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十三五”未提內陸核電開工 但可做前期準備

“十三五”期間(2016年至2020年),中國沿海將迎來一批核電項目的開工建設;與此同時,深處內陸的核電項目將開展前期準備工作。有核電企業高層表示,今年是“十三五”的第一年,企業正在等待核電項目的開工令。

11月7日,國家發改委、國家能源局正式發布的《電力發展“十三五”規劃》(下稱《規劃》)顯示,中國“堅持安全發展核電的原則,加大自主核電示範工程建設力度,著力打造核心競爭力,加快推進沿海核電項目建設”。

根據《規劃》,“十三五”期間,全國建成三門、海陽AP1000自主化依托項目,建設福建福清、廣西防城港“華龍一號”示範工程,開工建設CAP1400示範工程等一批新的沿海核電工程。全國將新增投產核電“約3000萬千瓦,開工3000萬千瓦以上,2020年裝機達5800萬千瓦”。

“今年年底到明年年初,可能是核電項目開工建設的又一個高峰期”,一位核電設備企業的內部人士對第一財記者說。另有核電企業內部人士向記者表示,相關核電項目已經準備就緒,正在等待有關部門的指令。

《規劃》同時提及要“深入開展內陸核電研究論證和前期準備工作”。記者根據公開資料梳理發現,目前,全國已經有十余個省區已經布局了內陸核電。

這些省區分別是:安徽、湖北、湖南、江西、浙江、廣東、貴州、四川、河南、重慶、吉林、廣西、遼寧、福建和黑龍江。其中,湖北鹹寧大畈核電站、湖南桃花江核電站和江西彭澤核電站這核電項目,被外界普遍看作可能成為第一批啟動的內陸核電站。

中國至今尚未建成任何一臺核電機組。與沿海核電不同,內陸核電站,即設置在內陸地區的核電站。由於沒有沿海核電的地理位置等優勢,多年來,內陸核電在中國一直存在不同的聲音。與中國不同,西方發達國家擁有大量的內陸核電站,核電站建設於內陸可以縮短電力供應距離,減少損耗。

在2015年12月23日在國務院新聞辦舉行的“巴黎歸來談氣變”中外媒體見面會上,當被問及內陸核電重啟問題時,時任中國氣候變化事務特別代表解振華表示,內地現在在選址,到底什麽時候建、在何地建,可能還在進一步論證。他還表示,核電的發展首先要確保安全,包括設備的安全、管理的安全、廠址的安全,國家現在在這些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中國一直堅持把“安全”發展核電事業放在首要位置。2016年1月27日發布的《中國的核應急》指出,中國始終把核安全放在和平利用核能事業首要位置,堅持總體國家安全觀,倡導理性、協調、並進的核安全觀,秉持為發展求安全、以安全促發展的理念,始終追求發展和安全兩個目標有機融合。

第一財經註意到,《規劃》還提及了“做好核電廠址資源保護工作”。核電廠址是一種非常稀缺的資源。由於核電站對安全的要求極高,這使得核電項目在選址之初,除了要考慮地理位置、地震地質、工程地質等自然因素外,還要考慮涉及人口增長限制、應急撤離、放射性廢液和廢氣排放等社會環境因素。

由於核電廠址是一種非常稀缺的資源,目前,不少沿海省份在謀劃“十三五”時已經將核電作為當地經濟的主打牌之一。比如,山東省發改委官網最近公布的《山東省能源中長期發展規劃》稱,要“加強潛在核電廠址資源的勘探和保護”。再比如,福建省“十三五”規劃同時表示,要“做好三明等其他核電廠址保護與論證”。

目前,中國是世界上核電在建規模最大的國家。截至今年6月底,中國正在運行的核電機組有31臺,裝機容量為2969萬千瓦,在建機組23臺,裝機容量為2609萬千瓦。根據規劃,預計到2020年,中國核電機組數量將躍居世界第二位。

與2015年全國開工建設高達6臺核電機組不同,2016年以來,全國尚無開工建設任何一臺核電機組。而按照《規劃》,在5年內,中國需要平均每年開工建設6臺百萬級千瓦的核電機組,才能完成《規劃》的目標。

在很多行業內人士看來,這意味著,現在離新增核電機組的開工建設已經不遠了。

十三 三五 未提 內陸 核電 開工 但可 可做 前期 準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577

何濼生﹕白居二或推高樓價 但可解急

1 : GS(14)@2017-12-05 00:40:48

【明報專訊】坊間有這樣的一個說法:「白居二」恒常化或會推高樓價。問題有兩個。一是「白居二」恒常化會不會推高樓價;一是「白居二」恒常化若真的推高樓價,是不是就不應再讓白表人士購買二手居屋。

政府2013年起以試驗形式,分兩輪推出共7500個「白居二」名額,分別超額認購12及17倍,最終4021名白表買家成功購買未補地價居屋單位,成功置業率為54%。被抽中的人士中,6457獲房委會發出購買資格證明書,即約2436買家放棄選購。

數據顯示,兩輪「白居二」臨時計劃後,第二市場單位價格分別上升64%及34%,比同期私人住宅市場中小型單位價格上升的47%及23%高出不少,表面上「白居二」恒常化帶頭推高樓價。但「白居二」的買家要符合購買資格,必須先符合公屋上樓的條件。論經濟能力,他們應不可能超越綠表申請人。

白居二買家財力未必比綠表弱

綠表申請人早已上樓,除因特殊原因獲安排上樓外,其他人士以前曾符合公屋上樓的收入和資產規定。但過了多年,由於收入改善、兼廉租省下的積蓄,很多家庭經濟條件改善,再不符合申請公屋資格,但以公屋居民身分便可以綠表人士申請免補地價購買二手居屋。表面上,「白居二」的買家購買力猶比綠表買家弱,不大可能推高樓價。

但房委會調查發現:逾四成「白居二」的買家獲家人資助。因此雖然自身的購買力較低,「靠父幹」後購買力不一定會低於綠表人士。奇怪的是仍有近六成白居二買家以較低的經濟能力出高價購買二手居屋。

高價買二手居屋 證明有迫切需要

白居二買家以較低的經濟能力出高價購買二手居屋的唯一原因,是他們的需要更大和更迫切。綠表人士既已入住公屋,基本上已解決了住屋問題,買居屋的迫切性不高,因此出價不及有迫切需要的白表人士進取。

獲房委會發出購買資格證明書的人士原可等候上樓,卻選擇出高價買二手居屋,住樓有迫切需要不言而喻。獲家人出資協助同樣反映家人認同買二手居屋的迫切性。

從這角度觀之,「白居二」恒常化為白表人士解燃眉之急,即使推高樓價,仍有可取和合理之處。

珠海學院商學院院長

[何濼生 濼觀天下]


來源: http://www.mpfinance.com/fin/dai ... 2862&issue=20171204
何濼 濼生 白居 二或 或推 高樓 但可 可解 解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480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