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非常外父 以車傳情

2012-6-14  NM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父母打本予子女做生意屢見不鮮,甚至「鋪橋搭路」,希望他們不用走寃枉路。今集故事主角,表面上是在火炭售賣自家品牌單車,月賺八萬的小夫妻,但出謀劃策的, 卻是六十六歲的外父何文君。
何文君九五年與友人在內地設廠,生產自家單車牌子BSP,主打入門版摺車及爬山車,內銷兼出口歐洲。 二千年,何文君鼓勵女兒何翠珊(Theresa,三十多歲)和女婿沈文斌(Ben,三十五歲)創業,在港開設BSP Bicycle Outlet賣單車。○九年,車廠關閉,何文君四處搭路搵廠,令BSP得以繼續生產。小夫妻亦不敢怠慢,努力經營,成功令主攻中低檔平民市場的BSP站穩 陣腳。不過,何文君的任務仍未完成,繼續「實」店鋪一舉一動, 隨時為女兒遮風擋雨。


是次生意的賣點是 自家品牌單車,所以當記者知道BSP品牌是由老闆Theresa父親何文君創辦時,即要求與其見面,了解創立品牌的始末。上週三,何文君應約來到火炭店 鋪,個子不高,但一開口卻中氣十足:「唔好意思,遲咗少少,有咩你問我啦。」何文君在記者對面坐下,開始說故事。「九四年經朋友介紹,識咗幫英國名牌 BSA(三槍)生產單車嘅河南安陽飛鷹集團總經理,佢搵我合資喺深圳開設分廠。兩年後,飛鷹集團因財政問題退咗股,我決定做自己牌子。」何文君一輪嘴道。
二千年,他鼓勵做文員的女兒與做汽車修理員的女婿創業,開設BSP Bicycle Outlet,初時主攻網購,在粉嶺的工廈租了個貨倉。○九年,為方便客人,才搬至火炭。「打工到最後乜都無,有盤生意揸手,生活先有保障。」何文君解 釋。這位父親,生怕一對小夫妻「行差踏錯」,表面上沒有參與營運,但對店鋪一舉一動都「到實」。這天,何文君便當着記者面,數落女兒:「你哋 Facebook專頁系統係點㗎?我Like咗都收唔到鋪頭嘅最新消息通知。」Theresa臉色一沉,望着地下說:「做緊啦,啲人Like咗就會有百分 之五嘅折扣。」父親明顯不滿意女兒答案,板着臉道:「你成日話做咗嘢,但我真係唔覺你有做到。運動家有最新優惠,我都會收到電郵,但我從來無收過BSP嘅 通知。」Theresa邊聽邊拿出紙筆記下父親教誨。

車廠倒閉 生產外判
事實上,有父親的車廠做後盾,BSP Bicycle Outlet創業初期不用憂心入貨及產品,只須專注宣傳。「租平,加上係廠價直銷,我哋走平價策略,例如同一規格嘅摺車,地鋪最平要八百八十蚊,BSP只 賣六百九十。」Theresa憶述,夫妻二人經常走到街頭及火車站派傳單,及在雅虎拍賣設立戶口,但生意只是「過得去」。直至○四年,消委會對市面的單車 進行測試,「消委會打電話來,我好驚,甚至打定輸數,求佢唔好登BSP嘅測試結果。」Theresa說,怎知結果刊登出來後,BSP單車在總體測試中,拿 到三粒半星(滿分是四粒星)。「而且價錢最平,個報告出咗後,生意增加咗兩成。」Ben補充道,店鋪每月盈利升至三萬元。 生意剛有起色,父親的車廠卻出事。○八年,內地改革勞工法,工廠成本大幅提高。「內地嚴格執行最低工資同標準工時,加班要雙計,仲要買社保,但金融海嘯 後,出口訂單減少,○九年被迫關廠,十四年嘅心血就咁無咗。」何文君說時仍一臉悵然。當時女兒女婿均想繼續經營Outlet,他便利用人脈,在廣州附近找 一些主力生產台灣及日本牌子的單車廠合作,生產BSP。現時公司主打摺車、爬山車及全避震車,分別由不同車廠製造。「唔同廠都精於造唔同類型嘅車。」阿 Ben解釋道,三條生產線每月的生產量大約為二百部。 為保持品質,Ben將BSP原先的零件供應商列出一張清單,交予內地車廠,要求廠方「按單執藥」,再進行裝嵌。Ben創業前,曾花一年時間在外父車廠實 習。生產外判後,他初時亦負責駐廠監督及抽樣檢查。「以前間廠細,成本相對高,而家搵大廠做,每架車嘅成本價同以前差唔多。」Ben說,現在每架單車的毛 利約三成。「我成日同佢哋講,做單車,一千蚊有三成毛利,即三百蚊,好過去賣十幾廿蚊碗,六成毛利嘅雲吞麵。」何文君加把口說道,一旁的Theresa及 Ben即頷首稱是。

搬鋪「搏一鋪」
雖然解決了生產問題,但店鋪每月要「硬食」固定數量的單車,經營壓力大大增加,真 正的考驗才剛開始。已「洗濕個頭」的Theresa和Ben決定搬鋪,擴闊客源。「好多客人都係鍾意上門來睇車,粉嶺唔就腳。」Ben說,○九年七月,店 鋪搬至火炭的工廠大廈,「貪佢就腳得來租亦唔貴,樓下就係單車徑,買完車可以即刻試,生意額增加咗三成。以前網購同街客嘅比例係七三,而家係五五。」阿 Ben笑說。一○年,在外父鼓勵及幫助下,BSP殺入觀塘巧明街的工廈開分店。 BSP的客源主要是家庭客,或買單車做休閒用途的年輕人,公司出品的摺車、爬山車及全避震車,主攻入門版,以平價做賣點。Theresa亦主動接觸不同的 大公司及團體,如紀律部隊的俱樂部等,提供「團購」優惠。現時店中以摺車最好賣,約有三十多個車款,價錢由七百多元至近三千元不等,約佔生意六成。「香港 地方小,摺車慳地方,而且方便攜帶,揸車人士可以擺喺車尾箱。」Theresa說,客人可選購店內款式,亦自組車架及配件,再選擇喜愛的顏色。除了自家品 牌,店內亦有出售其他品牌的單車,如用名廠車法拉利、林寶堅尼及Hummer牌子出的單車,價錢由三千至九千八百元不等。「用來作噱頭,名牌汽車買唔起, 都好奇來睇名牌單車,甚至買架來威吓。」阿Ben笑言,不過BSP品牌單車仍是生意主線,約佔六至七成營業額。

非常外父到實
現 時夫妻各打理一店,何文君平日甚少落鋪,更自言已退休,但記者訪問後,卻發現外父仍是「最後話事人」。上週五,記者表示想拿BSP單車給行家點評,並邀請 外父一同拍照,Ben和Theresa面露難色,指要請示外父,記者為省時間,自動請纓致電予外父交涉,二人即連連說好。由於何文君身在內地,翌日凌晨十 二時半才用Whatsapp回覆記者,之後講足四十分鐘電話,才答應記者要求。週六下午,Ben陪記者送單車到行家店鋪時,忍不住問道:「你係點樣說服佢 (外父)㗎?」 兩夫妻對外父既敬且畏,原來二人拍拖時,差點遭何文君棒打鴛鴦。何文君經營汽車廠,Theresa小時跟父母移民澳洲,大學畢業後回港,在一間物流公司當 文員。有次探訪父親汽車廠時,「太子女」竟然看中汽車修理工人Ben,父親當然反對,但女兒心意堅定,反駁指:「爸爸也未上過大學,亦曾做過修理工,最後 也能做汽車生意,難道汽車技工就比不上大學專科有前途嗎?」何文君惟有由得女兒。其實,何文君雖對女兒女婿要求嚴格,但卻不忘將風頭及功勞留予他們。上週 六早上,拍完照,何文君即叮囑記者道:「間單車鋪係佢哋兩個經營,我只不過有時俾吓意見,你要應承我,我張相細細地得㗎啦。」

非常外父望出書
何 文君是個「創業老手」,經歷足以寫成一本書。他十四歲輟學打工,六七年香港暴動,他與親戚合作經營九座位巴士載客服務,兩年後賺得第一桶金。其後經營雞 場,卻因一場瘟疫而血本無歸。打回原形後,何文君改行做小巴司機。七七年,獲車行老闆賞識,打本一百萬開設車行,買賣小巴、做小巴保險及牌費交易。之後, 再與數名行家,開設新界的士電召台,並做的士買賣,七八年已是大達車行的合伙人,生意如日中天。後來,何與友人進軍深圳出租車市場,成立迅達出租車及小汽 車兩間公司。由小巴、的士再到單車,何文君一生與車結緣,亦見證了深圳特區的發展。他用手寫板將經歷寫成八十頁文章,分七個章節,還有前言和後記,儲存在 電腦中,希望有日能獲報章出版連載,甚至出書。

開業資料(07/2009)
入貨:$550,000 裝修:$75,000 租金:$60,000* 網頁:$5,000 其他:10,000 總投資:$700,000 *兩個月按金,一個月上期

營業資料(05/2012)觀塘店
營業額:$230,000 入貨:$140,000 人工:$25,000△ 租金:$20,000 雜費:$8,000 盈利:$37,000 △包老闆人工,另全職、兼職各一

一點意見 野牛單車創辦人 何永生(Tony)
野牛主攻中高檔專業單車,熟悉各類單車部件,記者邀請創辦人Tony測試BSP最新出品的鋁合金摺 車,售價約$2,980,並針對店鋪策略,給予意見。 性能:整體幾好,幾紮實,屬普通家庭裝單車,我哋視為入門版。配件用嘅都係大路牌子,如主車架係嘅日本牌子最入門級Shimano,市價約五百元(未計輪 胎、單車鏈等配件及上油等費用),以家庭裝來講已經夠用。車頭要拆出來先摺得埋,唔太方便;車形略大,一般鋁合金摺車重約廿至廿五磅,呢架約為廿八磅,重 咗少少。 生意:價錢合理,做自家品牌再直銷,利潤會比較高。但因為少人識,銷售會比較難,競爭力亦較低,因為普通消費者不懂評估單車嘅質素,主要仲係睇牌子,覺得 出名嘅牌子較有保證,所以在推廣方面要花更多功夫。 ####


非常 外父 以車 傳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319

眼腫腫稱水腫 以車比喻男友唐詩詠要安全感

1 : GS(14)@2017-05-21 00:59:12

■唐詩詠昨日穿tube dress出席新車活動,對有否跟盧啟邦聯絡拒作回應。



唐詩詠和洪永城拍拖兩年半日前宣佈分手,有傳是唐詩詠暗交澳門猛人周焯華(洗米華)愛將盧啟邦個多月,但事後唐詩詠爆喊否認。昨日唐詩詠出席尖沙嘴Volkswagen新車發佈會時表示心情已平復,記者問她眼腫腫是否喊過?唐詩詠解釋是水腫所致。對於洪永城在社交網發文力撐,唐詩詠說:「我有睇到,呢幾日都feel到好多好溫暖。」會否覺得感動而跟對方坐低再傾傾?她說:「暫時唔講呢啲嘢住,但係我都好多謝佢,知道佢都承受咗好多壓力,我哋都會互相支持大家,在心中。」說時她有點眼濕濕。



■唐詩詠活動上跟司儀陳智燊有講有笑,心情看來已平復。

■出席活動前唐詩詠先到中環整頭髮。

■洪永城在社交網發文力撐,唐詩詠表示有看到。資料圖片

「向新目標出發」

有傳蔡思貝介入而分手,唐詩詠說:「我哋都知道會有唔同報道出現,亦都分別喺網上講咗我哋要講嘅嘢,所以對於呢啲傳聞我唔會再講。」唐詩詠介紹新車時以車比喻揀男友要有安全感,是否之前的男友欠缺安全感?她說:「我梗係唔答你呢個問題啦!」安全感是否重要?她說:「呢個對每一個女人嚟講都好重要,但唔希望大家會代入喺呢件事入面,希望可以向新嘅目標出發啦。」唐詩詠為今次事件牽涉到好多人而表示抱歉,記者問盧啟邦有否追求及報道出現後有否跟她聯絡?她均表示不回答。採訪:盧妹攝影:陳順禎、羅德光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entertainment/art/20170520/20026876
眼腫 腫腫 腫稱 水腫 以車 比喻 男友 唐詩 詠要 安全感 安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33777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