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泡走「娘」味茶葉大翻新

2013-12-19  NM  
 

 

大家好!我叫香片龍珠,來自杭州一個茶莊。墨綠色,細細粒,外貌平凡,經常被埋沒在茶海裡。四年前,我在上海一個茶展,遇上Tony(黃名漢)和Allen(黃智麟),他們覺得我合眼緣,味道不差、價錢不貴,便把我買下來,重新包裝,希望讓我飛上枝頭。

當天,幾位好姊妹白牡丹、毛峰、馬騮搣、花茶等也有幸被選中。Allen 和Tony為我們改洋名「Or Tea?」,這好比韓國組合「少女時代」。從內地來港,為洗走「娘」味,第一步要化靚妝,穿上紅、黃、紫的外衣,奪目耀眼。Allen要我們「浸鹹水」,先把我們帶往歐洲等地銷售,再以「番書妹」身份回港,在G.O.D及崇光等地方銷售,有卡士、有行頭。結果?哈哈!當然被不少年輕才俊帶回家中。經過打造,我們聲價十倍,每個月為Allen和Tony帶來三十萬元收入。

我的伯樂Allen和Tony 從事廣告創作廿年,做過大大小小的品牌,當年話題十足的Sunday女鬼篇和近年安泰人壽「一個好人」的廣告,都是Tony的代表作。他們為別人做嫁衣裳多年,終於的起心肝搞一個屬於自己的品牌。Tony常說人靠衣裝,佛靠金裝,產品靠包裝,他誇口說無論是穿梭機或太陽能組件,只要經他包裝一下,都有信心賣得出。說笑而已,畢竟投資額太高。○九年,他們前往上海一個茶展,竟就發現了我。Allen說我身上有點香味,討人歡喜;Tony覺得我外表平凡,但有可塑性。然而,最重要的是成本低。他們最終選擇帶我們幾姊妹來港,尋找機會。為令我們飛上枝頭,兩人度出「變靚」三部曲。

第一部:化靚妝

每次Allen和Tony看見我的老朋友,都會皺眉說:「個茶罐唔係山水畫,就係萬里長城,老土!」Tony常常鼓勵我們說:「其實你哋好有內涵,有實力走出去。不過中國人唔識做branding(品牌設計),所以鮮能走出國際。」為除去我們的「娘味」,第一步是幫我們化靚妝,做新衫。近年流行當代藝術,展覽搞完一個又一個,部分作品貴得驚人。他們便以當代藝術做包裝的主題,為我們設計了一個少女外貌,印在「新衣」上,希望讓人有一見鍾情的感覺。我是香片龍珠,我的「新衫」印有一條龍,龍的右手拿珍珠,左手拿可樂,前面的少女喝着茶。馬騮搣的「新衫」有個紅衞兵少女,一手執酒、一手執茶,跟馬騮做對手戲。有人問Tony可否解釋一下設計的概念,為何龍要拿可樂?為何少女要合着眼?他教我們說藝術不能解釋,就讓對方「估估吓」,心掛掛吧。二人還為我們配上搶眼的顏色,我是紫色、龍井是鮮紅色、馬騮搣是鮮黃色。我怕太浮誇,但Tony安慰我說:「顏色夠搶眼,是肯定同自信的表現!」Tony更為我們改了洋名「OR TEA?」,讓人說起「Coffee or tea?」時會想起我們。以後,我要習慣轉頻道,以英語介紹自己:「Hi, I'm『OR TEA?』Dragon Pearl Jasmine.」

第二部:浸鹹水

換過新裝,跟藝術拉上關係,的確很多人望着我們,還跟別人多了很多話題。Allen說外貌只是成功的第一步,在眾多茶當中,我們仍未有競爭力,他說:「中國茶有幾萬隻,個個都以專家自居,競爭大到不得了!」於是他和Tony捨易取難,先把我們送去歐洲「浸鹹水」,待他日回來,自然聲價百倍。要成為老外杯茶,不能雞同鴨講,網站和茶盒的包裝全是英文。中國茶葉要洗、要泡,老外要方便,Tony把我們改成茶包;老外崇尚環保 ,做茶包時便揀些棄置後可自然分解的物料。Allen 和Tony沒有特別門路,當初只能靠網站宣傳,竟吸引到外國博客注意。不過互聯網世界,真亦假時假亦真,他們遇人不淑,該客人拿完貨竟逃之夭夭,令他們損失五位數字歐元。經一事長一智,二人坐飛機到歐洲,參加大大小小的貿易展及茶展,直接接觸外國客。有一天,他們竟收到法國百貨公司Le Bon Marche 的電郵,說對我們有興趣,Allen 馬上把我們空運到巴黎。其實,去外國也不好受。報海關手續繁多,有姊妹記不起自己用了什麼花製造,被人問到口啞啞。Allen和Tony指超市不能提供貨倉予我們,他們只可先運一千五百盒茶葉過去。每盒茶售價一百二十港元,運費平均每筒要二十元,毛利當堂少一截。不過,為了這個一登龍門的機會,照殺!第一批貨,花了三個月就賣完,成績比預期好。其後,我們也順利在英國Harvey Nichols及外國網上購物平台 Fab.com登場。由於空運成本昂貴,今年初,Allen在荷蘭租了個小貨倉,雖然「屈質」,但總算有個落腳點。

第三部:夠卡士

聽說,「外國的月光特別圓」。Tony也說:「中國人崇洋,我哋要做圓個月亮,先可以返嚟。」他說的話,真的沒錯。以往曾有姊妹來港,走到高級商場、潮店受盡白眼,最終只能落戶屋邨商場中的車仔檔,一斤最多賣數百元,讓師奶太太打牌時當水「粗飲」。我們「浸完鹹水」後,回港發展好像特別順利。Allen和Tony輕易把我們帶到賣潮物的店鋪G.O.D、Kapok及Loveramics等,不少客人買來當成送禮佳品。銷售點亦愈來愈多,如畫廊、甚至機場禁區、港龍的航班上也見我們的踪影。半年前,Tony更把我們帶到香港仔連卡佛內的咖啡店Percys,他特別為此設計了不同的紙杯,讓客人拿起茶杯時,顯得有品味。每杯茶賣二十五元,店員指我們進駐後,雖然未能撼贏咖啡,卻好賣過草本茶。飛上枝頭,我們可以買個好價錢!以今年推出的散裝龍井茶葉為例,五十克賣七十八元,可泡出十杯八杯茶,計落平均每兩比陸羽茶室的龍井還要貴一點。不過,後者要一斤斤的買,我們「入場費」低,客人容易接受。兩人以前做廣告,做完項目等收錢,今次這個項目卻沒有句號。我不時會聽到二人互呻,度橋可以大膽,做生意就要穩穩陣陣。他們不熟零售,為了避開高昂租金,決定只寄賣不開店。近期,我聽到有投資者對我們有興趣,或會注資公司,Allen和Tony聽到這個消息都十分興奮。他們一直夢想將中國茶帶到全世界,又說要打造一個好像星巴克那樣出名的品牌。有時我會覺得他們痴人說夢,不過近月見到他們為「OR TEA?」設計的茶杯終於面世,放在崇光百貨賣。看到不少年輕才俊把我們帶回家,Allen和Tony亦飲得杯落。

靠包裝取勝

記者在老字號英記茶莊,買來與「OR TEA?」價錢相若的白龍珠香片,找來外國人、本地OL及茶葉專家試味,他們事前不知道哪杯是「OR TEA?」、哪杯是英記。

港九茶葉商會副理事長譚松發

味道:龍珠香片係飲芽(植物的嫩芽),冇咁澀。「OR TEA?」多啲芽,而且香味都較英記優勝。包裝:「OR TEA?」個包裝似印度茶,都唔似中國茶,覺得唔夠體面。英記鐵罐可以令茶葉保存得好啲,無咁易入風。揀邊款?會買「OR TEA?」我始終都係以茶味行先。

OL Carol

味道:英記嘅茶好似香啲、滑啲!包裝:「OR TEA?」 黃色撞紫色好靚,啱送禮。揀邊款?揀「OR TEA?」佢包裝靚,感覺high class 啲!

法國人Robin

味道:兩款味道差唔多,唔識分!包裝:各有各好,「OR TEA?」包裝顏色豐富,但我都鍾意英記個鐵罐。揀邊款?揀「OR TEA?」價錢平少少。

開業資料

1/11租金:$120,000 #裝修:$100,000入貨:$2,500,000雜費:$500,000總投資:$3,220,000#辦公室及貨倉

營業資料

11/13營業額:$600,000 *人工:$40,000^租金:$40,000入貨:$180,000雜費:$40,000盈利:$300,000*香港佔三成,海外佔七成,已扣除拆賬開支^四名員工

 

泡走 茶葉 翻新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85618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