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遼寧丹東港集團10億元中票違約 評級遭斷崖式下調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7-11-05/1158803.html

繼東北特鋼之後,遼寧省再現企業債券違約事件。

10月30日,丹東港集團公告稱,由於公司有息債務負擔重,短期支付壓力較大,“14丹東港MTN001”因未能按期兌付本金,出現了實質性違約,違約金額為10億元人民幣。

“違約是由於計劃資金沒有到位。”10月31日丹東港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丹東港”)相關負責人對經濟觀察報表示。記者追問下一步的償還計劃時,對方並未回應更多信息。記者曾多次致電丹東港集團新任法定代表人黃梅雨,其回複短信稱:“正在開會”,並未就違約事件做出回應。

就在同一天,該只債券的評級機構聯合資信將丹東港主體和債項信用評級等級調降至破產級“C”。

港口行業首例公司債違約

據興業研究統計,本次丹東港債券出現違約為港口行業的第一次公司債違約。

鑒於丹東港集團信用狀況已經嚴重惡化,10月31日,聯合資信公告稱確定將丹東港主體長期信用評級等級由“AA”下調至“C”,將“16丹東港01”和“16丹東港02”的信用等級由“AA”下調至“C”。而評級“C”等級意味著不能償還債務,會嚴重影響丹東港其它融資需求。

對於“14丹東港MTN001”違約評級的斷崖下調,聯合資信方面對經濟觀察報表示:“關於丹東港違約時間已經在評級報告里做了披露,暫時沒有更多得信息做披露。”

此次債券的主承銷商中信證券(17.270, 0.04, 0.23%)相關負責人表示:“根據交易商協會有關規定,及時召開持有人會議,組織發行人與投資人就違約事件進行溝通,發行人也在繼續籌措資金。”

該筆債券於2014年6月13日首次發行,聯合資信將丹東港集團主體與14丹東港MTN001債項評級均評為AA,隨後的2015年、2016年丹東港集團主體評級仍為AA,評級展望穩定。

值得註意的是,2017年6月6日聯合資信雖然維持了丹東港集團主體AA評級不變,但評級展望由穩定調為負面,原因是今年6月份複評時關註到公司債務規模增長、債務水平居高不下、短期支付壓力加大、對外擔保金額增加以及資產流動性減弱等因素對公司信用水平帶來不利影響。

或受主體評級展望為負面的影響,10月23日,丹東港公告回售結果顯示,回售數量達1000萬張,回售人民幣10億元,即此次回購為全額回購,未回售債券總額為人民幣0元。根據“14丹東港MTN001”回售期限,此次發行債券為5年期,附第3年末發行人上調票面利率選擇權和投資者回售選擇權,即後兩年未回售票面利率為7.50%。這意味著利率上調後,比前三年票面利率高164個基點,不過,這仍未阻止投資者全額回購。

除了債券融資外,截止2017年3月底,丹東港獲得中國銀行、中國進出口銀行、中國工商銀行、中國交通銀行、中國建設銀行等銀行的授信額度共計336.62億元,尚未使用額度131.95億元。

資料顯示,丹東港集團是2005年2月由丹東港務局、紐約港務發展公司、美國羅森全球投資公司和日林建設集團有限公司合資成立的有限責任公司,初始註冊資本2980萬美元,上述各方各占註冊資本的20%、30%、14%和36%。

中間經過股權轉讓後,截至2012年底,丹東港集團註冊資本9380萬美元,股權結構為:遼東國企投資有限公司占20%,美國紐約港務發展有限公司占30%,環球港口經營有限公司占14%,日林實業有限公司占36%。兩名境內終極股東王文良先生與丹東市國資委合計間接實際控制公司,公司實際控制人未發生變更,仍為王文良先生。

據2016年9月丹東港一份情況說明顯示:“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於遼寧省人大選舉產生的部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的報告,確定45名全國人大代表因拉票賄選當選無效,公司董事長、實際控制人王文良先生位列其中。”不過,王文良仍為該公司高管,正常履行職責,不存在被司法機關采取強制措施的情況。

今年8月底,丹東港公告稱因王文良身體原因,不在擔任公司法人,辭去法人職務。變更後新的法定代表人為黃梅雨,於2010年加入丹東港,任公司執行總裁、總裁、黨委副書記。

中金固收指出,丹東港主業雖然看起來比較簡單,但各種跡象表明存在一定實際控制人風險和內控問題,關聯方往來和擔保較多也導致投資者對於公司現金流向的監控較為困難。如公司實際控制人涉及賄選事件,對於民營企業而言都可能是影響現金流正常接續的重要風險因素。

債券集中到期考驗

除“14丹東港 MTN001”已經出現10億元違約外,丹東港2017年有59.6億元債券到期,其中10月末到期債券量高達30.9億元,上周到期的2只私募債——14丹東港PPN004和16丹東港艱難兌付。截至2017年10月31日,丹東港集團存量債券有6只,共計69.5億元。2018年1季度到期量為24億元,債券兌付金額較大,也面臨非常大的兌付壓力。

根據丹東港集團三季度財務數據披露,截至2017年9月末,丹東港集團總資產為601.79億元,其中流動資產37.34億元,貨幣資金僅14.71億元,且多數為受限資金。該公司2016年報顯示,2016年末該公司貨幣資金為16.73億元,其中14.78億元主要為銀行承兌匯票保證金。

在負債方面,截至今年9月末,丹東港負債總額為464.56億元,流動負債100.16億元,其中短期借款47.97億元,應付票據21億元,長期借款150.86億元,應付債券60.1億元,長期應付款135.99億元。

中債資信分析認為,從丹東港集團資產情況分析,總體資產質量較差、變現難度較大。截至2016年末,該公司可用於抵質押的資產主要為固定資產158.16億元、在建工程229.10億元、投資性房地產71.50億元,該公司抵質押借款達178.88億元,推測固定資產和投資性房地產應基本用於抵押,剩余可供抵質押資產已很少。

中金固收分析指出,丹東港2014至2016年貨物吞吐量和收入均保持增長,不過2016年起毛利率下降,2017年前三季度收入同比下滑,或與所處東北地區經濟下滑有關。另外公司在建工程增長速度明顯超過固定資產,即轉固速度偏慢,一旦轉固形成折舊成本將對公司盈利產生更大壓制。而且,現金流方面,公司經營現金流長期無法覆蓋龐大的投資支出,存在較大自由現金流缺口。

不過,興業研究指出,丹東港債務違約為個別事件,不能延伸至整個港口行業。首先,港口企業為區域性壟斷商業模式,一般經營性現金流情況尚可;其次,丹東港為唯一的民營港口發債企業,其余的港口多為地方國企,有著良好的政府支持。

中債資信稱,對於投資激進、債務規模迅速增長且無顯著外部支持的企業,對其分析不應簡單停留在其財務表現上,而應綜合考慮其外部環境變化、資金面情況、資產狀況、投資戰略等多方面因素來衡量其違約風險。此外,對於資金鏈高度緊張的企業,也不應存有僥幸心理,即使前期債券全部兌付,後期違約的可能性也仍然較大。

遼寧 丹東港 丹東 集團 10 億元 元中 中票 違約 評級 斷崖 下調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5867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