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业内再抛海上风电低价中标质疑声

http://www.21cbh.com/HTML/2010-11-23/zNMDAwMDIwNzIzNw.html

“您认为海上风电的合理电价是多少?”

“我只能说,我们在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中大丰20万千瓦项目的报价是0.6396元/度,这个价格我们可以做到。”

以上对话发生在11月19日举行的2010亚太绿色电力峰会的风能会场,由苏司兰(suzlon)(天津)有限公司CEO Laurence H. Alberts,向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00916.HK)(下称龙源电力)总工程师杨校生发问。

作为2002年电力体制改革的"成果",龙源电力成为中国国电集团公司全资企业,并接收原国家电力公司系统的全部风电资产。2009年7月改制后,同年12月在香港上市。

伴随着全球风电热潮,龙源电力也一路狂奔为中国风电的"大佬"。到2009年年底,龙源电力的风机装机容量达到4842兆瓦,比2008年增长了1918兆瓦。而在日前海上风电招标中,其再次低价斩获中标。

看起来,尽管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项目招标中标结果已经公布1月有余,Laurence H. Alberts或许仍然对龙源电力海上风电的报价心存质疑。


实际上,如果Laurence H. Alberts能够再耐心一点,或许可以从5个小时之后,同样在这间会议室内进行的一场主题为“海上风电投融资”的小组讨论中,获得更接近他本人想法的答案。

彼时,除了Laurence H. Alberts,杨校生也已经离场。不过,关于海上风电的电价问题不仅没有离开,反而更为激烈。

亏本圈海?

“现在海上风电在中国,各家都是亏本圈海。”当日讨论中,北京中创碳投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郭伟断言。

通过一些数据模型的测算,郭伟认为,如果想要获得8%的IRR(内部收益率),龙源电力中标的大丰项目上网电价应该超过0.9元/度。

自从去年12月10日在香港上市,龙源电力的多名高管曾在不同的场合向公众表示:龙源电力不做亏本生意。但这样的承诺,并没有让所有人信服。

郭伟以上海东海大桥海上风电项目做类比。他分析,在不考虑碳资产价值的情况下,即使是东海大桥项目0.978元/度的税后上网电价,其IRR也仅为4.7%。

根据公开信息,东海大桥项目总投资23.6亿元,累计装机34台,装机容量100兆瓦,年上网电量为2.6亿度,单位千瓦造价为2.3万元。

不过,因为此项目的CDM申请已于2009年9月24日在EB注册成功,每年可减少碳排放247128吨二氧化碳当量(tCO2e),所以,当碳资产的价格达到11.5欧元/吨左右,东海大桥项目的IRR可以达到8%。

郭伟表示,“现在海上风电的开发成本约为2万元/千瓦,但因为投资方的中标电价太低,投资回报率可能只有3%-5%。”

这就意味着,目前所开发的海上风电项目,如果想要获得项目投资的财务效益,一半左右的决定因素取决于CDM项目的申请是否能够在EB注册成功。

摊销成本术

但项目开发商们却并非如此悲观。

“凡是参加海上风电投标的单位,都有非常自信的财务核算。”一位来自龙源电力的人士向本报记者坦言,“当然,这是有条件的。”

他透露,钢筋、水泥、设备和施工等的成本,该加则加、该减则减,只不过是加的时候少加,减的时候多减就行了。

该人士拒绝谈论龙源电力是否使用了这样的“加减法”游戏,但他表示,在电价不可能改变的情况下,龙源电力可能需要合作伙伴一起来摊销成本。

实际上,首轮海上风电特许权招标坚持“三合一原则”,投标者必须是一个由电场投资方、风机制造企业和风场建设安装企业捆绑而成的联合体。

龙源电力中标的大丰20万千瓦项目中,捆绑的是金风科技(002202.SZ;02208.HK)和江苏龙源振华海洋工程有限公司(下称龙源振华)。

今年6月18日,由龙源电力和上海振华重工(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人民币成立的龙源振华,绝对是龙源电力的“自家人”,要其压低工程费用自然不是难事。

但对于金风科技这个长期合作伙伴来说,是否愿意与龙源电力“患难与共”,并不是外人能预测的事。

在2010北京国际风能大会期间,金风科技召开的H股上市说明会会后,其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武钢告诉本报记者,“特许权招标的投标电价确实有点低,合理的价格应该在0.9-1元/度左右。”

武钢透露,此次海上风电项目中,金风科技将为龙源电力提供2.5兆瓦的机组。但因为还没有实现批量生产,2.5兆瓦风机的价格会比目前1.5兆瓦风机高约30%,但“金风科技仍能从大丰项目中盈利。”

不过,前述龙源电力的人士透露,“我们不排除要求金风科技再降低报价的可能。”

这位人士给出的解释是,“海上风电的工程我们没有做过,可能会有考虑不周的地方,但是风机他们做过,成本是多少,他们自己肯定有核算。”

变电站未建隐情

武钢坚信大丰项目中与龙源电力合作能够盈利的原因之一,是因为“龙源电力在潮间带风电场的开发技术上已经成熟了。”

实际上,先于大丰的项目,龙源电力此前已开发了国内首个海上(潮间带)风电项目,该项目位于江苏如东,总装机容量为20兆瓦。

根据该项目的前期可研报告,其上网电价在0.8元/度左右,单位千瓦造价在1.5万元。公开报道显示,9月28日,龙源电力所属如东潮间带实验风电场已经全部建成并投产发电。

但亚太绿色电力峰会间隙,记者向杨校生询问该风电场的上网电价情况,他向记者表示“目前只是有电量,还未结算电价”。他同时解释,这个实验风场并不以盈利为目的,主要是为了将来大规模的开发进行技术和经验的准备。

前述龙源电力人士证实了这样的说法,他透露,“该实验风场位于如东环港外滩,离岸约3-7公里的潮间带区域,由国内8个厂家提供的9种机型、共16台试验样机组成,总投资约5亿元。”

但一位曾经参观过如东实验风电场的设备厂商的技术人员向本报记者称,“如东风电场更多的是在打桩技术上做研究,但也都是把陆上的技术直接搬过去了,并没有专属设计。”

这名技术人员举例说,安装船就是把河流上的驳船开过来,驳船的特点是平底,所以在浅水区也能开,而且大的驳船的载重能够承受风机的重量。“驳船是涨潮的时候过去,落潮的时候就往地上‘一坐’不走了。”

据了解,除了施工的设备不同,海上风电与陆上风电相比,升压站的建设也更为复杂。

“当海上风电场的规模和输电距离达到一定程度时,风电场升压站需要建在海上。”前述设备厂商技术人员解释,海上升压站的建设成本通常是陆上的几倍,而且由于成本的考虑不得不将设备占用的空间压缩得足够小。

但据这位技术人员透露,在如东的风电场没有见到变电站,“和东海大桥的风电项目一样,直接把电缆从海底拉至岸边。”

“海上变电站一定需要,因为风机发的电电压很低,传不了多远。”前述龙源电力的人士表示。

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一个问题,“中国所有的开发商目前只是没有经验,但是自己不会做可以请外国人做。”

不过,这位人士还是承认,目前的海上风电发展的太快。他表示,当初龙源电力做实验风场,就是希望等到开发技术成熟了才大规模的发展。

在他看来看来,包括龙源电力在内的几大电力集团,都有被“赶鸭子上架”的无奈。

“比如,实验1-2年后,我们就可以知道风机的运行情况,电量输出和设备维护的成本,可以大致得出一个合理的价格”这名龙源电力人士略带无奈地表示,“但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得出一个结论,特许权招标就开始了。”


業內 再拋 海上 風電 低價 中標 質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9652

安倍再拋橄欖枝 謀求首次中日韓首腦會談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08722

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近期再次呼籲在11月的APEC會議上實現與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韓國總統樸槿惠的首次首腦會談。自2012年12月上任以來,安倍晉三已經出訪49個國家,但是至今為止還未和習近平及樸槿惠就領土爭端和歷史遺留問題就行過會談。

安倍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中國和韓國是日本重要的鄰國,許多問題及爭端因此很難避免。不過正是由於這些問題,我們更應該舉行首腦對話。中國的和平發展對日本來說是機遇。訪問主辦APEC首腦峰會的中國,將是我就任(日本)首相以來訪問的第50個國家,屆時,一定希望舉行首腦會談。”稍早之前,安倍則通過前日本首相Yoshiro Mori致信韓國總理,表達了希望和樸槿惠見面會談的意願。

分析人士認為,盡管安倍表露了一定的會談姿態,但是是否真的願意為會談做出努力還不得而知。安倍等人在發言中並未就釣魚島問題、歷史觀問題等作出清晰而具體的表述,日方甚至還在進行“另一手準備”,令人感到日方是熱情有余而誠意不足。而中方則可能希望見到安倍更多有關領土問題的弱化態度之後才會接受首腦會談。

從9月24日開始,日本前外務副大臣、自民黨副幹事長三矢憲生,以及自民黨原眾議院外務委員長三原朝彥等人,已經展開為期3天的訪華行程。有報道稱,訪華期間,三矢憲生等人將與中國對外聯絡部部長王家瑞舉行會談,並圍繞谷垣幹事長訪華的可能性、重啟兩國執政黨之間的交流等問題交換意見。自民黨方面也正在協調下周與中國駐日本大使程永華的會談。日本希望通過這些舉措,推動在11月北京APEC峰會期間實現日中首腦會談。

此外,據共同社援引消息人士,日本外相岸田文雄和中國外交部長王毅周五將在紐約會晤。(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安倍 再拋 橄欖枝 橄欖 謀求 首次 次中 日韓 首腦 會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13334

申萬宏源再拋定增預案:國壽150億元現金入股

190億元增資,三大國資股東加盟。申萬宏源於1月25日晚間發布定增預案,擬以人民幣6.07元/股的價格發行不超過31.3億股A股,合計募資不超過190億元。市場人士向本報透露,事實上,申萬宏源此前已發出定增預案,調過兩次定增價格,卻因股價倒掛被迫放棄,此次提前找到定增投資者才發了預案。

市場人士表示,相對於6.31元的最新收盤價,6.07元/股的定增價格並不便宜,定增實施後靜態PE將從22倍升至26倍,而目前大型券商的整體PE水平在20倍上下。三大定增認購方均系國資出身,他們均將以現金入股。其中中國人壽保險股份有限公司(下稱“中國人壽”)將以150億元增資,一躍成為申萬宏源的第三大股東,持股比列為10.68%。市場人士認為,中國人壽通過大型券商定增機會涉足證券業,二者實現優勢互補。

申萬宏源表示,資本受限成為困擾自身發展的嚴重制約。定增190億元將有效緩解公司業務發展和戰略轉型面臨的資本瓶頸。市場人士分析,申萬宏源未來的想法是朝著金控集團邁進,後續不排除有外延收購的可能。

定增預案波折

申萬宏源定增預案顯示,擬以人民幣6.07元/股的價格發行不超過31.3億股A股,合計募資不超過190億元,三大認購方包括中國人壽、四川發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四川發展”)、新疆凱迪投資有限責任公司(下稱“凱迪投資”),分別認購約150億元、30億元和10億元。本次非公開發行不會導致公司控制權發生變更。中央匯金依舊是其實際控制人。

事實上,申萬宏源在2016年年初就有發定增的想法。

一位涉足此次申萬宏源定增項目的券商人士告訴《第一財經日報》記者:“2016年4月申萬宏源還未報會,到了6、7月份拿到了證監會的定增許可,但11月份許可到期了也沒法出去。這是因為期間申萬宏源調整過2次定增的價格,把調價的額度用完了,定增股價還是倒掛的態勢,找不到接收方或是投資者不認可定增價格。記得當時定增價格是7元多,但申萬宏源當時的股價是6元多。”

本報記者獲悉,2015年1月,宏源證券與申銀萬國合並,但前述合並重組時未同步安排配套融資。

現在申萬宏源發出預案時機已經成熟。

某券商非銀分析師對本報表示:“2015年申萬宏源合並後,表示能夠實現‘1+1 >2’的效果。當時市場認為,在地理位置上申銀萬國穩居上海,宏源證券立足新疆,二者在地域上能夠實現互補;在業務上申銀萬國擅長IPO業務,宏源證券以債券為主的投行業務出名,二者在業務上也能實現優勢互補。但事實上在合並後,二者的整合並不盡如人意,其業績表現也未能超出市場預期。”

經過一年多的整合,定增時機或已成熟。申萬宏源內部人士對《第一財經日報》坦言:“因為雙方均是較大的公司,在文化、業務上的整合難度非常大,需要時間。因此,此前表示的‘1+1 >2’的效果其進度並沒有那麽快。歷經一年多的整合,申萬宏源在業務條線和管理方面都較為到位了,時機較為成熟了,因此在2016年作出定增的決定。”

前述非銀分析師表示,在合並後申萬宏源已是證券業的航空母艦,因此此次增資力度較大,且對此次增資非常看重。

第一財經記者獲悉,這三大定增對象實力雄厚均系國資出身。尤其是中國人壽股份,是中國最大的機構投資者之一,並通過控股的中國人壽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成為中國最大的保險資產管理者。

四川發展的唯一股東為四川省人民政府,註冊資本為人民幣800億元,是四川省人民政府出資設立的國有獨資有限責任公司,主要從事投融資和資產經營管理。

凱迪投資唯一股東為新疆金融投資有限公司,後者唯一股東為新疆維吾爾自治區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此次交易構成關聯交易。本次發行前,新疆凱迪投資有限責任公司董事、投資總監姜楊在申銀萬國擔任監事。

本次發行前,中央匯金持有本公司25.03%股權,通過中國建投間接持有本公司32.89%股權,通過光大集團間接持有本公司4.98%股權,通過中央匯金資產管理有限責任公司間接持有本公司0.98%股權,合計直接或間接持有本公司63.89%股權,為本公司實際控制人。本次發行後,中央匯金及其一致行動人合計直接或間接持有本公司55.26%股權,仍為本公司實際控制人。

定增價格不便宜

值得註意的是,此次認購方式是現金認購。

前述券商非銀分析師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表示,6.07元的定增價格確實不便宜。在預案之前,申萬宏源股本約200億股,靜態PE約為22倍,但在方案實施之後,PE將升至26倍。目前大型券商20倍的PE是較為合理的,加之定增價格一般會有一定折價。

“此次申萬宏源提前找好了定增投資者,才將發布預案。”前述申萬宏源內部人士說。

前述非銀分析師對本報進一步解釋,目前獲得券商牌照,尤其是大型券商的牌照並不是那麽容易,此前有很多券商提出要做定增,但以小型券商為主。大型券商不會頻繁做定增,一旦定增其融資規模比較大。以前就有傳聞稱中國人壽想舉牌申萬宏源,此次恰逢申萬宏源的定增機會,中國人壽成為第一定增投資者人選。他們一舉拿出150億元的真金白銀成為申萬宏源的第三大股東,通過定增方式拿到證券牌照,涉足證券行業。事實上,中國人壽或也看上了申萬宏源的資源。後者控股股東為中央匯金,旗下資源豐富。

與此同時, 他們拿出真金白銀買股票,表明看好申萬宏源的後續發展機會。2016年證券行業績表現並不如人意,明年業績改善的可能性較大,後續證券公司的分紅、股價的上漲都是潛在的機會。前述非銀分析師表示。

而對於申萬宏源而言,其定增規模較大,如果引入中小企業匹配度並不高,定增人數不能超過10人,190億元的定增規模,即使引入10個參與者,每家也要掏出19億元,這也不是個小數目,因此找大型機構投資者最為恰當。

190億元增資做什麽?

此前申萬和宏源合並並沒有進行配套融資,而在合並後的各項業務均需要大量的資金以擴張業務規模,凈資本成為申萬宏源未來發展的關鍵因素。

申萬宏源方面表示,“資本受限成為困擾申萬宏源發展的嚴重制約。此次定增完成後,公司資本結構有望進一步優化,財務杠桿和成本明顯下降,資本實力、抗風險能力和綜合競爭力將大幅度提高,從而有效緩解公司業務發展和戰略轉型面臨的資本瓶頸。”

根據2015年年報,申萬宏源證券子公司合並口徑下的凈資本規模僅為330億元,與中信證券等領先同行相比仍存在較大的差距。

申萬宏源稱:“在國內證券行業創新發展的大環境下,證券子公司目前的凈資本水平制約著業務拓展,公司迫切需要通過股權融資以提升其凈資本規模。”

資深券商人士對本報表示,證券行業正迎來一個全新的發展時期,傳統的依靠通道或牌照的業務模式正在發生深刻變化,證券公司業務經營範圍逐步擴大,銷售交易、托管結算、投資、融資和支付等各項業務發展方興未艾。

未來兩到三年,股票質押式回購等信用交易業務規模仍將持續提升,投資及資本中介業務(含做市商業務、收益互換、期權等衍生品投資)、主動投資的資產管理規模、資產證券化、並購重組顧問、場外及區域股權市場交易等業務規模仍將大幅提升,這些業務將大量占用公司資本。

而融資融券、股票質押式回購、約定購回式證券交易等創新業務已經成為申萬宏源新的利潤增長點。擴股增資勢在必行。

根據預案,本次募資的190億元在扣除發行費用後,140億元將向申萬宏源證券進行增資,其中60億元用於申萬宏源證券向子公司申萬宏源西部進行增資,補充其資本金;50億元將用於補充申萬宏源產業投資管理有限責任公司、申萬宏源投資有限公司、宏源匯富創業投資有限公司、宏源匯智投資有限公司的資本金和運營資金,開展實業投資、產業並購和多元金融布局。

190億元一旦到位,對於申萬宏源業務整合將起到巨大作用。

前述非銀分析師表示,申萬宏源未來的想法是朝著金控集團邁進,當前其模式是集團上市,旗下子公司是非上市品牌,走金控模式具有優勢,一旦190億元定增資金到位,後續不排除有外延收購。

申萬 宏源 再拋 拋定 定增 預案 國壽 150 億元 現金 入股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957

機構買入這4股 再拋黃河旋風3896萬元

盤後數據顯示,5月3日龍虎榜中,共15只個股出現了機構的身影,有4只股票呈現機構凈買入,11只股票呈現機構凈賣出。

當天機構凈買入前三的股票分別是泰格醫藥、夢潔股份、安潔科技,凈買入金額分別為3595萬元、2910萬元、2579萬元。

當天機構凈賣出前三的股票分別是黃河旋風、、神霧環保、神霧節能,機構資金流出凈額分別是3896萬元、2501萬元、2501萬元。

詳見下表:

從詳細數據看,機構今日買入最多的泰格醫藥有3家機構買入,同時有2家機構賣出,凈買入金額3595萬元。另外,深股通席位凈賣出約5000萬元。

盤面上,公司股價今日低開後一路下探,最低跌逾7%;午後一度回升,但尾盤集合競價再度跳水,最終收跌6.48%。

消息面,公司公告2018年一季報,實現營業收入4.73億元,同比增長33.16%,歸母凈利潤9590萬元,同比增長121.07%,扣非後凈利潤6917萬元,同比增長60.86%,符合市場預期。2018Q1整體毛利率,同比提升2.13pp,環比提升2.4pp,預計主業持續恢複中;可出售金融資產環比2017Q4新增9879萬元累計達8.91億元,全年投資收益彈性巨大。

在賣出排行榜上,昨日機構賣出最多的黃河旋風今日繼續遭到拋售,有1家機構進行了賣出,凈賣出金額3896萬元。

盤面上,公司股價今日繼續走弱。早盤低開近3%後一路下探走低並觸及跌停,隨後跌停板被打開,但午後一直未能有較大反彈,最終收跌8.55%,成交量與昨日基本持平。

消息面,黃河旋風於4月26日披露:2015年通過重大資產重組收購而來的上海明匠在2017年度審計時未能提供財務資料。黃河旋風坦言,已無法按公司的發展思路實質控制上海明匠,擬將上海明匠100%股權轉讓給上海明匠創始人陳俊。此後,在4月27日,上交所向黃河旋風發出問詢函,重點關註上述事項。公司隨後又公告稱,陳俊希望解除新近簽署的股權轉讓協議。對此,上交所連夜進行了二次問詢。

機構 買入 再拋 黃河 旋風 3896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424

機構買入這2股 再拋廣博股份5344萬元

盤後數據顯示,5月10日龍虎榜中,共8只個股出現了機構的身影,有2只股票呈現機構凈買入,6只股票呈現機構凈賣出。

當天機構凈買入的2股票分別是康泰生物、凱眾股份,凈買入金額分別為5337萬元、618萬元。

當天機構凈賣出前三的股票分別是廣博股份、新潮能源、花園生物,機構資金流出凈額分別是5344萬元、3790萬元、846萬元。

詳見下表:

從詳細數據看,機構今日買入最多的康泰生物有3家機構買入同時有1家機構賣出,凈買入金額5337萬元。

盤面上,公司股價今日一路攀升走高,尾盤封死漲停,股價刷新歷史新高,較發行價已上漲近30倍。

消息面,在4月28日,國家藥品監督管理局有條件批準用於預防宮頸癌的九價人乳頭狀瘤病毒疫苗(下稱HPV疫苗)上市。業內人士表示,此次國家藥監局收到九價HPV疫苗進口註冊申請後,將其納入優先審評程序,至有條件獲批上市僅耗時9天,審批進度遠超市場預期,意在迅速填補國內空白,顯示出政策層面對於市場緊缺、民眾急需的高端疫苗,保障其供應的意願和決心。

在賣出排行榜上,機構賣出最多的廣博股份有4家機構進行了賣出,累計凈賣出金額5344萬元。

盤面上,公司股價今日繼續低開低走大幅下挫,最終收跌7.73%,複牌後4個交易日已累計下跌逾30%。

消息面,一季報顯示,公司2018年1-3月實現營業收入4.66億元,同比增長1.85%;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1321.44萬元,同比下降45.7%。

同時,公司原擬以發行股份及支付現金的方式購買杭州掌優科技有限公司100%股權。由於交易各方利益訴求不盡相同,部分核心條款及交易細節最終無法達成一致,公司及交易對方認為難以繼續推進本次重大資產重組,決定終止本次重大資產重組事項。

機構 買入 再拋 廣博 股份 5344 萬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383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