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剛好快收工了,順便再多說點有關HIS的一些往事和這個行業的一些事情 onedot

http://xueqiu.com/8751729732/24675671
回覆@龔浩的微博: 剛好快收工了,順便再多說點有關HIS的一些往事和這個行業的一些事情,當然也許多年不在這個行業了,有些情況發生變化了

1.HIS系統說起來門檻極低,但做的好卻是不那麼容易,原因是這個系統涉及部門和人員太多,幾乎醫院多個部門的一線員工都要用,就是醫院的ERP了。這點就和很多公司沒上ERP不行,上了ERP怨聲載道一個道理。我說個簡單的例子吧,掛號和收費系統,當初開始做的時候沒想那麼多,居然都是鼠標操作,後來人家說怎麼可以,我們掛號收費排隊多少人啊,我們必須快,必須鍵盤操作,為此我當初挖空心思讓軟件中最後每次正常掛號收費按鍵次數減少到最少。


2.HIS系統市場不好做,尤其是小公司不好做。因為醫院是個事業單位,每個人都關心自己的位子,沒有人願意冒風險用一家不知名公司的產品。因為假設用了小公司的HIS,一切OK還好,萬一有問題就不好交差了,會被人說是不是有貓膩什麼的;反之如果是用了大公司產品,出了問題最多找廠家發洩自己不會有事,因為你可以和領導說:我已經用的是有名的XX的HIS了,沒辦法的。我們當年的幾家醫院還是依靠一些關係說服對方醫院才開始的,好在後來也沒給別人丟面,醫院上下的人都沒說系統不好用。

3.很多HIS軟件廠家其實壓根不重視產品研發,一般都是一個產品修修補補,甚至聽說他們(只能說當年)居然維護很多版本,每個版本對應一些醫院,頭痛醫頭腳痛醫腳地對付著。而研發人員很多就是招一些剛畢業1-2年的人來做這些擦屁股的事情。

4.HIS其實是賺錢的,無論一次性賣HIS的費用還是每年向醫院方收取的升級和維護費用都是能保證較高毛利潤的,而且還很持續,因為總體上這些年國家對公立醫院這方面預算還是給的很足的,如果當年不是衛寧的影響我應該還會繼續做這塊,起碼也有醫院人脈看並不愁啊,呵呵。

5.HIS還是地域性很強的東西,因為涉及醫保計費和一些各地對醫保費用控制等問題,幾乎每到一個地方都需要做一些改動,而且遇到強勢客戶也就是大醫院,還需要對一些具體業務方面做改動,所以這個行業不具備所謂的快速複製擴張的特性。更重要一點是地方保護主義和政府衛生部門關係的因素,很難一家通吃,所以看研報說衛寧打算做全國性的什麼什麼,我只能呵呵了。
剛好 收工 順便 再多 多說 說點 有關 HIS 一些 往事 這個 行業 事情 onedot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2836

許志宏:投資房產炒美股,每一步都「剛好」 陶然

http://xueqiu.com/8043349831/26213296
畢業沒幾年,他開始在深圳投資買房,積累了人生第一筆財富;07年,當大家都在忙著買股票,他認為北京房產比深圳更便宜,開始在北京看房買房;三年前,他第一次進入股票市場,開始玩美股,先後買入360,百度,前程無憂,環球資源,還有新近上市的58同城。在這期間,他做出了也許是人生中最大的一個選擇——舉家遷往北京。前不久,他剛剛有了第二個兒子。

這樣的節奏,說@許志宏 是「人生贏家」好像也不太過。但他在雪球給自己貼的標籤是「講相聲的人」,從發貼的內容看,他擅長插科打諢,喜歡寫點生活小事,譬如帶小孩去報學而思,在58同城賣小米3。那麼,這個「講相聲「的大號,為什麼在投資上看起來比多數人要幸運?

從投資房產到進入美股市場,許志宏的每一步似乎都趕得剛好。雖然剛開始並不懂什麼叫PE,也不懂怎麼看財報,但從買房到炒股,他始終在談一個邏輯——真實的需求。他從深圳買房的經歷中,第一次見識到了需求的變化;在北京同事普遍「合租」的背後,看到了租賃市場的巨大需求;從前程無憂的工作經歷中,去理解中國企業主在互聯網上的需求。

具體到每一個投資決策上,他又是怎麼去發現需求,做出判斷?來聽聽許志宏侃買房炒股的那些事兒。

選擇城市,人生最大的投資

我真正的財富是房地產來的。當時我在深圳,剛畢業沒幾年,房價幾千塊錢一平,那時候也不懂什麼,就理解是有一個窗口在你面前,所以就不斷地有房產的投資,買了賣或者出租。我在深圳買房是一個很好的經歷,讓我見識到了需求的變化。

07年的時候,我開始發現深圳有點問題,雖然那時候我不炒股,不知道什麼叫PE。但我有個土製的方法,來評價一個房子值不值得買,用今天的話講就是去算他現金流折現。我基本可以看出來當時北京的房子比深圳有價值,租金高,租售比高。用炒股的話說,PE好低啊。

這是我第一次發現有信息差,就像當年楊百萬發現國庫券在不同地方價格是不一樣的。07年我分明趕緊到兩地房價差別特別大。深圳的房價已經起來了,非常貴了,北京我自己感覺是比深圳便宜的。

所以我07年開始在北京看房,09年開始買,那時候其實還在深圳工作。這就跟百度的人為什麼最愛奇虎是一個道理,很多百度的人都買了奇虎股票。為什麼?因為他們經歷過百度的成長,知道百度怎麼賺得錢,他們在這個事情上得到過經驗。

我當時覺得北京租金一定會往上漲。那時候我來北京工作,同事平均工資一萬塊錢,大家都很勤儉,幾個人租一套房子。這種情況在深圳根本不可能,誰願意跟你合租啊。但在北京上海,合租的人特別多。這說明後面的租賃市場好的一套糊塗。需求在哪兒?這些人有尊嚴,他們5年內可能很多人會結婚生子,最後一定要有一套房子,不一定非是買的,可能是租的,那這個需求是很大的。當時的租金看可能PE是20倍,但是租金要是漲3-5倍呢?現在北京的情況就完全符合我當時的預期。

07年的時候大家都在買股票,只有我們在看房子,我一個個把房子的售價,租金記下來,跟現在大家調研公司是一樣的,就是在算未來現金流。我買的是那些被低估的資產。到今天為主,我股票上的收入也遠遠不及買房的收入。

再到後面我碰到的問題是,深圳房價在漲,但租金長得很慢。這就跟上市公司一樣,市值漲利潤不漲,但另外一邊有利潤在翻倍的公司,北京的租金漲得很厲害。我很擔心這個事情,我跟我愛人說,假如我們人生作為投資來說,可能最大的失敗不是哪個房子買錯了,哪個股票買錯了,而是選擇城市選錯了。

我也常跟我愛人講一個段子,我奶奶大字不識,為什麼會有錢?就是因為她的房子被拆了,拿了一大筆補償金,所以她就相對有錢。我愛人的奶奶,可能住的比較偏遠,就沒人拆她的房子。我表妹老公的奶奶,在上海,她(因為房子)有上千萬的資產,這就是決策的對錯。

所以那時候開始想往北京走,在北京也買了資產。就開始琢磨,我去北京還能幹點什麼,然後就考慮怎麼買股票,怎麼做投資。

前程無憂,炒股的一根繩

比較好的一點是,我買股票一開始關注的就是美股,跟著i美股慢慢看,這裡的很多人對我都很有吸引力。他們的想法很像我買房子時候的思維邏輯,所以我接受很快。

我炒股一直有一根繩,就是前程無憂。我在那裡工作過,呆了蠻長時間。當時在那上班的時候,覺得這公司好不性感,還有周圍的人,也都覺得這公司很土。可是資本市場不這麼理解,大家覺得它好性感,這股票過去3年漲了10倍。

很多傳統媒體,可能永遠不會去採訪前程無憂這樣的公司,太不性感了。而資本市場是另外一番光景。這個經歷很獨特,我開始理解原來輿論不那麼重要。上雪球,其實也是有顛覆的,顛覆在於說開始跳出原來的傳媒媒體,新媒體,自媒體對於公司的定性定義。

所以後來我看很多東西都會回到前程無憂這個原點,這是個完全不瞻仰,沒有概念,從來不開產品發佈會,沒有產品創新的公司。當時它被ChinaHR中華英才網打的落花流水,但後來卻走得越來越好。我自己理解這個事,覺得它能找到真實的需求,而且它不需要對別人講故事,這個對我很有幫助。

前程無憂,對我去研究一個公司,起到了很大的坐標作用。後來以至於我買股票,不喜歡去買直接向用戶收錢的公司,像我持倉的360,環球資源,58同城,上他們網站的用戶都不用交錢的,向另外一邊企業主收錢,百度更是這樣。

我一直沒太敢跳出自己的能力圈,有可能也是一個問題。像TSLA,SCTY,一直看但沒敢買。我覺得我還是能力圈小一點,看細一點。我想花五年十年時間,去關注面向十萬級中小企業收費的公司,去看它們的發展路徑,這可能是一件很有價值的事情,到後面可能看報表我就知道它們發生了什麼事情。

守住能力圈,你會得到信息的不斷驗證,看前程無憂你會知道多少企業在招人,招聘需求怎麼增長;看百度知道多少多少公司在做推廣,規模怎麼樣;而看58就是更小的企業在怎麼增長。這些公司它們是相互關聯的,它們或許更能代表經濟的走勢。

學會看財報,重新理解資本市場

其實雪球對我幫助特別大的是@耐力投資 ,他一下子讓我知道,應該像一個財務人員一樣去看財報。我原來還是會說我喜歡360,喜歡周鴻禕,喜歡這個公司的風格。看了耐力兄很多文章之後,第一次覺得我可能是看得懂的這套東西。等到我真正看懂財報,那感覺太震撼了!耐力兄,@sherry@hotashang 這幾個人在看財報這個事情上對我幫助很大。

我財報看的不多,就看一個行業,基本就是百度,前程無憂,360,環球資源,58,在我眼中它們是一樣的公司,就是用戶免費,向企業主收費。看完這些再看別的公司的時候,你會有一個標準。

像我看前程無憂的財報,有一個新的認識,我突然發現,我們往往認為的衰落,是錯覺,其實是剛開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08年09年的時候,我們都覺得像前程無憂這樣的模式,沒有移動沒有社交,所有概念都沒有的一個網絡,肯定要沒落了。我那時候在前程無憂做銷售,當時我們做到8萬客戶的時候,就真的感覺做不動了。但到09年,前程無憂在創立了十幾年以來,才經歷了第一個大爆發!一直到09年,中國企業才正式開始大規模在網上招聘,從新興企業在網上招聘到土鱉企業也上網招聘,這個跨越是09年才產生的。但所有人覺得05年之前就產生了。

媒體往往把事情說的太前面了,真實的圖景是什麼?09年需求來了,殘酷的是ChinaHR都倒了。前程無憂什麼都沒做,等著等著就上去了。通過看財報你就可以發現,這個市場才剛剛開始。當需求大了,(前程無憂)可以不斷漲價,而且它的用戶群體從來沒有縮小過。這個事情給我很大的震撼!

另外一個看財報的發現是,上市公司跟傳統公司有區別,傳統公司最看中的是現金流,而這個可能在資本市場不是那麼受歡迎,譬如網遊。資本市場看中的錢,是老能收的錢,這樣的錢才值錢,PE其實看不出來這個東西。有些公司,今年掙的錢和明年沒有關係的,遊戲就是。有些業務呢,譬如企業業務,是源源不斷給公司交錢的。

還有一個原因,企業用戶的遷移成本是最高的。個人用戶,可能一個產品不好用,出來一個新的,很快就遷移了。但企業用戶是最難動的,你讓一個企業不在前程無憂招聘,換一家,太難了。因此它在資本市場表現好的邏輯是很清楚的,這個錢是可持續的。

我長期很看好向企業端收費的公司,我覺得中國到今天為止,企業太少了而不是太多了,以中國12億人口,才40多萬家企業在百度投廣告,我覺得這是不合理的。未來應該是所有企業都在百度投放廣告,更小的企業都在58花錢。互聯網應該滲透在我們毛細血管,我覺得一切才剛剛開始。我希望這是我在互聯網投資上最大的機會,而不是去砸中什麼彩蛋。

聊聊怎麼賺錢,更像真實的我

我這人其實不算太愛扎堆,從來不上其他任何社區,以前幾乎所有社區我都沒玩過,雪球這個地方我還能混的下去,我覺得這更像真實的我,聊聊怎麼賺錢的事情我覺得挺有意思的。@DAVID自由之路 聊聊可轉債,@blogkid 教我怎麼玩信用卡,這些東西我覺得挺有幫助。

我真的通過雪球認識很多朋友,譬如@國老,他有天突然給我發私信,差不多是12年年初,他說也買了360,虧的很慘。他問我要不要出來見面聊聊天,說起來是交流,那時候其實更多的是抱團取暖,怎麼都到13塊錢了。人都是孤獨的寂寞的,特別股票跌成那樣的時候,還是很難受的,大家就很容易產生階級感情。雪球對我最大的幫助就是熊市的時候,不然根本過不去。

大家每次聚會,會產生更多信息,然後互相成為朋友,這個是比較大的收穫。我搬到北京之後,就更享受了,北京的雪球朋友就更多了,老是在聚會,得到的信息就越來越全面。

雪球上有很多種人物的角色,有的人是帶頭大哥。我一直說我是雪球上講相聲的人,我很少談股票,也不是以分析股票見長的人。來雪球就是找到跟你觀點不一樣的人。像我有一個很好的朋友,很看好網秦。但我也認識另外一些朋友,拿特別多的錢去做空網秦。其實你不用站隊,認真去觀察誰是對的就可以了。

如果信息獲取太少,會是個很鬱悶的事情,你就無法做出合理的判斷。社交網絡真的很神奇,會讓你接觸到很多生活中碰不到的人,信息輸入就會變大。我不知道有多少人把雪球當成社交網絡,但對我來說真的是社交網絡,讓我認識了很多朋友,獲得了很多社會關係。
許誌 誌宏 投資 房產 炒美 美股 每一 一步 步都 剛好 陶然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2559

潘基文再就業:海歸時機剛好,“入黨”問題最迫切

從韓國各大媒體爆出總統樸槿惠涉入“閨蜜幹政”醜聞,至今,已過去了近三個月;在此期間,韓國的國內政局一片混亂。

樸槿惠雖然仍然在與憲法法院作一系列的抗爭,但此刻的韓國政治界,已經進入了“後樸槿惠”時代,政治人士早已無暇顧及樸槿惠的眼淚了。

在亂象中,各大政黨領袖都企圖贏得民意。即將卸任的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適時進入了韓國國民的視野。

暗示宣布參選總統

當地時間12月20日,即將卸任聯合國秘書長的潘基文在紐約聯合國總部會見駐美韓國記者團時表示,若其擔任聯合國秘書長的10年里的經驗能為韓國發展作貢獻,願意許身報國。

潘基文在記者會上說,“如果國家發展、提高民生福利需要我的經驗,我願傾力為之;雖然我今年73歲,不過如果身體條件允許,我還是願意為國家效勞。”

另外,潘基文還就韓國發生“親信門”、總統遭彈劾、國民燭光集會等大事件表達了自己的看法,並闡述自身對於“領導力”的理解。

雖然潘基文在現場並沒有直接提及是否競選下一任韓國總統,但表示回國後將會見各界民眾傾聽民意再做決定,當天他的發言被解讀為事實上宣布參選。

此前,潘基文曾多次在公開場合對韓國現階段發生的一系列醜聞表達過自己的看法;與此同時,他也開始面對一些韓國國內對他本人的不滿。

例如,韓國一部分左派人士認為,潘基文曾憑借前總統盧武鉉的外交努力成為聯合國秘書長;而在盧武鉉2009年自殺離世時,潘基文卻沒有參加追悼儀式,後來在輿論的壓力之下才草草拜謁了盧武鉉之墓。

對此,潘基文在一次記者會中明確否認這一指責,並表示其一直以來非常珍惜與盧武鉉的友誼,而且每次回到韓國,就會和盧武鉉的夫人權良淑女士通話。

與此同時,韓國有媒體曾借接近潘基文的一位外交官之口爆料,潘基文在每天早上打開新聞的時候,首先會關註的是韓國國內的新聞和動向。

而對於卸任後的規劃,潘基文曾表示將稍作休息後回到韓國,拜訪韓國的政要,並拜謁前總統的墓地。

相比並不急於表明立場的潘基文,韓國已經有許多政治勢力開始“蠢蠢欲動”。

在今年4月舉行的第20屆國會議員選舉中,一夜之間韓國就多出三個標榜“親潘基文”的政黨,雖然這些政黨都沒有最終獲得議席,不過以潘基文生身的忠清道的議員為主,開始成立後援團,並支持潘基文在韓進行進一步活動。

執政黨“內鬥”正酣

對於潘基文這番“事實上”宣布參選總統的表態,韓國各大政黨表態不一。

執政黨新國家黨黨首鄭宇澤當天接受采訪時表示:“我並不認為潘基文秘書長一定能成為下一屆總統。目前,他雖然在國內擁有一定支持率,但在現階段,我們誰都不能保證他一定能成為總統。未來事態將如何發展需靜觀其變。”

第一大在野黨——共同民主黨黨首秋美愛則表示,從目前來看,樸槿惠好友崔順實幹政事件持續發酵,“在此情況下,我認為發表競選宣言並不是明智之舉。”

而此前盛傳正在接觸潘基文的第二大在野黨“國民之黨”黨首樸智元則十分積極。他表示:“國民之黨都對他的發言感到興奮,雖然沒有定下來競選陣容,但很期待與潘基文和安哲秀等人強強聯合。”

與潘基文的這番舉動遙相呼應,新國家黨“內鬥”進入白熱化階段。

分析人士認為,無論(樸槿惠案)判決結果如何,她都無法再在韓國國內發揮政治力量。

20日,新國家黨“非當權派”的35名議員在首爾宣布:將於12月27日集體退出該黨。

議員黃英哲在記者會上宣布:“今天,我們得出了結論:在現有的新國家黨內,無法進行改革保守政治的革命;此刻我們決心要徹底離開新國家黨,向曾經支持我們的民眾謝罪。”

這也是韓國右派政黨產生以來,首次發生如此大規模的分裂事態。

參與本次退黨的議員包括前黨首金武星、前黨鞭柳承敏等執政黨內部“非當權派”的領頭人物。包括濟州道知事元喜龍在內的其他得力幹將也宣布退黨。

此前,“非當權派”曾經向鄭宇澤提議,將“非當權派”領袖級人物柳承敏任命為“非常對策委員會”委員長,以恢複民眾的信任,卻遭到了拒絕。

潘基文回國後行蹤受矚目

根據此前的民調,潘基文、共同民主黨前黨首文在寅、國民之黨前聯合黨首安哲秀,還有突然殺出的“黑馬”城南市市長李在明,都是下屆總統寶座的有力競爭者。

對於目前的韓國政治局勢,韓國政治分析家趙尚熙(音譯)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在韓國政治黨派、勢力被分為四支的情況下,現階段最值得關註的兩大事件就是樸槿惠的審判結果以及潘基文的回國。”

“在現階段,無論(樸槿惠案)判決結果如何,她都無法再在韓國國內發揮政治力量,結局在一定程度上是可預測的;但潘基文則不然。”趙尚熙說。

他認為,雖然就此前的政策、言行及政治立場來講,潘基文比較傾向於保守勢力,不過潘基文與左派勢力也有一定的往來。

“例如,潘基文曾經在盧武鉉政府時期歷任韓國外交通商部部長,並在盧武鉉政府的支持下成為聯合國秘書長;而在野黨多位人士也曾經對潘基文贊嘆有加,因此潘基文無論是成為右派代表還是左派代表都不足為奇。”趙尚熙表示。

與此同時,隨著潘基文被韓國輿論認為將代表右派參加大選,潘基文的支持率也受到了“閨蜜幹政”醜聞的影響。

據民調機構“蓋洛普韓國”最新的數據,共同民主黨的支持率首次超過40%,達到該黨創建以來的最高值;新國家黨的支持率僅為15%,創下歷史新低;而潘基文也一改一直以來高居支持率首位的優勢,將寶座讓給了文在寅。

潘基文的親信近期向媒體表示,潘基文本人將更傾向獨立組成勢力,而非加入某個政黨。

一位要求匿名的韓國在野黨人士向第一財經記者預測稱,相比於加入人才濟濟的共同民主黨、“幹政醜聞”危機夢魘之下的新國家黨,潘基文將可能和政治立場相近的“非當權派”,例如“國民之黨”等聯手“自立門戶”,以改變其長期人處境外、缺少韓國國內政治根基的弱勢。

他進一步分析道,首先,現階段韓國支持率前三名中,除了潘本人外均來源於共同民主黨;此外,共同民主黨還擁有樸元淳、安熙正等具備較強民意基礎的人士;再次,因為受到醜聞的牽連,再加上新國家黨的持續內訌,民眾對於新國家黨的支持率已急轉直下。潘基文如果貼上這個標簽,反而會傷害自己的民意基礎。

“相比之下,現階段表示對醜聞負責並退出新國家黨的議員雖有35名,但其中具有政治根基和民眾知名度的寥寥無幾,更何況‘非當權派’的掌門人金武星已經宣布不參加大選;在此情況之下,潘基文加入這個陣營,甚至與‘國民之黨’聯手,將是互相彌補缺陷的良好機會。”

該匿名人士還預測,若潘基文正式宣布加入後者的陣營,則一些正在觀望的保守派議員的退黨潮勢必如脫韁野馬,甚至使新國家黨陷入信心與人才流失的黑洞中。

“但潘基文仍面臨一個難題,民眾看到的僅僅是表象和知名度,他還未就其國內政策進行表態。因此,潘基文回到韓國以後,無論進入哪一派,都很可能引起一系列連鎖反應。”趙尚熙對第一財經記者總結道。

潘基 再就業 再就 海歸 時機 剛好 入黨 問題 迫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8559

收市閒情:騰訊被插Timing剛好

1 : GS(14)@2017-07-07 02:39:25

「中國人,是需要管的。」喂!《人民網》好睇得起成龍呀,噚日抄橋:「中國人打機,是需要管的。」更精心炮製兩篇超長文,洋洋數千字,逆思潮將「電競」降返呢做「打機」,將各位讀書時嘅議論文寫兩次,說明沉迷打《王者榮耀》的禍害;結果,禍害果然深,騰訊(700)即深潛!先唔講《人民網》見解有幾獨到,但發呢篇文章時間啱啱好!大家記唔記得,條街一早傳「七一前要維隱」、「歌舞昇平賀回歸」。時也命也,6月底就發生「粉塵大爆炸」,炸到細價股老散屍橫遍野;如果官媒同時唱淡股王,哼!「全民七一哭喪㷫回歸」就有份。That's why《人民網》今日先出文插騰訊,係Right timing,亦係跟足劇本安排。講完時間,就要講部署。話說6月22日,有傳杭州13歲學生因為被阿爸沒收電話,機都冇得打,於是由四樓跳下。事後一醒就話:爸爸,我要登入賬號。呢個小朋友係唔生性,但衰仔事件唔知點解,係去到6月26日先廣為報道,到27日更有老師發文,喪插隻Game係「黑網吧」。值得一提,當日騰訊股價上到288.4元。正如范仲淹曾喺《岳陽樓記》講過,為官者應「先天下之憂而憂」。現時市場資金,早就深明呢個大道理,一早就喺5月底、6月頭沽定先!沽空金額大激增,5月23日更高達17.82億元,係一年以來高位;至於6月6日,沽空佔騰訊成交比例達33%,亦係逾一年新高。當然,杭州小朋友出事、老師篇文瘋傳係意料之外;但意外之中,多多少少亦可以有啲位,係意料之內。舉個例,內地公關玩法,最叻就係「暗黑公關」,喺對家出事時煽風點火,狂叫傳媒友好「一齊寫死佢」,插佢一刀,得咗!「一款遊戲成為全民性、現象級,足見其魅力;又被稱為『毒藥』、『農藥』,可見其後果。」大陸連打機都管你,唔係第一次。早喺2000年,中國政府一刀切地全面禁止電子遊戲機的生產、銷售、進口,當時所有輿論都係話,打機「擾亂社會治安」、「影響學習成績」、係「電子海洛英」,所有Playstation、Xbox全部冇得正式入口。直至2015年中,遊戲機全國解禁。當然解禁啦,當時騰訊已經獨大啦,理得你係任天堂定微軟,入來爭吧!對中國來講,所謂「毒藥」、「農藥」,只要係國產貨,就冇問題了;《王者榮耀》係「鴉片」又好,係「海洛英」都好,只要有人賺夠錢,最後都會被定性做益智遊戲。當一篇冇基本因素支持嘅評論文章,就可以令一隻股王唔見1,000億市值,官媒,始終都係莊家中嘅王者。千頌C
http://www.fb.com/winbigwok本欄逢周三刊出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financeestate/art/20170705/20079000
收市 閒情 騰訊 被插 Timing 剛好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827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