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操縱LIBOR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7-06/100408152_all.html

高達4.5億美元的天文數字罰款,董事長、首席執行官、首席運營官三大員先後辭職——作為倫敦銀行間同業拆借利率(LIBOR)操縱醜聞中第一個被示眾的金融機構,英國巴克萊銀行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6月27日,英美兩國的監管和司法部門同時公佈了對巴克萊銀行的處罰決定:該銀行將向英國金融服務管理局(FSA)支付5950萬英鎊、向美國 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CFTC)和美國司法部分別支付2億和1.6億美元的罰款,作為對其在2005年到2009年間嘗試操縱或虛報LIBOR利率的處 罰。

  消息在英國掀起巨浪。英國朝野政客紛紛聲討巴克萊的利率操縱;就連LIBOR的監製單位、代表英國各銀行利益的英國銀行業者協會(BBA)都表示,對調查結果披露的細節感到震驚。

  巨大壓力之下,7月2日,董事長阿吉斯(Marcus Agius)宣佈辭職;次日,首席執行官戴蒙德(Bob Diamond,中文名亦作「博達文」)和首席運營官密斯耶(Jerry del Missier)亦赴後塵。

  但需要付出代價的很可能不僅是巴克萊。2008年5月起,美國CFTC就開始展開LIBOR操縱的調查,英、歐、日有關部門先後加入,調查對象包括美國銀行、花旗銀行、匯豐銀行等數家國際頂級銀行。

  金融危機以來,銀行的公眾形象早已一塌糊塗,但LIBOR醜聞對銀行界信譽度的打擊可能是致命的。因為LIBOR稱得上是全世界最重要的金融參 考指標之一,有360萬億美元的利率衍生品、場外交易和信貸交易都以LIBOR為參照。如果銀行連LIBOR都敢做手腳,還有什麼不敢?

LIBOR非客觀

  「假如你們銀行要在上午11點前在銀行間市場借一筆規模合理的款項,你們能以什麼樣的利率水平借得資金?」

  每天,這樣一個問題會發給近20家國際大銀行在倫敦的辦公室,它們的答案去掉最高四分之一和最低四分之一後取平均值,就產生了10種貨幣15種期限的LIBOR。BBA稱這種「透明的計算機制」是它自1986年誕生以來成為全球重要金融參考基準的原因之一。

  但從LIBOR的產生過程就可看出,它並非客觀的統計,只是各銀行自己的報價。「它一直都是主觀的。」倫敦卡斯商學院講師、有過13年利率衍生品交易經驗的莫森(Nicholas Motson)對財新記者說。

  這種主觀性正是今天這場醜聞的根源:參與報價的近20家銀行幾乎可以任意決定自己報出多高的利率水平,沒有任何機制來確保這些報價符合客觀實際。「BBA甚至都不去嘗試評估銀行提交給他們的這個利率是不是合理,」倫敦政治經濟學院法律系教授布萊克(Julia Black)對財新記者說,「他們至少可以去問別的銀行,他們願意用多高的利率貸款給另一家銀行,而不是僅僅相信後者說的認為自己可以以多高的利率借到款。」

  這幾乎注定了LIBOR有偏低的傾向。因為各銀行報出的利率是對自身借款難易程度的評估,為了自己看上去情況更好些,銀行很自然會傾向於低報。

  但如果沒有這場全球性金融危機,這種偏差將很難暴露。戴蒙德在7月4日英國下院財政委員會聽證時說,之所以銀行低報利率的現象到2007年之後才顯露,是因為之前多年流動性充裕,各大銀行的真實借貸成本本來就低。

  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後,各銀行的LIBOR報價拉開了差距。2007年9月1日到2008年12月31日期間89%的日子裡,巴克萊銀行對 三月期美元LIBOR利率的報價都是最高的四個之一(最高和最低四個報價都會被剔除)。但巴克萊認為自己的流動性一點不比很多報價低於自己的銀行差。

  由於擔心報價持續偏高被市場解讀為銀行財務有麻煩,巴克萊某些管理層人員指示負責申報利率的工作人員,下調申報值。巴克萊在7月3日發佈的文件 中堅稱,這樣做只是為了「靠近大部分」,而不是要影響最終的LIBOR水平,因為事實上,很多時候調低後的申報值仍然處於最高的四個之一,因此不計入最後 取值範圍。

  紐約聯儲的調查也說明,雷曼兄弟破產後,各銀行提交的LIBOR利率相比其真實借款利率系統性偏低39個基點。

肆無忌憚

  但如果說巴克萊在金融危機後「隨大流」的做法有情可原,該銀行從2005年起就頻繁出現的利益衝突行為則無可諒解:FSA調查結論稱,2005 年1月到2009年5月間,至少有14名利率衍生品交易員,173次要求巴克萊的利率申報員按照自己希望看到的利率水平申報;大部分情況下,申報員都照做 了。

  這是嚴重違反市場規則的行為,巴克萊的交易員們卻毫不避諱。FSA調查顯示,一些交易員甚至在自己的部門內公開討論這種要求,還有交易員直接在辦公室裡大聲喊話,跟其他部門交易員確認他們偏好的利率水平間沒有衝突。

  「其實交易員對利率水平能夠起到的影響很小,」卡斯商學院的莫森說,很多情況下,交易員只要求申報員調整 1個基點,這意味著,即使巴克萊的報價進入最終取值的8個數據,經平均也只能影響到0.125個基點,「但這對名譽的損害很大,因為這樣做顯然不對。」

  公佈的內部郵件顯示,申報員們總是非常樂意「賣人情」給交易員們。比如,2006年3月一個交易員寫郵件給申報員,請其幫忙調整三月期美元 LIBOR申報利率,後者爽快地調低了1個基點。交易員回報說:「等我退休了,我要是寫一本關於這行的書,我會用金色的字母寫你的名字。」

  2006年10月的一次,一個非巴克萊銀行的交易員電郵巴克萊內部同行,請其幫忙影響LIBOR水平:「如果(LIBOR)不變我就死定了。」 巴克萊交易員說他會「說兩句」,然後巴克萊當天申報的利率就比前一天低了半個基點。求助者感謝道:「夥計,我欠你一個大人情!改天過來,我請你喝 Bollinger(香檳酒)!」

  7月4日在議會聽證時,戴蒙德說,他看到這些郵件記錄時也「感到噁心」。他說自己並不知情這些交易員的行為,但他無法回答議員們的提問:「你管 理的這是怎樣一個企業,竟然能夠在幾年時間內出現過這麼多可能最終毀了你們銀行的行為,卻沒有一個員工有興趣或有信心來向你報告?」

並非個案

  「諷刺的是,現在只對巴克萊有這麼密集的關注,就因為我們是第一個在這個全行業、全球性的調查中與有關部門達成和解的。」巴克萊在7月3日發佈的文件中叫屈。

  巴克萊確實有些委屈。美國司法部在6月27日的聲明中肯定巴克萊的合作「從質量上、提供信息的類型上都出乎尋常、涉及廣泛」,稱「巴克萊在調查過程中的合作在性質上和價值上都超出了其他機構」。巴克萊稱自己為配合調查投入了 1億英鎊,確保「每塊石頭都翻過了」。

  「FSA對巴克萊的罰款打了30%的折扣,這可能是巴克萊積極配合的一個激勵。」莫森分析,「他們可能希望自己能扮演一個好人的角色——因為其他銀行都在這麼做,他們才加入的。」

  但後來看來,這個算盤是打錯了。人們並沒有因為巴克萊第一個出來承認錯誤就原諒它;相反,第一個結束調查、公佈結果,讓巴克萊成了眾矢之的。「所以你說這是先行者劣勢?」下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泰瑞(Andrew Tyrie)在7月4日的聽證會上問戴蒙德,後者點頭。

  巴克萊的申辯中符合事實的是,儘管存在低報,巴克萊仍然比其他大部分銀行申報的利率要高。而當時一些銀行幾乎要靠政府注資,至少巴克萊還能在 2008年10月成功在中東進行了一次股權融資,也能在美國接手雷曼兄弟破產後的許多投資銀行業務,算是金融危機後全球銀行業中一個贏家。這些都可能說 明,其他一些銀行的融資難度不應低於巴克萊,換言之,其他銀行申報LIBOR利率的偏差更大。

  《每日電訊報》發表了一位銀行人士的匿名文章也說,LIBOR偏離了真實的銀行間拆借利率,業內盡人皆知,但當時沒有人認為那樣做是違規,也不認為違反職業倫理。

  「2007年以來,在銀行間市場幾乎已經不存在的情況下,倫敦還在製造這樣一個銀行間利率,這是一個非常真切的系統性風險問題,應該引起所有人的關切。」曾在花旗銀行有過20年工作經驗的卡斯商學院(Cass Business School)講師漢恩(Peter Hahn)說。

  另一個尚未解答的問題是,如果LIBOR水平不實在業內如此明顯,為何金融監管當局未能及時發現?

  巴克萊稱其在2007年到2008年間,曾32次向英格蘭銀行、美聯儲、BBA和FSA反映其認為其他銀行低報LIBOR利率的情況。但顯然至少在英國,央行和監管部門沒有引起重視。

  甚至,英國央行副行長塔克(Paul Tucker)2008年10月29日與戴蒙德的一次電話通話,也讓人懷疑其不僅知情,且縱容銀行的低報。據戴蒙德的一份記錄:「(塔克)說我們最近表現出的這種高借債成本,並不總是必要的。」

  這是一句非常模棱兩可的話——既可理解為,塔克認為巴克萊最近提交的這些利率水平反映市場流動性緊張的客觀條件,正常情況下巴克萊的借債成本應該可以更低;也可以理解為,塔克暗示,巴克萊可以調低申報的利率水平。

  塔克的本意如何無從確定。但戴蒙德承認,自己的同事、時任巴克萊企業與投資銀行聯合CEO的密斯耶對這個對話內容產生了誤解,因此對下屬做出了調低申報利率的指令。

改造LIBOR

  「是時候把LIBOR從報價轉變為以實際交易為依據了,」英國央行行長默文·金(Mervyn King)6月29日在一個記者會上表示,「這樣一個利率不應該建立在一個簡單的回答基礎上,人們有各種動機可能來變換這個回答。」但他也承認,在銀行間交易淡薄的情況下,也很難有足夠的數據來計算這一基準。

  「很難找到另一個基準來替代LIBOR。」莫森說,「困難在於,一旦一個基準建立起來了,就很難替代,因為已經有這麼多流通中的交易。即使今天有人決定不要LIBOR了,但仍然有許多是根據LIBOR設定的,可能有一二十年的期限。」

  因此,改造LIBOR可能是比替換LIBOR更可行的方式。莫森認為,補救措施可能包括,一是增加申報的銀行數,所以每家銀行能起到的影響更 小;二是引入法律框架,現在的LIBOR只是一個私下協定式的利率,如果能引入一個法律框架,讓錯誤的申報需要承擔法律後果,銀行就會害怕做錯。

  BBA在今年3月28日開始了一項針對LIBOR設定過程複查,將重新審視確定利率時納入考慮的金融工具、參與申報銀行的行為準則,以及從統計學角度改善對申報利率的計算等。

  但要重獲信任,LIBOR和各大銀行還需先經受住當前這場危機的考驗。目前,美國已經有多家企業準備控告這些大型銀行合謀操控LIBOR。而LIBOR應用範圍之廣意味著,有資格向銀行索賠的企業和個人數量之多,可能會讓最大的銀行也招架不住。■


操縱 LIBOR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944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