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致「愛夜蒲」及我們迷亂的青春 血球simon

http://xueqiu.com/6520960514/27164733
「夜店第一股」MagnumEntertainment(02080 HK,簡稱愛夜蒲) 即將掛牌上市。據我的認知,公司旗下這三家夜店無一不為夜遊首選,它們分別為Magnum Club、Billion Club以及Beijing Club。位於中環威靈頓街1號的旗艦店MagnumClub於2012年底開幕,會員入會費為港幣1.88萬元,可享有提前訂位等服務;而同處中環的Billion Club及Beijing Club入會費為港幣1.38萬元。其中Beijing Club於08年開業,靈感來自北京奧運會,酒吧有3層樓,這是我唯一進去過的夜店,而且還是在沒開徵會員費的時候。

今天在公司樓下喝咖啡的時候,突然想起了Beijing club,恍惚間讓我想起了好多人和事,於是回到電腦前匆匆閱覽關於2080的報導。這些報導都著墨於夜店的高毛利,但又對夜生活行業的高增長持懷疑的態度。我並不是研究夜店的分析師,我的老本行是TMT,而且真正感興趣的是最枯燥最沒希望的半導體行業。However,作為一個徐徐老矣的80後青年,夜生活也快將離我遠去了。所以今天必須給大家分享一下,夜店對於我們這一代人來說意味著什麼?夜店對於一個城市來說意味著什麼?

致夜店及遠去的留學生活

本人在留學前基本保持一年泡一次吧的節奏,在聽不懂的搖滾樂中搖頭晃腦,以為這就是大人的世界(還沒有成年,因此沒能接觸酒精)。幾年後,成年的我稀里糊塗地到了英國,第一次走進小鎮裡的Red district,然後流浪了大半個歐洲,在布拉格的脫衣舞酒吧中大開眼界,在柏林的地下室裡嗚呼哀哉;最重要的是回到英國後更是一發不可收拾,任何節日都能成為爆點,每週五晚基本上找不到回家的路(那是在Taxi或者廁所中嘔吐了)。唉呀媽呀,原來這才是一個男人的生活,醉醺醺的日子才會有爆點,而且只能在夜裡!

回國後,我所認識的朋友大部分都有海外留學背景,無獨有偶,大部分的男生女生都熱愛「夜蒲」。華燈初上,我們卸下不合身的西裝,噴上帶著奶粉味兒的CK香水,傻乎乎地來到了酒吧街,在廉價茶餐廳內吃過塑料般的快餐,然後人模人樣地走進了夜店。

「我和你介紹一下,這是MiuMiu,她叫Amy,都是英國回來的,」朋友說。

「Hi我叫西門,很高興認識你,以前在Durham讀書,就哈利波特那城堡兒!」 我總這麼吹。

迷迷糊糊間已經四年過去了,時至今日,我已經很少重提英國往事,以為大家都已經在忘掉了留學生活,沒有人再會像那個青澀的我一樣扭扭捏捏地自我介紹。沒想到上個月在香港office樓下,兩個年輕帥氣的朋友又向我提起了夜店。

「Simon,有時候真的很懷念英國,我喜歡夜店啊喝酒啊,我叫XXX,很高興認識你。」

我抽著煙,心裡想到,別喝那麼多了傻逼,這裡是香港,你的英國已經在二次元了。

那你呢?你認識夜店又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的?

荷爾蒙與真實的愛情

隨著夜遊的閱歷提升,夜遊的圈子也在迅速擴大,朋友數量指數級提升。我越來越分不清朋友的定義,有的是談工作的,有的是談感情的,有的是談交情的,更多的是沒有意義的,純粹扯談的。但有一點我相信沒有變化,就是我從來不會在夜店裡和男人認真聊天,認真聊天的對象都是女的。荷爾蒙是個奇怪的東西,哪裡的荷爾蒙分泌最旺盛,當然是夜店裡啊!曾經有位哥們說過,我看你踏進夜店的那一刻,就已經可以判斷今晚你會不會有豔遇了,因為你的狀態你的荷爾蒙你的信息素強大與否,完全可以被感知。現代生活節奏快,,行業分工越來越細緻,網絡社交越來越發達,人們卻越來越孤獨。除非你真的是360里面那個不為瀧澤蘿拉所動的程序猿,否則一到週五,你年輕的荷爾蒙也只能在夜店中尋找釋放的對象。然而這一切一切,也許和情緒有關,和物質有關,和性有關,可與真實的愛情無關。

真實的愛情,來自於雙方的一拍即合。所謂的一見鍾情一身一世,其概率在現實生活中簡直微乎其微,兩個人在一起頂多的是互相妥協。可是在夜店裡,總有那麼一群人相信這神話中的概率,因此也就有了我們所說的一夜情。一夜情的成本很高,你非得喝傷兩個人中的一個,還得挑戰你的各項身體機能,找酒店的能力(由此衍生出了各種APP,產生了各種各樣的盈利模式),最終你丟失了你的愛情,還有價值觀,當然還有money。我至今仍然相信真實的愛情,但已經沒有力氣再去夜店尋寶了,身邊偶爾有那麼一兩對是在夜店認識並結為佳偶的神仙眷侶,他們絕對是愛得死去活來活來死去。有一位和夜店辣妹結婚多年的哥們兒還親口教育我說,「真正的愛情是什麼,就是我光聽她說話都有高潮了!」我自認沒有他這般福氣,只能繼續碌碌無為地等待。可在今夜燈光搖曳的夜店門口,還有多少男女懷著這神話般的信念,最終倒在酒店的床上?

夜店雖爛,但她才是城市的靈魂

每到一個城市,我總要嘗試著去當地的夜店看看。夜店裡有什麼?

有「成全自己噁心別人」的大媽大叔,有衣著光鮮滿嘴中文的東歐老外,有性感憂鬱的長腿辣妹,有拿著VERTU滿嘴髒話的闊少土豪,還有一大幫憔悴心碎的小男生。夜店外停著瑪莎拉蒂、法拉利、奔馳寶馬,旁邊靠著一輛賣香煙的破三輪車。夜店的天空被高樓大廈所覆蓋,耀眼的霓虹燈把天空照得燈火通明,人們脫下外套,吞下早上被老闆客戶打掉的門牙,嘻嘻哈哈地來到夜店門口。很多人會點不中不西的威士忌兌檸檬茶,還有人會點「喝不死會掛」的威士忌,屌絲們會點傑克丹尼,冷不丁點個香檳自對,夜店裡人們總要把自己裝成另一種人,可在刷卡時卻又表露得一清二楚。在消費主義盛行的當下,我們追求成功,卻積壓了許多許多毒素,這些五毒俱全的情緒伴隨著荷爾蒙飄進夜店,然後再夜店內演繹著不盡相同但又非常類似的故事。這,才是一個城市的真面目,什麼新香港新希望,什麼精神文明物質文明建設兩手抓,都是純扯O。

夜店生活不只屬於80後,她只屬於迷茫慌亂的年輕的心

「2028這個夜店第一股橫空出世了,資本市場的熱情之高令人瞠目。但愛夜蒲的火爆,真的意味著憑藉夜生活就能驅動市場向前麼?顯然不是。半個多世紀以前,周旋在《夜上海》裡已經把道理都唱透了:夜生活都為了衣食住行,回味著夜生活如夢初醒……」這是網上對夜店股的評論,我深深地不以為然。一個沒有夜生活的城市,是一個沒有靈魂的城市,我曾經以為是因為80後這一代的人有了泡夜店的習慣,才鑄就了當今夜店的迅速發展,可是我看到了一批有一批比我更年輕更迷茫的年輕人湧出社會,無法釋懷的愁思米緒又一次籠罩著我們的生活,我只能繼續抽著煙,告訴他們:「come on baby,帶上你老爸的卡和安全套,去夜店吧!」
愛夜 夜蒲 我們 迷亂 亂的 青春 血球 simon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909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