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獨家文件 何東後人告梁振英欺詐 涉避稅二千萬


2014-01-30  NM  
 

 

香港最後貴族何東後人爭產官司纏繞逾十年,去年十一月,何鴻章之子何彪入稟法庭,首次指控梁振英測量師行,以及當時出任家族信託公司董事之一、現任審計署長孫德基,協助掏空信託資產及瞞稅,入稟狀指兩人行為猶如欺詐。本刊取得多份獨家文件,踢爆九七年回歸期間,梁振英名下測量師行為信託內持有的古洞地皮估價,但估值卻遠低於市價近七成,令何鴻章一年後轉手勁賺一億五千萬。而負責為信託利益把關,時任安永會計師事務所合伙人孫德基,不但視若無睹,事後更協助何鴻章四度向稅局解釋,結果成功避過繳交二千五百萬元利得稅,有利益衝突之嫌。消息人士斥責,兩人當年有違專業操守,誠信已破產,根本無資格出任政府要職,又指不排除向警方報案,啟動刑事調查。孫德基回應指「不擔心」,特首辦則截稿前未有回覆。

涉嫌造假交易的地皮鄰近上水古洞金錢村,總面積達三十七萬平方呎。現時由新鴻基地產關連公司持有,四周圍起了鐵絲網,內裡雜草叢生,並放滿建築物料,暫未見有工程進行。

度身訂造估價

九八年前,該地皮共分為三部分,分別由何氏家族信託、何鴻章私人公司及其本人持有。根據本刊獲得文件,早於九五年,何鴻章有意發展該地段,並認為將分散業權統一,有助提升發展潛力,遂於九五年委託梁振英測量師行為整幅地皮估價,結果估值約一億零五百萬元。但由於其中三分一面積的地段已注入信託基金內,梁振英測量師行於是在九八年四月,為信託持有的十二萬呎地皮單獨估價,結果估出二千二百五十萬元。又罕有地在短短半年後再度估價,最後估出一千七百五十萬元,呎價僅一百四十三元,並最終以此價售予何鴻章名下的私人公司。不過,翻查城規會記錄,早於九五年首次估價時,該地皮只劃作「休憩用途」,地積比率只有0.2倍,但到九八年已獲改為「綜合發展區」,地積比率也增至0.4倍,同年六月更獲批興建三層高的住宅,提供五十八個單位。有不願透露身份的測量師看過相關文件後,認為梁振英測量師行的報告,明顯嚴重低估該地皮價值。「就算九八年有金融風暴,地皮發展潛力大咗,無理由愈估愈低,平均價邊有可能跌到九五年的一半。而且佢估價嗰塊地位處中央,三塊相連地皮就算面積一樣,中間嗰塊一定比兩側地皮值錢好多,呢啲係測量師業界嘅ABC,咁大間測量行無理由唔知。」

而根據同期何鴻章收到的一封銀行顧問文件,信託持有的十二萬呎古洞地皮,在公司會計賬目的賬面值達二千四百萬元,市價更高達六千一百萬元,顯示梁的測量行估值,不但低於市價七成,就連賬面值也不如。信託基金更是在明知蝕本的情況下,轉讓地皮予何鴻章的私人公司。消息人士拆解,梁的測量師行之所以冒如此風險,巧妙地度身訂造超低估價,只因梁振英當年是何鴻章的御用測量師。原來梁振英於九三年離開仲量行,創辦梁振英測量師行,由於他八十年代已到內地義務講學,又出任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有傳在內地猛人牽線下,覓得多名香港富豪的生意,其中包括當年與中方關係密切的何鴻章。

山頂大宅御用代理

另一份文件披露,當年梁振英的測量行亦是何鴻章山頂布力徑大宅的銷售代理,該物業結果於九七年七月,以天價七億二千萬元售予鄭家純及關連人士,何鴻章更因此在布力徑大宅的銷售文件上,親筆寫上「very many thanks」,並附上親筆簽名。「CY當年經常出席何的私人聚會,何則間中到CY公司的各類酒會道賀,他們早有交情。」消息人士說。結果在梁測量行的超低估價協助下,何鴻章旗下的私人公司,終以四千三百二十萬元統一了三幅地皮的業權。在持有短短十六個月後,於二千年四月以二億元將地皮售予新鴻基地產的關連公司,一鋪勁賺一億五千萬元,但有關收益卻是撥歸何鴻章的私人公司,信託基金反蒙受損失。「梁振英公司估價造就何低價買地,作為信託管理人嘅孫德基及安永,不但唔出聲阻止,之後高價賣地俾稅局質問,仲幫佢掩飾,咁先至離譜。」消息人士怒轟。

孫德基涉利益衝突

根據本刊獲得的文件,早於九九年一月,稅務局已就多宗何鴻章旗下公司的關連交易提出質疑,而代表何鴻章向稅局作出申辯的,正是四大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的安永。消息人士透露,安永當年可謂一身兼多職,既是當時何鴻章旗下上市公司四海集團(○五年已被富豪酒店關聯企業收購)的核數師,又為何鴻章其他私人公司提供會計服務,更是何鴻章成立的家族信託的管理人。「除非有特別條文,否則資產入咗信託,理論上唔再屬於原本的持有人,信託內的資產買賣,應以受益人利益為先,如關連公司有交易,就應該交由不同組別的職員處理。」立法會會計界別議員梁繼昌質疑,安永及孫德基作為受託人,在信託持有的古洞地皮轉售上,即使作價低於賬面值亦沒有提出質疑屬非常罕有,更有逃避印花稅之嫌。而且,何鴻章旗下公司出售地皮勁賺億五,稅局認為該交易屬炒賣性質,公司應繳交二千五百萬元利得稅,但安永則代表何鴻章四度向稅局申辯,聲稱有關交易屬資產投資(CAPITAL ASSET),雙方多次來往信件後,稅局終於○五年接受安永解釋,何鴻章的公司無須繳交稅款。孫德基當時作為安永的董事兼合伙人,角色明顯存在利益衝突。「稅局唔追究只因安永同孫德基作出好多錯誤陳述,如果當日信託唔係賤價賣地,成單買賣的評稅就唔同晒,孫德基同安永根本係掩飾緊。」消息人士說。

阻追查申請「休眠」

事實上,翻查公司註冊處資料,早於○一年何彪入稟要求信託交代賬目,孫德基與其他安永的合伙人,已罕有地向公司註冊處申請將信託公司休眠(dormant),意圖阻止何彪進一步取得公司財務資料。何彪在去年十一月的入稟狀指,直至近年法庭判他有權承繼信託及翻查公司資料,他才知道在梁振英測量師行、孫德基及安永的多次違規操作下,當年市值超過一億五千萬元的信託資產,如今已幾近被掏空,資產減值九成以上。消息人士透露,相關人士正搜集更多資料,不排除向警方報案,又聲稱有人已經向會計師公會作出投訴,但一直未獲回覆。立法會議員梁繼昌認為,指控涉及誠信問題,作為政府重要官員應公開作出交代。本刊曾當面向孫德基求證,孫表示有關指控的對象是安永,並非其本人,又表示「唔擔心有問題。」之後便匆匆離去。至於特首辦及會計師公會則於截稿前未有回覆。

估價低市價七成

何鴻章根據梁振英測量師行的估價報告,以低於市價七成即1750萬元,將地皮由信託基金持有的HICL,轉售到自己持有的HEL,並同時將私人名義持有的土地轉售到HEL,三幅地皮因此統一業權。HEL於一年多後以約二億元出售地皮,一鋪勁賺一億五千萬元,但得益撥歸其私人公司,信託基金反而蒙受損失。其後安永向稅局解釋此買賣屬資產投資(CAPTIAL ASSET),更因此避免繳交利得稅共二千五百萬元。

梁、孫合力掏空信託

家族官司纏繞逾十年

被譽為香港最後貴族的何東家族,其勢力及商業王國已逐漸褪色,代之而起的卻是一單又一單的家族官司。事緣何東長孫何鴻章三十年前,為三子三女成立兩份信託基金,並分別委託姪兒何猷灝任職的安永,以及舊情人十姑娘何婉琪擔任信託的管理人。直至九八年,子女得知信託一事,向十姑娘及安永討回基金權益,始發覺信託內的資產絕大部分已被轉移,並展開漫長的訴訟,多年來劇情可謂峰迴路轉。○三年,何鴻章為免牽連舊情人十姑娘,親自入稟要求法庭確立他有權取消信託,但由於信託書內並無相關條文,何鴻章最終被判敗訴。但審訊過程中,何彪及其兄弟爆出,何鴻章曾說過要僱用黑手黨執行刺殺任務,父子形同仇人。直至近年,何彪在法庭判決後,逐步取得當年信託基金的文件,並發現梁振英測量師行及孫德基違規協助老父轉移資產,於去年十一月入稟追討損失,又戲劇性地與老父冰釋前嫌,槍口一致向外。

獨家 文件 何東 後人 梁振英 欺詐 避稅 二千 千萬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90595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