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劉軍寧:「保守的投資者夜夜安枕」

http://news.imeigu.com/a/1294225109756.html

基於對人性和對人類秩序的一些看法,保守主義在態度和行動上總體是消極保守的,主張消極審慎,反對積極有為。保守主義認為人類行動的目的,不在於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追求最好的願景,而是儘可能避免最壞的惡果。

相對於保守主義的消極的世界觀,價值投資有兩條著名的「基本原則」:原則一,永遠不要賠錢;原則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可見,價值投資的取向也是消極保守的,它最關注的不是賺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損失。這也產生了價值投資一個鮮明特點:審慎。

人的知識有限而且容易出錯,審慎的必要性由此產生。保守主義認為,在政治領域,審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樣,在資本市場上,審慎是價值投資者的首 要美德。審慎與耐心、克制、堅毅是聯繫在一起的。這就要求投資者首先遏制心中追求速富這頭衝動的怪獸。價值投資的策略就是審慎投資的策略。保守的投資者是 消極的、審慎的投資者。

對普通人而言,審慎意味著小心謹慎。對保守主義者而言,審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據長期後果來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審慎(劉軍寧:《保守 主義》,第17頁)。用審慎原則來投資,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投資的長遠後果。只有其長遠後果而不是近期後果非常可取,才是審慎的、正確的投資。因此,審慎意 味著只投資於自己理解的領域、行業與對象,意味著只有長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預期的後果。

保守主義特別看重時間與傳統。保守主義認為時間是檢驗價值的最重要的尺度。但斌先生把它形容為「時間的玫瑰」。經受不了時間考驗的價值不是可持久的價值。而價值投資幾乎是長線投資的同義語。

作為起源於英國老輝格黨人的政治哲學,保守主義的價值觀是個人本位而不是集體本位的個人主義價值觀。價值投資的本質是個人主義的,它鼓勵每個投資者 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價值投資的原理是普遍適用的,但是價值投資者的個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資風格卻各有千秋。他們的共同點在於,所有的價值投資者都拒絕做 集體主義的旅鼠,並堅持用反向的批判的態度來面對市場。

從內核上講,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是由一群原則與觀念組成的信仰。保守主義特別強調信仰與道德的重要性。投資活動的本質是有關道德與信仰的。投資者怎 樣信仰,按什麼樣的道德準則生活,就怎樣投資。沒有一個卓越的價值投資者不強調道德情操對成功價值投資的極端重要性。因此有人認為,保守的價值投資就是做 人。在投資中做人越到位,投資也就越成功。

從效用上講,保守主義是關於如何降低風險的主義。用保守主義來指導投資的最大優越性在於降低風險、保守價值、增加樂趣。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根本性 地降低國家層面在政治上的系統性風險,同樣地,保守主義投資哲學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資活動的系統性風險。其中,安全邊際的概念尤為重要。

在意識形態領域,保守主義與激進主義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政治哲學。同樣地,在投資領域,價值投資與激進投資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投資哲學。激 進的投資哲學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高,壓下大賭注、追求高回報,頻繁操作,期待速富。套用上世紀五十年代大躍進期間流行的一句激進主義政治口號,這類投資者 的心態是「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激進主義是折騰的哲學,保守主義是不折騰的哲學。激進主義的投資哲學以萬變應萬變,即以萬變的操作與進出應付市 場先生的萬變情緒,當然無法安枕;保守的價值投資者,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低,追求穩定性與長期回報、不下賭注、極少操作,當然也睡得香。所以,如費舍爾先 生所言,保守的投資者夜夜安枕。

保守主義致力於保守自由,而價值投資幫助人們獲得財務自由,從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堅實的物質保障。什麼是保守的投資者?以發現與保守價值為最高追求的 投資者就是保守的投資者。保守主義政治哲學珍視和保守的是自由,而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珍視與保守的是價值。保守的價值投資的最大妙處,不僅是它能幫助投資者 致富,而是它能保守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視的東西:自由!一個人有了財富,有了財務自由和人身獨立,就不會被逼著去做傻事。在這一點上,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 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都服務於一個共同目標:保守與擴大個人的自由與獨立。

正因如此,我們可以說,價值投資的每一根經脈都流淌著保守主義的血液。

(作者係文化部中國文化研究所研究員。本文系作者「保守價值的投資智慧:談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回應朱小黃先生」的下半部分)


劉軍 保守 投資者 投資 夜夜 安枕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936

時間在價值投資中的地位 劉軍寧

http://www.ltkdj.com/news/ltgw/2012/926/1292611741BDJACA03IE7G50035FG4.html
 人是時間的動物。以前人人家都有鐘錶,現在人人都帶手機,如果你的手機沒有時鐘,你會有什麼反應?許多人在日常生活的地理空間中能容忍自己很差的方向感,但是卻不能容忍自己不知道時間。尤其是現代人,須臾離不開時間。時間不僅是外在的存在,而且更是內在的存在、精神的存在。時間存在於每個人的心裡,每個人腦海中。如果這個世界上沒有人,或者說,人的心裡沒有時間,那麼這個世界上就沒有時間。通常時間似乎有始有終,這樣的時間,我們稱之為時間段。真正的時間是沒有始沒有終,誰也說不出時間的起點和終點。真正的時間是永恆,即沒有時間(timeless)。時間是短暫的,永恆(timelessness,eternity)才是長久的。
    時間是許多事物的奧秘所在,一切問題的形成與解決都發生在時間之中。離開了時間的維度,許多事物都變得毫無意義,生命就是其中最典型的一個。同樣,時間對每個人的催迫是毫不留情的。甚至可以說,這個世界上最專制的是時間。有些人試圖抗拒時間,夜裡不睡覺,白天不起床。但是,時間依然是時間,它的腳步一秒鐘也不會停下。就是為了作股東。然而炒股者的這種時間觀是非常昂貴的,也讓炒股者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每個人對生命的時間觀是越長越好。偉大的投資者甚至想方設法讓自己的投資比自己的生命更長久。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來說,投資的增值是通過時間來實現的,投資的回報與時間的長度成正比。時間越長財富增值就越多。在保守的投資者看來,投資很簡單,做出正確的投資決定,把剩下的事情交給時間。時間越長,增值的越多。世界上有些事情需要快,如百米賽跑;有些事情需要慢,如投資。投資如果一味追求快反而離目標更遠。正如孔夫子所說,「無慾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論語·子路》)單純追求速度,反而達不到目的。如果孔夫子要做投資,我估計他也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 時間是最公正的。一切投資都要面對時間的考驗。你信任時間,時間就會回饋你。投資回報的實現,最終要靠時間。時間是正確投資的幫手,時間是錯誤投資的敵手。炒股者不信任時間,覺得時間越長,風險越大,夜長夢多,還不如落袋為安或走為上策。買入並長期持有的價值投資者信任時間,把時間當摯友,用米爾斯的話說是:「至死不渝。」炒股者只爭朝夕,投資者從容不迫。所以,在保守的價值投資者看來,最穩妥、最現實的投資方法,就是讓時間成為自己最強大的盟友。只有選擇投資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秀公司,才是成功投資的關鍵。用但斌先生的話說,投資就是發現優秀企業,趁低購買,長期持有,委託時間來為自己積累財富,讓時間的玫瑰慢慢綻放! 有人說,價值投資的秘訣靠的是複利。但是,正是時間成就了複利的奇蹟。離開了足夠的時間,就沒有複利的奇蹟,當然也沒有財富以複利方式增值的結果。 不少人說過,長期投資能大大降至稅負和交易費用。這當然是千真萬確的。不僅如此,如果短時段投資大大增加投資者的焦慮的話,長時段的投資則能大大減少投資者的焦慮;如果短時段的加風險,後者降低風險。如果每筆投資時間過短,投資者又要面臨新的投資決策,投資失誤的風險就大大增加,焦慮也相應大大增加。若想要降低投資出錯的概率,若想夜夜安枕,最好選擇長時段的投資。 表面上看,時間似乎是中性的,無關道德與價值。然而,時間卻與人類的某種精神品格息息相關,這個品格就是耐心。非凡的耐心是偉大投資者的共同特徵。耐心是不厭倦地等待的藝術。越長的時間和等待需要越大的耐心。傑出的投資者都掌握了這種藝術。有人說耐心比智慧更
    對投資與投資者來說,時間也是非常重要的。中外格言都說,時間就是金錢。對不投資的人來說,時間會讓金錢貶值,時間越長貶值得越多。即便儲蓄也不能解決金錢因時間而貶值的問題,我從未見有人通過儲蓄上了富豪排行榜。要對抗時間導致金錢的貶值,就必須投資。即便是對投資者而言,投資者的類型與風格不同,時間的意義也截然不同。追求速富的人喜歡短時段,願意慢慢致富的人擁抱長時段。
    投資中最常出現的兩種主要失誤也與時間密切相關:一種失誤是買進了經不起時間考驗的劣質資產;另一種失誤是賣出了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質資產。這兩個錯誤的共同特徵都是在時間判斷上出了錯。一項投資是否經得起時間的考驗,是每個投資者都要回答的問題。
    「炒股」是許多中國股民的時間觀念與投資觀念的一個權威見證,似乎也是中國獨有的說法。炒股的觀念,在中國深入人心。我碰到的最尷尬的問題之一,就是常有人問我,你炒股嗎?炒股意味著:手上的操作一刻也不能停,否則股票就黃了,然後就糊了。有個流行民謠的一句話認定了許多國人有個共同的不幸:「炒股炒成股東」。按照炒股的觀念,那些偉大的價值投資者是世界上最不幸的,因為他們買股票就是為了作股東。然而炒股者的這種時間觀是非常昂貴的,也讓炒股者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每個人對生命的時間觀是越長越好。偉大的投資者甚至想方設法讓自己的投資比自己的生命更長久。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來說,投資的增值是通過時間來實現的,投資的回報與時間的長度成正比。時間越長財富增值就越多。在保守的投資者看來,投資很簡單,做出正確的投資決定,把剩下的事情交給時間。時間越長,增值的越多。世界上有些事情需要快,如百米賽跑;有些事情需要慢,如投資。投資如果一味追求快反而離目標更遠。正如孔夫子所說,「無慾速,無見小利。欲速則不達,見小利則大事不成。」(《論語·子路》)單純追求速度,反而達不到目的。如果孔夫子要做投資,我估計他也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
    時間是最公正的。一切投資都要面對時間的考驗。你信任時間,時間就會回饋你。投資回報的實現,最終要靠時間。時間是正確投資的幫手,時間是錯誤投資的敵手。炒股者不信任時間,覺得時間越長,風險越大,夜長夢多,還不如落袋為安或走為上策。買入並長期持有的價值投資者信任時間,把時間當摯友,用米爾斯的話說是:「至死不渝。」炒股者只爭朝夕,投資者從容不迫。所以,在保守的價值投資者看來,最穩妥、最現實的投資方法,就是讓時間成為自己最強大的盟友。只有選擇投資經得起時間考驗的優秀公司,才是成功投資的關鍵。用但斌先生的話說,投資就是發現優秀企業,趁低購買,長期持有,委託時間來為自己積累財富,讓時間的玫瑰慢慢綻放!
    有人說,價值投資的秘訣靠的是複利。但是,正是時間成就了複利的奇蹟。離開了足夠的時間,就沒有複利的奇蹟,當然也沒有財富以複利方式增值的結果。重要。其實耐心本身就富含智慧,而且是要靠智慧養育的。這種智慧就是對時間和事物的認識和體悟,輔之以自律與克制。投資的大敵之一是按捺不住,因為求有為、愛行動是人類的天性。而耐心是人的這一天性的反向操作。 耐心與時間相關,並由兩個部分組成。一種耐心是投資前的從容等待,一種耐心是投資後的從容等待。這兩種耐心合在一起,並假以時日,就能造就偉大的投資者。耐心這種品德適用於一切偉大的事業。最成功的人是那些做決定之前花很長的時間去深思熟慮的人。越能持續成功的人是把成功的時間段放得越長的人。如果投資是一場馬拉松,那麼,耐心就是耐力。 每個人在進行投資決策時,心裡都有一把時間的尺子。保守主義者喜歡能夠恆久的事物。因為越恆久的東西越有價值。真正的保守主義者要做的事情是沒有時間盡頭的事情。投資,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來說,是在收藏,就是要收藏有悠久歷史與無限未來的藏品。保守的投資者喜歡基業長青的公司,和值得永遠持有的投資。套用《月光寶盒》裡的話說:「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上一個期限, 我希望是:一萬年!」對價值投資者來說,投資的時刻是尋求超越時間的那一刻(a time for timelessness)。 原文載於華爾街日報中文網專欄文章 http:cn.wsj.comgb20120328LJN082721.asp?source=UpFeature
    不少人說過,長期投資能大大降至稅負和交易費用。這當然是千真萬確的。不僅如此,如果短時段投資大大增加投資者的焦慮的話,長時段的投資則能大大減少投資者的焦慮;如果短時段的加風險,後者降低風險。如果每筆投資時間過短,投資者又要面臨新的投資決策,投資失誤的風險就大大增加,焦慮也相應大大增加。若想要降低投資出錯的概率,若想夜夜安枕,最好選擇長時段的投資。
    表面上看,時間似乎是中性的,無關道德與價值。然而,時間卻與人類的某種精神品格息息相關,這個品格就是耐心。非凡的耐心是偉大投資者的共同特徵。耐心是不厭倦地等待的藝術。越長的時間和等待需要越大的耐心。傑出的投資者都掌握了這種藝術。有人說耐心比智慧更重要。其實耐心本身就富含智慧,而且是要靠智慧養育的。這種智慧就是對時間和事物的認識和體悟,輔之以自律與克制。投資的大敵之一是按捺不住,因為求有為、愛行動是人類的天性。而耐心是人的這一天性的反向操作。
    耐心與時間相關,並由兩個部分組成。一種耐心是投資前的從容等待,一種耐心是投資後的從容等待。這兩種耐心合在一起,並假以時日,就能造就偉大的投資者。耐心這種品德適用於一切偉大的事業。最成功的人是那些做決定之前花很長的時間去深思熟慮的人。越能持續成功的人是把成功的時間段放得越長的人。如果投資是一場馬拉松,那麼,耐心就是耐力。
    每個人在進行投資決策時,心裡都有一把時間的尺子。保守主義者喜歡能夠恆久的事物。因為越恆久的東西越有價值。真正的保守主義者要做的事情是沒有時間盡頭的事情。投資,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來說,是在收藏,就是要收藏有悠久歷史與無限未來的藏品。保守的投資者喜歡基業長青的公司,和值得永遠持有的投資。套用《月光寶盒》裡的話說:「如果非要在上面加上一個期限, 我希望是:一萬年!」對價值投資者來說,投資的時刻是尋求超越時間的那一刻(a time for timelessness)。
時間 價值 投資 中的 地位 劉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172

保守價值的投資智慧:談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 劉軍寧

http://www.ltkdj.com/news/ltgw/2012/926/12926111593E46I5GIEBA5AA1C7AHA.html
我研究保守主義有二十年以上的歷史,有關投資理念的閱讀有十二年以上的歷史。我是一個保守主義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義的世界觀儘可能運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領域。我不是職業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義政治哲學;我也不是職業投資家,但是我喜歡保守主義投資理念。我原打算在未來的某個時候,開始寫作有關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但是,最近中國建設銀行的朱小黃先生在《第一財經》發表了一篇大作促使我大大地提前了我原來的寫作計劃。朱先生在文章中呼籲金融界重視保守主義的思想資源,把作為思想體系的保守主義與金融投資關聯起來,並且主張金融投資應該以保守主義為思想指南。我很高興保守主義在中國的金融投資界終於得到了正視。判的態度來面對市場。 在意識形態領域,保守主義與激進主義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政治哲學。在投資領域,價值投資與激進投資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投資哲學。激進的投資哲學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高,壓下大賭注、追求高回報,頻繁操作,期待速富。套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大躍進期間流行的一句激進主義政治口號,這類投資者的心態是,「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激進主義是折騰的哲學。保守主義是不折騰的哲學。五十年代大躍進的折騰給中國帶來了什麼,這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激進的、追逐趨勢的投資者以萬變應萬變,即以萬變的操作在市場中頻繁進出來應付市場先生的萬變情緒,當然也加無法安枕。相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低,追求穩定性與長期回報、不下賭注、極少操作,當然也就睡得香。所以,如費舍爾先生所言,保守的投資者當然可以夜夜安枕。 保守主義政治哲學珍視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珍視與保守的是價值。保守主義致力於保守自由,而價值投資幫助人們獲得財務自由,從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堅實的物質保障。什麼是保守的投資者?以發現與保守價值為最高追求的投資者就是保守的投資者。保守的價值投資的最大妙處,不僅是它能幫助投資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視的東西:自由!一個人有了財富,有了財務自由和人身獨立,就不會被逼著去做傻事了。如果1949年之後中國有資本市場,如果絕大多數人有財務自由與人身獨立,不是受僱於國家這個唯一的僱主,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被捲入相互揭批互相迫害的政治運動和無聊的政治學習中去了。在這一點上,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都服務於一個共同目標,保守與擴大個人的自由與獨立。 由上所述,可以說,價值投資的每一根經脈都流淌著保守主義的血液。 參考資料:朱小黃:「重建『保守主義』理念」《第一財經日報》2010年10月18日http:www.yicai.comnews201010571826.html 劉軍寧:《保守主義》1998年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第一版,2007年天津人民出版社第二版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0045491 本文刊載於:搜狐財經 http:business.sohu.com20101026n276474644.shtml http:business.sohu.com20101028n276645258.shtml 第一財經日報http:www.p5w.netnewsxwpl201011t3299759.htm
    第一次讓我認真對待保守主義與投資之間相關性的是一本經典的價值投資著作《保守的投資者夜夜安枕》。作者費舍爾是著名的價值投資者,對價值投資理論有重大的貢獻。他彌補了價值投資之父格雷厄姆的投資理論的重大缺陷。難道保守主義與價值投資真的有什麼內在的邏輯聯繫嗎?價值投資者必然奉行保守主義的準則嗎?
    通過對保守主義與價值投資理論進行反覆的比較和對照,我發現,價值投資就是保守主義在投資領域的直接應用。價值投資的精髓,就是保守主義的思想精髓。每個真正的價值投資者都認為自己是保守的投資者。他們不僅在投資理念上保守,在投資風格上保守,在對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財務上保守,而且像費舍爾這樣的價值投資者還要求作為被投資對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須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價值投資的要求。經典名著《基業長青》的作者也發現,長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義的公司。(中信版,第58頁。)在美國,許多金融服務公司都在其投資哲學申明中標榜奉行保守的價值投資方法。
    保守主義對人性持十分悲觀的看法,認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這首先意味著每個人都有無知的一面,有很多東西都是一個人的知識所不及的。一個人可以通過努力學習增加知識,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無知,反而會帶來新的無知。有人說,知識的島嶼越大,無知的海岸線就越長。把這種人性論應用到投資上,其結論必然是:每個投資者都有一個其知識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這個圈內投資,投資者成功的把握比較大;踰越了這個能力圈,招致損失是必然的。因此,一個價值投資者必須牢牢地守護自己的能力圈,為此也要集中投資,而不是分散投資。把自己侷限於能力圈之內的「壞處」是可能會錯過圈外的投資機會。但是如果這些機會與你的能力根本無關,這些機會就不是你的機會。打籃球的科比不必覬覦費德勒的成就,因為網球不在科比的能力圈之內。不僅如此,對投資者而言,輪廓不清的大圈子還不如輪廓清晰的小圈子。保守主義的這一洞見,也同樣適用於政府。由凡人組成的政府再強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為超過了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製造災難性的人禍。這樣的事例,中國的歷史見證得太多了。以新的錯誤。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通常是非常自信的,他們勇於承認錯誤,卻不願意頻頻自我否定。 保守主義認為,人類面對的是一個不確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線性的、不按部就班的歷史進程中;人類置身其中的是一個自發的秩序,這個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計劃的。保守主義堅決反對歷史決定論,認為沒有人有能力預知人類社會未來的全部進程,認為人類的經濟和社會生活都是不能準確預知、不可計劃的。人是情緒的動物,自身就充滿了不確定性。任何無視這種不確定而去做整體的、精確的預測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勞的。把這一判斷運用到投資領域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作為價值投資者不要去預測宏觀經濟、證券市場和股票價格的走向。查理·芒格說的更絕對,他說他沒有從預測宏觀經濟上賺過一分錢。當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預測。預測的人數多不等於預測的有效。對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預測只是他們的工作。在許多價值投資者看來,作為市場人格化的市場先生是個喜怒無常、驚慌失措的瘋子,無人能對其未來的行為做出持續而準確的預測。投資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預測或順應市場先生的情緒,而是徹底無視他的情緒與舉動。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把市場當做僕人而不是嚮導。如果市場先生是證券市場的風向標的話,投資者怎麼可能靠追隨風向標緻富?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根本就不去預測市場。就像一位網名叫北山投資在其「我很保守」的短文中寫到的:在投資價值觀上,我寧願選擇保守而不是激進。篤定的走著一條幾乎完全不依賴於市場預測的小路上,而且堅信這條道才是唯一帶領我成功的投資之路。參見:(http:beishaninvest.bokee.com6281388.html) 基於對人性和對人類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義在態度和行動上總體是消極保守的,主張消極審慎,反對積極有為。保守主義認為人類行動的目的,不在於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追求最好的願景,而是儘可能避免最壞的惡果。相對於保守主義的消極的世界觀,價值投資有兩條著名的「基本原則」:原則一,永遠不要賠錢;原則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可見,價值投資的取向也是消極保守的,它最關注的不是賺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損失。這也產生了價值投資一個鮮明特點:審慎。 人的知識有限而且容易出錯,審慎的必要性由此產生。保守主義認為,在政治領域,審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樣,在資本市場上,審慎是價值投資者的首要美德。審慎與耐心、克制、堅毅是聯繫在一起的。這就要求投資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這頭衝動的怪獸。價值投資的策略就是審慎投資的策略。保守的投資者是消極的、審慎的投資者。對普通人而言,審慎意味著小心謹慎。對保守主義者而言,審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據長期後果來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審慎。(《保守主義》第17頁)。用審慎原則來投資,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投資的長遠後果。只有其長遠後果而不是近期後果非常可取,才是審慎的、正確的投資。因此,審慎意味著只投資於自己理解的領域、行業與對象,還意味著只有長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預期的後果。 保守主義特別看重時間與傳統。保守主義認為時間是檢驗價值的最重要的尺度。但斌先生把它形容為「時間的玫瑰」。經受不了時間考驗的價值不是可持久的價值。而價值投資幾乎是長線投資的同義語。 從效用上看,保守主義是關於如何降低風險的主義。用保守主義來指導投資的最大優越性在於降低風險、保守價值、增加樂趣。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根本性地降低國家層面在政治上的系統性風險。保守主義投資哲學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資活動的系統性風險。其中,安全邊際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於它有助於降低風險。 從內核上看,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是由一群原則與觀念組成的信仰。保守主義特別強調信仰與道德的重要性。投資活動的本質是有關道德與信仰的。投資者怎樣信仰,按什麼樣的道德準則生活,就怎樣投資。沒有一個卓越的價值投資者不強調道德情操對成功價值投資的極端重要性。有人總結到,保守的價值投資就是做人。在投資中做人越到位,投資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義的價值觀是個人本位而不是集體本位的個人主義價值觀。價值投資的本質是個人主義的,它鼓勵每個投資者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價值投資的原理是普遍適用的,但是價值投資者的個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資風格卻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點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都拒絕做集體主義的旅鼠,堅持用反向的、批判的方式。
    保守主義發現,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還意味著,人類的錯誤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會犯錯誤的。但是保守主義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絕人犯錯誤,而是儘可能降低犯錯誤的概率,減少錯誤的後果。把這一理念運用於投資領域,必然要求投資者更少次數地、更謹慎地投資。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減少投資次數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錯誤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頻繁操作,犯錯的概率就越大。一位著名的基金經理人說過:「堅定持有,你只會錯一次;頻繁操作,你會錯很多次」。可見,頻繁操作必然放大錯誤。巴菲特甚至苛刻地建議在記錄投資的卡片上所打孔數不應超過20個。為了避免犯錯誤,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在自己的能力圈內作業並努力減少投資次數,把有限的智慧集中在屈指可數的投資決策上以確保做出正確的投資決定,並長期堅持這個投資決定,即價值投資是所謂的「購買並持有」(Buy and hold)的策略。所以,保守的投資者都喜歡作長期投資,然後自己袖起手來讓財富從容地慢慢地增值。保守的投資者喜歡慢慢成長的「土雞」,不喜歡快速育肥的「肉雞」;喜歡生長週期長的公司,不喜歡速生速滅、曇花一現的公司。況且,頻繁出手、快進快出意味著自我否定,這不僅否定了由於自己的輕率所犯的錯誤,而且也否定了自己的正確,並統統代之以新的錯誤。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通常是非常自信的,他們勇於承認錯誤,卻不願意頻頻自我否定。
    保守主義認為,人類面對的是一個不確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線性的、不按部就班的歷史進程中;人類置身其中的是一個自發的秩序,這個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計劃的。保守主義堅決反對歷史決定論,認為沒有人有能力預知人類社會未來的全部進程,認為人類的經濟和社會生活都是不能準確預知、不可計劃的。人是情緒的動物,自身就充滿了不確定性。任何無視這種不確定而去做整體的、精確的預測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勞的。把這一判斷運用到投資領域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作為價值投資者不要去預測宏觀經濟、證券市場和股票價格的走向。查理·芒格說的更絕對,他說他沒有從預測宏觀經濟上賺過一分錢。當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預測。預測的人數多不等於預測的有效。對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預測只是他們的工作。在許多價值投資者看來,作為市場人格化的市場先生是個喜怒無常、驚慌失措的瘋子,無人能對其未來的行為做出持續而準確的預測。投資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預測或順應市場先生的情緒,而是徹底無視他的情緒與舉動。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把市場當做僕人而不是嚮導。如果市場先生是證券市場的風向標的話,投資者怎麼可能靠追隨風向標緻富?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根本就不去預測市場。就像一位網名叫北山投資在其「我很保守」的短文中寫到的:在投資價值觀上,我寧願選擇保守而不是激進。篤定的走著一條幾乎完全不依賴於市場預測的小路上,而且堅信這條道才是唯一帶領我成功的投資之路。參見:(http://beishaninvest.bokee.com/6281388.html)
    基於對人性和對人類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義在態度和行動上總體是消極保守的,主張消極審慎,反對積極有為。保守主義認為人類行動的目的,不在於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追求最好的願景,而是儘可能避免最壞的惡果。相對於保守主義的消極的世界觀,價值投資有兩條著名的「基本原則」:原則一,永遠不要賠錢;原則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可見,價值投資的取向也是消極保守的,它最關注的不是賺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損失。這也產生了價值投資一個鮮明特點:審慎。以新的錯誤。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通常是非常自信的,他們勇於承認錯誤,卻不願意頻頻自我否定。 保守主義認為,人類面對的是一個不確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線性的、不按部就班的歷史進程中;人類置身其中的是一個自發的秩序,這個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計劃的。保守主義堅決反對歷史決定論,認為沒有人有能力預知人類社會未來的全部進程,認為人類的經濟和社會生活都是不能準確預知、不可計劃的。人是情緒的動物,自身就充滿了不確定性。任何無視這種不確定而去做整體的、精確的預測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勞的。把這一判斷運用到投資領域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作為價值投資者不要去預測宏觀經濟、證券市場和股票價格的走向。查理·芒格說的更絕對,他說他沒有從預測宏觀經濟上賺過一分錢。當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預測。預測的人數多不等於預測的有效。對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預測只是他們的工作。在許多價值投資者看來,作為市場人格化的市場先生是個喜怒無常、驚慌失措的瘋子,無人能對其未來的行為做出持續而準確的預測。投資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預測或順應市場先生的情緒,而是徹底無視他的情緒與舉動。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把市場當做僕人而不是嚮導。如果市場先生是證券市場的風向標的話,投資者怎麼可能靠追隨風向標緻富?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根本就不去預測市場。就像一位網名叫北山投資在其「我很保守」的短文中寫到的:在投資價值觀上,我寧願選擇保守而不是激進。篤定的走著一條幾乎完全不依賴於市場預測的小路上,而且堅信這條道才是唯一帶領我成功的投資之路。參見:(http:beishaninvest.bokee.com6281388.html) 基於對人性和對人類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義在態度和行動上總體是消極保守的,主張消極審慎,反對積極有為。保守主義認為人類行動的目的,不在於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追求最好的願景,而是儘可能避免最壞的惡果。相對於保守主義的消極的世界觀,價值投資有兩條著名的「基本原則」:原則一,永遠不要賠錢;原則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可見,價值投資的取向也是消極保守的,它最關注的不是賺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損失。這也產生了價值投資一個鮮明特點:審慎。 人的知識有限而且容易出錯,審慎的必要性由此產生。保守主義認為,在政治領域,審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樣,在資本市場上,審慎是價值投資者的首要美德。審慎與耐心、克制、堅毅是聯繫在一起的。這就要求投資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這頭衝動的怪獸。價值投資的策略就是審慎投資的策略。保守的投資者是消極的、審慎的投資者。對普通人而言,審慎意味著小心謹慎。對保守主義者而言,審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據長期後果來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審慎。(《保守主義》第17頁)。用審慎原則來投資,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投資的長遠後果。只有其長遠後果而不是近期後果非常可取,才是審慎的、正確的投資。因此,審慎意味著只投資於自己理解的領域、行業與對象,還意味著只有長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預期的後果。 保守主義特別看重時間與傳統。保守主義認為時間是檢驗價值的最重要的尺度。但斌先生把它形容為「時間的玫瑰」。經受不了時間考驗的價值不是可持久的價值。而價值投資幾乎是長線投資的同義語。 從效用上看,保守主義是關於如何降低風險的主義。用保守主義來指導投資的最大優越性在於降低風險、保守價值、增加樂趣。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根本性地降低國家層面在政治上的系統性風險。保守主義投資哲學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資活動的系統性風險。其中,安全邊際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於它有助於降低風險。 從內核上看,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是由一群原則與觀念組成的信仰。保守主義特別強調信仰與道德的重要性。投資活動的本質是有關道德與信仰的。投資者怎樣信仰,按什麼樣的道德準則生活,就怎樣投資。沒有一個卓越的價值投資者不強調道德情操對成功價值投資的極端重要性。有人總結到,保守的價值投資就是做人。在投資中做人越到位,投資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義的價值觀是個人本位而不是集體本位的個人主義價值觀。價值投資的本質是個人主義的,它鼓勵每個投資者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價值投資的原理是普遍適用的,但是價值投資者的個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資風格卻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點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都拒絕做集體主義的旅鼠,堅持用反向的、批
    人的知識有限而且容易出錯,審慎的必要性由此產生。保守主義認為,在政治領域,審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樣,在資本市場上,審慎是價值投資者的首要美德。審慎與耐心、克制、堅毅是聯繫在一起的。這就要求投資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這頭衝動的怪獸。價值投資的策略就是審慎投資的策略。保守的投資者是消極的、審慎的投資者。對普通人而言,審慎意味著小心謹慎。對保守主義者而言,審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據長期後果來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審慎。(《保守主義》第17頁)。用審慎原則來投資,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投資的長遠後果。只有其長遠後果而不是近期後果非常可取,才是審慎的、正確的投資。因此,審慎意味著只投資於自己理解的領域、行業與對象,還意味著只有長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預期的後果。
    保守主義特別看重時間與傳統。保守主義認為時間是檢驗價值的最重要的尺度。但斌先生把它形容為「時間的玫瑰」。經受不了時間考驗的價值不是可持久的價值。而價值投資幾乎是長線投資的同義語。
    從效用上看,保守主義是關於如何降低風險的主義。用保守主義來指導投資的最大優越性在於降低風險、保守價值、增加樂趣。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根本性地降低國家層面在政治上的系統性風險。保守主義投資哲學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資活動的系統性風險。其中,安全邊際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於它有助於降低風險。
    從內核上看,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是由一群原則與觀念組成的信仰。保守主義特別強調信仰與道德的重要性。投資活動的本質是有關道德與信仰的。投資者怎樣信仰,按什麼樣的道德準則生活,就怎樣投資。沒有一個卓越的價值投資者不強調道德情操對成功價值投資的極端重要性。有人總結到,保守的價值投資就是做人。在投資中做人越到位,投資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義的價值觀是個人本位而不是集體本位的個人主義價值觀。價值投資的本質是個人主義的,它鼓勵每個投資者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價值投資的原理是普遍適用的,但是價值投資者的個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資風格卻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點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都拒絕做集體主義的旅鼠,堅持用反向的、批判的態度來面對市場。
    在意識形態領域,保守主義與激進主義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政治哲學。在投資領域,價值投資與激進投資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投資哲學。激進的投資哲學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高,壓下大賭注、追求高回報,頻繁操作,期待速富。套用上個世紀五十年代大躍進期間流行的一句激進主義政治口號,這類投資者的心態是,「趕英超美,跑步進入共產主義」。激進主義是折騰的哲學。保守主義是不折騰的哲學。五十年代大躍進的折騰給中國帶來了什麼,這不用說,大家都知道。激進的、追逐趨勢的投資者以萬變應萬變,即以萬變的操作在市場中頻繁進出來應付市場先生的萬變情緒,當然也加無法安枕。相反,保守的價值投資者,對風險的容忍度非常低,追求穩定性與長期回報、不下賭注、極少操作,當然也就睡得香。所以,如費舍爾先生所言,保守的投資者當然可以夜夜安枕。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系列談保守價值的投資智慧談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劉軍寧 我研究保守主義有二十年以上的歷史,有關投資理念的閱讀有十二年以上的歷史。我是一個保守主義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義的世界觀儘可能運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領域。我不是職業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義政治哲學;我也不是職業投資家,但是我喜歡保守主義投資理念。我原打算在未來的某個時候,開始寫作有關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但是,最近中國建設銀行的朱小黃先生在《第一財經》發表了一篇大作促使我大大地提前了我原來的寫作計劃。朱先生在文章中呼籲金融界重視保守主義的思想資源,把作為思想體系的保守主義與金融投資關聯起來,並且主張金融投資應該以保守主義為思想指南。我很高興保守主義在中國的金融投資界終於得到了正視。 第一次讓我認真對待保守主義與投資之間相關性的是一本經典的價值投資著作《保守的投資者夜夜安枕》。作者費舍爾是著名的價值投資者,對價值投資理論有重大的貢獻。他彌補了價值投資之父格雷厄姆的投資理論的重大缺陷。難道保守主義與價值投資真的有什麼內在的邏輯聯繫嗎?價值投資者必然奉行保守主義的準則嗎? 通過對保守主義與價值投資理論進行反覆的比較和對照,我發現,價值投資就是保守主義在投資領域的直接應用。價值投資的精髓,就是保守主義的思想精髓。每個真正的價值投資者都認為自己是保守的投資者。他們不僅在投資理念上保守,在投資風格上保守,在對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財務上保守,而且像費舍爾這樣的價值投資者還要求作為被投資對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須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價值投資的要求。經典名著《基業長青》的作者也發現,長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義的公司。(中信版,第58頁。)在美國,許多金融服務公司都在其投資哲學申明中標榜奉行保守的價值投資方法。 保守主義對人性持十分悲觀的看法,認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這首先意味著每個人都有無知的一面,有很多東西都是一個人的知識所不及的。一個人可以通過努力學習增加知識,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無知,反而會帶來新的無知。有人說,知識的島嶼越大,無知的海岸線就越長。把這種人性論應用到投資上,其結論必然是:每個投資者都有一個其知識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這個圈內投資,投資者成功的把握比較大;踰越了這個能力圈,招致損失是必然的。因此,一個價值投資者必須牢牢地守護自己的能力圈,為此也要集中投資,而不是分散投資。把自己侷限於能力圈之內的「壞處」是可能會錯過圈外的投資機會。但是如果這些機會與你的能力根本無關,這些機會就不是你的機會。打籃球的科比不必覬覦費德勒的成就,因為網球不在科比的能力圈之內。不僅如此,對投資者而言,輪廓不清的大圈子還不如輪廓清晰的小圈子。保守主義的這一洞見,也同樣適用於政府。由凡人組成的政府再強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為超過了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製造災難性的人禍。這樣的事例,中國的歷史見證得太多了。 保守主義發現,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還意味著,人類的錯誤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會犯錯誤的。但是保守主義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絕人犯錯誤,而是儘可能降低犯錯誤的概率,減少錯誤的後果。把這一理念運用於投資領域,必然要求投資者更少次數地、更謹慎地投資。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減少投資次數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錯誤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頻繁操作,犯錯的概率就越大。一位著名的基金經理人說過:「堅定持有,你只會錯一次;頻繁操作,你會錯很多次」。可見,頻繁操作必然放大錯誤。巴菲特甚至苛刻地建議在記錄投資的卡片上所打孔數不應超過20個。為了避免犯錯誤,最明智的辦法就是在自己的能力圈內作業並努力減少投資次數,把有限的智慧集中在屈指可數的投資決策上以確保做出正確的投資決定,並長期堅持這個投資決定,即價值投資是所謂的「購買並持有」(Buy and hold)的策略。所以,保守的投資者都喜歡作長期投資,然後自己袖起手來讓財富從容地慢慢地增值。保守的投資者喜歡慢慢成長的「土雞」,不喜歡快速育肥的「肉雞」;喜歡生長週期長的公司,不喜歡速生速滅、曇花一現的公司。況且,頻繁出手、快進快出意味著自我否定,這不僅否定了由於自己的輕率所犯的錯誤,而且也否定了自己的正確,並統統代之
    保守主義政治哲學珍視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珍視與保守的是價值。保守主義致力於保守自由,而價值投資幫助人們獲得財務自由,從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堅實的物質保障。什麼是保守的投資者?以發現與保守價值為最高追求的投資者就是保守的投資者。保守的價值投資的最大妙處,不僅是它能幫助投資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視的東西:自由!一個人有了財富,有了財務自由和人身獨立,就不會被逼著去做傻事了。如果1949年之後中國有資本市場,如果絕大多數人有財務自由與人身獨立,不是受僱於國家這個唯一的僱主,就不會有那麼多人被捲入相互揭批互相迫害的政治運動和無聊的政治學習中去了。在這一點上,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都服務於一個共同目標,保守與擴大個人的自由與獨立。
    由上所述,可以說,價值投資的每一根經脈都流淌著保守主義的血液。
保守 價值 投資 智慧 談談 主義 哲學 劉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173

保守主義:從政治智慧到財富智慧 劉軍寧

http://xueqiu.com/1763529230/25377358
劉軍寧

  有朋友說,寫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的書,你算不算是跨界?我說,沒有跨界。我談的還是保守主義。我是一個保守主義者,因此我努力把保守主義的世界觀儘可能運用到一切可能的生活領域。
  一個行業的正當存在,除技能外,必須有其價值理念和道德支撐,金融投資行業也不例外。沒有人文精神與道德基礎的行業是不值得從事的行業。該書談的不是投資的技能技巧,而是金融投資背後的人文精神與道德支撐。人文精神與道德支撐也常常是交疊的。說實話,寫這本書,我有點私心,面對反商的意識形態,面對把金融投資看做罪惡的唯物主義傳統,我希望看到中國的金融投資從業人士站在堅實的道德根基和深厚的人文積澱之上。我所做的就是去挖掘和培育金融投資行業背後的人文道德資源和普適智慧,為從業者提供堅實的道德根基,而非指點他人的如何投資。
  我不是職業政治家,但是研究保守主義政治哲學;我也不是職業投資家,但是我喜歡保守主義投資理念。價值投資就是保守主義在投資領域的直接應用。價值投資的精髓,就是保守主義的思想精髓。每個真正的價值投資者都認為自己是保守的投資者。他們不僅在投資理念上保守,在投資風格上保守,在對公司的估值上保守,在財務上保守,價值投資者還要求作為被投資對象的公司及其管理者都必須是保守的。只有如此全面保守,才能符合價值投資的要求。經典名著《基業長青》的作者也發現,長青的公司都是信奉保守主義的公司。
   保守主義對人性持十分悲觀的看法,認為人在本性上是不完善的,有缺陷的。這首先意味著每個人都有無知的一面,有很多東西都是一個人的知識所不及的。一個人可以通過努力學習增加知識,但是即便如此,仍不能克服無知,反而會帶來新的無知。知識的島嶼越大,無知的海岸線就越長。把這種人性論應用到投資上,其結論必然是:每個投資者都有一個其知識和能力所及的能力圈。在這個圈內投資,投資者成功的把握比較大;踰越了這個能力圈,招致損失是必然的。因此,一個價值投資者必須牢牢地守護自己的能力圈。保守主義的這一洞見,也同樣適用於政府。由凡人組成的政府再強大,其能力圈也是有限的。一旦政府的作為超過了自己的能力,以為自己無所不能,就必然要做傻事蠢事,甚至製造災難性的人禍。這樣的事例,中國的歷史見證得太多了。
  保守主義發現,人在本性上的不完善還意味著,人類的錯誤是不可避免的,人是一定會犯錯誤的。但是保守主義的努力方向不是完全杜絕人犯錯誤,而是儘可能降低犯錯誤的概率,減少錯誤的後果。把這一理念運用於投資領域,必然要求投資者更少次數地、更謹慎地投資。恪守能力圈能增加成功的概率,減少投資次數能降低失手的概率。既然錯誤是不可避免的,越是頻繁操作,犯錯的概率就越大。
  保守主義認為,人類面對的是一個不確定的世界,生活在非線性的、不按部就班的歷史進程中;人類置身其中的是一個自發的秩序,這個秩序是不可全知、不可計劃的。保守主義堅決反對歷史決定論,認為沒有人有能力預知人類社會未來的全部進程,沒有人能夠掌握或規定全部的歷史規律。人是情緒的動物,自身就充滿了不確定性。任何無視這種不確定而去做整體的、精確的預測都是不可能的,而且是徒勞的。把這一判斷運用到投資領域就會得出這樣的結論,作為價值投資者不要去預測宏觀經濟、證券市場和股票價格的走向。
  當然,每天都有很多人預測。預測的人數多不等於預測的有效。對其中的很多人而言,預測只是他們的工作。在許多價值投資者看來,作為市場人格化的市場先生是個喜怒無常、驚慌失措的瘋子,無人能對其未來的行為做出持續而準確的預測。投資者所要做的不是去預測或順應市場先生的情緒,而是徹底無視他的情緒與舉動。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把市場當做僕人而不是嚮導。如果市場先生是證券市場的風向標的話,投資者怎麼可能靠追隨風向標緻富?所以,保守的價值投資者根本就不去預測市場。如果預測能成功,全世界流行的將是基於權力與命令的計劃經濟而不是基於自由與交易的市場經濟。
  基於對人性和對人類秩序的上述看法,保守主義在態度和行動上總體是消極保守的,主張消極審慎,反對積極有為。保守主義認為人類行動的目的,不在於不計代價、不計後果地追求最好的願景,而是儘可能避免最壞的惡果。相對於保守主義的消極的世界觀,價值投資有兩條著名的「基本原則」:原則一,永遠不要賠錢;原則二,永遠不要忘記第一條。可見,價值投資的取向也是消極保守的,它最關注的不是賺取多少,而是如何避免損失。這也產生了價值投資一個鮮明特點:審慎。
  人的知識有限而且容易出錯,審慎的必要性由此產生。保守主義認為,在政治領域,審慎是政治家的首要美德。同樣,在資本市場上,審慎是價值投資者的首要美德。審慎與耐心、克制、堅毅是聯繫在一起的。這就要求投資者首先遏制住心中追求速富這頭衝動的怪獸。價值投資的策略就是審慎投資的策略。保守的投資者是消極的、審慎的投資者。對普通人而言,審慎意味著小心謹慎。對保守主義者而言,審慎更有其特定的意涵:只有根據長期後果來衡量一件事情,才能算得上是審慎。用審慎原則來投資,就必須考慮到這個投資的長遠後果。只有其長遠後果而不是近期後果非常可取,才是審慎的、正確的投資。因此,審慎意味著只投資於自己理解的領域、行業與對象,還意味著只有長期持有才能享受到預期的後果。
  保守主義特別看重時間與傳統。保守主義認為時間是檢驗價值的最重要的尺度。經受不了時間考驗的價值不是可持久的價值。而價值投資幾乎是長線投資的同義語。
 從效用上看,保守主義是關於如何降低風險的主義。用保守主義來指導投資的最大優越性在於降低風險、保守價值、增加樂趣。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根本性地降低國家層面在政治上的系統性風險。保守主義投資哲學根本性地降低了投資活動的系統性風險。其中,安全邊際概念的最大效用就是在於它有助於降低風險。
  從內核上看,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是由一群原則與觀念組成的信仰。保守主義特別強調信仰與道德的重要性。投資活動的本質是有關道德與信仰的。投資者怎樣信仰,按什麼樣的道德準則生活,就怎樣投資。沒有一個卓越的價值投資者不強調道德情操對成功價值投資的極端重要性。有人總結到,保守的價值投資就是做人。在投資中做人越到位,投資也就越成功。
  保守主義的價值觀是個人本位而不是集體本位的個人主義價值觀。價值投資的本質是個人主義的,它鼓勵每個投資者做與眾不同的事情。價值投資的原理是普遍適用的,但是價值投資者的個性、各自的能力圈、投資風格卻各有千秋。但是共同的一點是,保守的價值投資者都拒絕做集體主義的旅鼠,堅持逆向的思維和批判的態度。在包括投資界在內的任何活動領域,獨立的精神常常是最為稀缺的資源。缺少自由思想與獨立精神的人很難有成功的機會。絕對成功的投資者必然是精神上絕對獨立的思考者。
  在意識形態領域,保守主義與激進主義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政治哲學。在投資領域,價值投資與激進投資是互為對手的兩種對立的投資哲學。保守主義政治哲學珍視和保守的是自由。保守主義投資哲學珍視與保守的是價值。保守主義致力於保守自由,而價值投資幫助人們獲得財務自由,從而使人身自由有了堅實的物質保障。什麼是保守的投資者?以發現與保守價值為最高追求的投資者就是保守的投資者。保守的價值投資的最大妙處,不僅是它能幫助投資者致富,而是它能保守這個世界上最值得珍視的東西:自由!一個人有了財富,有了財務自由和人身獨立,就不會被逼著去做傻事了。當國家與政黨是唯一的僱主的時候,就沒有金融投資了,就沒有個體的自由與獨立了!
  在我看來,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保守主義的政治智慧與保守主義的財富智慧,在保守主義的原理上,是完全一致的。保守主義的政治哲學與保守主義的投資哲學都服務於一個共同目標,保守與擴大個人的自由與獨立。

原文發表於 華爾街日報中文網
保守 主義 從政 智慧 財富 劉軍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5698

聯想移動總裁劉軍離職 陳旭東如何打好這把牌

來源: http://www.gelonghui.com/portal.php?mod=view&aid=2803

本帖最後由 jiaweny 於 2015-6-3 14:41 編輯

聯想移動總裁劉軍離職 陳旭東如何打好這把牌
作者:在前線

當第一時間獲悉這個重大人事調整時,跟蹤聯想多年的在前線記者心中也是大吃一驚。畢竟這樣重磅的調整,在聯想歷史上少之又少。

昨日晚間,在前線獨家獲悉聯想重大人事調整,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移動業務集團總裁、摩托羅拉移動管理委員會主席劉軍離職。其職位將由神奇工場CEO陳旭東接任。而常程接替陳旭東成為神奇工場CEO。

這一人事調整,讓業內人士大吃一驚。

因為在此前不久,聯想剛剛召開其新財年誓師大會,而且在上周他們也剛剛開了Lenovo Tech World大會,給人感覺聯想新財年的馬力已經開足,但此次人事調整讓人們大跌眼鏡。

在前線認為,此次調整對於聯想手機業務、聯想集團等都將產生巨大影響,整體來看,聯想試圖通過調整來快速證明自己在手機產業中的地位。

劉軍緣何離職?

據坊間傳聞,這次的人事調整最早可溯源到今年1月份,據稱是國內某供應商的一個群里爆料出來。

昨日晚間,在前線獨家獲悉並提前發布了這一確認的消息。在微信公眾號、微信群、微博上都有朋友問及劉軍離職的原因,在22:50時,聯想官方發布的信息中,並未提及劉軍離職的原因。

而且無論是楊元慶、還是陳旭東發布的內部員工信,里面充滿了溫情的字句,感謝劉軍的付出和貢獻,而劉軍發布公開信以及微博中,同樣對過去四年一起奮鬥的小夥伴表示感謝。

這似乎是一個讓人感動的時刻。

回望當初,一晃四年。

2011年1月18日,聯想成立移動互聯和數字家庭業務集團(簡稱MIDH),聯想集團高級副總裁、原產品集團總裁劉軍擔任MIDH集團總裁。

在這四年中,聯想MIDH變成了在兩年前更名為(移動業務集團)MBG,而劉軍也被任命為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而聯想移動業務也蒸蒸日上,成為全球第三大的智能手機廠商和平板電腦廠商。

在內部公開信中,楊元慶高度評價了劉軍做出的貢獻:移動業務已占聯想整體營業額的25%,這是一個了不起的里程碑。

除此以外,他還肯定了劉軍在並購摩托羅拉中發揮的重要作用,以及在全球移動業務布局中打下的牢固基礎。

但隨後他話鋒一轉,“現在,到了我們要更進一步拓展業務,並且更充分地實現聯想和摩托羅拉業務協同效應的時候。在此,我懷著複雜的心情,既有對以往成績的肯定,也有對美好未來的憧憬,宣布一項領導人員的重要變更。”

從他的言語中,似乎可以解讀出此次人事調整的原因:聯想期望移動業務有更激進的表現。

對於劉軍的去向,聯想官方稱,劉軍離開現在的崗位,在未來一段時間內,其將擔任楊元慶的移動業務特別顧問。

不過,坊間對劉軍去向有多種猜測:在前線獲得的信息是,劉軍將遠赴美國負責相關市場業務;另有傳言稱,劉軍將加盟聯想控股,他是柳傳誌最器重的一位少帥,或在聯想控股開辟一片新業務;另外的說法稱,劉軍可能會創業。

還有一種說法稱,劉軍會不會跳槽加盟互聯網公司。在前線認為,這種可能性微乎其微。聯想不會讓這麽高級別的人才流失。

聯想官方並沒有透露劉軍離職的原因。不過,看看過去一段時間,聯想手機業務的表現並不讓人滿意。

此前聯想發布的財報顯示,聯想智能手機在2014/15年銷量達到了創新高的7600萬部,成為全球智能手機市場第三名。

但是據IDC發布的2015年第一季度中國智能手機市場數據顯示,聯想下滑22.1%,排名第五位。

而作為背景,在2014年第四季度,聯想智能手機排名中國市場第一位。

不過,讓人感到欣慰的是,摩托羅拉智能手機的銷量超過780萬臺,同比上升23.6%,營業額達到了18億美元。

聯想文化中有一條是:想清楚再承諾。這句話的潛臺詞是承諾就要做到。與此同時,聯想近幾年積極推動互聯網營銷,這是一場上到董事長楊元慶,下到普通員工的熱潮,聯想鼓勵試錯、快速叠代。

在2014年10月的一個深夜,聯想宣布了重大調整,宣布成立子公司神奇工場,陳旭東出任CEO。

按照聯想的規劃,神奇工場是一個互聯網公司。

目前,神奇工場有智能路由器、智能空氣凈化器、3D打印機等新品上市,但是熟悉神奇工場的人都知道,這些都是配角,人們都在期待那款神機。也就是說,打造一款精品手機才是神奇工場最大的初衷。

有意思的是,劉軍和賀誌強是神奇工場的聯合董事長,但與此同時,神奇工場是一家獨立的子公司,地位並列於聯想MBG,這種架構設置讓人不得不浮想聯翩。

聯想手機一把牌怎麽打?

聯想,可能是中國最想在手機市場證明自己的廠商。

為什麽這麽說?你看看聯想在手機上的布局和花費的精力就知道了。

從品牌上來說,聯想麾下有Lenovo、摩托羅拉、神奇工場三大品牌。

雖然,楊元慶並沒有過多解釋為何要這麽多品牌,但是業界流行的“不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里”,以及“內部養狼”等說法,他應該不會反對,因為他就是這麽做的。

手機市場好似一張牌桌,聯想有一大把牌。

Lenovo是聯想最嫡系的品牌,它的榮耀繼承自2010年的樂Phone。聯想在2010年推出樂Phone,開啟聯想移動互聯網戰略。當時柳傳誌親自坐鎮發布會,柳總當時把炮筒指向蘋果。

如今,Lenovo品牌是聯想MBG中的主力軍,其下面有多個子品牌,比如性價比A系列、商務P系列、高端K系列、女性S系列,從去年起,聯想打造了一個全新的互聯網子品牌樂檬。

在前線認為,Lenovo品牌存在的問題是:

有神機,賣不好:比如VIBE Z2 Pro,是業內首款2K屏智能手機,而且屏占比當時也是領先的,但是定價在4799元,一下子驚退路人。如果2999一步到位,多好?當然,聯想的模式決定了不會有這麽狠的價格。

品牌混亂:VIBE是個手機產品系列,又是一個操作系統的名字,到底是什麽讓人看不懂。從目前來看,A、S、K、P等系列的特質和界限似乎沒有那麽明顯,好吧,為何不考慮做單款精品及附衍品?

產品無延續性,朝設夕改:曾經K900讓業界驚嘆聯想的工業設計到了一個新水平,但是隨後馬上打臉推出了背部奇醜無比的K910。後續這些產品,也都是跳躍性設計,沒有家族感。不過,最近的VIBE Shot和樂檬K3 Note在各自價格段中都屬於精品。

開放市場保守,錯失轉換時機:iPhone 6/Plus的成功,讓蘋果在2015年第一季度成為中國智能手機第一名。而相比之下是聯想22%的下滑。在iPhone 6/Plus上市之前的很大一段時間里,聯想並沒有把極具競爭力的VIBE Z2 Pro推到前線,卻拿出一個筍尖S90來對付。

絮叨這麽多並不是黑聯想,而是希望讓聯想能夠真正看清楚這些問題,從中找到答案。

好了,再說說當下風光無限的摩托羅拉,自從去年10月份並購成功以來,今年新年之前,聯想宣布摩托羅拉手機重回中國市場。

上周,聯想邀請了範冰冰登臺,宣布了摩托羅拉手機定制服務Moto Maker正式進入中國,劉軍在現場為範爺定制了一臺帶有“範兒”字樣的New Moto x。

而第二天,“我們”爆紅網絡,聯想適時推出“我們”主題的New Moto x情侶套裝,一個是範爺,一個是大黑牛。

摩托羅拉現在是傲嬌的小公主,畢竟粉絲很多,而且後來的它蠻拼的,反倒成了MBG亮眼的那位。我想說的是,聯想可以讓摩托羅拉更加極致,比如更加純凈的原生系統、或者加入更加好的體驗,比如聯想省電、超級相機等都要嵌入進去。

最後說說,樂商店掌櫃常程接手的神奇工場。神奇工場是最沒有壓力、壓力也最大的手機品牌,不管是聯想內部還是外部。

你至少要對自己曾經吹過的牛負責。

神奇工場有一個感人的視頻,里面是很多大牛和粉絲互動玩耍的鏡頭,最後定格在掌櫃,他說了一句話,這句話語調很輕,但是到底夠不夠分量,要等到今年下半年神奇工場首款產品上市。

在前線認為,神奇工場有三大責任、更有三大挑戰。

三大責任是:承擔著聯想和神奇工場互聯網夢想;要為自己正名;革新中國手機產業。

可能有人說,第三點有點太大了,好吧,我們又沒有說神奇工場幹掉蘋果、三星……出來混,目標還是要有的,至少先有個國內的。

三大挑戰是:讓產品說話;營銷別誇大;各環節速度要給力呀。

未來:三大品牌三套拳

很多人羨慕聯想,因為有研發、有生產、有供應鏈、有營銷、有渠道、有服務……聯想有太多優勢;

也有很多人黑聯想,縱然擁有這麽多優勢,也從未做出過一款特別成功的街機。

這三張牌,如何打,在前線來鬥膽支招:

摩托羅拉定位決定了傲嬌的公主範兒,她是聯想打出逼格的最好載體,呵護她,不要讓她沾染壞習氣,中高端市場和海外市場還是靠她去打拼。

在前線甚至認為,在中國,不要推低端的G了,因為中國太多的千元機,讓你無法比拼。就說一句:G能跟樂檬K3 Note比嗎?

Lenovo品牌,是主體,是難題。品牌明晰化、把產品做漂亮、每個系列打造一款精品。

我相信是可以做到的,你可能說我不理解聯想的營銷體系,我只是納悶,為何聯想不能像小米那樣讓人覺得你的產品物有所值?

ZUK,這是陳旭東與神奇工場創業團隊一手培育起來的小禾苗,到底能不能成長、壯大,並成為聯想的核心支柱,現在說這些都為時尚早。

但是,我認為ZUK可能會是一個X因素,期望常程把ZUK做大做強。

對於聯想、對於陳旭東,全新的班子,全新的未來,全新的征程,先從內部做起,輻射到外,還有時間。(文章轉自:Tech Web)

聯想 移動 總裁 劉軍 離職 陳旭 如何 打好 好這 這把 把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8267

中海宏洋原執行董事劉軍加盟前海人壽 分管不動產投資業務

在不動產投資上已有頗多動作的前海人壽近期又添“猛將”。

《第一財經日報》從知情人士處獲知,中國海外宏洋集團有限公司(00081.HK)(下稱“中海宏洋”)原執行董事劉軍已離職,加盟前海人壽,將出任前海人壽副總經理,分管不動產投資業務板塊。

據了解,劉軍現年43歲,持有江西財經大學學士學位及瑞士維多利亞大學碩士學位,擁有18年房地產開發企業管理經驗,熟悉房地產投資、融資、運營各領域。其於1997年加入中國海外集團有限公司,歷任中海物業管理有限公司總會計師、深圳中海地產有限公司財務總監及中海地產集團有限公司董事等職務。

2015年2月起,劉軍出任中海宏洋助理總裁。2015年12月1日起,劉軍獲委任為中海宏洋執行董事。

今年9月30日,中海宏洋公告稱,劉軍因個人事業發展已辭任公司執行董事及助理總裁的職務。

據前海人壽內部人士透露,公司非常重視銷售和投資雙輪驅動,註重引進各領域投資人才,公司權益投資團隊來源於業內精英,此次引進劉軍是為提高整體公司不動產資產投資能力。

根據中國保監會《關於加強和改進保險資金運用比例監管的通知》,保監會對投資實行大比例監管,規定“投資不動產類資產的賬面余額,合計不高於本公司上季末總資產的30%”,公開資料顯示,前海人壽目前總資產已超過2000億元,按照30%的上限測算,理論上前海人壽可用於不動產投資的資金超600億元。

前海人壽近期在不動產投資上也動作頗多。

據媒體報道,2016年5月18日,前海人壽通過公開出讓競買取得上海虹口HK172-13地塊,總地價款為7.5億元。2016年9月1日,前海人壽競得上海市青浦區徐涇鎮推出四宗相連商辦地塊,總價16.68億元。

上述前海人壽內部人士稱,劉軍加盟前海人壽已有一段時間,目前其已通過保監會高管任職資格考試。

隸屬“寶能系”的前海人壽在“寶萬之爭”中“一戰成名”。數據顯示,2015年,壽險行業投資收益5871億元,行業投資收益率7.91%,五年平均收益率5.32%。而據前海人壽相關人士介紹,其2015年投資收益112.9億元,同比增加168.2%,投資收益率21.87%,在整個壽險行業中居首位。

中海 宏洋 洋原 執行 董事 劉軍 加盟 前海 人壽 分管 不動產 投資 業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1615

楊元慶微博宣布劉軍回歸聯想 領導中國區PC手機業務

5月16日消息,聯想集團總裁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微博宣布,聯想執行總裁,移動集團原總裁劉軍回歸聯想,將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臺及中國區PCSD業務。

據楊元慶微博稱,當下,PC行業正在從傳統的個人電腦向“新PC”延伸,而中國是新一代智能設備發展變化最快的市場;同時,對於聯想來說,中國區既是聯想全球化的大本營,又是新業務的孵化器。為了抓住行業變革的機會,落實“三波戰略”,聯想公司將要推動業務模式和組織模式的變革。 為此,從即日起,中國區將重組為個人電腦及智能設備集團(PCSD)和數據中心業務集團(DCG)。

楊元慶表示:“我很高興的告訴大家,@聯想劉軍 回歸聯想,將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臺及中國區PCSD業務;@童夫堯 將擔任集團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負責DCG中國的端到端業務,以及全球超大規模數據中心業務。相信通過這次調整,兩支獨立的業務團隊能充分把握PCSD和DCG在中國的市場機遇,讓中國區率先實現業務轉型與變革,並成為新業務模式的先行軍。”

資料顯示,劉軍1993年畢業於清華大學自動控制專業後即加盟聯想集團,歷任聯想電腦公司研發部總經理、臺式電腦事業部總經理、消費IT業務群主管高級副總裁、集團運作系統主管高級副總裁等職務。自2014年4月1日起,劉軍專門負責聯想移動業務,同時,劉軍由高級副總裁晉升為執行副總裁(EVP)。2015年6月1日晚間,聯想集團宣布重大人事變動,劉軍卸任移動業務集團總裁以及摩托羅拉管理委員會主席職務。

在劉軍離職聯想後,曾有多家知名企業找到他希望他加盟,不過劉軍都一一婉拒。2016年下半年,騰訊科技詢問劉軍本人,如果有一天聯想需要你,其是否會考慮重回聯想時,對方表示只要公司需要,他仍然可以為老東家盡一份力。

楊元慶 微博 博宣 宣布 劉軍 回歸 聯想 領導 中國區 中國 PC 手機 業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309

陳旭東離職,劉軍回歸,楊元慶和聯想的詩和遠方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516/163145.shtml

陳旭東離職,劉軍回歸,楊元慶和聯想的詩和遠方
劉興亮 劉興亮

陳旭東離職,劉軍回歸,楊元慶和聯想的詩和遠方

陸遊的那句詩,充滿豪情,楊元慶和劉軍面對的市場挑戰,能否讓他們豪情滿滿?

來源 | 劉興亮(ID:liu_xingliang)

文 | 劉興亮

1

昨夜,子時。

劉軍蘸著夜色更新了微博,是一句詩:「夜闌臥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此時,距離劉軍離開聯想已整整兩年。但他的微博名依舊是「聯想劉軍」,微博認證里依舊有「聯想」的字樣。這也說明,劉軍是懷舊的,對聯想的感情也一直在。

這句詩是陸遊《十一月四日風雨大作》中的後半部分,詩人在風雨灑落的夜晚,做夢都在想著,一身戎裝,騎著戰馬,跨越北國冰封的河流,同敵人在疆場廝殺。

timg (6)

想來這也是劉軍夜來時時入夢的場景,畢竟之前,他已在聯想拼搏了22年,有太多「鐵馬冰河」的場景。

接著,楊元慶在微博里回複了劉軍,也是一句詩:「黃沙百戰穿金甲,不破樓蘭終不還」。

這是唐代詩人王昌齡的一句詩,楊元慶應該是借此詩句,呼應曾經「黃沙百戰」的劉軍,發出「不破樓蘭終不還」這樣擲地有聲的誓言。

劉軍和楊元慶的一唱一和,我瞬間明白有大事要發生了,那一刻,我也詩性大發,也湊熱鬧回複了一句詩:「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微信圖片_20170516112033

因為我還聯想到了這句詩的前一句:「行路難!行路難!多歧路,今安在?」

2

是的,消息證實了:劉軍將回歸聯想,擔任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領導中國平臺及中國區PC與智能設備(PCSD)業務,向聯想集團全球總裁蘭奇匯報。童夫堯將擔任集團高級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負責數據中心業務(DCG)中國的端到端管理,以及全球超大規模數據中心業務,向DCG全球總裁Kirk匯報。

據我了解,劉軍的回歸,是楊元慶親自去談的,談了好幾輪。這樣,坊間那些關於二人不和、有芥蒂的傳聞,便不攻自破了。

劉軍這樣一位「鐵馬冰河」、「黃沙百戰」的老將,回歸聯想出任中國區總裁,這是一個強烈的信號。這個信號說明楊元慶對於聯想的戰略已考慮清楚,且正在全面部署。

timg (7)

楊元慶近來的演講中,有兩個詞高頻出現:「新PC」和「三波戰略」。

什麽是「新PC」?PC不再僅僅是Personal Computer個人電腦,而是Personal Computing個人計算設備。與此同時,在這樣的時代,大家選擇一款設備,不再僅僅看設備本身,更會看設備所連接的服務。所以這些個人計算設備後面還要跟上Personal Cloud,也就是個人雲,讓你能無縫地連接到雲內容、雲應用和雲服務。

從“個人計算設備+個人雲”再進一步往下延展,就是Personalized Computing + Personalized Cloud,也就是個性化計算設備+個性化雲,隨著大數據和人工智能的蓬勃發展,滿足用戶對於設備外觀、性能和雲內容、雲服務的個性化需求將成為現實。

所以從個人計算設備+個人雲,再到個性化計算設備+個性化雲,PC的邊界正在無限延展,這就是聯想所定義的“新PC”。

再說說「三波戰略」。

第一波是個人電腦業務,是「PC+雲」的新常態。第二波是移動業務和數據中心業務。第三波是發力除個人電腦、智能手機以外的其他新PC(Personal Computing)設備以及“設備+雲”的新業務模式,這是聯想定位未來10年、20年的戰略目標。

微信圖片_20170516112251

這是2000年美國圓石灘會議時,立下10年成就國際化的夢想

劉軍的回歸說明楊元慶正在全面部署戰將來實施他的聯想「新PC」理念和「三波戰略」,讓專業的人做專業的事。

在PC領域,聯想是當之無愧的王者和專業人才的基地,劉軍回歸領導PC業務不但是鞏固已有的競爭力,更是肩負實施楊元慶提出的新PC理念,從傳統PC向智能計算設備和未來個性化計算的路徑演變,再次讓聯想成為新PC的行業引領者。

另外原中國區總裁童夫堯則是在企業級和數據中心業務的行家里手,在聯想的十五年中把企業級服務器業務做到了中國的No.1,術業有專攻,楊元慶這次賦予童夫堯中國區企業級端到端的管理體系,說明聯想將在數據中心業務領域深度耕耘,為在智能互聯網時代即將到來的雲計算市場機遇做提前布局與拓展,可謂雙管齊下,雄心很大。

2008年之後,聯想在國際化道路上一路狂奔。在國際化道路上狂奔的聯想,中國的地位就僅僅是一個區,跟北美、歐洲同級的一個區。全球有的產品,中國區也有;全球沒有的產品,中國區也沒有。

隨著劉軍的回歸,中國區的角色將發生變化,在聯想集團的戰略地位將強化。

正如楊元慶在信中所說:「中國區在公司整體業務中承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既是全球化聯想的大本營,公司的現金牛,又是新業務的孵化器,新模式探索的急先鋒,更是聯想文化和價值觀的源頭,其發展對整個聯想具有十分重大的意義。」

中國市場有劉軍這樣的重量級人物來抓,這也是聯想正在提高中國市場的戰略地位。

這是因為劉軍的江湖地位:「劉軍是聯想戰功卓著的老將,他1993年加入聯想,在產品開發、銷售、企劃等多種崗位上,屢創佳績,是PC行業出類拔萃的領導者。聯想著名的雙模式業務的建立,就有他的直接貢獻。依靠雙模式業務,我們擊敗了強勁的競爭對手,建立起了獨特的核心競爭力。」

今後的中國區,將是聯想未來發展的核心支點,也將是新業務的橋頭堡。

3

劇情應該是這個樣子的:楊元慶設計好戰略布局之後,琢磨了很多個夜晚,覺得打大仗還是要靠兄弟與子弟兵上陣,劉軍是執行「新PC理念」的最合適的業務領軍人。

這正是:楊元慶使命召喚,劉軍詩意回歸。

除了鞏固PC的在中國區的地位,在楊元慶的規劃中,劉軍更需要開拓智能設備、智能家居領域,這也是「新PC理念」和「三波戰略」的重點。

這塊,有著巨大的想象空間。

timg (8)

陸遊的那句詩,充滿豪情,大氣磅礴。楊元慶和劉軍面對的市場,也是大氣磅礴,這個挑戰可以讓他們豪情滿滿。

聯想的智能設備業務中,智能音箱是剛剛發布的。說到智能音箱,就不得不提到亞馬遜的Echo。

可以說,亞馬遜這兩年股價的飆升,完全得益於AWS和Echo這哼哈二將。智能家居是人工智能的一個重要應用場景,亞馬遜的 Echo 智能音箱已經在美國成為了智能家居的入口,人們通過 Echo 可以用語音控制家電、購買商品、查詢資訊。

亞馬遜的今天,會不會成為聯想的明天?這些智能產品,會不會推出一個2.0的聯想?

戰略布局清晰的同時,楊元慶也有了一些「個人轉變」:他以前是習慣性的自己親自上陣帶兵打仗,現在是坐鎮中軍帳排兵布陣,所以現在也終於有一點時間可以吟詩抒懷。

願楊元慶和聯想一起,開始詩和遠方。

聯想 楊元慶 新PC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陳旭 離職 劉軍 回歸 楊元慶 聯想 的詩 詩和 遠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453

聯想劉軍:讓聯想回歸血性 全面變陣邁向智能服務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5900

聯想集團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南方周末資料圖/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7月13日《南方周末》,原標題《聯想中國“老人”“新帥”劉軍談聯想 “十年遠征成功,‘根據地’卻出了問題”》)

2017年7月2日,聯想集團執行副總裁兼中國區總裁劉軍宣布了聯想中國區的幾個重要人事變動消息。

其中,現任聯想個人電腦及智能設備業務集團(PCSD)安卓產品研發副總裁張華將加入聯想中國區,擔任消費業務總經理。此外,張坤生和戴煒這兩位老聯想人,也進入聯想中國區核心管理團隊。

這是劉軍2017年5月中旬回歸聯想後,在人事方面做出的第一次調整。

劉軍1969年出生於北京,清華大學畢業,一米八八的個頭。他於1993年進入聯想工作,2015年9月-2017年4月短暫離開聯想,一邊休息一邊做投資。2017年5月,劉軍回歸聯想,主政聯想中國區。

白道、黃道和紅道

我們這代人,總體上是比較幸運的。因為我們的上一代經歷了“文革”,少了一代半的人才,要不然我們很難有機會冒出來。

我是1988年進入清華大學自動化系。那會真是千軍萬馬過獨木橋,我比較幸運,是跑在最前面那一批。我在自動化系籃球隊當過球員,拿過四次學校的籃球聯賽冠軍。

1993年,我本科畢業後進入聯想,到今天就打過一份工。當時很多大學生的第一選擇是去外企,那時候清華學生進外企是有名額限制的,要通過外企服務公司才能進去。那時畢業下海的人很少,主要是一些膽大的,敢於去觸碰灰色領域的人。

所以當時社會上把大學畢業生分成三類,一是白道,二是黃道,三是紅道。白道是進公司,紅道是進體制內,黃道是下海創業。我是一個循規蹈矩的人,所以選了白道。

我加入聯想的時候,它在中關村已經小有名氣,跟四通齊名。非常幸運的是,我跟著聯想趕上了中國電子制造業蓬勃發展的歷史大潮,踩在了行業風口上,一進去就經歷了行業的黃金十年。

中國從1993年開始,基本就取消了PC行業的進口關稅,行業競爭很殘酷。但聯想和國內企業還是活下來了,因為中國公司總能想辦法找到各種性價比更好的零部件貨源。

剛進聯想的時候,我被分配在評測部,相當於技術部門。在新員工見習期,我被安排去武漢出差。那是我第一次坐飛機。當時武漢有個客戶,買了我們的電腦,說是出現了批量性故障,硬盤總是報錯。我去了後發現,不是我們電腦的問題,而是他們測試方法有問題。整個出差期間,我幾乎沒有睡覺,終於和客戶在測評標準上達成了共識。最後,我不僅把這些問題解決了,還帶著一堆沒有更換的新硬盤回來了,更為公司挽回了聲譽。

回來後,我給我們總工程師寫了個報告。當時的總工是李之文老師,他非常嚴格,大家的報告經常被打回來,幾乎沒有人的報告不用改。我的報告交上去後,一直沒有回音。後來我憋不住,問總工我的報告需要怎麽改。他說不用改,當時辦公室的人都驚呆了。

後來我成了聯想第一任研發總經理,再後來又進入聯想核心管理層。我的一個體會是,在職場一定要高標準地要求自己。一個人對成長的企圖心,對職業發展非常重要。

聯想國際化是十年遠征

2005年聯想並購IBM的PC業務後,聯想核心管理層的主要精力都放到了海外市場。

從2005年到2015年,是聯想國際化的十年,我們內部叫做遠征。這十年里,我去了好幾十個國家,創了好多旅行紀錄。最多的時候,一年去了13次美國。最快的時候,三天繞著地球飛了一圈。一年有一半的時間在倒時差,一覺醒來都不知道自己在哪。經常是到了酒店後,過幾個小時就是當地的上班時間,然後我就得去跟海外同事開會。現在有朋友說,我們去哪玩吧,我說不去,倒時差倒怕了。

在國內也很累,白天忙中國區的工作,到了晚上也不能下班,因為美國那邊開始上班了,要處理美國公司的事。一天兩百封郵件很正常,而且都是英文的,處理起來要三四個小時。所以我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這也是很多聯想員工的常態。

總體上來說,我還是更喜歡在中國市場工作,那是一種在家門口精耕細作的感覺,在海外市場,總感覺是天馬行空。

在聯想的遠征中,我有兩年時間是在國內工作。那是2011年到2012年,我回國接手聯想移動業務。當時聯想手機一年的出貨量是50萬部,其中一半壓在倉庫里。那時聯想手機新產品很少,一款手機的產品生命周期長達兩年,即便是蘋果也不敢這麽幹。所以我接手後,一是擁抱運營商的千元機戰略,當時運營商的補貼力度非常大;二是加快新產品的推出速度。第二年,我們的出貨量做到了三千萬部,後來是一億部。

聯想在做手機的國際化時,發現一部手機賣到美國,手機售價的大約20%要用來交專利費。為了徹底解決專利問題,聯想收購了摩托羅拉的移動業務。於是我的精力又回到了海外市場。

聯想的遠征是成功的。目前聯想七成的收入來自海外市場,我們的PC和手機業務,在海外都發展得很好。

就在我們在海外市場捷報頻傳之時,家門口出了問題,我們在國內的根據地陷入了困境。其中,PC業務在國內面臨行業整體下滑趨勢,手機業務更是有一堆強勁的對手。

對於造成這一被動局面的原因,我們內部的反思是,過去十年里,聯想核心管理層的精力,以及公司資源,都過多聚焦在海外市場,反而把中國市場給忽略了。這也是元慶(聯想集團董事長楊元慶)找我回來的主要原因,希望我能重振聯想中國區的雄風,複制我們在海外市場的成功。

跳出聯想看聯想

回聯想之前,我有過小兩年的短暫離開。2015年9月,我離開聯想,去美國休息,放松下自己。

當時我很開心地跟爸媽說,我終於可以好好休息一下了。但爸媽不太理解,以為我在聯想犯了什麽錯誤。後來柳總(聯想創始人柳傳誌)請我爸媽吃了一次飯,說你們的兒子是好樣的,讓他在美國休息一段時間,以後回來再為聯想出力。我爸媽的心,一下子就踏實下來了,這讓我特別感動。

2016年,我從美國回到了中國,開始做一些天使投資,主要投新模式、新技術和消費升級三個方向。

我還投資了一個退學創業的高二學生,他很有創造力,也很有勇氣。我支持這種沖勁十足的人。另外,一些聯想人出來創業,我也投了一些。

我不太喜歡做財務投資,所以我會比較深入地參與到被投公司去,幫他們對接各種資源,因此我也擔任了幾家被投公司的董事長職務。

做投資的這兩年,我得以跳出聯想來看中國和聯想。我發現外面世界的變化超過了我們在聯想時的想象。過去在聯想也聽到過很多關於外面的變化,但遠不如親眼所見來得震撼。

我的一個感觸是,聯想過去十年的重點是遠征海外市場,而在中國,是有些脫節,但整個公司的基本面還是非常好的。

過去聯想的強項是執行力和運營,但這幾年外面的很多新業態和新商業模式,主要是靠資本推動起來的。這點值得聯想思考。

這兩年,隨著PC行業的整體下滑,聯想的壓力不小。2017年4月份,元慶來找我,說要重振中國區業務,希望我回來。聯想是我唯一工作過的地方,我對公司有很深的感情。離開聯想後,我走到哪里,別人都會跟我聊聯想。所以元慶找我說,回來一起幹吧,我就回來了。

我和元慶一直有很深的信任,這幾年雖然我離開了聯想,但我們一直保持著良好溝通,聯想有什麽活動他都會叫上我。

現在外面對我們的誤讀甚至謠言很多。比如有人說,是柳總帶我去了一次峨眉山,請我回來。其實不是。我去過一次峨眉山,但不是跟柳總去的。

聯想中國區是“特區”

元慶跟我說,聯想中國區要變成聯想的“特區”。他授權我把各個鏈條都打通,算是給了我一把“尚方寶劍”,這樣我就有了一個更超脫的位置和更大自由度去推動聯想的變革。

我回聯想後的這一個多月,主要是在把脈,悶頭做功課。我是帶著創業心態回聯想的,我的使命是凝聚人心。再艱難,只要人心在,就一定能做好。

沒有人心很可怕。聯想的人心還在,但這幾年士氣比較低落。過去聯想是斯巴達方陣,面對一堵墻,過不去,打個洞過去。在這個方陣里,大家走了很長時間,有點疲倦。我的責任是,把大家的精神頭調動起來,激活大家的血性,然後變一變陣。

比如,在文化上對聯想做一些改變。過去聯想有些會議,一開一整天,現在我壓縮到兩小時,其實也能解決問題。我覺得我們應該把時間更多的花在客戶身上,而不是更多的時間花在內部。

首先,我們會在體制上重構聯想的大船結構,向艦隊模式轉型。

大船結構是用事業部制去做新業務,這樣容易把新業務給捆死。我們會借鑒合夥人制度,把新業務獨立出來甚至單獨成立新品牌來做。

過去聯想以管理著稱,但管理上扁平化不夠,這點會改變。此外,我們還要改善激勵機制,以留住和吸引人才。聯想過去二十年集中了最優秀的一批人才。我們需要激發大家,變一變陣,把大家的能力發揮出來。

聯想的營銷模式也會變。從過去的硬廣告模式,向立體化營銷轉變,嘗試諸如自媒體營銷等新玩法。

其次,對於不適合新業務、新文化和新陣法的人,我們持開放心態。確實不是所有人都適合新的東西,我們也確實沒有辦法保證所有人都能夠跟上大部隊,因為我們對自己還是有非常高的目標。如果有人覺得外面有大把機會,我們可以面臨員工和人才流失的問題。同時我們也會吸引很多新同事的加入。

我相信聯想人能適應這一變陣。現在聯想從上到下,都在以非常謙卑的心態做反思和自我批評。聯想從來不缺血性,我們有一幫打過很多勝仗的兄弟。過去幾年我們睡了一覺,現在醒了。

下一步我們會在內部鼓勵創業和創新。過去都說聯想是個沒有天花板的舞臺,現在我們還是這個理念。而且我們認為,大家在聯想的步子,可以邁得更大一點。

只要對用戶好,舊的東西都可以打破

對於聯想的願景,過去我們的提法是三個聯想:高科技的聯想、服務的聯想和國際化的聯想。高科技和國際化已經是聯想重要的品牌標簽,我們真正需要提升和改善的是聯想的服務。

在中國市場,聯想已經五年沒有做暑促了。過去主要是把資源和補貼給到渠道,鼓勵渠道多進貨,多促銷。但如果不疏通出口,這些貨就會積壓。最後只能是降價賣,渠道相互混戰。

現在我們決定直接讓利消費者。如果競爭對手發動價格戰,我們會跟隨。但我們不會主動去打價格戰。

我們也會對智能互聯網、物聯網和人工智能領域進行投資,以建立聯想的生態鏈。這些投資也有利於我們專賣店的轉型升級。

聯想在全國有上萬家專賣店,主要是賣PC和手機產品,用戶的購買頻次很低。下一步我們會升級店鋪,讓店鋪智能起來,同時增加黑科技產品的體驗和銷售,讓用戶有興趣和動力經常來店里逛一逛。這些店的定位很可能介於小米之家和蘋果店之間,瞄準年輕人群和中產群體。

我們的專賣店要幫助用戶向智能互聯網時代遷徙。聯想要成為企業客戶的IT經理,成為消費者的IT管家。我們的線下店,以後不光賣電腦和手機,還會給用戶做電腦數據的遷移,幫用戶解決家庭網絡故障。

我們會把聯想的服務,做成一個入口。以後聯想的新產品和新服務,都可以通過線下店這個入口,提供給消費者。

我給內部定的一個原則是,只要對用戶好,舊的東西都可以打破。我跟他們說,聯想在中國最大的敵人不是別人,是我們自己。

聯想 劉軍 回歸 血性 全面 變陣 邁向 智能 服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4595

劉軍沽波斯富街舖 5年勁蝕4.6億

1 : GS(14)@2017-02-24 11:46:16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3445&issue=20170224
【明報專訊】核心區商舖租金持續回落,部分舖位身價大縮水,其中資深投資者劉軍於2012年以11.42億元購入的銅鑼灣波斯富街寶榮大廈一籃子舖位相繼沽出,合共6.78億元,5年帳面勁蝕4.64億元,其中冠華鏡廠或有關人士就以4.68億元購入部分樓面。

冠華鏡廠4.68億購部分樓面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銅鑼灣波斯富街寶榮大廈地下入口、1樓及2樓,面積約2.1萬方呎,以約4.68億元成交,呎價約2.2萬元。上址於2012年由資深投資者劉軍以11.42億元購入,及至2014年劉軍把物業地舖部分以2.1億元沽予位元堂,現再以4.68億元沽出餘下部分,合共套現約6.78億元,共計帳面蝕約4.64億元或四成,為近年最大額蝕讓個案,新買家為冠華鏡廠或有關人士。

新蒲崗正華工廈放售 估值4億

另新蒲崗三祝街10號正華工業大廈,現以招標形式放售,市場估值約4億元。負責招標的第一太平戴維斯董事總經理及投資及銷售部主管袁志光表示,項目總建築樓面約8.73萬方呎,現為一幢9層高工業大廈。若以市值4億元計,呎價則約4580元水平。此外,中原寫字樓部高級資深營業董事陳玉雲表示,尖東康宏廣場中層15室,面積1957方呎,成交價約2740萬元,呎價1.4萬元。原業主於2010年以呎價約9950元買入,今番易手物業升值約四成。
劉軍 波斯 富街 街舖 年勁 勁蝕 4.6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7085

傳內地商人劉軍3億購海防道舖

1 : GS(14)@2017-06-15 11:36:52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5873&issue=20170615
【明報專訊】零售市道回穩,投資者重新入市。市場消息稱,尖沙嘴海防道32至34號地下D號舖連閣樓,舖位面積約830方呎,連約830方呎閣樓,以約3億元「賣殼」售出。該舖現由藥房以月租75萬元租用,租金回報約3厘。原業主2010年以1.52億元購入,現帳面獲利約1.48億元,賺幅近一倍。市傳新買家為內地商人劉軍或有關人士。

城大5.4億購觀塘萬泰利廣場4層

在啟德地王效應下,東九龍商廈買賣亦暢旺。早前億京旗下觀塘萬泰利廣場獲買家連環購入4層,涉資逾5.4億元,據悉,買家為香港城市大學,購入商廈以配合大學長遠學術發展。另在中環美利道地王效應下,再有全幢商廈放售,其中銅鑼灣禮頓道合誠大廈再度全幢招標,意向價約15億元,呎價約3.1萬元,截標日期為7月26日。

君臨車位400萬易手 貴絕九龍

此外,繼西營盤維港峰車位早前以518萬元售出,創全港住宅項目車位新高後,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九龍站君臨天下1樓雙號車位,上月以400萬元售出,貴絕九龍區車位。該車位實際上是連同兩個住宅單位出售,總價9500萬元,原業主是於2010年以共6600萬元購入,現帳面獲利2900萬元,賺幅44%。
內地 商人 劉軍 億購 海防 道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383

內地投資者劉軍3億購尖沙嘴舖

1 : GS(14)@2017-06-16 01:54:29

【本報訊】核心地舖業主執位,活躍大額舖壇的內地投資者劉軍出手,剛以3億元購入尖沙嘴海防道32至34號寶豐大廈地下D號舖,面積830方呎,另連閣樓830方呎,舖位現由藥坊租用,月租75萬元,回報率3厘。劉軍過去曾摸頂入市,2012年以11.42億元購入銅鑼灣寶榮大廈前泉章居舖,並一度登上舖王寶座。然而持貨5年,蝕讓收場。今年初把舖位剩餘樓面全數沽予冠華鏡廠,作價4.68億元,連同2014年底以2.1億元出售地下AB號舖予宏安(1222),共套現約6.78億元,賬面蝕4.64億元,持貨五年合共勁蝕40.6%。舖位原業主是曾連續五年榮登米芝蓮最佳食府的西貢全記海鮮老闆吳偉麟、吳金福及有關人士,他們2010年年中以1.525億元買入上述舖位,持貨7年賺1.475億元。這邊廂套現,那邊廂又入貨,吳氏日前向宏輝集團(183)購入尖沙嘴金巴利道永利大廈地下23A及23B號商舖物業,作價2.06億元。此外,億京早前沽出觀塘創業街萬泰利廣場4層樓面,共約47,130方呎,作價5.6億元,買家為香港城市大學。城大發言人表示,購置上述物業旨在配合大學長遠學術發展的需要,拓展教研空間。美聯商業區域營業董事黃寶偉表示,近年不少大專院校購入或租用東九商廈作教學用途,例如香港公開大學在2012年以合共約7.57億元購入九龍貿易中心B座8至12樓,目前8至11樓為香港公開大學葵興教學中心。浸會大學2008年以8,950萬元買入觀塘創紀之城三期7樓1及2號,以及8樓1及2號單位,現為該校東九龍教學中心。



97年主權移交至今,香港前進還是倒退?「蘋果」與你細數廿載風雨。【回歸二十年】專頁:http://hksar20.appledaily.com.hk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615/20056546
內地 投資者 投資 劉軍 億購 購尖 沙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552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