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礦工囝仔不斷自學 翻身上櫃老闆


2012-03-12 TCW




一九八四年十二月十二日,陰冷的 天氣,揮不去的寒意。

家登精密董事長邱銘乾當年十五歲,低著頭,靜靜跟在伯父身後,進入台北三峽海山一坑旁的小屋。屋裡堆滿的,是七天前在礦災喪生的九十三具遺體,兩人走過一 具具屍首,伯父示意邱銘乾「到了」。

父歿的恐懼,不斷跟隨他幫忙家計放棄升學,只能打雜謀生

邱銘乾瑟縮的抬眼,原本勤奮有活力的軀體,如今焦黑且面目全非,扳開屍首嘴巴,靠著早先落盤敲掉門牙的工傷特徵,他確認往生的父親。情緒潰堤,他高聲哭喊 著「阿爸……」。

那一刻,在他的生命,刻下一道永遠鮮明的分隔線。先前,他不懂無法選擇的無奈,之後,他時刻恐懼著,父親的境遇,會在他身上重演。

他不斷回想,父親罹難前的兩幕。

六月,海山第一次礦災發生,他與父親坐在電視機前,看著罹難者被抬出,邱父長嘆一聲:「我要換工作,礦坑太危險!」他趕緊說:「對啊!爸爸你應該也不要做 了。」父子的對話,他印象鮮明如同昨日。

事隔二十天,瑞芳鎮又發生煤山煤礦災變,父子兩人看著救災新聞,邱父又說了一次:「我一定要換工作。」但隔天依舊下礦坑。做父親的扛起一家子生計,死亡恐 懼當前,卻沒勇氣改變職業。同年十二月,父親工作的海山一坑煤礦竟也發生災變,「第三次就沒了,」邱銘乾緩緩的說。

父親燒得焦黑的容貌,讓即將面臨高中聯考的邱銘乾,整整一年渾渾噩噩,電視機前的兩幕不斷重播,他不懂:「為什麼我爸爸不立刻換工作?」

不只父親沒換工作,曾牽他陪同認屍的伯父,在親弟弟喪命後,仍回到礦場,一年後因煤礦災變,身受重傷,在醫院整整躺了一年。即使傷癒出院,多年累積的塵肺 病讓他失去工作能力,從此陷入低潮。

當年,一位遠房親戚,雖然在礦坑工作十幾年,但是在邱父罹難的礦災隔天,立刻辭職轉行,後來也過得不錯。面對恐懼,是否立刻做決定改變,竟是生與死的差 別。

「恐懼改變現狀」、「恐懼走出去」,是邱銘乾站在父親立場所能想到的答案。邱父只有小學畢業,沒有學歷、沒有一技之長,但是他在四十四歲過世之前,靠著用 高風險換來的高收入,已有兩棟房子。誘人的血汗錢,讓他不忍改變現狀,終於在命運與經濟的天平上,兩者均輸。

父親當然也不喜歡礦場的工作環境,一心期待兒子長大當老師。為強化恫嚇效果,小學五、六年級時,爸爸就把他載到礦坑口,看礦工一車車出坑,全身漆黑,輪番 去洗澡。他很震撼,自此功課一直保持前三名,立誓一定要上大學。

然而,災變後,媽媽籠罩在經濟陰影中,一句「你要幫忙家計,照顧弟妹」,他放棄大學夢,進入海山高工模具科。畢業後到鴻海上班,每月薪水交給母親。

不想待底層,決心要創業離家出走補習,沒有退路考上二專

但在鴻海裡,他因學歷低,工作以打雜為多,父歿所帶來的恐懼逐漸發酵。「他(父親)也知道恐懼,為什麼不換工作?是因為他沒能力換工作。如果我今天還在鴻 海,或者去當卡車司機(因薪水較高),也是在底層,那我是不是也跟我爸爸走在同一條路上?」他不斷自問。

這樣的恐懼讓他下決心:一定要創業!

只有創業,能讓他脫離社會底層沒有選擇的無奈。但高職畢業,低學歷、沒錢、沒人脈,創業何其容易?他決定踏出第一步,考二專,到學校充電。

不料,這決定讓母子大吵了一架,兒子去讀書,家中收入銳減,儘管有先前的社會捐款與政府補貼,媽媽的不安全感仍無法被撫平。但是,他決心脫離底層的宿命, 對媽媽拋下一句:「我一定成功回來給你看(台語)!」就離家出走,到台北補習。

沒退路的他,壓力更大,考不上的恐懼讓他失眠、無法讀書,二十歲的小夥子,竟得求助於精神科醫生。

「老醫生問我,考不上有這麼嚴重嗎?有盡力就好啦!你有沒有努力?我就說:有啊!」這番對話,竟讓他奇蹟式的釋懷,回去好睡幾天後,成績拉上來,果然考 取。

工專畢業後,邱銘乾到模具廠工作,他力拚技術第一,幾年後月薪達十二萬元,努力存錢,並結合朋友資金,二十九歲實現創業夢,成立了家登精密。

當起少年董,專業卻零分跟著客戶學,憑傻勁接台積電訂單

公司成立不到兩年,家登第一次跟國際級大公司台積電談訂單。他對半導體毫無所悉,憑著一股傻勁就殺去台積電,一大堆技術名詞,沒有一個聽得懂,只得硬著頭 皮問對方:「其實你說的這些我都不懂,你能不能教我?」對方勉強同意,條件是一定要做出台積電需要的產品來。

也許是上天疼憨人,家登竟做出台積電要的設備組件,自此展開長期合作關係,目標市場也從傳統模具轉為半導體。為了讓公司順利轉型,他高薪從業界挖角,引入 家登第一位名校碩士學歷員工,卻也引來生涯中的第二個恐懼。

被員工輕蔑,拚命學管理學位和獎項越拿越多,還開班授課

這位員工一到家登,就成了董、總以下第三號人物。他在特定專業技術與企業管理上,都比當時的邱銘乾要豐沛,時間久了,瞧不起老闆的情緒越來越不掩飾,開會 時,絲毫不理會邱銘乾說些什麼。但是,因為學歷與管理知識的差距,邱銘乾隱忍著。

兩人最大衝突發生那天,這位高學歷員工到邱銘乾辦公室說:「董事長你不要什麼都管,應該幫我們設KPI(關鍵績效指標)。」KPI?他從沒聽過這個名詞, 只得低聲下氣請教對方,員工解釋完,拍拍自己的額頭,輕蔑的說:「喔!這樣也可以當老闆?」自言自語走出去,留下驚訝又挫折的邱銘乾呆坐著。

「他可能早就忘了自己說過這句話,但我整整想了十年,」邱銘乾難得收起笑容,正色的說。當面訕笑事件發生後幾個月,這位員工就在一場會議中與邱銘乾互拍桌 子,邱銘乾放聲要對方滾,這位員工臨走前則撂下:「一群烏合之眾!」

重重的一擊,讓他正視自己的管理極限。「那次之前,我很認真在學習材料、專業的『術』;那之後,就拚命學管理,」他說。他陸續上台北大學學分班、碩士在職 專班(EMBA)、到中國參加北京大學光華管理學院的進修課程,今秋,他將到台科大讀博士班。

他每週讀數本商業管理雜誌,聽演講、上課,勤做筆記,十年如一日。辦公室書架上一排檔案夾,全是他的自學筆記,封面與封底,還有他練靜心的毛筆字跡。

儘管努力自學,學位、獎項等外在的肯定越來越多,但他坦言,直到最近這一、兩年,對管理技能不足的恐懼,才稍稍獲得緩解。現在家登有高達六成的高階主管, 是外部挖角的高學歷背景,面對國外的合作夥伴,邱銘乾能用英文對答,國際大公司該導入的制度與認證標準,家登一樣也沒少。

有了自信,他索性在公司裡開起名為「比爾有約」(邱銘乾英文名為Bill)的訓練課程,所有家登員工須先修滿為期半年的課程,才有資格談晉升。他以自己的 經歷,分享如何克服恐懼:「克服恐懼要先告訴自己,我一定做得到,第二要勇敢面對恐懼,持續學習與成長,才能有效降低恐慌,坦然面對未知。」

回頭來看,如果不是父親罹難、員工嘲笑帶給他恐懼,他不會從黑手變頭家,家登也不會升級,讓英特爾願意在金融海嘯後的不景氣中投資,也不會成為台灣唯一參 與十八吋晶圓設備的台商。「如果今天爸爸在,可能我今天不是當老闆,可能在某家公司當專業經理人。」他感慨的說。

接下來,邱銘乾勇敢挑戰「不可能的目標」:五年讓家登營收一百億元(家登去年營收約七億五千萬元)。還要以父親之名,成立五十億元規模的基金會。

當年父親沒做出的選擇,他做到了;曾為讀書與他鬧翻的母親,也在去年家登股票上櫃掛牌儀式中,說自己「歹竹出好筍」,惹得他心疼不已。曾是沒有希望的罹難 礦工之子,邱銘乾卻把恐懼變推動自己向上的朋友,也走出不一樣的人生。


礦工 囝仔 不斷 自學 翻身 上櫃 老闆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31892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