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KIZ Archives


蒸發7百萬職位 自動化科技席捲全球

1 : GS(14)@2016-03-02 16:59:52

2016-02-27 iM
近年愈來愈多人談論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不論吃飯、購物、乘車以至娛樂消閒,在新科技及新商業模式崛起下,消費者以更低的成本及資源,享受更多選擇或更便宜的價格,成為大贏家。這些創新公司如Uber、Airbnb、Netflix等,亦在業內引發一陣騷動,而電子商貿公司如Amazon、淘寶等,甚至已動搖消費市場的生態。

科技造就的新商業模式,暫時也許未至於顛覆整個行業,但行業如金融業所受影響已相當徹底,百業之母的銀行業在互聯網金融(Fintech)浪潮下不得不變革迎戰,甚至是與Fintech融合。

而除了破壞性創新,另一波的科技變革——自動化(Automation)更為全球經濟掀起翻天覆地的變化,相信不久將來會影響全球各地經濟及各個職業階層。

工業生產上應用的自動機械,正急速上升,當中以亞洲尤甚。機械人以往取代的是重複的簡單工序,低收入及低技術的工種都是高危產業,但雲運算、大數據等不斷提升人工智能技術,甚至連一些分析決策的工作,包括白領工種亦難以倖免。在第四次「工業革命」下,全球過百萬打工仔的飯碗隨時危在旦夕!

一機在手 解決衣食住行

今時今日,我們的生活都離不開網絡科技。打工仔早上遲起床,怕截不到的士上班?打開Apps,Uber司機隨傳隨到。周末想來個短綫旅行?更容易,可以利用Airbnb網站,不同類型的台灣民宿應有盡有,除了住得更便宜,更是住進別人家中,體驗他鄉風情。大時大節,父母一輩可能仍然停留在逛街逛商場買新衫的年代,但後生一輩已視網購為習慣,從頭至腳都可「淘」回來。

在手機應用程式Apps、分享型經濟(Sharing Economy)、電子商貿(E-Commerce)等帶動下,消費者可說是大贏家,能以更少的資源及更低的成本,獲得更多、更好的選擇。但與此同時,一眾新興企業的規模愈做愈大,隨時要脅到傳統行業生態,因而被視為破壞性創新(Disruptive Innovation)。

所謂的破壞性創新,究竟破壞力有多大?全球最大的叫車(Car Hailing)應用程式Uber,成立只有短短6年,就已經將業務擴展至全球超過58個國家、300多個地區。專家估計,目前Uber的市值已高達625億美元。

傳統行業漸被侵蝕

Uber在短時間內奪取市場佔有率,威脅的士司機的飯碗,的士行業當然大為不滿,指控Uber有機會違法。近年全球各地都有的士司機抗議,巴西總統羅塞夫(Dilma Rousseff)更直指,Uber的出現,將提高的士司機的失業率。

所謂有得必有失,既然消費者可以在網絡上購得一切,實體零售店的生存價值亦面臨挑戰。美國全國零售協會(NRF)的調查顯示,2015年11月美國為期4天的「黑色星期五」促銷節日,網購人次達1.03億人,高於實體店購物人數1.02億人。

而在中國,網購市場的規模更出現爆炸性增長,網購滲透率極高,佔總零售額逾一成。面對網購的崛起,實體店以至相關職位難免受打擊。

酒店冀與Airbnb共存

同樣地,酒店業也見挑戰重重。萬豪國際(Marriott International)去年11月宣布以122億美元併購喜達屋集團(Starwood),成為業界頭條,有指在Airbnb等崛起下,傳統酒店業不得不加速全球擴張,以維持優勢。

Starwood Capital主席兼行政總裁Barry Sternlicht早前接受彭博訪問時就指,Airbnb無可否認正在改變整個行業的生態,但他相信,消費者對酒店業的需求不會消失。「正如實體商場一樣,大家逛商場或大商店,並非單單是買東西,更重要的是擁有那種互動的體驗,我們賣的不只是一種商品,而是服務及體驗。」

雖然酒店業近年叫苦連天,例如紐約酒店聯會就發表報告指,去年Airbnb對酒店業的負面衝擊達21億美元,但同樣有不少分析指,實質的影響或未如想像中嚴重,因為住民宿的人,本身就未必是傳統酒店業的客人。紐約檢察局的報告指出,2013年Airbnb的收入中就有38%是為用戶租訂酒店,如此看來,酒店業與Airbnb不一定是處於敵對狀態。

Uber也是一樣,目前仍然未有明顯數字證實Uber的出現令的士司機難以維持生計。被譽為「破壞性創新」之父的美國哈佛大學商學院教授Christensen曾在學術論文中提到,Uber只是透過智能電話的應用程式,為大眾提供的士以外的另一種更便捷的交通工具,因此該模式只是「創新」,而非「顛覆」,對的士行業的影響程度亦較小。

傳統銀行求共存

「破壞性創新」對各行業的影響,仍然言之尚早,有待更多數據支持。但被譽為「百業之母」的金融及銀行業,近年卻因為互聯網金融(FinTech)的流行,出現翻天覆地的改變。

Fintech涵蓋範疇極廣,一般可分為四大類,包括支付、融資、風險管理及投資理財。近年就以融資渠道中的P2P借貸(Peer to Peer Lending)較為人熟悉。

P2P借貸是新式借貸,借貸雙方可藉網上平台進行配對,對借款人(Borrower)而言,能以比傳統銀行更低的利息獲得貸款;對貸款人(Lender)而言,則可獲得較高利息的回報。

網上借貸成本取勝

P2P借貸平台近年極速席捲全球,根據P2P Finance Association數據,2015年,發源地英國的P2P借貸總額超過31億美元,而全球數字更大得驚人。調查機構Statista數據顯示,去年年全球P2P借貸平台借出達640億美元總額,並預計到2050年將高達約1萬億美元。

傳統銀行既有實體分行,背負龐大的租金及皮費成本,又要養活大量員工,更要接受各種金融法規監管,借貸成本一定遠高於P2P借貸平台。反過來說,P2P借貸效率較傳統銀行的借貸服務高六成,每次由P2P平台借出資金,其營運成本平均亦較傳統銀行低4.25%

憑藉龐大的價格優勢,P2P借貸已漸漸威脅到銀行的傳統貸款業務,兩者似有此消彼長之勢。美國克里夫蘭聯邦儲備銀行的報告顯示,自2007年第二季開始,傳統借貸總額平均每季下跌2%,反之,P2P借貸總額卻以平均每季84%之勢頭迅速增長。

與Fintech合作競爭

面對挑戰,銀行業亦開始變陣,第一招是將敵人收歸麾下,直接購入P2P公司的股份,如英國巴克萊銀行就已購入南非P2P借貸平台RainFin的股權;另一招是化敵為友,互相合作,將資金透過P2P借貸平台借出,令新模式與其傳統借貸方法融合,如西班牙桑坦德銀行及蘇格蘭皇家銀行透過Funding Circle平台放貸,幫助中小企業發展。

根據英國科技機構Nesta及劍橋大學的調查,目前英國的P2P借貸平台上的放貸人,有約四分一是對冲基金、銀行及其他機構投資者,可見銀行業已漸接受新型的借貸方法,嘗試與舊有借貸業務融合,甚至視之為另一個機遇。

Blockchain領行業進化

此外,嶄新的Blockchain技術亦對金融業影響深遠。Blockchain為虛擬貨幣Bitcoin背後的記帳技術,可應用於多種金融交易中。利用Blockchain的好處,是交易平台可自行處理資金分派及轉手的工作,用戶毋須中介人協助,進一步減低交易成本。去年10月,德銀在旗下雜誌文章指出,該行正研究Blockchain的應用潛力。

德銀指Blockchain可以為銀行業帶來破壞性改變,利用Blockchain平台交易,用戶毋須持有銀行戶口、信用卡等傳統銀行提供的工具及方法,亦不需向銀行支付行政費或滙率差價等。而美國交易所公司納斯達克,已在去年於北歐國家愛沙尼亞,設立以Blockchain技術為基礎的結算及交易系統。

瑞銀的取態更為積極,已成立了一個名為「Crypto 2.0」的小組研究Blockchain技術。CNBC早前的報道指出,該小組已研究多達20個Blockchain應用方法,其中一個研究為「智能債券」(Smart Bond),利用Blockchain技術處理債券利息計算、利息分派等。

迎接新一波工業革命

面對新科技衝擊,銀行業的變化最大,亦勇於與創新科技融合,但畢竟並非人人都在金融行業工作,未必能感受到銀行業轉型的影響。工業自動化(Automation)則是無人能擋,關乎所有階層的最大改變。

以交通運輸業為例,Uber的出現,雖然為乘客帶來另一選擇,卻沒有改變「有人有乘車需要,就有人提供運送服務」的經濟模式,分別只在提供服務者是的士司機或是Uber司機。但無人駕駛技術的誕生,卻預示「司機」這個工種,在未來有可能完全絕迹。

自動化對全球的影響,已到了不容忽視的地步,連今年的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Davos World Economic Forum,WEF)的主題也是「第四次工業革命」,論壇創辦人兼行政總裁Klaus Schwab表示,從現時無所不在的流動網路,以至體積更小、價格更低、功能更強大的感應器,到人工智能和機器學習,顯示各種新科技正不斷演化、突破和融合,並形成新一波工業革命,它的來臨足以顛覆全球各個產業。

其中,自動化可說是改寫全球勞動人口面貌的一大關鍵。傳統而言,自動化即是以機械人取締人手處理各種重複而繁重的工作,而隨着雲運算及大數據等新技術發展,人工智能處理問題的能力愈來愈高,不單只是一些簡單工序,甚至連一些需要分析決策的工作,都可能被取而代之。

百萬職位被科技取代

機械自動化的大時代下,會加劇失業人口還是創造出更多工種?不幸地,答案是前者。周一(22日)公布的美國白宮2016年經濟報告指,美國時薪20美元以下的工種將有83%的機會被自動化科技取締。而根據WEF調查報告,在2015年至2020年間,科技改變將令700萬個職位消失,但僅有200萬個新職位出現,當中,一般白領將會面對最嚴峻的打擊,而電腦及數學相關的工種就會增加。

報告指,雲運算的普及,令電腦有更強的運算能力,而物聯網加上大數據等技術令電腦分析及決策速度加快,不少辦公室職位已不用再由人手負責,例如電話客戶服務中心(Call Center)因得到大數據支援,電腦可得知顧客的問題所在,應付顧客的查詢,因此甚有機會被取締。此外,新科技亦直接打擊製造業,如3D打印等先進技術的誕生,使未來的製造業不再是勞動力密集的行業。

社會不均情況加劇

勞工結構改變,隨之而來的有可能是貧富懸殊加劇。去年被《金融時報》選為年度最佳商業書籍的《Rise of the Robots》中,作者Martin Ford就預示科技進步令機器在多類工作中取締人手,勞工收入將無可避免下降;但擁有機器的高資產人士,就可以依靠機械創造收入,令貧者愈貧富者愈富。

不要以為這是一個遙不可及的未來,新開創的工種都需要較高的技術,低技術勞工難以配合,他們在市場的競爭力只會愈來愈低。

費城聯邦儲備銀行經濟師Jeffery Lin的研究指,由上世紀八十年代開始的電腦科技革命,約有8.2%勞工轉移至電腦相關的行業,九十年代數字已降至4.4%,而千禧年間該數字再下降至0.5%,反映新科技創造職位的速度愈來愈慢,換言之,失業大軍將愈來愈多,低收入勞工將面臨更大經濟壓力。

舊工業化進程不再

生產自動化衍生的另一個宏觀經濟效應,是發展中國家可能因此無法踏上急速增長的快車,令國際間的貧富差距進一步擴大。

著名發展經濟學者Dani Rodrik指出,現時全球經濟發展出現「過早去工業化」(Premature Deindustrialization)的現象。以往英美等西方國家都是先以製造業帶動經濟增長,由於以往製造業有勞動力密集及生產力快速的特質,可同時做到吸引農鄉人口遷往城市、創造大量職位、及令勞動人口平均收入急速增長,一舉三得,帶來全面的經濟發展。

在長期的工業化過程中,西方經濟強國的製造業佔總勞動人口的比例升上20%至30%,人均年收入升至約1.7萬美元的水平,此後製造業才會褪色,開始「去工業化」,並由服務業頂上;相似的工業化進程亦見於八十年代的亞洲四小龍,及千禧年代的中國。

問題是,由於生產過程愈來愈自動化,工業化的經濟效應較以前更早就完結,製造業不再需要大量廉價勞動力,反而需要有基本機械操作技術的工人,結果是,不少發展中國家難以再複製西方國家或亞洲四小龍的增長步伐。

新興國家裹足難前

舉例說明,印度的人均收入,在到達3,000美元時已開始下降,而非洲國家如尼日尼亞、肯亞及加納等,人均收入更在約2,000美元就開始出現去工業化,勢難追上發達國家的增長步伐及收入水平。

Rodrik更指,在製造業自動化的阻力下,非洲等落後地區的增長出路可能只有服務業,但服務業的生產力增速遠低於製造業,而增速較快的服務業如資訊科技業及金融業,本身又需要有較高的知識及技術水平,令落後地區難以突破困局。故Rodrik建議,發展中國家急需投放更多資源在科技及教育,只有這樣,才不至於在自動化年代被發達國家拋離。但若非洲等落後國家追不上全球發展步伐,Rodrik擔心隨之而來的可能是國內政治轉趨不穩,進一步打擊經濟,出現「貧國愈貧」的情況。
蒸發 百萬 職位 自動化 自動 科技 席捲 全球
PermaLink: https://articles.zkiz.com/?id=296626

股票掌故 | 香港股票資訊 | 神州股票資訊 | 台股資訊 | 博客好文 | 文庫舊文 | 香港股票資訊 | 第一財經 | 微信公眾號 | Webb哥點將錄 | 港股專區 | 股海挪亞方舟 | 動漫遊戲音樂 | 好歌 | 動漫綜合 | RealBlog | 測試 | 強國 | 潮流潮物 [Fashion board] | 龍鳳大茶樓 | 文章保管庫 | 財經人物 | 智慧 |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 創業 | 股壇維基研發區 | 英文 | 財經書籍 | 期權期指輪天地 | 郊遊遠足 | 站務 | 飲食 | 國際經濟 | 上市公司新聞 | 美股專區 | 書藉及文章分享區 | 娛樂廣場 | 波馬風雲 | 政治民生區 | 財經專業機構 | 識飲色食 | 即市討論區 | 股票專業討論區 | 全球政治經濟社會區 | 建築 | I.T. | 馬後砲膠區之圖表 | 打工仔 | 蘋果專欄 | 雨傘革命 | Louis 先生投資時事分享區 | 地產 |
ZKIZ Archives @ 2019