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負利後再擴QQE?探尋日本經濟“終極解藥”

來源: http://www.yicai.com/news/2016/01/4746266.html

負利後再擴QQE?探尋日本經濟“終極解藥”

一財網 周艾琳 2016-01-31 19:50:00

邁入2016年,日本經濟真正的解藥究竟是什麽?是繼續負利率?再度擴大QQE(量化和質化寬松)?加速漲薪?亦或是推遲上調第二次消費稅?

隨著2012年末“安倍經濟學”的祭出,經歷了“失去的二十年”的日本經濟逐步撥開了通縮陰霾。然而,在全球經濟放緩、日本通脹又呈下行趨勢之時,日本央行於1月29日宣布,維持基礎貨幣年增幅80萬億日元的計劃,但意外宣布使用負利率。

不過,負利率政策更為激進,同樣將2%定為通脹目標的歐洲央行卻並未見明顯的信貸擴張和通脹回升,實業投資意願仍然萎靡。

邁入2016年,日本經濟真正的解藥究竟是什麽?是繼續負利率?再度擴大QQE(量化和質化寬松)?加速漲薪?亦或是推遲上調第二次消費稅?

在今年的冬季達沃斯論壇上,日本央行行長黑田東彥明確指出:“將盡一切努力使通脹達到2%的水平。”只不過當時各界的猜測是——日本央行可能再度擴大QQE。

在同一場合,來自實業一線的日本三得利集團(Suntory)首席執行官新浪剛史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當前經濟有了明顯的複蘇,這要感謝‘安倍經濟學’,但我們還要做很多才能維護這來之不易的複蘇火苗。”從實體經濟的角度,新浪剛史認為,建立持續工資上漲的預期、降低企業稅、增加雙收入家庭數量(鼓勵女性就業),以及推遲二度上調消費稅將是最重要的政策組合。

以負利率表穩通脹決心

值得註意的是,負利率將適用於日本央行往來賬戶,而非個人存款賬戶。此次日本央行引入三級利率體系(three-tier system),即將商業銀行存放於央行的資金分為三塊,分別享受的利率為0.1%(金融機構存放在央行的超額準備金,且為去年12個月均值之下的部分)、0%(金融機構存放在央行的法定準備金及受央行支持進行的一些救助貸款項目帶來的準備金的增加),以及-0.1%(超出第一項標準的超額儲備金),而此次下調的是最後一塊。

(圖說:日本央行引入三級利率體系。來源:日本央行網站)

日本央行在公告中指出,觀察到不少銀行在QQE中將獲得的部分資金又放回央行的存款準備金賬戶,並未投入實體經濟,所以為了刺激銀行對實體經濟放貸,決定要對銀行過多的存款收取“罰金”。

市場的及時反映與此前幾輪QE如出一轍,日元對美元大跌1.7%至120.8,日股飆升,Topix指數飆升2.5%;此外,各期限國債收益率紛紛下行,十年期國債收益率從0.22%跌至歷史新低的0.09%,五年期國債收益率首次跌入負區間,從0.01%跌至-0.07%。

“本次日本央行推出負利率,主要表現了日本央行進一步貨幣寬松、提振通脹的決心。‘安倍經濟學’的設計者、日本經濟部長甘利明於1月28日辭職,此時央行表態提振信心至關重要。”牛津經濟研究所高級經濟學家泰勒(Michael Taylor)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

不過,此次負利率的效力似乎也讓業內人士半信半疑,“要實現2%的通脹目標,日本央行可能要等到2017年下半年而不是原定的2016年。如果必要,日本央行將進一步降低利率。隨著每月80萬美元購債計劃的進一步推行,銀行被施以負利率的儲備金也將進一步上升。”

泰勒也表示,如果希望借此鼓勵銀行增加對私營部門的貸款量、促進實體經濟,那麽這在其他國家並沒有完全實現,例如歐洲央行。日本私營部門的貸款意願較低,年均信貸增速僅2%,老齡化國家的家庭部門並無意願增加債務。

(圖說:日本消費者通脹預期仍然處於低位)

對人民幣影響有限

負利率啟動之際,“日本打響貨幣戰”的聲音再度興起。然而,本次日本的負利率相較當年歐洲央行要弱得多,且在美聯儲加息預期減弱的背景下,人民幣在過去一周逐步趨穩。

2014年6月,歐洲央行首次開啟銀行存款負利率政策,將隔夜存款利率從0下調至-0.1%,此後進一步下調至-0.3%,且並不“分層”,可見“火力”大大高於日本。

此外,美聯儲1月加息落空,且市場對3月再次啟動加息的概率預期也一度下降至18%。眾多外匯策略人士預計,中國農歷新年前後,人民幣對美元匯率的中間價將維穩,人民幣或獲得企穩的極佳窗口期。上周以來,中間價一直維穩於6.55上下,且人民幣逐日上升個位數基點。

不過,3月則是另一個需要密切關註的窗口期。興業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王涵認為,隨著歐洲日本釋放進一步寬松信號、美元走強,在更多地盯住一籃子貨幣的情況下,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可能會有貶值壓力。“一個潛在的風險點在於,如果歐日央行的寬松能夠幫助美國金融市場風險緩解,可能對美聯儲的未來貨幣政策節奏產生影響,對人民幣造成進一步的壓力。”

QQE邊際效應遞減

除了負利率,市場不禁要問,擴大QQE的可能性還存在嗎?

黑田東彥在達沃斯期間承諾“盡一切努力”,同樣在1月29日的議息會議上,他更是指出,“如有必要,將毫不猶豫地再度加碼政策力度。”

其實,QQE的主要作用是通過推動日元貶值以及支撐股市來提振經濟。2012年~2015年,日元實際有效匯率貶值近1/3,同期Topix指數上漲128%。但在過去6個月,日元實際有效匯率上升12%,Topix指數也下挫近20%。“央行並不喜歡諸如此類短期的匯率波動,因此降息並不出乎意料。”泰勒指出。

然而,法國農業信貸銀行駐東京首席經濟學家尾形和彥表示:“日本央行實施負利率暴露了QQE的局限性。”

無獨有偶,彼得森國際經濟研究所所長、英格蘭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前委員普森(Adam Posen)在接受《第一財經日報》記者專訪時表示:“我此前和黑田東彥交流過,在全球經濟通縮(油價暴跌)、恐慌情緒蔓延的背景下,QQE邊際效應遞減。雖然日元小幅回升,但並未飛漲,因此沒有再擴大QQE的必要。”

不久前,日本央行前副行長巖田一政也表示,不贊成目前市場上提出的在現有80萬億日元的基礎上,再增10萬億或20萬億日元的年增基礎貨幣規模。

他解釋稱:“按照現有的節奏,日本央行將在2017年夏天迎來購債上限。如果繼續擴大年增基礎貨幣規模,勢必會更早達到上限。建議采取負利率,如此日元將會貶值,促使銀行更積極放貸,國債收益也會下降,相應要支付的利息也會減少。”

漲薪+暫緩上調消費稅?

且不說日本央行的無奈,金融危機以來,全球央行紛紛重回主駕駛座,貨幣政策被賦予過重的使命,而結構性改革卻始終缺席。日本經濟的複蘇究竟還缺什麽?

“當前需要企業漲薪才能推動通脹持續上升。由於貨幣政策的效力可能要三到五年才能完全實現,在此之前要維護哪怕只有一絲的複蘇苗頭,”新浪剛史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三得利已經實行漲薪政策,從1~5%不等,平均上浮3%,“但不是全員覆蓋,這是績效的部分。”

此外,他更是指出,要帶動私營部門投資,需要關註醫療投資的重大機遇,“日本這一老齡化社會對於醫療方面的內需巨大,如利用IPS細胞研究人類疾病、營養藥物、老年機器人、清潔能源等。”

雖然各界對於上述改革持一致觀點,但就會否第二次上調消費稅一事,國內外皆有分歧。

近期,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表示,只要沒有重大事件發生,將如期上調消費稅,即2017年4月二度上調。

對此,新浪剛史持反對立場。“如果可以,我們應該等2~3年後再上調消費稅,第一次加稅對經濟的打擊效應仍存。眼下我們要抓緊時間刺激經濟,醫療、服務等方面的投資應該盡快到位。這是日本最後的機會。”他對本報記者強調。

然而,國際權威似乎更傾向於加稅。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副總裁古澤滿宏敦促日本按計劃推進在2017年4月二度上調消費稅,以維持長期財政信用。

“如果中長期財政目標仍然不能實現,民眾將會開始懷疑日本是否在認真控制其不斷膨脹的公共債務,”古澤滿宏表示,“只因不喜歡就推遲加稅,這太難讓人信服了。”

同樣,普森也告訴本報記者:“日本並不是希臘,其有大量存款和獨立的貨幣,且作為一個老齡化國家,日本需要政府進行大量財政支出來支持服務業,如果不調稅,就可能會導致政府債務激增,這會使得預算緊縮。”

普森認為:“如果不加稅,就一定要將日本名義增速提得更高,如此才能爭取更多時間和空間來抑制財政緊縮。”然而,1月29日,日本央行下調2015/2016財年實際GDP預期至1.1%,此前預期為1.2%。

此前,安倍晉三將第二次調升消費稅的時間推後18個月至2017年4月,因為首次調升導致日本經濟在去年陷入衰退。他承諾不會再次推後,不過一些議員擔心,經濟複蘇程度並不足以承受加稅的沖擊。

編輯:林潔琛

更多精彩內容
請關註第一財經網、第一財經日報微信號

負利 利後 後再 再擴 QQE 探尋 日本 經濟 終極 解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84294

姚振華朋友圈買賣鄭州銀行 寶能再擴金融版圖?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6-12-11/1060581.html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獨家獲悉,借助一系列錯綜複雜的股權交易,寶能系正在借助其在香港的資本平臺和高管之手,入股在香港上市的中國內地銀行——鄭州銀行(06196.HK)。

截至12月6日,寶能通過其在香港的資本平臺金洋集團,持有鄭州銀行2.18億股H股,占鄭州銀行已發行H股的13.06%,占鄭州銀行全部股份的4.25%。

此外,寶能集團董事長姚振華的“朋友圈”中,寶能多位前高管或現任高管,也出現在鄭州銀行的股東名單中,其買賣鄭州銀行H股數量驚人的一致,均為2.545億股,時機也極為類似。

與此同時,寶能已在11月清倉在萬科股權之爭中的關鍵資金角色之一、在香港上市的內地股份制銀行——浙商銀行(02006.HK)5.47%股票。寶能系緣何此時增持鄭州銀行,耐人尋味。

截至目前,寶能系旗下的金融牌照和金融資產中,主要為前海人壽。前海人壽正在接受保監會對其萬能險業務的調查。

借道金洋集團,持股鄭州銀行4.25%

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從香港交易所獲悉,鄭州銀行披露權益表顯示,截至2016年12月6日,一家名為China Goldjoy Securities Limited的公司已增持鄭州銀行2.18億H股,占鄭州銀行已發行H股股本的14.38%。自11月30日以來,China Goldjoy Securities Limited已連續四次增持鄭州銀行。

港交所信息顯示,China Goldjoy Securities Limited由China Yinsheng Securities Limited(中國銀盛證券有限公司)於2016年11月18日更名而來,銀盛證券為港交所持牌券商,是中國金洋集團有限公司的子公司。

金洋集團,則是眾所周知的寶能系在香港的資本運作平臺。

根據金洋集團2016年半年報,寶能控股集團董事長姚建輝擔任中國金洋集團主席兼首席執行官,姚建輝通過Tinmark Development Limited持有中國金洋集團49.99%股權,本人直接持有中國金洋集團0.07%股權。深圳市鉅盛華股份有限公司葉偉青

據媒體報道,今年7月,金洋集團在收購宏基信貸後,又收購中國銀盛資產管理、中國銀盛證券、中國銀盛財富管理及宏基金融投資等公司,5家公司成為金洋集團持股70%之間接附屬公司,於集團的財務報表內綜合入賬。

從港交所股權披露記錄看,China Yinsheng Securities Limited或稱China Goldjoy Securities Limited自2016年6月28日開始增持鄭州銀行H股,總計12次買入或賣出鄭州銀行H股,持股最高時7月15日持有鄭州銀行H股31.13%的股權。

根據鄭州銀行2016年中報,鄭州銀行總計發行外資股15.18億股,另有內資股38.04億股。按此計算,寶能系持有鄭州銀行的2.18億股H股,相當於持有鄭州銀行總股份的4.25%股權。

關聯公司、高管一致倒手2.545億股

除了金洋集團,鄭州銀行披露權益表顯示,數名寶能系前高管或現任高管通過其個人或關聯公司開始持股並買入鄭州銀行。

其中,韋深清於2016年6月28日以每股4.5港元買入鄭州銀行1.05億H股;7月28日,韋深清又以每股4.7港元賣出0.75億股。經過買賣後,韋深清扔持有鄭州銀行2958.3萬股。

韋深清與姚氏兄弟關系匪淺。工商資料顯示,韋深清目前仍擔任寶能地產股份有限公司子公司深圳寶能創展置業有限公司監事。此前,2002年10月16日成立的深圳市華南投資發展有限公司,於2010年1月27日,法人由林孝坤變更為黃忠程。股東由姚振華、姚建輝兄弟變更為黃忠程、韋深清。

王建以個人名義及其所有的離岸BVI公司Join Right International Limited(合威國際有限公司),於7月18日以每股3.6港元分別買入2.545億股,但其於11月8日以每股3.8港元的價格又全部賣出。

工商資料顯示,2015年11月前,韋深清、王建曾同時擔任一家名為深圳市大華建設工程有限公司的股東。

張曉東個人、通過其全資控股的數家離岸公司Amuse Peace Limited(樂和有限公司)、Orient Best Investments Limited、Power Universal Golden Limited(力通金有限公司)等相繼買入鄭州銀行股份。截至2016年7月25日,張曉東、Amuse Peace Limited、Power Universal Golden Limited分別持有鄭州銀行2.545億股(約為16.77%鄭州銀行H股股份),總計持有鄭州銀行7.635億股。

張曉東現擔任在香港上市的新體育集團有限公司(00299.HK)主席兼行政總裁,2009年9月至2013年12月,張曉東擔任寶能投資集團有限公司副總裁及寶能商業有限公司總經理。

陳偉欽於7月11日買入鄭州銀行2.545億股,7月18日清倉。此前2015年12月23日,陳偉欽通過其離岸BVI公司Lightning Triumph Limited於張曉東旗下離岸BVI公司Orient Best Investments Limited一起參加了鄭州銀行的基石投資,均認購了鄭州銀行2.545億股,也於7月18日清倉。

這些股票買賣人,或為寶能前高管,或為寶能子公司高管,其買入數量驚人的相似,均為2.545億股,買賣時間也相差不遠。

2.545億股的交易量,相當於鄭州銀行已發行H股的16.77%,全部股份的4.78%,恰好不觸及5%線。

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證券及期貨條例》規定,首次持有上市法團5%或以上任何類別帶有投票權的股份(香港上市法團可發行不帶有投票權的股份)的個人及法團(該主體被界定為上市法團的大股東)必須披露相關信息。

但這些投資者,是否構成一致行動人?

增持鄭州銀行,清倉浙商銀行

不計算高管持股,僅以金洋集團4.25%的持股比例,可以位列鄭州銀行前五大股東之列。

鄭州銀行股權結構極為分散。截至2016年6月30日,鄭州銀行第一大股東為鄭州市財政局,持股比例9.22%;在此之後的股東分別為豫泰國際(河南)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河南興業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河南晨東實業有限公司等,持股比例自4.25%-4.92%不等。根據鄭州銀行三季報,該行前七大股東均有部分股權被質押或凍結。

鄭州銀行成立於1996年11月,2000年2月更名為鄭州市商業銀行,2009年12月正式更名為“鄭州銀行”。鄭州銀行於2015年12月在香港聯交所主板掛牌上市,是河南省首家上市的城商行。鄭州銀行旗下有河南九鼎金融租賃股份有限公司,以及中牟、新密、鄢陵、扶溝4家村鎮銀行。截止2015年末,鄭州銀行資產規模2656億元,存款總額1692億元,貸款總額943億元,資本充足率12.2%,不良貸款率1.10%,撥備覆蓋率258.55%。

此前,寶能亦持有浙商銀行股權。

金洋集團半年報顯示,今年3月,金洋集團參與了浙商銀行的港股IPO,以8.31億港元認購浙商銀行2.0776億股股份,占浙商銀行已發行股份1.19%。截至2016年6月30日,金洋集團持有浙商銀行5.47%股權,進一步拓展集團證券投資業務。

但寶能已逐漸淡出浙商銀行。浙商銀行在港交所披露的權益表顯示,2016年11月11日,China Yinsheng Securities Limited已賣出所持2.08億股浙商銀行H股,持股比例降至0。

根據港交所數據,截至2016年12月7日,China Goldjoy Securities Limited名下僅持有鄭州銀行一家上市公司。

騰挪原因為何?

寶能系入手鄭州銀行,經歷過“入手—增持—減持—再增持”的過程。從權益披露看,第一筆交易發生在今年6月28日,China Yinsheng Securities Limited買入鄭州銀行6.89%的H股股份;到7月15日,增持至22.36%;11月8日,減持至5.48%;從11月30日開始,China Yinsheng Securities Limited連續四次增持鄭州銀行。

與買入鄭州銀行股票幾乎同步的是,萬科A於7月4日複牌,複牌後股價一路下跌,一度跌幅超過30%。寶能9個資管計劃中,數個跌破平均買入線。

寶能系與浙商銀行的關聯,在萬科股權之爭中為公眾所知。

21世紀經濟報道去年12月22日獨家報道,浙商銀行和寶能系關聯方浙商寶能資本管理有限公司,通過有限合夥形式成立深圳市浙商寶能產業投資合夥企業,並在11月時耗資200億元入股寶能系旗下公司鉅盛華。在這個有限合夥企業中,浙商銀行理財資金通過通道方華福證券認購有限合夥份額、關聯方認購普通合夥份額。

浙商銀行此後回應稱,浙商銀行與萬科、寶能都有正常的業務合作。浙商銀行理財資金投資認購華福證券資管計劃132.9億元作為優先方,僅用於鉅盛華整合收購非上市金融股權,不可用於股票二級市場投資,也不作為其他資管計劃的劣後資金。

從銀行股權價值投資的角度,“主要是便宜,港股市場對中資銀行信用風險估計過高。隨著國內宏觀經濟改善,資產質量有望得到緩解。其次就是借助銀行的融資能力和監管套利。”北京某銀行業分析師認為。

但這無法也解釋完全寶能買入鄭州銀行的原因。截至發稿,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尚無法從寶能獲得回應。

寶能旗下金融板塊中,包括前海人壽,尚無銀行牌照。其在港股買入銀行H股,與恒大集團買入盛京銀行手法有類似之處。今年4月28日,恒大通過其一家全資附屬公司,收購5名內資股股東持有的盛京銀行17.28%股份,成為盛京銀行第一大股東。

姚振華 朋友 買賣 鄭州 銀行 寶能 能再 再擴 金融 版圖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7023

外交部:亞投行將再擴圍!30個經濟體正式提出加入意向

據外交部網站消息,外交部新聞發言人華春瑩17日表示,除57個成員國外,又有30個經濟體正式提出加入亞投行意向。

據悉,亞投行包括57個成員國,其成立協議於2015年6月29日簽署,2016年1月16日在北京舉行開業儀式。亞投行成立的目的是為亞太地區基礎設施項目融資,法定資本為1000億美元。

2015年6月29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協定》簽署

在例行記者會上,有記者問到,昨天是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開業一周年。中方對一年來亞投行的運行情況有何評價?中方在參與亞投行業務方面發揮了哪些作用?

華春瑩回應稱,作為亞投行倡建方,中方非常高興地看到亞投行開業運營一年來取得的積極進展。亞投行作為新機構所展現的精簡和高效令人矚目。

她指出,目前除了現有57個成員國之外,已經有30個經濟體正式提出加入亞投行的意向,這充分表明了國際社會對亞投行運營成效和發展前景的高度肯定。

發言人表示,作為最大的股東國,中方始終堅持多邊程序和規則,一方面推動亞投行秉持“精簡、綠色、廉潔”理念,規範化、高標準運營;另一方面推動亞投行立足亞洲廣大發展中國家的現實發展需求,不斷提高資金能力、機構能力和專業能力,與其他多邊開發機構一道,共同促進亞洲地區基礎設施互聯互通和可持續發展,為本地區和全球的共同繁榮作出積極貢獻。同時,中方積極履行東道國的相關義務,為亞投行的運營和發展提供了一流的便利和支持。

外交部 外交 亞投 行將 再擴 擴圍 30 經濟體 經濟 正式 提出 加入 意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82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