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鋼貿圈授信縮水:周寧商會致信銀行不要一刀切

http://www.21cbh.com/HTML/2012-6-6/1ONDE3XzQ0ODU1OQ.html

福建鋼貿商人李國清的跑路事件,在發生近5個月後,仍給其所在的周寧商幫——這一在滬乃至全國鋼貿的代表性群體,帶來發酵式的後續影響。從集體信譽受損,到銀行加速收貸。

6月6日,記者從周寧上海商會獲悉,該商會剛剛起草公佈了一份致上海國有、股份、城市、商業等銀行金融部門的公開信,希望銀行可以平穩放貸,而非對所有鋼貿企業不分好壞「一刀切」。

據周寧商會提供的數據,2011年上海鋼貿商的集體貸款規模達到1600億元,而經初步統計瞭解,今年年初到目前,周寧上海鋼貿業的融資規模已經收縮了23%以上。

「有消息說,部分銀行對鋼貿的收貸規模達30%-40%,而我們根據自身流動資金、投資建設、債務負債等實際情況,認為底線不能超過25%。」

6月6日,上海周寧商會執行會長肖志成在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憂心忡忡,「而有的鋼貿商還擔心銀行會不會進一步收緊至50%-60%,那將引發更大的系統性風險,甚至災難。」

兩封公開信

如果貸款進一步被收縮,將引發更大的系統性風險

「過去融資是大型專業市場服務功能中重要部分,銀行讓市場主辦方承擔著無限連帶責任和周寧商幫的聯保互保來控制全部風險,而不是由銀行商業條款對貸款企業進行有效約束,在市場全面危機時,銀行方是否應該扶助聯保互保體和市場擔保公司。」

不要「一刀切」,實現平穩過渡,是周寧上海商會1573家會員企業通過公開信發出的最急切的籲求。在整個鋼貿商圖譜中,周寧人20年來在上海、長三角乃至全國處於絕對知名地位。

周寧全縣20萬人口,近8萬從事鋼鐵貿易的產業,在全國興辦以逸仙鋼材現貨交易市場為代表的大型鋼材等專業市場達600多家,各類企業三萬多家,年銷售總額達萬億元,年創利稅近百億元。

周 寧商會指出,與當地金融部門合作近十年,幾十萬筆的貸款,資金規模達到幾千億,按2011年上海鋼貿行業的銀行融資1600億的規模平均成本15%計算, 每年還至少負擔250億人民幣的資金成本,「15年來卻從未出現一筆不良和逾期」,履約率和聯保互保完全超越銀行的貸款條款,對於銀行而言也是一道金融安 全網。

而如今,銀行所做出的「晴天送傘、雨天收傘」的姿態,令他們無法接受也無法承受。

上海一位鋼貿商向記者舉例:「不 少鋼貿商在過去習慣了短貸長投的方式,以銀行貸款半年期為例,資金投向鋼材市場、商務樓等建設期更長的地方。在過去,貸款到期銀行會主動辦理續貸,資金流 轉可以保證。而現在,所投項目還未到利潤產出期,銀行就著急收貸,並且只收不貸。逼得企業只能轉向民間借貸等更危險的領域。」

「只有平穩 的信貸規模才是規避系統性風險發生的良藥」,在公開信中,周寧商會希望銀行能從化解行業危機的根本出發,保持信貸存量,給予能正常還款的企業續貸支持,同 時,減少對融資中間費用的收取,並可考慮給在一線承擔風險的擔保公司和鋼廠市場一定寬限——因為,擔保公司和市場承擔了100%的銀行融資風險,收益卻不 足銀行的十分之一。

6日,與致銀行公開信發佈的同時,周寧上海商會另出了一份聲情並茂的「告全體會員書」,號召鋼貿商們在史無前例的困難局面,設法自救共渡難關。

雙重困境

大批工程拖欠貨款,鋼廠保證金等被佔用,使大批鋼貿企業不堪重負

「過去短貸長投歌舞昇平的年代裡,沒有居安思危,是我們今天需要補交的學費」,肖志成向記者表示,「但我們同樣不希望出現行業的系統性災難。」

在1988年就到上海闖蕩的肖看來,浦東陸家嘴的一眾摩天大樓,及東方明珠、南浦大橋、地鐵、外灘建設等,都有周寧商幫的足跡。而在李國清「跑路」事件發生後,作為周寧商會首任會長的他,重被請回商會主持大局,應對一場來自銀行和輿論的信任危機。

今年1月,無錫一洲集團董事長李國清陷入一場涉資4.56億元(該數字一度被誇張為10億元)的「騙貸跑路」事件,令原本就處於預警鋼貿商貸款中的銀行,加快收縮了對這一行業企業的信貸規模。

「本來在此事之前,我們已與上海銀監系統,以及各行行長溝通,他們也整體認可我們。所以李國清的逃跑可以說非常不負責任,影響惡劣。」肖志成向記者表示,「但是事實上,這次事件發生在李國清這樣一個內斂老實的人身上,背後也有很大的偶然性。」

李國清所欠的銀行債務,事發後已由上海周寧商會出面出資還清。「輸人不輸陣」,「寧窮不失信」,是肖志成口中周寧人的集體「面子觀」,也是這一群體此番希望銀行理解,並平等對待的初衷。

而 雙重壓力的另一端,是鋼市、鋼鐵行業的低迷。「眼前我們要面對市場萎縮的大趨勢,自2011年開始,宏觀調控快速『大轉彎』,市政工程、鋼鐵製造業、汽車 工業、設備製造業以及房地產業均出現了近十年來少有的低迷狀況,加上西方主要經濟體復甦乏力,直接導致鋼鐵上下游產業鏈進入了漫漫寒冬。」

過去的一年,很多鋼貿商成為鋼材市場價格倒掛的承受者。即使是市場、擔保公司、銀行等支持的、做貿易而非投機的貿易商,也出現經營規模越大,虧損就越大的現象。

「鋼廠都不賺錢,中間商怎麼賺?」上海「第一鋼市」董事長周華瑞激動表示:「銀行融資成本在15%-20%,賣鋼材一噸還虧200元。但做了虧損,不做又不現實,這是我們這個行業真正的痛苦,也是幾十年沒見的怪現象。」

再加上大批工程拖欠貨款,鋼廠保證金、訂貨在途的資金佔用,大批鋼貿企業不堪重負。

據記者瞭解,同樣限於利潤困境的鋼廠,在與中間商的合作中處於強勢地位,在初期收取保證金後,如貿易商將定額鋼材銷售完畢則年底結餘給予30-50元/噸的補貼,如賣不掉,則保證金全數納入囊中。

有貿易商指出,僅僅上海地區的中間商,2011年一年為鋼廠買單的數額就將近100億元。


鋼貿 貿圈 授信 縮水 周寧 商會 致信 銀行 不要 一刀切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4192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