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市盈率二則的擴展討論 朱曉芸

http://www.ltkdj.com/news/gzyl/2012/913/1291321441D247F48BCG6BI6EDIGKI.html
比較懶,博客的微博的評論就不一一回覆了。可能孤零零的兩條有些單薄,那麼延伸開來談談吧。

1)為什麼會有這兩則?

昨兒有朋友看到後立馬聯繫我說覺得這是很basic的東西呀,為什麼我還這麼慎重的把它們列出來呢,難不成蟄伏了一段時間已經嚴重退步了?

我說我退步了是很正常的,凡事不進則退嘛,都閒散好一陣子了。接著,我問他兩個問題:第一,能否做到在任何時候都不考慮同類公司估值水平,以及公司歷史上的估值水平?第二,10倍PE的格力和20倍PE的茅台相比較,能否不假思索的說茅台未必比格力貴?他沒有正面回答。

我想,所有覺得這兩條很basic的親們,都可以問問自己這兩條問題哦。其實我在這上面也是沒過關的,比如我也曾一閃唸過:為什麼國外的酒類公司增長不如茅台可是市盈率還跟茅台差不多哦?

2)現金流貼現才是王道吧?

是的,沒錯的,非常對,現金流貼現是王道,它是思維方式的王道。其實在第一則中,「一個公司現在股價貴不貴,不僅跟同類公司是多少倍市盈率無關,也跟這個公司過去的市盈率水平關係不大,它只跟從今往後公司能夠實現的業績增長有關。」,這種跟過去劃清界限、跟同儕劃清界限的行為後頭,體現的就是現金流貼現的思維方式哦。

3)10%和10倍是啥意思?

在回答這個問題之前,先說說我為什麼反覆強調現金流貼現是一種思維方式,而不是具體的估值方法呢?做過DCF模型的同學們應該清楚,模型裡的值只要有小小的變化,結果就會有大大的不同哦。尤其是永續增長率,除了「拍腦袋」這一神技之外,估計找不到其他的技術去預測這個數值。因此,如果哪位較真了非得用DCF算出來一個結果,很遺憾這可能就是巴老所說的「精確的錯誤」哦。

既然DCF給不了我們公司究竟該值多少錢的結論,那可行的方案是什麼?按照該前輩的指導思想,公司該值多少錢,是自己能看到的公司未來能賺到的利潤乘以PE。那麼,既然我們不能借鑑公司過往PE和同類公司的PE,我們該如何判斷未來公司的合理PE水平呢?答案是:如果我們在當前並不清楚那個時點之後公司的業績增長,其實我們是無法判斷那時公司「合理」的PE水平的。

找不到「合理」的,就只能主觀了。主觀的就是,如果我們在投資時期望能獲得10%的回報,那我們就可以接受公司以10倍PE來作價。同理,如果希望有12%的回報,那麼就用8倍的PE作價。

舉個例子,假定我們看得到茅台在2020年之前有機會賺到600億的單年淨利潤,那麼我們從主觀上接受它的6000億市值。當然在從現在到2020的過程中,我們對茅台的跟蹤也會讓我們對它形成新的判斷,包括對更遠的未來的判斷,這個並不是靜態和一成不變的。

4)第二則討論的是什麼?

有必要說明一下,第二則討論的並非「企業該不該負債經營」的問題,而是「我們評估企業價格時要不要考慮負債「的問題。

大部分親們的回覆中說的其實都是前者哦,很抱歉那是跑題了呢。

5)為什麼要考慮淨負債?

首先,什麼是淨負債?一般來說是金融負債(主要是有息有償還期的負債)減去金融資產(主要是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如果要更加謹慎些,可以再考慮一下應付預收的類負債項減去應收預付的類資產項。

好了,為什麼要考慮淨負債呢?有人在我微博上回帖說,債權人不享受利潤分配,所以不用考慮它...我有點無語。

我們都知道,巴老投資體系的核心是買生意買企業而不是買股票。假如我們是按照這個理念指引的話,又怎麼能不考慮負債的問題呢?

一個用100億收了一家企業的收購方,在享受了利潤分配的同時,同時承擔了償還債權人債務的義務,這是收購方的隱性成本呀。

6)企業該不該負債經營?

鑑於大量回覆中其實討論的是這個問題,這裡也就單列出來談一談。這實在是個複雜的問題,我能力有限給不出答案,不過有幾條或許是common sense:

第一,當資本回報率高於債務成本時,可以適當舉債。
第二,想活的長,儘量不負債或是少負債。任何企業的經營,都會必然在某個時候遇到困境,高負債的企業很有可能因為負債而邁不過這道檻。

另外,用前輩的話說,企業負債經營相當於我們用margin做投資,如果我們能認同投資時不用margin,為何卻能認同我們投資的企業在經營時用margin?

7)兩則的本質是神馬?

本質是,買公司而不是買股票。
市盈率 市盈 二則 擴展 討論 朱曉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8166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