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外資天后空降金控業 先用誠意化解員工不安 程淑芬:要讓日盛金控跑起來

2011-4-4 TWM




「我不是一個做短的人,我要做長、做好,就像一個人跌倒了要再爬起來跑,你要確定他是有鞋帶、有鞋底的,才能跑得好。」幾句簡單的話,解釋了程淑芬轉戰金控的目標。

撰文‧許瀞文

外資天后、美林證券研究部前主管程淑芬,就算離開外資圈,一舉一動都還是大家關注的焦點,去年年底,她突然辭去永豐金獨立董事職務,被以前美林同事、現任日盛金副董事暨證券董事長唐承健延攬到日盛金控,擔任資深執行副總經理。

出身清寒 加倍努力

入 行三年獲最佳分析師殊榮初見程淑芬,感覺她就像鄰家媽媽一樣親切,溫柔的笑容一直掛在臉上,沒有一點驕氣,真難想像這麼一個平易近人的女性,居然是過去在 外資圈呼風喚雨的重量級分析師,她寫的台股分析報告,足以左右外國基金公司大筆資金的流向,甚至可以讓個股漲幾根停板,當然,也能跌幾根停板。

要進入外資分析師這個圈圈,英文好、財經專業背景是基本門檻,當然頭頂上還要有外國MBA的光環,這樣的條件多半來自家庭從小刻意栽培,而程淑芬卻出身清苦,靠著自己認真,進而感動身邊的貴人來幫助她。

「我們家有五個小孩,大家會為了一件外套吵起來,不是大家搶著穿,而是我們都說自己不冷、要對方穿,但外面只有八度。」說起這段往事,程淑芬的眼睛裡還泛著淚光。

或 許因為從小困頓的環境,讓她體認自己要比別人加倍努力才能出頭天,一九九七年、才入行三年的她,第一次入選為《Asiamoney》雜誌台灣最佳營建業分 析師,後來幾年她陸續到柏克萊證券、荷銀證券、美林證券,最後在美林證券她的事業到達最高峰,當上美林證券台灣區研究部主管。

成功的背後總隱含著不為人知的辛苦,程淑芬說:「我很投入做每一件事,我總是做中錯、錯中學、學中做到對,不斷重複這個循環。」對一位分析師來說,為自己研究的每一家公司建立財務模型,是最基本、也是最關鍵工作,而她做的財務模型,連金控大老闆都相當認同。

「我曾經介紹一個人到金控應徵職務,當他跟董事長談完後,董事長問他怎麼知道這個職缺?他回答『是程淑芬告訴我』,董事長的眼睛一亮,並且說『她當年幫我們做的財務模型非常精細』。」程淑芬開心地說,自己的投入能換到大家肯定,是最快樂的事。

一位跟過程淑芬、還在美林工作的分析師說:「就算我們做錯事,Sophia(程淑芬英文名)從沒罵過我們,只是嚴肅地告訴我們哪裡做不好、有什麼後果,她的態度會讓你從內心去改正。」

以誠待人 設身處地

破「幫忙賣掉日盛金」流言提起國內大型金控,大家想到的都是國泰金、富邦金、中信金,而這些主要金控更是外資分析師經常注意標的,「以前作夢都沒想過我會到日盛金!」程淑芬笑著說。

的 確,過去日盛金的呆帳率偏高,一直是所有金控中搖搖欲墜的公司,但自從二○○九年由私募基金接手經營後,壞帳打得差不多,去年EPS(每股盈餘)達一‧一 元,今年更會發放現金股息,問程淑芬,如果要寫外資分析報告,會如何評價現階段的日盛金,「我會說,這已經是一家『小而美』的金控公司了。」她說。

但對於只待過外資圈、沒有金控業務執行經驗的程淑芬,是否能適應日盛金的文化,現在又負責什麼業務,成了外界最關注的焦點。

或許最近日盛金購併新聞鬧得沸沸揚揚,程淑芬相當低調,直說自己是打雜的,有需要她服務的地方,她就會伸出援手。

程淑芬笑著說:「就像上次我去某棟大樓開會,我問他們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幫忙的,他們說洗手間不夠乾淨、六點多就上班的員工清早沒冷氣可以吹,我就幫忙打電話給總務,總務就快快去處理。」前外資天后雖然換了一個位置,但始終不改過去謙虛、為人著想的好媽媽個性。

突然間來了一個空降部隊,內部員工難免不安,「她到底是來幹麼的?她是來幫助日盛金賣掉的嗎?」這樣的謠言始終在日盛金走廊上流傳。

程淑芬搖搖頭說:「我不是一個做短的人,我要做長、做好,就像一個人跌倒了要再爬起來跑,你要確定他是有鞋帶、有鞋底的,才能跑得好。」幾句簡單的話,解釋了自己轉戰金控的目標。

或許對程淑芬來說,最大的挑戰並不是外商與本土文化融合,而是怎樣安定人心。程淑芬說:「我們的敵人在外面,你要伸出手打一個人,手一定是先縮向內,才能打向外。」要如何化解員工的疑慮呢?她只提到四個字:「以誠待人」。

「日盛金的員工有四千人,我感染一個人,這樣有兩個人是正面的,這兩個人去感染另外兩個人就有四個人,四個人再去感染另外四個人,只要二的十二次方,日盛金員工都可以感受到我正面的力量。」程淑芬認真地說。

重新學習 保持中立

專 業經理人角色獲股東信任日盛金最大兩個股東日本新生銀行與建群公司,都相當希望能借重程淑芬的長才,協助日盛金各事業群業務能發展得更好,程淑芬表示: 「我才到日盛金不久,重要會議我都有機會參加,但就是一個諮詢、學習的角色。」「如果說真要定位程淑芬的角色,大概就是專業經理人。」一位日盛金內部高層 說。

該名日盛金高層指出,程淑芬會用她過去的專業協助每個部門,譬如如何跟客戶溝通、如何幫助客戶取得他們的需要等,尤其是服務外資法人的部分,更是程淑芬的專長,而協助的方式就像一個專業經理人在做的事。

外界也好奇,夾在兩個大股東中間的程淑芬,是否有偏向任何一方?雖然程淑芬是日本新生銀行代表找來的,但實際上建群公司也相當肯定程淑芬過去的戰績,而程淑芬在這方面分寸拿捏得相當好,沒有任何色彩,重要決策程淑芬都有參與、建議權,很贏得兩個大股東的信任。

程淑芬說,在日盛金工作能讓她學習新知、發揮所長,並且兼顧家庭、小孩成長,過去已經錯過太多,現在更要好好把握,這也是沒有選擇回外資圈的主因,對她來說,將日盛金體質調整更好,在個人經歷上又多了漂亮的一筆。

程淑芬

現職:日盛金控資深執行副總經理經歷:美林投顧董事長暨台灣區研究部主管

美林證券副董事長

美林證券研究部主管

學歷:美國舊金山金門大學財務銀行學碩士

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

江 威娜轉戰永豐金 要幫台灣金融業做點事曾在信用卡界叱吒風雲的前萬事達卡國際組織副總裁江威娜,終於在去年一月結束六年當空中飛人的生活,被永豐金董事長何壽川延攬到信用 卡部當資深副總,外界總是多方揣測她離職原因,江威娜說:「我真的飛累了,我想留在台灣,用我過去的經 驗幫金融業做點事。」若說江威娜是促進台灣信用卡蓬勃發展的推手絕不為過,1999年她剛到萬事達卡,當時萬事達卡市占率只有24%,江威娜到任後,每年 都以3%速度成長,最高時期市占率有42%,還逼得競爭對手撤換總經理。

銀行業人士回憶起當時情況:「那時不管哪種等級的信用卡都要收年 費,江威娜剛到萬事達卡,就跟富邦合發第一張年刷12次、免年費的白金信用卡,只有萬事達品牌才有,為市場投下一顆震撼彈,並掀起一股辦卡風潮,從此萬事 達卡扶搖直上,也打開台灣市場知名度。」也因為這樣的好成績,江威娜在2003年就被派到大陸,去發展中國市場,江威娜笑著說:「我一年要飛五、六十次, 有次太專心看資料,飛機飛走了才發現來不及,實在是累了。」因為萬事達卡希望江威娜能長住大陸發展業務,為顧全家庭,她選擇放下,回到台灣,她說:「踏在 土地上的感覺最真實。」會選擇永豐金,是因為被董事長何壽川理念感動,未來要結合電子金融及消費金融業務,做更貼近消費者的商品。

到永豐金 未滿一年,江威娜就完全展現自己戰力,其中最讓業界震撼的,就是最近拿下原屬於新光銀行的美麗華百樂園發卡權,記者會上,江威娜笑得燦爛,但到底使出什麼 絕招讓美麗華點頭,她卻只說:「以前有接觸過,現在時機到了,就發卡嘍!」搶親成功,江威娜也信心滿滿地說:「相信能超過新光銀行的11萬張卡」。

江威娜表示,會先將卡量增加,再慢慢提升每卡消費金額,希望把消金做成一個賺錢的單位;銀行界人士表示,以江威娜認真打拚的個性,永豐金未來的發展絕對可以期待。


外資 天後 空降 金控 控業 先用 誠意 化解 員工 不安 程淑 淑芬 要讓 日盛 控跑 起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883

台塑玩鋼鐵想賺錢?得先用對人

2014-08-04  TCW
 
 

 

七月二十三日,麥德姆颱風來襲,全台灣幾乎都在放颱風假時,台塑越南河靜鋼廠前董事長林信義卻忙得很。這一天,他發出正式的辭職信給台塑集團總裁王文淵、副總裁王瑞華,寫信跟河靜廠的員工道別,還撥出時間打電話跟有業務往來的人報告最新動態。

當前黑洞:煉鋼廠前經濟部長領航,幫助有限

七月七日的時候,林信義還信誓旦旦的說,在河靜鋼廠未投產前,絕對不會離開,但十六天後,兩個關鍵因素讓他遞出辭呈。首先,越南五一三排華暴動中,林信義未估算到嚴重性,讓興建中的鋼廠處在停工狀態,停工的代價是一天損失一百萬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萬元),讓台塑集團損失不輕。其次,原先承諾今年底高爐點火的支票,因為暴動難以兌現。

林信義離開台塑的傳言,從未斷過,選擇在此時下台,至少落得為暴動事件負責,漂亮離開。「台塑內部沒有人懂鋼鐵,要接替林信義當董事長的一定要懂(鋼鐵),」台塑關係企業行政中心委員王文潮說。「投資金額這麼大,董事長跟總經理都不懂鋼鐵,說起來也怪怪的,」台塑高層私下說。

話說得婉轉,卻凸顯出高達一百億美元(約合新台幣三千億元)的投資案,台塑內部高層卻沒有一個懂鋼鐵業,能與承包興建鋼廠的中國中冶集團做專業溝通,門外漢難免有被人擺佈的風險。

台塑跨行做鋼鐵業,創辦人王永慶在世時,曾經認真研究過,最後卻找來沒有興建煉鋼廠經驗的中鋼前董事長郭炎土,聘請他擔任大煉鋼廠計畫顧問。而生產碳鋼的計畫,隨著環境改變,設廠地點一路更換,從台灣、福建漳州,最後在越南落腳。

二○一○年十一月,台塑找來林信義當董事長,看中的是他跟日本方的關係,希望藉此引進日本鋼廠的技術與資金。林信義積極的跟日本前三大鋼廠之一的新日鐵往來頻繁,但是「日本人評估半天,沒有任何的行動,」台塑高層說。最後,台塑只好主動跟中冶集團接觸,建廠問題才獲解決。

曾當過經濟部部長、行政院副院長的林信義,在產業界、公務系統的資歷漂亮,進入台塑集團後,受王家邀請加入九人決策小組,備受禮遇與重視。細數林信義在台塑最重要的建樹,就是把郭炎土建議規畫的大煉鋼廠規模縮小,投資金額從一百二十億美元,縮到一百億美元,第一期年產量也縮減到七百零七萬噸,減少台塑的營運成本與未來產品去化。

說起來,不論是郭炎土或林信義過去的產業經驗,對台塑越南鋼鐵建廠,實質上的幫助有限,卻還是留下一些事情需要調整。

「把人放在對的位置上,讓員工有充分發揮能力與才華的空間,才能創造具有顛峰績效的組織。」管理學之父彼得.杜拉克(Peter F. Drucker)在著作《管理聖經》中提到。而沒有把對的人放在對的位置,是台塑設立越南鋼廠時學到的教訓。

前車之鑑:不鏽鋼廠挖不到戰將,屢次評估失準

二○一一年台塑在中國福建興建福欣不鏽鋼廠時,就特別留意要去找實務經驗豐富的人來領導,曾擔任燁聯不鏽鋼總經理、現任華新麗華不鏽鋼事業部總經理的張文春,成了台塑力邀的對象;雙方談了幾次,未達成共識,台塑轉向燁聯挖角,但找不到戰將,董事長只好由台塑總經理李志村兼任,總經理則由台朔重工總經理吳國雄兼任,結果還是沒有一個人懂不鏽鋼。

二○一一年,台塑引進日本JFE鋼廠技術,學習其在汽車零組件的生產技術,台塑評估,只要仰賴日方協助,就可把不鏽鋼廠做起來。果真如此?以退火酸洗線設備為例,福欣和同業華新兩家公司,同時在二○一一年開始興建,兩年後,華新已經興建完成,福欣卻多花了半年時間才完成。

同樣是興建不鏽鋼冷軋鋼捲廠,台塑採標準製程,華新則大膽用最新製程,「可以減少成本與耗能三成,」張文春說,這就是專業判斷的差異,靠著便宜的成本才有迎戰不景氣的空間。

另外,興建福欣時,不鏽鋼主要原料鎳,當時一年內價格掉了七成,為避免原料價格巨幅波動,對營運帶來衝擊,產品組合採取不須添加鎳的四百系,及含鎳量較高的三百系產品各半方式來降低風險。少了鎳,四百系產品價格只有三百系的一半,卻會生鏽。如今,鎳價下跌,不鏽鋼市場的主流產品又回到以三百係為主,台塑的做法雖然穩當,卻也很難賺大錢。

在塑膠業中,台塑是龍頭、是權威,玩起鋼鐵業卻隔行如隔山,除了要講究技術、市場,更重要是在強敵環伺下,要用對的人,才能事半功倍。

「做鋼廠跟塑膠廠不一樣,差很多,方法完全不同,」張文春說。「到國外設廠的思考跟國內不同,銷售比生產還重要,」中鋼前董事長、現任中華民國國際經濟合作協會理事長王鍾渝說。先想到市場,再設定產能規模,才不會做出一堆產品,賣不出去。

從生產不鏽鋼到碳鋼,台塑想靠「憨膽」來圓王永慶的鋼鐵夢,但面對競爭激烈且產能過剩的產業,不光是靠憨膽就行,還要用對人,才不會讓鋼鐵業變成台塑的包袱。

【延伸閱讀】跨足鋼鐵業以來,都在虧損——台塑旗下2家鋼鐵廠比較

越南河靜鋼廠投資金額:100億美元興建時間:2008年投產時間:預計2014年底虧損金額:‧513排華暴動後,停工損失每天3,000萬元,到7月底尚未復工,預期外的成本增加,虧損加重‧2014上半年虧損估逾16億元,全年虧損估逾28億元

福欣不鏽鋼廠投資金額:13.14億美元興建時間:2011年投產時間:2013年5月虧損金額:2014上半年虧損6.3億元,預估全年虧損逾10億元

整理:吳美慧

 
臺塑 塑玩 鋼鐵 賺錢 先用 對人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8009

日反對美「不先用核武」宣言

1 : GS(14)@2016-08-17 08:01:16

美國總統奧巴馬據報有意發表「不首先使用核武」宣言,遭日本等盟友反對。日揆安倍晉三認為宣言會削弱對北韓的震懾力,但有來自廣島和長崎的原爆倖存者卻指,安倍立場有違「原爆城市的意願」。


原爆倖存者痛斥安倍

美國《華盛頓郵報》引述華府高官消息報道,奧巴馬政府擬實行不用核武先發制人的政策,以兌現在5月七國集團(G7)峯會中提出的「締造無核世界」承諾。據悉,安倍上月26日在首相官邸接見美軍太平洋司令部指揮官哈里斯時(圖),曾就有關計劃提出異議,指美國宣佈不首先使用核武,將削弱制衡北韓等擁核國的力量。然而,安倍的意見不能代表日本原爆倖存者,76歲的廣島原爆受害者代表大越和郎指,「不首先使用核武」原則符合原爆受害者及非擁核國的意願,斥安倍比擁核國更依賴核武,「豈有此理」。據報除日本外,南韓、英國及法國等地亦反對有關宣言,《華爾街日報》更指連美國國務卿克里和防長卡特亦對此有保留,因此估計宣言最終出台機會甚微。共同網/《日本經濟新聞》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817/19739595
反對 先用 核武 宣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6205

中大教授莊太量:先用儲蓄 再靠逆按造養老金

1 : GS(14)@2018-03-19 04:52:28

【明報專訊】中國人傳承觀念深植,總希望將自己的一切都留給後世,相信這是安老按揭在港推出6年多仍只有約2400宗申請的原因。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系副教授兼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莊太量認為,欠缺現金流的退休人士,不妨拋開傳統觀念,用自己勞碌一生得來的物業換成年金,好好享受退休生活。

撰文:李凱茵

按揭證券公司的安老按揭計劃,即俗稱的「逆按揭」,是讓退休人士以物業作抵押向銀行貸款的計劃。年滿55歲(未補地價資助出售房屋的業主須為60歲或以上)的香港物業業主,可透過這項貸款安排,向貸款機構申請10年、15年、20年或終身年期的固定年金,又或提取一筆過貸款應付緊急資金所需。身為業主的貸款人,則可繼續住在抵押物業直至百年歸老。

正所謂「借錢梗要還,還得到至好借」,雖然計劃列明一般情况下貸款人可以終身毋須還款,但還要留意此計劃涉及的利息開支及其他手續費並不便宜。當貸款計劃終止或貸款人百年歸老,後人雖有優先權贖回物業,但就需要連本帶利清還所有貸款和相關手續費。

利息開支會根據貸款總結欠,即貸款人累積收取的年金金額及一筆過貸款額以複息計算,利率為最優惠利率(P)減2.5厘,以目前的2.75厘計,不但較一般的H按約2.2厘還要貴,如若埋單計數總利息開支還會比本

金高。另外貸款人還要支付其他費用,包括基本按揭保費、每月按揭保費,以及可撥入安老按揭貸款的輔導費、法律費用、手續費等。

融資成本固然高,但莊太量教授就認為,對於只有一項自住物業但沒有足夠現金流的退休人士來說,安老按揭其實是一項不錯的套現計劃,而且可以在生前保住物業。「踏入60、70歲的退休年齡,子女都應該有30至40歲,有足夠能力自己置業。老人家努力一生得來的物業,就應該留給自己應付退休生活。」

持高價物業 可大屋換細屋先套現

當貸款人百年歸老,貸款機構就會出售物業以償還貸款。如賣樓所得多於貸款結欠,銀行會將差額退還予繼承人。對於子女來說,也不失為一項心意。若賣樓所得不足清還貸款,也不用怕會拖累子女,因為不足還款的差額會由保險公司承擔。對於沒有子女的退休人士,更可不用諸多顧慮,隨心透過安老按揭活用物業,豐富自己的退休生活。

年金金額方面,申請人年紀愈大,可取得的年金金額就會愈高。舉例說,以500萬元的物業申請終身年期的年金,65歲申請人每月可獲1.25萬元,75歲申請人則有2萬元。所以,若退休時還有儲蓄,可不用心急提出申請,待儲蓄所剩不多時再作考慮。另外,年金多寡都要視乎樓價高低。根據條款,估值800萬元或以上的物業,可以用作計算年金的物業價值會設有上限。舉例說,1200萬元的物業,就只會用其中的960萬元去計算年金。

對於持有高價物業,或多於一項物業的業主,莊太量就建議用其他方案套現:「持有大單位的業主,可考慮大屋換細屋,把套現所得用作其他安排,例如按證今年會推出的終身年金計劃。」根據公共年金計劃條款,夫婦二人可各自買最多100萬元年金,終身收取分別為5800元及5300元的固定年金,即每月合共有1.1萬元固定收入,比安老按揭的年金收入理想。

[退休綢繆]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9890&issue=20180319
中大 教授 莊太 太量 先用 儲蓄 再靠 靠逆 逆按 按造 造養 老金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9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