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一加劉作虎:我曾設想失敗 大不了一群人吃飯散夥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1125/147955.html

i黑馬:一加手機是個“怪胎”,在國外有很多粉絲,也有品牌知名度,在國內卻成績差一大截。

其創始人劉作虎曾就職OPPO副總裁,OPPO被認為是國內少數具有品牌號召力的手機,這也許給了劉作虎不少加分。

今天上午,他在韓國“2014 StarUP Nations Summit”大會上做了演講:

他說,年底前手機會超過100萬部。

他說,下個月將會進入印度市場,時機成熟還會進入韓國市場。

他說,截止2014年9月30日,一加手機已經實現盈利。

他只說了好事兒,背後的壞事兒是什麽?我們可以來猜一猜。

 
以下是演講全文:

 
OnePlus——手機行業的第三種可能性
 
大家好! 我是一加手機創始人劉作虎,很榮幸來到這里為大家做演講。
 
今天,我要為大家演講的主題是,“一加,手機行業的第三種可能性”。OnePlus,the third possibility

在開始我的演講之前,還請允許我簡單介紹下一加,也許你們當中許多人還從來沒有聽過一加,或是知之甚少,但是沒有關系,我相信今天聽了我的演講之後,你會記住我們,並且如果有機會,你會向你們的朋友們推薦我們。
 
一加於去年12月17日正式成立,總部設在深圳,一個十分有活力的中國南方科技城市,也就是在下個月17號,我們將迎來了一加一周歲生日。
 
在過去的11個月中,我們從幾個人的小團隊,成長為來自全球16個國家超過600名員工的國際化公司。
 
雖然我們現在只在17個國家正式售賣我們的手機,但是我們的粉絲已經覆蓋到全球幾乎所有的國家,大家可以看看keynote上的圖片顯示。
 
並且由於一加一代優秀的產品表現,和我們的不同於以往的手機行業其他公司的創業模式,我們獲得了來自歐美主流媒體的報道認可,是中國第一家同時登上《紐約時報》、《時代周刊》、《華爾街日報》、《英國衛報》並且獲得好評的中國創業公司。
 
10月初,一加手機被紐約時報的記著這樣評論到:I have been using the One for the last couple of weeks, and I have found it to be one of the best smartphones I’ve ever used.
 
他說,我用了一加手機一段時間之後,我發現這是我用過的最好的安卓手機之一。
 
在矽谷,許多創業公司正開始研究來自中國的一加手機。
 
在麻省理工大學,一加手機的購買邀請碼模式正在計劃寫進他們的營銷教材。
 
以上這些,是我們在過去11個月的時間里所經歷和實現的,但我仍然認為我們做得還不不夠。
 
我創立一加的初衷,是要以不將就的理念和開放的心態,打造世界級受人認可的產品。
 
我知道這個初衷聽起來有些宏大,由於我本人過往在歐美市場做藍光DVD的經歷,我清楚記得第一款中國制造的BLUE RAY DVD在海外被人認可時候那種自豪感和滿足感。
 
所以今天在這里我可以給大家首次袒露我創業心聲,我從OPPO副總離職創業做一加,面對當時競爭無比激烈的手機市場,沒有壓力是不可能的,但即便如此,創立一加時候,我沒有過多考慮過“能不能成功”,“會不會賺錢”,如果失敗了,就一群人吃一頓散夥飯,我沒有給自己留後路。
 
我內心里有一個清晰且堅定聲音——就是想再做一款得到全球用戶的認可的、世界級好產品。
 
其他的擔心、緊張就變得不重要。
 
下面我就給大家分享一下,過去的一段時間我們是以一種什麽樣的模式在進行探索。
 
目前我們正處在移動互聯網時代的新興階段,尤其是在蘋果等行業推動者加速了移動互聯網時代的到來,用戶自身其實也在發生變化,用戶需求也隨之改變,變得更加聰明,對產品的追求也變得更加挑剔。
 
而用戶的改變可以帶來一個新企業新模式的誕生。
 
一加的誕生就是充分考慮了時代變化之下用戶需求的改變。
 
與蘋果和三星等大廠商設計生產了手機直接銷售給用戶不同,我們做法更接近用戶,相對於賣給用戶一款廠商覺得好的手機,我們更傾向於同他們一起打造一款他們理想中想要的手機。
 
從一加成立的第一天起,我們一直在論壇oneplus.net和oneplus.cn和全球用戶同步我們創業的每一個進展,從手機的電池容量、芯片選擇、屏幕尺寸,以及到包裝設計,我們都放到論壇同用戶一起討論決定。
 
我們每周釋放一個我們可能會選擇的產品參數,然後得到用戶yes or no的討論,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曾經因為用戶的熱烈探討和期待,將芯片原計劃使用的高通8974ab升級成了更好的高通801。
 
最後,在一加一代還沒有正式發布之前,我們的用戶都已經知道產品所有的配置信息,這跟以往傳統手機廠商會把手機配置信息和功能創新堅持到最後一刻才公布有著很大的不同。
 
包括我們最後的售價,我們也放在了論壇與用戶討論。
 
也因為我們始終把用戶需求放在第一位,我們自己受益匪淺。
 
讓我非常感動的是曾經就有海外用戶在社區留言告訴我們:“你們千萬不要把價格訂得太低,因為害怕你們如果不盈利就倒閉了,而我還想用你們的第二款產品。”
 
這對於創業初期的我們來說是最好的支持和鼓勵。
 
未來一加二代產品我們也會這樣去做,並且我們馬上要推出自己創立的ROM,無論從ROM取名,還是ROM打造過程中的每一個版本升級,我們也都會和全球用戶更新同步,並且我相信全球範圍內有著許多一加的用戶,是ROM領域的絕對極客。
 
也是從我們宣布創業的第一天,我們便將目光鎖定全球市場。
 
這樣的做法,和一般公司成立都會先征服本地市場,再去開拓國際市場恰恰相反,就算是Facebook、蘋果這樣的大公司也並不是一開始定位全球。
 
所以,我們的初心無疑是大膽且充滿挑戰性的,也正因為充滿挑戰性,我們找到了新的機會。
 
盡管現在,有無數的外界評論“一加的國際化之路做得不錯”,“國際化”也成為我們被人津津樂道的標簽,但是在一加,我們從來不說我們在追求國際化,或者全球化,因為我們生來國際化。
 
在一加的創始團隊中一直擁有兩個市場部門,一個負責中國國內市場,一個負責海外的國際市場。
 
針對全球不同地區的各國國情和市場特征,我們將全球市場劃分為美國市場、歐洲市場、亞洲市場,並相應采取不同的市場策略。
 
在美國我們主要做口碑和銷量,在歐洲做口碑,在亞洲除中國以外的市場我們就重點做一加的影響力。
 
相應地,為了適應這些本地市場,解決文化差異壁壘,我們也在海外團隊中始終保持著北美、歐洲、亞洲地區員1:1:1的比例。
 
當我們想開拓某一個國家的市場時候,沒有比曾經生活在那兒的人更了解當地市場情況,他們是我們最好的市場顧問。
 
而當這些國家的用戶來到我們的論壇,我們的員工用他們國家的方言同他們交流的時候,用戶會感受到的親切感,是前所未有的,他們不會把一加當成一家傳統中國公司。
 
截止目前,我們已經在北美、歐洲和亞洲等各地17個國家同時上市,在下個月,我們將和印度最大的電商平臺之一,amazon.india,戰略合作,正式進入印度市場。
 
未來,時機成熟,我們也會進軍韓國市場。
 
眾所周知,一加一代不是用的自己的ROM,在海外我們搭載CM,在國內,我們搭載OPPO的Color OS。
 
這一點可能和其他傳統手機廠商又不太一樣。
 
過去我們所熟知的硬件手機廠商都會先做自己的操作系統,再做硬件,否則就會說沒有自己的生態閉環。
 
但是,在我看來作為一個創業者,我們要有一顆開放的心態,不要局限自己,要學會跟優秀的夥伴合作。
 
我是做硬件出身,我最擅長的事情就是做硬件產品,那麽至於軟件,我們為什麽不能和這個領域的頂尖人士合作呢?

CM作為安卓開發第三方鼻祖,他們也想打造一款完美的安卓旗艦,也一直在尋找會做硬件的人,一加和CM的合作就是因為雙方有同樣的理念一拍即合。
 
CM創始人Steve Kondik是一個非常純粹的做產品的人,我本人也是做了十多年的硬件產品,當發現我們理念相投,就一拍即合決定要一起合作,並且只是口頭約定就達成了雙方共識。
 
也許你們不相信,我們雙方一開始的確連合同都沒有簽,也沒有做任何宏偉的商業計劃或者一些華而不實的偉大藍圖。
 
但是我們充分信任彼此。我們想的就是雙方強強聯合,打造一款完美的安卓旗艦。
 
很簡單普世的價值觀,但是堅持開放的態度,給我們帶來了新的機會,在此,我也歡迎任何形態的優秀合作夥伴來找一加合作。
 
前面講了那麽多,但我覺得都是一加的外在模式,回歸一加模式的本質,最關鍵的,我告訴你,還是我們的理念在驅動這一切。
 
我們的理念是:不將就,做一款受全球用戶尊敬的產品。
 
這是一個很大的夢想,所以我們對自己有著更高的要求。
 
在打造產品的過程中,我們會不斷問自己這是不是一款用戶想要獲得的產品?外觀設計是否足夠漂亮?品質是否足夠優良?系統是否足夠輕快?用戶體驗是夠足夠完美?
 
我們的觀念一直以來都是如何不計成本的打造一款完美的產品,而不是思考怎樣能夠賺更多的錢。
 
曾經我的一個同事因為在包裝盒上節省成本,選擇了更便宜的材質,結果我非常生氣地批評了他,雖然可能在他看來差別是非常細微,但是因為我們有著一個很大的夢想,有著不將就的理念,最細微的細節也不會選擇忽視和妥協。
 
我想這就是我們源源不竭的動力。
 
以上就是我們在過去的一段時間里從模式上的一些創新和經驗,我知道大家心里可能會說這家公司是不是在吹牛?或者說,都不考慮賺不賺錢是否能活下去?這里我要給大家一些信心,截止到9月30日,我們已經成功實現了盈利,開始了所謂的賺錢。目前一加的整個銷量也已經逼近100萬臺,這個數字預計在年底也將被突破。
 
在手機行業,我們都知道蘋果、三星,也熟知他們的商業模式,蘋果依靠其始終革命性的產品、完整的IOS生態系統成為理所應當的業界巨頭。
 
三星則依靠其強大的資源整合能力、技術實力以及密布全球的線下渠道在安卓領域所向披靡。
 
從商業角度與二者相較,我必須承認,現在的一加雖然實現了盈利,但也沒有任何值得我們炫耀的資本。
 
但是作為手機行業里的創業新兵,面對移動互聯時代所代給我們的新啟發,相對於過去傳統的巨頭模式,我們能做什麽新的嘗試顯得更為重要。
 
而目前一加的表現正在逐步地印證:手機行業除了蘋果、三星的巨頭模式以外,一加所代表的第三種模式的可行性。
 
希望一加的案例能夠給在場的大家一些靈感和啟發,這也就是我今天而來的目的了。
 
謝謝大家!

本文為i黑馬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侵權必究。

一加 加劉 劉作 作虎 曾設 失敗 大不了 一群 吃飯 散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750

劉作虎: 一加如何做手機

2015-02-16  NCW
 
 

 

劉作虎是誰?一加是什麼?一家沒有職銜只有工號的公司,一個強迫症的老闆,一個15個月只拿出一款手機的品牌◎ 財新記者 覃敏 文qinmin.blog.caixin.com 在2015年1月18日的極客公園創新大會上,錘子手機創始人羅永浩與一加手機CEO劉 作虎相遇。兩人分別領取“最佳用戶體驗” 、 “年度創業新星”獎之後,劉作虎開玩笑地和羅永浩打了個賭: “信不信,2015年我把你的最佳用戶體驗獎拿過

來?”

作為同時期的手機創業者,羅永浩的名氣比劉作虎大得多。除了在數碼科技圈,大衆似乎少有人知道劉作虎。即便現在使用一加手機或者曾經使用過OPPO 藍光 DVD 的用戶,在產品之外也很可能不識劉作虎。

劉作虎是誰?今年40歲的劉作虎是湖北漢川人,畢業于浙江大學應用電子技術系。2013年12月,劉作虎從 OPPO 辭職自立門戶,創立一加科技,主攻智能手機市場。在過去長達15個月的時間里,劉作虎只拿出了一款手機——一加。

中國的手機市場從未像現在這樣熱鬧。市場先行者華為、中興、酷派、聯想、OPPO、VIVO、金立、TCL 等廠商,幾乎每隔三五個月就會推出一款新機。更多的創業者像劉作虎一樣正努力拿出自己的智能手機,尤其是劉作虎所在的深圳,原來的山寨手機廠商、從品牌手機廠商離職出來的員工、海外歸來 的科技精英,都在扎堆做手機。中國的智能手機市場,幾乎每天都會湧現出一兩款新機。

在千軍萬馬奔向智能手機的大潮中,創業者來來去去如過江之鯽,鮮有人能站穩腳跟屹立潮頭。一加手機卻讓劉作虎初步確立了自己的江湖地位。一加的性能和設計工藝受到國內外同行們的認可,一位移動運營商高層經理曾對財新記者感慨,劉作虎和羅永浩不同,“是個行家” 。國外媒體譬如《紐約時 報》 《時代周刊》 《華爾街日報》 ,也對一加頗多追捧,劉作虎現在去美國,不時會有人向他索要一加的海外購買邀請碼。

劉作虎的名聲目前還止于智能手機及相關的數碼科技行業。但各種猜測已經開始了,比如劉作虎與OPPO其實是一家公司兩張皮,一加用的是OPPO棄 用的設計方案,劉作虎刻意公關海外媒體等,也有人預言一加沒前途。不過,這些說法都擋不住一加在短短八個月內出貨量超過了100萬台,算是拿到了智能手機的入門券。要知道剛剛被阿里估值60億美元入股的魅族成立了十年,2013年的出貨量也不過200萬台,2014 年才衝刺到500萬台。

在智能手機已經成為一種生活方式存在的今天,中國的手機市場競爭慘烈,在蘋果、小米、華為們的強勢衝擊下,能夠占住一個山頭已非易事。劉作虎像一個運籌帷幄的謀士,靠兄弟情拉出了一支自己的隊伍,同時以開放姿態引來各種外援,分寸拿捏得到位。他的團隊成員說,幫襯他只因“大家都是做產品的人” 。

一家只有工號沒有職銜的公司一加科技的全稱是深圳市萬普拉斯科技有限公司,取一加 “one plus”的諧音。

在深圳市福田區濱河大道上,一加科技的辦公室悄然占據了深業泰然大廈整整一層寫字樓。辦公室是水泥地、青磚牆,天花板沒有吊頂,間雜放一些運動器材,風格簡約明快。

整個辦公室里最貴的是每個員工坐著的椅子。椅子鋼制結構,帶頭枕和扶手,可自由伸縮,員工工作累了拉伸椅子,放低高度,就能直接當床小憩。每把椅子市場價賣到6000元,直接從廠商訂是4000多元。按一加總部300名員工計算,僅購買椅子一項的投入就是120 萬元。

“我們每天接觸時間最長

的就是椅子。工作已經很辛苦了,應該讓大家坐得舒服一點。 ”一加科技 CEO 劉作虎對財新記者說, “本來我還想把辦公桌換成可升降的,但實在太貴了,就沒有買。 ”

劉作虎和所有員工一樣

坐著大通鋪式的長條辦公桌。

按他的要求,桌子要有木頭的質感,辦公桌沒有用擋板隔開,每個人一抬頭就能看到彼此——劉作虎要的就是這種感覺。一加科技內部沒有副總裁,沒有高級總監,所有人進來都按進公司的時間先後順序編個工號,然後看哪個項目誰在行,誰就是負責人。

張璿是一加的產品研發

負責人。他的工號排在前五,是跟隨劉作虎一起從OPPO 辭職出來創業的元老。2013 年下半年的一天,張璿突然接到劉作虎的電話,邀請他參加一個飯局。張璿在那場飯局上正式被劉作虎邀請去創造“一款最好的安卓手機品牌” 。張璿欣然加入。張璿在那場飯局上還見到了七八個做研發、客服、公關等業務的人,他們後來大部分來了一加。

所有人都參與了產品的細節討論。

最初大家聚在小咖啡館里討論產品定位、價格、工藝設計,經常討論到晚上一兩點。討論告一段落,一群人開車去南山區的大排檔吃串喝酒。有時分歧較大,意見相持不下,就有人賭飯,以市場調研定輸贏,用戶喜歡的方案贏,輸了的請客吃飯。劉作虎說自己也會賭輸,不過,還是贏的次數多一些。

劉作虎不干涉研發團隊,他只等拿到產品,反複把玩、品味。無論在家里還是在辦公室或者拜訪合作伙伴的路上,只要一有時間就拿出來研究。因為他老對著手機,剛上學的女兒經常會藏起他的手機。他觀察細緻,芯片、屏幕、攝像頭、後蓋甚至幾個螺絲、幾條線路,稍有瑕疵都會被要求返工。

按照設計,一加手機的懸浮屏幕要比邊框高0.5毫米。拿到成品後,他總覺得有點怪,一測,原來高了0.6毫米。

0.1毫米的差別普通人可能根本覺察不到,但劉作虎堅持要求研發人員將屏幕下沉0.1毫米,因為很難操作,後來只能把屏幕下降0.05毫米,再把邊框上抬0.05毫米才達到要求。

類似故事在一加的研發過程中層出不窮。劉作虎堅持一加的包裝盒必須是90度直角,會不斷修改噴漆的力度、色調,一點點調整塑料後殼的硬度,還要求給手機內裡的鋁鎂合金框架噴漆以及拆機之後的布線排版。

“他是有點強迫症,每次他自己的 PPT,排版的格式不對甚至有些段落沒有對齊,他都會指出來。一加官網的設計、官方微博的長博文排版,他都經常看,覺得不舒服就要求改。 ”張璿笑著說,“不過,大家都沒覺得他煩,還挺認同。 ”

劉作虎對產品的把握標

准似乎只可意會不可言傳。

他說是一種直覺, “把產品擺在那裡天天看,每時每刻看,看了一個星期甚至一個月還是覺得好看,感覺就到位了” 。

從讀書到工作,劉作虎一直廣泛涉獵歐美大大小小的設計網站,一有機會就主動向優秀的設計師求教,還搜集iPhone 的拆機圖研究設計細節。

而2008年,他帶領 OPPO 藍光 DVD,在市場上打敗國際知名的索尼、天龍DVD,不僅驗證了他對市場價格空間的把握,也強化了他對工藝設計的敏銳度。

2013年下半年,中國智能手機市場競爭趨於白熱化,已有江湖地位的手機廠商們相互捉對廝殺,不僅前腳跟後腳地發佈新品,且紛紛開始了粉絲互動、用戶參與設計等玩法,甚至打廣告都在暗暗較勁,經常可在同一個賣場看到華為、中興、酷派、OPPO 打擂台般相對而立的巨幅廣告;剛剛創業的手機廠商們也各出奇招,欲在巨頭之下拼殺細分市場,就像一茬茬韭菜在巨頭強勢碾壓之下被收割,又一茬茬長出來。

許多人認為手機已經過了最佳的創業時間點,劉作虎對財新記者說, “以前在海外賣OPPO 藍光 DVD,有外國朋友看到員工佩戴OPPO工牌,就主動跑過來感謝 OPPO 做出了如此好的產品。現在的中國手機還沒有做到極致,我為什麼不能試著創造一個像 OPPO藍 光 DVD 那樣的手機品牌呢?何況中國的手機市場那麼大。 ”

劉作虎和他的朋友們

一個普通的手機廠商員工離職,即便與劉作虎一樣具備產品思維,囿于創業初期生產規模小及資金有限,可能遲遲拿不到高通芯片或三星屏幕,可能找不到合適的操作系統或手機應用,更可能得不到門戶網站的推廣資源,想要殺出重圍很困難。

但是劉作虎的朋友們幫他補齊了短板。一加手機剛起步,高通為其提供了當時頂級的驍龍801芯片,被譽為安卓定制之父的 Steve Kondik 為其提供了CM操作系統。等到一加手機正式亮相,除了網易董事局主席丁磊為一加提供免費的推廣資源,劉作虎的朋友們還在場地設施、口碑營銷等層面給予幫助。

劉作虎的朋友似乎特別多。他在1998年進入步步高公司工作,2003年出任 OPPO 藍光 DVD 開發部長,五年內晉升到OPPO藍光事業部總經理,並在2012年升任 OPPO 主管手機互聯網營銷的副總裁,直至2013年11月離職。

在海外銷售 OPPO 藍光 DVD 時,劉作虎就曾去過硅穀,與一些科技公司譬如 Google、Facebook 的員工成為朋友。同時,國內不少互聯網企業的高層,譬如網易首席執行官丁磊、搜狗 CEO 王小川,也因此知道了劉作虎。

在OPPO擔任負責手機營銷業務副總裁時,劉作虎又與高通、CM 團隊建立了不錯的關係。

劉作虎為何能將以前建立的關係延續到新創立的公司中?劉作虎說,歸根到底,大家都是做產品的人,能夠理解彼此的產品思維, “有基本的信任和默契” 。

劉作虎2012年赴網易總部與丁磊談合作,第一次見面就談到了凌晨兩三點。 “就是聊產品,聊各種有趣的細節。 ”劉作虎說,丁磊特別重視產品細節, “他指著網易雲音樂播放器中的虛擬 CD 光盤問我看出特別之處了沒有,然後特別興奮地告訴我轉速是20轉。這個轉速剛剛好,多一點不舒服,少一點也不舒服。我覺得我們倆在對產品設計的執著上是一樣的” 。

然而,感性的彼此欣賞只是商業行為的催化劑,本身並不足以轉化成真正的合作。根本原因是雙方都有利益訴求。以 CM 團隊與一加的合作為例。

CM團隊是 Steve Kondik領導的全球最大的 Android 第三方系統修改小組,發佈基於 Android 2.1內核的 CM5系列操作系統等,在海外科技圈里享有盛名。

2013年,將興趣小組 CM 團隊註冊成公司不久的Steve Kondik正在尋求商業化路徑,劉作虎找上門來談合作,並最終促成 OPPO 推出了一款搭載 CM 操作系統的手機。不過,知情人士告訴財 新記者,那款手機出貨量很少。

劉 作 虎 創 立 一 加 之 後,Steve Kondik 的合作對象也由 OPPO 變成了一加。

“OPPO 擁有自己的操作系統,不可能所有手機都採用 CM 系統。同時,OPPO也不會願意推出一款帶有CM團隊 LOGO 的雙品牌手機。 ”劉作虎說,“只有創業公司與剛剛商業化的 CM 團隊才能做這樣的事情,而創業公司里的選擇並不多,選擇一加很正常。 ”至於一加,一是創業初期沒有資金和實力去做軟件,一是可以借CM 之勢進行海外市場拓展。在海外市場,一加的產品打上了一加、CM 雙品牌,在科技圈里獲得不錯的口碑和銷量。公開資 料顯示,2014年,一加手機銷量過百萬台,其中,歐洲和北美的銷量占比分別為32%和22%。

手機中國聯盟秘書長王豔輝認為,一加的成功一方面確實是產品做得有自己的特色,另一方面也是得益于一加在海外市場的口碑傳導到了中國市場。而一加在海外市場的口碑與CM 操作系統密不可分。

除了以往建立的關係,由於一加手機的主要銷售渠道是電商平台,劉作虎還在不斷拓展自己的互聯網關係圈。在朋友的介紹下,他也加入了一個以互聯網創業企業為主的私董會,學習互聯網思維的 “術” 。

劉作虎的“術”運用得不錯。一加手機發佈之際,劉作虎給私董會里100 多名成員每人送了一部一加手機,折合20多萬元。劉作虎認為值得, “相信他們體驗一加手機的品質之後會形成良好的口碑效應” 。一加手機發佈之初,曾被一些用戶大罵黃屏、發熱。劉作虎就在 YY 平台上開了個賬戶搞在線直播,拉上負責產品研發的張璿,用技術解釋問題,稱屏幕並非黃屏,而是遭遇色溫差異,其散熱設計能夠使產品保持正常散熱。劉作虎也越來越熟練地使用微博營銷。小米note發佈當天,他發的微博是“一加一今天還是旗艦” 。

劉作虎認為他懂互聯網思維的“道” 。 “互聯網思維的本質是免費?現在,手機賺的還是硬件的錢,靠軟件收取的錢非常少,免費就把自己弄死了。互聯網思維的本質是用戶互動?

互動不是什麼新鮮東西,2006年我賣藍光 DVD 就開始搞用戶反饋、系統升級,當時有用戶提交了70頁的建議。所以,互聯網思維的本質其實是產品和服務。沒有好的產品和服務,互聯網上炒作一下就過去了,到最後肯定是立不住腳的。 ”劉作虎說。

劉作虎並不跟風追跑O2O, “在電梯里、機場招牌上放一個二維碼,有誰會掃呀?”他只把互聯網當成產品的銷售渠道。當一加做到一定規模之後,劉作虎打算將線下渠道也鋪下去。

三層關係

站在現在的位置,劉作虎並不輕鬆。和任何一家做手機品牌的企業一樣,他必須處理與供應商、移動運營商的各種關係,但最特殊的還是與他的老東家OPPO的關係。

劉作虎極力撇清與 OPPO 的關係,手機圈的人卻不這麼看。數位知名手機品牌廠商內部人士告訴財新記者,一加的股東是 OPPO,一加的產品是OPPO 代工廠生產的,一加的產品風格與 OPPO 類似,一加招人和 OPPO 是同一個獵頭公司。在他們看來,一加與OPPO,就像華為與榮耀、酷派與大神。

事實上關係也很難撇清。工商資料顯示,一加科技于2013年10月14日在深圳註冊,註冊資本5000萬元,其股東與OPPO 的股東同為廣東歐珀電子工業有限公司(下稱歐珀) ,法人最早也都是金樂親,2014年4月才變更為王軍。

不過,劉作虎堅持一加與 OPPO是互相獨立的兩家企業,一加不是 OPPO 的互聯網手機子品牌,一加以後要做自己的線下渠道。 “兩家公司的股東有重合,都與同一個類似于基金會的投資機構有關,裡面有人投了 OPPO,有人投了一加。有沒有聯繫我們等十年後看吧。 ”劉作虎說。

和供應商的關係也是任何一家手機品牌初創商都要面對的難題。劉作虎一直強調品質,為此選擇的都是業內排名最靠前的大供應商。問題是,一加作為初創企業訂單量相對較小,如何讓強勢的供應商為品質讓步,需要把握分寸。

一加就曾經因為噴漆硬的問題與供應商幾經磋商。

“一加對待供應商,其實很簡單,讓供應商賺到錢,不欺騙。 ”張璿稱。

一加曾經因竹質後蓋的生產工藝難度高導致供應商良品率僅為30%,在供應商面臨壓力的情況下,一加將手機價格提高100元,讓供應商獲得應有的利潤。

一加與運營商的關係也很微妙。受用戶需求推動,一些運營商主動找到劉作虎,要求合作。合作的話,一加可能借著運營商的東風獲得更大的市場份額,但如果銷售不理想,庫存很難控制;不合作的話,一加會喪失掉潛在的合作伙伴。劉作虎最終拒絕了運營商的要求。他的考慮相當現實,手機廠商與運營商交易都是先交貨後付款的,一旦運營商下的訂單超過預期,出現賣不動的情況,一堆貨堆在倉庫里怎麼辦?一加作為新創品牌市場容量有限,不像一些大的手機廠商可以將運營商賣不動的貨自行消化掉,到時候一加可能被拖死。 “雖然有運營商承諾給一加付訂金,我們還是拒絕了。因為賺錢的機會有99%,剩下的1%卻是致命的。 ”劉作虎在2014年初第一次給一加手機的供應商下訂單時,就對庫存特別警惕。一開始劉作虎預計的訂單是20萬台,後來看到好幾個手機廠商的銷量都上不去,被庫存積壓搞得特別痛苦。他就將20萬台改為了5萬台。結果一加銷量走俏,訂單下得少,直接導致七八月份嚴重缺貨。劉作虎很痛,但並不後悔,他不想一開始就摔倒在庫存上。

未來,一加面臨的是如何從小衆走向大衆。劉作虎自己要求不高。 “為什麼一定要特別大衆呢,2000萬台夠我搭建一個很好的生態圈了。 ”

劉作 作虎 一加 如何 手機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32740

一加將發布一加3代手機,劉作虎:不做PPT手機,現貨發售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01/156219.shtml

一加將發布一加3代手機,劉作虎:不做PPT手機,現貨發售
黑君 黑君

一加將發布一加3代手機,劉作虎:不做PPT手機,現貨發售

一加3要來了,韓寒會去發布會麽?

BlackTech訊 6月1日消息,今日,手機廠商一加宣布將於6月15日在深圳發布一加新一代手機—— 一加3。

當下,國產智能手機競爭愈發激烈,自去年10月底發布一加X後便銷聲匿跡,一直未有動作,這讓用戶不免更加關心它的狀況。

最近,網絡上關於一加3的消息開始多了起來,但官方卻依然沒有做任何回應。而今日一加官方宣布,一加3將於6月15日在深圳發布,這著實很突然。

圖片 1

同時,一加還特別宣布,新品手機將在發布後第二天即可現貨購買。此前,劉作虎也曾表示,高通820造就了“PPT手機”,但一加不會做PPT手機。而關於一加3的具體配置,一加並未給出任何信息。

早前,工信部公布了一款型號為A3000的手機產品,疑似為一加3。從曝光的信息來看,該產品正面延續了一加手機2的設計風格,最大的變化在於後蓋方面,采用了目前最為潮流的全金屬機身設計,黑色信號條清晰可見,擁有7.3毫米纖薄機身,重量僅為160克。

圖片 2

結合此前海外爆料大神evleaks曝光的渲染圖來看,一加3的外形基本確定。其他配置方面,據傳,一加3采用5.5英寸1080P屏,高通驍龍820處理器,擁有4GB和6GB兩個版本,前置800w+後置1600w攝像頭,算是目前主流的旗艦手機配置。

但一加一直以來都表示,配置不是一加關註的重點,在黑君看來,這次一加3采用全行業通用的金屬機身,或許會在細節處理方面延續一加的手感和個性化特征。劉作虎也曾在微博表示,一加3已經不能用“手感真爽”來形容了,有爆料稱一加在金屬處理方面會增加噴砂質感。

指紋關註bt

一加 劉作虎 手機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加 加將 將發 發布 布一 手機 劉作 作虎 不做 PPT 現貨 發售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8817

一加3正式發布,劉作虎:一加堅持做線上,不做線下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6/0615/156602.shtml

一加3正式發布,劉作虎:一加堅持做線上,不做線下
楊博丞 楊博丞

一加3正式發布,劉作虎:一加堅持做線上,不做線下

6G+64G=2499,這聽起來很美好。

i黑馬訊(楊博丞)6月15日消息,今日上午10點,一加手機3在深圳正式發布,這是一加繼一加1、一加2發布之後的第三款旗艦級產品。

按照一加的慣例,仍然是一分鐘報配置。一加手機3采用5.5吋1080p屏幕,高通驍龍820處理器,前置800萬像素+1600萬像素;6GB RAM+64GB ROM;同時支持0.2s指紋識別和Type-C;在網絡制式上支持雙卡雙待全網通,4G+和VoLTE。

03910

一加CEO劉作虎在講到驍龍820處理器配置環節時,他調侃友商:不像某些公司把驍龍820都能包裝成黑科技,也是極無聊的一件事。

同時,劉作虎還表示,要打破行業潛規則,一加不做PPT手機和所謂的青春版的低配手機,只做真旗艦。同時,他還講到,之所以一分鐘講配置是因為不希望僅僅是拼配置,而是講述一些消費者更關心的問題。

在劉作虎看來,所謂旗艦產品,就應該在各方面都稱得上是頂配,除了在一段時間內在市場中具有明顯的競爭力,還要很好的滿足用戶的強需求,讓用戶選擇不糾結。

對於握持感這是消費者比較關心的問題,劉作虎表示一加一直在考慮在一加手機3采用全金屬材質的同時,怎樣保持舒服的手感。

這次的一加手機3為了調背部的弧度調教了一個月的時間,讓整個手機摸起來像湖面,看起來像平面。在顏色上,一加手機3共有兩種顏色可選,分別是薄荷金和冰川灰。並且,一加3擁有砂巖黑、芳綸纖維、竹質、酸枝和黑杏五款不同材質的個性化保護殼供用戶選擇。

2019

在續航方面,一加3采用了DASH極速閃充技術,在息屏狀態下40分鐘就可以充電80%。劉作虎表示,DASH極速閃充采用低壓快充,不像高壓快充會使手機發熱,低壓技術不僅可以增加充電電流的通道,而且可以邊充邊玩,不會使手機發熱。

在氫OS方面,劉作虎承諾永遠不在工具應用中添加廣告,而且一加3會開放系統代碼Device Tree,同時,一加還承諾刷機永遠保修。

同時,在最後,劉作虎對渠道方面問題表示:一加會堅持做線上,不會選擇線下渠道銷售。

一加3國內售價為2499元,海外售價為399美元起。

劉作虎 一加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加 正式 發布 劉作 作虎 堅持 做線 線上 不做 線下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0563

一加劉作虎“小而美”的情懷還能玩多久?

來源: http://www.iheima.com/news/2016/0713/157381.shtml

一加劉作虎“小而美”的情懷還能玩多久?
楊博丞 楊博丞

一加劉作虎“小而美”的情懷還能玩多久?

“小而美”的一加究竟向左還是向右?

采訪 | 楊博丞、韋龑  文 | 楊博丞  編輯 | 韋龑

6月28日,黑馬網第一時間披露了羅永浩將自己持有的半數股份質押給阿里的信息。

而在此前半個月,創業家&黑馬網記者專訪了像錘子一樣玩品質和情懷的一加手機創始人劉作虎。他說,現在能跟一加對標的也就錘子了。

估計他也料想不到,半個月後,羅永浩會被曝出“賣身”阿里的消息。

要做手機界的無印良品

出身OPPO的劉作虎和大部分“南派”企業家一樣,對產品細節如數家珍、滔滔不絕,但在空對空的邏輯推演和企業大故事的講述上卻總是顯得缺乏耐心。

劉作虎坦言,從創建一加開始,就不希望它只是家科技公司。他理解的一加未來應該是一種生活方式。那種簡潔、幹凈的風格貫穿其中。

5年前,劉作虎還在做藍光DVD,他的東家是現在風頭正勁的手機廠商OPPO。

當年,DVD已便宜到20美元,而劉作虎帶領的藍光DVD團隊卻在500—1000美元的高端市場打敗了DENON、SONY等國際品牌。

這讓劉作虎更加清晰的認識到,只要產品好,用戶就會認可你,尊重你。

2011年11月,劉作虎開始負責OPPO手機海外市場,其後也開始接管國內手機市場,自此踏入了被稱為紅海的手機行業。“我一直比較反感虛的東西。互聯網思維的根本還是做好產品,用互聯網的方法提升用戶體驗,優化企業的運營。”

2013年,劉作虎決定離開OPPO,自己創業。他想做“手機界的無印良品”,“我喜歡無印良品兩點,一個是質感,另一個是簡約。如果從風格上來講,我更喜歡歐美包容式的簡約風格。”劉作虎對創業家&i黑馬說,他在閑暇時依然堅持瀏覽平面設計網站,他對美有自己獨到的理解。

劉作虎接觸設計是從藍光DVD開始,他喜歡擺弄各種電子產品,甚至把它們拆開,並搜集了大量拆機圖,仔細研究內部結構。

他覺得任何東西最基本的就是要漂亮,例如一加手機系統的輕視窗功能,這樣既不會看上去很突兀,又不會讓圖標擋住照片。用劉作虎的話來說,這叫逼格。

劉作虎對一加一開始的定位就是小而美,以設計和品質塑造口碑,完全有別於靠性價比迅速做大的互聯網手機。

他說,中國手機市場足夠大,一年的銷量總共超過4億,即便是小而美的品牌,理論上也足以做到千萬級的規模。

劉作虎表示,一加3將打破行業潛規則,不營造虛偽的性價比,而是做一款讓用戶滿意的真旗艦。同時,他還提出,未來將不會再更新X系列,不采取機海戰術,更加專註地做旗艦機。

當下,為了銷量的增長,很多手機廠商都在擴展自己的產品線,用專業名詞來說這叫機海戰術。想用多款機型來提高自己的銷量和性價比。如小米、魅族,從低端機到高端機機型不下20款,價格從499元一直到2499元不等。

劉作虎不以為然,“如果擴充太多的產品線會失去專註,我最討厭的一個詞是性價比,一加賣的是種生活方式,手機或許只是用戶的第一步”。

數據貌似支持劉作虎的說法。

據IDC數據統計,中國手機市場Q1出貨量排名里,除了華為外,OPPO和ViVo擠進前五,而小米則被擠出。小米和魅族兩家廠商的價格大概在1000元左右,屬於低端範圍,並且采用機海戰術,有時1個月會發布2-3款新機。

但了解OPPO和ViVo的用戶都知道,這兩家的價格基本“居高不下”,大概在2000元-3000元之間,屬於中高端範圍,打法上確實不采取機海戰術,但卻采取“渠道海戰術”——OPPO的渠道數量從2013年的5萬個擴充到20萬個。邏輯很簡單,如果說互聯網銷售靠的是性價比,那麽高價的“逼格”產品,就需要讓渡更多利潤給渠道,靠強銷售拉動了。

1

圖示:除小米以外,價格都在2000元以上

“對於一加來說,品牌定位不能變,如果掉下去,想再上來不可能”,說完這句話時,劉作虎短暫的深思了一下。

一加在海外還能火嗎?

經常會有人問劉作虎,一加在海外怎麽火的?

劉作虎認為,“能夠成功獲得海外用戶的認可,核心要做好三點,第一做好的產品,第二要有國際化思維,第三則是要重視用戶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本分二字。”

他解釋到,這其實也是OPPO和vivo能夠成功的核心,因為它的文化是一致的。

對於曾經在海外為OPPO藍光DVD立下功勞的劉作虎來說,打海外戰似乎顯得並非那麽費力。

據一加官方數據,2014年,一加1代共銷售150萬臺,其中60%出貨量來自海外市場,主要覆蓋成熟的歐美國家。同時,一加手機得到了《紐約時報》的報道,正是因為在海外的大受歡迎,一加宣布取消海外邀請碼制度。

一加在進軍印度市場後,在未經任何市場推廣的情況下首銷7萬臺,目前該市場已超過一加美國和德國市場,成為一加海外出貨量最高的國家。

經常會有人問劉作虎,一加在海外怎麽火的?

劉作虎一般這麽總結,“核心要做好三點,第一做好的產品,第二要有國際化思維,第三則是要重視用戶的參與,更重要的是本分二字。”

本分,似乎是OPPO的核心“企業文化”。

不過,好景不長。在海外市場上,華為、中興、TCL、聯想等國產手機已有布局,而且,隨著國內市場的飽和,更多手機廠商把“走出去”當成重心。一加的壓力來了。

2

2015第三季度各手機廠商在印度的整體市占比

劉作虎曾在接受采訪時表示,2015年一加出貨量至少為300萬臺,其中印度貢獻了100萬臺。

但據CMR的數據顯示,由於機型過少,2015年一加在印度智能手機市場份額逐步下滑,前三季度出貨量分別為11.7萬、9萬和5萬。IDC的數據也顯示,2015年前三季度一加在印度地區出貨量略低於30萬臺,與官方宣稱的50萬臺相差甚遠。

除了印度市場表現疲軟,一加在歐美市場的表現也差強人意,2015年前三季度,一加美國市場銷量不到17萬臺,歐洲市場則不到24萬臺,一加整體出貨量不到100萬臺,距劉作虎宣稱的300萬臺相差200萬臺之多。 

困境的反思

2015年11月,劉作虎在內部郵件中稱2015年一加遇到困難,他在接受創業家&黑馬網專訪時回憶,一加2發布時曾遇到過品質問題,當時,宣傳已進入高潮,劉作虎並沒有選擇繼續銷售,而是做了停產的決定,導致的損失有幾百萬。

“如果沒有停產直接銷售,最後毀的還是你自己,一切以用戶體驗為準,用戶的心是雪亮的”。

他在那封郵件中還反思到,一加仍然不夠聚焦。

“第一年的良好開局,讓我們變得浮躁,太過急於求成,在公司還沒完全站穩的時候就邁起了大步,一度迷失了方向。”劉作虎稱,一加走得太快了,把有限的資源投入到無限的市場中,海外同時覆蓋中國、歐美、印度、東南亞4大市場,國內同開線上和線下渠道。

這讓劉作虎“蛋疼”。因此,一加在2015年一下砍掉國內45家線下渠道,僅保留北京和上海的自營旗艦店,短期內不再拓展線下渠道。2015年9月19日,一加宣布即日起“OnePlus將停止臺灣地區的售賣及運貨”,宣布退出中國臺灣市場。

劉作虎對創業家&i黑馬說,一加手機今後在國內市場銷售渠道上將完全聚焦線上,放棄線下。當他說出這句話時,眼神中流露著一絲迷茫。

就在劉作虎說話的間隙,一加市場部負責人告訴創業家&黑馬網,在首發日當天,中國地區線上銷售占比為45%。

現如今,媒體人、分析師分析OPPO能後來居上,超越小米的核心原因是線下渠道強大,認為加強線下將是未來手機玩家的核心策略,一加卻在此時,大肆砍掉線下渠道後,宣布在線上大獲成功。這反差有點大。

小而美還是性價比?

“現在能與我們對標的恐怕只有錘子了”。劉作虎對創業家&黑馬網說。

這是英雄識英雄,還是同病相憐?

“小而美”的優勢是用戶認可度和粘性高,可以打造自己的社群,但劣勢是用戶覆蓋面和影響力受限。

近期,錘子Smartisan T2 全線降價,原售價2499元的16GB錘子T2價格調整為1799元,原售價2599元的錘子T2高配版價格調整為1999元。這一下子拉到了小米和魅族的主力產品的價格範圍。業內人士分析,T2降價可能是因為銷量不樂觀。

中關村一位渠道商老板告訴創業家&黑馬網,“一加實際賣的並非很好,三四線城市幾乎無人知曉,主要還是一二線城市用戶購買。”

在這種情況下,一加依然沒有做中低端手機的打算。劉作虎說,一加將一年只發布一款手機,同時他也“傲嬌”地表示“堅決不做千元機”。

不過,一加手機聯合創始人裴宇曾在接受外媒采訪時表示,由於幾十家廠商都在推出同質化產品爭奪市場份額,而該行業幾乎全部利潤都被美國蘋果公司所占有,智能手機行業的震蕩未來不會緩解,而是進一步加劇,希望一加能在未來幾輪調整中幸存下來。

一加2015年的銷量如果僅有100萬臺,那麽其市場壓力會極大。

此前,曾有媒體爆出,一加將被OPPO收購,業內人士議論紛紛,而背後折射出的是對其前景的唱衰。

隨著智能手機的成熟,市場肯定會越來越集中,第一梯隊是蘋果、三星、小米、華為;第二梯隊是OPPO、VIVO、魅族、中興。其中魅族背後站著阿里。

後來者如樂視,一方面要拼命依靠樂視的影視資源做大規模,一方面收購了酷派,邀請前榮耀副總裁劉江鋒加盟,夯實基礎;而360手機則在依靠酷派起來後,獨立公司化運作;中興、聯想近兩年在手機業務上都受挫連連,只有OPPO和VIVO靠渠道活得還不錯。

在這種情況下,一加手機依然沒有做中低端的打算,正如劉作虎所說,一加將一年只發布一款手機,同時他也“傲嬌”地表示“堅決不做千元機”,這些“小而美”的做法,其直接的後果是,把做大體量的可能性扼殺。

對於高冷的一加來說,小而美並非是一件好事。畢竟,作為一家互聯網手機公司,應當極力追求壟斷,小眾品牌可能註定沒有春天。

當前,從短期看,一加“曲線救國”對策初見成效,但從長遠來看,一加的形勢仍為嚴峻。

可以預見的是,2016年將是一加發展的關鍵之年,這將決定一加今後的命運走向。

 

一加 劉作虎 小而美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一加 加劉 劉作 作虎 小而 而美 情懷 還能 能玩 多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46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