如果沒有○六年的世界杯,就沒有京奧的 轉播權,世界杯才是關鍵戰役。」○六年的世界杯,當時剛成立的PPS沒有成為主辦單位欽點的主辦轉播,只是備位候選,但徐偉峰知己知彼,他估計拿下主辦轉 播的公司,無論技術還是能力,可能都無法支撐收視的流量,於是下令全公司備戰,「我們當作自己是主辦轉播來準備。」果然,世界杯開幕不到半小時,主辦的公 司技術就撐不住了,PPS緊急接獲通知必須立刻支援。事實上,PPS早就在待命了,徐偉峰的團隊在半小時內接棒轉播,才沒有開天窗,也讓接下來每場賽事順 利播出。這一役,才是讓PPS一戰成名的關鍵戰役。

「網路是夢幻的世界嗎?錯!網路是最無法投機取巧的,你的硬體技術能不能支撐用戶數量,一試就知,完全騙不了人!」徐偉峰說,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這句 話從小讀到大,但卻是直到這一刻,才真正懂。

有了世界杯的試煉,兩年後,PPS順利拿下京奧的網路轉播權,和北京中央電視台聯播賽事,當時在一天之內,吸引海內外超過一千八百萬的觀看人次,創下紀 錄,也就此奠定PPS的江湖地位。

「如今回頭看,所有流血流汗,都可以笑笑地說了。」儘管事隔六年,但徐偉峰說來彷彿歷歷在目,可以想見當時是如何傾盡全力去做。

中國生存戰正要開打

來不及顧到台灣用戶深感抱歉但競賽不會終止,只會越來越進入肉搏戰。中國的網路電視市場,已經從早期的數十家,廝殺到如今只剩「手指頭數得完的家數」,接 下來,即將進入最後決賽。徐偉峰說,用中國的說法叫作「一群進士進京考狀元」,但考狀元要考什麼科目?你得抓對趨勢。

例如過去兩年,PPS全力在做行動終端,包括iPad、iPhone、Android,當時市場上很多人覺得,PPS的成長好像緩下來了,但如今證 明,PPS是對的,當時如果沒做,現在也來不及了,PPS通過第一輪的狀元考試。

也因此,占營收、收視人口比重大約僅一成的海外用戶,當然包括台灣,一直是徐偉峰口裡「來不及顧到」的族群,徐偉峰說,他耳聞、眼見太多台灣朋友使用 PPS,但是,「真的抱歉!接下來,生存保衛戰在中國市場正要開打,其他的,真的無暇顧及。」今年春節,徐偉峰取消原本好不容易訂好的回台機位,全力顧 盤,這場仗,不只是為PPS打出中國網路電視市場的生存地位,也為他的人生寫下傳奇!

採訪尾聲,上海夜色早已籠罩,徐偉峰快步走回自己不到八坪大小的辦公室裡,辦公桌上已經有一堆過去數小時採訪時間內累積的公文,正等著他批閱,時間已經是 晚上八點,他臉上沒有一絲疲累,眼神還閃閃發亮。

我們走出PPS位在上海漕河涇開發區的總公司,想起他不斷提起對工作的「熱情」,上海的冬夜,似乎也不那麼冷了。

每天征服3000萬雙眼睛!

PPS每日收看人次逐年躍升,迄今每日有3000萬人使用,每月收視人數突破1億人。

2007 1000萬

2008 1800萬

2009 2200萬

2010 2500萬

2011 3000萬

PPS大多免費看 靠廣告年賺9億「網路電視」顧名思義,就是「在網路上播放影音節目」的服務。這些節目是儲存在網路上,透過網路傳送給觀眾。例如PPS及大家熟知的 YouTube,就是網路電視的一種。

PPS這種網路電視是一種全新的影音娛樂,它不像傳統電視照著固定的節目表播放,而是讓觀眾自行挑選想看的電影、影集、綜藝節目,甚至新聞。 YouTube的節目多半由網友自行上傳影音創作,連上網站後就可以觀賞;PPS則需要下載它的專用播放軟體,而節目則是向內容供應商購買完整的電影及電 視節目。現在PPS已經有超過25萬套的節目供觀眾自由挑選,而且絕大多數內容收看都免費。

既不用錢,又有數不完的娛樂節目,PPS這類網路電視從上線以來幾乎每天都在突破最高流量,並逐漸取代傳統電視。在《今周刊》與波仕特合作的調查中,發現 台灣民眾每天觀看網路電視的時間已經與傳統電視不相上下,74%的人每天都用PPS看電視。在中國,網路電視的用戶規模也已經超過了3.25億人。

「挾持」了這麼多雙眼睛,免費服務的網路電視主要的獲利來源就是靠廣告。在PPS每段節目播放前,都會有15秒的廣告。這短短的幾秒鐘,乘以每月用戶觀賞 時間,為PPS在2010年賺進了2億元人民幣(約新台幣9億元),也坐穩中國網路電視市占率第一名的寶座。除了PPS,優酷網、土豆網、酷6等公司都加 入「搶眼睛」的行業,讓網路電視產業競爭更加激烈。

徐偉峰

出生:1969年,生於台北萬華

現職:PPS總裁

學歷:中興法商(現台北大學)統計系肄業

雷量

出生:1978年,生於中國成都

現職:PPS執行長

學歷:西南交通大學肄業

張洪禹

出生:1983年,生於中國哈爾濱

現職:PPS技術長

學歷:哈爾濱師範大學肄業現代桃園三結義勇闖網路世界徐偉峰與張洪禹、雷量合作創立PPS的過程,活像《三國演義》中英雄三結義的現代版。

2004年,張洪禹剛從哈爾濱師大輟學,打算學比爾‧蓋茲在家專心寫程式。他在一個工程師的網路論壇上回答了幾個P2P(也是日後PPS的核心技術)的問 題,因此結識了遠在成都的雷量。一南一北的兩人在網路上越討論越起勁,乾脆合作寫了一個「MP3音樂獵手」的P2P下載軟體。

這套軟體沒有受到廣大回響,3個月後,這2個中國小夥子再接再厲寫了另一套軟體「PPS」。這次,他們引起台灣徐偉峰的注意。當時徐偉峰正在EZ peer音樂公司擔任中國區總經理,想利用P2P這個技術,主動飛到成都和兩人見面。

當時,已經有創投向張洪禹和雷量表示興趣,兩個「宅男」只懂技術,見徐偉峰談吐大器,便邀請他來擔任商業管理者。哈爾濱、成都、台北的「大三角」團隊就此 形成,在網路上相識,一起闖蕩網路世界。「機緣,我會跟他們一起創業,都是機緣。」徐偉峰回憶說。

別忘了,下次你在網路論壇和網友討論時,對方可能就是和你一起創業的夥伴!

PPS (上海眾源網絡有限公司)

總裁:徐偉峰

成立:2006年1月

市值:超過新台幣100億元

近三年營收(新台幣):

2009 3.7億

2010 9.2億

2011 18.4億(估)《今周刊》網路電視大調查「爸爸在客廳看2100 孩子在房間看PPS」如果你還沒聽過或看過PPS,不妨先看看以下的數字。

根據《今周刊》委託波仕特科技行銷公司所做的問卷調查發現,在有效樣本2014份的取樣下,目前台灣的網路覆蓋率高達8成以上,其中有84%的人曾經收看 過網路電視,也有高達82.3%的人表示收看過PPS,換算下來,PPS在台灣至少有超過一千萬的收視人口,影響力驚人。

其中有高達6成以上人口表示每天花二小時左右的時間收看PPS,也認為PPS等網路電視對台灣下一代的文化認同,會產生深遠的影響。所有調查的數字都表 示,對於這個近6年來才在市場上出現的「超級媒體」,不可輕忽對待。

等於如果以上這些數字還不足以讓你意識到PPS的重要性與影響力,那麼,換個方式說,今天晚上,出其不意去敲敲孩子的房門,他可能就躲在房間裡收看 PPS,因為類似的場景,「爸爸坐在客廳裡看《2100全民開講》或《大話新聞》,而小孩躲在房間裡看PPS」,其實在許多台灣人的家裡天天上演。

不要懷疑,當台灣還在為電視數位化進程落後全世界爭論不休之際,PPS早就已經悄悄攻占我們的生活。在網路的世界裡,不分藍綠,沒有種族,PPS像水分子 般地滲透,席捲全球華人的下一代。


獨家 專訪 PPS 總裁 徐偉 臺北 北夜 夜店 服務 生變 10 身價 中國 網路 電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16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