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加多寶集團資不抵債?中弘股份堅稱經營數據源自加多寶

加多寶集團擬馳援中弘股份債務重組一事是真是假,在深交所的連番“施壓”下,8月28日夜間中弘股份(000979.SZ)終於發布公告進行澄清。然而,在這份公告上,中弘股份堅決稱《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以下簡稱“協議”)在各方見證下簽署, 需要公司和中弘卓業集團有限公司簽章的部分經協議各方同意以傳簽的方式進行,公司認為協議的簽署合法合規、真實有效。

中弘股份澄清公告部分內容

中弘股份表示,根據加多寶集團提供的委任書,加多寶集團實際控制人陳鴻道委任黃偉清為加多寶集團首席執行官,黃偉清負責加多寶集團對外一起事務。

8月27日晚間,正陷入債務危機的中弘股份發布公告稱找到“白衣騎士”,加多寶集團與深圳銀誼資本擬參與上市公司債務重組,並擇機將各自相關主業的優質資產註入到上市公司中。在利好消息助推下,8月28日早間,中弘股份二級市場上的股價瞬間漲停。但很快,市場還未醒神之際,加多寶集團公開辟謠否認簽署上述協議,並否認授權給黃偉清。隨之而來,中弘股份盤中股價被迫臨時停牌,直到午後收盤。

中弘股份在公告中表示,協議中關於流動性資金支持和資產註入等核心條款對於協議各方不具有實質性約束力,鑒於加多寶集團發表的聲明, 導致該協議事實上已經終止或隨時可能終止。公司對於加多寶集團不與公司溝通擅自發表的聲明深表遺憾和無奈,不排除加多寶集團在進一步核實後繼續發出其他聲明,但基於公司目前了解的情況和公司在本協議簽署中所處的地位,公司認為加多寶集團的後續聲明不會改變本協議對各方無實質性約束力的事實。

值得註意的是,本次引起軒然大波的,其實不只是加多寶集團是否要馳援中弘股份一事,還有中弘股份披露的系列加多寶經營數據。令外界意想不到的是,截至2017年12月31日,加多寶集團已處於資不抵債狀況,凈資產為負3.4億元;2017年營業收入僅有70.02億元,凈利潤也虧損5.83億元。

對於上述這份經營數據,加多寶8月28日早間的辟謠聲明中卻稱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

中弘股份目前澄清稱,加多寶集團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由加多寶集團提供給公司,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實作出披露。

按照深交所的規定,中弘股份股票將在8月29日重新複牌。對於中弘股份而言,公司除了自身債務危機外,還要面對退市危機。公司股票已連續10個交易日(2018 年 8 月 15 日-28日)收盤價格均低於股票面值(即 1 元)。按照深交所規定,公司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1元,深圳證券交易所有權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邊長勇

多寶 集團 資不 抵債 中弘 股份 堅稱 經營 數據 源自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795

中弘股份:對加多寶的聲明深表遺憾和無奈,明日複牌

8月28日,中弘股份晚間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對於加多寶集團不與公司溝通擅自發表的聲明深表遺憾和無奈,不排除加多寶集團在進一步核實後繼續發出其他聲明。

中弘股份表示,《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中關於流動性資金支持和資產註入等核心條款對於協議各方不具有實質性約束力,鑒於加多寶集團發表的聲明,導致該協議事實上已經終止或隨時可能終止。但基於公司目前了解的情況和公司在本協議簽署中所處的地位,本公司認為加多寶集團的後續聲明不會改變本協議對各方無實質性約束力的事實。

8月27日晚,中弘股份披露《關於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的公告》。8月28日上午,加多寶集團通過其官網發布聲明否認簽署上述協議。聲稱從未對黃偉清先生出具任何授權,並聲稱公司在公告中對加多寶集團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的描述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

就此事項,深交所新聞發言人表示,為了維護市場正常交易秩序,深交所在第一時間采取監管措施,對公司股票采取盤中臨時停牌措施;督促公司核實加多寶集團聲明事項對公司的影響,自查所涉事項與公司8月27日公告信息是否一致,是否存在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情形;要求公司在8月28日發布澄清公告,並於8月29日複牌。

中弘股份在公告中回應稱,協議在各方見證下簽署,需要公司和中弘卓業集團有限公司簽章的部分經協議各方同意以傳簽的方式進行,公司認為協議的簽署合法合規、真實有效;根據加多寶集團提供的委任書,加多寶集團實際控制人陳鴻道先生委任黃偉清先生為加多寶集團首席執行官,黃偉清先生負責加多寶集團對外一起事務;加多寶集團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由加多寶集團提供給公司,公司已在公告中如實作出披露。

據公告,根據加多寶集團提供的主要財務數據,其2017年12月31日凈資產和2017年度凈利潤均為負值,是否具備提供流動性資金支持和進行債務重組的能力存在重大不確定性。

公告顯示,截止公告日,中弘股份及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為508,426.60 萬元,公司主業停頓,資金緊張,在建地產項目基本處於停滯狀態。

今晚早些時間,中弘股份公告稱,股票已連續10 個交易日(2018 年8 月15 日-28 日)收盤價格均低於股票面值(即1 元),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4.4.1 條第(十八)項的規定,公司股票連續二十個交易日(不含公司股票全天停牌的交易日)的每日股票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深圳證券交易所有權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公司股票存在可能被終止上市的風險。

責編:顧蓓蓓

中弘 股份 對加 多寶 聲明 深表 遺憾 無奈 明日 複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03

深交所責令中弘股份及時就加多寶集團聲明事項進行核實澄清

據深交所消息,2018年8月27日晚,中弘股份披露《關於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的公告》。8月28日上午,加多寶集團通過其官網發布聲明否認簽署上述協議,引發市場高度關註。就此事項,深交所新聞發言人強調,嚴厲打擊上市公司及相關主體信息披露違法違規行為,努力營造公開透明的市場環境,維護廣大投資者合法權益,是資本市場健康發展的重要保證。對於存在涉嫌違法違規行為的,將及時報請監管部門依法查處,絕不姑息。

深交所新聞發言人表示,為了維護市場正常交易秩序,深交所在第一時間采取監管措施,對公司股票采取盤中臨時停牌措施;督促公司核實加多寶集團聲明事項對公司的影響,自查所涉事項與公司8月27日公告信息是否一致,是否存在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情形;要求公司在8月28日發布澄清公告,並於8月29日複牌。

深交所新聞發言人表示,在8月27日晚中弘股份提交公告時,深交所已要求公司在公告醒目位置重點提示如下風險:一是公司經營權的托管至少需要董事會審議通過後方可實施。二是加多寶和銀誼資本尚未對公司進行盡職調查工作,盡職調查結束後協議存在被終止的風險。三是協議中約定的加多寶和銀誼資本將給予公司流動性資金支持和資產註入,但未對給予流動性支持的金額和具體註入的資產進行約定,因此不構成對公司的承諾,能否順利履行存在不確定性。協議也未對加多寶和銀誼資本不能給予公司流動性資金支持和資產註入約定違約責任。

深交所新聞發言人特別提醒,目前,中弘股份股票已連續十個交易日收盤價均低於股票面值,根據《深圳證券交易所股票上市規則》第14.4.1條第(十八)點的規定,公司股票存在被強制終止上市的風險,提請廣大投資者註意投資風險。

責編:顧蓓蓓

深交所 深交 責令 中弘 股份 及時 就加 多寶 集團 聲明 事項 進行 核實 澄清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08

加多寶半年前已啟動上市,誰在中弘股份羅生門中說謊?

“涼茶大王”出手相助,淪為仙股的上市公司迎來轉機,看似皆大歡喜的美好故事,卻突然在一夜之間陷入羅生門。

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間公告稱,公司及控股股東與加多寶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加多寶”)、深圳前海銀誼資本(下稱“前海銀誼”)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但僅僅隔了一夜,加多寶就在8月28日上午聲明,否認了協議內容。

不僅如此,加多寶的授權代表的真實身份,也充滿了疑點。按照中弘股份的說法,加多寶的授權代表黃偉清,是該公司的首席執行官,負責一切對外事務。而加多寶否認對黃偉清授權,卻又對後者在該公司的身份只字不提。

記者遍查加多寶公開的內外活動、董監高人員資料,發現並無黃偉清的身影。可查的工商資料則顯示,黃偉清與前海銀誼及其實際控制人劉紅雯關系密切。

雙方意圖何在

根據中弘股份8月27日公告,公司及控股股東中弘卓業集團(下稱“中弘卓業”),與加多寶、前海銀誼共同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對該公司進行債務重組,註入優質項目,以完善資本結構,解決流動性困難和經營發展遇到的困境,並由加多寶對中弘股份進行期限為5年的經營托管。

從表面上看,加多寶與中弘股份的聯姻,對雙方來說,都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早在2018年3月,加多寶管理層調整之後,就已正式啟動了三年上市計劃,並屢次對外公布。而面臨退市危險的中弘股份,眼下亟待援手。中弘股份披露的數據顯示,加多寶2017年虧損接近5.82億元,與上市距離尚遠。

加多寶網站信息顯示,2018年3月21日,公司總裁李春林召開團管理層會議,確定了未來經營戰略方針,並宣布了加多寶集團啟動上市計劃。3月27日,李春林接受媒體采訪時,再次提及三年上市的目標。

根據中弘股份此次披露,加多寶的經營狀況,與上市距離尚遠。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加多寶總資產127.1億元,總負債131.6億元,已經處於資不抵債狀態,營業收入70億元,凈利潤虧損5.82億元,2015年則虧損1.89億元,2016年盈利14.89億元。

耐人尋味的是,盡管時隔僅一夜,加多寶斷然否認協議的存在,並否認對黃偉清的授權,對於上述這份略顯窘迫的數據,加多寶卻並未直接否認,僅稱與實際嚴重不符。

中弘股份8月28日晚回複深交所關註函時,則堅稱情況屬實。上述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由加多寶提供,且盡職調查由加多寶同意並授權前海銀誼具體完成。

披露信息顯示,前海銀誼成立於2015年8月,註冊資本僅有1000萬元,公司法定代表人為鄧伯淙。截至2017年12月底,總資產為5437萬元,凈資產為4494萬元,營業收入僅為8359萬元,凈利潤2304萬元。

如此實力,顯然難以滿足中弘股份債務重組需要。公告顯示,截至8月28日,僅中弘股份及其下屬控股子公司累計逾期債務本息合計金額已達50.8億元,陷入主業停頓,資金緊張,在建地產項目基本處於停滯的狀態。

目前,前海銀誼有三家股東,深圳前海赫明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赫明投資”)出資65%,為控股股東,深圳中證城市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中證投資”)、深圳銀誼投資中心(有限合夥)分別出資10%、25%。

記者註意到,多層穿透之後,前海銀誼的小股東深圳中證投資的間接股東中,有一家名為深圳前海基礎設施投資基金管理有限的企業,萬科、中信證券均參與投資,出資額分別為28.33%、11.67%,該公司又對深圳前海中證鼎峰投資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出資40%,最後由該公司實現對中證投資控股。在8月27日的重組協議中,中弘股份曾稱,加多寶擁有多年的產業運營經驗,並在全國各地持有多處待開發用地,意在盤活中弘股份存量資產。

8月29日,第一財經致電加多寶多名相關人員,就該公司是否對協議簽署知情、有無經過該公司內部流程並取得批準、黃偉清在公司的實際身份等信息進行核實,並發去采訪的相關問題,但截至發稿,加多寶方面並未作出回複,而中弘股份董秘辦公電話則處於忙線之中。

神秘的授權代表

此次中弘股份、加多寶羅生門事件中,黃偉清無疑成為了關鍵性人物。那麽,黃偉清究竟是誰?

中弘股份8月27日披露的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顯示,加多寶同意並授權銀誼資本具體完成該協議項下的盡職調查等有關事項。同為丙方的加多寶以及銀誼資本,授權代表為黃偉清。但未披露其在該公司的具體職務、職責範圍等關鍵信息。

在深交所的追問下,中弘股份8月28日稱,由加多寶提供的委任書顯示,黃偉清為加多寶首席執行官,且由加多寶實際控制人陳鴻道委任,負責其對外一切事務,有權代表加多寶簽署上述協議。對於具體委任時間,中弘股份未予說明。

然而,可查資料顯示,無論是加多寶本身,還是其在內地的經營主體,董監高人員中均無黃偉清的信息。根據天眼查資料,加多寶為香港註冊公司,成立於1997年,目前仍為註冊狀態。而香港註冊處查冊信息顯示,加多寶已經解散,其在內地的主體加多寶(中國)飲料有限公司在企業信用信息系統登記的企業主要人員,只有董事長張樹榕一人,其他董監高人員均未顯示。

不僅如此,身為全面負責對外事務的首席執行官,黃偉清幾乎從未在加多寶的內外活動中露面。網站信息顯示,2018年3月21日到8月28日,加多寶共發布了8條資訊,其中6條為公司內外活動,出面的均為現任總裁李春林,黃偉清一次也沒有出現。在其他公開資料中,也沒有黃偉清的身影。

此外,如果中弘股份上述說法屬實,黃偉清目前在加多寶的身份,必然與總裁李春林的職責沖突。

加多寶網站信息顯示,該公司3月19日起任命李春林擔任集團總裁,全面負責加多寶及昆侖山全部業務。

加多寶在此方面的態度也耐人尋味。在8月28日的聲明中,加多寶稱從未對黃偉清出具任何授權,但未就黃偉清是否為公司人員進行說明,對其在公司的崗位、職權等重要信息只字未提。

第一財經多方查閱發現,黃偉清與前海銀誼存在關聯關系。控制權穿透之後,前海銀誼的控股股東赫明投資由劉紅雯100%控股,並擔任該公司法定代表人、總經理、執行董事。而中弘股份披露,劉紅雯與黃偉清兩人實際為夫妻關系。

中弘股份8月27日公告稱,前海銀誼實際控制人劉紅雯及黃偉清,從事地產行業超過20年,尤其在華南地區開發了多處地產項目,前海銀誼為其實際控制的核心企業,核心合夥人團隊來自於各大銀行、中信證券、深圳萬科等知名金融和地產公司,在資本運作和地產運營方面擁有豐富的資源和經驗。

除了前海銀誼,劉紅雯名下還有多家投資公司,包括深圳悅融國際貿易有限公司、深圳先君道投資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先君道投資”)、深圳赫明商業保理有限公司,劉紅雯分別持股85%、50%及49%。此外,她還擔任深圳百樂物業管理有限公司馨庭苑停車場法定代表人、深圳市鉑得珠寶首飾有限公司董事長。

可查的工商資料還顯示,先君道投資實際是黃偉清與劉紅雯的“夫妻店”,成立於2015年6月,註冊資本3000萬元,兩人各持股50%,黃偉清擔任法定代表人和執行董事,劉紅雯擔任監事。除此之外,天眼查未顯示黃偉清名下擁有其他公司,或在任何公司擔任高管。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蘇蔓薏

多寶 半年前 半年 啟動 上市 誰在 在中 中弘 股份 羅生 門中 說謊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45

中弘股份否認拉擡股價,加多寶馳援債務重組一事已告吹

對於中弘股份(000979.SZ)而言,在接下來的8個交易日里,只要股價能回到1元以上,尚還能勉強維持住股票上市資格。換言之,這是到股票“生死存亡”分秒必爭時刻了。但公司披露的加多寶集團擬馳援公司債務重組,到底是確有其事還是只是為了炒作拉擡股價呢?市場的質疑聲,是一波高過一浪。這再度引發深交所介入。

中弘股份回複深交所最新公告內容

“扛不住”深交所的繼續追問,8月31日晚間,中弘股份再度發布公告稱,公司經審慎判斷,認為《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實質上已終止。換言之,加多寶集團擬馳援公司債務重組一事正式告吹。

中弘股份在公告中表示,根據黃偉清的口頭回複,認為公司披露了加多寶的財務信息不實,引發雙方產生分歧,導致協議約定的相關合作全面終止。

“公司的本意是通過重組來徹底擺脫公司目前面臨的困境,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響證券市場擡拉股價的動機及情形。 基於公司在本協議簽署中所處的地位,對於該協議實質上已經終止,公司深表遺憾和無奈。” 中弘股份這樣回應。

中弘股份亦稱,經書面致函實際控制人王永紅,其口頭回複,其作為實際控制人牽線商談並促成簽署上述協議,本意也是想通過該重組讓公司擺脫困境,其控股的中弘卓業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中弘卓業集團”)持有的公司股票目前無法進行減持,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響證券市場擡拉股價的動機及情形。

回到事件的最初,8月27日晚間,深陷債務危機的中弘股份宣布稱,公司及控股股東中弘卓業集團,與加多寶集團、深圳前海銀誼資本共同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擬對公司進行債務重組,並註入優質項目。按照中弘股份提供的公告,代表加多寶集團簽署上述協議的是黃偉清。黃偉清的另外一個身份是前海銀誼資本實際控制人劉紅雯的丈夫。

但這看似一樁美好的聯姻僅僅過了一個夜晚,就戲劇性出現反轉。加多寶集團8月28日上午公開發布聲明稱,其從未簽署過上述協議,並對協議所述內容全不知情。加多寶集團亦強調稱,其從未對黃偉清出具任何授權,並進一步否認中弘股份披露的相關公司經營數據。

這樣一來,加多寶集團擬馳援一事瞬間成為了羅生門。市場輿論的嘩然“牽動”深交所的關註。在深交所的連環“施壓”下,8月28日晚間,中弘股份發布澄清公告稱,協議的簽署是合法合規、真實有效。按照中弘股份的說法,加多寶集團實際控制人陳鴻道委任黃偉清為加多寶集團首席執行官,黃偉清負責加多寶集團對外一切事物。

然而,這樣的澄清依舊未能打消市場疑慮。因為今年3月份,加多寶集團迎來重大人事調整,李春林代替王強成為集團新的總裁,主理加多寶及昆侖山一切事物。與此同時,加多寶集團網站信息顯示, 2018 年 3月 21 日以來,加多寶集團發布的資訊、公司內外活動出面的均為公司總裁李春林,其他公開資料中也未出現黃偉清。

市場也百思不得其解,加多寶集團馳援債務重組,是中弘股份自身虛構的事實?抑或加多寶集團內部存有意見不合。甚至,市場一度猜測稱,加多寶集團“拆臺”的背後,也有可能是中弘股份披露的一系列關於加多寶自身盈利虧損的數據“惹惱”了加多寶。

在目前的公告中,中弘股份仍未徹底解釋黃偉清的身份問題,其只是表示,公司就上述問題已書面致函加多寶和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永紅,未能得到書面回複。

值得註意的是,8月30日下午,加多寶集團一位高層人士明確回複第一財經記者稱,不認識黃偉清本人。“該說的,我們都已在8月28日的聲明中說得很清楚了。”對方亦這樣強調。

伴隨著債務重組鬧劇的起起伏伏,這短短的三天時間里,中弘股份二級市場上的股價也“上躥下跳”。如今債務重組鬧劇收場後,深陷業績巨虧、債務泥潭的中弘股份,當務之急,依舊是如何挽救已跌成“仙股”的股價。按照深交所的規定,公司股票連續20個交易日收盤價低於1元,深交所有關終止公司股票上市交易。截至8月30日下午收盤時,公司每股股價報0.89元,已連續12個交易日跌破1元。

此內容為第一財經原創。未經第一財經授權,不得以任何方式加以使用,包括轉載、摘編、複制或建立鏡像。第一財經將追究侵權者的法律責任。 如需獲得授權請聯系第一財經版權部:
021-22002972或021-22002335;banquan@yicai.com

責編:邊長勇

中弘 股份 否認 股價 多寶 馳援 債務 重組 一事 告吹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87

中弘股份回複深交所關註函:與加多寶重組協議實質上已經終止

​8月30日晚間,中弘股份回複深交所關註函稱,與加多寶及深圳前海銀誼資本於2018年8月27日共同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公司在公告披露時已充分揭示各種風險。基於公司在本協議簽署中所處的地位,對於該協議實質上已經終止,公司深表遺憾和無奈。

中弘股份表示,公司的本意是通過重組來徹底擺脫公司目前面臨的困境,不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響證券市場擡拉股價的動機及情形。

今日早些時候,深交所再度向中弘股份發關註函,要求其結合公司目前狀況、《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的效力及約束力、加多寶的財務狀況等明確說明公司及公司實際控制人是否存在利用信息披露影響證券市場擡拉股價的動機及情形等。

此前,中弘股份8月27日晚間披露《關於簽署債務重組及經營托管協議的公告》。

8月28日上午,加多寶集團通過其官網發布聲明否認簽署上述協議。聲稱從未對黃偉清先生出具任何授權,並聲稱公司在公告中對加多寶集團經營情況和財務數據的描述與實際情況嚴重不符。

就此事項,28日,深交所在第一時間采取監管措施,對公司股票采取盤中臨時停牌措施;督促公司核實加多寶集團聲明事項對公司的影響,自查所涉事項與公司8月27日公告信息是否一致,是否存在信息披露違法違規情形。

中弘股份28日晚間發布澄清公告稱,公司對於加多寶集團不與公司溝通擅自發表的聲明深表遺憾和無奈。公司認為協議的簽署合法合規、真實有效。

責編:顧蓓蓓

中弘 股份 回複 深交所 深交 關註 註函 加多 重組 協議 實質 已經 終止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7897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