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忘了微信紅包吧,你需要交易員Style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70431

如果說場內交易和新年倒數的環境有什麽相似之處,可能也就是“吵鬧”二字。 同樣在喧鬧的人群之中,不用什麽科技要想遠距離傳達意思,除了基本靠吼,還可以像交易員那樣打手勢。 介紹場內交易的網站TradingPitHistory.com用以下組圖給一些想換個方式的朋友提供了參考。華爾街見聞僅拋磚引玉,手語、摩爾斯密碼神馬的敬請自行舉一反三。 下圖這個手勢代表數字“十”。 這個手勢代表數字“九”,不是“四”哦,註意手擺位方向。 同樣的道理,下面代表數字“八”,不是“三”。 想必不用啰嗦了,下面是比劃“七”。 “六”這個手勢好像提醒我們,不要隨便這麽指人哦…… 看來看去,“五”是最好理解的吧?不過也要註意手的方向。 下面比劃“四”的時候同理。 “三”也好懂吧? “放之四海而皆準”的“二”來咯。 最是扣人心弦的“一”! 新年到啦! 還在微信上搶紅包?華爾街見聞APP(IOS版)上線啦!! TradingPitHistory.com溫馨提醒大家,交易員的手勢 靠近面部的代表數量,遠離身體的代表價格。 如果要買,通常會先做代表價格的手勢,然後再比劃代表數量的數字。 如果賣正好相反,先做代表數量的手勢,接著再比劃價格。
忘了 了微 微信 紅包 需要 交易員 交易 Style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476

誰制造了微商財富神話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951

 

微商代理已經成為各種招聘會上的熱門需求,這種宣稱玩玩手機就能發大財的“職業”吸引了越來越多人。 (CFP/圖)

在微商的利益鏈條上,最賺錢的就是大BOSS和大咖代理們。為了招收層層代理,他們常常請明星代言,而召開盛大豪華的發布會則是必不可少的法寶。

與任何一種傳統的商業結構不同,微商以每個參與者的朋友圈為中心點,發散出層層代理。每個人既是上一個朋友圈的下家,又是下一個朋友圈的上家,不同人的圈子甚至還有交叉。

因此,微商是一種類金字塔,又互相交錯的網狀結構。在朋友圈這個晾曬私生活的半公共平臺上,商業信息轉發、分享,沿著人際關系的曲線呈癌裂變式傳遞。

在微商這根利益鏈條上,究竟有哪些角色?他們分別承擔著什麽功能,獲得怎樣的收益?

微信出品,淘寶制造

這些生產與銷售的資質,包括代工廠生產的面膜本身,在淘寶上都可以花錢買到。

生產商,是這根鏈條的起源,但在微商生意的現實中卻是沒有多少話語權的一個環節。

在全國化妝品生產重鎮——廣州白雲區城郊結合部村鎮里,藏著大大小小的日化工廠,許多微商產品其實就是在這里生產的。

白雲區太和鎮永興村第八經濟社的植一堂,便是微商ZUZU面膜的代工廠。

永興村有十九個經濟社,整個村子在迅猛地城市化。沿路都是正在施工的房子,砂石磚塊等建築材料堆滿人行道。植一堂在ZUZU面膜標的地址是陳太路自編12號,但在工廠外面並沒有任何招牌標示。

據植一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權能介紹,ZUZU面膜是他們工廠代工生產的,他們無權銷售。他們自己的主打品牌,則正在主推無矽油的洗發水。

這樣的現實,與中國本土日化行業二十多年來的發展特點有關:生產廠家大部分是代工廠,很少自己直接做銷售和市場。一般是一個公司作出一個品牌,尋找生產廠家生產,再由自己的銷售隊伍推向市場。

微商沿襲了這種行業習慣。

“面膜技術含量不高,一般品牌商來談,就是準備出多少成本,一盒要裝多少片,要一個什麽樣的包裝,什麽樣的效果比如美白還是補水,不會特別談到配方。”一位從事日化生產二十余年的行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稱,一盒在朋友圈賣一百多塊的面膜,成本連包裝不過十幾塊。

2014年微商面膜火起來後,帶活了廣州一批中小化妝品代工廠。這是因為,微商的特點就是快。因為微商主要靠發展代理,產品大多囤在代理商手里,一個產品做起來快,死掉也快,就要求產品跟進的速度、停掉的速度都要快。因此,微商品牌大多選擇這些中小生產企業合作。

一家為微商供貨的廠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們從去年10月份開始供貨,每天要出貨500件,但這個廠子每天的產量只有300多件,供不應求,足見微商生意的火爆。

不過,這種行業習慣也帶來很多隱患。

微商知名企業思埠集團創始人吳召國也承認:大部分的微商品牌,沒有研發不管質量完全交由上遊代工廠做,只管渠道。

在2015年4月媒體曝光了朋友圈面膜添加激素等違禁物後,微商的面膜生意受到嚴重打擊。

一位專門給日化生產企業提供生產原料的材料供應商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微商賣的,大多是線下從來沒有的全新品牌,要想打開銷路,只有靠功效打口碑,添加激素等確實能讓一個產品的功效立竿見影,因此微商圈的面膜有問題的就會比較多。

根據國家政策規定,化妝品上市前必須有的資質證明包括,生產企業必須有衛生部門發的生產許可證;銷售部門必須有產品的衛生檢測報告和質量檢測報告。

這一規定,在大型超市、美妝連鎖等實體渠道,要求的相對嚴格,產品要鋪貨就必須要出具相應的材料。

但在朋友圈賣的面膜,因為監管、法律均處於模糊狀態,很多商家並沒有相應的資質——實際上,南方周末記者發現,這些資質,包括代工廠生產的面膜本身,在淘寶上也都可以花錢買到。也就是說,微商在做渠道之前的所有要求,淘寶都可以提供一條龍服務,業內戲稱為“微信出品,淘寶制造”。

微商面膜被媒體曝光後,為了取得下級代理和消費者的信任,一些微商品牌開始做檢測,並將檢測報告在朋友圈刷屏。

南方周末記者隨機聯系了兩個為微商品牌出具檢測報告的檢測機構。華測檢測負責化妝品檢測的工作人員曾敏稱,現在微商的單子很多,一天就有兩三百個。如果檢測是為了走市場,而且是在網上賣,“就做常規8項就行了”。如果貨品要鋪到沃爾瑪等大型超市,“就要做全檢”,因為實體店要求更嚴格一些。

其所稱的常規8項,收費為每個產品600元,只要把產品樣品快遞過去,QQ填單申請,一般5到7個工作日就可以出結果。面對南方周末記者“檢測是不是好通過”的疑問,對方稱,“一般樣品如果不被微生物汙染,都能通過,跟工廠說一下這批送檢的註意點就好了”。

大boss與大咖代理

依靠這種屌絲逆襲的創富神話,大咖們一層層擴充著自己的代理隊伍。

每個在朋友圈里賣得很火的面膜或者洗發水,在層層代理背後,都有一個大boss——真正擁有這個產品的品牌商。

正是這些人,最早推動了微商的出現和發展。行業內公認最早將面膜推到朋友圈的,一個是俏十歲的武斌,一個是思埠的吳召國。

2014年9月,廣州美博會上,吳召國第一次公開說,靠在微信朋友圈賣面膜,剛成立的思埠僅用了6個月的時間,就獲得了五六個億的收入。

這個數字震驚了行業——一個即便在行業內深耕了數年的品牌,一年能做到上億已經是不錯的成績。

思埠的財富神話,刺激了一大批微商品牌的出現。這些品牌商找到代工廠生產產品,再找微商團隊或者是自己招收代理,獲得高額利潤。

據吳召國介紹,在2014年初期左右,微信上面是三無產品橫行,那段時間不需要產品有知名度,是否超標也沒人在意,只要你刷屏,就有人購買。

隨著微商發展速度越來越快,微商代理團隊,漸漸成為微商生態圈的核心。

最早進入微商圈成為代理,不僅掘到了第一桶金,而且往往目前已成為團隊大咖。這些人大多是本來就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網絡紅人,或者是有一定客戶基礎的淘寶商家轉型而來。

做起了微商圈熱品東方神皂的cbb團隊創始人初瑞雪,本來在淘寶經營5個服裝店,後來在唱吧、yy唱歌,成為網絡紅人,擁有十幾萬的粉絲。她每天打扮得美美的在網絡空間唱歌,每天穿的衣服、用什麽化妝品都成為粉絲關註的焦點。

梳理初瑞雪的個人微博,可以發現她做微商的路徑:最初只是做銷售,在微信分享自己用的產品,但從2014年4月份左右開始轉為招代理,其龐大的粉絲群成為她最初的買家和代理來源。

從此以後,初瑞雪本人便成了一個神話——一個靠做微商,奮鬥不息,底層創業,如今財富千萬,開跑車住豪宅的成功大咖。

依靠這種屌絲逆襲的創富神話,大咖們一層層擴充著自己的代理隊伍。

短妞妞是cbb團隊的核心成員,屬於“賺到了錢的少數人”。最初她滿臉痤瘡,但據說用了所代理的面膜之後,皮膚變得白凈起來,她因此成為cbb老大初瑞雪最早的宣傳工具,在初瑞雪微博中,常看到她使用產品前和使用後的對比圖。

2015年的cbb新品發布會上,短妞妞及其所組建的團隊成為了大力表揚對象,作為cbb團隊官方合作夥伴,她的朋友圈主要是推薦各級代理。

有趣的是,在這個基於虛擬網絡的微商生態系統里,有時候上下家之間也得互相提防著。

微商之間的交易,一般是下級代理先通過微信打款過去,第二天上家就會把貨發出來。但假貨、交了錢不發貨等問題免不了發生,而線下商業世界中常見的串貨、亂價也時常引發糾紛。為了維護秩序,一些團隊甚至向低級別代理收取級別不等的保證金。

在這個生態鏈的最底層,也就是小白代理們,拿貨價最高,也承擔著貨賣不出去砸在手里的全部風險。再招更下層的代理,往往成為他們的選擇。

明星攻勢

打廣告、請明星代言是必不可少的手段,既能贏得新代理信任,也能吸引消費者。

在這條產業鏈的外圍,還有一系列為微商崛起造勢助力的角色。

廣告、明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過了最初售賣三無產品的階段,微商現在已經開始進入塑造品牌的發展階段。打廣告、請明星代言是必不可少的手段,既能贏得新代理信任,也能贏得消費者追捧。

因此,但凡有一定實力的微商品牌,都要請各路明星代言、試用。某皂宣稱請來了範冰冰,某膜請來了楊恭如,實力尚欠的就請來了超女偶像。

一些更不知名的小明星和模特團,則定期擺拍產品的試用美圖和效果圖,再由廠家統一發送給代理,由其層層複制轉發。

吳召國稱,微商的商品,賣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請明星做廣告做宣傳,為此思埠2014年在廣告上砸了3個億,陸續請了楊恭如、秦嵐、袁姍姍以及林心如作為代言人。後來又花了2500萬中標了2015年春晚黃金招標廣告,露了15秒鐘。

一些微商產品也打著明星的擦邊球進行推廣。例如,一款瓶身上打著李東田logo,有李東田簽名的洗發水,商標名為炫愛,正在朋友圈熱招代理——自從媒體對面膜質量曝光影響了面膜的銷路後,洗發水成了微商圈另一熱賣品類。

東田炫愛的代理們在“招商”時,均拿李東田做招牌,這套零售價168元的洗護套裝,宣稱李東田以私人名義參與研發,和chanel香水同一個香型,瓶身由阿瑪尼品牌設計師參與設計。

而李東田的新浪微博,卻在4月4日發布了一則沒有明確指向的聲明,稱目前網絡和市場上任何其它產品均與東田造型公司無關。

該產品的品牌持有者王穎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李東田是炫愛研究院的名譽院長,雙方經人牽線簽有合作協議。南方周末記者向東田造型副總裁陳巖核實,其稱,李東田和許多國際品牌有類似的合作,但是和炫愛“沒有正式的簽約和代言”。

這些明星廣告,成為代理們一層層再招代理時最好用的招數,“你看,你還不相信麽?”

當產品質量被曝光、質疑或遇到信任危機的時候,狠砸廣告也是微商的常用手法。

吳召國稱,2014年曝光黛萊美,我們沒有解釋,直接2000萬冠名東方衛視的跨年演唱會。一切煙消雲散,謠言不攻自破。過了一星期,又說我們產品被公安局查封,我們沒有解釋,用1000萬冠名央視的網絡春晚。我們第三次又被曝光,什麽也沒說,直接冠名央視3·15消費者晚會。過了十幾天,央視報了我們的產品來自小作坊,我們就火了,直接在5月1日到美國時報廣場連打三天廣告。

培訓與發布會的秘密

發布會只面向代理開放,每個參會者至少要進十箱面膜,進價共45000元。

對微商進行培訓是整個鏈條上必不可少的環節。

這些培訓最早由品牌商完成。最初依賴的工具就是微信群,後來代理越來越多,改用具備在線直播能力和容量強大的YY聊天室。這也是草根網紅,80、90後們非常熟悉的一個軟件,氣質與微商非常搭調。

2015年4月29日晚8:00,南方周末記者進入一個面膜產品的一堂產品培訓課程,開始後不到十分鐘,同時在線人數就已經達到12033人。

在每一個微商代理小團隊,上家經常會給下家開課,內容無非是吸人大法與發圈指南。

一位2014年開始做微商的總代理對南方周末記者稱,現在時代不一樣了,2013年的時候有貨就能賣出去,“現在做就要教你下家,這樣下家才對你的黏性更強”。

隨著微商規模的擴充,越來越多沒有任何銷售經驗的小白進入代理隊伍,加上賣不出貨囤在手上的人也越來越多,培訓業務竟然漸漸長成了一個單獨的分支,越來越多的“微商大咖”做起了專業培訓的生意。

他們活躍在各大微商論壇,拿出場費,積攢名氣,再開班授課。南方周末記者隨手搜索,就可以檢索到大量微商培訓號,培訓費800元左右,號稱包教包會,解決囤貨煩惱。

開發布會也是微商培訓代理、籠絡人心的另一個慣用手法。

思埠的吳召國,將2014年的公司年會開到了人民大會堂,還派人拍了一段從家鄉到人民大會堂“有多遠”的15分鐘微電影。年會召開後,代理們激動奔走相告,年會的圖片刷爆了朋友圈。

2015年5月21日,南方周末記者參加了另一個微商圈知名團隊cbb在廣州長隆酒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產品發布會,主要的參加者都是其內部代理,能容納數千人的會場目測都是滿座。與會者多是頭戴皇冠,身穿晚禮服出場,場面盛大。

團隊老大——被代理們稱為雪大的初瑞雪,排場堪比明星,有至少六個黑西裝戴墨鏡的平頭保鏢護送。穿著超過10cm高跟鞋的初瑞雪,上下臺階都會有一個保鏢攙扶,扶完後保鏢就統一蹲伏在側。

晚會主要內容就是頒各種獎,發布新產品,間或穿插明星表演。有一個獎叫“女皇獎”,專門頒發給長得漂亮又會曬產品圖的美女。

有趣的是,初瑞雪甚至記錯了她身邊那位頂級代理的團隊名字。

會務官方客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發布會只面向代理開放,每個參會者至少要進十箱面膜,進價共45000元。

誰制 制造 造了 了微 微商 財富 神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8288

誰制造了微商財富神話

來源: http://www.infzm.com/content/109951

 

微商代理已經成為各種招聘會上的熱門需求,這種宣稱玩玩手機就能發大財的“職業”吸引了越來越多人。 (CFP/圖)

在微商的利益鏈條上,最賺錢的就是大BOSS和大咖代理們。為了招收層層代理,他們常常請明星代言,而召開盛大豪華的發布會則是必不可少的法寶。

與任何一種傳統的商業結構不同,微商以每個參與者的朋友圈為中心點,發散出層層代理。每個人既是上一個朋友圈的下家,又是下一個朋友圈的上家,不同人的圈子甚至還有交叉。

因此,微商是一種類金字塔,又互相交錯的網狀結構。在朋友圈這個晾曬私生活的半公共平臺上,商業信息轉發、分享,沿著人際關系的曲線呈癌裂變式傳遞。

在微商這根利益鏈條上,究竟有哪些角色?他們分別承擔著什麽功能,獲得怎樣的收益?

微信出品,淘寶制造

這些生產與銷售的資質,包括代工廠生產的面膜本身,在淘寶上都可以花錢買到。

生產商,是這根鏈條的起源,但在微商生意的現實中卻是沒有多少話語權的一個環節。

在全國化妝品生產重鎮——廣州白雲區城郊結合部村鎮里,藏著大大小小的日化工廠,許多微商產品其實就是在這里生產的。

白雲區太和鎮永興村第八經濟社的植一堂,便是微商ZUZU面膜的代工廠。

永興村有十九個經濟社,整個村子在迅猛地城市化。沿路都是正在施工的房子,砂石磚塊等建築材料堆滿人行道。植一堂在ZUZU面膜標的地址是陳太路自編12號,但在工廠外面並沒有任何招牌標示。

據植一堂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何權能介紹,ZUZU面膜是他們工廠代工生產的,他們無權銷售。他們自己的主打品牌,則正在主推無矽油的洗發水。

這樣的現實,與中國本土日化行業二十多年來的發展特點有關:生產廠家大部分是代工廠,很少自己直接做銷售和市場。一般是一個公司作出一個品牌,尋找生產廠家生產,再由自己的銷售隊伍推向市場。

微商沿襲了這種行業習慣。

“面膜技術含量不高,一般品牌商來談,就是準備出多少成本,一盒要裝多少片,要一個什麽樣的包裝,什麽樣的效果比如美白還是補水,不會特別談到配方。”一位從事日化生產二十余年的行業內人士對南方周末記者稱,一盒在朋友圈賣一百多塊的面膜,成本連包裝不過十幾塊。

2014年微商面膜火起來後,帶活了廣州一批中小化妝品代工廠。這是因為,微商的特點就是快。因為微商主要靠發展代理,產品大多囤在代理商手里,一個產品做起來快,死掉也快,就要求產品跟進的速度、停掉的速度都要快。因此,微商品牌大多選擇這些中小生產企業合作。

一家為微商供貨的廠家告訴南方周末記者,他們從去年10月份開始供貨,每天要出貨500件,但這個廠子每天的產量只有300多件,供不應求,足見微商生意的火爆。

不過,這種行業習慣也帶來很多隱患。

微商知名企業思埠集團創始人吳召國也承認:大部分的微商品牌,沒有研發不管質量完全交由上遊代工廠做,只管渠道。

在2015年4月媒體曝光了朋友圈面膜添加激素等違禁物後,微商的面膜生意受到嚴重打擊。

一位專門給日化生產企業提供生產原料的材料供應商對南方周末記者稱,微商賣的,大多是線下從來沒有的全新品牌,要想打開銷路,只有靠功效打口碑,添加激素等確實能讓一個產品的功效立竿見影,因此微商圈的面膜有問題的就會比較多。

根據國家政策規定,化妝品上市前必須有的資質證明包括,生產企業必須有衛生部門發的生產許可證;銷售部門必須有產品的衛生檢測報告和質量檢測報告。

這一規定,在大型超市、美妝連鎖等實體渠道,要求的相對嚴格,產品要鋪貨就必須要出具相應的材料。

但在朋友圈賣的面膜,因為監管、法律均處於模糊狀態,很多商家並沒有相應的資質——實際上,南方周末記者發現,這些資質,包括代工廠生產的面膜本身,在淘寶上也都可以花錢買到。也就是說,微商在做渠道之前的所有要求,淘寶都可以提供一條龍服務,業內戲稱為“微信出品,淘寶制造”。

微商面膜被媒體曝光後,為了取得下級代理和消費者的信任,一些微商品牌開始做檢測,並將檢測報告在朋友圈刷屏。

南方周末記者隨機聯系了兩個為微商品牌出具檢測報告的檢測機構。華測檢測負責化妝品檢測的工作人員曾敏稱,現在微商的單子很多,一天就有兩三百個。如果檢測是為了走市場,而且是在網上賣,“就做常規8項就行了”。如果貨品要鋪到沃爾瑪等大型超市,“就要做全檢”,因為實體店要求更嚴格一些。

其所稱的常規8項,收費為每個產品600元,只要把產品樣品快遞過去,QQ填單申請,一般5到7個工作日就可以出結果。面對南方周末記者“檢測是不是好通過”的疑問,對方稱,“一般樣品如果不被微生物汙染,都能通過,跟工廠說一下這批送檢的註意點就好了”。

大boss與大咖代理

依靠這種屌絲逆襲的創富神話,大咖們一層層擴充著自己的代理隊伍。

每個在朋友圈里賣得很火的面膜或者洗發水,在層層代理背後,都有一個大boss——真正擁有這個產品的品牌商。

正是這些人,最早推動了微商的出現和發展。行業內公認最早將面膜推到朋友圈的,一個是俏十歲的武斌,一個是思埠的吳召國。

2014年9月,廣州美博會上,吳召國第一次公開說,靠在微信朋友圈賣面膜,剛成立的思埠僅用了6個月的時間,就獲得了五六個億的收入。

這個數字震驚了行業——一個即便在行業內深耕了數年的品牌,一年能做到上億已經是不錯的成績。

思埠的財富神話,刺激了一大批微商品牌的出現。這些品牌商找到代工廠生產產品,再找微商團隊或者是自己招收代理,獲得高額利潤。

據吳召國介紹,在2014年初期左右,微信上面是三無產品橫行,那段時間不需要產品有知名度,是否超標也沒人在意,只要你刷屏,就有人購買。

隨著微商發展速度越來越快,微商代理團隊,漸漸成為微商生態圈的核心。

最早進入微商圈成為代理,不僅掘到了第一桶金,而且往往目前已成為團隊大咖。這些人大多是本來就有一定粉絲基礎的網絡紅人,或者是有一定客戶基礎的淘寶商家轉型而來。

做起了微商圈熱品東方神皂的cbb團隊創始人初瑞雪,本來在淘寶經營5個服裝店,後來在唱吧、yy唱歌,成為網絡紅人,擁有十幾萬的粉絲。她每天打扮得美美的在網絡空間唱歌,每天穿的衣服、用什麽化妝品都成為粉絲關註的焦點。

梳理初瑞雪的個人微博,可以發現她做微商的路徑:最初只是做銷售,在微信分享自己用的產品,但從2014年4月份左右開始轉為招代理,其龐大的粉絲群成為她最初的買家和代理來源。

從此以後,初瑞雪本人便成了一個神話——一個靠做微商,奮鬥不息,底層創業,如今財富千萬,開跑車住豪宅的成功大咖。

依靠這種屌絲逆襲的創富神話,大咖們一層層擴充著自己的代理隊伍。

短妞妞是cbb團隊的核心成員,屬於“賺到了錢的少數人”。最初她滿臉痤瘡,但據說用了所代理的面膜之後,皮膚變得白凈起來,她因此成為cbb老大初瑞雪最早的宣傳工具,在初瑞雪微博中,常看到她使用產品前和使用後的對比圖。

2015年的cbb新品發布會上,短妞妞及其所組建的團隊成為了大力表揚對象,作為cbb團隊官方合作夥伴,她的朋友圈主要是推薦各級代理。

有趣的是,在這個基於虛擬網絡的微商生態系統里,有時候上下家之間也得互相提防著。

微商之間的交易,一般是下級代理先通過微信打款過去,第二天上家就會把貨發出來。但假貨、交了錢不發貨等問題免不了發生,而線下商業世界中常見的串貨、亂價也時常引發糾紛。為了維護秩序,一些團隊甚至向低級別代理收取級別不等的保證金。

在這個生態鏈的最底層,也就是小白代理們,拿貨價最高,也承擔著貨賣不出去砸在手里的全部風險。再招更下層的代理,往往成為他們的選擇。

明星攻勢

打廣告、請明星代言是必不可少的手段,既能贏得新代理信任,也能吸引消費者。

在這條產業鏈的外圍,還有一系列為微商崛起造勢助力的角色。

廣告、明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環。

過了最初售賣三無產品的階段,微商現在已經開始進入塑造品牌的發展階段。打廣告、請明星代言是必不可少的手段,既能贏得新代理信任,也能贏得消費者追捧。

因此,但凡有一定實力的微商品牌,都要請各路明星代言、試用。某皂宣稱請來了範冰冰,某膜請來了楊恭如,實力尚欠的就請來了超女偶像。

一些更不知名的小明星和模特團,則定期擺拍產品的試用美圖和效果圖,再由廠家統一發送給代理,由其層層複制轉發。

吳召國稱,微商的商品,賣出去的唯一方法就是請明星做廣告做宣傳,為此思埠2014年在廣告上砸了3個億,陸續請了楊恭如、秦嵐、袁姍姍以及林心如作為代言人。後來又花了2500萬中標了2015年春晚黃金招標廣告,露了15秒鐘。

一些微商產品也打著明星的擦邊球進行推廣。例如,一款瓶身上打著李東田logo,有李東田簽名的洗發水,商標名為炫愛,正在朋友圈熱招代理——自從媒體對面膜質量曝光影響了面膜的銷路後,洗發水成了微商圈另一熱賣品類。

東田炫愛的代理們在“招商”時,均拿李東田做招牌,這套零售價168元的洗護套裝,宣稱李東田以私人名義參與研發,和chanel香水同一個香型,瓶身由阿瑪尼品牌設計師參與設計。

而李東田的新浪微博,卻在4月4日發布了一則沒有明確指向的聲明,稱目前網絡和市場上任何其它產品均與東田造型公司無關。

該產品的品牌持有者王穎告訴南方周末記者,李東田是炫愛研究院的名譽院長,雙方經人牽線簽有合作協議。南方周末記者向東田造型副總裁陳巖核實,其稱,李東田和許多國際品牌有類似的合作,但是和炫愛“沒有正式的簽約和代言”。

這些明星廣告,成為代理們一層層再招代理時最好用的招數,“你看,你還不相信麽?”

當產品質量被曝光、質疑或遇到信任危機的時候,狠砸廣告也是微商的常用手法。

吳召國稱,2014年曝光黛萊美,我們沒有解釋,直接2000萬冠名東方衛視的跨年演唱會。一切煙消雲散,謠言不攻自破。過了一星期,又說我們產品被公安局查封,我們沒有解釋,用1000萬冠名央視的網絡春晚。我們第三次又被曝光,什麽也沒說,直接冠名央視3·15消費者晚會。過了十幾天,央視報了我們的產品來自小作坊,我們就火了,直接在5月1日到美國時報廣場連打三天廣告。

培訓與發布會的秘密

發布會只面向代理開放,每個參會者至少要進十箱面膜,進價共45000元。

對微商進行培訓是整個鏈條上必不可少的環節。

這些培訓最早由品牌商完成。最初依賴的工具就是微信群,後來代理越來越多,改用具備在線直播能力和容量強大的YY聊天室。這也是草根網紅,80、90後們非常熟悉的一個軟件,氣質與微商非常搭調。

2015年4月29日晚8:00,南方周末記者進入一個面膜產品的一堂產品培訓課程,開始後不到十分鐘,同時在線人數就已經達到12033人。

在每一個微商代理小團隊,上家經常會給下家開課,內容無非是吸人大法與發圈指南。

一位2014年開始做微商的總代理對南方周末記者稱,現在時代不一樣了,2013年的時候有貨就能賣出去,“現在做就要教你下家,這樣下家才對你的黏性更強”。

隨著微商規模的擴充,越來越多沒有任何銷售經驗的小白進入代理隊伍,加上賣不出貨囤在手上的人也越來越多,培訓業務竟然漸漸長成了一個單獨的分支,越來越多的“微商大咖”做起了專業培訓的生意。

他們活躍在各大微商論壇,拿出場費,積攢名氣,再開班授課。南方周末記者隨手搜索,就可以檢索到大量微商培訓號,培訓費800元左右,號稱包教包會,解決囤貨煩惱。

開發布會也是微商培訓代理、籠絡人心的另一個慣用手法。

思埠的吳召國,將2014年的公司年會開到了人民大會堂,還派人拍了一段從家鄉到人民大會堂“有多遠”的15分鐘微電影。年會召開後,代理們激動奔走相告,年會的圖片刷爆了朋友圈。

2015年5月21日,南方周末記者參加了另一個微商圈知名團隊cbb在廣州長隆酒店國際會議中心舉辦的產品發布會,主要的參加者都是其內部代理,能容納數千人的會場目測都是滿座。與會者多是頭戴皇冠,身穿晚禮服出場,場面盛大。

團隊老大——被代理們稱為雪大的初瑞雪,排場堪比明星,有至少六個黑西裝戴墨鏡的平頭保鏢護送。穿著超過10cm高跟鞋的初瑞雪,上下臺階都會有一個保鏢攙扶,扶完後保鏢就統一蹲伏在側。

晚會主要內容就是頒各種獎,發布新產品,間或穿插明星表演。有一個獎叫“女皇獎”,專門頒發給長得漂亮又會曬產品圖的美女。

有趣的是,初瑞雪甚至記錯了她身邊那位頂級代理的團隊名字。

會務官方客服告訴南方周末記者,發布會只面向代理開放,每個參會者至少要進十箱面膜,進價共45000元。

誰制 制造 造了 了微 微商 財富 神話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48356

深度解讀小程序,我們問了微信的朋友和創業者們

來源: http://www.iheima.com/zixun/2017/0110/160767.shtml

深度解讀小程序,我們問了微信的朋友和創業者們
高榕資本 高榕資本

深度解讀小程序,我們問了微信的朋友和創業者們

小程序所引發的第一個主戰場應該是“地面的戰爭”。

微信小程序1月9日淩晨正式上線了,大家應該看到了不少分析和報道。但我們要來點內外結合的東西。

我們收集了關於小程序的重要問題向微信的朋友進行了詢問,同時也請高榕大家庭里最早使用小程序的CEO們談了他們的看法和直觀感受。

微信的朋友表示,小程序所引發的第一個主戰場應該是“地面的戰爭”。一個核心思路是:小程序目前的定位可以看成是一個效率工具,是一種服務性工具。不要把它當成是一個獲取流量的工具。

希望大家喜歡。

地面的戰爭即將爆發:小程序高榕十問

639282886369077322

 

 

1. 小程序最可能在哪些領域出現大的機會?

從產品特性的推演上來說,小程序所引發的第一個主戰場應該是“地面的戰爭”。對於有地面自有流量的商家、有地面推廣需求的商家尤其如此。

比如說,社區的生鮮電商、生鮮微商、酒店旅館、餐飲,以及我自己比較看重的醫院服務等方向。

第二個主戰場,可能是基於群的協同協作的to B類工具。這里面可能會跑出一兩個比較牛的公司來。

2. 小程序與APP、公眾號、H5的核心區別是什麽?

無須安裝是小程序和APP的最大區別。

相比H5,小程序有更加優秀的UI交互表現。

對公眾號來說,小程序沒有粉絲概念,不會騷擾用戶。

總結來說,小程序是無需安裝但交互上要比H5和公眾號更為友好的一個程序或者應用。

3. 除了大眾宣傳的便捷性等優點,小程序有哪些限制?

第一,談到最大的限制,很多人沒有註意到的事實是,小程序不是一個用於營銷和獲客的工具。小程序沒有“關註”、“用戶留存”的概念。對我而言,小程序更多的是一個提高效率的工具。

第二,小程序在產品特性上可能會有一些限制存在。比如,目前來看,小程序的二維碼不能發朋友圈,也不能通過識別二維碼直接啟動。

第三,從產品運營的角度看,小程序對於行業的開放會有一個逐步優化的過程,不同行業的審批成本、進入門檻會有一定的差別。

4. 微信內部對小程序的限制有哪些?

內部來說,微信團隊可能更擔心小程序濫用的問題,大家會很慎重。

5. 小程序在開發上的難度如何?

坦率的說,小程序的開發難度非常低。上手的話,基本上一兩個大學生,簡單的前臺+後臺+UI就能跑起來了。整個的開發成本不是很高。

827212738508951196

但是這里對於行業的準入資質要求是蠻高的。比如,股票類型的可能需要證券方面的交易資格等等。

換句話說,小程序並不像公眾號會有個人的主體,它目前應該全部都是對公主體。

6. 小程序未來有哪些入口可以進入?

從小程序目前的產品特性和運營特點整個來做分析,它主要是針對線下流量的轉化設計的。通過自然接入小程序,為線下的場景或者服務能力提供一個便捷的連接工具。

線上來看,目前線上入口對於小程序的限制還很多。但小程序未來有想象空間的地方可能也在這里。

如果小程序將來的入口出現在線上,也就是說,如果微信公眾號之間能夠互相的跳轉,這件事對於整個微信生態圈的影響將會是很大的。

我給大家提示一個核心思路:小程序目前的定位可以看成是一個效率工具,是一種服務性工具。不要把它當成是一個獲取流量的工具。

這是小程序與當初微信公眾號、服務號更多偏向於傳媒、內容的定位是非常不同的一個點。

如果理解了它的思路,你看過來後就基本能夠明白小程序的重點在哪里,它在行業上可能會偏向的方向會在哪里。

7. 有人說小程序是對服務號的一個修正,小程序跟服務號是什麽關系?

從我個人的觀點來看,小程序將會幹掉服務號。

因為服務號的用戶體驗和產品能力是完全不能適應微信最初推服務號的初衷的。服務號是以應用為中心,讓商家提供服務能力的定位。但實際上,服務號是遠遠無法實現這個目標的。

8. 小程序本身可以通過哪些渠道變現?

從現有情況的推演看過來,我的建議是,小程序一上來就要思考好變現的方式。

比如,你一上來就能夠賣電影票,賣酒店服務,賣飛機票,甚至可能是與醫院相結合賣醫院服務的。另外,像律師、會計師等提供咨詢服務的行業,更容易在小程序上找到變現的方式。

大家千萬不要想著要通過小程序做流量,變成平臺,再往電商走。從小程序目前的定位來看,這絕對不是一個很好的方向。

9. 剛才提到線下是主戰場,那麽小程序的擴展速度會不會難以像互聯網項目一樣指數級增長,也難以出現壟斷級別的公司?

這個未必。舉個例子,比如所有電影票都有小程序二維碼會如何?

所以,小程序的戰場上是有可能出現巨頭的。

10. 對於小程序來說,主要的競爭點是什麽?(功能上一般來說難以有門檻,所以是產品、UI、線下能力、BD能力這些麽?)

小程序輕前端,重服務。

難點不在小程序本身設計和實施,這里很簡單。難點在你提供什麽業務服務,以及如何組織,也就是如何通過業務服務本身來定義小程序的設計和實施。

因為小程序需要一次觸發就能滿足用戶需求,所以對服務能力要求很高。

高榕大家庭創始人VS微信小程序

404454907189788802

 

 

1、水滴互助、水滴愛心籌創始人沈鵬:增加了場景的連接

小程序目前的主要紅利就是使用即關註。但是入口弱化了。

小程序的推出,確實增加了用戶使用微信連接線下服務類商戶的更多場景和機會,但是直接把原有app的設計直接搬上來未必是最佳模式。沒有場景就沒有小程序,開發出和自己業務關鍵點相匹配的觸發場景很關鍵。

小程序的推出還有個好處就是:長期來看如果養成了大眾使用小程序的習慣,對創業公司來說解決了C端操作設備兼容的問題,降低了開發成本,不用iOS、安卓工程師細分了,特別是安卓各機型的維護成本比較高。

2、微贊| 創始人、CEO 周鵬鵬:嘗試比思考更重要

小程序具備原生APP的大部分功能,同時集成了身份驗證、支付、分享傳播的三大關鍵優勢。同時,它也具備了H5應用的更新方便,免安裝的優勢。

個人覺得所有企業不管什麽背景,都應該去嘗試。大家所擔心的各種限制,在運行一段時間後,微信應該會有選擇性的逐步開放。對於小程序,我認為嘗試比思考更重要。

3、多點科技創始人、CEO 黃正世:小程序具備AR的潛力

微信小程序是物品的網絡化延伸,可以讓實物具備虛擬交互的能力,也是物聯網的交互工具,這就是AR。小程序務實當下卻又大膽創新,著眼未來卻又不激進。

4、拼多多| 創始人、CEO黃崢現在的用戶體驗超出最初預期

我覺得小程序對於很多低頻的APP來說可能是顛覆性的。因為從邏輯上講,低頻的東西還需要下載一個APP是比較說不通的。但是,小程序還處於非常初期的階段,整個生態會怎麽樣還不是非常清楚。從當前上線的小程序來看,整個的用戶體驗比我們一開始想象的要好很多,做到這個是非常不容易的。

5、元寶鋪| 創始人、CEO 陳瑞貴:小程序可以連接線下信貸場景

可以說,微信小程序的定位偏向於連接線下場景,元寶鋪所做的事情,就是將小程序與信貸場景連接起來,為銀行等金融機構客戶展示除APP外另一種線上信貸流程的形態和服務入口,並為各個金融機構提供定制小程序的服務,一同優化信貸服務的在線體驗。

相較於APP,小程序的開發時間較短,更符合新信貸產品的介紹和推廣。作為用戶,省去了去應用市場下載安裝再註冊登錄的麻煩,可以通過微信搜索或掃描二維碼的方式直接打開小程序,並利用微信的賬戶體系直接登錄。在保持APP基本操作功能的前提下,小程序能夠實現更流暢的運行速度,給用戶帶來更佳的信貸服務體驗。

對於銀行這樣的金融機構來說,線下已經有足夠多的網點來獲取客戶資源,同時業務性質又決定了大多數APP是低頻使用,所以更急需的是通過互聯網技術來優化信貸服務。

這次元寶鋪搶先發布的FIDE小程序能夠把我們的集IT訂制、數據訂制、風控訂制為一體的全業務周期數據化信貸解決方案FIDE,通過微信端以更直觀的方式展現給銀行等金融機構客戶。

6、聚財貓| 創始人、CEO 薛亮:小程序順應了開發潮流

微信小程序是對既有觀念的一次顛覆,通過做減法給用戶帶來全新體驗。這一點也與聚財貓一貫堅持的“用戶至上”理念不謀而合。

小程序順應了“開發一次、各平臺運行”的潮流,減少了企業的技術開發成本。同時,小程序為移動理財帶來了新的機會,用戶可以通過全新的途徑找到更適合自己的理財產品,增強了理財的便利性。

聚財貓已經將小程序納入產品體系統一規劃,未來會陸續推出各項服務,方便用戶在小程序中購買優質的理財產品,查看收益,玩轉各項活動。

7、量化派| 創始人、CEO 周灝:微信產品理念的延伸

微信小程序是對於微信一貫產品理念的延伸。張小龍一直在講,微信的願景是連接一切,而微信小程序其實就是在公眾號的基礎上再進一步,向線下更深的挖掘。

並不存在大家講的那樣,說有了小程序,就不需要再開發App了,那是一種誤解。與其把微信小程序當做是一個對於現有互聯網產品的顛覆,不如把他當做是一個現有互聯網產品的增量。

他是拓展了很多上下線連接的場景,但是並不會講去取代,至少現在遠遠不到能夠顛覆的地步。在這件事情上,微信其實做的是一個探索的事情,帶來更方便的,更簡單的體驗,讓更多的新想法/新產品以更低的成本實現。

小程序
贊(...)
文章評論
匿名用戶
發布
深度 解讀 程序 我們 問了 了微 微信 信的 朋友 創業者 創業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989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