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直擊偷渡客搶灘 斬光香港沉香樹

 2011-4-28  NM



國內暴發戶沉迷燃點沉香,一小塊 香木動輒過百萬。沉香木在國內早已被斬得一乾二淨,整個中國,就只剩下香港還有一批野生的。利之所在,偷渡客乘搭快艇,帶齊斧頭和鋸,每星期都在西貢一帶 搶灘登陸,大肆斬伐沉香樹。記者在樹林中晝夜埋伏,最終發現斬樹黨踪影,並拍下他們掠奪的罪證。本刊更走訪粵西茂名一帶,直搗這批斬樹黨的老巢。
所謂沉香,是指沉香樹的樹木受外來創傷後,結痂處因真菌感染及與分泌出的樹脂所結合,經長年累月積聚,結痂處便成為沉香,加以熏烤之後,就會釋出獨特的香 味。隨着國內近年「養生」熱潮,沉香和紅酒,同時成為有錢人趨之若鶩的玩意,一塊手掌大小的頂級沉香木,價值分分鐘過百萬。狂熱之下,國內以至越南的沉 香,都被砍伐殆盡,中國更將沉香樹列為瀕危植物,斬樹者最少監禁七年。利之所在,國內沉香商人,便將眼光聚焦在香港西貢沿岸的野生沉香樹。
西貢淪為重災區
由於地理關係,西貢大浪灣一帶的山頭,長滿了五、六十年以上的沉香樹,國內斬樹兵團在深圳南澳出發,乘快艇一批批在西貢搶灘,瘋狂砍伐這一帶的沉香樹。這 些斬樹黨極具效率,首先有先頭部隊入境踩線,在西貢一帶登岸,以數日時間在樹林中穿梭,當找到成熟的沉香樹,便在樹上劃上記號。其後,另一隊「刀手」再潛 入境,將目標沉香木斬成一段段後,以快艇火速運回國內。由於現場環境樹林茂密,斬樹黨又神出鬼沒,香港「嬌生慣養」的巡邏警察自然連衫尾都碰不到,只能眼 白白看着香港野生沉香樹被破壞。大浪村原居民吳國安向本刊表示,村民自上年年頭已發現斬樹黨踪影,而他亦曾與斬樹黨碰個正着,「兩星期前,我响村後面行 山,見到三個後生仔著淺灰恤衫,一個攞住開山刀,一個攞住把鋸,好彩,佢哋一見我就掉頭走,如果佢哋狼死啲,衝埋嚟我都唔知點算……」阿國雖然頻呼好彩, 說執番條命,但村附近的十幾棵沉香樹卻遭逢劫難,「我見其中一個拐吓拐吓咁走,可能斬樹時整親,我報警個幾鐘後,警察先到現場,結果人就搵唔番,淨係見到 好多沉香樹俾佢哋攔腰鋸斷,估唔到效率咁高。」
「盜香」路線圖
發現隱蔽蛇竇
為追查蛇踪,記者上週二花了三小時行山路,才到達西貢大浪灣沉香樹林區。根據阿國提供的資料,記者嘗試到赤徑碼頭附近的山頭找尋斬樹黨,其間記者要用雙手 撥開密麻麻的樹枝及雜草才可前行,手腳亦因此滿布傷痕。卒在一處隱蔽山坡旁,見到一個用石塊堆成的爐灶,灶上還擺放了煮食器皿,從器皿的數量看,約可供五 至六人使用,由於該處山路非正式行山徑,煮食器具應是內地斬樹黨所遺下。沿山路至大浪村的路程,都可找到被斬伐的沉香樹。大浪村興記士多老闆陳生透露,在 這一帶活躍的斬樹黨,差不多相隔幾日便來斬樹,「我依家成日都聽到斬樹聲,報警後,差人三個鐘後至到,所以一直未見過拉到人,阿sir話人手唔夠噃。」 「班斬樹黨好多時為咗方便,連沉香樹附近其他嘅樹都斬埋,我依家怕雨季時會山泥傾瀉,上星期唔見佢哋出現,今個禮拜佢哋多數會嚟……」
「盜香」三人組
至上週三早上約十一時,有村民通知記者,說在大浪村的林屋圍,有人聽到砍伐樹木的聲音。記者便即到上址察看,初時未有任何發現,順山勢再走了約廿分鐘後, 便隱約聽到斬樹聲,再步入密林內,斬樹聲及樹幹倒下聲變得清楚及響亮。記者俯身放慢腳步前行,避免踩到地上枯葉驚動斬樹黨。緩慢推進了四十多米,終於發現 斬樹黨踪影。他們一共有三人,一名戴帽及穿淺灰色恤衫的男子,靈活地爬上樹幹,以四呎長的鋸來鋸動樹枝,另一同黨則正用斧頭猛劈另一棵沉香樹。第三個手執 三呎開山刀的,在樹林中找尋其他沉香樹,記者與他們最近的距離約七呎,清楚聽到其中一人是操廣東話,另外兩人則是閩南口音。其後,記者不小心踩到地上樹枝 發出聲響,與其中一名偷渡客兩眼對望,對方提起斧頭似有所動作,記者只好奪路而逃。由於該處電話訊號網絡覆蓋不到,最後要折返大浪村才可報警,適值當日有 大批機動部隊警員在赤徑及大浪灣一帶的山頭巡邏,記者引領警員返回現場時,幾名斬樹黨早已逃去無踪。
警察很難捉到人
上週四,村民又再通知發現斬樹黨的踪影,記者和警察趕到現場,再度撲個空,而警員陳sir無奈地向記者呻:「大佬!我哋唔夠人手,要求出動直升機協助,飛 行服務隊竟然話呢啲唔係救急扶危,所以唔肯載我哋。要求水警協助我哋喺鹹田灣上岸捉人,水警又話怕撞爛隻快艇。就算咁好彩捉到佢哋,我哋都好難舉證,好多 持雙程證入嚟香港,佢話嚟行山,你奈佢唔何,就算見到佢哋鋸樹,佢哋擅打森林戰,我哋只擅長城市戰,好難埋到身。」其後數日,警方村巡隊,派出三名便衣警 員為一小組,喬裝行山人士搜索,雖然有所發現,但又因警察對講機的訊號無法接收。根據指引,探員只能折返通知上司及要求同袍增援,當大批警員向斬樹聲方向 進發,斬樹黨已聞風先遁,警方最終都是無功而回。
尋找斬樹之鄉
曾有被捕獲的斬樹黨,向警方承認來自廣東茂名電白縣,是受僱來港專門斬樹,他們一行有十多人,通常從深圳南澳上船,之後在西貢一帶上岸,再攀山到大浪村一 帶山頭斬樹。為了追尋斬樹黨的源頭,記者來到茂名電白縣,假扮沉香買家尋找線索。最終,找到專做沉香生意的劉素芳,她收藏了不少上等沉香待價而沽。阿芳承 認附近一帶三千多居民都是靠沉香搵食,當她聽到記者想購入大量貨源後便即放鬆了警戒,更忍不住爆出來港斬沉香樹的過程。阿芳的父親,原來早在數年前已持雙 程證來西貢大浪灣一帶山頭斬樹,「有親戚住九龍,最初由親戚帶去西貢搵樹,西貢沉香係靚貨,日照夠長,濕度又適合,加上香港會打風,易令沉香樹折枝,引發 樹幹分泌樹脂……最正係咁多年未俾人開發過。依家我交晒俾個仔做,而個仔會另請工人去做,我哋好專業化o架。」劉父告訴記者。「香港貨靚,其中响西貢嘅收 穫,一公斤就賣到十四萬,沉香中屬第三級,在國內已相當罕有。」劉父表示,他們聘請外省人來香港斬樹,人工是每公斤一萬元人民幣,每次支出都要好幾萬。
東莞另設門市部
他指出,若刀手被香港警方拘捕,他只會給兩萬元安家費。「我哋請外省民工做,大約一個星期時間可以有貨,若遇上大風浪可能遲少少。南澳坐快艇到蚺蛇灣上 岸,班工人會匿响山頭煮食及過夜,我哋做一次成本都唔少o架,要包晒班工人交通來回,人工及食用……」為了拉生意,劉父還自爆幾名子女都在東莞經營沉香的 批發及零售,着記者可以到東莞選購。「○九年最好搵,每個月營業額有成三百幾萬,依家多咗同行競爭,不過都仲叫有得搵……我哋搵到錢都唔敢換大屋同靚車, 最緊要低調。」劉家的沉香,動輒過十萬,就算一條佛手沉香珠鏈,也要開價二萬五千元。劉表示最頂級的沉香,價值過百萬甚至上千萬,但貨源稀有,只有馬來西 亞的深山樹林中,才能找到那些幾百年樹齡的沉香樹。
有錢人豪玩沉香
沉香被人稱為「神木舍利」或「香中鑽石」,一直以來,中國的鬥茶、品香、插花及掛畫是古代文人雅士及皇室貴族的「四般閒事」。到清末,由於戰亂及經濟環境 轉差,歷代生生不息的「香」火突然熄滅了一百年,至近年國內經濟起飛,令沉香這種奢侈玩意又再回復舊觀。沉香主要用途是作中藥藥材、手工藝品及燒香,其中 玩得及炒賣得最瘋狂的是燒香,沉香原料價近兩年以倍數上升,而頂級的棋楠沉香,現時便要每公斤一千萬元人民幣。
燒香如燒銀紙
燃燒沉香來聞的玩意,為何會變成這麼瘋狂?說穿了,與內地人豪飲法國紅酒來顯示地位身價同出一轍,當飲拉菲已變得漸普遍後,國內的暴發戶便找尋另一玩意來 自顯身價,近年便玩起燒沉香來。北京及上海的高級食肆、私人俱樂部及富豪宴會上,必定見到的拉菲紅酒外,便是燒沉香,當中燒幾克沉香,最低消費便要數萬元 或以上,幾乎與燒銀紙無異。由於官場及商界盛行玩沉香,故現時內地流行的送禮或賄賂,都與沉香沾上關係,如近期北京富豪舉辦的私人派對,到場的達官貴人都 會獲贈一盒近二萬元的線香作為見面禮,交情再深一點,送上的沉香級數自然也提高。據深圳市收藏協會常務副會長韓昌晟表示,就連國內中產也興起一片沉香熱 潮,如每當飲宴,各人便自攜線香到場燒點及比併當中優劣,再豪華些,就直接燒沉香。「由燒沉香開始,國內玩家甚至連沉香飾物等也不放過,卒之,全國形成一 股沉香炒風。」韓昌晟覺得現時國內沉香的炒風已到瘋狂的地步。
最後採摘地
由於利之所在,國內盜伐沉香樹蔚然成風,甚至吸引越南的斬樹黨入侵。過去幾年,越南斬樹黨便不時潛入雲南西雙版納「盜香」,至今總共拘捕超過四百人,再加 上國內的盜香集團,原先在廣東、廣西及海南一帶的野生沉香,至今基本上已絕跡。為求貨源,「盜香」集團便南下香港斬伐野生沉香樹,以掠奪這塊野生沉香樹的 最後生長地。
沉香小貼士
在香港生長的沉香樹屬土沉香樹(英文名Incense Tree,學名Aquilaria Sinensis),又名牙香樹、白木香,樹脂帶有香氣。一般生長海拔四百米以下,屬高溫多雨,濕潤的熱帶及南亞熱帶氣候的植物,生長環境最好在年平均溫 度十九至廿五度。幼年生長較慢,十年後漸增快,年平均高度可達九十厘米,最常見於本港村落的風水林。土沉香樹若因外來創傷,再經樹脂與真菌產生生化效果 後,歷十數年或以上而形成的「沉香」,則會發出香氣。據知沉香香氣主要成分來自「沉香脂」或「沉香油」,已知的「沉香脂」就有十多種,由於樹種不同,所接 受自然環境催化不同,年期長短不同,十多種沉香脂的生長變化也不同,故沉香產生的香氣也是變化多端,由雲呢拿味,牛奶味甚至蜜糖味等數之不盡,且隨燃點時 間繼續變化,這也是最令焚香玩家們醉心的原因。
貨源短缺價格飛升
東南亞及國內,經過長年開採,野生沉香已差不多絕跡,而國內更將沉香樹列為國家二級瀕危珍稀植物作保護,屬限制進出口的物品。供應少,需求大,再加上要真 正形成沉香需時經年,高品種的沉香更需上百年時間才能形成,故天然沉香可說是無價寶,故其市場價格近年只升不跌。並非每棵沉香樹都能產生沉香,只有當沉香 樹被蟲咬、風吹折枝或人為致傷後,樹身便會分泌一種保護性的油脂癒合傷口,而傷口處恰巧遇上一種名為黃綠墨耳真菌的入侵,在真菌與樹脂互相抵抗下而產生的 生化效果,沉香便告形成。人工合成的沉香需時至少十至廿年,天然沉香則需時更久。沉香之名,因其木入水即沉,故名為沉香。
焚香記
後記
記者埋伏樹林直擊斬樹黨,除了面對蚊叮蟲咬及山路崎嶇之外,最困難是如何靠近斬樹黨,因他們警覺性高,記者除了要一直沉默行事,連每行一步也要計過,如上 空有飛機聲時,便快步行多兩步。此外,步伐也要與斬樹黨一致,他們停步記者也停步,才得以逐步靠近。至成功接近他們,記者要屏住呼吸拍攝,但最後斬樹黨還 是發現了,與記者四目交投,另一名斬樹黨更手持斧頭想包抄攝影記者,最後記者只有落荒而逃,至今想起仍心有餘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