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夜晚九點的維園,和深夜兩點的金鐘,兼一個占中者的自白 思想花園

來源: http://sixianghuayuan2.blogspot.hk/2014/10/blog-post_20.html



夜晚九點的維園

草坪上,有2000多市民聚集,“反占中,撐警察”,場面氣氛感人,不少發言者,年長的,年少的,聲淚俱下,痛心香港現在的局面。

發言者均操純正粵語,身形外貌似真正港人,現場沒有主辦單位和標語,樸實無華。

在自由派話語體系中,反占中者不是“左膠”、“黑社會”、就是“真心膠”,總之,不是具備獨立思考判斷能力的人。然而,這些市民,很明顯不是“真心膠”,不是被人操控。

我對朋友說,“只要是真心的,我都支持,不管是反占中還是占中。”

反占中者的道理其實更充分,占中者的道理艱澀難明,但一路都是反占中打輸輿論戰,原因就是之前反占中陣營的行為太不堪。種種所謂愛國勢力的表演,起了很大負面作用。

維園聚會,因為是真心,自發的,所以才能感人。只要愛字頭不要出來領功,發展下去,在民意導向上,是可以瓦解占中陣營的。

深夜兩點的金鐘

1
然而,我義無反顧地,還是站在占中這邊的。

維園市民的很多指控,我是不能認同的。

“占中是暴動,動亂。”你見過一場連一塊玻璃也沒爛的暴動嗎?

“曾健雄抵打,鋤奸七警是英雄。”極不認同。

“黃之峰收錢,英美勢力策劃。把猜測作為指控,只會削弱說服力。

警察受了天大委屈,太辛苦了。”警察是專業的,待遇全球領先,這本來就是工作一部分。何況,他們都是OT,事後有補鐘的。

總而言之,指責的都是一些比較形而下,生活層次的東西。他們的道理,無法打動我。

所以在看完維園聚會後,又再往金鐘過夜。

事實上,這就是占中者和反占中者的根本區別。

反占中者,只是在公園聚會了兩小時,喊幾句口號就散。占中者卻是日以續夜,睡在街頭,核心的組織者,已經做好了坐牢的準備。大家的付出和承擔,是兩回事,占中者如何會被一些交通、經濟這樣的理據打動。

受影響的零售業,之前受惠自由行,本身就是因政策受惠,但代價要其他階層承擔,現在因政治面臨風險,是很公道的事。在有人罵“蝗蟲”的時候,零售業沒有挺身而出,只想受益,不想承擔。

同樣,如果反占中者能去一個公園長期紮營,展示自己的理念,而不是喊幾句口號,我會覺得他們的說服力才能更大一些。

2
旺角留守和金鐘留守的主體構成非常不同,前者“江湖”的味道多一些,是將來社會學很有意思的議題。

10.17日深夜兩點,我在龍和道現場。學生一波波作出衝擊馬路的姿勢,令警方大為緊張。之後的幾天,這裏又風平浪靜。

事後我想起,學生當時的行為,是在牽制警方在旺角的行動。最後警方在旺角收兵,學生在金鐘息鼓,雙方心照不宣,達致新的局勢均衡。

在這背後,何等高超的軍事策略和技巧!

我還觀察到,在抗爭的現場,龍和道隧道兩頭,有不同批的學生看風,互通警方部署。這說明存在不同的“chain of command,確保戰場指揮體系的存活。

現場的物資分派,亦是井井有條。

在手機充電站(可以免費充電,中學生模樣的管理員以電話號碼登記,併發登記編號,讓人歎為觀止),我見到有一個中年人探頭探腦,中學生相當警覺,馬上喝止,中年人離開,馬上有人說,“吊住啦”,意味要派人跟住。只是中學生,就有了防諜反間意識。

我在想,經歷9.28以後,“雨傘革命”的一代極速成長,有了豐富的街頭鬥爭經驗。在一個民主國家,他們是極大的財富,因為他們組織力強,理念堅定,能量強大,可以凝聚社會,推動整個社會前進。

但在一個非民主的社會,他們卻有可能成為很大的不穩定因素,福禍難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0334

警向佔中者講23條

1 : GS(14)@2014-10-05 12:34:09



【本報訊】防暴警濫發催淚彈對付和平示威者、軍裝警放軟手腳執法縱容反佔中者暴力襲擊佔旺人士,連日來警方執法不公,令警民關係陷谷底。昨日的金鐘集會現場,幾名駐守政總的警員,難得與佔鐘示威者真情對話,有警員向示威者直指「《基本法》23條如果通過,你哋全部都犯法」。也有警長由衷說,只要大家和平,即使日做18小時,也樂與大家見證這場運動。


讚示威者夠和平


昨午的政總閘外,幾名示威者與駐守警員「吹水」,有警員不諱言:「你分裂緊香港社會,23條如果通過,你哋全部犯法!啱唔啱呀?人權法通過咗,香港變咗難民收容港,印巴人可以喺香港申請難民,呢啲人攞我哋綜援,由我哋納稅人同佢哋交租……」防線中,另一名「三柴」隔着鐵馬向示威者解釋,「其實我哋都盡所能啦,示威者的確係好和平」。有市民質疑警察是否濫用暴力,三柴回應:「任何過程你哋都有監察、有錄影。」有市民想跟他討論小圈子選舉,三柴說:「呢個問題太遠啦,大家唔好講呢啲。我哋最基本係守住最後防線,只要一衝,我哋就要守,我哋冇可能同你講,乜嘢良心過咗,有可能違背良心,我就畀你過。就算過咗我,我後面都有其他同事。」最後,他還是就政改回應說:「當劉德華做咗特首,黎明fans都會問,點解要係華仔?」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005/1889007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837

佔中者自律 內地生感驚訝

1 : GS(14)@2014-10-07 13:27:34



【本報訊】新聞封鎖禁不住佔中運動的傳播,有內地博士生專程赴港走訪不同佔領區,驚訝佔領者自律文明,「蘇維埃的理想世界在佔領區實現了,共產、秩序井然,人們互助互惠,卻又毋須管理」。他相信佔中對港人是一次政治及文化的洗禮,「公民社會已形成,是改變不了的」。


「秩序井然 毋須管理」

李先生(化名)是內地某大學歷史系博士生,前日專程赴港觀摩佔中,短短廿多小時穿梭來往旺角及金鐘佔領區,撤夜不眠,順道與參與佔領的港人朋友碰面。他說,內地傳媒並非全面封鎖佔中消息,只有一面倒的批評,以及一再強調的「人大堅定不移不會改變決定」,令他心生懷疑。加上網絡也見不少留港內地生議論紛紛,更令李想親身見證。李前日在中午時段先到旺角,並沒碰上黑社會分子搗亂,只見佔領者與反佔中者理性討論,「旺角的馬路成了政改議論場,不是只有社運常客,各階層都有」,那種平等與尊重教他難忘。在金鐘,他看到好幾千人安靜地睡在馬路上,各處都整齊乾淨,「像是康有為在《公車上書》中說的衣冠塞途,是很精英的運動,很難將這些人跟暴民連結起來」。他當下即想到,中共口裏擁護的蘇維埃式模範社會,諷刺地在奉行資本主義的香港中,於佔領區體現了,「共產、秩序井然,人們互助互惠,卻又毋須管理」。他說,以為如此情景只在災難發生時短暫出現,沒想過港人可為了理想而實踐出來,「可見由03年至今,香港的公民社會已發展成形」。他相信中共不會血腥鎮壓,除了因為經濟利益及國際關注,亦因前車可鑑,「六四其實嚴重打擊中共管治威信;而且中共對香港已有很多策略性工作,如同鄉會、立法會等,實在毋須見血」。他雖不看好佔中短期成果,但很欣賞港人以理性思考,不受大陸束縛,「公民社會不爭朝夕輸贏,這一次對港人是一次政治及文化上的洗禮,連帶亦會影響內地,事實上,珠三角已有不少關注組,就是參考香港」。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41007/18892032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85959

撐佔中者失蹤逾年妻上訪被警毆

1 : GS(14)@2016-07-06 08:11:14

■翟岩民(左二)曾與內地維權人士挺佔中。


「我懷疑,他還活着麼?真的讓我很疑問。」劉二敏的丈夫、維權公民翟岩民失蹤至今一年多,家屬沒有收到任何法律手續,律師也不讓會見,只在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裏看見過他作為疑犯出現。6月6日劉二敏與其他被捕者妻子在天津市人民檢察院第二分院門口抗議,被帶到派出所扣押了一晚,劉被警方接回北京後,再遭到多名警察圍毆5分鐘後,才送她回家。50歲的劉二敏對《蘋果》說:「我去找我老公的逮捕通知書,還打我,你說我多委屈。讓我感覺很恐怖。甚麼都沒有,莫名其妙把人給圈禁了,我問人在哪兒?我想見活人,沒有一個人回應我。」


■劉二敏(右)為夫上訪遭圍毆。

沒逮捕書「不知死活」

709案其他被押者家屬起碼還收到過一張逮捕通知書,惟獨劉二敏甚麼法律手續沒收到。翟岩民55歲,北京人,基督徒,八九六四親歷者。前年10月,他曾與友人拉橫額「為自由抗爭,挺港人佔中」,在北京遙遙聲援香港的民主運動,因此被北京警方拘留了37天。以前也曾因多次組織、參與維權聲援活動,遭警方拘押,但這次不一樣。去年6月16日翟岩民「被失蹤」,709大抓捕發生後,他竟在中央電視台露面了,與一眾被捕律師被稱為「相互勾連、滋事擾序的涉嫌重大犯罪團夥」,被「依法採取刑事強制措施」。報道指他策劃訪民「滋事」,包括聚眾往黑龍江慶安火車站舉牌聲援被警察擊斃的訪民徐純合。「他去圍觀這些事情,以前短的拘留也給我手續呀?這次這麼長的時間怎麼一個單子都沒有呢?我最擔心這個人在哪?說難聽的,是死是活我都不知道。」這是劉二敏最大的擔憂。《蘋果》記者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international/art/20160706/1968331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02673

袁國強:檢控佔中者非一人話事

1 : GS(14)@2017-04-04 08:51:59

【本報訊】佔領運動事發兩年多,但至林鄭月娥當選特首翌日,多名核心人物才被起訴,公民黨郭家麒昨於立法會特別財委會質疑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圖)未有維護法治,反與特首梁振英一起傷害三權分立,形容選戰翌日即檢控佔中搞手是「大龍鳳」。袁國強重申每個檢控工作也非一人「話晒事」,又指議員不應用政治有色眼鏡看檢控工作。


議員批評毀三權分立


袁國強昨稱會繼續處理佔領行動及旺角騷亂等事件,法律界議員、公民黨郭榮鏗認為佔中發生至今兩年,拖了如此長時間而未提檢控,本身已是不公義;刑事檢控專員楊家雄回應指有關事件在港前所未見,涉及人數及複雜性以至用哪條控罪等,時間是一個考慮因素,強調檢控時間取決新證據及發展,難以就檢控工作訂立死線。社民連梁國雄質疑律政司可以快速處理褫奪立法會議員的案件,但處理佔中就花了兩年多;袁稱,將佔中訴訟與立法會宣誓案放在一起比較,不恰當亦不應該,因案件不同性質。郭家麒除批評袁破壞三權分立,亦指近年多宗事件令人懷疑律政司是否中立,稱袁須就此代表同事向公眾道歉。袁國強反駁,過去幾年不論任何黨派都有被檢控,「不論係處理民事嘅工作或刑事嘅訴訟,唔好戴一個政治嘅有色眼鏡去睇呢件事」,又指根據國際機構過去對香港法治的評級,不明白他為何要道歉,重申所有刑事檢控工作與政治扯不上關係。■記者陳雪玲




來源: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404/19979471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29000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