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舊文 以賣空的角度看 《老虎基金是怎樣襲擊香港的?》 Kevinhu_2012

http://xueqiu.com/3424388066/22429376

中國的資本賬戶今後一定會向世界打開,而將來各國之間的金融聯繫會更加緊密。全球範圍內的金融資源整合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會促進各國的經濟發展(或者說在不利情況發生之前都有一段幸福的經濟大發展時期),但因為資金的逐利性,如果短時間大量的資金撤出駐紮國,或者國際資金看到某些國家或地區政府經濟政策對於宏觀經濟的不利影響進而通過槓桿用海量資金做空其匯率和其他類型的資產(如股市樓市),那麼被做空的國家和地區經濟會受到很大影響,同時國民財富也很可能遭受巨大損失。

觀點可能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轉變,但那篇文章帶給我最大的益處,是讓我強化了從多角度來思考不同問題的習慣,不論是微觀到個別公司運營利潤值的修正,還是宏觀到金融市場改革對行業亦或是宏觀經濟的影響。在投資的道路上,沒有畢業生,與大家共勉。


-------------------------------------------------------------------------------------------------------------

昨天看了slamnow分享的財經文章《老虎基金是怎樣襲擊香港的?》http://blog.sina.com.cn/s/blog_6a54e96a01011vla.html, 同時也感謝此文的作者潘明先生。

文章很長,但對宏觀對沖基金如何操作,並且操作背後的邏輯有興趣的朋友,本人強烈吐血推薦。熟話說家家都有本難念的經,這句話對於國家來說,也是一樣。歷史即使不是簡單重複,但如果能從過去的歷史中汲取營養用於現在和將來,讓這個世界變得比以前哪怕好那麼一點點,也算對得起在那段歷史中承受了痛苦的人。

扯得有點遠,其實真正讓我覺得想要寫一篇文章的原因既不是裡面的宏觀操作策略,也不是因為老虎基金量子基金這些牛基金,而是因為它提供了一個視角-----從對沖基金的空方角度思考問題。這個有點像是芒格的逆向思維。他好像挺強調逆向思維,就是說他演講不告訴人們怎麼成功,而是告訴人們哪些因素會讓一個人失敗,而人們想要混得好只要避免做那些會讓自己失敗的事情實際上就離自己的目標不遠了。他平時應該會花很多時間去思考有哪些因素會讓自己已經或想要投資的企業萎靡或者破產,而只要那些企業沒有那樣做,那麼他就不賣跟著繼續持有。這只是我的猜測,但逆向思維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回到對沖基金的空方角度,那麼比方說老虎基金當時先要搞泰國,是注意到了泰國外向型經濟的特性以及對日本的依賴性,並且其有可能因為日本經濟的萎靡而受到大的經濟打擊,而在那同時,由於之前經濟趨好泰國的股市樓市都漲了很多,已經過熱得發燙,這兩者前者是趨勢後者是現狀。相信大家都知道泡沫總會破,只是都想在裡面賺點錢等下一個傻瓜來接盤而已,殊不知其實整個國家都已經被國際基金給盯上了。現狀是有大泡沫,趨勢是本國經濟會變差,如果政府能夠預見到將來的危機,那麼可能的調控政策就是升利率讓股市降溫,同時調降匯率讓本國的出口物品在國際市場上更有競爭力以彌補日本經濟不景帶來的出口減少。而泰國當時實行的外匯政策是盯美元25:1的固定匯率,這裡來了政治行為學還是心理學的東西,反正就是老虎基金猜測泰國政府自己不會主動調降匯率,因為面子!當然現在也不知道當時政府是不是因為面子還是因為自身能力抑或是其他因素不這樣做,但結果就是我們後來所知道的泰國樓市股市跌得很慘由於利率升高,後來政府也不得不主動調降泰銖讓其貶值。在高點接盤股市樓市的那些泰國人,應該有很多都是用margin來買的,只能破產。一個國家的樓市股市都跌慘,可想而知痛苦的人絕不在少數,而且可能需要很多年才能恢復元氣。剩下的還有其他東南亞國家,後來又搞了香港。

這裡回到了記得好像是索羅斯說過的話,大意是他看見泡沫會去先參與賺錢,然後覺得泡沫過大就會反手參與做空戳破泡沫,再賺一次錢。後來泰國的結果確實是利率上升,匯率下降,但是因為有對沖基金的參與,調整的幅度過大,居民財富損失極大,這也是東南亞金融危機以後這幾個對沖基金和管理者臭名昭著的由來。

這篇文章不是來批判對沖基金的,批判的工作應該在當年有太多的人做了。問題是能夠從這些危機裡面學習到什麼。兩個很重要的問題如果用對沖基金的空方思維來考慮的話,會更加開闊。

一是現在的歐元區的問題。今後一定也會有人寫宏觀對沖基金是如何short歐元區並且主要關注哪些經濟指標的,現在純屬猜測和推理。如果我們是某某基金,肯定首先要知道歐元區的主要問題有哪些,而第一個問題應該就是貨幣政策和財政政策的不一致性。第二即使歐元區聯盟享有共同的貨幣政策,但各國政府還是要對自己國家的人民負責,意思是就算有些國家可能對弱勢一些的國家進行補貼,那也不會是毫無限度的。第三如果要印錢來緩解問題但各個國家對通貨膨脹的容忍程度又不一樣,比如德國央行對有可能由印錢引發的高通脹是咬牙切齒的。第四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而且人舒服慣了再要人去死命幹活,想都別想,意思就是實在不行寧願default也不會大幅度緊縮財政福利支出因為選民不答應。而且現在偏左的上台退出的可能性還是很大的。退出以後會不會造成連鎖反應,誰知道呢?如果有的話級別是百億級千億級還是萬億級,誰又知道呢?但是作為空頭來看,只要這些問題沒解決,要干的事情,不就是找合適的衍生品來short歐元,再同時short問題比較嚴重的國家的股市嗎?當然這裡有一點值得留意,先搞希臘再搞葡萄牙到現在的西班牙等,跟當時先搞泰國再搞其他東南亞國家再搞金融體制相對更完善的香港,挺相似的。當然,歐元區裡最猛的還是德國,應該是有空頭在short他家了(保爾森好像就在short德國)。即使沒有,按照次序,也會輪到他家的。

二是回到中國。中國這些年跟這些事情基本沒什麼關係還要歸咎於其資本賬目沒有打開。這裡先不討論這個話題,假設咱們現在已經跟國際資本市場對接,站在對沖基金空頭的角度來看,有哪些問題是可以short的。這裡肯定會涉及到現在政府通過限購等打壓房地產的政策的問題。很多問題站的角度不同,想法就不一樣。比如我今後要買房子那麼我肯定希望價格越低越好,但如果我現在有房子又不希望我買了的房子掉價。現在站在空頭的角度來看,如果房價過高(當然高不高的評判標準各個機構可能不一樣),那麼房地產絕對是一個short的絕佳標的。這十幾年地價房價漲了十倍應該是有吧。M2的貨幣發行量前段時間看比美國的M2還大,嚇死人,同時因為國外投資渠道卡死資金只能在國內high,除了股市就是樓市。股市常年坑爹而樓市漲了這麼多年有示範效應。我個人的推測是如果政府不持續打壓地產行業的話價格會漲到難以置信的高度。買漲不買跌,古往今來,都是這個樣子。我想表達的意思是,站在獨立的個人分析判斷的角度,該罵要罵,但該挺也要挺,不能一味罵,賺人氣顯牛逼。我是贊成抑制房價過快上漲的,但是具體的政策我覺得要在限購的同時增大供給(是實實在在的供給),要不然這個就像簡書記所說的是踩著彈簧在,一鬆就死命往上串。第二個short,如果是瞭解中國國情的對沖基金空頭,同時他又相信中國證券市場會從由審批制支持的恆時高估的市場轉變到註冊制的正常市場,那麼空頭應該在還是審批制時的A股高點開始賣空,並且在此賣空途中對負責市場的相關人士及其各級小蜜二奶乾女兒進行資本市場理念教育,如果成功的話,那麼既能賺到審批制下的A股高估那段,又能賺到由審批制到註冊制的那段下跌。第三個short,如果在場外交易市場,有任何跟民營中小企業業績增長甚至只是跟中小企業數目相關的指數,空頭都應該去short這個指數,因為不管是出口型的中小企業,還是內貿型的中小企業,活力感覺上都是一年不如一年(當然要有詳盡的數據來證實)。當然可以參考的數據包括各類稅費的增長幅度,或者新增稅費類型的數目,還有最低工資額度和執行力度等等等等。

當然,這些都是站在對沖基金空頭的角度來考慮問題,並不是說真的要去short。恰恰相反,這樣的思維確實能夠幫助我們抓住主要的矛盾點,為今後平穩的發展起到一定的指引作用。文章最後再推薦一篇文章,陶冬先生寫的一篇博文:《經濟的出路在哪裡?》http://blog.sina.com.cn/s/blog_467a66b00102dzsn.html   「中國經濟今天需要的是,打破銀行壟斷,打破國企壟斷,削減企業稅負,降低民營資本在重要行業的准入門檻,利率市場化,匯率市場化。只有在體制上有所突破,生產力才可能上到新的台階,就業與收入才可能有可持續的增加,經濟才可能有新的繁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