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致「愛夜蒲」及我們迷亂的青春 血球simon

http://xueqiu.com/6520960514/27164733
「夜店第一股」MagnumEntertainment(02080 HK,簡稱愛夜蒲) 即將掛牌上市。據我的認知,公司旗下這三家夜店無一不為夜遊首選,它們分別為Magnum Club、Billion Club以及Beijing Club。位於中環威靈頓街1號的旗艦店MagnumClub於2012年底開幕,會員入會費為港幣1.88萬元,可享有提前訂位等服務;而同處中環的Billion Club及Beijing Club入會費為港幣1.38萬元。其中Beijing Club於08年開業,靈感來自北京奧運會,酒吧有3層樓,這是我唯一進去過的夜店,而且還是在沒開徵會員費的時候。

今天在公司樓下喝咖啡的時候,突然想起了Beijing club,恍惚間讓我想起了好多人和事,於是回到電腦前匆匆閱覽關於2080的報導。這些報導都著墨於夜店的高毛利,但又對夜生活行業的高增長持懷疑的態度。我並不是研究夜店的分析師,我的老本行是TMT,而且真正感興趣的是最枯燥最沒希望的半導體行業。However,作為一個徐徐老矣的80後青年,夜生活也快將離我遠去了。所以今天必須給大家分享一下,夜店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夜店對於一個城市來說意味著什麼?

致夜店及遠去的留學生活

本人在留學前基本保持一年泡一次吧的節奏,在聽不懂的搖滾樂中搖頭晃腦,以為這就是大人的世界(還沒有成年,因此沒能接觸酒精)。幾年後,成年的我稀里糊塗地到了英國,第一次走進小鎮裡的Red district,然後流浪了大半個歐洲,在布拉格的脫衣舞酒吧中大開眼界,在柏林的地下室裡嗚呼哀哉;最重要的是回到英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任何節日都能成為爆點,每週五晚基本上找不到回家的路(那是在Taxi或者廁所中嘔吐了)。唉呀媽呀,原來這才是一個男人的生活,醉醺醺的日子才會有爆點,而且只能在夜裡!

回國後,我所認識的朋友大部分都有海外留學背景,無獨有偶,大部分的男生女生都熱愛「夜蒲」。華燈初上,我們卸下不合身的西裝,噴上帶著奶粉味兒的CK香水,傻乎乎地來到了酒吧街,在廉價茶餐廳內吃過塑料般的快餐,然後人模人樣地走進了夜店。

「我和你介紹一下,這是MiuMiu,她叫Amy,都是英國回來的,」朋友說。

「Hi我叫西門,很高興認識你,以前在Durham讀書,就哈利波特那城堡兒!」 我總這麼吹。

迷迷糊糊間已經四年過去了,時至今日,我已經很少重提英國往事,以為大家都已經在忘掉了留學生活,沒有人再會像那個青澀的我一樣扭扭捏捏地自我介紹。沒想到上個月在香港office樓下,兩個年輕帥氣的朋友又向我提起了夜店。

「Simon,有時候真的很懷念英國,我喜歡夜店啊喝酒啊,我叫XXX,很高興認識你。」

我抽著煙,心裡想到,別喝那麼多了傻逼,這裡是香港,你的英國已經在二次元了。

那你呢?你認識夜店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荷爾蒙與真實的愛情

隨著夜遊的閱歷提升,夜遊的圈子也在迅速擴大,朋友數量指數級提升。我越來越分不清朋友的定義,有的是談工作的,有的是談感情的,有的是談交情的,更多的是沒有意義的,純粹扯談的。但有一點我相信沒有變化,就是我從來不會在夜店裡和男人認真聊天,認真聊天的對象都是女的。荷爾蒙是個奇怪的東西,哪裡的荷爾蒙分泌最旺盛,當然是夜店裡啊!曾經有位哥們說過,我看你踏進夜店的那一刻,就已經可以判斷今晚你會不會有豔遇了,因為你的狀態你的荷爾蒙你的信息素強大與否,完全可以被感知。現代生活節奏快,,行業分工越來越細緻,網絡社交越來越發達,人們卻越來越孤獨。除非你真的是360里面那個不為瀧澤蘿拉所動的程序猿,否則一到週五,你年輕的荷爾蒙也只能在夜店中尋找釋放的對象。然而這一切一切,也許和情緒有關,和物質有關,和性有關,可與真實的愛情無關。

真實的愛情,來自於雙方的一拍即合。所謂的一見鍾情一身一世,其概率在現實生活中簡直微乎其微,兩個人在一起頂多的是互相妥協。可是在夜店裡,總有那麼一群人相信這神話中的概率,因此也就有了我們所說的一夜情。一夜情的成本很高,你非得喝傷兩個人中的一個,還得挑戰你的各項身體機能,找酒店的能力(由此衍生出了各種APP,產生了各種各樣的盈利模式),最終你丟失了你的愛情,還有價值觀,當然還有money。我至今仍然相信真實的愛情,但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夜店尋寶了,身邊偶爾有那麼一兩對是在夜店認識並結為佳偶的神仙眷侶,他們絕對是愛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有一位和夜店辣妹結婚多年的哥們兒還親口教育我說,「真正的愛情是什麼,就是我光聽她說話都有高潮了!」我自認沒有他這般福氣,只能繼續碌碌無為地等待。可在今夜燈光搖曳的夜店門口,還有多少男女懷著這神話般的信念,最終倒在酒店的床上?

夜店雖爛,但她才是城市的靈魂

每到一個城市,我總要嘗試著去當地的夜店看看。夜店裡有什麼?

有「成全自己噁心別人」的大媽大叔,有衣著光鮮滿嘴中文的東歐老外,有性感憂鬱的長腿辣妹,有拿著VERTU滿嘴髒話的闊少土豪,還有一大幫憔悴心碎的小男生。夜店外停著瑪莎拉蒂、法拉利、奔馳寶馬,旁邊靠著一輛賣香煙的破三輪車。夜店的天空被高樓大廈所覆蓋,耀眼的霓虹燈把天空照得燈火通明,人們脫下外套,吞下早上被老闆客戶打掉的門牙,嘻嘻哈哈地來到夜店門口。很多人會點不中不西的威士忌兌檸檬茶,還有人會點「喝不死會掛」的威士忌,屌絲們會點傑克丹尼,冷不丁點個香檳自對,夜店裡人們總要把自己裝成另一種人,可在刷卡時卻又表露得一清二楚。在消費主義盛行的當下,我們追求成功,卻積壓了許多許多毒素,這些五毒俱全的情緒伴隨著荷爾蒙飄進夜店,然後再夜店內演繹著不盡相同但又非常類似的故事。這,才是一個城市的真面目,什麼新香港新希望,什麼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兩手抓,都是純扯O。

夜店生活不只屬於80後,她只屬於迷茫慌亂的年輕的心

「2028這個夜店第一股橫空出世了,資本市場的熱情之高令人瞠目。但愛夜蒲的火爆,真的意味著憑藉夜生活就能驅動市場向前麼?顯然不是。半個多世紀以前,周旋在《夜上海》裡已經把道理都唱透了:夜生活都為了衣食住行,回味著夜生活如夢初醒……」這是網上對夜店股的評論,我深深地不以為然。一個沒有夜生活的城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城市,我曾經以為是因為80後這一代的人有了泡夜店的習慣,才鑄就了當今夜店的迅速發展,可是我看到了一批有一批比我更年輕更迷茫的年輕人湧出社會,無法釋懷的愁思米緒又一次籠罩著我們的生活,我只能繼續抽著煙,告訴他們:「come on baby,帶上你老爸的卡和安全套,去夜店吧!」
愛夜 夜蒲 我們 迷亂 亂的 青春 血球 simo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096

說史161125白蓮教之亂的全面分析

來源: http://www.tangsbookclub.com/2016/11/25/%e8%aa%aa%e5%8f%b2161125%e7%99%bd%e8%93%ae%e6%95%99%e4%b9%8b%e4%ba%82%e7%9a%84%e5%85%a8%e9%9d%a2%e5%88%86%e6%9e%90/

說史161125
白蓮教之亂的全面分析
掌門執筆:天花亂說系列33

《中國最後的帝國:大清王朝China’s Last Empire:The Great Qing》 羅威亷William Rowe (2009)

自從上世紀末西方中國歷史學權威 費正清John Fairbank開宗立派, 「哈佛學派」人才輩出,成為美國中史研究的重鎮. 眾所周知,除了人才,哈佛更利害的是錢財, 有錢有勢之餘,便思搞大製作以博 “留名青史”. 於是仿效「劍橋中國史」之盛事,編寫六卷本中國通史「帝制中國史History of Imperial China」, 由加拿大BC省立大學的 蔔正民Timothy Brook出任主編,並親自撰寫第五卷 元明史《掙紮的帝國》.
本書是壓軸第六卷 清史,作者是 約翰霍普金斯大學教授 羅威亷William Rowe, 專長中國社會經濟史, 有名著《紅雨Crimson Rain:一個中國縣的七百年暴力史》.

一般通說,大清王朝盛衰的分水嶺是1795年 乾隆退位,嘉慶登基; 而標誌性事件則是該時爆發的開國以來最大型民變
〈白蓮教之亂〉.
「白蓮宗」乃南宋僧人 茅子元(法號 慈照)所創,原是佛教「淨土宗」的一支. 元末天下大亂,「白蓮教」崛起成為民間武裝宗教「明教」的旁支. 明教鼓吹末世論 彌勒信仰,雜以「摩尼教」義, 稱救世主為「光明王,ie明王」. 此時的白蓮教靠攏明教,雖襲用白蓮宗的名號,而教理有所漂移.
明中葉民俗宗教家 羅清創立「羅教」,以「無生老母」為創世主神. 羅教流行於大運河一帶,沿線運輸業民伕多信仰之. 清初的「白蓮教」又改屬羅教系統, 宣稱彌勒佛乃無生老母派遣的救世主, 仍沿用舊有的組織脈絡.

乾嘉之際,白蓮教活躍於北方,以山西省漢水流域為最盛. 其組織分為兩個系統,平原低地由「混元派」主導,擁有較穩定的教團,以傳統的「寶卷」(ie經文)為教理依據, 作風低調,主要運作目標是保護教眾免受官府窺伺. 漢水高地的「龍華會」遠較激進,其創始人 張進鬥在雍正年間因聚眾殺害地主而為朝廷處決. 高地派權力分散,首領們多為有號召力人士, 傾向自行撰寫寶卷,發表煽動性教義,競相爭取信眾.*** 一貫地,叛亂由高地派發動.

大叛亂的前奏曲是1774年山東省白蓮教支派「清水教」發動的「王倫之亂」. 亂事平息後,朝廷持續對民間白蓮教勢力深刻關註. 1793年派往 尼泊爾執行任務的軍團回國,移駐漢水高地; 兩年後,平息湖南苗族叛亂的軍隊也移駐於此, 可見當地的情勢非常緊張.
諷刺的是,這些軍隊的派駐反倒成為大叛亂的動力和肇因. 軍隊分成派系,介入地方利益紛爭. 更要命的是,為了獲取資源經費和獎賞, 駐軍挑撥事態,放縱局勢, 甚至在教亂主力被擊潰後仍盡力拖延戰事,藉此侵吞軍費.***

「白蓮教之亂1796-1804年」是場多重災難,朝廷再也沒有完全恢復, 而叛亂模式則在結構因素不變的前提下一再重演. 1813年白蓮教分支「八卦教」甚至攻入紫禁城,意圖行刺皇帝; 遑論規模更大禍害更深,道光同治年間的「大平天國」和「撚亂」了. 平息白蓮教亂耗費極鉅,估計合共白銀120m兩, 將乾隆遺留的財政盈餘60m兩花光仍未足敷. 中央財政衰弱,吏治和軍隊敗壞,與及地方失控, 從此困擾大清皇朝至其末世.

〈叛亂的人口和生態背境〉
民變的基料是人民,大型民變需要大量人民, 因此人口是先決條件.*** 清初人口約為150mil,經過 康雍乾三朝盛世滋生繁衍,總數已逾300m. 人口暴增的最重要因素是 馬鈴薯、地瓜(ie番薯)和花生等美洲作物在晚明傳入中國, 藉由提高營養而降低了死亡率.*** 新發明的種痘技術遏制了最強殺手天花; 改良了的接生技術和幼兒照顧方式由較專業的產婆和醫生執行, 經商業出版的醫藥手冊而廣為傳播. 另一原因是溺嬰率有所下降, 天下承平,土地開發,謀生機會增加, 官員和鄉社的教導都使風俗趨於溫良.

與同期歐洲產業結構由農業轉型至製造業,人口增長滙聚於城市的狀況大相逕庭; 中國人口增長最快速的不是江南富庶之地,而是較僻遠的丘陵地區.*** 這是因為平原種稻,而美洲作物適合植於坡地, 於是貧窮的「棚民」結群上山,砍伐樹木,闢地耕種, 地力盡則轉移深入.***
另外,嘉靖萬曆年間肇因於日本和美洲大量白銀流入, 社會經濟貨幣化,跨省大宗貿易勃興, 驅使有組織的 伐木業和採礦業策動貧民上山開發.***

大面積大規模的開墾山地影響深遠,造成兩項嚴重後果:其一為人口爆炸; 另一為生態毀壞. 墾山運動的作業模式必然導致表土流失,淤塞河道. 雖然該時段適值全球氣候變冷, 惟水流量並無放大的黃河卻頻繁地泛濫和改道.*** 甚至連歷來平順的長江, 也因為人口繁衍,耕地不足, 在洞庭和鄱陽「圍湖奪地」, 而萌生水患.***

人口和生態因素共同引發了酷烈的社會衝突, 動蕩一發不可收拾,最終以「白蓮教之亂」的傳統宗教民變方式展現.
〈叛亂的社會和經濟分析〉
跨域,尤其是跨省的貧窮移民潮造成地方關係緊張. 衝突發生於不同的斷層線:高地和低地農民群體的傳統摩擦; 移民(ie所謂「客家」)和原住民的利益衝突; 最後也是最嚴酷的, 地主和佃農之間的階級鬥爭.****

漢水高地的開墾模式相較他處具有組織化和企業化特色, 由當地的大地主以「特許權」方式營運. 大地主向官府支付專利權費用, 然後自行僱用和組織貧民上山屯墾.*** 這種模式極容易形成嚴厲的階級對立, 大地主必屬士紳階層,自然與官府連成一氣,欺壓外地勞工. 另一方,遠來的單身男性亦必加入以宗教和武術會名義組成的「兄弟會」, 團結在教長和拳師 (由於官兵擁有武器,他們便有需要開發 “刀槍不入” 的特種符咒或武術.) 身邊以共濟自保.**** 白蓮教身兼 宗教,社會和準軍事多重功能, 成為低階層人民的組織者,保護人和代言人.

教亂還有一項政治上層因素,便是「和珅當政1775-1799」. 和珅,鈕祜祿氏滿人,乾隆晚年的超級寵臣, 家系低微,由禦前侍衛出身, 以直昇機速度晉升,獨擅朝政二十年. 與一般見解稍為偏離,專業史家每將王朝盛衰分水嶺訂為 乾隆遜位之前二十年, 為的便是反映 和珅的 “治國力”.***
和珅的治國專才體現在兩個相反方向:「肅貪」和「貪汙」. 他的功業從屢次擔任撤查貪汙大案的欽差大臣起始, 以手法專業和作風亷潔(註意:他從事肅貪工作時期是絕不貪汙的.) 贏得乾隆信任. 至於貪汙,他更屬不世出的天才, 推陳出新,首創現代主義「層壓式」垂直分贜網絡….. 乾隆晚年,朝廷基本上已無貪汙,除了和坤集團以外. 乾隆剛死,嘉慶即將和珅治罪抄家 (據說其身家以億兩白銀計算,倍數於國庫, 時有童謠 “和珅跌倒,嘉慶笑倒” .),賜自盡.
和珅長期執政使得吏治極度敗壞, 地方利益與集團式貪汙糾結, 導致叛亂初起之時朝廷資訊扭曲,沒法正確處理.*** 助長叛亂,侵吞軍費的兩位山西駐軍指揮官,其中一人便是和珅的兄弟 和琳.

本書對「白蓮教亂」的背境分析算得上相當周詳, 但對事件的流程卻著墨不多, 一派「通史」專業手法. 以筆者淺見, 羅威廉此書內容比 蔔正民的更為充實可觀.

分享文章

說史 161125 白蓮教 白蓮 之亂 亂的 全面 分析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498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