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接手薩博的中國人

http://magazine.caixin.com/2012-06-22/100403285_all.html

 2012年3月的一天,國能電動車瑞典有限公司(National Electric Vehicle Sweden AB,下稱國能電動車公司)總裁蔣大龍在從瑞典斯德哥爾摩市區去機場的路上,乘坐一輛出租車,司機師傅是一位50多歲的瑞典男子,他和司機攀談:「你認為世界上最好的車是什麼車?」

  司機沉默了幾秒鐘後回答:「薩博,但是公司破產了。每當想起這件事,我就特別痛苦。」他似乎難抑情緒地說:「我得停下來。」停車後,他把頭趴在方向盤上哭泣,片刻後他抬起頭,蔣大龍看到他的眼圈紅了。

  「我是看著薩博長大的。」他說,「小時候家裡的車就是薩博,父親喜歡薩博。誰要是有能力讓薩博起死回生,全瑞典人都會感激他。」

  「那你覺得薩博要走什麼路?」

  「汽油車不行,要走獨特的路。」司機說。

  在此前幾天,蔣大龍正式遞交了收購薩博的標書。蔣大龍對財新記者說,「我當時就想,我要有機會收購薩博,不會讓他們失望的。」

  這個故事聽上去傳奇得不像真的。但三個月之後,蔣大龍果然贏得了薩博。6月13日下午(瑞典時間),薩博資產管理人與國能電動車公司簽署了協議。蔣大龍宣佈,未來的薩博將不再是傳統的汽油車,而是電動汽車。

  2009年初,因母公司通用汽車財務狀況惡化,薩博被多次拋售並兩度易主,最終無奈走上破產不歸路。其間中國多家車企競相參與競購,皆因薩博主要零部件供應商和主要知識產權的所有者——通用汽車的斷然拒絕而止步(詳見本刊 2012年第11期報導「薩博複雜交易」)。通用的心思眾人皆知,它不願意在中國培育一個新的同業競爭者。而清潔能源背景的國能電動車公司正好打出了電動車差異牌,最終求得薩博。

  但長期從事電動車領域研究的業內人士多數並不看好電動車的未來,再加上蔣大龍控制下的生物質發電、儲能等多家清潔能源公司盈利性不佳,還需要巨資投入研發的薩博電動車,將會有怎樣的未來?

薩博的另一種可能

  儘管準備了一年多,但能否成功收購薩博汽車資產,即使在簽署收購協議前的一分鐘,蔣大龍仍不敢確定。他在6月18日對財新記者回憶稱,「我沒想到最終一定能成。我們錢不多,出價並不高;我們也沒有汽車業經驗,最多的時候有13家國際大企業參與收購薩博,我們比不過它們。」

  蔣大龍甚至沒有聘請投資銀行做併購顧問。「我們花錢很謹慎,沒有商務艙,沒有豪華酒店,沒有名牌大律師。」他說。

  但是,出價不高且沒有汽車業經驗的國能電動車公司最終勝出了,令很多業界人士意外。國能電動車公司於2012年5月在瑞典註冊成立,專為收購薩博而設,控股股東是蔣大龍任董事長的現代能源有限公司,持股51%;合資方是日本的一家投資公司SUN INVESTMENT,持股49%。「未來我們會全資持股國能電動車公司。」蔣大龍稱。

  最終國能電動車公司能夠收購成功,用蔣大龍的話來說,「是我們在生物發電領域的做法得到了各方讚賞。我們提出的方案,得到了各方認可。」

  有業內人士分析稱,蔣大龍的收購方案暗合了目前國內外的新能源熱潮,試圖打造一條貫穿發電、輸電、用電的綠色產業鏈,而電動車正好處於用電的下游。薩博所謂的轉型,也就是在傳統車身、底盤、核心動力總成等基礎上,將變速器換成發電機,「傳統的殼加上新能源」。

  近期有外媒報導購買薩博的金額是2.5億美元,蔣大龍沒有否認,僅稱根據雙方協議,交易價格不便透露。此次收購範圍包括薩博汽車主要資產、薩博動力總成、薩博工具公司,以及薩博汽車位於瑞典特羅爾海坦生產基地的所有地產股份。但較關鍵的商標使用權問題仍懸而未決。

  汽車業資深專家田永秋在接受財新記者採訪時表示,薩博的終局是各方妥協的結果。「通用汽車起了決定作用」。蔣大龍對此表示,與通用的談判細節不能透露,但「我們達成了協議」。他說,之所以買了9-3車型,而沒買9-4X和9-5車型,原因在於後者的許多零部件和知識產權掌握在通用手裡,「我們沒有必要都買過來。」根據此次國能電動車公司與薩博資產管理人簽署的協議,未出售的資產還包括薩博汽車零部件公司。

  自2009年初母公司通用汽車拋出重組計劃,售賣非核心品牌和資產,薩博就走上了一波三折的不歸路。三年間,缺乏汽車核心技術的中國汽車企業爭相競購薩博,其中北汽集團、汽車經銷商龐大集團、民營車企青年汽車集團均投出了真金白銀,但除北汽以1.97億美元代價購得三款薩博老車型知識產權外,龐大的4500萬歐元購車款和青年投入的近5000萬歐元購買鳳凰技術平台的資金都幾乎打了水漂,其核心癥結均由於通用的反對。「通用不願意在傳統汽車領域培養自己的競爭對手,這不僅僅是針對中國車企,此次參與資產收購的其他國家車企也被擋在門外。」一位業內人士對財新記者分析稱。

  蔣大龍在薩博商標歸屬問題上的讓步也促成了此次收購交易。蔣大龍表示,商標談判還在繼續,「相信各方能夠找到合適的解決方案」。但青年汽車卻在競購失敗發佈的公告中稱,青年汽車不願意收購不含薩博商標的破產資產。薩博商標目前由薩博飛機有限公司、瑞典斯堪尼亞汽車和薩博汽車三方共同擁有。

  一位業內人士指出,如果此次收購不包含商標,按照業內規則,如果國能電動車公司未來要使用薩博商標,每年可能需要支付幾千萬美元的費用,「這是不小的數目」。

盈利在哪裡

  蔣大龍原籍山東,在瑞典生活23年並已加入瑞典籍,掌握嫻熟的瑞典語。他曾以沃爾沃中國項目副總裁的身份參與沃爾沃集團與中國重汽集團的合資。他對財新記者稱,「我們要做與眾不同的事情,讓薩博轉型做電動汽車。」

  蔣大龍認為,未來電動車市場前景看好。他拿出了一份麥肯錫的行業研究報告,報告稱,到2020年,中國汽車保有量將超過2億輛,需要的燃油數量將是全球石油產量的總和。「傳統汽車肯定不可持續,我們收購薩博完成產品轉型之後,將優先開發具有巨大潛力的中國市場。」

  在蔣大龍看來,薩博的品牌很好,技術含量也高,「做飛機出身的薩博在輕量化和安全性方面做得很好」,這正是未來電動汽車需要的。

  根據雙方協議,國能電動車公司收購薩博主要資產的同時,並不承擔人員安置和薩博的債務。「它們的技術人員我們還會聘請,具體多少,看公司發展,我們沒有承諾,也無法承諾。」蔣大龍說。

  但在汽車專業人士看來,電動汽車無論技術條件還是市場條件,均不成熟。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現在全球尚沒有哪個公司可以將電動汽車量產。而在汽車行業,實現量產是檢驗技術是否成熟的主要標誌。

  接受財新記者採訪的多位汽車業內人士均不看好薩博電動車的未來。「電動汽車的安全性、續駛里程、充電便捷性都沒有成熟的解決方案。」田永秋說。最近比亞迪電動車在深圳發生車禍後燃燒一事至今沒有調查結論,也給電動汽車的安全性蒙上了一層陰影。

  不過蔣大龍認為,任何產業在發展初期都會遇到問題,但不能因此停止腳步。「十幾年前,也有不少人質疑、反對生物質發電,但我們做成了。」在進軍電動車領域之前,蔣大龍控制的旗下公司,主業包括生物質能發電、鍋爐製造、垂直軸風機和儲能設備等領域。

  他擔任董事長的國能生物發電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國能生物),主要從事生物質能綜合開發利用。他對財新記者透露,該公司自2006年底實現並網發電,已有幾千萬農民受益,累計支付現金超過60億元。持有國能生物75%股份的控股股東是國能電力集團有限公司(下稱國能電力),由蔣大龍控制的現代能源100%持股;另一個持有國能生物25%股份的股東國網新源公司,則是國家電網的全資子公司。

  「國家電網從來都追求控股,甚至全部控股,但是在國能生物的持股比例這麼低,也就是參股給個面子。」一位業內專家稱。業界紛紛猜測蔣大龍的背景。公開資料顯示,早在2004年,他便陪同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到丹麥參觀生物質發電工廠,隨後又有多位中央政治局常委參觀或者聽取國能電力的工作匯報。正是在2004年,國能生物拿到發改委批文,在山東單縣投資開發了全國第一家生物質發電廠,並於當年引進了丹麥的先進技術。

  但蔣大龍對財新記者回應稱,自己沒什麼背景,父母都是普通人,家庭成員沒有一個科級以上的幹部。

  生物質發電在中國還很難稱得上好生意。美國邁哲華(martec)諮詢公司中國分公司能源電力業務總監曹寅對財新記者稱,目前國內做生物質發電的企業「基本不掙錢」,原因是成本高,而上網電價並不高。與風力或光伏發電不同,除了上網問題,生物質發電還要解決前端的原料收集問題,現在有兩種方式,一種是自己集中式收集,一種是委託農民經紀人分散收,前者成本太高,後者同經紀人很難打交道。

  蔣大龍在2010年接受一家國外媒體採訪時也表示,國能生物的控股股東國能電力的主要收入來自於政府對電價的補貼。根據現有政策,國能電力發的電全部由國家電網購買,在基準價格基礎上,國家電網需每千瓦時補貼0.25元和臨時補貼0.1元。目前生物質發電的上網標竿電價為0.75元/千瓦時,在曹寅看來,這個價格很難使投資者盈利。

  蔣大龍稱山東單縣生物質能發電廠「現在已經成為當地的一個景點了」。但一位清潔能源業內人士表示,單縣電廠也是不賺錢的。山東省物價局調研組2010年的一份調查報告稱,國內已投產的絕大多數生物質電廠虧損嚴重。

  蔣大龍所涉及的另一個領域——儲能領域,盈利前景也不明朗。2011年,國能電力收購國內儲能行業的明星企業——普能世紀科技有限公司,不過,該公司成立六年一直沒有盈利。「儲能產業化道路還比較漫長,短期內無法盈利。」在將持有的35%股權轉給國能電力之後,普能世紀創始人俞振華曾如此對外表示。

  此外,國能電力還擁有濟南鍋爐集團有限公司100%的股份,主要產品為生物質鍋爐和硫化床鍋爐。

  另外一家子公司國能風力發電有限公司,則從事垂直軸風機的生產研發,並參與了國網公司的張北風光儲示範工程。目前,垂直軸風機更多應用於較小規模的城市照明等領域。

  在曹寅看來,從生物質能發電到電動汽車,從邏輯上都屬於綠色科技,但國能電力此前的業務盈利均不盡如人意。而薩博電動車項目未來還需要巨額資金投入。蔣大龍在接受財新採訪中迴避盈利問題,強調企業家首先要有社會責任感。「如果你做的是負責任的事情,盈利是早晚的。」他認為薩博電動汽車不用十年就可盈利。■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606

Next Page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