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牛市來了炒什麼? 二月立春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cba21780101efnn.html

五年熊市,很多人有戀熊心態,漲一漲就會害怕,近期1949以來的漲,讓人不適應,不舒服,也不習慣,越漲越惶恐,覺得股市簡直是不講道理。

 

股市的道理就是漲多了跌,跌多了漲,太具體地說道,中長期看全都沒有意義,長期而言,只要經濟絕對總量上升,則股市一定會漲比跌多,目前是經歷了5年熊市,指數從61241949,從股市運行的絕對道理來看,未來3-5年裡,牛市機會遠大於熊市,除非政變因素,否則,一點局部戰爭的因素都不可能改變趨勢,那麼如果牛市來臨,我們能炒做什麼呢?

 

按現行股評家和媒體的指引,看不出方向,說來說去還是藍籌最安全,最有價值,大盤股估值不僅合理,而且仍然很低,銀行之外,就是煤炭和有色,這些在上一個牛市裡已經被炒濫的,所謂的很有群眾基礎的品種,都是些典型的週期性產業,即使銀行本身,也不是一個可以擔當牛市中堅力量的行業品種,因為屬於傳統行業的它,只能為產業發展提供必要的服務,而不可能是產業發展和變革的核心,何況中國的銀行股都有著無與倫比的體量和巨大市值;

 

每一次大的牛市都會有一個核心與主題,也就是所謂的牛市符號,對於較成熟的經濟體來說,這個牛市符號會越來越少有機會落在銀行的頭上,反倒是2008年,金融體系的近乎崩潰成為50年一遇的股災導火索。

 

因此不妨可以簡單回顧一下中國幾次牛市的代表符號,然後可以簡單的為未來的牛市把把脈絡;作為一個發展中國家的不成熟的股市,中國資本市場真正有意義的牛市有兩次,第一次是1996年到2001年,第二次是2005年到2007年,19962001這一次牛市實際上是分了兩個階段的,1996-1997年牛市,完全是中國本土特色,基建和家用電器是牛市符號,科技股還只沾了點邊;隨著中國國際化的深入,1999-2001年牛市,就完全開始跟隨美國股市了,牛市符號是網絡科技股,其瘋狂荒唐之態今天沒經歷的人很難想像;2005-2007的牛市,則把這種國際化跟隨的範式給強化的一塌糊塗,牛市符號是煤電油運和有色金屬,尤其是有色金屬,其滾燙的餘溫至今未衰,其炒作的邏輯深入人心;

 

其實不論網絡科技還是煤電油運有色金屬,在把中國股市點燃之前已經在美國漲了很多很久了,1998年時,微軟、英特爾、雅虎等網絡科技股已經漲了幾倍幾十倍了,1999年年中,中國才開始有所反應,乃至沒有網絡股也生生硬造了一堆網絡股,炒了個雞犬升天,到後來一地雞毛;2005年美國的有色金屬的代表股TIE已經40倍漲好了,煤電油運這些早在2003年開始就啟動了,中國的馳宏鋅鍺之類還躺在地上睡大覺,結果是中國與世界聯繫的越緊密,最後資本市場傳導出來的效應就越是爆烈,後來中國的有色金屬是如何表現的,足以說明了這個關聯,這個從來不被人注意的行業,成為一次牛市的代表性符號,如此殊榮,落在這樣的一個週期性品種上,實在是不多見的。

 

中國作為一個不具備創新性的跟隨型經濟體,資本市場這樣的選擇和表現也是符合邏輯的,近一年來中國股市炒作的頁岩氣,3D打印這些概念,都是舶來品,我們自己提出的七大新興產業,卻始終不能獲得市場的認同,沒有美國這個炒作的樣本在前,似乎就是少了底氣,即便是有了炒作樣本,也不敢貿然跟進,直到這個樣本被炒得流光溢彩,大爆眼球,資金才敢跟,就算自己沒有也敢跟,比如3D打印,對中國來說,完全就是個概念,因為對美國來說現階段也還是概念和產業化居中的狀態,股票十幾倍這麼一漲,底氣就來了,實際上自2009年以來,美國股市連續上漲到現在,近期已經完全修復了2008年股災的大坑,開始挑戰歷史新高,過去的幾年,完全可以算是一個牛市,並且有著明顯的代表性符號,下面的問題是,中國,到底跟不跟呢?

 

美國股市這幾年的上漲,除了恢復性的因素外,它的炒作主線大致提煉一下有四個大塊:1.移動互聯網和新興消費電子產業以及計算機通信與軟件業,核心就是科技股。2.以頁岩氣,煉油業為主的新能源和能源格局變化主導的產業鏈。 3.以地產復甦帶動的基建、建材和相關消費產業 4.品牌消費與零售產業。

 

與前兩次的牛市符號相比,這次美國的牛市主打品種,除了移動互聯網、云計算、智慧地球有普遍的國際傳導意義外,其他的幾條線就比較美國本土化一些,像能源結構的改變主要發生在美國,相關產業鏈獲得巨大的調整和發展機會,地產復甦帶動相關產業回暖也比較美國特色,至於品牌消費與零售一直是美國經濟的支柱,只要有牛市他們是必然會活躍的群體,並不具備什麼特別意義。

 

也就是說,以移動互聯和智慧地球等科技股為主打炒作群成為本次美國牛市的一個較為明顯的牛市符號,其中移動互聯、云計算2010年開始表現,智慧產業則是2011年開始群體走牛,目前的情況是,他們走的還不夠誇張,未出特大型牛股,所以還沒到媒體跟著驚嘆的程度,但納斯達克確實創出了2001年互聯網泡沫破滅時的指數新高,而且,看趨勢未來幾年完全有可能逐漸去探一探歷史高點的樣子,一句話,科技的巨大創造力可能又要發力了。

 

中國股市20年的發展裡,真正為科技股興奮過的也就是1999-2000年,雖然名不副實,濫竽充數,但是這次行情確為中國後來十年的網絡和IT產業發展以及重視科技的氛圍打下前所未有的民意基礎,這十年來,中國還是產生了一批重量級的網絡科技企業的,資本市場的先導作用還是具備的;十多年過去了,資本市場也沒有再為科技股情緒亢奮過,一切都以估值為準則,中規中矩。

 

中國未來的希望,不在國企央企和房地產,在產業升級和技術報國的諸多中小企業裡,如果幾大新興產業最終做不起來,等待中國的可能就不是簡單的麻煩,甚至嚴重到壓倒一切的穩定到時候會被壓倒。

 

2005-2007年的牛市,說白了就是在炒通貨膨脹,最可笑的是很多人還說通脹無牛市呢,漲價因素是多個大牛股的核心基因,甚至包括所謂的消費大牛股茅台,1900年的可口可樂賣5美分/200毫升,到今天特價促銷經常可以買到0.33/710毫升裝的,113年下來,漲了多少?這次的通脹可以說讓中國三十年的發展成果不少都打了水漂,美國持續增長了百年,一美元仍然具有強大的購買力,可以支撐兩家連鎖的一元平價商店如DOLLAR GENERAL(NYSE:DG) DOLLAR TREE (NASDAQ:DLTR),市值一個是150億美元,一個90億美元,百萬富翁至今仍然還是個有份量的稱呼,中國的一元錢今天還能買到什麼?一把蔥還是一頭蒜,或者是幾根縫衣針和城市公交的單程票?

 

高速的經濟發展和快速的通貨膨脹,再加上人民幣匯率的堅挺,造成的結果是資金不斷外流,也就是財富不斷向境外轉移,直到有一天經濟出現空洞化,然後迅速崩塌,內部自然的出現崩塌,國內的有房族還希望房價不斷漲漲漲,不知道這將孕育多麼可怕的未知風險,如果下一個牛市再炒一次通脹的話,中國的神話也就可以徹底終結了,很可惜,目前沒有跡象顯示國人噩夢已醒,股市寧可炒作空洞的沒有實質但有想像力的東西,也好過炒通貨膨脹啊!

 

如果一個新的牛市向我們走來,我們炒什麼?
牛市 來了 了炒 什麼 二月 立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4507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