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鐵礦石擴產價難跌

2013-10-14  NCW
 
 

 

沒有人懷疑鐵礦石供應增長快於需求,但仍在發揮作用的中國因素決定了鐵礦石只是從高額利潤回歸均值◎ 本刊記者 蒲俊 張伯玲 文pujun.blog.caixin.com|zhangboling.blog.caixin.com 鐵礦石的價格走勢讓悲觀人士多少有些意外,以至於國際銀行都在越來越多地參與鐵礦石貿易。

「澳大利亞第三大鐵礦石出口商FMG 現在將鐵礦石賣給銀行,具體的操作就是銀行給 FMG 融資,FMG 給 銀行一定量的長協,價格低於市場價。 」一家年產千萬噸的河北鋼鐵企業鐵礦石採購總經理告訴財新記者, 「給銀行的量不會太大,銀行有很多鋼廠客戶、貿易商客戶,幾百萬噸還是能賣出去的。 」數位熟悉鐵礦石貿易的人士也向財新記者證實,不少國外銀行都在參與鐵礦石貿易,主要是銀行幫助企業融資,例如南非標準銀行主要購買的是非洲礦。而一些美國銀行則由於政府對於大宗商品交易的限制未能參與其中。這一趨勢已經持續數年,不過尚未成為主流模式。兩個月前,一家鐵礦石交易平台的市場人士轉至渣打銀行從事鐵礦石相關銀行產品的銷售。

這展示了銀行業的一種偏好。不過,對於鐵礦石未來的價格和供需,市場看法並不一致。今年8月中旬,普氏指數62% 品位鐵礦石價格曾達到142.5 美元 / 噸的高點,之後隨著澳大利亞和巴西出貨量的增加,鐵礦石價格有所回落,10月9日,普氏指數62% 鐵礦石價格為132美元 / 噸。9月下旬,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的一份分析報告預計,今年四季度和明年一季度鐵礦石均價分別為125美元 / 噸和120美元 / 噸。

花旗集團(Citigroup)則是短期看跌,認為今年四季度由於海運市場供應量的預期增加,看跌均價至115美元 /噸。麥格理證券甚至認為,受中國鋼廠補充庫存等因素支撐,鐵礦石價格可能會在四季度達到每噸150美元-160美元。

今年8月末,力拓(Rio Tinto)年產2.9億噸鐵礦石擴展項目開始發貨,這是西澳最大、全球第二的鐵礦石項目。

礦山擴產相關的供應側風險再次引發關注。沒有人懷疑鐵礦石供應增長快於需求,但現狀更多的還是是動態平衡。

西澳擴產正酣

就在力拓實現2.9億噸產能後的十多天后,其鐵礦石部門首席執行官何彥樞 (Andrew Harding)接受了財新記者專訪。他幾乎迴避了所有對價格和供需進行預測的問題。 「現在如果你從長期角度去看鐵礦石市場,供需之間自己會取得平衡,未來的某個時點一定會發生,但要說具體是什麼時候是不可能的任務。 」他說, 「我們只能保證低成本,為客戶提供產品,滿足需求,這是我們能做的事情。 」到達2.9億噸後,力拓的下一步是3.6億噸,這一階段擴張的基礎設施建設已經開始,何彥樞預計將在2015年上半年實現。為了這兩個階段的產能增長,力拓在2010年和2012年分別批准了31 億和34億美元的資本支出。

必和必拓在西澳的擴產主要來自Jimblebar項目,今年12月出產後,必和必拓的年產能將達到2.2億噸,項目完成時點略早於2011年項目批準時的預期。

一家大型礦山的人士今年早些時候曾向財新記者表示,未來三年,幾乎所有傳統和新興礦山仍都將投入資金擴產,主流低成本礦山的產品會進入市場,現在已經到了供應增長大於需求增長的時候。

2009年,FMG 推出了野心勃勃的擴產計劃——將產能提升至1.55億噸。

儘管在去年三季度,由於市況不佳,該計劃曾有所收縮,隨著 Kings 礦區4000 萬噸的完成,FMG 稱這一目標將在今年12月實現。FMG 是上一輪超級繁榮週期帶來的擴產熱潮的一個縮影,2008 年開始第一船鐵礦石出貨,2010財年出貨4000萬噸,2011財年是5750萬噸,2013財年就達到了8090萬噸。

力拓對自己的擴產計劃曾解釋說,先於時間表並低於預算的完成擴產,能夠創造更大的價值。但並不是所有的項目都能順利實現。按照力拓的統計,計劃2008年 -2010年間完成的擴產項目合計超過6億噸,而在2010年四季度完成的只有約2億噸;宣佈將在2010年 -2014 年完成的約8億噸產能,到今年二季度完成的也只有2億噸。

導致擴產進程低於預期的因素,既包括項目融資來源的減少,也包括審批過程的拖延、在偏遠地區的工作難度等。

力拓與中鋁等合作的幾內亞西芒杜項目原計劃在2015年開始產出,但近期有消息傳出,該項目可能將在2018年才能夠投產。何彥樞也向財新記者表示,這一在建項目還有很多討論正在進行。

世界第一大鐵礦石生產和出口商巴西淡水河谷在本輪擴產中相對沉寂,其鐵礦石及戰略部門執行董事馬定思 (JoséCarlos Martins)10月7日在巴西表示,卡拉加斯(Carajas)擴建項目計劃在2016年開始運營,將新增9000萬噸產能,佔2013年淡水河谷預期產能的三分之一,更長遠的計劃是2018年在 Serra Sul 項目完成後,產能將較現在增長50%至4.5億噸。

供應側壓力

儘管今年鐵礦石價格沒有出現去年9月大幅跳水至90美元 / 噸以下的局面,但掉期市場給出了2015年 -2016年100美元 / 噸 -110美元 / 噸的價格,仍反映出了中長期的悲觀預期。

比起盈利情況不佳的鋼鐵行業,投資在過去數年和目前仍然更加傾向上游,供應增長超過需求增長。馬定思認為這種供應增長速度減少了未來對價格的支撐,最早到2018年,全球鐵礦石產能將比需求高出5%-6%,他預期2020年全球供應能夠達到16億噸,消費量在15 億噸。不過他認為鐵礦石價格仍將維持在100美元 /噸以上。

「供應超出需求5% 仍可認為偏緊。 」他解釋說,如果一個港口或者礦出了問題,比如天氣變化,就又會進入供應短缺的情況, 「因此新增供應將減少價格的波動,並不會出現之前那樣的峰值」 。

中國因素也是國際鐵礦石市場的一個關鍵性變量。2012年中國粗鋼產量增長3.1%,至7.17億噸,創下歷史新高,對鐵礦石的需求量在10.5億噸左右,同比增長3.7%。今年1月 -6月,全國累計生產粗鋼3.9億噸,同比增長7.4%,相當於年產粗鋼7.86億噸,再創歷史最高水平。礦山對中國需求的預期差別不大:儘管增長速度有所放緩,但仍將在一個更大的基數上保持增長。何彥樞向財新記者表示,中國的鋼鐵需求未來十餘年年增長率將維持在3%-4%,頂點要到2030年左右才會出現。

另一方面,雄心勃勃的產能擴張和實際產量是兩回事。聯合鋼鐵網鐵礦石高級分析師張佳賓向財新記者分析,產能在時點上逐步釋放,給市場帶來的壓力有限,而印度礦的減少趨勢明顯,國內粗鋼產量也在維持增長, 「目前仍是鐵礦石從高額利潤回歸均值的過程」 。

供需平衡甚至過剩的時點可能不會如買方期待中來的那麼早。不過,礦山為了應對可能的壓力,已經開始在銷售策略上進行一些調整。 「我們一年的進口礦在1500萬噸左右,今年長協在400 萬噸左右,明年有所增加,達到900萬噸。 FMG增加了1倍,力拓也將近1倍。 」前述鋼鐵企業採購負責人表示。他的另一個觀察是,由於產量的增加,以前三大礦山的壟斷聯盟,也逐漸會由於各自的利益而單獨行動。

有分析人士認為,礦山通過後台的「協議礦」保證出貨量,也能夠避免新增產量進入招標渠道拉低價格。

成本仍是關鍵

成本仍是礦山生存的關鍵。談到實現更低成本的方法,何彥樞表示,需要在所有環節進行努力。 「不只是在管理層,而是每一個人,在礦山運營、鐵路運營、港口等各個環節更有效率。 」他說。

9月初,力拓首席執行官山姆 · 威爾士(Sam Walsh)曾表示,西澳皮爾巴拉鐵礦的現金成本將從2012年的47美元/噸降至2020年35.5美元 /噸。在技術創 新和提高效率方面,力拓的舉措包括無人駕駛列車、遠程運營採礦中心以及一些新鑽探技術等。

10月3日,必和必拓營銷及技術總裁韓慕睿(Mike Henry)在澳大利亞國家資源與能源會議的演講上也強調,必和必拓現在的努力集中在降低運營成本以及提高生產效率,2013財年已經降低了27億美元的可控現金成本。

一位熟悉礦山的投行人士分析,FMG 要降低成本,產能擴至1.55億噸是必須邁過的檻,而兩拓這樣成本更低的生產商,則能夠通過擴產從成本曲線末端的供應者那裡奪取更多市場份額。

對於澳大利亞礦業界,一個可能的好消息是,新政府可能會對之前工黨政府推行的礦業資源租賃稅和碳稅進行調整。中國五礦資源CEO、澳大利亞人米安卓(Andrew Michelmore)告訴財 新記者,這兩項政策已經再次被提交審查。礦業界認為這兩項政策的變化應該 帶來更多確定性與合理性。米安卓對這 一問題的解決持樂觀態度: 「政府必須釋 放清晰的信息——澳大利亞仍是一個好的投資目的地。 」他同時也是澳大利亞礦業理事會主席。

韓慕睿亦在前述會議上呼籲,政府應該在保護未來投資方面發揮作用,特別是稅收以及行業相關政策上;稅收政策應該致力於更具有競爭性,更可持續的改革,並且使整個系統更有效率,更具有國際競爭力。


鐵礦石 鐵礦 擴產 價難 難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78104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