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乜叉都唔做 人在中環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7/blog-post.html
今日,寫一個趕客的題材。

我現在所身處的行業,大概是廿幾年前開始在香港出現的。而我,大約是在十二年前入行的。

二十幾年裡面,行家的數量,算是穩定地上升。但在過去兩年間,行家的數量忽然瘋狂增加。現在計一計數,此時此刻,本地行家的數量,差不多是兩年前的三倍。

這些行家是甚麼人?我身邊有好幾個富x代的朋友,最近紛紛走來問我:「喂CK,其實你哋嗰行,都幾好賺㗎可?最近有人叫我一齊投資做呀,俾啲意見吖…」

「連你都想話入行既話…」我坦白地回答:「呢行真係走到接近盡頭啦。」

事實上,身邊既富x代朋友想入我呢行,會走嚟問我意見的都算是「保守」和「小心」的了。我有另一個食飽無憂米的朋友,有人找上門叫他投資我們這一行,他二話不說就「科水」了。最近見到他,他還像個專家般,說投資在我這一行,回報會有幾高幾好。他那些數字我聽在耳裡,覺得他被人騙了,而且還是狠狠地當他是個低能仔般去騙,不過我見他講得興高采烈,不太好意思跟他說真話吧。

這個就是我身處行業的現況了。

任何一個行業,都會經歷這種階段。我覺得這個階段是個整固期,會將資金不足,又或者不認真經營的行家淘汰。這個時間,因為入行者眾,市場上的供應霎時間以倍數增加,價格嚴重受壓,利潤隨之而以倍數下降,行業裡的所有人,無一倖免。

這種日子對我們那些入行好一段日子的行家來說,是既討厭又艱難的時間。心裡面覺得最不安的,是不知道這個時間最終要維持多久。一年、兩年?兩年過去了,市場還在繼續整固,一年前才入行的一些行家,現在已經倒閉了(或者是玩厭了?);但一雞死一雞又鳴,一個富二代玩厭了,又換來另一個富三代接力。這種對手難不難纏?難,而且超難,不是因為他們做得特別出色,而是他們那盤生意其實冇需要賺錢。這使行業偏離了正常的商業模式,面對這種「競爭」,正常的商業邏輯也不太用得上。

這種時間,最難調節的其實是心態。你很清楚這種日子不可能直到永遠,但黎明幾時會再來,沒有人知道。靠這盤生意養妻活兒的人,總會擔心「萬一」捱唔到重見光明那一刻咁點算?我比較好一點,入行時間比較長,累積的底子算是相對厚一點,能忍受「捱」的時間也相對比有些行家長一點,但不安的心情仍肯定是有的。

這些日子,另一個讓人坐立不安的詞語,是market share。行家大幅增加,意味著你的market share會有機會遞減。經紀們會在這些時候,用盡方法遊說你去開多幾間舖去擴大銷售網絡,理由是防止你的market share下跌。這個邏輯一點都不難理解,也讓我們這些行家心裡很糾結。為了保住market share,我們要大幅增加開資,但與此同時,利潤卻可能要下跌,一來一回,當你認真計算時,其實唔值。但當每個星期都聽到有新行家入行的消息,擴充營業去保住market share的引誘其實好大,加上經紀把口,往往講到「咁嘅環境你都唔擴充係咪有病呀你?」,要忍得住手,其實都有點挑戰性的。

投資也好,做生意也好;我總覺得有些時候,是「唔好做嘢」會比「做嘢」來得精明。但要逼自己企硬「唔做嘢」,老實講我覺得其實幾考功夫。一般人總會覺得,「乜x都唔做」是好唔妥當的事,但實情是,夾硬「做啲嘢」,往往會種下日後衰敗的禍根…(此時此刻,我正是這樣安慰和催眠自己的。)

所以,我決定放假。冇眼睇就乜都唔洗做。
乜叉 叉都 都唔 唔做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06869

新年流流,拗乜叉呢? 人在中環

1 : GS(14)@2014-02-05 00:23:27

http://manincentral.blogspot.hk/2014/02/blog-post.html
寫咗咁多年爛文,好明白,有乜嘢topic特別容易挑起情緒,引發罵戰。要我揀頭三位,我會揀政治、宗教、男女關係,排名仲係分先後的。

農曆新年總會讓你有機會同一班好日都唔見下既親戚長輩朋友見下面。之所以係「好日唔見」,好明顯,其實彼此感情肯肯定係麻麻地。面對啲感情一般既人,避免嗌啲無謂既交,剛才所提嘅三個topic,我慳得過都唔會搭嗲。

但係拜年唔係你一個人既事,呢亭惹火話題,總又會有一件半件蛋散拎出嚟發表偉論。而同一時間,又硬係有另一件唔識趣既蛋散駁咀反擊。於是所謂「喜氣洋洋」既gathering,就變成充滿火藥味,但又得唔出結果既辯論。

佔中定係唔應該佔中?普選解唔解決到問題?香港人對自由行係咪應該「包容」?長毛抗議完之後係咪收工?呢堆topic,響一班經歷過「獅子山下奮鬥歲月」既阿叔口中,拗到火紅火綠。我抱住尚未懂事既一對仔女,坐埋一邊,無奈地「觀賞」那一場元老級的舌戰。

我記得,細個既時候,那班長輩會恥笑我地呢啲後生仔,唔關心社會,個人又冇內涵,有時間都淨係掛住溝女打機,.連新聞同報紙都唔肯睇下,搞到自己連個世界發生緊乜嘢事都唔知。家陣我地長大成人了,望見一班「元老」響度疑似好有見地咁「論政」,我心裡面有一種好難形容既感覺…或者應該咁講,我今日終於明白,當日佢地睇住我地呢班「後生仔」既感覺,到底係點樣的了。

那班長輩,我估睇報紙睇新聞呢亭活動,他們每天還是樂此不疲地去做。但佢地所吸收既資訊,總係讓我覺得片面而且偏激。佢地對現今既政治環境,有好多不同既「引述」,但我一聽在耳裡,就知道邏輯錯得出奇。不同既人講出不同既論點,單憑佢地既論述,大概都好肯定分得出,佢地平時到底邊個係睇開邊份報紙。老一輩既人,同我們這些比較年輕的人,其中一個分別係,佢地依然非常相信傳媒。當佢地慣常所接觸到既傳媒,給予佢地一個訊息之後,佢地就不由自主地相信為真實。我在想,「獨立思考」呢個詞語,畢竟係近年先流行起來,在佢地既年代,傳媒所說的話,就是事實。

那場「辯論」,最後有個年輕一輩既醒目表弟走出來打了個完場,好彩沒有釀成罵戰。否則新年流流,真係大吉利事。我望住呢一班,曾經經歷事業成功既長輩,心諗,今日既香港地,其實同類形既人,到底有幾多呢?不論係親建制抑或反政府,佢地既立場都是鮮明得讓人驚訝,但背後支持住佢地信念的理據,卻又薄弱得讓我覺得難以置信。

也許佢地係幸福的,因為他們還是會相信那些表面的東西,門面的說話。

我們這些比較年輕的,老早就不相信了。

祝大家開工大吉。
新年 流流 拗乜 乜叉 叉呢 人在 中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431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