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邢臺七里河“東延工程”截止到龍王廟橋 大水從這里漫堤

 

記者張劍 發自河北邢臺

在河北省邢臺市東南部,行洪的七里河河道在S326道路東側突然變窄。從百度地圖上可以看到,這個地方叫龍王廟橋,又名大賢橋。

7月20日淩晨,一場突如其來的洪水,從龍王廟橋洶湧漫過堤壩,首先沖毀河北岸約30米處的龍王廟,而後橫掃邢臺市開發區東汪鎮大賢村。

7月23日上午,邢臺市防汛抗旱指揮部組織召開了“7.19”暴雨洪水新聞發布會。邢臺市政府通報稱,此次災情共涉及該市全部21個縣(市、區)。截止到7月23日7時,全市受災人口103.4萬人,造成25人死亡,13人失蹤,直接經濟損失超過10億元。對於公眾高度關註的該市開發區大賢村等村莊進水問題,邢臺市官方回應稱,七里河在大賢橋迅速變窄,造成了洪水漫過河堤決口。

邢臺市政府官方網站信息證實,10年前,該市確曾進行過七里河整治。大賢村一些村民告訴第一財經1℃記者,七里河在大賢橋由寬變窄,是七里河在整治施工時,工程在大賢橋處停止。

1℃記者註意到,龍王廟橋南側十幾米處,沿街墻體上依然有“七里河東延指揮部”字樣,但在現場記者並沒有找到這一指揮部工作人員。

洪水深夜進村30秒上漲2米

7月23日下午,1℃記者從北向南穿過大賢村,此時村內主幹道依然滿是泥水,防疫人員在進行防疫噴霧作業。村內的村民並不多,很多房屋院內除了擺著各類生活物品外,基本空無一人,但房屋尚完好。

靠近村南位置時,大部分房屋圍墻倒塌,地面下陷。房屋沿街外墻上殘存的水印,成為大水留下的唯一記憶。不少村民仍然驚魂未定,“看水有多深,高過頭頂幾十公分,這樣的水誰見了不傻眼?”一些村民一邊用手指著水印,一邊向1℃記者傾訴。

大賢村位於七里河北側,緊挨326省道,沿這條省道向東30公里左右,就可到達南和縣。位於326省道北側的大賢村住戶,最近的房屋距離七里河河岸僅20米左右。幾名村民回憶,7月19日早晨五六點多,他們剛起床時就發現已經在下雨,雨時大時小,一直到天黑時依然沒有停。白天時,很少有村民留意村南那條已經幹涸的七里河。即使下了一天雨,也依然無人留意河道內的積水情況。

村民韓葉龍的5間大瓦房距離河岸大約100米,大水過後,韓葉龍和妻子等家人忙於整理、收拾已被水泡過的房子。所有生活用品堆積在院內,屋內僅剩2臺空調,墻上掛著的結婚照記錄著這個家庭曾經的幸福。泥水浸泡過的墻體記錄了水的深度,1米73左右的韓葉龍靠著墻站立,頭頂距離水線最高處仍有近30厘米,“水有2米深,可想而知當時的情況”。

韓葉龍和妻子平時帶著兩個孩子住在這里,兩個孩子一個6歲,一個僅2歲。他與妻子、孩子住在西屋,63歲的父親韓幫助獨自住在東屋。19日晚6點多下班回到家,雨勢正緊。晚上10點多準備睡覺時,父子二人還議論了幾句雨情。韓葉龍回憶,父親當時說雨下得挺大,跟1996年鬧水災的情況很接近。“是挺大的,不過應該沒什麽事”,韓葉龍安頓父親入睡後,便回屋。他沒想到,這竟成了他與父親的訣別。

接近晚上22點30分,韓葉龍關燈睡覺,此時除了嘩嘩的雨聲,村內已經沈寂下來。韓葉龍說,從他晚上6點多下班回家,到10點半多睡覺,並沒有村幹部或其他防汛人員前來村內通知水情。不知道睡了多久,韓葉龍和妻子被咚的一聲巨響驚醒,隨之而來的是轟轟的流水聲,韓葉龍還依稀聽到東屋方向傳來哎呀一聲大喊,感覺像是父親的喊聲,韓葉龍還沒來得及回問父親一聲,大水就已經沖破房門進到屋內。

“水漲得太快了,也就30秒鐘,就快沒過頭頂了。”韓葉龍說,他馬上抱起2歲的小兒子,大喊妻子拽住大兒子,夫妻二人踩在床上,隨即又登上沙發,踉蹌著往窗臺方向走,僅有幾米的距離,夫婦二人就嗆了幾口水。

韓葉龍說,當時第一反應就是逃命,手機也沒顧上拿,他接近窗戶位置後,用膝蓋將玻璃頂碎,夫妻二人就這樣一人帶著一個孩子,全家4口人蜷縮著擠在窗臺上,用手緊緊抓住窗框。

此時,院內的水也早已過了頭頂。韓葉龍說,抓住窗框等待救援過程中,他也不清楚水究竟來自哪里,為何會有這麽大的水來襲,而這時雨也依然沒停。

計劃中的東延工程

在雨中和水中緊握窗框一個多小時,院內水位漸漸降低,韓葉龍和妻子安頓好兩個孩子,隨後開始喊人幫忙和救援。韓葉龍和姐夫進入東屋,發現父親已被水沖到床下,怎麽喊也不答應,“當時我爸已經沒呼吸了,最後聽到的那聲‘哎呀’的喊聲應該就是老人家發現情況不好時喊的”。63歲的韓幫助在水災中不幸離世,在邢臺官方公布的遇難者名單中,韓幫助的名字出現在里面。早晨5點多,天已蒙蒙亮,此時院內的水已基本退去。韓葉龍註意到,把他驚醒的那聲巨響,是一棵樹被大水卷來,撞到了他家的大門上。

韓葉龍打開大門,看到村內的主街道上的水依然有過膝深,仍有小股水流從村南的七里河方向流過來。“七里河堤壩決口了!”大賢村的村民見到眼前景象,第一反應是堤壩決口。而得知洪水來源於泄洪時,韓葉龍等十多名村民表示,直到最後水進了村,淹了房子,沖走了人,也沒有任何人通知他們有泄洪安排。

根據邢臺市官方的公開信息顯示,大賢村南側的七里河是邢臺市的一條行洪通道。此次降雨出現水位上漲後,由東川口水庫向下遊泄洪,洪水流進七里河,由西向東流過來。另一條排水溝的洪水也進入了七里河。

1℃記者在大賢村村南的七里河岸邊的龍王廟橋看到,由此處向西,七里河的寬度近100米以上,目前仍有存水。向西約500米處,京廣高鐵高架橋、京港澳高速公路橋跨越七里河。七里河流到龍王廟橋處,逐漸向東北方向彎轉,寬度一下子縮減到20米左右。龍王廟橋處的河段成為一處瓶頸。7月23日上午,邢臺市政府公開通報的信息提到,七里河在此處迅速變窄,造成了洪水漫過河堤決口進入到大賢村在內的12個村子。

對於為何七里河突然變窄,大賢村的一些村民回憶,前些年七里河進行過整治改造,但改造進行到龍王廟橋處即告停止,形成了現在的的局面。1℃記者註意到,龍王廟橋南側十幾米處,沿街墻體上依然有七里河東延指揮部字樣。1℃記者在現場沒有找到這一指揮部工作人員。

邢臺市政府官網的一則信息則顯示,2006年6月,邢臺市開始對七里河實施綜合治理。這項涉及河道治理、防洪抗旱、環境整治和城市建設的綜合性工程,被邢臺視為當時最大的民生工程。邢臺市提出,要讓七里河重綻美景,形成行洪河道,使當時防洪標準由不足5年一遇達到50年一遇;建設道路、綠化公園等,形成濱河景觀帶;用整理出的可利用土地進行綜合治理,初步形成七里河新區。該信息提到,七里河是橫貫河北邢臺市區南部的一條季節性行洪河道。由此可見七里河在行洪泄洪方面的重要性,村民提及的前些年七里河進行過改造的情況也得以證實。但為何改造在龍王廟橋處即告停止,並最終形成七里河由寬迅速變窄的情況,目前未有官方通報。

邢臺 七里河 七里 東延 工程 截止 龍王廟 龍王 大水 從這 漫堤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614

衛星圖解密邢臺大賢村為何發生水患:七里河河道突然收窄

由於連日強降雨襲擊,河北邢臺七里河發生洪水漫堤,致使開發區12個村進水。對此,水利專家表示泄洪不能控制。因為七里河在大賢橋迅速收窄,通過能力只有40m3/s左右,造成洪水漫過河堤決口,使開發區12個村進水。

小編查找了百度地圖和谷歌地球,從衛星圖中驗證這一原因。

水庫與泄洪處位置分布

此處為七里河景觀段開始

此處是景觀段結束,後面突然收窄的背面就是大賢村

衛星 解密 邢臺 大賢 為何 發生 水患 七里河 七里 河道 突然 收窄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615

河北省委省政府工作組初步認定七里河決堤由洪峰所致

記者了解到,7月22日下午,河北省委省政府工作組抵達邢臺後,迅即成立災情核查組、技術分析組、綜合組三個小組,迅速研究工作方案,連夜開展工作。

工作組詳細查看了7月18日以來災情核報和救災情況的原始記錄,到開發區受災嚴重的東汪鎮、王快鎮現場核查災情,指導救災工作。經核實,七里河決堤共造成17人死亡,1人失蹤。

工作組調閱了有關氣象資料,實地查看了七里河河道、決堤口及上遊東川口水庫等,對決口原因進行會商分析。初步認定,7月19日晚七里河決堤是由於局地強降雨形成的洪峰所致,非人為原因造成。對預警通知、群眾疏散等問題正在加緊核查中。

另據了解,省委日前研究決定,為嚴肅工作紀律,促進工作落實,對此次防汛抗洪搶險救災中工作不力的邢臺市經濟開發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段小勇,邢臺市經濟開發區東汪鎮黨委書記張國偉,石家莊市交通運輸局黨組成員、總工程師何占魁,井陘縣副縣長賈彥廷,作出停職檢查決定,進行調查,分清責任,依法追責。

當前的首要任務是全力以赴做好防汛抗洪搶險救災工作,工作組表示,將認真按照省委、省政府要求,指導邢臺市委、市政府做好災後重建、受災群眾安置和善後處置工作,各有關方面要齊心協力、眾誌成城、共克時艱,以敢於負責、勇於擔當的實際行動,告慰在洪水中失去生命的同胞,以紮實有效、科學嚴謹的工作重建美好家園,讓逝者安息,生者堅強。

【相關報道】

河北強降雨重災區井陘縣死亡人數上升為36人

據新華社報道,記者從井陘縣防汛指揮部了解到,截至24日12時,強降雨已造成井陘縣36人死亡、35人下落不明,當地搶險救災仍在緊張進行。據天氣預報,7月24日到25日、8月1日到2日,井陘縣還將迎來兩次強降雨過程。

河北 省委 省政府 工作組 工作 初步 認定 七里河 七里 決堤 洪峰 所致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0671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