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土耳其修個憲,歐洲緊張什麽

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於當地時間16日宣布,土耳其修憲草案在全民公投中獲得通過。埃爾多安稱,這是土耳其共和國史上第一次通過公民政治改變執政體系,意義重大。

歐洲則對公投結果表示擔憂,西方媒體紛紛報道稱,這場現代土耳其政治的最大變革令埃爾多安的權力最大化。反對派也持相同口徑,稱這場公投被違規行為毀了,並對結果的合法性表示質疑。

“第一次”

埃爾多安稱,有2500萬土耳其人民支持修憲草案。據土耳其媒體報道,16日晚間公布的初步結果顯示,51.5%的選民支持修憲,其中包括國內和海外部分。

不過公投初步結果顯示,土耳其庫爾德人主要聚集的東南部,以及首都安卡拉、最大城市伊斯但布爾等該國3個主要城市,均投出了反對票。

埃爾多安曾預測將獲得55%的支持,盡管最終的支持率低於預期,但現在的結果顯然已令埃爾多安和土執政黨正義與發展黨(下稱“正發黨”)獲得決定性的勝利。成千上萬的支持者揮舞著旗幟在安卡拉和伊斯坦布爾街頭慶祝這歷史性的時刻。

“這是(土耳其)共和國歷史上的第一次,通過公民政治來改變我們的執政體系。”埃爾多安說,“這是其意義重大的原因所在。”

土耳其歷史上軍事政變頻發,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土耳其平均每10年就要發生一次軍事政變,去年7月15日土耳其發生未遂軍事政變,造成近250人喪生。埃爾多安在這場未遂軍事政變中“扛”了下來,事後在相關政變調查中拘捕了4萬多名嫌疑人,在肅清行動中將軍警、司法、情報、學校和政府部門等逾10萬人開除公職。

據媒體報道,土對去年未遂軍事政變的調查,已經涉及美國中央情報局前局長布倫南等幾名美國人。

根據修憲草案,土耳其現行的議會制將改為總統制;取消總理一職,執政實權從總理手中轉移到總統手中;總統由現在的不可與任何政黨結盟,也不可當黨派領導人,變為可以參加政治黨派;頒布法令的權力也將由內閣轉移到總統手中。同時,司法體系中,修憲後13名最高法院成員中有5名由總統指派,其余由議會選派,而現在最高法院22位成員中僅有4位由總統指派,剩余由法官、檢察官指定。

不過,其中大部分都要到2019年下屆選舉後才會生效,總統將任命內閣和數位副總統,並可以在無需議會批準的情況下選拔和解除高級公務員職務。

歐洲不安

土主要反對黨土耳其共和人民黨領導人克勒奇達若奧盧(Kemal Kilicdaroglu)稱,公投的合法性存疑。該黨此前還稱,不承認此次公投計票結果,並要求對多達60%的選票重新計票。克勒奇達若奧盧指責埃爾多安尋求“一人政權”,並稱修憲會令國家陷入危險。

歐洲政客們也紛紛表達了擔憂。歐盟官員在聯合聲明中稱,由於公投結果的差距很小,以及修憲的長期後果,呼籲土耳其領導人在實施憲法修正時應尋求最廣泛的“國家共識”。

在公投競選活動期間,歐洲和土耳其的關系降到了冰點。今年3月11日,土耳其外交部部長恰武什奧盧本計劃在荷蘭鹿特丹發表演講,呼籲荷蘭的土耳其選民支持修憲公投,然而荷蘭政府以公共安全為由禁止其飛機在荷蘭降落。當天晚間,土耳其家庭和社會政策部長卡亞•薩揚的車隊欲經德國進入土駐鹿特丹領館時遭荷蘭警方攔截,之後不得不離開荷蘭。這成為土荷外交危機升級的直接導火索。

埃爾多安之後指責荷蘭政府的行為像是“納粹”。“納粹仍然在西方活著。”埃爾多安激動地稱荷蘭為“香蕉共和國”,會為其行動“付出代價”。同時,他還稱在多年尋求加入歐盟後,土耳其將重新考慮和歐盟的關系。荷蘭則得到越來越多歐洲國家的聲援,奧地利、瑞士、德國等國家紛紛對土耳其作出回應。

比利時前總理費爾霍夫施塔德(Guy Verhofstadt)目前領導著歐洲議會成員的自由派團體,他稱埃爾多安需要改變航向,“如果埃爾多安堅持,歐盟應該停止接納(土耳其的)談判”。

與歐盟關系的進一步惡化,也可能危及去年歐盟和土耳其之間簽署的難民協議。去年3月,歐盟與土耳其就合作解決難民危機達成協議,土同意接收歐洲遣返的難民,歐盟則重啟土入盟談判和給予土耳其人免簽待遇。

另有分析認為,埃爾多安一直希望實施擺脫西方的、更獨立的內外政策,這為西方所不喜,也是西方擔憂埃爾多安“獨攬大權”的重要原因之一。

西方擔心埃爾多安“獨攬大權”,然而土耳其人卻並非全部這樣認為。“這是我們奪回國家控制權的機會。”42歲的塞克支持修憲,他說,“我並不認為一人專政有那麽可怕。土耳其過去早就這樣了。”

土耳 耳其 其修 修個 個憲 歐洲 緊張 什麼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57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