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種票股東大搜查$306萬買起$280億電盈


2009-02-12  NextMagazine

在「種票疑雲」下,電盈私有化上週三仍成功獲得通過,令電盈小股東大為氣憤。本週日,一班小股東就齊齊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表達不滿,誓要證監會查明真相。

本刊從股份過戶處中,揪出於去年十二月三十日,即電盈宣布押後股東大會後,才登記成為電盈的股東,發現最少有七百九十人,而當中有六百八十一人,以個人身份買入一手電盈股份。本刊把這七百多名新股東大起底,並於上週抽樣走訪了當中五十三個地址,發現當中有二百五十五人與富通經紀同名同姓,而其中更有人「全家總動員」,每人買一手電盈,甚至報假地址或吉屋,分布在上水、天水圍、荃灣等公共屋邨。

事實上,電盈私有化過程,疑點重重。當日股東大會中的贊成較反對票只相差五百四十九人,這班新股東的取向,成為整個私有化成敗的關鍵。證監會作為監管機構不能坐視不理,應揪出種票源頭!

由於李澤楷於去年十二月三十日舉行的股東大會時,突然把私有化作價提高三毫子至四元五角;私有化股東會議遂押後至本月四日,而在這一個多月間,股份過戶處就出現大量一手股東。

本刊統計打從一月一日起,共有近八百名新電盈股東,翻查香港保險業聯會的經紀資料,這班「新進」電盈股東中,有二百五十五名與富通保險的經紀同名同姓,當中更有二十多人明目張膽地報富通保險於朗豪坊的地址。記者登門造訪,其中一名報住上水天平村天美樓的富通保險經紀鍾玉清,她並不在家,但其家中兩名約十七、八歲的男孩就對記者說:「佢有買咗一手電盈,我唔知佢點解買呀,不過我知佢之前不嬲無買開股票。」鍾玉清其後主動以電話聯絡記者,她聽到記者問題,即顯得十分防範地說:「我而家上緊堂,唔得閒同你講。」隨即掛斷電話。

記者另外再找到多名持有一手電盈的富通保險經紀,得知記者來意,他們不是說要報警,就是不發一言,不願回應。

同一地址六名股東

近八百名「新進」電盈股東中,不少申報同一個地址。一個地址提供兩個、三個甚至六個持有一手電盈的股東作登記,本刊亦發現部分全家一手股東,成員中有一名與富通保險經紀同名同姓的人,估計是有富通經紀找來家庭成員充當「人頭」。

而買入一手電盈,報住荃灣福來邨永樂樓五樓單位的Young Hung Shek,原來是一名七十多歲的老伯,他說:「我咩都唔知o架,無簽文件、無理股票,一切都交俾兒子打理。」問到兒子是否在富通上班,他說:「係呀,係呀。」在股份過戶處,同樣報住這單位的Young Kwok Lun,就和一名富通經紀同名同姓。此外,報住荃灣翠豐臺一座二十三樓同一單位,最少有六名成員各購入一手電盈,包括Wong Kai Chi、Wong Kai Kwong、Wong Kai Wah、Lai Yuet Sau、Choi Kan Yan及Wong Sung Ching。

有人更是矇查查做了電盈股東,住在天水圍天悅邨的Chan Man Fei是一名約六十歲的阿婆,她似乎不知自己於一月二十一日買入了一手電盈,顯得語無倫次:「我買咗電盈?呀……好似係……幾年之前啦。」(但我哋喺股份過戶處見到你喺一月二十一日買咗一手喎?)「係咩?唔係呀?」(係咪你啲仔女幫你買,你唔知呀?)「關你咩事,點解要話你知。」當記者問及兒女是否在富通上班後,她說是做經紀,不過不知哪一間公司,然後又突然說自己上月買入了一手電盈:「我睇好呢隻股票咪買囉,使咩向你交代呀?」(但佢四元五角私有化,你用幾千蚊搏幾百蚊呀?)「唔得o架?幾百蚊好多o架喇,我可以睇長線o架。」Chan Man Fei又向記者透露與同住的丈夫已退休,兒女每月只付千多元家用,平日非常慳家,買一百元餸菜吃足四日。如此手緊,卻以近四千元買入一手電盈,果真詭異。

電盈一手股東大起底

登記過戶費時失事

除了全家總動員,有人甚至報假地址或吉屋,千奇百怪。記者去到Zhang dongjiao位於深水埗唐樓地址,外面封塵,亦看見裡面沒有半件傢俬;而到鑽石山的鳳德邨找一手股東Chan Ka Wai,應門的女士說:「佢已經搬走咗好多年,你去佢公司(富通)搵佢啦!」

記者向股份過戶處查詢,職員指出轉名股票時,可登記任何地址,而他們是不會作進一步確認的。事實上,在股份過戶處登記的股東,都是揸實物股票,以後所有的股息、股東大會的信件等資料都會直接寄到股東登記的住址,故一般小股東報地址時,都會分外小心,最怕股息被寄失。

一手股東四千搏兩百

這七百九十名於一月份成為電盈獨立股東的人,當中有八成六都是一手股東,假如上月以每股四元,即四千元買入一手電盈,加上經紀佣金,成本需四千二百元,以四元五角私有化之後只可賺得二百多元,並不划算。相反,私有化失敗,股價下跌,揸實物股票者要一個工作天才能買賣,該批小股東難以即時出貨。

而殼王陳國強旗下的四間公司,於上月亦分別買入一手電盈,一名財經界人士質疑:「陳國強專登成立公司買入一手電盈,公司登記費都要八千至一萬啦,條數根本都唔合理。」可以推測這批「新進」電盈股東,醉翁之意不在酒。

這班一手股東的出現成為電盈私有化的關鍵,根據《收購守則》,私有化最少有七成五權益的獨立股東批准,以及反對票不超過持股一成,亦同時要符合《公司條例》中,有過半數出席股東大會的股東同意,私有化的決定才可通過。要符合《公司條例》的要求,一手股東跟持有多於一手股東的也只是算作一票;如為了達到投票通過私有化目的,購入一手是最低的「成本」。

上星期,有富通經紀向外承認從上司手中獲得一手電盈股份當花紅,但上週五富通保險就發表聲明,指公司政策是不會向員工派發股票當作花紅。這令種票事件更顯得懸疑。假設有人向六百八十一名一手股東「送贈」股票,以每股四元半計算,即是三百零六萬;如這些人在股東大會上對私有化投贊成票,這樣一算即三百多萬就可以令市值二百八十億的電盈成為大股東李澤楷的囊中物。難怪「種票」疑團未解,小股東仍心有不甘。

電盈股東群起反枱

事實上,上週三電盈於灣仔會展舉行的私有化股東大會上,當中有一千四百零三人贊成通過私有化建議,反對的就有八百五十四人,兩者僅相差五百四十九票,故新進一手股東取向可成私有化成敗關鍵。雖然建議獲得通過,但在場所見,大部分都是反對派,有人主動前來向記者哭訴作為電盈股東多年的辛酸史,有人甚至作曲作詞諷刺私有化。當大會主席霍德說話時,大會場內亦不斷有人企上桌子叫囂示威,多次中斷主席說話。

持有電盈多年的余先生就是反對私有化的小股東:「佢哋而家大蝦細,一言堂,我哋啲小股東根本無聲出。我十年前就買咗香港電訊,而家無咗百幾萬,你唔好好運作間公司幫我哋賺錢,打算俾四個半就買起佢,我一定反對私有化到底。」股東大會通過私有化,小股東未能息怒,於剛過去的週日,就由中環遮打花園遊行至政府總部,誓要查出真相。

股票源頭至為關鍵

證監會於上週三股東大會完結後,取走一箱箱文件調查,卻一直嘆慢板,未有就事件公開表態。香港投資者協會主席譚紹興指,證監會還有很多調查工作是可以做的:「其實證監嘅權力係好大,今次嘅投票私有化係記名投票,證監會只要睇吓啲關連人士係咪投相同方向嘅票,已經可以找出疑點。加上,證監會可以查出邊個轉贈股票俾呢班人頭,好易就搵到源頭。」

在種票疑雲中,擔當重要角色的富通保險,前身正是盈科保險,於○七年以三十五億售予比利時富通集團,賣盤後主席袁天凡還出任富通保險的高級顧問。袁天凡將盈保出售予富通保險後,個人獲得二億七千萬,而當年就是他度出財技助李澤楷吞併香港電訊。在吞併前,他亦獲李澤楷批出大量認股證,高位時沽貨套現後,成為億萬打工皇帝。

裁員減薪部署賣盤

於本月二十四日,如沒有任何人反對,法院便可以通過電盈私有化。一名財經界人士指出:「證監會喺行內放晒風,話根本無得查。佢哋一向優待電盈,好似○三年,電盈洽購英國大東股權,喺香港就話無收購,喺倫敦又話有,嗰次『雙重披露』事件,擾攘一年,監管機構竟然話紀律程序已完結,佢哋無違反《上市規則》。想當年,李澤楷喺收購Sunday時就大手增持電盈都無人管佢咁。」

律師黃國桐指出:「如果今次證監仲唔做嘢,真係離譜。不過,法庭係有 Inherent Jurisdiction,即要做到公平,如果法官覺得唔合理有疑點,佢有權唔扑槌,然後delay個期。但電盈嗰邊就會嘈,everything in order,如果最後有咩損失,佢哋會追討,所以唔係個個官夠膽運用個權力。小股東就好難入稟,因為法官只會覺得投票唔係你想個結果,並唔代表有案件發生。最理想都係證監會向法官提出延期。」

私有化是否可以順利通過,仍是未知之數。但據知,電盈在資金方面已經出現壓力:「電盈去年借咗二百三十八億銀團貸款,本來用來做營運,但而家用來私有化,據聞班銀行家都好嬲。而家公司已經開始還息,私有化唔成,佢哋都好手緊,呢幾日已經同滙豐傾緊融資。」一名接近電盈管理層人士透露。故在去年上半年錄得六點五億元盈利的電盈,上週三股東大會前夕就公布要裁員六百人,令投資者感到公司前景並不樂觀;本週一又通知承接家居電話、收費電視等維修保養及安裝服務的十六間外判公司,於本月十六日起以九折支付工程費。這些縮皮行為,還可為李澤楷私有化後再把電盈賣盤鋪路。

不務正業落後同行

於○○年有意收購香港電訊的新加坡電訊,相較於電盈更專注本業。新加坡電訊(SingTel)當年爭奪香港電訊時,雖敗在李澤楷手下,但在這幾年間愈搞愈出色,SingTel的互聯網協定虛擬私人網絡(IP VPN)服務成為日本以外最大的服務供應商。而在去年,SingTel亦取得了iPhone的獨家銷售權,又推出人力資源服務,服務中小型公司。而其股價於○○年三元六角(坡元)至今二元四角(坡元),只下跌三成三。電盈則大跌九成七,相形見絀。

李澤楷雖於○○年成功擊敗新加坡電訊,以二千九百億元鯨吞香港電訊。當年的香港電訊是全港最具規模的電訊公司,由盧永仁當搞手的Netvigator亦是首個互聯網供應商,公司網羅全港九成多固網用戶。但李澤楷揸庄後,未有專注本業,先搞Now TV每年蝕過千萬,後他私人收購《信報》,有意打造其傳媒王國。他上場後,總資產達五百億的香港電訊,曾揹上負資產高達三百一十億。電盈的股價更由最高峰一百三十一元(以五合一折算出來),跌至四元一角,去年更被剔出恒指成分股,電盈小股東只有肉隨砧板上。

李澤楷的財技玩得出神入化,每次都能夠成功游走法律上的灰色地帶,令不少財經界人士都十分讚嘆。上週四,何鴻燊亦公開大讚李澤楷叻仔及醒目。不過,事件大損李澤楷形象,無論報章、政黨,均對他的手法不予苟同。「叻仔」與否,見仁見智。

股票轉名過程

李澤楷之「最」

最大宗收購:2000年電盈以$2,900億巨資鯨吞香港電訊

最大額貸款:收購香港電訊時,成功獲得中銀、滙豐、巴克萊及法國國家巴黎銀行籌組九百三十六億元天文數字貸款

最大負資產:原本總資產達五百億的香港電訊,與電盈合併後負債纍纍,負資產曾高達三百一十億

最鑊藍籌股:股價最高曾攀上$131.75(五合一前計算),現只剩$4.1,跌幅達97%,更於2008年6月被剔出恒生指數成分股

最明益手下:吞併香港電訊前批出大量認股權給部下,合併後股價大升,袁天凡、杜彼德和鍾楚義統統沽貨套現,成為億萬打工皇帝

最頻頻裁員:2000年至2006年間數千名員工被解僱及減薪,現亦傳出裁員及減薪,本週二500名外判工人罷工半天並遊行到電盈總部

最具爭議性:不費分文私有化電盈,獲賭王何鴻燊讚「叻仔」,小股東則要上街遊行控訴私有化不公。

種票 票股 東大 搜查 306 萬買 買起 280 億電 電盈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5798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