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打冬季大氣治理首炮:山東明令供暖季高汙染企業停產

供暖季即將來臨,山東省打響冬季大氣汙染防治第一炮。

山東環保廳日前印發《進一步加強省會城市群大氣汙染防治工作實施方案》提出,每年11月至次年1月,濟南、淄博、德州、聊城、濱州5市水泥、鑄造、磚瓦窯行,除承擔居民供暖、協同處置城市垃圾和危險廢物等保民生任務的生產線外,全部停產;鋼鐵行業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的實行停產;對燃煤發電機組(含自備電廠)未達到超低排放標準限值的,除承擔居民供暖任務的機組外,全部停產。

有關專家認為,冬季停產“一箭雙雕”,既能降低大氣汙染物的排放,又在一定程度上呼應去產能政策,有利於消化過剩產能。

廈門大學中國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長林伯強在接受第一財經記者采訪時表示,冬季停產對當地經濟會有一定影響,但不會太大。出於治理汙染方面的考慮推行停產,可以“順便”消化過剩產能,可謂一石二鳥。而山東作為今年第一個出臺冬季停產政策的省份,說明對冬季大氣汙染高度重視,且去產能壓力較大。預計接下來其他省市會出臺類似措施,如重汙染省份河南、山西等。

山東省煤炭局數據顯示,截至9月底,山東省今年已關停煤礦52處、產能1335萬噸。其中,永久性關閉退出煤礦49處、產能1117萬噸。

1至8月份山東省原煤產量同比下降約12%,期末庫存同比下降42.5%;在商品煤銷售收入同比下降7%的市場形勢下,山東省煤炭企業主營業務收入同比增長約23%,實現利潤近9億元,同比減虧260%以上。

據了解,去年山東省煤炭產量約為1.44億噸,位居全國第五位。根據山東省化解煤炭過剩產能的實施方案,山東省“十三五”時期將關退煤礦114處、化解產能6460萬噸。

鋼鐵方面,山東省計劃從2016年開始,利用5年時間總體壓減產能生鐵970萬噸、粗鋼1500萬噸。

上一個冬季前後,其他省市也出臺過類似的限產措施來防治大氣汙染。

南京市去年提出被稱為“史上最嚴季節性限產”的概念,在霧霾高發、空氣易出現汙染的11月至次年2月,實行“一級防控”狀態,鋼鐵、石化等重點企業采取降低生產負荷、實施績效管理、強化汙染防治設施運行管理等措施減少汙染物排放,並確保達標排放;揚子石化、金陵石化、南化公司、南鋼、梅鋼等重點石化、鋼鐵企業和水泥行業、鑄造行業實施限產15%以上或冬春季節階段性停產。如果企業不能穩定達標,將實施停產。

南京市環保局汙染防治處相關負責人此前對媒體表示,南京首次提出“季節性限產”概念,也是全國第一次采用這種季節性、長時間的高排放企業限產措施。按照方案,無論空氣質量如何,43家高排放企業一律限產15%以上或冬春季節階段性停產,如果這些企業不能穩定達標,將實施停產。

今年3月,黑龍江制定《大氣汙染防治專項行動方案(2016-2018年)》,要求控制燃煤消費總量,到2017年底,全省煤炭占能源消費比重由2014年的66.5%降低到65%以下,重點城市力爭實現燃煤消費總量負增長,全省減少低質煤炭使用總量2600萬噸,增加替代優質煤炭1970萬噸;提高燃煤質量,凡違規使用低質煤的供熱企業和其他燃煤主體全部改燒符合質量標準的煤炭;淘汰分散小鍋爐,到2017年底,除保留必要的應急、調峰供熱鍋爐外,全部淘汰,市級以上城市建成區內10蒸噸/小時及以下燃煤鍋爐。

蘭州市今冬重點管控工業、揚塵、機動車尾氣、燃煤和焚燒枯枝落葉及垃圾等四大類汙染源,根據各區實際情況,細化任務分工。對市屬及市屬以下汙染排放強度大、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的小型工業企業或其部分生產設施實施停產,同時每周對停產企業進行跟蹤督查和暗訪檢查,防止企業違規複產;遇重汙染天氣等需啟動應急預案時,根據預警等級,對部分企業及生產設施實行限產限排措施。

冬季 大氣 治理 首炮 山東 明令 供暖 季高 高汙 汙染 企業 停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8221

發改委:供暖季個別地區電力供應可能緊張 但有條件保障電煤穩定供應

隨著我國北方即將大範圍進入供暖季,煤炭和電力供應情況備受關註。

發改委秘書長李樸民在11日的新聞發布會上表示,今冬明春電力供需形勢是總體寬松,但個別地區不排除可能出現短期時段性緊張,會考慮適當擴大增加產能釋放的範圍,來保障本地區煤炭供應。

數據顯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國用電同比增長4.5%,增速同比提高3.7個百分點。經濟企穩向好跡象顯現,20個制造行業中,有18個用電實現了正增長,其中10個行業的增速超過5%。

李樸民表示,預計今年四季度用電將會繼續保持這一勢頭,全年用電可能增長4.5%左右。截至9月底全國發電裝機同比增長10.8%,其中,火電裝機同比增長7.3%,這說明供應能力十分充裕,今冬明春全國電力供需形勢總體寬松。但考慮到重點水電廠來水偏枯等因素,個別地區不排除可能出現短期時段性緊張。

李樸民介紹,發改委將采取多方面的措施,有條件也有辦法來保障煤炭、電力的穩定供應,相關部門已著手開展相應保障工作。針對燃料供應存在的不確定因素,編制了重點地區電煤電力保障應急預案。組織有序釋放安全高效先進產能,要求各產煤省(區、市)根據本地區煤炭供需實際情況,對增加釋放先進產能仍不能滿足需要的,適當擴大增加產能釋放的範圍,來保障本地區煤炭供應。

針對電網調峰困難加劇,棄水棄風棄光矛盾突出的問題,發改委將采取綜合措施,提高系統的調峰能力,努力減少燃煤發電,加強可再生能源發電的消納,落實可再生能源調峰機組優先發電的辦法。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針對煤價過快上漲,發改委已執行三級響應預案進行調節。為保障今冬明春電煤穩定供應,發改委正在積極鼓勵煤炭電力企業簽訂電煤中長期合同,做好產運需銜接,穩定市場預期。

11日,神華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中國中煤能源集團有限公司與中國華能集團公司、中國國電集團公司、中國大唐集團公司簽署了煤電中長期協議。此前的11月8日上午,神華集團、中煤能源集團和華電集團、國家電投集團簽訂了中長期合同。至此,國內兩大煤炭巨頭與五大發電企業全部簽訂了中長期協議。

中國煤炭工業協會會長王顯政表示,中長期協議的簽訂和基礎性價格的確定,讓煤炭企業在產銷量上吃了定心丸,對煤電雙方曾經歷過的過山車”的價格波動做了終結,對煤電雙方的效益上也吃了一個定心丸。

11月9日,發改委就鼓勵簽訂中長期合同、促進煤炭和相關行業持續發展有關情況專門舉行了發布會。發改委副秘書長許昆林表示,這件事是深化電煤市場化改革以來具有標誌性的一件大事,有利於煤炭、電力兩個行業健康發展,兩個行業可以實現收益共享,風險共擔,避免“蹺蹺板”現象、此消彼長,也有利於煤炭價格包括市場的穩定,有效化解因市場波動帶來的運營風險和矛盾,避免價格大起大落。把煤炭供應的基本大盤穩定下來,也可以很好的把握去產能的規模和節奏。

發改委明確表示,國家有關方面會給予相應的支持,鼓勵供需雙方簽訂年度中長期合同,將會在安全高效先進產能釋放中,優先支持簽訂中長期合同的企業。

第一財經記者了解到,中國鐵路總公司在運力上會給予優先保障,為中長期合同履約創造良好的條件。最近一段時間,鐵路部門和企業不斷加強運力組織和調度,加大下水煤增運力度和少數供應偏緊地區定向投放力度,鐵路煤炭運量有了較大的增加。

數據顯示,10月份全國鐵路煤炭運量完成1.7億噸,同比增長6.6%。11月第一周煤炭運量完成近4000萬噸,同比增長10.2%,增幅進一步擴大。11月份以來煤運大通道大秦線的煤炭日運量達到125萬噸以上,比10月份增加了20萬噸。

發改 改委 供暖 個別 地區 電力 供應 可能 緊張 但有 條件 保障 電煤 穩定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3190

供暖生意說沒就沒?新三板公司公開喊冤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22475

二十度巨野公司門口,掛出了“巨野縣政府供熱項目清產核資監督領導小組”的牌子。(南方周末記者 李在磊/圖)

(本文首發於2017年1月19日《南方周末》,原標題為《供暖生意說沒就沒?新三板公司公開喊冤 “我們能服氣嗎?哪一條都不夠提前終止協議條件”》)

長達30年的合同在3年後被強制中止,董事長被關押55天,公司資產被侵占,在即將被摘牌前的最後時刻,新三板掛牌公司ST二十度決定公開其與巨野縣政府的矛盾。

在財政部力推PPP模式的背景下,政府與社會資本(尤其是民營企業)是否能按約履行長達二三十年的PPP合同,保持長久平穩的合作,是PPP業內人士最大的隱憂。

在即將被摘牌的最後時刻,ST二十度決定公開與政府的矛盾。

2017年1月3日,新三板掛牌公司山東二十度節能技術服務有限公司(835449)(以下簡稱“ST二十度”)發布公告稱,他們已喪失了對全資子公司二十度巨野智慧供熱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二十度巨野”)的實際控制權,基於該子公司的重要性,此事項將導致公司收入、利潤大幅下滑等結果。

在公告里,ST二十度把矛頭直接對準山東省巨野縣政府,指稱其單方面強制解除合同,行政遣散子公司員工,子公司廠房被其他公司占用進行生產。

事情的起因源於三年前的一紙合約。2013年10月1日,ST二十度與山東省巨野縣政府簽署了為期30年的《供熱特許經營協議》,這一項目於2015年被列為山東省首批PPP(政府與社會資本合作)示範項目。

合作不滿三年,2016年4月15日,巨野縣政府向二十度巨野送達一則通知,宣布收回特許經營權。巨野縣政府宣稱,與ST二十度解約的因由,是對方未能履行事先約定的協議。

而ST二十度副總經理李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巨野縣政府幾乎是用野蠻的方式,搶走了他們的公司。

在財政部力推PPP模式的背景下,政府與社會資本(尤其是民營企業)是否能按約履行長達二三十年的PPP合同,保持長久平穩的合作,是PPP業內人士最大的隱憂。為此,2016年11月27日,國務院還發布了《關於完善產權保護制度依法保護產權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其中第七條對地方政府違約、毀約PPP項目的行為,進行了嚴格限制。

此次新三板上市公司與地方政府的“新年第一撕”,也因此格外引人註目。

蜜月期終止

“我們能服氣嗎?哪一條都不夠提前終止協議條件的。”

ST二十度於2001年10月份成立於山東省威海市。其官方資料介紹,公司自2012年起,開始由節能服務向供熱運營服務公司轉型。2016年1月6日,在新三板掛牌。

2013年10月1日,ST二十度與巨野縣政府簽署了為期30年的《供熱特許經營協議》,負責巨野縣城區集中供熱的投資、建設和運營,由子公司二十度巨野承擔、實施。

李沖介紹,2013年、2014年是公司的主要投資建設期,截至2015年底,二十度巨野熱源供熱能力達到150萬平方米,建設一級管網43.83公里,二級管網鋪設面積達350多萬平米,累計總投資達到1.3億余元。

二十度巨野總經理畢監清說,二十度巨野前期投入的資金當中,大部分來自向小區居民收取的城市供熱配套費。

ST二十度與巨野縣政府的合作有過一段蜜月期。2015年1月份,在一份“規範管理供熱基礎設施配套費”的文件中,“巨野縣集中供熱領導小組”對二十度巨野公司進行了書面表揚:2013—2014年度,貴司在發展巨野縣城區集中供熱方面成績斐然、貢獻突出,作為供熱主管部門特向貴公司表示感謝!

然而,友誼的小船說翻就翻。2016年4月15日,巨野縣政府向巨野二十度送達一則通知,宣布解除特許經營協議。

在這份通知當中,巨野縣政府聲稱,要對配套費、乙方(ST二十度)投資數額、財務支出、形成的固定資產等有關債權債務進行清產核算,並委托審計機構予以審計。通知還強調,供熱項目的資產情況審計完畢後,對乙方(ST二十度)的投資及收益“予以妥善處理”。重新選聘供熱經營權合格經營者。

ST二十度公開表示,巨野縣政府單方面提出解除合約要求,公司並不同意。

上述《供熱特許經營協議》副本顯示,其第五章第一條規定,供熱設施的所有權,屬投資建設單位所有;第十章第二條規定,城市供熱配套費由乙方(即ST二十度)統一收取,由縣供熱管理部門、縣審計局等部門共同監管,專款專用;第十五章第一條規定,特許經營權終止後的資產處置,由雙方談判商定。

河南一個自來水供應PPP項目的操盤者武定西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在自來水、燃氣、供熱等公共服務性的PPP領域,以收取“配套費”的方式籌集管道等基礎設施建設資金的做法比較普遍。且管道的產權不屬於居民或者政府,而是歸社會資本所有。他解釋,這是從保護居民利益的角度做的規定,“管道的維護、修理由公司負責,如果產權歸居民,管道壞了他們也沒辦法修”。

2014年12月,巨野縣所在的菏澤市下發的《關於印發菏澤市城市基礎設施配套費征收使用管理辦法的通知》,第18條規定,民用建築項目專業經營設施設備建設完成後,產權歸專業經營單位所有。

不過,巨野縣政府堅持收回特許經營權,並列出了以下理由:部分區域供熱溫度不達標,東部城區經常停暖,造成用戶上訪;對方拖欠2014年以來供熱工程施工方工程款,造成施工工人多次上訪;部分小區在收取配套費後不能順利施工;公司還存在財務管理不規範等問題。

對此,ST二十度在2016年4月21日對政府的複函當中,逐條予以反駁。“就算供暖有問題,也應該先下發整改通知啊!”二十度巨野總經理畢監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根據協議,如若供暖出現問題,供熱管理部門首先要責令其限期改正,逾期不改才有權解除合同。

《供熱特許經營協議》第十三章第二條第五款規定:“因乙方責任,造成大面積采暖用戶室內溫度不能達到相關標準和規定,供熱管理部門責令其限期改正,逾期不改的,甲方有權提前終止特許經營協議。”ST二十度稱,公司至今未收到任何整改通知書。

畢監清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拖欠工程款的情況的確存在,但是,這是由於政府阻撓公司收取配套費,造成資金困難後引發的後果。在公司資金困難的情況下,2015年冬天,二十度巨野還曾發動職工為公司籌集資金。

李沖出具了一份2016年5月份巨野縣人民政府辦公室下發的通知,要求各相關單位“不得向巨野子公司(二十度巨野)繳納配套費”,“否則一切法律後果自負”。

她認為,就算存在上述問題,也屬於經營管理中正常的債務糾紛,並沒有影響到正常供熱,並未觸及協議中關於提前終止特許經營協議的情形。

李沖介紹,為了解決財務問題,ST二十度與淄博聯雲行創投資合夥企業簽署了合作協議,由其對二十度巨野公司進行增資。但是,2016年6月7日,ST二十度派人前往巨野縣市場管理局辦理增加註冊資本的工商變更登記時,巨野縣市場管理局拒絕辦理。

“你說我們能服氣嗎?哪一條都不夠提前終止協議條件的。”李沖說。

針對上述問題,南方周末記者與巨野縣委宣傳部進行了接洽,但是截至發稿前,巨野縣方面沒有對此事做出回應。

祥潤公司“鳩占鵲巢”

“如果拿不回賬簿,年報出不了,公司就會被交易所摘牌。”

2016年6月15日,巨野縣公安局以“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為由,對ST二十度公司董事長王傑禮采取強制措施。

“就在格林豪泰煤炭店3樓的套間,‘住’了55天,可以見家屬,不能用通訊工具。”王傑禮對這段經歷的每個細節仍記得很清楚,他對南方周末記者介紹,“關押”至十多天的時候,公司便將拖欠的工資清償,但他還是在酒店內繼續“住”了四十多天。

王傑禮質詢,拖欠薪酬屬於民事糾紛,公安機關有無權限,限制公民55天的人身自由?

至今王傑禮仍處於“取保候審”期間。王傑禮說,由於被限制人身自由,無法到銀行辦理手續,導致公司一筆銀行貸款逾期,直接影響到了公司的後續融資,“我只想要回自己的公司”。

李沖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就在王傑禮被限制人身自由期間的2016年7月28日,巨野縣政府在未與ST二十度達成一致協議的情況下,向二十度巨野派駐工作組,幹擾公司正常運營。工作組要求所有員工全部清場,“帶好私人物品,全部離開”。

早在2016年1月份,巨野縣審計局就下發審計通知,將二十度巨野2013年至2016年的全部財務賬簿及相關工程合同等經營材料取走,至今未歸還。

“馬上就要出年報了,如果拿不回賬簿,年報出不了,公司就會被交易所摘牌。”李沖說。

財報顯示,二十度巨野是ST二十度的重要子公司,二十度巨野2016年半年度營收為1192.94萬元,占ST二十度營業收入的86.35%;總資產1.27億,占公司總資產的74.27%。毫無疑問,失去對二十度巨野的控制,肯定會導致新三板掛牌公司業績大幅下滑。

2016年7月15日,巨野縣政府辦公室向正在監視居住的王傑禮送達了“審計結果”。李沖發現,審計結果為一份名為“審計調查報告”的報告書,她認為,這既不是審計,也不是審核,沒有法律依據。

對於上述問題,巨野縣政府未向南方周末記者做出回應。

當前,二十度巨野公司資產實際由一家名為巨野縣祥潤熱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祥潤公司”)的企業占用和經營。

南方周末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目前二十度巨野位於巨野縣金山路南段路西的車間廠房門口,掛著一幅白底黑字的標牌,上邊寫著“巨野縣政府供熱項目清產核資監督領導小組”。

工廠院內掛著一條紅色橫幅,上邊寫著“祥潤熱力……2016供暖儀式”。偶爾有往來出入的員工經過大門,工服上也都寫著“祥潤”的標識。公司出口處的馬路旁邊,豎著一塊祥潤熱力有限公司的招牌。“同樣的位置,之前豎的是二十度的牌子。”李沖說。

ST二十度的公告中寫道,一家“沒有任何資金投入、沒有任何經營資質”的企業在實際運營巨野縣的集中供熱。

南方周末記者檢索發現,2016年10月份,山東大眾網報道了一則民生新聞,大致內容為隨著巨野“供熱季”即將到來,巨野祥潤熱力有限公司熱力施工人員將開始對縣區13個小區進行熱力管道註水,11月15日準時供暖。

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祥潤公司註冊資本1000萬元,實繳資本為0元,成立於2016年8月2日。也就是說,僅僅成立三個多月之後,就開始執行為巨野縣城區供暖的業務。

被開除的員工

早期與政府接觸是張廣保在負責,巨野項目可以說就是張廣保拉來的。

南方周末記者從巨野縣市場監督管理局的檔案中查閱發現,祥潤公司由一位名叫王鳳的農村戶籍自然人出資設立,王鳳為唯一股東,身份信息顯示其為1979年生人。

祥潤公司門衛告訴南方周末記者,從未聽說過王鳳是誰,只知道公司負責人為“於總”,並以公司人員都出差為由,拒絕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采訪要求。南方周末記者撥通祥潤公司電話咨詢,工作人員並未能接通“負責人”電話。

ST二十度出具了一份時間為2013年10月份的場地證明,公司項目坐落於巨野縣金山路南段路西,占地面積約50畝,由巨野縣經濟技術開發區有償提供其使用49年,其地上建築物由該公司自建,產權歸該公司所有。“這塊地是巨野租的,租約還沒到期,上邊的車間、廠房都是我們的。”王傑禮說。

而祥潤公司註冊住所、經營地址皆為山東省菏澤市巨野縣開發區金山路南段路西,與上述二十度巨野公司地址一致。

祥潤公司工商檔案中的場地證明只是一份“住所證明”:“茲有(地址)巨野縣開發區金山路南段路西立交橋北鄰100米,有空閑商業用房3間,面積200平方米,產權歸王鳳所有。特此證明。”王鳳個人與祥潤公司簽署了一份租賃合同,將這處商業用房以每年10000元價格租賃給了祥潤公司。

畢監清核實後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此處地址實際上屬於二十度巨野的廠區範圍。記者實地走訪發現,此處周圍全是高大的建築物或者空地,並沒找到接近200平方米大小的三間商業房。

ST二十度對王鳳的真實身份一無所知,但李沖記得曾經與另一家公司的同名人有過交集。二十度巨野公司成立後,曾經與一家名為巨野誌遠熱能工程技術服務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誌遠公司”)的企業,有過40萬元的業務往來,而誌遠公司的股東之一便叫王鳳。

全國企業信用信息公示系統顯示,王鳳是誌遠公司最大股東,認繳出資60萬元,占60%的股權,這家公司的聯絡人名叫張瑞華。

誌遠公司占股40%的小股東和法人代表名叫韓保平。而祥潤公司的監事也叫韓保平。

而據李沖介紹,張瑞華是原二十度巨野項目的負責人及二十度巨野公司法定代表人張廣保的姐姐。

張廣保,1979年生人,老家就在山東巨野縣。據李沖介紹,張廣保早年在南方做生意,開過飯店,2012年加盟ST二十度任經理,2013年,ST二十度委派其擔任巨野子公司法定代表人。

按照ST二十度方面的說法,張廣保精明能幹,給公司做了不少貢獻。“早期與政府接觸是張廣保在負責,巨野項目可以說就是張廣保拉來的。”畢監清說。

但在2015年,張廣保代表ST二十度參與山東省微山縣的供暖項目招標,ST二十度項目中標後,簽約的公司卻變成了另外一家名為“濟寧眾聯二十度智慧熱力”的公司,而該家公司股東、法定代表人均為張瑞華。

張廣保因此被ST二十度開除所有職位,不再擔任二十度巨野的法定代表人。

南方周末記者撥打張廣保手機,對方以“撥錯了”為由掛斷了電話。

2015年12月,張廣保與張瑞華作為股東發起人,還成立了另一家巨野縣民生智慧熱力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民生公司”)。

李沖介紹,民生公司於2016年1月份曾向巨野縣政府購置一塊0.666700公頃(約合10畝)的土地。這塊土地所在的位置,與二十度巨野以及祥潤公司的位置基本重合。“不偏不倚,那塊地剛好就在熱力鍋爐房的位置。”畢監清說。

(應受訪者要求,武定西為化名。)

供暖 生意 說沒 沒就 就沒 三板 公司 公開 喊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3371

終結雄安燒煤供暖 中石化綠源公司擬遷新區

4月20日,第一財經從中國石化新聞辦獲悉,中國石化新星石油公司日前在河北雄縣召開現場會,研究部署打造“雄縣模式”升級版、為雄安新區提供“地熱+多種清潔能源”的具體措施,包括推進15個自然村、7500戶居民“地熱代煤”改造工程,和將中國石化綠源地熱能開發有限公司(下稱“綠源公司”)遷至雄安新區等。

現場會達成共識共有四項,首先是立即著手開展全面地熱資源調查評價,精細摸查雄安新區及周邊3000平方公里地質構造和地熱資源情況,為參與雄安新區清潔能源規劃奠定堅實基礎。

二是按照“智能化、信息化、標準化”思路,動態升級“雄縣模式”,加快複制“雄縣模式”,積極打造容城“無煙城”,同時布局安新縣城市場,使地熱開發利用輻射雄安全區,為新區居民提供優質服務。

三是提速農村地熱代煤改造探索步伐,按照雄縣政府規劃,有序推進15個自然村、7500戶居民“地熱代煤”改造工程,為加快我國農村能源革命、支持北方地區冬季清潔取暖尋找一條兼顧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的可持續發展路子。

四是加強雄安新區工作力量,將綠源公司遷至雄安新區,壓扁管理層,實行靠前指揮、快速響應,更好落實新區臨時黨委和籌委會的工作部署。

通過推廣“地熱+多種清潔能源”集成利用,2017年新星公司計劃在雄安新區新增清潔能源供暖面積1000萬平方米左右,使中國石化在雄安新區的清潔能源供暖面積達到1600萬平方米以上,在河北省的清潔能源供暖面積達到2800萬平方米以上。

現場會的召開地點沙辛莊村是一個自然村,位於河北雄縣縣城正北偏東15公里。在剛剛過去的供暖季,居住在這里的500余戶村民正式用上中國石化新星公司提供的地熱清潔供暖,告別了散煤取暖和汙染。

沙辛莊村地熱供暖項目是綠源公司實施的雄縣政府首個“煤改地熱”試點項目。供暖面積約8萬平方米,覆蓋全村,2016年建成投產,一個供暖季節約標煤約1800噸。

終結 雄安 安燒 燒煤 供暖 中石化 中石 綠源 公司 擬遷 新區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6195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