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讓朱鎔基說讚、成龍送上熱吻 W飯店康儒革的弦外之音服務學


2011-3-7  TWM




喜達屋集團派在亞洲開疆拓土的頭號戰將康儒革,這次空降台灣籌設W酒店。為何這個美國人可以讓亞洲權貴豎起大拇指?讓喜達屋集團敢把重要戰場交給他?究竟,康儒革有何獨到的服務哲學,能打動客戶的心。

撰文‧林讓均

隨著陸客議題的延燒,台灣、尤其是台北的國際級飯店愈蓋愈多,就連全球知名的「潮牌飯店」──W飯店(W Hotel),也來搶食台灣一年高達五五六萬觀光人次的餐旅商機!

從 說要來台設點開始,W飯店就在台灣造成轟動,甚至引發飯店業的洗牌效應,不少業界好手紛紛靠攏。令人好奇的是,旗下掌管W飯店、喜來登 (Sheraton)等九個國際飯店品牌、全球最大飯店集團的喜達屋集團(Starwood Hotels & Resorts Worldwide),這次會派誰出掌台北W飯店?

「台灣每隔二十年,飯店業就有一番新氣象,這次W飯店的進駐,可望引動國內飯店業朝下一波演進!」高雄餐旅大學助理教授蘇國垚說,W飯店走的是融合科技、創新與品味的潮店路線,顛覆現有飯店的經營模式。

而帶動這股新風潮的就是來台已經一年多,在喜達屋集團有三十年飯店經營經驗的康儒革(Cary Michael Gray),他接掌首任台北W飯店總經理,低調開始籌備事宜。

除 了母語英語,還會說西班牙語和日語的康儒革,晉升之路起步甚早。三十一歲在日本沖繩喜來登飯店,康儒革就被拔擢為喜來登系列最年輕的飯店總經理;而在接掌 台北W飯店之前,康儒革已擔任過八間飯店的總經理,並擁有四次籌備新飯店的經驗,豐富紀錄少人能及,可說是新飯店籌設達人。

征戰亞洲各地、迅速累積戰功的康儒革,已經是喜達屋集團開拓新興市場的頭號戰將,喜達屋派給他的幾乎都是指標性的戰略要地。

例如,近十年來,康儒革就扛著喜達屋旗下最頂級的奢華飯店品牌「瑞吉酒店」(St. Regis),陸續前進中國一線大城「上海」與「北京」插旗。他所籌備、開門的頂級酒店,包括坐落在中國國務院附近、往來全是各國政要與全球五百大企業主的「北京瑞吉酒店」。

「康 儒革有二十年的日本與中國經驗,正是我們需要的!」引進「W飯店」品牌的時代國際飯店執行長、同時也是太子建設第二代莊士弘說。以目前來台觀光人次來看, 日本客和中國客分居一、二名,而康儒革深耕日本與中國人脈,又有多次籌備新飯店的經驗,因此在當初喜達屋集團派來台面談的三、四位飯店經理人之中,康儒革 當然是上上之選。

一碗白粥的貼心服務

出身自夏威夷餐旅世家,甚至當地有塊沙灘以其家族姓氏﹁Gray﹂命名的康儒革,之所以能在亞洲飯店界開疆闢土、攻下一個接一個客戶,最厲害的武器居然是:「聽懂弦外之音的服務哲學」。

喜 歡和人相處、大學時從建築系轉到旅館管理系的他認為,聽懂客人的「弦外之音」,才能在亞洲市場提供深入人心的服務。「客人想要的不一定會說出來,例如他嘴 巴說不急、手卻不自主地一直敲桌面,這表示他真的很急!」康儒革舉例,「肢體語言」、「聲音語調」以及「當時情境」都是幫助聽懂弦外之音的指標。

甚至,客人的神色、口氣都可能暗示著需要進一步的服務。例如,康儒革擔任澳洲喜來登飯店總經理時,時任中國總理的朱鎔基率團到澳洲開會,康儒革接待朱鎔基時,發覺朱口氣有異,他因此判斷朱的胃出問題了。

於 是待過日本、知道怎麼煮粥的康儒革,親自熬了一碗粥給朱鎔基。沒想到,一向不苟言笑、在中國有「鐵面宰相」之稱的朱鎔基看到粥大喜過望。原來連吃了多天的 澳洲海產讓他很不舒服,康儒革的一碗白粥,好過山珍海味。隔天,朱鎔基參加亞洲旅遊大會,還沒說到正題,一劈頭就當眾大讚康儒革:「澳洲服務業這麼棒,就 是因為有這個人!」對康儒革豎起大拇指的,不僅朱鎔基,還包括多位中外名人,例如美國前總統柯林頓與小布希、已故男高音帕華洛帝,以及將康儒革視為老友、 一見面就會主動擁抱並送上熱吻的動作巨星成龍。

尋求共識的領導風格

康儒革不僅可以深入客戶的心,也有其大器明快的一面,即使攸關外觀設計、主題定位的大事,一經議定就能快速拍板定案。不過,果斷的前提,是來自對各種細節與團隊文化的掌握。

「亞洲社會非常在乎『共識』,員工不傾向單打獨鬥,而是會急於了解接下來要『一起』做些什麼!」自承深受亞洲經驗影響的康儒革說,他擅長組織一個可以互相幫助的團隊,鼓勵員工彼此示範、討論,達到「為什麼我們要這樣做」的共識,進而把執行阻力減至最低。

說 起話來很有情緒渲染力的康儒革,私底下有著細膩而堅守原則的金牛座個性。至今每天工作十四小時的他,仍維持把顧客意見記錄成冊的習慣;而每次接受媒體採訪 前,都會與公關同仁事先預演兩次對答。「我的個性中,已經交融著美國、日本與華人的性格,這點和台灣人很像啊!」康儒革相信,他絕對可以很快融入腳下這片 土地。

首次接掌W品牌的飯店老將康儒革,這次如何讓台北體驗到W飯店充滿挑逗、驚奇的潮店精神,台灣飯店業界乃至於潮流人士,正引頸觀察。

康儒革

出生:1956年

現職:台北W飯店總經理

經歷:歷經北京、上海、東京、澳洲等喜達屋集團旗下飯店總經理學歷:加州理工大學波莫那分校飯店管理系

 


朱鎔基 說讚 讚、 成龍 送上 上熱 熱吻 飯店 康儒 儒革 革的 的弦 弦外 之音 服務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127

王石劉元生共赴音樂會:是否聽出了“弦外之音”?

8月28日晚上,深圳市中心夏天的夜晚,市民活動依然活躍,而這一天正是深圳交響樂團2016年-2017年樂季的開幕式,深圳音樂廳散發著金碧輝煌的氣色,當晚演出的重頭戲是兩首俄羅斯作品,包括里姆斯基·科薩科夫所寫的《天方夜譚》。

晚上8點,身穿一身深藍色修身西裝的王石出現在深圳音樂廳D區的第二排,陪同他的正是多年一直支持王石的萬科第一大個人股東劉元生,而劉元生身穿一深黃色外套;兩人分別坐在D區2排的6、7號位置,D區也是公認整個音樂廳視聽效果最佳的位置。

王石與劉元生現身深圳音樂廳

身處風口浪尖的王石,此時此刻現身音樂廳,著實令很多人都意外。而三天前的8月25日,王石現身西安亞布力企業家論壇主會場。不知從哪個時間點開始,“寶萬之爭”的觀眾們對於王石的“缺席”已經司空見慣;8月22日,萬科召開中期業績發布會,作為萬科董事會主席的王石缺席。

兩人神情平靜

王石所在的是音樂廳正中心的位置,他習慣的動作是雙腿自然彎曲,雙手十指相互交叉握著放在大腿上,而節目單有時候則放在靠近膝蓋的位置,王石不時拿起節目單翻看,有時候也會戴起眼鏡,不過大部分時間都把目光放在交響樂團。劉元生的習慣動作則是蹺起右腿,右手放在大腿上,左手則搭在右手上,有時候左右會交換。

兩人在演出開始前有零星的交談,但神情都比較平靜,但似乎都依然不輕松,整個演出過程也沒有什麽笑容。

演出開始前《第一財經日報》記者一度試圖進入深圳音樂廳D區,不過可惜的是持有的門票並非此區域,工作人員並沒有讓進入;而上半場演出結束後,王石和劉元生一同從四號門離開,下半場開始前幾分鐘才重新進入。

當天晚上演出上半場似乎不夠精彩,拉赫瑪尼諾夫第二鋼琴協奏曲結束後,劉元生和觀眾同步鼓掌,而王石遲疑了兩秒鐘才加入鼓掌行列。

重頭戲是下半場的《天方夜譚》,也叫“舍赫拉查德”,由俄羅斯作曲家里姆斯基·科薩科夫所寫,作曲家稱,“包括了《一千零一夜》的一些單獨的、互不聯系的情景和場面,我把它們分散到我那組曲的所有四個樂章中:大海與辛巴達的船、卡倫達王子的奇妙敘述、王子和公主、巴格達節日”,最後的樂章描述的場景是“巴格達的節慶,海洋,辛巴達的船裝上立有銅像的峭壁”。

“辛巴達的船撞上立有銅像的峭壁”進入管弦樂隊最高潮的時候,王石情不自禁舉起手機,似乎要拍下這一段驚心動魄的管弦樂齊奏;樂隊發出一聲巨響後,暗示著辛巴達的船撞到了巖石上,沈沒在茫茫大海中。

最後大海回歸平靜,由小提琴獨奏的舍赫拉查德主題出現,喻意故事講完了,全曲在獨奏小提琴緩慢的余音和木管樂器微弱的和弦中結束。王石對此也似乎比上半場興奮得多,鼓掌也更積極。這次鼓掌慢了兩秒的則是劉元生,整個《天方夜譚》演出過程中,劉元生都交叉雙手放在胸前。

並非首次共赴音樂會

8月28日晚上演出,擔任指揮的是深圳交響樂團新上任的音樂總監林大葉,也是他就職的首場音樂會。

在《第一財經日報》記者的記憶中,王石出席華南地區重要的音樂演出並非首次,上一次有幸見到是2009年2月的香港藝術節,芝加哥交響樂團訪問香港的時候,王石也在香港文化中心現場,但之後在華南音樂界的多次重要演出,記者再沒有看到王石出席,直到今年8月28日晚上的深圳音樂廳。

公開信息顯示,與萬科淵源頗深的劉元生,是香港仁達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香港管弦樂團董事局主席。作為小提琴家的劉元生,過去多年主導了香港管弦樂團的各種重大決策。在每次香港管弦樂團重要的演出,劉元生總是坐在香港文化中心音樂廳的第四排正中間位置,而演出結束後,他都帶頭起立鼓掌。

王石2009年觀看芝加哥交響樂團演出,指揮是小提琴家出身的荷蘭指揮家海丁克;而劉元生親自主導,邀請同樣是小提琴家出身的荷蘭指揮家梵誌登,在2012年開始出任香港管弦樂團音樂總監,兩人對荷蘭小提琴和指揮家似乎有著特殊的偏愛。

公開資料顯示,1988年,劉元生投入360萬元購買了萬科原始股。之後劉元生一直是王石的“堅強後盾”,近30年的持股,也讓劉元生也獲得了長期投資幾百倍的豐厚回報,被傳為一段佳話。

6月27日萬科股東大會期間,有媒體報道稱,一向很少在股東大會露面的劉元生也罕見出席。而到了7月4日,萬科管理層股東之爭進入高潮的時候,劉元生公開表示,“為幫助監管部門督促華潤、寶能披露真相,保護中小投資者權益,我們在此提出以下幾個亟待澄清和調查處理的重大問題”,劉元生質疑華潤和寶能之間的潛在關聯關系,以及寶能利用高杠桿收購萬科的合法性,並呼籲監管部門深入介入調查。

 

王石 劉元 生共 共赴 音樂會 音樂 是否 聽出 出了 弦外 之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2370

旋外之音|創投圈要忍受三年寒冬

“創投行業未來三年內都不會出現顛覆性的商業機會。”

華興資本創始人包凡一語成讖,全球進入信貸緊縮周期,資產價格下降,創投圈可能又要忍受寂寞了。

不只是包凡,O2O項目熄火後,大家都在尋找能夠扛得住周期的產品。什麽是完整的周期?可以從經濟周期、信貸周期以及產業周期三個維度來看。

按照經濟學理論,全球經濟存在著50年至60年的長周期輪回,即使在全球化和技術的推動下,一個中周期的輪回也需要30~40年。

無論長短,一個周期都會分為上半場和下半場,分別處於上升和下降的狀態。德意誌銀行分析師Jim Reid指出,長達35年的超級經濟周期即將結束,由於人口趨勢的推動,全球資產(股市和債券)估值也飆升到200年來最高水平。

 

中信建投首席經濟學家周金濤此前也指出,自2015年至2019年,將步入本輪中周期的下降階段。在2015年之前,寬松是資產價格上升的根本推動力,而在2015年之後資產價格的大方向是所謂的資產收益率的降低,資產管理的核心由獲利向保值轉移。

但是,相對於經濟周期,包凡更擔心的是信貸周期。全球已經經歷過近20年相對寬松的信貸周期,這個周期起源於90年代末,當時寬松的信貸政策制造出了互聯網的泡沫。到了2000年初,時任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覺得市場太熱,開始加息,互聯網泡沫隨之破滅,出現恐慌後,轉而又開啟了相對寬松的信貸政策,於是導致了由房地產泡沫引發的次貸危機。

周而複始。包凡認為,這個寬松周期現在要走向尾部了,接下來將是緊縮的信貸周期,在不同的信貸周期里面,資產價格會發生比較大的變化,“但市場並沒有充分預估到這里面的風險。”

資產價格的下調對於一級市場投資的影響實際上已經顯現出來,2015年開始,獨角獸的估值就在下降。如果說獨角獸估值下降會令創始人團隊利益受損,那麽廣大的非獨角獸經歷的可就是生死存亡的問題了。

從喊著“搶占移動互聯網的船票”到現在一些投資大佬發出的“紅利消失”判書,僅僅過去5~6年的時間。好景更是雕謝得比花還快,生命周期幾乎是用季度來計算的。

比泡沫更可怕的是人心動蕩,追漲殺跌的心理在一級市場中同樣適用。2016年的創投市場,一貫精明的投資人集體找不著北。對O2O退避三舍,互聯網金融劣幣太多,人工智能和醫療健康,門檻又有點高,商業前景不明朗。2016年下半年開始突擊花錢,兩輛單車(摩拜單車、ofo單車)成了許願池。

 

包凡並不認為單車會成為一個里程碑。他的第二個預言是:我還沒有看到未來三年內,會出現讓人振奮的顛覆性機會,同時還能伴隨著比較大的商業機會。

2014~2015年間,創投圈的熱鬧程度超過歷史上任何一個時期。但現在,包凡有些遲疑。

你可以把這當作瓶頸期,我卻認為這是冷靜期更加合適。沒有大的商業機會,冷下來的資本可以逐步進行過渡,從模式創新到技術創新,這並不是一個簡單的過程,在過去的很多年中,技術一直都在積累,但資本追趕技術的速度並沒有那麽快。既然創新要等待,資本何不趁機休養生息。

相比2016年,2017年經濟的不確定因素更多——加息、油價、地緣政治。海通證券首席宏觀分析師姜超撰文指出,統計上看,美國共和黨總統任內的經濟波動更大、更容易觸發經濟周期的見頂和收縮。

包凡認為,在兩個大周期的轉換中,從歷史的角度看,出現金融危機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

旋外 之音 創投 圈要 忍受 三年 寒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2386

明星的新錢路 | 旋外之音

“鹿晗的基金投的第一個項目竟然涉黃。”我感覺,鹿晗看見這個新聞標題的時候,內心應該是崩潰的,而這支剛成立的基金應該也是傷感的。

什麽時候出資額前三名都排不上的出資人,基金變成他的了?沒辦法,大家有時候就是喜歡讓複雜的事情更加複雜。

更複雜的還有這樣一樁交易。趙薇的公司本來要斥資30億元收購另一家公司大股東的股份,結果悲劇了,因為趙薇的名聲太響,這樁交易被放在了顯微鏡下。

明星應該算得上是富人群體了吧。去年的一個數據:“福布斯2016中國名人榜”榜單顯示,通過代言、出場費、片酬等方式,鹿晗2016年度收入達2850萬元。

 

在中國,暴富的機會不多,當明星是一條路,把公司做上市是一條路,買學區房和炒股勉強也算。

但這些都需要大筆資產的投入:錢,智力,顏值。如果自認屬於三無產品,賺賺辛苦錢,過安穩的日子也有小確幸。

我想多說的是,暴富的機會現在多出了一條路:炒公司。

在胡潤公布的《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上,趙薇和其老公黃有龍以夫婦身份上榜,以並66億資產身家排全球1964位。

單是趙薇及其家人控股的公司,四只手都數不過來,涉足各行各業,影視娛樂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

愛上炒公司的明星不止趙薇,範冰冰,吳奇隆,蔣雯麗,劉嘉玲都是個中好手,明星的空殼公司賣出天價的不是沒有。走的更遠是自己成立基金當GP的,從看劇本到看項目,從體力活到腦力活。明星的身份就是一個支點,撬動錢和人脈,然後撬起整個投資圈。

說回鹿晗,鹿晗和趙薇差的就是財富積累的方式,不過他已經開始加入炒公司的大軍了。此次在新成立的基金里僅僅是個隱名股東的角色,就給了其他基金花大價錢都求不來的曝光度,想必鹿晗已經感覺到擁有資源的魔力。

對於想要進入投資圈但又不想太招搖的明星來說,法律也給了隱名股東比較明確的保護。“實際出資人與名義股東因投資權益的歸屬發生爭議,實際出資人以其實際履行了出資義務為由向名義股東主張權利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名義股東處分股權造成實際出資人損失,實際出資人請求名義股東承擔賠償責任的,人民法院應予支持。”

不過,風險依然很多:無論是GP還是LP,民眾默認你是為項目背書的,跟以前明星代言的產品一樣。此外,當好LP也是一門手藝,找到對的管理人比找到對的項目可能還要難,至少找項目你有很多判斷依據:市場規模是不是夠大,BAT是不是已經入場,創業者是否有領導氣場。找基金管理人,看他以往的業績嗎?年輕的VC可能投到獨角獸,老VC也可能都看不懂項目。

明星正在從一座金礦邁向更大的一座金礦,那麽,作為普通人的我們呢,買房沒有資本,銀行利率跑不過通脹,各種理財平臺利息持續下降,新錢路會在什麽方向?

前幾年比較火熱的股權眾籌,也給了普通人炒公司的機會,不過,這條路很大幾率上還是有錢人的遊戲。因為它的失敗率可能在95%以上。而且股權眾籌也沒有得到明確的政策支持。

鹿晗和趙薇只是財富重新流動中的一個縮影。以前你有一技之長並且願意勤勞的付出,成為中產階級只是時間的問題。現在呢,你可能努力了很多年還只是馬雲的用戶,頂多客單價提高一個檔次,而他們已經成為馬雲的朋友。各種資源成為財富進階的最佳裝備,跟年齡和經驗無關。殘酷的是,這種財富重新流動的方式可能會成為常態。

《2016胡潤全球富豪榜》數據顯示,截至2016年5月,中國大陸地區千萬高凈值人群數量約134萬,比去年增加13萬人,增長率達到10.7%;億萬高凈值人群人數約8.9萬,比去年增加1.1萬人,增長率高達14.1%。

另一項數據是:千萬資產高凈值家庭平均3.5個人住在240平米的房子,億萬資產高凈值家庭平均4個人住在350平米的房子。

明星 的新 新錢 錢路 旋外 之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5589

創業者老婆變形記 | 旋外之音

據說,“創業者老婆”已經新晉成為創業圈里的第三股勢力,與投資人、創始人並駕齊驅。

這股勢力其實一直低調的潛伏在創業圈里,只是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們選擇深藏功與名。她們出名的原因通常有兩種,一是老公的身家擠進排行榜了,人們總有窺探的欲望,看看是誰上輩子又拯救了銀河系。二是擠進排行榜的老公出軌了。

李安的故事大概都聽過。成名前李安在家閑置了六年,老婆外出打工養家。李安覺得過意不去,偷偷學電腦,想找一份工作彌補家用。老婆發現後,堅決反對,並深情的對李安說了一句“不要忘記自己的夢想。”這才有了後來的大導演李安,而不是碼農李安。

 

我有一個同學C的老公也是創業者,前兩年,創投圈閉著眼睛撒錢的日子里,從BAT出來,拿了一家知名VC幾百萬的投資,於是我們開始舔著臉“抱大腿”:以後去敲鐘記得捎上我們啊!小C總是抿嘴笑笑,她是那種林黛玉式的女孩子,最興奮的時候也就是抿嘴一笑。不過,自打那以後,我們見小C的頻率從一月一次直線下降為一年一次。後來才知道,家里的房貸、孩子的照看,兩座大山全部壓在了小C身上,她還在日常工作之余做起了微商補貼家用,左手打包寄快遞右手抱娃是常事。這期間,老公的項目三年換了兩次方向,別說IPO了,連新三板都遙遙無期,但小C毫無怨言的支持著,她在我們心目中的形象立馬高大了起來。

這幾乎是創業者心目中經典的老婆形象。不過最近,老婆們的參與方式有點不一樣了,默默支持這種角色已經是舊時的形象。新時代的“創嫂”應該是,當老公的事業出現危機時,要挑得起大梁,還打得過流氓。

今年互聯網圈最有看點的事莫過於百度的變革。在百度引入關鍵先生陸奇之前,李彥宏夫人馬東敏,這位被媒體稱為“百度背後的女人”已經站到臺前,擔任董事長特別助理一職,負責投資、人力及市場公關工作,李彥宏曾這樣說道,“百度里有一種精神叫做勇氣,而我的妻子馬東敏博士,則是這勇氣的來源。”看來,這股勇氣已經不再滿足於隔山打牛了。回歸之後的馬東敏說,“希望可以做大家的知心姐姐”。

 

前幾天,一家叫展遊的遊戲公司的故事也刷了屏,故事中的角色包括了狡詐的CEO、悲催的CTO、忿忿不平的創業者老婆以及巋然不動的投資人。事情的起因是,老婆在得知做CTO的老公在向CEO討要股權未果後,連夜寫出了一篇回憶老公創業艱辛卻凈身出戶的文章,連徐小平老師看了都忍不住點評:合夥人之間的承諾,一定要用法律文件確認下來,以免時過境遷,有人會見利忘義。

不過,第二天被CEO一句“兄弟鬩墻,不出惡聲”瞬間扭轉了局面,輿論開始分化,有的指向這位忿忿不平的老婆,認為她不懂創業公司的股權分配卻離間了兄弟之情。

創業者老婆到底需要扮演什麽樣的角色?網上流傳羅永浩對此議題的一句話:“對創業者來說,娶對一個正確的老婆是至關重要的,這很可能決定了你最後做出來的是一個十億美元的公司,還是一個一千億美元的公司。”

想必老羅對此深有感觸。當一個家庭中有人創業時,這個家里的夫妻就不再是簡單的夫妻關系了,她們有時是天使投資人,有時是催眠師,有時是戰友,有時又會化身一塊巨大的攔路石。

實際上,老婆角色的演變和創業的階段是密切相關的。天天跟打了雞血一樣的給兄弟們灌雞湯,回家卻焦慮得不行,老婆各種開導;被投資人批得灰頭土臉,回到家卻還有兩只閃爍著崇拜目光的眼睛在迎接你。這是創業初期的老婆。

小公司取得一點兒成就了,老婆這時候就會展現出一絲絲第一夫人的風範,吹吹枕邊風,那個誰誰誰工資給高了啊,今天我去你公司時誰誰誰又在打瞌睡,前臺小姑娘是不是太好看了,雞毛蒜皮,盡收眼底。

再向前進一步,考慮上市了,這時候老婆們就該摩拳擦掌了,小女生已經漸漸長大,關心的也不再是瑣碎事,昔日的溫柔和盲目崇拜升華成了指點江山,激揚文字。而且她們還掌管著小家的財政大權,股權怎麽分,分紅怎麽設計,每一步都關系到小家是住花園洋房還是住聯排別墅。從法律意義上來看,老婆們的角色也越來越重要。

這種亦夫妻亦戰友的極端狀態是什麽樣的,參見大熱美劇《紙牌屋》。第四季結尾時,克萊爾和丈夫弗蘭克雙雙成為民主黨的副總統候選人,攜手參加總統大選。已經迫不及待想看第五季了。

當然,對於夫妻店的吐槽我也聽過很多。槽點主要的集中在,公司不止有一個明面的老板,還有一個隱藏的老板。

就是上個月,小C告訴我們,她辭掉了原公司的工作,準備去老公公司管人事。她剪掉了留了八年的長發,穿起了細高跟鞋,制定了一整套人事管理辦法。看來,創業這件事對一個人和一個家庭的影響遠遠不只是我們所看到的。

創業者 創業 老婆 變形記 變形 旋外 之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37166

投爆款的投資人才會得焦慮癥 | 旋外之音

創投圈的不安和危機感這幾年沒斷過,一些明星項目因為現金流斷裂相繼死去,投資人卻嚷著沒有好項目。

藍湖資本合夥人殷明最近撰文說,這半年恐怕是中國TMT風險投資歷史上最焦慮的一段時光。

女人們用買買買對抗焦慮,事實證明,這法子對於男人一樣奏效。

AlphaGo火了買人工智能,滴滴Uber火了買共享單車,單車火了買充電寶,這兩年創投市場的三大爆款基本上就是在這種情緒之下走紅的。

“錯過了充電寶,不知道什麽時候還會出現低成本的流量入口。”一家最終擠進了充電寶戰場的基金管理者說道。他們已經錯過了單車。

投資人的焦慮癥有傳染性,這不是我的賽道,跟不跟;估值好高啊,我簽不簽;隔壁基金又來搶了,我搶不搶。好焦慮啊!

 

孤獨感非常可怕,那不如大家湊一塊兒焦慮吧。弗洛伊德這樣定義焦慮:是人的內臟器官處於某種興奮狀態時所呈現的一種特殊性質。如果他的定義準確,這種臟器的興奮就很可能促使人們去做點什麽以對抗不確定的現實。

所以,在創投圈的集體焦慮下,現在捧紅一個爆款的周期可比以前快多了,比如不溫不火了多年的泛文娛。在papi醬、咪蒙大火之前,自媒體還只是自媒體,現在,請稱呼內容創業者。

做內容、投內容的人地位在創投圈里扶搖直上。不僅很多基金都配備了投資人員來盯場,也新出現了一些專門投資於該領域的垂直型基金。

融資案例數量直線上升。在IT桔子的統計中,今年截止5月12日,該領域公開信息的融資事件就達到了125次之多。

一些明星項目的融資額也創下了新高,網易雲音樂A輪拿到了7.5億人民幣,live.me的A輪拿到了6000萬美元。

產業資本也沒有閑著,網易打算投10個億來吸引內容創作者,騰訊的計劃是12億,阿里的計劃是20億,還有百度,宣稱今年將累計向內容生產者分成100億。

於是,一向安靜待在書房的內容創作者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資本熱情,焦慮的投資人給自己買了一份安心,也把創作者從書房推向了舞臺。

在這場比比誰更舍得花錢的遊戲里,做內容的人貢獻了自己的創作力,那得到了什麽呢,平臺發放的每月數萬補貼?依靠平臺分發的流量?還是平臺打賞的廣告分成費用?

看看,什麽都是平臺的。當然,就算你不介意什麽都是平臺的,在移動流量紅利已經趨弱的情況下,想變成下一個咪蒙也是不太可能了。如果在一年之內沒有大號出現,就無法帶動更多的創作力,可以斷定的是,這些平臺對於內容創作的興趣就會下降。

對於剁了手的投資人來說,這也足夠焦慮一陣了,有了明確的投資主題,卻看不到差異化的競爭壁壘以及明確的盈利路徑,可是,誰讓你們投的是爆款呢?

創投圈對於風口項目的感情和女人們對於爆款的心思一樣,一旦擁有,又怕它變成爛大街的東西。

那麽,重點來了,有價值的內容應該找到更有效的自我變現捷徑,而不是附庸平臺,成為供應商——爆款才能變成限量款。

36氪媒體總裁馮大剛就認為,在運用互聯網新技術,如大數據、AI、物聯網等推動媒體智能化的同時,還需要通過對媒體內容價值的深入探索,找到媒體在產業生態鏈中的位置,為用戶和合作方提供更有效、直接的服務。

流量模式的廣告有諸多弊端,比如標題黨、毒雞湯的盛行,但實際上,內容變現方式應該有更多的可能性,而不僅僅是導流分成。

內容電商、知識付費是近期嘗試得比較多的兩種模式,投資人魏武揮認為,更好看內容電商,但是內容電商也不應該只是做導購,導購依然是一種廣告模式,不是精細化的運作。內容創作者要思考,如何構建一種讓用戶產生及時消費沖動的線上場景。

媒體的邊界在消失,媒體的行業壁壘也在重新確立,對於內容創業來說,無論是文字、圖片還是視頻創作者,入駐某個平臺之前就要想好,自己是否有能夠獨立運作、獨立盈利的能力。打個比方,如果某天微信平臺對公號不友好了,公號大V咪蒙是否有能力將數百萬粉絲系數轉移到自己的平臺?是否還有能力賣出數十萬一篇的軟文?

這些想清楚了,你的投資人的焦慮癥估計也好一半了。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dujuan @yicai.com。

投爆 爆款 款的 投資 人才 會得 焦慮 旋外 之音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49303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