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國研中心劉世錦:降準降息作用不大 資金或流入股市

來源: http://wallstreetcn.com/node/213549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稱,降準降息能在短期內改善預期,但新增資金未必流向實體經濟,可能流入股市,對實體經濟刺激作用有限。

新華網報道,劉世錦在24日舉行的“第六屆中國經濟前瞻論壇”上說,不應把改革和刺激對立起來,如果經濟增速下滑過快的時候,該刺激還是要刺激,但一定要明確,這種刺激是為了不讓經濟增速下滑過快,讓轉型比較平穩,但刺激改變不了由高速增長向中高速增長的大趨勢,也不能夠解決很多深層的結構性問題。

劉世錦說,“刺激”在經濟學上是一個中性概念,不能把刺激和改革對立起來,也不能將“刺激政策”負面化。當前,財政政策相對有效,要通過增加政府投資,主要是基礎設施投資,擴大終端需求,特別要註重提高投資的有效性。

他說,中國經濟在轉入中高速增長期後,要研究和確定反映新常態下發展質量的指標,例如按照“就業可充分、企業可盈利、財政可增收、民生可改善、風險可控制、資源環境可持續”的要求,形成有利於提高發展質量、切實可行的指標。然後,以質量指標倒推速度指標。

劉世錦認為,與發展質量相對應的速度有一個合理區間,過高或過低都會對發展質量產生不利影響。當增速出現快速下滑苗頭時,適度的刺激政策仍是必要的。但要明確刺激政策只有助於恢複短期平衡,並不能解決中長期結構問題。轉型期推出刺激措施的目的是“托底”,防止經濟增速嚴重偏離潛在增長率,損害發展質量,而非“推高”,重返高增長軌道。

他表示,關於中國經濟“通縮風險”的問題近期被拋出。中國即使出現了一定程度的通縮,也只是“非典型通縮”或者“結構性通縮”,和美國等成熟市場經濟相比是有根本性區別的。這種“非典型通縮”不是通常意義上由貨幣供給不足引起的,而是由於終端需求放緩導致的供給側過剩產能調整引起的。

劉世錦稱中國房地產市場正處於歷史性拐點。“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1300萬套,這個數字2014年就已經達到了,達到了之後就會出現逐步走平、逐步下行的態勢,所以我們的觀點非常明確,中國房地產正處於歷史性的拐點。” 劉世錦說。

對於房價的走勢,劉世錦認為,從全國來講,房價整體會有一定幅度的回落,但房價的變化會有明顯的區域性特征。

(更多精彩財經資訊,點擊這里下載華爾街見聞App)

國研 中心 世錦 降準 降息 作用 不大 資金 流入 股市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128807

劉世錦:新發展理念下的“一帶一路” 企業不達標不放行

“貴陽的天空很有穿透力,夜晚的天空還能看到星星。來到這里發現生活質量提高了,(生活質量提高)需要清潔的空氣和綠色的植被。”

2016年7月8日下午,在貴州貴陽舉行的生態文明國際論壇2016年年會之《新發展理念下的“一帶一路”戰略》分論壇上,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這樣分享了自己在這座富饒卻並不富裕的城市的直觀感受。

在演講中,他將中國的發展分為三個階段。首先是擺脫貧困的第一階段。“都說窮則思變,在貧窮的階段,環境問題有時候感覺都不是問題了。”劉世錦還記得人們當時的心態,“當時看到黑煙囪的時候是很振奮的,因為工業化來了。”

第二階段是開始把環境問題看成經濟發展的成本。“上世紀80年代後,有些企業的生產不錯,中國的GDP增長也很快。那時候企業把環境問題看成生產成本的部分。”他表示,最初提綠色GDP,是把環境汙染作為負值,在經濟增長中減去這一部分得出最後的增長。

而如今,中國已經進入了第三階段,即綠色發展階段。“這是一種新的發展觀,甚至是新的人生觀和價值觀。綠色產品開始成為人民群眾生活質量提高越來越重要的因素。”

劉世錦表示,在這一綠色發展的階段,中國在推進“一帶一路”的倡議中需要做到三點。

首先,要用新的發展觀和發展理念去推動企業的“走出去”。“這是經濟學所說的後發優勢。中國很少用到後發優勢的機會,但這個後發優勢我們得(在‘一帶一路’倡議的推進中)利用一下。”他舉例稱,非洲雖然經濟落後,但環保和綠色的理念卻很強。

第二,“走出去”的中國企業需要成為有長期穩定競爭力的企業。“不達標不放行。” 劉世錦認為,任何要“走出去”的企業需要先在國內整頓,達到綠色標準再放行。

第三,整體大環境需要從一個新的人生觀和價值觀來推進“一帶一路”倡議和企業的國際化發展。

世錦 新發 理念 下的 一帶 一路 企業 達標 放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3765

劉世錦:供給側改革最根本的是效率問題

2016網易經濟學家年會(NAEC)7月30日在北京舉行,本屆論壇主題為“世界願景中國方案——展望2020”。財政部副部長朱光耀、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蔡昉、原外經貿部副部長龍永圖、網易傳媒CEO李黎等50位全球高層政經人士齊聚一堂。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前副主任劉世錦在演講中表示,房地產投資歷史需求峰值已過,一線城市房價上漲帶動了整個房地產市場短期預期的調整和房地產投資的上升,但房地產需求已經達到歷史峰值的基本面沒有變。

劉世錦認為,70%的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萬-1300萬住戶,峰值在2014年已經達到。此後房地產投資總量上持平,然後逐步回落。這反映在房地產投資增長速度上,去年已經降到了2%。從去年9月份以後,房地產投資的當月同比已經出現負增長。

在分析一線城市房價上漲的原因時,劉世錦表示,年輕勞動力和資源向珠三角、長三角、京津冀流動,這些地區創業就業機會多,資源配置效率高,城市的集聚效應較明顯,正如東京、橫濱集中了日本三分之一的GDP,中國也正處在這個變化的過程中,出路在於市場化、網絡化,形成大的城市帶、城市群。

此外,劉世錦表示新常態下供給側改革最根本的問題是效率問題。城市的規劃需要市場信號的檢驗,需要老百姓滿意度的測評。在城鄉之間,土地、資金、人員、技術等要素要能夠真正地相互開放、相互流動,實現資源的優化配置。

本次論壇包括:“2020展望”“樓市的下一個五年”“股市的下一個五年”“體育產業的資本時代——機遇和風險”“技術驅動下的創業時代”等五個主題,從政府、市場等多個主體角度探討全球經濟複蘇背景下中國改革的現狀與未來。李黎在致辭中表示,網易經濟學家年會營造平等自由的對話氛圍,踐行“經世濟民”的學術精神,相信在這里碰撞出的思想火花,能夠點亮中國經濟的未來五年。

世錦 供給 改革 根本 的是 效率 問題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26

樓市的下一個五年會怎樣 劉世錦稱房地產投資歷史需求峰值已過

"房地產投資歷史需求峰值已過。"7月30日,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在參加一樓市主題論壇時表示。

劉世錦在演講中稱,構成房地產投資70%的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到1300萬住戶,2014年已達到了。達到以後,房地產投資總量上來講就是持平,然後逐步回落,這反映在房地產投資增長速度上,過去房地產投資增長速度經常是百分之二三十甚至更高,去年已經降到了2%。而實際上從去年9月份以後,房地產投資的當月同比已經出現了負增長。

今年一季度一線城市房價上漲,帶動了整個房地產市場預期的改變,房地產銷售一度增長50%左右,房地產投資出現了9%左右的正增長,這種變化在背後又拉動了一系列正在去產能的(行業),包括鋼鐵、鐵礦石、煤炭、石油、石化包括建材等一系列重化工業的回升,但劉世錦本人表示,回升時間不會太長,大概就是一個季度的時間,過去以後還是會回調的,因為基本面沒有變。

原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主任劉世錦 

樓市 的下 一個 年會 怎樣 世錦 房地產 房地 投資 歷史 需求 峰值 已過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7829

劉世錦: 中國經濟成功觸底後會有反複

在拋出了“我國經濟有很大可能性在今後一兩年成功觸底”的判斷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理事長劉世錦又表示,觸底過程可能是有反複的。

8月16日,劉世錦在“2016世紀中國論壇”上表示,觸底很可能是一個複雜的過程,需要多次驗證。“觸底不會出現大的V型或U型反轉,可能將是大L型加上若幹小的W型。”

今年初,關於中國經濟不可能通過短期刺激實現V型反彈,而可能會經歷一個L型增長階段的判斷,成為共識。但是,中國經濟何時觸底,進入到L型的築底階段,還沒有明確的判斷和數據支撐。

三指標判斷中國經濟觸底

在經歷了長期的高速增長之後,我國的經濟增速在2011年進入個位數增長,從2011年的9.5%,逐漸放緩到2015年的6.3%。同時,2016年的經濟增長目標設定為6.5%-7%,這也是1995年以來中國首次將GDP目標設在一個區間。

統計數據顯示,2016年上半年,我國經濟增速為6.7%。中國經濟從高速增長期,轉向了中速增長期。

劉世錦15日在《人民日報》發表署名文章稱,如果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能夠取得實質性進展,我國經濟有很大可能性在今後一兩年成功觸底。

對於近年來的經濟增速回落,劉世錦解釋稱,從國際經驗上看,成功追趕型經濟體,在人均GDP達到11000國際元的時候,無一例外出現回落。其中的原因,包括了勞動力結構的變化、“劉易斯拐點”的出現。但是,對中國而言,不僅要解釋高速增長回落時的拐點,更重要的,是要解釋中速增長的均衡點如何出現。

事實上,劉世錦表示,既有理論主要解釋了後起經濟體的“起飛”,但是對“起飛”後的可持續性,何時並以何種方式“降落”,“降落”後的前景等缺少關註,沒有形成有較好解釋力的理論,這也是近年來宏觀政策分歧較大的重要原因。

劉世錦表示,經濟增速回落是一個轉型再平衡的過程,評估是否觸底,需要形成兩個底部(需求底、效益底),關註三個指標(投資、PPI、工業企業盈利率)。具體來說,在需求底的層面上,要實現高投資觸底,主要是房地產投資穩下來;而在效益底的層面上,PPI和工業企業盈利率要能夠止跌回升。

“構成高投資的主要是過去的三大需求——基礎設施、房地產和出口,簡稱三只靴子。這三只靴子基本上都快落地了,特別是房地產這只靴子如果落地了以後,高投資基本上也就觸底了,或者從需求側來看,中國經濟基本上已經觸底了。”劉世錦說。

國家統計局數據顯示,2016年1-7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同比名義增長8.1%,增速比1-6月份回落0.9個百分點。其中,民間固定資產投資占全國固定資產投資(不含農戶)的比重也下降為61.4%,比去年同期降低3.6個百分點。

國家統計局新聞發言人盛來運表示,雖然固定資產投資增速有所放緩,但民間投資增速回落幅度收窄。1-7月份民間投資增長2.1%,回落了0.7個百分點,比1-6月回落幅度收窄0.4個百分點。“從這個角度來看,各地加大民間投資的工作還是有成效的。”

另外,作為一個先行指標,固定資產投資的新開工項目計劃總投資1-7月增長24%,這也為以後的投資企穩打了很好的基礎。

與此同時,今年7月的數據中出現了一個比較積極的變化,就是PPI降幅收窄。7月份PPI下降了1.7%,比6月收窄0.9個百分點。PPI的大幅收窄不僅有利於市場環境的改善,也有利於企業加大制造業的投資,企業的利潤在回升。“目前的當務之急就是去產能,只有去產能以後,PPI才能回升,工業企業的利潤才能夠好轉。”劉世錦說。

觸底會有反複

但是,劉世錦表示,接近底部與實現觸底是兩回事。未來一兩年是成功觸底時間,也是不確定性增加的時間。在這段時間有一些因素需要特別的關註,比如金融風險可能會加大,國際上不確定因素對中國經濟的影響。

也因此,觸底的過程可能不會那麽順利,可能有一個曲折的甚至有反複的過程。

“今年一季度一線城市房價上升,拉動了房地產投資的回升,進而拉動了重化工業價格和產量的回升,但是我判斷,其實它並沒有改變房地產需求已經達到歷史高位這樣一個基本的格局。並且這樣一個波動對去產能帶來了影響,有些準備去產能的地方不僅不去產能,還在增加產能,所以這個觸底的過程可能是個反複。”他稱。

經過多次驗證和反複後形成的中速增長平臺,劉世錦表示,根據國際經驗,可能持續5~10年甚至更長的時間,從而為實現2020年和更長一個時期的發展目標打下穩定基礎。

所謂的中速增長期,劉世錦說,大體上處於高速增長期結束後與成熟增長期到來之前,也就是人均生產總值在8000美元~50000美元。“目前我國的人均生產總值是8000美元,美國是5萬美元。這期間就是我們的中速增長期。”這個中速增長期,依然是追趕期,只是要從過去更多是數量追趕,轉變為未來更多是質量追趕。

註重基層試驗

在這個期間,劉世錦表示,中國經濟對發展條件、體制和政策環境的要求有很大不同。

首先要糾正資源錯配,特別突出的問題就是行政性壟斷行業的開放競爭,城鄉之間土地、人員、資金等要素的雙向流動、優化配置等。

劉世錦表示,新的增長動力不僅僅要關註新的增長領域,還要關註老的增長領域,通過改革改變很多低效率的地方。包括基礎設施、房地產投資,還存在增長潛力,這種潛力主要是提升效率的投資。同時要激勵產業升級,穩定預期,減少泡沫經濟的幹擾,全面提升人力資本質量,合理調整收入分配格局。最重要的,是給企業家群體創造條件,讓他們有長遠的眼光。

最後,劉世錦說,還需要營造創新環境,保護並運用知識產權,推動創新要素的流動和聚集,形成更多的創新型城市和區域創新中心,增強社會橫向特別是縱向流動性,鼓勵自由探索導向的基礎研究。

就供給側改革,劉世錦表示,中速增長期的速度怎麽樣,效率怎麽樣,可持續性怎麽樣,和供給側改革能不能深入有很大關系。具體而言,供給側改革目前最需要做的是兩件事,一是行政性壟斷行業比如電訊行業的放開,二是農村集體土地的流轉和交易改革需要加快推進。“要防止泛化,聚焦於要素市場的改革,通過生產要素的流動、重組、優化、配置,全面提升要素生產率。”他稱。

從推動改革的角度來說,劉世錦表示,應該繼續堅持頂層設計和基層試驗相結合。頂層設計用於指方向、劃底線,其余的就讓地方基層、企業、個人去充分地試驗、試錯。

世錦 中國 經濟 成功 觸底 底後 後會 會有 有反 反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10627

劉世錦:中國經濟很大程度上已接近底部

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在11月5日深圳舉行的大梅沙論壇上表示,中國經濟已經在很大程度上接近底部,未來一兩年是觸底的關鍵期。

需求側接近底部

為什麽說中國經濟已經接近底部了呢?他從需求側和供給側兩個方面進行了分析。

從需求側來講,中國過去經濟的高速增長主要是高投資帶來的。而高投資主要是跟三大需求有關:出口、基礎設施和房地產。

其中,出口過去都是20%以上的增長,現在已經出現了負增長。基礎設施投資最高峰是2010年左右,現在是一個回調的趨勢,但是它是政府穩增長的工具,波動比較大,一般和政策的變化聯系緊密。至於房地產,構成房地產投資70%以上的城鎮居民住宅的歷史需求峰值是1200到1300萬套住房,這個峰值在2014年已經達到了,以後整個投資就是走平,然後逐步下降的態勢。

劉世錦說:“當然今年一季度出現了在部分一線城市房價飆升,然後帶動房地產投資回升的態勢,我認為它是一個短期現象,不會太長時間。在今後幾個月的時間,房地產投資又會恢複到一種常態,這個常態就是低速增長,甚至零增長、負增長。”

他將上述出口等三大需求稱之為三只靴子。“這三只靴子都是會落地的,落地以後,整個投資也就觸底了。”

供給側接近底部

從供給側方面來說,他認為當三大需求下降時,重化工業也在回落,但是回落的速度比較慢,於是出現了嚴重的產能過剩。

產能過剩導致了兩個主要的變化。第一個是工業品出廠價格(PPI)過去50多個月負增長,最低的時候負5.9%。

同時,工業企業,特別是那些重化工業的工業企業盈利水平大幅下降,出現大面積虧損,工業企業的盈利水平從2014年8月以後一年多的時間都是負增長,所以政府提出要去產能。

他說:“去產能取得了一定的效果,一個是因為政府在推動,當然有些行政性的辦法也有不同的反應,但是市場的力量也在起作用。”

劉世錦也註意到一個現象:以前一些嚴重產能過剩的行業,比如說鋼鐵行業,去年12月份,最好的企業國企寶鋼和民企沙鋼的主營業務都出現了虧損。

他認為,當一個行業中最好的企業主營業務出現虧損的時候,基本上可以判斷這個行業價格觸底了。

他說:“從這些指標來看,供給側現在也是接近底部。所以我判斷,現在已經接近了底部,大家對經濟的判斷不要過於悲觀。但是,接近底部和真正觸底還是兩回事,現在還不能說已經完全觸底。但是今後一兩年是觸底的關鍵期,這一兩年如果不觸底的話,經濟可能就出大問題了。這個觸底不會一蹴而就,它會是一個複雜的過程,可能需要多次驗證。明年某個時候經濟還會有一定幅度的下調,但是總的來講下調的幅度也不會很大。”

他補充道:“今後一兩年也是不穩定、不確定因素超過以往的時期,在這個時期很可能有些因素對觸底形成較大的沖擊或者影響,比如說房地產泡沫問題,金融風險的問題,有一些金融風險過去還繃得住,在快觸底的時候就繃不住了,還有國際形勢的變化、政策導向等等。”

世錦 中國 經濟 很大 程度 上已 接近 底部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22207

劉世錦:地方隱性債務必須得到關註

來源: http://www.nbd.com.cn/articles/2018-01-25/1187077.html

每經實習記者 李可愚 每經記者 胡健 每經編輯 陳旭

1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財經領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劉鶴在瑞士達沃斯論壇上表示,中國將針對影子銀行、地方政府隱性債務等突出問題,爭取在未來3年左右時間,使宏觀杠桿率得到有效控制。這一應對系統性風險特別是金融風險的明確表態引起全世界關註。

現階段為何需要防範系統性風險?哪些問題可能存在形成系統性風險特別是金融風險的可能性?我們應如何應對系統性風險?

對上述話題,在25日舉行的2017“中國金融年度論壇”上,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副會長、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劉世錦進行了系統闡述。

之前有部分人士認為,中國長期以來存在的金融風險問題未對經濟發展造成明顯障礙,因此一些金融風險的苗頭未能引起明確重視。對於這種說法,劉世錦表示明確反對。他認為,之前之所以金融風險未對經濟發展產生較大影響,是因為當時的中國經濟正處在高速增長期,高速增長期有吸收、化解、後推風險的內生能力。

不過,目前中國已經進入增長平臺轉換期,在終端需求和重要工業品出現歷史需求峰值、人口和勞動力的總量與結構發生變化和資源環境約束邊界臨近的大背景下,中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期轉向中高速增長期。之前在高速增長階段可以扭轉風險的條件在中高速增長階段已不完全具備。此外,高速增長期不是風險的某些問題現在也可能會變成風險。因此,金融風險必須得到特別關註。

在談及哪種金融風險需要得到高度重視時,劉世錦表示,目前要重視地方隱性債務問題。最近幾年,通過地方專項基金和產業投資基金,以及PPP等方式,形成了一些事實上需要地方政府承擔償還責任的債務。目前,一些風險因素已經顯露,對此必須加以重視。

如何深入解決這一問題?劉世錦建議,一是要穩杠桿,不再增加杠桿率,再花一段時間降杠桿,不能再加大風險隱患;二是要靠軟著陸的方式解決問題,要防止處置不當引發新的風險。接下來要從長計議,一定要下決心解決各級政府、國企預算軟約束的問題,收縮資產負債表將是一種選擇。

從更長期來看,解決方案是要探討以市場為基礎的公共品投資服務,為公共品投資提供融資渠道,其中包括PPP項目的市場化交易,不動產信托等。

 
世錦 地方 隱性 債務 必須 得到 關註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6052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