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三星S5參加冰桶挑戰 點名蘋果iPhone 5S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6291

三星冰桶

最近各位名人已經將冰桶挑戰玩瘋了,科技行業的蘋果CEO Tim Cook、Dr.Dre、比爾蓋茨、臉書CEO Mark Zuckerberg等都完成了冰桶挑戰。如今,三星也很機智的玩了一把冰桶挑戰,這次接受冰水澆頭的是公司旗艦智能手機Galaxy S5。

三星Galaxy S5通過IP67防水等級認證,可以在3英尺的水下待30分鐘。HTC One M8以及諾基亞的設備也有簡單的防水功能,但不能像S5這樣泡在水中。iPhone自然沒有任何防水功能。

完成冰桶挑戰後,Galaxy S5點名iPhone 5s、 HTC One M8和諾基亞Lumia 930。不知道蘋果iPhone 5s是否會接受挑戰?(視頻連接點此)

不過盡管三星此舉很有創意,但是也要承受著被指拿慈善活動當營銷手段的風險。

最後,令人好奇的是,三星為何不點名防水做得最好的索尼手機?


三星 S5 參加 冰桶 挑戰 點名 蘋果 iPhone 5S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693

美國政府禁止外交官玩冰桶遊戲 稱涉嫌以公謀私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106082

席卷全球的“冰桶挑戰”讓各界名人乃至普通民眾都樂在其中。對於這一既有趣、又慈善的遊戲,恐怕很多人都不會拒絕。不過,美國政府的態度卻很微妙,不僅總統奧巴馬拒絕被“濕身”,而且政府還發文禁止外交官參與“冰桶挑戰”。

當地時間19日,美國國務院向美國所有外交機構發送非機密電文,禁止駐外使節和高階外交官員參與這項活動。

文件首先指出,在海外促進人類健康一直是美國政府的主要責任之一,美國曾多次資助了防治艾滋病等病癥的項目,並為控制埃博拉病毒派去了醫療專家。電文還對美國肌萎縮側索硬化病協會通過冰桶挑戰活動募款成功表示祝賀。

但隨後,電文口風一轉,指出於公來講,美國政府對於公共衛生和健康事業責無旁貸,但於私來講,外交官參加冰桶挑戰活動一事涉嫌“以公謀私”,違反了聯邦法律規定。電文稱,美國當局一直禁止官員和駐外大使利用公職去謀取私利。

據悉,冰桶挑戰活動,在短短三個多禮拜的時間內,已經替美國的漸凍人關懷機構,募集到4000多萬美元善款,是去年同期的二十倍。


美國 政府 禁止 外交官 外交 玩冰 冰桶 遊戲 涉嫌 以公 謀私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9717

數字解讀“冰桶挑戰”:基金會網站日訪問量增長7775%

來源: http://newshtml.iheima.com/2014/0905/145485.html

i黑馬:通過Facebook在全世界迅速傳播,火爆互聯網和名人圈的冰桶挑戰旨在提高公眾對ALS疾病的認識。雖然也引來了不少關於此活動慈善本質的質疑,但活動確實給該組織帶來了巨大的關註度和捐款額,截至9月2日,該機構共收到超過300萬冰桶挑戰參與者的捐款,捐款總額達到1.06億美元。事實證明,冰桶挑戰還是對病毒式文化基因瘋狂傳播的有趣研究,本文用數字來解讀。

loading...

旨在提高公眾對ALS疾病認識的“冰桶挑戰”(Ice Bucket Challenge)以事實證明,除了永遠擺著一張臭臉的“不爽貓”(Grumpy Cat)和滑稽舞蹈視頻外,其他事情也可以在網上風靡一時,甚至是慈善活動。雖然有不少人質疑,人們將冰塊澆在自己頭上的做法並不是ALSA(抗擊ALS疾病的非營利組織)募集善款的最佳方式,但結果表明這些擔憂都是杞人憂天:根據ALSA.org公布的數據,截至9月2日,該機構共收到超過300萬冰桶挑戰參與者的捐款,捐款總額達到1.06億美元。

ALSA.org表示,他們收到的捐款額從最低1美元到最高20萬美元不等,捐款既有來自個人,也有來自企業和其他基金會。捐款額在10萬美元至20萬美元的個人包括好萊塢影星萊昂納多·迪卡普里奧(Leonardo DiCaprio)、大衛·史派德(David Spade),以及T-Mobile CEO約翰·萊格爾(John Legere)和Carnival Cruise Lines公司董事長米基·阿里森(Micky Arison)。

冰桶挑戰使得公眾對ALS和相關研究的了解進一步加深,但同時也令ALSA協會遭受了一定程度的攻擊,迫使其對一些惡搞網站的批評做出了有力回擊。這些網站宣稱,人們在社交媒體上就像對待重大新聞事件一樣來分享“冰桶挑戰”。(正因為如此,Facebook正在分享的新聞故事中測試“惡搞”(satire)標簽——Facebook用戶顯然難以將真相與偏見和謊言區分開來。)

loading...

在一個充斥著有關戰爭、暴力和恐怖主義等壞消息的年份,風靡一時的冰桶挑戰應該會重新激發了人們對未來美好的期許,但部分媒體仍然給這種慈善活動引發的積極而溫暖的感覺潑了一盆冷水。例如,Quartz就指出盡管ALSA獲得了大量捐款,但卻讓其他慈善機構蒙受了損失。Vice也表示冰桶挑戰是“打著利他主義旗號的自我陶醉”,但BBC為冰桶挑戰進行了辯護,稱這種活動可能並不是一件壞事。

瘋狂傳播

事實證明,冰桶挑戰還是對病毒式文化基因瘋狂傳播的有趣研究。8月初,Facebook數據科學家對6月1日至8月17日的數據進行了分析,繪制了冰桶挑戰在全美的傳播圖譜。冰桶挑戰傳播結構的中心在波士頓,Facebook認為這主要是歸功於2012年被診斷患有ALS的前波士頓學院著名棒球運動員皮特·弗雷茨(Pete Frates)。

這是一個重要的數據點,因為冰桶挑戰的起源目前還不是特別的清楚,外界將其歸於多個來源,包括源於美國北部的“冷水挑戰賽”(cold water challenge),KnowYourMeme.com對此有著更為詳盡的記錄。這種挑戰賽的原始版本要求一個人跳入冷水中,然後提名另一個人做同樣的嘗試。這種比賽後來演變為倒冰塊,如果拒絕參與,那麽他們必須向一家慈善機構捐款。2014年7月底,這個慈善機構被命名為ALS基金會。

loading...
loading...

這個比賽通過Facebook在全世界迅速傳播,在以下國家掀起熱潮(按照參與先後順序排名):澳大利亞、新西蘭、加拿大、墨西哥、巴西、德國、菲律賓、波多黎各和印度。

根據Facebook的數據,在此期間,共有超過2800萬人參與了冰桶挑戰,他們或是發布和評論相關帖子,或是對提到冰桶挑戰的帖子點贊。

與此同時,有關冰桶挑戰的分享視頻也在Facebook視頻平臺上瘋傳。Facebook表示,期間共有240萬個視頻片段在其網絡中被分享。

loading...

名人、歌星、音樂人、體育明星、電視節目主持人、企業CEO和其他高管紛紛參與,讓冰桶挑戰得到進一步傳播。我們在TechCrunch網站上報道了一些與科技企業高管有關的冰桶挑戰視頻,其中包括比爾·蓋茨(Bill Gates)、蒂姆·庫克(Tim Cook)、蘋果高級副總裁菲爾·席勒(Phil Schiller)、馬克·紮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謝麗爾·桑德伯格(Sheryl Sandberg)、薩特亞·納德拉(Satya Nadella)、拉里·佩奇(Larry Page)、塞吉·布林(Sergey Brin)、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菲利普·卡普蘭(Philip Kaplan)、凱文·羅斯(Kevin Rose)、埃文·威廉姆斯(Ev Williams)、布萊恩·梅森(Bryan Mason)等等。

根據媒體分析師耶利米·歐揚(Jeremiah Owyang)整理的數據,在接近8月底時,YouTube網站上共有2,330,000個與冰桶挑戰有關的視頻,同時谷歌上面有關冰桶挑戰的搜索次數超過了加沙、弗格森鎮(Ferguson)和伊拉克的搜索次數總和(見下圖)。後一項統計數據可能讓人感到沮喪,但冰桶挑戰的搜索熱門程度超過時政新聞焦點的事實對其成功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人們需要一個亮點來轉移對這些新聞事件的視線。

視頻分析公司Strike Social在八月底公布的數據顯示,美國演員查理·辛(Charlie Sheen)的冰桶挑戰在TMZ YouTube上面的點擊量為16,743,369次,以微弱優勢擊敗比爾·蓋茨,後者在其個人官方網站TheGatesNotes的冰桶挑戰視頻點擊量為16,031,256次。其他點擊量位居前列的冰桶挑戰視頻還包括皇馬球星克里斯蒂亞諾•羅納爾多(Cristiano Ronaldo)和“青蛙柯密特”(Kermit the Frog),以及其他名人的挑戰視頻。

互聯網分析公司SimilarWeb還對YouTube上面排名前五的名人視頻做了調查,並根據給YouTube帶來流量的搜索引擎熱門程度進行排名,結果發現查理·辛在這項數據上再度擊敗比爾·蓋茨,克里斯·普拉特(Chris Pratt)、Lady Gaga和美國超模凱特·阿普頓(Kate Upton)位居三到五位。

當然,由於新觀眾每天都會意外發現冰桶挑戰視頻和Facebook上面的帖子,相關視頻數據也總處於不斷變化之中。

對ALSA.org和其他網站流量的影響

雖然有關冰桶挑戰的數據迄今主要側重於視頻點擊率和不斷增長的捐款額,但SimilarWeb還對此次活動熱潮對ALSA.org本身及其他慈善機構的影響進行了分析。該公司追蹤了3000萬個網站的數據——它們在2014年7月和8月間的點擊量總計達到1.1萬億次——最終得出了一個結論。

在冰桶挑戰之前,ALSA.org日平均訪問量接近8000次。在隨後的4個星期內,這一數據發生了顯著變化,日平均訪問量驟升至63萬次,增長了7,775%。

loading...

在7月份,11%的訪問者點擊ALSA.org上面的捐款按鈕進行捐款。ALSA.org透露,截至8月24日,它已經募集善款7020萬美元,共有130萬人捐款,而在去年同期(7月29日至8月24日)獲得的捐款額僅為250萬美元。

SimilarWeb報道顯示,這項數據追蹤了測量期間訪問ALSA.org網站的1030萬訪客,這意味著轉化率達到了10%,也就是說10%訪問該網站的人最終捐款。

此外,SimilarWeb 報告還指出,報道冰桶挑戰的新聞網站同樣受益匪淺。例如,ALS已成為將流量吸引至CBS News網站的第七大趨勢新聞關鍵詞,是福布斯網站上第四大流量關鍵詞,平均每周有20萬人輸入ALS和冰桶挑戰這兩個關鍵詞進行搜索。

冰桶挑戰甚至還對維基百科帶來影響,有關ALS的頁面訪問量增長了100倍以上,這表明公眾對ALS的認識的確有所增強。

loading...

病毒式營銷的成功範例

當然,冰桶挑戰並非沒有受到批評。除了上面提到的對其他慈善機構的潛在傷害,或者對一代人自我放縱的鼓動外,還有人提出這種比賽還是“懶人行動主義”(slacktivism)的典型例證,即做出一種嘩眾取寵的慈善姿態並不會給慈善機構和捐款人之間帶來良性循環。

這種說法或許是對的,不過鑒於超過1億美元的善款要歸功於冰桶挑戰,ALSA暫時應該不會為“錢景”擔憂了。一旦ALSA用光這筆善款,世界上可能又有人發起第二次“冰桶挑戰”。

總之,冰桶挑戰之所以大獲成功,是因為它采用了“病毒式內容創造”這一簡單模式,同時作為一種易於複制模式的一部分增加了慈善請求。

在“哈林搖”(Harlem Shake,即哈萊姆搖擺舞)在網上掀起模仿熱潮以後,TechCrunch網站也曾對這種“共生文化基因”結構做過研究。簡而言之,這一創意就是先制作一段短視頻,然後由用戶在等式中插入自己的變量,並用視頻制作技能來複制這一過程。將冰塊澆在自己的腦袋上,或是讓朋友這樣做,都是很容易模仿的。

冰桶挑戰的遺產是,它可能會成為病毒式營銷取得成功的範例,讓其他慈善機構紛紛效仿。做到這一點並不難,只要讓“愛自拍的一代人”將攝像頭再次對準自己即可,唯一的例外是給這種行為灌輸更高的目標追求。(翻譯:皓嶽)

The Ice Bucket Challenge, By The Numbers

來源:techcrunch中國 

數字 解讀 冰桶 挑戰 基金會 基金 網站 訪問量 訪問 增長 7775%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0857

“冰桶”很熱,他們很“冷”中國ALS患者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111

肌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癥(ALS)是運動神經元病的一種,患者的肌肉逐漸萎縮無力以至癱瘓,就像被冰雪凍住,所以又稱“漸凍人”癥。ALS至今病因不明,並缺乏有效的治療方法。

2014年夏天,以關註ALS疾病和患者為目的的“冰桶挑戰”公益活動席卷全球,使“漸凍人”這個原本陌生的詞匯逐漸被人們知曉。

中國約有20萬名“漸凍人”。在諸多科技界大腕、名人倒落的一桶桶冰水背後,每位“漸凍人”和他們的家人,仍將面對具體而艱難的人生。

楊建林,44歲,寶鋼集團下屬某廠員工,2007 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楊建林,44歲,寶鋼集團下屬某廠員工,2007年發病。

發病後不久,楊建林的妻子與他離婚,家中只有母親陸阿富照顧他。最早的時候,他還能和母親打打撲克,現在只有眼球能活動。通過眼控儀他可以使用電腦,在電腦後面掛著“冷了”、“熱了”字樣的圖示。在用眼控儀之前,陸阿富就靠指著圖案,再看他的眼球動作來明白他的意思。

陸阿富越來越感到照顧兒子力不從心。她患有心臟病,一次推兒子去醫院後突發心絞痛,之後再也沒能力推兒子去戶外。每日楊建林只能待在家中,偶爾在金山工作的妹妹來看望他,才可以推他出去透透氣。

讓一家人感到最困難的還是經濟條件,母子倆一個月生活來源就3800元,只夠基本生活支出,連保姆也請不起。“好一點的家庭,是請三個保姆來照顧他這樣的病人。”陸阿富說,而她已經74歲了。

 

吳國弟,57 歲,理發師,2012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吳國弟,57歲,理發師,2012年發病

8月29日,吳國弟安裝了鼻飼管。兩年前,她還是一個理發師,擁有讓眾多老主顧滿意的好技術,但漸漸地她剪刀也握不穩了。在多家醫院奔波了兩三個月後,才最終被確診為ALS。“這個病太難查了,拍片什麽都是好的。”老伴劉長林說。

兩年時間里,吳國弟喪失了行動能力和言語,現在只有眼球有活動,半個月前進食能力也失去了。“以前還能說說話,陪她出去半小時。”劉長林說,現在只能看著眼睛猜測她想說的話,時不時,妻子的眼里就充滿了淚水,痛哭起來。

呂愛華,52歲,上海電視臺制片,2010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呂愛華,52歲,上海電視臺制片,2010年發病

和很多從肢體發病的病人不同,呂愛華是從喉嚨不適開始的。2010年4月,她在臺里工作還很正常,但回到家里,喉嚨就嘶啞了。一個月後,她被確診罹患ALS,而且是罕見地由頭部開始發病。

1年時間,呂愛華的舌頭就失去控制,平時總時自然暴露在外。很早,丈夫李宏就為她買了眼動儀,但那時不懂得使用,用眼過度,現在已不能使用。李宏嘆氣說:“現在知道用10分鐘,要休息半小時,就算是眼睛,得了這個病也不能隨意運動。”

和很多ALS家庭一樣,李宏已經接受了現實,只希望國家能將治療花費納入醫保,有相應的護理機構。“醫院知道治不好,很多地方是不收的。”為了妻子,李宏購置了呼吸機、吸痰器、眼動儀,花費了十多萬,依然無法阻止病情惡化。“好多醫生告訴我這個病治不好的,可我舍不得她。”

陳誌方,68歲,上海躍進電機廠原電工,2012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陳誌方,68歲,上海躍進電機廠原電工,2012年發病。

現在陳誌方最大的感嘆是“沒意思了”。之前他閑不住,盡管早退了休,但好幾家單位請他,直到發病前也還是一直在做工。

2012年時陳誌方感覺身上一天天沒力,後來醫生確定為ALS。“別說家里人,周圍朋友都沒聽過這病。”老伴董香玲後來從電視上知道了“冰捅挑戰”,她覺得挺好,至少很多人知道這種罕見病了。

陳誌方的體重從150多斤減到114斤,身上的肉已經萎縮到剩下皮包骨,簡單的穿衣舉手活動都需要妻子幫忙。每個月陳誌方要花400元購買國產藥品,如果用進口藥得四千多,並且醫保不能報銷。兩位退休老人表示,“醫保能算進口藥就好了。”

王翠鳳,60 歲,工商銀行某分理處處長,2012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王翠鳳,60歲,工商銀行某分理處處長,2012年發病

老伴發病的日子,孫慶生記得非常清楚。那是2012年5月28日,此前一天,外孫女剛滿百天,全家為百天酒忙個不停。也正因為如此,當王翠鳳夾不起一顆花生米時,夫妻倆都以為是勞累所致。“後來才知道,這叫‘精細動作不能’。”五天後的半夜,王翠鳳明顯覺得右手有異,兩人起來掛了急診,到最後確診,用了一年零一個月。

王翠鳳現在左手尚有一些活動能力,但說話和吞咽也已經很緩慢了,一碗飯要吃半小時。孫慶生每天照顧她的起居,女兒要照顧才幾歲大的孩子,不能時時過來。“他們有時過來,增加點生活內容。”孫慶生說,看到外孫女時是老伴為數不多開心的時候,現在家人是她活下去的唯一的支撐。

陳北旺,67歲,滬東造船廠原高級工程師,2012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陳北旺,67歲,滬東造船廠原高級工程師,2012年發病

2012年,已經退休的陳北旺被合肥一家單位聘用,每個禮拜他會返回上海和家人團聚。不幸是從他發現自己突然舉不起隨身攜帶的行李箱開始的。“當時以為沒休息好,後來越來越厲害。”和很多人一樣,陳北旺從未聽說過ALS,他現在都還記得診斷結論上寫的是:運動神經元疾病首先考慮。醫生推薦他吃一種進口藥,他問:“這藥能治好嗎?”哪知醫生搖搖頭:“治不好。”

“回來網上查了查才知道這個病很厲害。”陳北旺開始也被嚇倒了,但慢慢接受了這個狀況。最早,他本想以物理治療延緩病情,買了啞鈴,但隨著病征明顯,他已經無力擡舉。他的左手最先失去了活力,現在右手也逐漸不聽使喚。

去年開始,陳北旺希望趁著還能走動,多去看看這個世界。他數著這兩年去的地方:東北、內蒙、三峽、洛陽、黃山、北京、三亞、廣西……“以前老在工作沒有時間,現在……明年還走不走得動都不知道。”

吳俊,41 歲,前汽車工程師,2010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吳俊,41歲,前汽車工程師,2010年發病。

即使肌肉萎縮得厲害,旁人也能看出吳俊曾經高大的身材。患病前,他身高180厘米,喜愛踢足球,但很快疾病奪走了他的生活。妻子在兩個月後就與之離婚,病魔一點點奪走他的行動能力。今年3月,他終於連把食物咽下也做不到了。連續十幾天未能進食後,醫院給他做了胃部造瘺,每天家人將流質食品直接從管道灌進他的胃里。

母親呂巧紅65歲了,為了照顧他搬到妹妹呂來紅家,合兩家人的精力來照顧他。對於吳俊來說,最大的折磨是看不到希望。目前人類沒有任何對ALS有效的療法,這讓他很是生氣,一次發脾氣說不如安樂死算了。而親人們不可能放棄他,阿姨呂來紅說:“現在我們家最大的願望,就是希望有奇跡發生。”

胡仁川,75歲,退伍軍人、政工幹部,2012年發病。 (南方周末記者 麥圈/圖)

胡仁川,75歲,退伍軍人、政工幹部,2012年發病

2012年春節,老伴王林娥讓胡仁川從廚房把年夜飯端出來,結果老胡連摔了三個碟子。“你在發什麽火呀?”王林娥感到詫異,胡仁川卻說:“我肩膀掉下來了。”此後一年多時間,老人四處求醫,推拿針灸沒少做,中藥藥渣都堆成小山了,最終才確診為ALS。

剛知道病癥死亡率高時,胡仁川情緒很低落。他每一分鐘都很難過。王林娥說,這個病太痛苦了,老伴忍受不住時不住呻吟,過後又擔心地問:“我擾民了吧?”

病發後,胡仁川兩次試圖自殺。他的雙腿萎縮得像兩根小棍子,左手還有活動能力時,他請求老伴給他一把剪刀。在誌願者幫助下,上海的ALS患者家庭建立了組織,王林娥知道的是,好多去年才發病的病友現在就已經不在了。

冰桶 很熱 他們 中國 ALS 患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1639

微博-微信-微視頻冰桶澆熱10秒鐘生意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4232

盡管“錢”景不明,微視頻還是成為了互聯網新的創業方向。創業者、草根紅人和粉絲們,都在這里各取所需。

冰桶澆熱了什麽

嘩、嘩、嘩,一桶桶冰水在2014年夏天澆下來,卻澆熱了微視頻。

呼籲關註“漸凍人”的“冰桶挑戰”,要求參與者在網絡上發布自己被冰水澆遍全身的視頻,並點名其他人參與。從IT界大佬、演藝明星,到路邊的普通人,冰桶一時風靡。

視頻+社交,“冰桶挑戰”這兩個要素天然為微視頻提供了發揮的空間。

微視頻是繼微博、微信之後,一種新的社交媒體形式。往往由平臺商提供軟件工具和社區,用戶拍攝8-10秒視頻並用編輯工具進行美化,然後發布並分享給好友,看客們亦可點贊、評論或轉發。

秒拍、美拍、微視等幾個微視頻平臺,也都抓住機會,推出相關主題。

秒拍提供的數據顯示,到8月26日相關視頻總播放量已突破9.3億次。

“雖然是魔法虛構的世界,但它說明,在門檻足夠低、環境足夠寬松的情況下,人們會更喜歡以視頻的方式去記錄身邊的人和事,而不是文字或者圖片。”入行做微視頻一年的蘇牧說。

他向南方周末記者描述了一個印象深刻的畫面:在電影《哈利·波特》中,霍格沃茲的世界里,報紙圖片和現實生活中不一樣,在畫框里的人們是活動的,就像把一段6-8秒的精彩視頻瞬間嵌入一張紙上一樣。

在網絡與智能手機得到發展和普及之後,2013年,中國開啟了微視頻元年。到現在,國內的微視頻領域基本呈現出了三家相對較大平臺+一些特色小公司的格局。

分別背靠美圖秀秀、騰訊和新浪的三家平臺——美拍、微視和秒拍瓜分了這一領域的絕大多數用戶,它們在功能上也基本類似;一些創業公司,沒有大後臺做保障,往往是瞄準一小塊更細分的市場。

通過拍攝工具的改進,明星和活動的推廣,微視頻的用戶大量增長。據美拍所屬的公司向南方周末記者提供的資料顯示,新浪微博的美拍話題閱讀量已超194億。

電視臺也是微視頻的推手之一,因為數以萬計的民間視頻,為傳統的電視臺運作提供了新鮮的養料。

比如,去年大年三十,央視《一年又一年》節目頻頻切入“由秒拍、騰訊微視的網友發出的祝福”。兩會期間,秒拍再度與央視合作,發起了“我有問題問總理”的活動。

在秒拍的後臺,CEO韓坤向南方周末記者展示了用戶數據:年齡大多集中於20-29歲,以學生群體為主,女性用戶比例略高。地域上,則主要集中於北、上、廣等一線城市。

對於不同地方的用戶特點,韓坤團隊有自己的發現:“北方城市發搞笑、幽默的多;南方比北方用戶發得多,上海女生愛發自拍,廣東那邊喜歡拍別人。”

10秒的秘密

“當時就想做國內的YouTube,不僅我們,優酷、土豆都想做。”韓坤說。

穿著西裝的韓坤,蘋果電腦加了一副黑色外殼,鍵盤旁貼著超人漫畫貼紙,散發著互聯網的“潮”氣。

作為秒拍的創始人,他曾在搜狐擔任門戶矩陣總編輯,也是酷6網的創始人之一。早在創辦酷6網的時候,他就認準了做UGC視頻網站的路線(即用戶生成內容)。

然而,最終酷6優酷土豆走上影視網站之路,因為大家都是來看電影電視劇的,沒什麽人自己拍東西放上來。

以前,做視頻很麻煩,要先用相機等拍好,再導入電腦進行轉化,還得在平臺註冊、等待審批。本就稀薄的耐心,也在這樣繁冗的過程中被消耗殆盡了。酷6用戶人數最多的時期,也只有2萬多人。

2011年6月,再度創業,做UGC的微視頻,韓坤是看到了國內智能手機和網絡的飛速進步。

他給出一組數據:2005年左右,全國每年的DV銷量只有五六十萬臺。而2013年,智能手機銷量就達到3.26億臺。人人做導演的成本大大降低。

百度發布的2014年第二季度《移動互聯網發展趨勢報告》顯示,全國智能手機的普及率達到30%以上,也就是每10個人當中就有3個人在用智能手機。

網絡,也不再是從前需要撥號連接的時代。百度的這份報告顯示,目前Android(安卓)的日活躍用戶達到2.7億,他們平均有46%的時間通過WiFi聯網,23%的時間用3G聯網,而在線視頻流量的80%來自WiFi。

創業之初,韓坤本想不限視頻時間和大小,但很快就遇到了問題,國內的網絡按流量收費,1M一塊錢,三分鐘的視頻大約為88M,上傳一段視頻的成本接近百元,玩不起。

轉機來自他遇到谷歌眼鏡的瞬間:“眼鏡一出來我就買了,戴上以後一拍,啪,就上傳谷歌社區去了。我就好奇,弄來研究,每個上傳的視頻只能拍10秒,只有1M。”現在,秒拍限制了每個視頻10秒的時間,一段視頻只有4張照片的大小。

國內的微視頻平臺,也與此類似。

在技術環境準備好之後,美國微視頻行業的進展也給了國內創業者很大的勇氣。

2012年,頗受歡迎的圖片分享軟件Instagram被Facebook收購,隨後為其增加了視頻功能。同年10月,Twitter又收購了Vine,一家註冊用戶數千萬的視頻分享創業公司。

Instagram和Vine是國內短視頻應用的標桿,它們與大型社交平臺綁定的路徑,被中國互聯網界所效仿。2013年,YouTube創始人陳士俊推出玩拍,秒拍嫁接了新浪,騰訊推出微視,美圖秀秀也做出了美拍。

“錢”景不明

“從現在來看,都是在媒體和社區之間進行磨合。”蘇牧如此形容目前的微視頻平臺的方向。

在平臺“廣場”上,最受歡迎是主題活動、明星、搞笑、美女等板塊。

與早年的新浪微博相似,明星戰略是吸引用戶屢試不爽的辦法。

在美拍上,可以看到範冰冰在家敷面膜、王菲穿長裙跳舞的片段。

“明星隨便怎麽拍,都有人看。”韓坤說。他隨手點開9月15日新浪首頁的兩個明星視頻:鄧紫棋的演唱會片段被觀看300多萬次,港星吳鎮宇拍兒子的背影,點擊率600多萬,2萬多條評論。

“明星的粉絲效應會迅速帶動用戶增長,但普通用戶的內容無人問津,就不再願意生產內容。”蘇牧認為,一款產品的生命力,還是在於互動和社交中產生的樂趣和價值。

比起有靠山的大平臺來,小創業公司們的生存之道則是五花八門。

三年前創業的微拍,目前基本只鎖定一種內容:美女自拍。9月16日的點擊率排行榜上,男生視頻最高是8000,而女生的則是55萬。

創始人胡震生說,微拍的用戶是“女3男7”。也就是說,基本形成了女生拍、男生看的格局。

南方周末記者聯系到了這位點擊量55萬的微拍“第一紅人”桓若靈。她3年前開始玩微拍,在車展、遊戲代言、演出等工作之余,拍下來存在手機里。去年發到“廣場”功能上後走紅,基本上一直占據點擊率榜首。

很快,她甚至做出了自己的抱枕、面膜等產品,開始出售。

與微拍類似,其它的微視頻創業型平臺也都在摸索著自己的風格。比如拍8,就定位在男女交友。

不過,他們都還沒能賺到錢。

騰訊微視團隊書面回複說,“微視在現階段屬於非營利性平臺級產品,但賬號自身可以有商業化操作”。

這種結合賬號的廣告模式,是公司與網絡紅人們合作,量身打造產品的短劇,從中收取費用。例如國美電器與糗事百科合作了紅包系列,航空公司與視頻達人合作,在8秒內帶用戶體驗航空公司服務、遊覽澳洲美景。

(應受訪者要求,文中蘇牧為化名)

微博 微信 視頻 冰桶 桶澆 澆熱 10 秒鐘 生意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2562

冰桶挑戰一個月籌7.8億

1 : GS(14)@2014-08-31 23:49:32

「冰桶挑戰」(圖)在全球掀起熱潮,加上名人效應,肌肉萎縮性脊髓側索硬化症協會(ALSA)的捐款數字節節上升,在7月29日至8月29日短短一個月,已籌得超過1億美元(7.8億港元),比去年同期的280萬美元(2,184萬港元)暴升30倍。
ALSA主席紐豪斯(Barbara Newhouse)表示:「『感謝』一詞已不足以表達我們心中的感受,善款將會用作頂尖研究、照顧及支援病人。」另外,美國專利及商標辦公室的紀錄顯示,ALSA曾試圖為「冰桶挑戰」註冊專利,但被批評指活動並非協會原創,不應由他們獨享,協會前日惟有宣佈放棄專利申請。法新社/美國《福布斯》雜誌



【壹錘佔中】8月31日 5pm直播壹錘定音: http://hammerout.hk和平佔中: http://occupycentral.appledaily.com
YouTube: http://bit.ly/occupycentral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40831/18850747
冰桶 挑戰 一個 月籌 7.8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285

冰桶挑戰籌3千萬肌健會會點樣使?

1 : GS(14)@2015-08-18 09:01:29

上年暑假,冰桶挑戰熱爆社交網站,全球逾1,700萬人接受了挑戰。一個冰桶,創造了奇蹟,也為肌健協會籌得3,000萬巨款。事隔一年,話題熾熱不再,本身也是病友的會長劉偉明直言,後冰桶挑戰,才是最大挑戰,「熱潮總會冷卻,未來一定要量入為出」。因應大筆善款成立的獨立督導委員會,就剛通過首年撥款300萬,資助病人租用呼吸機等維生儀器,並已批出26個申請。記者:呂麗嬋2014年,對本港逾萬名肌肉萎縮症的病人來說,是奇妙的一年。「我哋係好細嘅病人組織,從未試過咁多人關注」。多年來只靠賣旗、義賣手作及撰寫計劃書籌款,那想到一場互聯網盛宴,短短3個月便獲4萬項合共3,000萬元捐款?「點樣用?人人意見唔同,補貼生活開支定提供醫療津貼?是福也是禍,處理得唔好,隨時連個會都搞散埋」。面對「橫財3,000萬」,這個讀會計出身的資深病人最冷靜。「3,000萬亂咁使,一樣好快冇」。為免爭議,協會邀請獨立人士成立監督委員會,擬訂未來兩年的財政預算,又為經濟援助計劃草擬撥款細則,包括資助租用呼吸機及購買醫療設備等,除基本資產審查,大原則是簡化行政程序,確保一個月批出撥款,「肌萎病人可短時間內急速惡化,過往好多病人未等到政府撥款已經過世」。與時間競賽,35歲才確診患脊髓肌肉萎縮症的他經驗豐富。「呢個病,就似頭上有把刀,好多先天患者只活到2、3歲,有啲人廿歲出頭就惡化,我係極少活到50歲嘅人,但我仍好怕死,好想睇多陣呢個世界」。爸爸早死,與88歲媽媽同住,有3妹1弟的劉偉明是家中大哥。他位於土瓜灣的家猶如山寨醫院。霸佔客廳一角,有升降活動病床、可吊起一個人的大型吊機,還有遙控窗簾。「2年前意外斷手,住咗4個月醫院,身體機能差咗好多,細妹做室內設計,索性大裝修,家個吊機唔使用住,但買定都啱」。漸凍人被冰封的感覺,或可藉用一盆冰水照頭淋來體驗,但由健步如飛到舉步維艱、由可獨力吃上一口飯,到沒有呼吸機難以生存,看着身體衰敗卻又無能為力是怎樣感覺?「諗都冇用,惟有過好每一日」。劉偉明生活的世界很沉重。「去學校主持講座,我成日同學生玩一個遊戲:覺得先天癱瘓慘啲嘅排左邊,覺得後天遇意外癱瘓慘啲嘅排右邊。有學生問我點揀,我話我會揀快樂囉」。他蠱惑微笑。你呢,你又會點揀?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50818/19260290
冰桶 挑戰 千萬 萬肌 肌健 會會 點樣 樣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2030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