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格羅斯:投資者需要學會適時地變換舞步

http://news.imeigu.com/a/1346983084395.html

(i美股訊)全球最大債券基金——太平洋投資管理公司(PIMCO)首席投資官、「債券大王」比爾·格羅斯(Bill Gross),9月5日在該公司官網上自己的專欄內發佈9月份投資展望,稱我們以金融為基礎的貨幣體系,建立在利差和回報期待可接受的前提下。同時,在貸 款商跳著藍色多瑙河圓舞曲而非林迪舞的新常態經濟中,我們應該走好自己的路?對此,格羅斯的回答是「仔細走好」,並且聲稱歷史性的回報率只是「歷史性 的」,現全文主要內容摘要如下:

花旗集團前首席執行官查克·普林斯(Chuck Prince)曾公開評論說,「只要音樂響起,就要隨之起舞。」這一充滿冒險性和煽動性的評論,讓普林斯的公眾形象變得非常負面,甚至引起了不少的憤恨之 情。然而,數十年前,美國著名經濟學家歐文·費舍爾(Irving Fisher)的大膽評論,卻讓的知名度在一夜間飆升。據悉,在1929年股市大崩盤,以及全球經濟衰退爆發之前不久,費舍爾做出一個非常著名的預言: 「股票價格已經漲到了一個永久性的高水平。」

同樣是預言,結果卻截然不同。不過,在我看來,普林斯的評論或許被不公平地理解。顯然,歷史書 永遠不會特別說明普林斯是在何種情況下給出上述評論的。現在,讓我們假想一下,如果普林斯當時沒有說的那麼淺顯易懂,而是用銀行家的口吻說「繼續提供貸款 是銀行家的工作」,結果會怎樣?也許,結局會完全不同。

今天,普林斯的這段話或許可以為他贏得美國總統奧巴馬親自頒發的自由勛章。總而言 之,我的建議是,我們不應該單憑一句話就評價一個人,而是在理解此人的言論時要試著把話和他所處的位置聯繫在一起。眾所周知,普林斯是全球最大銀行之一的 前首席執行官,是由主權、機構和個人投資者組成的全球金融體系中的一員。

債務過多

毫無疑問,信貸是讓全球經濟 向前發展的必要因素。事實上,如果以物換物被接受是商品形式的話,儘管有愛迪生、貝爾和史蒂夫·喬布斯這樣的奇才,我們在過去幾個世紀中也不會走的太遠。 除非借貸人和儲蓄者願意交換未來承諾,即利用信貸,否則,即便是擁有被當作是交換媒介和衡量商舖價值的現金,也不可能讓實際國內生產總值出現幅度介於3 %至4%的增長。我引用最多的一個卡通人物——大力水手卜派最常說的一句話說,「我很願意為了今天的漢堡星期二給你錢」。正因為如此,麥當勞從100萬美 元的快餐店變成了擁有5000億美元的全球快餐業巨頭,而願意交換的卜派成了輸家。

我們現代的金融體系,過度槓桿化,而且易碎,卻是創造繁 榮的一個有益且多產的組成部分。如果不是這樣,我們的全球經濟將會像某種在二十世紀初期走出黑暗時代的事物一樣。我認為,我們應該為普林斯和卜派鼓掌喝 彩,因為,他們做了一桌子美味的「超級大餐」。但是,為了提升和促進繼續存在的互利關係,借貸者和貸款商都需要在一種營養豐富的環境中運作。不幸的是,事 實並非如此!

卜派可以挑戰重量的腹部,是當前全球借貸者過度槓桿化的鮮活證明。過多的債務,會催生出被迫進食和去槓桿化。實際上,自 2008年雷曼兄弟公司宣佈破產以來,全球金融體系就邁入了這一進程。不僅是家庭,金融機構和許多國家都為了提振緩慢的增長而減少熱量攝入。然而,有一些 國家因此而已經瀕臨衰退或蕭條。顯然,借貸者當前的狀態並不健康。如果歷史可以給我們指引,那麼借貸者和貸款商之間的恢復原狀,將適用於《聖經》中一段對 時間設定的描述:七年的胖,將會伴隨著七年的瘦,甚至會更久。

回報太少

普林斯形象的健康,並不是非常明顯。毫 無疑問,銀行資產負債表和一般債權人需要縮小資產規模,或者擴大股票數量,抑或兩者同時進行。當然,通過金融機構資深的力量無法促進經濟增長。但是,貸款 商現在遭遇的回報率、收益率或稱之為「利差」不足,也是未來幾年內信貸擴大的絆腳石。

貸款商不會輕易將錢借給負債纍纍的借貸人,這是顯而易 見的。不過,貸款商也不願意在投資收益率、利差和回報率極低的情況下擴大貸款規模。這種情況下,在跳舞的普林斯會將歡快的舞步變成華爾茲。當收益率過低, 以及可接受風險息差過窄時,提供貸款就是一種冒險行為。過多創歷史記錄的房租、薪水、養老金和醫療補貼,都迫使金融和貸款機構不得不「二選一」:加大槓桿 化,旨在抵消成本增長;或者減慢或關閉貸款大門,旨在保留資本和最終的特權。鑑於2008年全球金融海嘯的爆發,加大槓桿化實際上是件很難實現的任務。正 因為如此,我們所能看到便是銀行、保險公司和投資管理企業寧願將大把的資金閒置,也不願意增加投資。舉例來看,不久前,美國銀行撤掉了全國範圍內的 1500多台自動取款機。這種行為並不利於貸款率或信貸的增長,自然也不會有助於美國以及全球經濟的復甦。

如果舞步已經慢了下來,那麼,下 一個為問題就不僅僅是舞伴超重那麼簡單了。更加棘手的問題在於,鈔票的價格太低。我們由銀行領導卻以保險公司、投資管理企業和對沖基金為代表的以貨幣為基 礎的金融體系,建立在利差和回報期待可接受的前提下。當信貸被定價在「利差不再有利可圖」時,金融體系就會停滯不前。

就目前金融市場的頹勢 而言,美聯儲和其他央行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這些央行認為,零利率應該會不可避免地催生出有活動且實際的經濟復甦。但是,試想一下,有誰不會在收益率近乎 於零的情況下借錢?答案是,銀行!有誰不會在30年按揭貸款利率為3.5%時借錢?答案是,住房擁有者。是的,他們都不會。不過,央行的銀行家們並不相信 無止境的量化寬鬆和長期再融資操作不會發揮太大作用。要知道,普林斯和卜派正在華爾茲。我們必須承認,以信貸為基礎的金融體系正在被長期的低利率所摧殘, 而央行們把大量廉價流動性注入到銀行體系的做法卻並沒有刺激貸款的增加。

策略推薦

那麼,投資者應該做些什麼?

在 貸款商跳著藍色多瑙河圓舞曲而非林迪舞的新常態經濟中,我們應該走好自己的路?我的回答是,「仔細走好」。同時,我們要意識到,歷史性的回報率只是「歷史 性的」。8月份,我曾在投資展望中指出,「股票的崇拜正在死去」,在過去十年、二十年或三十年的不同時段中,分散化的股票資產組合的收益率均低於長期國債 的收益率,高風險的股票投資收益率低於低風險的國債投資,股票的魅力何在?有反對人士反問說,只有1.7收益的十年國債有魅力嗎?即便是我曾預言股市的表 現優於債市,我仍堅持自己的觀點。或許,只有時間能告訴我們誰對誰錯。

股票的崇拜正在死去

大多數的投資者不享有時間特權,也無法選擇在面對虧損時自己的腰包會癟下去多少。從表面上來看,一名投資者必須學會在現代舞台上跳一種適合回報率減少的新舞步。

如 果我是一名個人投資者,我將會這樣做:根據自己的年齡來平衡資產組合。如果你是年輕人,就購入更多股票。但是,如果你已經六十多歲,那就請購買更多債券, (就像我一樣)。如果你要選擇一名投資顧問、一個對沖基金或EFT,確信你所要支付的費用最小化。畢竟,如果每年的整體回報率僅介於3%至4%,難道你還 要給顧問支付100個基點的服務費嗎?顯然,你不能這麼做。此外,在投資的過程中,一定要小心謹慎。

要知道,由於全球信貸不斷擴張,雙位數回報率的時代已經結束,通脹的時代即將開始。因此,投資者要靠冷靜和理性行事,既不能愛股票又不能恨債券,股票和債券將永遠並存下去,投資人必須兩者兼用,選擇多類型的資產分散化的組合,這可能是最好的明哲保身的投資策略。

如果你是機構投資者,上面的建議也值得參考。除此之外,你還要承認不管是來自股市還是債市的較高回報率,通常是源自那些呈現較高增長的國家和經濟體。同時,不要相信任何國家,其中包括美國,並且不要永遠留在「較為乾淨」的國家。

10 月份,我還將發佈投資展望,屆時,你應該還是保持跳舞的狀態,不過,你跳的可能不是林迪舞,也不是快步舞。原因很簡單,我們所處的以信貸為基礎的金融體系 已經背負了過多的脂肪,而利率過低。也許,你需要跳的是一種節奏更慢的舞步。不過,可以肯定的是,普林斯是正確的:最好一直身處舞池,而不要做一個局外 人。

(i美股 米娜編譯 轉載請標明出處)


格羅斯 格羅 投資者 投資 需要 學會 適時 變換 舞步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7073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